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连亭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43        发布时间:[2020-09-15]

  

  一

  我曾多次听人说起过一个车站,它简陋,荒僻,深深地隐藏在荒野之中。

  世上所有的路都远远地绕开这个荒野,却有一条细微的土路穿过它。

  荒野的深处,不知何时冒出了车站,像是突然给土路缀上一颗奇异的珍珠。

  尽管车站只有一块写着歪歪斜斜字的木牌,以及两间歪歪斜斜的茅草屋,但它仿佛是荒野的灯塔,又仿佛是宇宙的中心。

  穿越荒野的土路,断断续续地,虚弱而又执拗地在群山褶皱之中穿行。除了居住在深山中的人,没有人会愿意走这条路。也只有深山中的人,离不开这条路。

  表面上看,这是一条没有生气的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半天也看不到一个人。然而,自从那对年轻夫妻到来之后,开始涌现生机。

  这一对突然冒出来的夫妻,不知什么缘由,冷不丁地出现在荒野,别出心裁地找到一条溪流,并在溪流边盖起茅草屋。后来又在草屋旁竖起一块站牌,开了一家临时歇脚的简陋饭馆,过起细水长流的生活。

  我对这两口子非常好奇,尤其是那个长着细白手指的女人。

  于是我搭车一路寻了过去。车子从水泥路开进土路,又转了几个山头,远远地看见荒野中有一个黑点。近了,是车站的茅草屋。

  西天陡然落下去一枚火红的圆日,旷野的风瞬间大起来,我一下车,衣服就被风灌得鼓鼓的,似乎要飞起来。

  只见临水的坡上,围着一圈栅栏,柴门半掩,进去是干净的院落,两间清爽的茅草屋,亮着橘橙色的灯火。站在院门,可听到潺潺的流水声,随即又传来“嘎嘎嘎”“呃呃呃”的叫声,回头一看,一地白花花的水禽正向院子靠近。老师傅指着赶鸭鹅的人说,这是刘站长。

  我的来意他先已知晓,看见我本人只是个小丫头时,仍显露出意外。他热情地招呼我说,先歇歇脚,我给你们做饭,今天有鱼。

  我站在一旁看他忙活,以便随时可以搭把手。他从鱼篓中拿出一条青鱼,放在砧板上,握着菜刀麻利地刮去鱼鳞,剖肚去肠,剁成块状。他说,这是门前那条水的野生鱼,可鲜了!

  不久,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吆喝声,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人挑着两捆柴禾,咯吱咯吱地走来。她个子很小,草帽把脸遮住半边,看不清模样。待她卸下担子,脱去草帽,露出汗水浸透的额发,小而尖的脸残留些许污迹,眼睛却又大又亮。待洗干净脸,理好头发,露出端庄的五官,清秀的眉眼。虽不是特别漂亮,却让人有说不出的喜欢。

  大嫂一回来,还没歇口气,就帮忙做饭烧菜。她说:“难得你能到我们这个地方来,也没什么好吃的招待,但我们尽力让你们吃得高兴。”老师傅笑着说:“大嫂说笑了,您的手艺,没的说。”

  我左看右看,问这问那,才知这儿并不是公办的车站,而是过路车临时的歇脚地。也不知谁先管这叫车站的,叫的人多了,就成了习惯叫法,其实只是夫妻俩的驻留地而已。

  起初,过路人只是讨口水喝,后来就想吃碗热饭,再后来还图能小睡半晌,慢慢地小店就开起来了。店虽小,但五脏俱全,吃喝、睡床都有,价格相当实惠。他们开垦菜地,圈养鱼窝,放养鸡鸭,菜、肉就能自给自足,米、油、盐则由过路车捎送。

  无疑,荒野中的生活,是贫瘠、孤独而又寂寞的。经常一连几天都见不到人车路过,只有旷野的风不断敲击他们的木门。偶尔,刘站长搭过路车进城置办物品,这时荒野中就只剩大嫂一人,无边的孤寂随着风浩浩荡荡而来,吹打着这个柔弱的女子。这需要多么坚强的心,才守得住这一片荒野啊!

