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09        发布时间:[2019-04-14]

  

  经过了国庆长假的忙碌,封澜在康康的极力怂恿下同意停业一天,全员“培训”。

  他们培训的地点选在市区外的一个水库,说白了就是组织大家去户外烧烤,散散心,慰劳一下之前的辛苦。

  大家平日里都是和饮食打交道的人,区区一次烧烤自然办得驾轻就熟。厨房早早备好充足的食材,一到目的地,男人们卸下工具,三下两下就做好了准备工作,女孩们麻利地就着炭火烤起了肉串。

  封澜在水边的折叠躺椅上享受秋日郊野的微风。偶尔出来走走也不错,心情仿佛也和面前碧波荡漾的水面一样明净了起来。当然,她不会忘记秋天云层薄,紫外线最容易使皮肤老化,懒洋洋地翻了几页书,又将遮阳帽的帽檐拉低了一些。

  很快,她身后飘来烤肉特有的香气。小时候家里管得严,烧烤这类东西在封家被列在黑名单头条,封妈妈是碰也不让碰的,说吃了对身体不好。封澜被数落得多了,渐渐也就不怎么吃它,都快忘了这味道如此诱人。

  吃不到的东西往往多了一种禁忌的吸引力,哪怕明知它有害无益。封澜才看了几页书,仿佛又唤回了几分少女时期的文艺。

  “你去……”

  “还是你去吧。”

  “谁都不许去,让小野去送。”

  多管闲事的刘康康似乎又在一场无聊的推诿中一锤定音。没过多久,熟悉的脚步声伴随着美味的气息朝封澜靠近。封澜的心又不争气地加快了节奏,欲盖弥彰地将书盖在脸上,装作浑然不知。

  丁小野也不吵她,把烤好的肉串放在她椅子边的空地上就要走。

  “喂!”封澜叫住他,移开脸上的书,似笑似嗔,眼波流转。

  “天气真好,多陪我一会儿。”

  丁小野没有拒绝,席地而坐,捡了块小石头抛向水面。明媚的天色驱散了阴郁,煦日轻风中,他面容年轻而明净。

  “在看什么?”丁小野抬手拨了拨封澜的书。

  封澜抿着嘴笑道:“我给你念一段?”

  “随你。”他不客气地拿起纸盘里的肉串咬了一口。

  封澜对着书念道:“我知道你恶俗、轻佻,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无耻,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骗子,是个流氓,然而我爱你……我爱你如此之深,这些我毫不在意……”她把书搁在胸口,笑眯眯地看向他,“不是我说的,书里这么写的。”

  “书里真的有这一段?”丁小野饶有兴趣地反问。

  “当然,要不然你自己看。”封澜看上去心情很好。

  丁小野也笑道:“毛姆活着都要被你气死。”

  “呀,你也知道毛姆,怎么办?”封澜嘴上这么说,心里并不是很吃惊。他能在仓库的折叠床上听布拉姆斯的圆舞曲,自然也能“认识”毛姆。

  丁小野拿过她的书,放在腿上翻了翻,找到了某一页,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他也照着念了几句:“这里说的是‘女人把爱情看得非常重要,还想说服我们……实际爱情只是生活中无足轻重的一部分。我们只懂得情欲,这是正常的、健康的。爱情是一种疾病’。”

  “你健康吗?”封澜斜了他一眼。

  丁小野把书放回她身上,说:“没你病得厉害。”

  一个玩具球滴溜溜地滚到他们身边,有人在远处唤道:“宝贝,快过来,不许打扰叔叔阿姨。”

  那是厨师长爱人的声音。

  今天不少员工都带了家属,厨师长老婆孩子齐上阵,店长的儿子也来了,老李第一次领出他嘴里常提起的“黄脸婆”,陪着小娇的是她的新男朋友,就连芳芳也接受了阿成的示爱,两人羞涩地秀着甜蜜。

  这样真好。

  封澜捞起玩具球,笑着把它抛回小朋友的身边。

  封澜以前是不喜欢孩子的,不小心经过超市的奶粉货架,被促销员问“孩子多大了”的时候总会尴尬莫名。生孩子在她心中是件极其摧残身心的事,会毁了一个女人的身材和她的后半生。然而她现在却想,如果她有孩子——他们的孩子会长得像谁?会不会有他的眼睛和鼻子?最好还长着像她一样的嘴,身高要随爸爸,皮肤要像妈妈。丁小野的样貌自不必说,别人也常夸她长得好看,好的基因不能强强联合是最大的浪费。或许二十几年后,那孩子也如他爸爸一样,在一个女人面前骄傲地说:“我妈妈是个美人……”

  封澜知道自己想得太遥远了,女人先想到这一步就是“完蛋”的节奏,这是危险的,也是愚蠢的。她甚至不能将这些想象宣之于口。丁小野抗拒着她关于未来的一切构思,她不想又听他说“封澜,太当真,游戏就不好玩了”,也不想给自己心里添堵。在这样的气氛里让彼此不自在,太不值得了。

