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67        发布时间:[2019-04-14]

  

  吉东特委通过国际地下交通站先前对虎林、密山、半截河、东宁、绥芬河等日本军事部署进行了秘密侦查,获取了大量的第一手军事情报。同时,根据苏方远东司令部密电,对日本在东北的资源掠夺进行了详实的秘密普查。

  战争打的是消耗战。由于日本在中国发动了大规模侵华战争,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的同时,又开辟太平洋战争,加之中国东北抗日力量的阻挠和破坏,减缓或降低了资源供给能力,使日本军国主义战略军事资源的需求更加的紧迫,岌岌可危。

  尤其对稀有资源的掠夺更加变本加厉,有恃无恐,备受苏共和中共的关注。俄国工程师罗斯托夫在中共地下党掩护下顺利从兴凯湖国际交通站突围之后,与苏军驻哈巴罗夫斯克(伯力)远东司令部,将在梨树镇发现的大鳞片石墨矿藏地质图提供给了军方,引起了军方的高度重视。

  苏联红军远东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受最高统帅之命,与总参谋部的人员一起拟制了远东作战计划,并采取极严格的保密和伪装措施。

  这其中酝酿已久的是对日本人在柳毛黑铅矿实施定点清除炸毁行动,阻止日军开采石墨运回国内。临时组建“黑鹰”突击队,成员全部来自苏军步兵特别八十八旅。该旅是在苏联境内活动的原抗联教导队为基础,汇集其他抗联成员以及苏联红军部分军事人员组建起来的。周保中任旅长、李兆麟任政委,崔庸健和谢辽金(苏军将领)任政治部正副主任。下辖6个营(四个步兵营,一个自动化冲锋营和一个交通营)。

  原抗联游击队队长高亮被任命为第四步兵营六连连长。有人要问高亮怎么去了苏联呢?这话得从头说起。自王德林被委派到地方开展工人运动和恢复党组织工作之后,高亮带领队伍,辗转密山、虎林、饶河等地,开展抗日游击战。

  为了消灭抗联力量,日军加紧了军事围剿,隔断了群众与游击队的联系,企图切断游击队的给养。在饥饿阴影笼罩下,战士们穿山林,转山谷,辗转应敌。吃不到粮食,靠吃山野菜、木耳、蘑菇、橡子等野生植物充饥。特别是由于长时期吃不上盐,身体出现了浮肿,肿得眼睛睁不开。长期在山林中活动,对衣服损坏也很严重,多数已经衣不遮体,只好用麻袋片、段树皮打麻鞋穿,无数慢长深夜是在冰天雪地里围着篝火度过的。不少战士因饥寒交迫被冻死饿死,远远超过了在战斗中牺牲的数字。

  于是,游击队陷入了极度的困难,到了粮食成熟前基本上断绝了粮食。同时,日军不断的“讨伐”,游击区被急剧压缩,山里无兵员补充,由原来的200多人,锐减到80余人。对此,高亮看在眼里,心急如焚。这年八月一天夜里,高亮正在密营里思考着如何解决游击队的给养问题,研究攻打西岗军事要塞作战计划,准备在敌人手里夺得给养。

  这时,已经升任副队长的田畅走了进来:“队长,你还没睡?”高亮放下简易的虎林西岗军事要塞图,说:“你不是也没睡嘛,通过侦查员提供的情况,西岗军事要塞戒备森严,构筑了大量的军事工程,这仗不好打啊!”

  “是啊,刚才,与部分同志讨论了大半夜,纷纷献计献策,并让我来代表大家说说我们的想法。”田畅说。

  “好啊,快说,我听听。”

  “只有两个字,打入……”

  “我们想到一块了。”

  “不过我有个请求。”

  高亮问:“什么请求?”

  “让我独闯一趟,深入敌穴。”

  高亮思考片刻,对他说:“等等,再让我好好考虑,开会研究研究再说吧。”

  田畅急切地说:“队长,你是信不过我吧?”