  “怎么想到要来这里住下呢?”我抓住时机问。

  “早些年我在水文站看水库,单位要安排人到这里勘察,我就带着你大嫂来了。你别看这里只有些不起眼的土疙瘩,却是几条水的发源地,野地里长的草木,多半还是珍贵的草药。”刘站长略带自豪地说。

  “你们觉得苦吗?”我下意识地问。

  “说不上苦还是不苦,但总得有人来。本来我也不用常驻此地,你大嫂喜欢这里,我们就不着急走了。”刘站长淡然地说。

  我看向大嫂,想要寻求她喜欢这里的答案,但她只是温和地笑,并不言语。

  “你们在这多久了?”我接着问。

  “一年多了。本来半年前就可以走,你大嫂说要弄出个像样的车站再走。”刘站长说。

  “怎么弄呢?”我好奇地问。

  这时大嫂开口了:“现在不是有新农村政策吗?向政府打报告申请。”

  “是的。”刘站长赶紧接话,“那山里的村主任原先没这个意识,我们跑去村委几次,跟他们讲修路的事。现在啊,村干部和乡亲父老都在为这事筹备呢。村委已经向上级交申请了,申请书和材料还是你大嫂帮忙拟写的呢。”

  我有些惊异,想不到这个握刀砍柴的弱女子,还是个笔杆子。

  他们继续说着山里、旷野里的新鲜事儿,我听得越来越入迷。草屋外,山风吹动,他们的话也在我心中滚动,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这人世间看似不起眼的山沟溪涧,却关联着千千万万的人,看似平淡无奇的人,心中却怀着绵长的善良与爱,看似云淡风轻的话语,却隐藏着动人心魄的故事。

  屋外出现喊声,是一个夜行司机来歇歇脚。他刚走进来时,面庞挂着锐利的风霜,瞬间被灯光融化。

  刘站长拉他入座,大嫂连忙洗碗、盛饭。

  过路司机说:“给你们添麻烦了。”

  大嫂连忙说:“不麻烦。你辛苦了。这么晚还跑车。”

  “运的都是化肥、种子,农忙将近,要得急。幸好到你们这能吃上口热饭,我赶一赶也值了。”司机笑着说。

  吃完,休息不到一刻钟,司机就简短地告辞,打着车灯,独自向山那边开去。看着他远去的车光,我想象着他在旷野中看见此处的灯火时,内心该是多么激动啊。

  夜深,大嫂把我领到另一间茅草屋,摁亮灯,指着一张小而整洁的床对我说:“妹子,今晚你将就睡在这儿吧。”

  正当我准备扑到床上蒙头大睡时,才离开不久的大嫂来敲门拎着一壶开水对我说:“刚烧好的,你留着喝。”我接过水壶,连忙称谢。怕我不习惯,她又笑着嘱咐我一些话。

  夜深,我独自躺在荒野中的小床上,无边的风吹彻旷野,却吹不灭这屋里的灯。

  第二天白天,我亲眼目睹许多车辆颠簸而来,又满足而去。人们在这里抚慰辘辘的饥肠,伸展酸痛的腿脚,洗去蒙尘,赶走困倦。风尘仆仆的司机,各形各色的乘客,似乎都对这里感到熟悉和亲切。有一些做女红的妇人,还拿出侗族刺绣品让大嫂指点。

  临走时,老师傅指着不远处的一条白线对我说:“看到了吗,那是以前车常走的路,自从有了车站,大家都愿意绕一里路到这里,就走出了另一条路。”

  二

  一天,在朋友聚会上,大家一时兴起,齐唱美国民歌《乡村公路带我回家》,“Countryroads,takemehome.TotheplaceIbelong.”歌声把我带回荒野中的土路,我突然非常想念那对夫妻,萌生再去看望他们的想法。

  那天下午,车驶离国道后,我惊喜地发现,原来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路仍是弯弯曲曲的,车开起来却快很多,原来四个多小时的车程,现在只需两个多小时。

  薄暮时分,过了一个山头,我再次看见旷野中熟悉的灯火。它是那么小,却又那么亮。灯光如豆,闪耀在辽阔的天地间。

  这一次所见到的车站,已经有很大改观。两间茅草屋新翻了一遍,还新建了一间专供路人休息的水泥砖房。

  更令人惊喜的是,阔别一年,大哥大嫂竟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娃娃。我到的时候,大嫂正背着孩子在屋里屋外忙活。

  我放下行李,就开始一边帮忙干活,一边和大嫂闲聊。

  大嫂问:“你看见新修的路和车站了吗?漂亮吧。”

  我说:“漂亮,没想到你们把这事办成了,真了不起!”