  然而爱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去想与他共有的未来呢?他老了也会是个帅气的老头吧,她七十岁了也还要涂甲油,脱下假牙亲吻他时留下一脸的口红印子。他戴着老花镜给她剪指甲,然后也像现在这样随意地坐在她身边,他们相互嘲笑,针锋相对,吵得面红脖子粗,然后没有原则地和好。

  她没有坐回躺椅,和他一样盘腿坐在地上吃着烤肉,看水边的芦苇轻轻摇摆。

  “你难道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同?”封澜用手肘捅了捅丁小野,他转脸看她,嘴里叼着的芦苇穗子扫过她脸颊。

  “没有。”他的话远不如眼前这一幕的情态旖旎。

  封澜想揍他。她单手把他的脸扳过来,让他好好看着自己,佯怒道:“再细看看……真的没有?你长着眼睛吧?”

  看她这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丁小野选择了息事宁人,他上下打量了她几回,问:“你从哪儿找来这身衣服?”

  “好看吗?”封澜的样子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封澜今天的打扮与往常风格不同,很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这在她看来或许是难得的改变,但在丁小野眼里,同一个女人,穿什么都差不了太多。

  封澜说:“我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衣服?我平时也常这么穿。”

  “哦。”

  “你信吗?”

  “信。”

  “这就完了?没劲。”

  丁小野终于忍不住笑了,他问满脸失望的封澜:“你想表达什么?提醒我一下,就当是行行好。”

  封澜去玩脚上的鞋带,让它在手心绕啊绕。

  “其实我平时不这么穿。昨天晚上我在家翻遍了衣柜,大学时的衣服早就被我妈给捐了。后来我赶在商店关门前跑到大学城附近买了这一身衣服。”

  “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知道你不会为了我打扮得衣冠楚楚,我也不想强迫你。可是我想让自己坐在你身边的时候,看起来更和谐一点,这样我会有种离你没那么远的错觉。”

  丁小野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半旧圆领T恤和牛仔裤,没有说话。

  封澜自嘲道:“我还做了一件很可笑的事。我担心这身衣服看上去太新了,显得很刻意,就把它们丢在洗衣机里搅了几个小时,再把它们烘干。现在看上去是不是像那么回事了?”

  她说完,发现丁小野在看着她。

  “要笑话我吗?现在可以开始了,不许说太刻薄的话!”

  丁小野说:“还行。”

  “什么还行?”封澜一时没反应过来。

  丁小野又捡起一块石头抛向远处的水面,这一次石块没能漂起来。

  他说:“衣服和人。”

  “真的?”封澜笑了,快乐在她心中如水面的波纹一般延伸。

  丁小野也笑着点头,“真的。”

  烧烤刚进行到一半,封澜接了个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说她丢的车找到了,疑犯也已落网,让她过来办一下手续。

  封澜对丁小野复述了一遍电话的内容。丁小野说:“你去吧,这种事曾斐会处理得很好。”

  封澜心里无疑更希望陪她一起去的人是丁小野,但也不愿勉强他,点了点头,与众人打声招呼便提前离开了。

  在赶去派出所的途中,曾斐果然打电话给封澜。他是个做事有条理的人,既然出面介入了这件事,就会善始善终。

  有曾斐在旁,接下来的事进行得很顺利。封澜指认了抢劫她两次的疑犯,正如丁小野所料,那家伙是个长期吸毒的瘾君子,前科多得数不清。封澜这一票是他和同伙干的最大一笔,也没什么高招,他将车子开出封澜所住的大厦之后,绕进了附近的小路,那里候着同伙的厢式大货车。封澜的小mini被装进后车厢,辗转卖到了黑市。案子本不复杂,碰巧事发路段的监控摄像出了故障,这才费了番工夫。

  封澜拿到了提车凭证,和曾斐一起走出派出所。她原本恨不得立刻找回丢失的车子,让那小贼受到应有的惩罚。现在人赃俱获,心里了却了一件事,却并无意料中惊喜。她借着车子被盗的缘由,理直气壮地享受了一段丁小野贴身护送的时光,现在再也没有借口了。

  那辆车她曾经那么喜欢,可是想到它在可恶的贼人手里辗转几回,被彻底改头换面,心里也不是很确定以后是否能毫无芥蒂地开着它上路。

  即使派出所的人不提醒封澜,她也知道这次能找到她的车,曾斐出了不少力。她站在派出所门口,由衷地对曾斐说:“谢谢。”

  曾斐毫不在意,让封澜请吃顿饭就好。他似乎斟酌了一会儿,才问她:“你和丁小野……在一起?”

  “怎么了?”封澜讶然。

  “最好不是。”曾斐说,“离他远一点,我感觉他不对劲。”

  封澜当然不会以为曾斐说这些是出于私心,他不是那种人。

  她轻声问:“他怎么了?”