  高亮其实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不是信不过田畅,而是因他是劳工出身,自从领着他逃出柳毛黑铅矿,参加抗联游击队,始终追随自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又是个孤儿,父母全部被小鬼子杀害,他是看着田畅成长起来的。

  高亮说:“你走了,我缺少了帮手,游击队还需要你。”

  “队长,我是代表全体游击队员向你请战的。你不信是吧?请看我的这份请战书。”

  高亮看着那份用毛笔工工整整书写的请战书,心情非常的激动,握紧他的手说:“田畅,我同意!”

  第二天,田畅打扮成一个捡破烂的模样,走近了西岗军事要塞。

  要塞四周全是铁丝网,只有一个出口,有日本守备队的宪兵和部分伪军把守。面对脏兮兮的田畅,一名伪军上前驱赶:“快走开,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旁边一名军曹露出狡黠的面容,对那名伪军嘀咕了几句,意思送上门来,何不抓来去修建要塞工程?那名伪军立即找来其他伪军不容分说,强拉硬拽将田畅带到了要塞内。

  进了要塞,田畅混杂在劳工里,通过了解这里的劳工多数是在山东抓来的一部分国军战俘和少量的八路军战俘。他结识了原八路军某排排长寇永才,私下里表达了自己的意图,让寇永才惊喜,决定发动劳工与游击队里应外合,打击日军。

  转眼时间过了半个月,田畅摸清楚了军事要塞内部敌人的兵力,与寇永才密谋的计划已经基本形成,感觉时机已经成熟。

  一日,他将已经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包括具体的情报内容,趁夜黑人静的时候,爬到了比较偏僻的铁丝网跟前,将情报递给了前来游击队侦查员。

  这天夜里,高亮带领游击队员潜伏在要塞四周。

  零时,田畅和寇永才带领劳工统一冲出了工棚。

  守备在要塞的日军发现了情况,警报被拉响,鸣枪示警,赶忙应对劳工,场面一片混乱。

  高亮命令游击队员发起进攻。高亮举起盒子枪对准了守在工事旁岗楼上的一名鬼子,“啪”的一声,命中倒下。游击队员听到这一枪声,集中火力向要塞内的敌人进行猛烈地射击。

  敌人见外边有火力攻击,又回过头来应对游击队。紧要关头,田畅和寇永才带领具备一定军事素养的战俘杀死了几名伪军,并从伪军手中夺取枪支,开始由里往外攻击敌人。两股力量的汇集夹击,让敌人一时招架不住,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战斗,消灭了一个小队的日军,击毙了20多名伪军,解放了100多名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劳工,其中一部分劳工加入了抗联游击队,并从日军中夺取了大量面粉、衣物和武器弹药。

  这次袭击,激怒了日军,下了大本钱,随即调遣1000多名日军和近千人的伪军大举进山“讨伐”。

  高亮只好将队伍化整为零,分散敌人的力量,进行突围。高亮带领30多名游击队员来到了七虎林河和阿布沁河一处陆地上,向东方向便是波涛滚滚的乌苏里江,对岸是苏联境内。西边和北边是绵延不断的完达山,山中的原始森林茂密浓荫蔽日,南面是七虎林河和阿布沁河、大莲泡河、穆棱河交汇的沼泽地,敌我进行对峙,发生许多大大小小的战斗。

  进入冬季,这里已经不是天然屏障,高亮带领队伍含泪告别了苦难的中国,踏冰走过乌苏里江江面,进入了苏联境内。

  高亮的队伍过境后,加入了周保中领导的抗联教导队,后来编入了苏军步兵特别八十八旅,进一步强化了军事训练。

  这次苏联红军远东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命令该旅组建“黑鹰”突击队,主要任务就是炸毁日本重要的战略资源生产基地——柳毛黑铅矿。

  接到命令后,周保中召开军事会议,研究组建“黑鹰”突击队。方形脸,一米八多高的周保中对参加会议的李兆麟、崔庸健、谢辽金以及营级以上干部,嗓门宏亮地大声说:“根据华西列夫斯基司令的命令,我们要组建‘黑鹰’突击队,要求全体指战员给予高度的重视,做好人员的选拔工作,挑选出政治坚定、军事素养好、有丰富的战斗经验的同志充实进去。我建议谢辽金担任‘黑鹰’突击队队长比较合适,其他成员各营进行筛选,尽快拿出人员名单。”

  谢辽金听说担任“黑鹰”突击队很兴奋,但是心中难免有些忧虑。对周保中说:“旅长同志,突击队员多少人?”