  “了不起的事情多着呢。你慢慢就知道了。”大嫂神秘而又自豪地说。

  正聊着,远远地看见大哥从茅草掩盖的小路冒出来,然后靠近,变大,最后清晰地出现在门前。他手里拎着一条鱼,肩上扛着一个测量仪,一看就是去勘察水文回来了。

  他一见我就笑我是冲着他的鱼宴来的。的确,他烧的鱼,清甜可口,余味无穷。别说此前我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此后也难再吃到。

  这一次,他变换了做法。清洗鱼肚,塞葱,鱼身抹一层盐,将草药与姜汁一起捣烂做锅底,然后小火煨鱼。开锅时,清香四溢。

  饭后,大嫂给我端来独特的山茶,清香中带有绵长的回甘。我忍不住赞叹道:“你们真了不起。也只有你们,才能挖出这些宝贝。”

  大嫂笑着说:“每样东西都有它的好,就看人懂不懂。你看这草药,不懂的人只当杂草,中医叫它老虎根,最是清凉温和的补药。”

  这一次,大嫂给我看了他们勘察的图纸和记录,以及一本她聊以消遣的日记本。我惊讶于其中内容的丰富,还有那不能自弃的才情。

  我在日记本里,看到一些关于草药的记录,正疑惑,大嫂若有所思地对我说:“要是能在这里办个诊所就好了。山里到县城一走就是大半天,半路上万一有个什么情况,发烧了,拉肚子了,晕车了,到了这里有个人能给他们看看,那才叫好。”

  “这想法好!”我兴奋地说。

  “别听你大嫂瞎说,荒山野岭的办什么诊所。她是吓傻了才有这想法。”大哥笑着插话。

  “这是怎么说咧?”我追问。

  大哥慢悠悠地说道:“上回客车经过,有个大肚子女人,突然要生产,大家慌得不行。幸好车上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懂接生,才在这儿把孩子生下了。”

  “小侄女也是在这生的吧?”我好奇地问。

  “没,车上生的。那天我出去勘察,她一个人在这里,才八个多月的肚子,谁想得到她突然肚子疼,我不在,她就托过路的司机拉她去医院。还没到医院,半路上孩子就出来了。你说这女娃娃跟她妈是不是一个样,惯会搞突袭。”说完大哥怜爱地拍拍大嫂的手,又摸了摸孩子的脸颊。

  ……

  


 
关于更新省作协会员信息的通知
辽宁文学馆征集辽宁大奖作家手稿
第三届“爱在丽江•中国七夕情诗会”接力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昌耀诗歌学术研讨会论文征文
第七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邀请赛征稿启事
首届“山庄老酒杯”书香遵化诗歌诗词大奖赛征稿启事
首届“同心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辽宁文学馆征集辽宁大奖作家手稿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文启事
第十届全国大奖征文征稿启事
第二届“慈溪乡贤文化诗歌奖”
第四届“我为美丽写首诗”全国短诗大赛征稿启事
“曹禺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文启事
第四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 征稿启事
你好青春——首届全国大学生诗会” 征稿启事
“历史丰碑——致敬保家卫国的人民英雄” 散文、诗歌大奖赛征文活动启动
“墨子杯”文学作品有奖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诗歌活动征集启事
“一百年伟大征程 新蓝图决胜小康”征文活动启事
有奖征集!快来讲讲“我与沈阳的故事”
更多...

凌淑华

汪曾祺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阳光董事长张维功:以利济世彰显儒商精神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