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49        发布时间:[2019-04-12]

  

  丁小野感冒了,在他从封澜家回来之后。这在封澜的餐厅成了一桩充满暧昧色彩的秘事。一整天里,所有的员工都在用心照不宣的眼神、嘴角诡异的笑容和转过头的窃窃私语为这个“秘密”添油加醋。

  敢于求证的人只有勇敢而八卦的刘康康。他先是在丁小野身边转悠了好一阵,逮住个四周没人的机会便问:“你的感冒症状为什么和老板娘一模一样?”

  很显然,身体微恙的丁小野看上去脾气不是太好。康康同样的问题连问了两遍,丁小野都恍若未闻。康康起初以为自己声音压得太低,在他准备问出第三遍时,丁小野脸上的表情让他选择了把话咽回肚子里。

  康康又把主意打向看上去状态比较萎靡的封澜。

  “老板娘,小野也感冒了。”他神神秘秘地说。

  封澜朝丁小野的方位看了一眼,“然后呢?”

  康康“嘿嘿”一笑,“他是给你送粥回来才感冒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妈还给我煮了两天粥呢,什么事也没有。难道他的抵抗力还不如一个老太太?”封澜撇嘴道。

  “所以……我们才觉得‘有点’奇怪。”康康朝封澜眨了眨眼睛。

  封澜笑了,问:“‘你们’是谁?”

  “纯爷们”都是讲义气的,康康谁都没出卖。结果他们被通知下班后留下来全员大扫除,不许留一个卫生死角,因为在老板娘眼里,大家都闲过头了。

  谭少城中午又光顾了他们餐厅。她来得正巧。封澜拿出昨晚吴江托她转交的东西,亲自倒了杯水,将水杯和东西一块放在谭少城桌前。

  谭少城拆开那个信封,看到里面掉出一张银行卡,心里已有几分明白,却仍然将信封倒过来抖了抖,竟然还有一张纸片。她急忙将纸片拿在手里看,上面只是简单的一组数字。

  “吴江让我给你的,密码写在纸上了。”封澜解释道。

  谭少城问:“他还说了什么?”

  封澜摇头。

  谭少城慢慢地将写着密码的纸片捏在手心里,自嘲地笑笑,说:“他当然不会说什么。不管我做了什么,好的还是坏的,就连一句话、一个字,他都不屑于给我留下。”

  卡里是谭少城用来摆平闹事的患者家属所花费的钱,吴江一个子儿都没少地还给了她。

  由于家属不再纠缠,医院也不愿失去吴江这样的人才,这件事就此翻页,副院长的提拔意见也随之封存。就连封澜都知道,谭少城投入到这件事里的绝不只有金钱而已,如她所说,对付无赖有无赖的法子。吴江无法阻止一个他厌恶的女人的自作主张,钱是他唯一能偿还,也是唯一愿意拿出来与她交涉的东西。他不会欠谭少城的,更不可能感激她。

  谭少城眼里落空的期盼让封澜有些欷歔。无论她过去做过什么,此时的她只是一个得不到爱的女人,可悲又可怜。她应该也没奢望因为这件事使她和吴江的关系得到缓解,盲目的付出,想要换回的无非只是他的一句话,或是寥寥几个字,让她觉得他们之间是有关联的,这就够了。

  可惜吴江用了最决绝的方式斩断她这点念想。

  “我又有钱了。”谭少城把手放在那张卡上,笑着对封澜说。

  封澜叹了口气,说道:“何必呢?他都快要结婚了。”

  吴江的婚讯来得很突然,但这对于吴家和司徒家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好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就在下个月。以谭少城的嗅觉,即使封澜不说,她很快也会收到消息。

  谭少城的手一抖,猛然抬起头问:“结婚?和谁?”

  封澜沉默。

  果然,谭少城愣了片刻,脸色突然煞白。

  “司徒玦?”