  她发现自己手心全是冷汗。

  曾斐摇了摇头,说:“我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证据,不能说不负责任的话。但是我迟早会查出他的底细。不管他的真面目是什么样,都不是你应该选择的对象。封澜,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封澜沉默不语。丁小野的古怪她岂能不知,但她心甘情愿让爱蒙蔽双眼。如果丁小野的爸爸真的是他所描述的那样一个人,有这样一个父亲,他的经历不是一张白纸也没什么奇怪。人的来路不由自己选择,然而善恶却自有本心。

  丁小野行事亦正亦邪,嘴上冷漠无情,但他的心比他的嘴善良得多。封澜没底气说自己拥有他的心,却固执地相信那颗心对自己绝无恶意。

  糟糕的事还在后头。封澜的爸妈不知怎么听说了女儿的车被抢又被警方寻回的消息,心急火燎地招她“觐见”。

  曾斐发誓绝对不是自己走漏的风声,但不能排除是他妈妈或是他姐姐多嘴。他姐姐曾雯现在仍在公安系统上班,虽是文职,消息却灵通。他妈妈更不必说,老公安的家属,有一大票退下来或是还在岗的熟人。曾斐没在她们面前提起,她们也保不齐会在收到风声后,向封澜父母表达“关切”之情。

  曾斐把封澜送到她父母家门口就走了。正如封澜所料,一场“严刑逼供”在等待着她。

  爸妈的过激反应都是因为担心她,她有什么好说的,低眉顺眼,任训任骂就是了。

  在封澜答应爸妈今后洗心革面、注意安全、再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没有任何借口地搬回家里住之后,这件事眼看就要翻过去了,没想到封妈妈又提起了丁小野。

  封妈妈咆哮的过程中停下来喝了三次水,她说的话大意无非是:别以为她不知道封澜现在和那个男服务员亲密得很,她都替封澜感到害臊。辛辛苦苦养大封澜,呵护她,教育她,难道就是为了让她和服务员风花雪月?最让人崩溃的是封澜到现在还没十足的把握确信对方也对她有意,简直是家门之耻。

  封妈妈压根不希望女儿和丁小野搅在一起,然而她更无法接受,以她女儿的条件,理应是她把一个小服务员玩弄于股掌,事实却颠倒了过来。

  封妈妈问一句,封澜答一句。虽不敢完全据实相告,可凭着妈妈对她的了解,不消几回合,已然清楚了女儿在这段感情里沦陷的程度和所处的困境。

  “你长没长脑子?那个丁小野活生生的就是电视里说的‘三不男’,不主动,不拒绝,不承诺。哎呀,你真是气死我了。”封妈妈按着心口,痛心疾首地说。

  封澜在妈妈面前也很委屈,说:“我有什么办法?我既不能左右我的心思,也不能左右他的心思。”

  封妈妈拿报纸用力敲她的头,“你是我生的吗?死心眼,和你爸一个样。你以为他拒绝你真的是看不上你?人家精着呢,欲擒故纵吊足你的胃口,再把你吃得渣都不剩。”她长叹口气,“你现在猪油蒙心,跟你说再多也是浪费唇舌。这样吧,你把他带回来,我要再和他好好谈一次,亲口问问他的意思,不能放任你在外面胡来了。这次你爸爸也一起,你不争气,我们二老来给你把关。”

  封澜吓了一大跳,这个转变也来得太突然了。她宁可妈妈像从前一样坚决反对,与丁小野打死不相往来,也不敢现在就把丁小野往爸妈跟前带。

  “你们别搅浑水!还嫌我不够乱?不行,我没做好心理准备!”她立即抗议道。

  封妈妈了然于心,问:“是你没做好心理准备,还是他根本没这个打算?我在网上看到一种说法,叫‘罗密欧朱丽叶效应’,说的是家里人越反对,小两口就越黏糊,还以为忤逆长辈的都是真爱。我跟你爸爸商量过了,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父母,你已经成年,非要挑难走的路,我们拦不住你,帮你探探路还是可以的。别告诉我你连带他回来的本事都没有,换作你是父母,你会怎么想?”

  “妈……别逼我。”

  “封澜啊,你不是孩子了,爸妈都是为你好,这个你不知道?”向来在家庭事务中听得多、说得少的封爸爸也适时开腔了,“我们不要求你找大富大贵的人家,你喜欢的,我尊重。劳动不分贵贱,我们不能用有色眼镜看人。小伙子要真是人品不错,勤恳上进,你妈妈不同意,爸爸支持你……”

  封澜爸爸举手止住了老伴的插嘴,继续道:“前提是我和你妈妈要见他一面,不需要很正式,随便吃顿饭,我来给你看看,不过分吧?爸爸的眼光你信不过?就定在明天晚上好了。连这个要求也不能答应你的男人,不值得考虑。”

  封澜再也出不得声。她爸爸平日里虽不管事,看似家里大小事情由封妈妈做主,但家里人都清楚,爸爸不开口则已,他要是表态了,一句话顶妈妈唠叨十句。他刚才那番话已经彻底表明了他们的态度,要么把人带回来,要么从此免谈。明天她若是带不回丁小野,他们会放弃所有接纳他的可能,丁小野在餐厅势必也待不下去了。这已是他们为她做的最大让步。

  


 
《特区文学》征稿启事
“清白泉”杯全国清廉诗歌散文大赛征稿启事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更多...

杨绛

阿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