  “人员不多,最多不超过10人,由中苏成员组成,一定要保证突击队员出类拔萃。这里还考虑到对当地情况的熟悉等因素,包括情报联络等,你就放心大胆的干吧,我是信任你的!”周保中坚定地回答。谢辽金满意地点了点头。

  会后,谢辽金按照周保中的指示,初次选拔了20名成员,中俄籍人员各10名经过集中强化训练,进行严格的淘汰,最终高亮、田畅和从西岗军事要塞解救出来的原八路军某排排长寇永才三人和其他7名俄籍被选为正式突击队成员。

  在军训过程中,谢辽金宣布了令人震惊的消息,法西斯德国开始进攻苏联了,已经突破防线,向苏联内地进攻……苏联进入全面战争状态,远东军司令下达紧急动员令,在远东国境线上布置重兵,严阵以待。

  “黑鹰”突击队增加跳降科目,先后在哈巴罗夫斯克(伯力)、乌苏里斯克(双城子)进行跳伞训练。他们迫切地渴望回到祖国,参加抗击敌人的战斗。

  终于盼望到出征那一天,已经是隆冬时节,屋外行风刺骨,屋内暖意浓浓。谢辽金宣读了行动命令,高亮、田畅、寇永才等人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穿着苏式军装,精神抖擞站在队伍的中间。

  每个人或手持莫辛-纳甘式阻击步枪,或身背捷格加廖夫式轻机枪,配足了弹药,这些装备应该是很精良的。

  谢辽金带领高亮等突击队员乘坐火车来到了伊曼城,下了火车之后,马不停蹄地挥师乌苏里江边。

  乌苏里江面已经封冻,江面如镜,在风的作用下,江岸边积存一层层雪浪。按照上级的要求,到达了指定的地点,可以清晰地看到对西岸的中国虎头镇,丛山峻岭和湿地已被白雪皑皑覆盖。

  看到此景,高亮等人的内心激情澎湃,他们不仅想念一起战斗过的战友,更思念被日本侵略者蹂躏的祖国。

  乌苏里江西岸,气氛十分紧张,日本国境守备队加强了国境线的力量,巡逻队来来往往。经过细致地观察,了解到敌人每一小时或两小时巡逻一次,不时地注视这边的动静和江面情况。

  夜色暗了下来,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下起了鹅毛大雪,风吹着雪花漫舞,看着对岸已经变得迷蒙。谢辽金始终没有下达行动命令,这让高亮等人很焦急。

  雪,越下越大,厚度已经没过脚踝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临近凌晨2点,谢辽金下达了行动命令,“黑鹰”突击队脚踩着冰面上的积雪,迈出矫健的步伐快速向对岸挺进。他们躲过了一拨敌人的巡逻队,利用敌人巡逻的间隙,渐渐地靠近了岸边。

  刚上岸,远处隐约看到了敌人的巡逻队向这边走来,他们立即钻进了岸边的山林里。

  狡猾的敌人已经发现了他们,已经开始鸣枪,向这边袭击。有人要问,敌人怎么会发现他们呢?不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吗?原来谢辽金过于自信急于冒雪涉险带领“黑鹰”突击队过江,无疑为这次行动埋下了祸根,犯下了低级错误。

  由于是下雪天气,江面积雪很深,虽然给行动带来了一定有利条件,具有隐蔽性。但是,也带来了不利因素。十人过江,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雪痕,这道雪痕将“黑鹰”突击队暴露在敌人视线里。