  封澜的默认让谭少城仿佛在一瞬间苍老。

  谭少城点的套餐很快被康康端了上来,她面色有些木然,静静独坐,直到她离开,也没有动一下筷子。

  谭少城走后没多久,店长满脸为难地来找封澜。有客人投诉,声称遭遇了服务员的“野蛮对待”。封澜随着店长来到了闹事的顾客桌前,一问才知道,丁小野摔了顾客的手机,并且拒绝道歉,态度恶劣。

  封澜打量了一下那一桌的客人,是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妙龄女子,不是在校的大学生,就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小白领。

  封澜毫不费力地就猜中了事情真实的来龙去脉。

  这段时间以来,她餐厅里的女客明显增多,多半是三两个闺中密友结伴前来,其中尤以年轻女孩为甚。她们一入座不急着看菜谱,而是满餐厅张望。表现得比较直白的会直接要求丁小野过来服务,含蓄一些的则偷笑着,目光在他身上打转。封澜看过自己的餐厅在某点评网站下的顾客评论,好几条类似于“菜还可以,服务生比较帅”这样的评价。其实这也是她当初录用丁小野的原因之一,如今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作为服务生,丁小野态度尚可。像猴子一般被围观,最多也是脸臭一点。但他十分抗拒拍照。若被他撞见,他会刻意回避镜头,甚至要求对方删除照片。店里的同事大多知道他的禁忌,看见顾客偷拍,通常也会好言劝止。好在拍照的毕竟是少数,女孩子脸皮薄,一直以来也没出什么乱子。

  今天这一回,拍照的两个女孩胆大而固执。丁小野让她们删除照片,她们中的一个提出要他的手机号码来交换。在旁的店长已做好过来打圆场的准备,没想到丁小野当场抢过她们的手机,删除自己的照片之后,又把手机扔到了地板上。

  两个女孩满脸通红,怒气冲冲。丁小野却甩手不理,在厨房换灯泡。她们听说封澜是老板,嚷着要她出来给个说法,势必要让丁小野出来道歉,赔她们手机。

  封澜本来心情就不怎么样,被这么一闹,更是烦不胜烦。康康挤上来为丁小野辩护,说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一定是身体不适,脾气也暴躁些。况且那女孩的手机只是边角掉了点漆,远远没到要整个赔偿的地步。

  封澜让康康住嘴,给出了她的解决方案。她说:“我的员工态度不妥,作为老板我代替他道歉,对不起了。估计两位今天也没有继续在本店用餐的心情,已经上过的菜全部免单。至于手机,两位今后出示维修报告,我们会承担相应的费用。如果这样仍然不能让两位满意,我建议你们拨打消协的电话投诉,我们接受消协的处理结果。”

  两个女孩扬言要在网上发帖曝光他们餐厅,但总算是离开了。店长跟在封澜后面念叨:“真是什么人都有。丁小野也是的,今天究竟怎么了……”

  阿成和老李在角落里咬耳朵,封澜看过去时,他们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们的话想必不那么好听。

  封澜问店长:“刚才那两人消费了多少钱?”

  店长查了一下收银系统,说:“二百六十七块。”

  封澜说:“从丁小野这个月的工资里扣……还有,如果她们拿来手机维修费用单,也算丁小野的。”

  午市的客人逐渐散去,员工们在一起吃工作餐。封澜独坐在空无一人的天井,看着一只蜻蜓在流水器的边缘盘旋。

  有人推门进来,站在她的身后,是丁小野。

  封澜问:“你不用吃饭?”

  丁小野说:“吃过了。我不想把感冒传染给别人。对不起,封澜。”

  她都搞不清丁小野为哪件事道歉。昨天他就那么走了……他的感情还没有他留在她身上的痕迹清晰。即使封澜有着再坚韧强壮的神经,再见到他时,也难免浑身不自在。

  “你以前说对了,这件事是挺丢脸的。”封澜说。

  看上自己的员工,还执迷不悟地当作一场爱情。这是她亲手下错的棋,她都打算将错就错,不论输赢了。可那种时候他还能推开她……封澜完全糊涂了,她在丁小野心里到底算什么?

  “店长刚才跟我说了。你可以扣我双倍的钱。”丁小野平静地说。

  封澜更恼了,她在意的是那点钱吗?他来就是为了跟她说这个?

  “算了。”她站起来说道,“你下午休息吧,出去透口气,找个地方坐坐,或者去买点药都可以。再捅出什么娄子,你多少工资都不够扣。”

  丁小野竟也没有说什么。他点头,走出去之前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声:“前天送过来的那批食用油不要堆在过道那里,下午有消防检查。你的灭火器材到底过期了没有,你第一天做这行?”

  封澜再次被他的口气惹恼,原本就烦躁的心更加不耐烦,“用得着你来教我?趁早在我眼前消失!”

  赌气的后果是消防检查结束后,封澜不得不赔着笑脸请检查组的工作人员吃晚饭。

  封澜的父亲已退休多年,人脉毕竟还有一些,况且查出来的消防隐患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倒也不会处罚得多重。只是封澜怕他们三天两头上门,更不想欠下太多人情,只得用了最皆大欢喜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检查组的一行人本不缺这顿饭,见老板娘年轻漂亮,他们便在开出整改通知单后,当着她的面商量晚上到哪儿聚一聚,封澜果然识趣挽留,于是大家顺水推舟,饭桌上免不了借故让封澜喝酒。

  开店这几年,封澜的酒量多少练出来了一些,但是她中午几乎没吃东西,空腹上阵,架不住六七个大男人轮番劝酒。她用尽了所有既不得罪人,又能少喝一点的酒桌伎俩,几杯急酒下肚,还是有些吃不消。

  第一瓶酒很快喝完了,在座的一名检查组工作人员大声喊服务员上酒。应声推门进来的并非往常负责这个包厢的芳芳,而是丁小野。他出去了一个下午,封澜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服务员开酒是在一侧的工作间,端上来时已换成了餐厅特色的锡制酒壶。丁小野一一给桌上客人面前的酒樽倒酒,轮到封澜时,酒壶恰巧空了,他又回工作间再添了一轮。

  封澜默默地看着丁小野将透明无色的液体注入自己的酒樽之中,他收手时,她有意无意地与他目光交汇。她想,算他识趣,知道她招架不住了,还知道来解围。

  坐在封澜身边的检查组负责人瞧了一眼丁小野手上的酒壶,说道:“这酒壶还挺别致。”

  封澜笑着回应:“王队长眼光真好。这是我去年专程托泰国的朋友在当地定制的暹罗锡酒器。东西不贵,却还算有心思,酒壶、酒樽和酒杯上的大象和莲花纹饰在当地都象征着吉祥,而且锡器有净化水质的功效。我还存着几套新的,也没印上餐厅logo,留着送给好朋友。王队长要是喜欢,我待会儿就让人送到车上。”

  王队长赞美道:“怪不得你们餐厅生意好。菜的味道先不说,老板娘人漂亮,连餐厅的布置和小器具都雅致。”

  封澜给丁小野打眼色,丁小野心领神会,出去取她说的酒具给王队长备着。

  封澜朝王队长举杯,笑道:“队长这么说,就是嫌我们店菜还不够好。大家既是朋友,欢迎以后常来,多给小店提提意见,有什么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还需要各位批评指正。”

  王队长说:“哪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都是小事!”

  在座众人纷纷应和。封澜心定,干了手上的那杯酒。她算准了丁小野给她换了白开水,喝下去的时候毫不犹豫,不料被辛辣的烈酒呛了一下,咳了两声,满脸通红。

  她听见有人说:“老板娘真是豪爽,巾帼不让须眉。”

  封澜低头喝了口茶才缓过劲来,强笑道:“我酒量一般,只不过今天高兴,舍命陪君子罢了。”

  大家又一团和气地寒暄了几句,封澜借口有一道菜迟迟未上,亲自去催。她走出包厢,门口候着的服务生已换回了芳芳。

  封澜按捺着怒火,问芳芳:“丁小野呢?”