  此刻雪已经停了下来,江面能见度已经变了清晰,鬼子巡逻队用望远镜远望发现了江面一道雪痕,意识到了有人过江,当他们向岸边林中躲避时候,早已经被敌人侦察到了情况。于是,敌人巡逻队枪声响起,岸边其他的敌人顷刻警觉了起来,尾追过来。“黑鹰”突击队毕竟是训练有素的一支队伍。在敌人的强势尾追之下,深入山林中迎击敌人。顿时枪声阵阵,战云密布。“黑鹰”突击队身边响起了爆炸声,显然敌人的攻势异常的迅猛,他们背靠山林的树木边还击边向深林深处进发。

  毕竟山林里雪深难行,给“黑鹰”突击队增加了行进难度,行动迟缓,也给敌人围剿赢得了时间。一批日伪军和日本国境守备队,规模越来越大,到处是敌人的步兵、骑兵,将他们团团围困在一个小山里。

  谢辽金已经意识到了所处的险境,这样打下去,势必全军覆没。为此,命令4名突击队员,包括寇永才负责掩护,高亮、田畅及其他队员由他带领迂回,向东岸苏联边境突围。

  先说负责掩护阻击这四名突击队在日军的攻击下,节节撤退,他们三面受敌合围,两人一组背靠背打退了几次敌人的进攻,来到一块巨石旁,居高临下,与敌人对峙,已没了退路。正在喘息之际,对面一个山包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枪眼,不用问,是敌人的暗堡。喷射火舌向这边射击,两名突击队战士应声倒下,现场只剩下寇永才和另一名俄籍战士。

  敌人的火力已经压制住了他们,只好躲避岩石的一角,雨点般子弹射来,让他们抬不起头来。而对面又是黑压压的敌人,端着枪缓缓地蠕动逼近。他们子弹已经打光了,每个人只剩下两颗手雷,两人已经意识到逃脱是不可能了,只有和敌人拼了。

  敌人知道他们没了子弹,加快了逼近的速度,距离他们10多米远,寇永才递给战友一个眼色,两人一起投掷了手雷,“轰、轰”两声,几名伪军和日军被炸得飞上了天。

  敌人不再前进,一名伪军高喊:“你们被包围了,跑不了了,快投降吧!”

  寇永才回应道:“兔崽子们,老子是不会投降的,有能耐上来!”

  寇永才刚说完,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大腿,“哎呀”一声弯下了腰,蹲在了那里。

  几乎同时,身边的俄籍战友也中了弹,头一歪倒在了地上,将雪地染红。

  敌人不再犹豫四个方向围了过来。寇永才努力爬向战友身边,试图从他手中取那颗手雷,被一名鬼子刺中了肚子,肠子流了出来。他不再犹豫拉响了手中的手雷,“轰”的一声,寇永才与几名鬼子同归于尽,以身殉国。

  再说谢辽金和高亮等人经过艰苦的鏖战,打开了一个缺口,突围了出去。然而,敌人并没有放弃追缴,穷追不舍。他们边打边向边境靠近,又有三名队员阵亡,倒在了雪地上。谢辽金腿部也受了伤,高亮背着他走向了江面,田畅负责殿后,端起捷格加廖夫式轻机枪向敌人扫射。

  此刻,江的东岸苏联边防军已经获悉突击队受挫,调动了一切力量向日本边境守备队进行了猛烈的攻击,迫使其不再追赶。日军卧在江边的壕沟内,眼睁睁看着谢辽金等人安全撤回了苏联境内。

  至此,“黑鹰”突击队首次行动计划宣告失利。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光辉奖”世界华文法治微型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飞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征文启事
首奖8000元 | 爱祖国爱家乡爱岗位”全国职工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19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书稿的通知
第九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小说奖获奖名单
第二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征稿启事
浙江农信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相约日照”2019中国(日照)散文周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周庄杯”记住乡愁•爱我中华—全球华语诗歌大赛征文启事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投稿邮箱变更,最新投稿邮箱在此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
《中国校园文学》2019年第4期青春号(附投稿邮箱)
更多...

池莉

肖江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15%股权公开受让 积极探索国企混改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