  芳芳见她面色不善,赶紧应道:“他说去仓库拿你要的东西,还没回来。”

  “刚才你去哪儿了?”封澜又问。

  芳芳委屈道:“丁小野让我去吃饭,他说这里有他看着。”

  封澜一听,心中更是火冒三丈。他特意进包厢一回,若不是对芳芳格外照顾,就是刻意整她,这两种可能都让她咽不下这口气。

  她去了趟洗手间,在酒意完全笼罩上来之前想办法吐了一轮,难受得满头是汗,胃仿佛揪成了一团。

  等封澜出来,芳芳在包厢门口已给她备了杯水,担忧道:“老板娘,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封澜摇头,说:“没事。”

  “你等一会儿。”芳芳说着,飞快地从空着的隔壁包厢端出一小碗肉丝面,“喝酒之前先吃点东西垫垫。”

  封澜微微有些诧异。芳芳是个老实忠厚的姑娘,但心思灵巧和审时度势从来不是她的长项,今天怎么变得如此殷勤且贴心?然而,封澜现在无心计较这个,对芳芳说了声“谢谢”,赶紧将那碗还透着热气的面条三下两下吃完,这才觉得整个人缓过来一些。

  她回到包厢,看来她不在的时候,这帮人也没闲着,第二瓶酒也喝得差不多了。

  接下来端上最后一道菜的人又换上了丁小野,封澜看都不看他,也不理会他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又有多嘴的人打趣道:“老板娘,我看你们餐厅什么都用了心思。不单老板娘赏心悦目,服务员也一个赛一个精神。以我们这种样貌,恐怕来应聘也入不了老板娘的眼。”

  封澜含笑道:“您真会开玩笑。怎么能拿服务员和您比?”

  王队长插了一句嘴,说:“小封啊,用不着谦虚,我看你们店里的服务员长得可比他强多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没什么好回避的。”

  封澜顺势瞥了丁小野一眼,说道:“服务员总归是服务员。对于女人来说,坏女人爱男人的钱和地位,好女人爱男人的钱和地位带来的魅力,说起来都是一样的。”

  “这话说得也在理。小封,你现在还单着?”

  “我还没搞清楚我是好女人还是坏女人呢。”封澜笑着说,心里却想,或许她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女人。

  “这话说得,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女孩子,眼光也不要太高了。”

  “谢谢您夸奖。别光聊我了,大家多吃点菜……”

  一行人在喝光了三瓶酒后满意而去,原本的整改通知和处罚单也变成了口头警告。

  封澜目送他们的车远去,收起让她面部发麻的笑容。要是封妈妈看到这一幕,肯定又要埋怨:“早说过女孩子不适合干这行,都是自讨苦吃。”

  今天怪她大意,但是餐厅开了这几年,应付这些人已是家常便饭,不足以让她心情如此低落。操纵着封澜心绪的从来就不是那些让她笑脸相对的人。

  过了餐厅正常的打烊时间,因为只剩下检查组那一桌客人,厨房的员工确认不需要备菜之后都已经下班,服务员也大多回去了。留下来善后的是店长、芳芳和住店里的丁小野。

  封澜走进刚才的包厢,他们三个已经将残局收拾得差不多了。

  封澜当着店长和芳芳的面说道:“丁小野,我醉了,你送我回去。”

  丁小野直起身说:“你醉了吗?没看出来。”

  封澜不再多说,人就站在包厢门口,一动不动,冷冷地盯着他看。

  店长埋头整理桌布。

  芳芳看了看封澜和丁小野,喏喏地想要说话,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店长用力地扯了一把衣袖。两人加快收拾的节奏,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小野选择了妥协,说:“你等等,我洗个手。”

  封澜站在餐厅门口,看着丁小野走了过来。他换掉了餐厅的工作服。

  “走吧。”丁小野走近她说。

  封澜咬着下唇道:“不想送我,又怕我为难她们?丁小野,你没来的时候她们也好好的,我不是周扒皮,用不着你做护花使者。”

  “还是一样胡搅蛮缠,我就知道你没醉。”丁小野说。

  他的神情让封澜觉得他是在极力忍受着她,她心中更不是滋味,气道:“我没醉你很惋惜?你就盼着我在那帮男人眼皮子底下醉死,出尽洋相,被占尽便宜,这样你就高兴了,满意了?”

  丁小野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侧身看她,说:“你难道不是活该?”

  “是,我活该,在你面前我什么都活该!”封澜气极反笑,“亏我以为你眼巴巴地进来是担心我,真是自作多情。”

  丁小野仿佛早料到她所为何事,心平气和道:“你需要我担心?应付几个男人对你来说不算难事。”

  “你算男人吗?”封澜记起丁小野说过,即使在自然界,雄性也只会保护它想交配的雌性。雄性动物太TM现实了,活该有一些在交配时会被雌性吞噬!一定就是为了防止它们事后翻脸无情。

  “在你心里,我不是你的女人,所以你不会心疼是吧?”封澜说这话时,不只声音,整个人都在发抖。

  丁小野叹道:“为这个气成这样值得吗?封澜我送你一句话——‘食得咸鱼抵得渴’。你当今晚那些人都是傻子?他们是酒桌常客,你那些小动作骗得过谁?是酒是水,别说用闻的,喝惯酒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区别。你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

  封澜也不是没有想过这层,也许她受不了的只是丁小野的态度。她嘴硬道:“你为什么总是要教育我,我凭什么让你训?”

  丁小野也火了,用同样的口气吼回去,“因为你蠢!我怕你白折腾自己,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封澜走着走着,一屁股坐在路旁的花坛上,想着他一语双关的话,抬起头问:“你不想陪我折腾下去了?”

  “付出之前,要想着回报,否则就是瞎折腾!“丁小野冷冷地说,“人不都是奔着结果去的吗?”

  封澜拉着他一只手,眼巴巴地问:“芳芳给我拿的水,还有那碗面,都是你让她准备的吧?你替芳芳照看那个包厢,也是因为担心我。你只要说‘是’,我会很开心。”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丁小野似乎想把手抽回去,却没有得逞。

  其实他和她一样,都是嘴比心硬的,才总是吵得不可开交,人却离不开。丁小野留在封澜掌心的手让她短暂心安,她扬起嘴角,“别不承认,我知道是你。”

  “爱怎么想是你的事。”丁小野不情不愿地坐下来,花坛后的枝叶划过他的后背,一如她的指甲抠挠着他的掌心。任何掩饰都拗不过身体发肤的切身体会。

  那场半途而废的意乱情迷后,封澜明显感觉到丁小野对她冷淡了许多。丁小野过去也不热情,但女人的**让封澜觉得,从前她走向他,他至少是原地观望的,即使从未张开双臂迎接。她每付出一点,仿佛都朝他靠近一步。然而现在他却在撤退。

  封澜想不出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才会惴惴不安,揪住点小事就要发脾气。可丁小野偶尔又会给她一种错觉,其实他是在乎她的。这样云里雾里,忽上忽下,搞得她更糊涂了。

  封澜用指节叩了叩丁小野心脏的位置,“真想挖出来看看它在想什么。”

  “人想事情是用脑子!”丁小野拍了下她的“爪子”。

  “那我挖你脑子,里面要是没有我,我就把它炖了。”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长着猪脑?”丁小野鄙夷道,“你这样的人开餐厅能赚钱真是奇迹。”

  封澜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这是她最喜欢的举动,“老板娘风情万种,客人要捧场,我也拦不住。”

  她忽然想起丁小野的妈妈也开过餐厅,在别人眼里同样是漂亮的老板娘。于是她又施展起那一“贱”的风情,缠着他问:“我和你妈妈谁比较厉害?”

  “你差远了,无论哪方面。”丁小野一点面子也不给她留,说道,“我妈才不会连消防和工商检查都搞不定。”

  “别老拿今天的事来挤对我。要不是你把我气糊涂了,我也不会一时疏忽。平时我还是挺精明的,要不餐厅怎么能赚钱呢?”封澜辩解道。

  “你要是真的精明,就不要给后厨那么大的权力。你现在用高薪笼络着厨师长,什么都包给他,厨房其他人的工资也不经你的手,对于不是做厨师出身的老板来说,这是大忌。如果哪天他带着整个团队跳槽……”

  封澜想要捕捉的那种“错觉”又回来了,他明明是在担心她,什么都为她着想。

  “我不知道的事,你提醒我不就好了?”封澜环抱着他的肩膀,“反正你家以前也是做这行的,你的经验不比我少。不如我们以后开个夫妻店吧?”

  “你真敢想!”丁小野又浇了她一头冷水。

  封澜让丁小野越来越看不懂女人,她刚才分明那么难过,可只要她寻觅到一丝甜味,仿佛早先的苦都烟消云散了,又开始快乐地憧憬未来。

  封澜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不敢想?我的梦想就是和我爱的人开家小餐厅,只不过餐厅比爱人来得快一些。没有老板的老板娘,不是真正的老板娘。当我早晨爬起床,头也没梳,脸也不洗,就看到我的男人对我说‘早啊,老板娘’,这是多美好的一件事!我等的就是这一天。”

  丁小野低头捡起地上的半截枯枝,又将它折断。

  可笑的梦想,熟悉的梦想。

  “丁小野,你们家的餐厅以前是做什么菜系的?”封澜问。

  丁小野正想着自己的心事,顺口接过话茬:“新疆菜。”

  “新疆菜啊……也对。”封澜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我爸爸肠胃还好的时候也喜欢新疆菜,以前城南霞光路二巷附近有一家叫‘塞外江南’的餐厅,做得很有名,你有没有听说过?我爸最喜欢点他们家的馕包肉,我妈妈喜欢拌面,那时我哥哥还在家,我们全家时不时会一起去……”

  封澜的话忽然一顿。那家叫“塞外江南”的餐厅大概六七年前换了名字,听说经营者也变了,菜也不是原本的味道,从此她就很少再去,还曾惋惜过很火的一家餐厅就这么败落了。按照丁小野的说法,他们家发生变故不也是在那个时间段吗?

  她松开手,惊愕地看着丁小野,“该不会……”

  “不是!”丁小野否认,先前的耐心也彻底没了。他有些野蛮地把封澜拉起来,“走吧,要做梦回家去做。”

  见丁小野如此抗拒,封澜选择了不再追问。她不顾丁小野的手攥得她很疼,跟着他半走半跑地往前,嘴上道:“有些梦一起做才好,做梦不花钱,又用不着负责任。丁小野,以后我们的餐厅既卖大盘鸡,又有咖喱帝皇蟹,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是还可以的意思吗?我们要开多少家分店?要不要在察尔德尼也开上一家?这样放羊回家的人也可以喝到热辣辣的冬阴功汤了,我们的包间就布置成豪华的帐篷,一掀开帘子就能看到森林。还有啊,我发现咖喱里撒上葡萄干,味道特别好。”

  “好个鬼!”

  “你喜欢的话,我下次做给你尝尝,我厨艺不错的。”

  “……”

  “丁小野,你急什么?反正又不是赶回去行不轨之事。”

  “你能闭嘴吗?”

  “我干扰你思考了?你在想什么?说说看,想什么?”

  “……”

  “你不说,凭什么不让我说?你当初不是因为没人说话才从察尔德尼逃回来的吗?”

  “我后悔透了。”

  “后悔了我跟你一起回去。”

  “你连回家十公里不到的路程都要我送!”

  “送送我怎么了?以前你骑马一整天日子不也照样过?你喜欢骑马吗?什么时候教教我?”

  “不喜欢,腿上都是茧子。”

  “在哪里?我看看。”

  “……”

  “不让看摸摸也可以。”

  “你还真摸!拿开你的手。封澜,你才是流氓!”

  “哎呀,我们又有了一个共同点。”

  ……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光辉奖”世界华文法治微型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飞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征文启事
首奖8000元 | 爱祖国爱家乡爱岗位”全国职工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关于征集2019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书稿的通知
第九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小说奖获奖名单
第二届吴承恩长篇小说奖征稿启事
浙江农信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相约日照”2019中国(日照)散文周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周庄杯”记住乡愁•爱我中华—全球华语诗歌大赛征文启事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投稿邮箱变更,最新投稿邮箱在此
2019马尔康首届阿来诗歌节”原创诗歌大赛
《中国校园文学》2019年第4期青春号(附投稿邮箱)
更多...

池莉

肖江虹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15%股权公开受让 积极探索国企混改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