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49        发布时间:[2019-03-21]

  

  崑曲復興運動又一章

  — 記北京高校學生校園版《牡丹亭》的演出

  白先勇

  今年四月十日在北京大學百年紀念講堂有一齣非比尋常的崑曲演出﹕北京十六所大學的學生聯合公演校園版《牡丹亭》。在長達兩個多鐘頭的演出中,北大百年講堂近兩千位觀眾,有表演者各校的同學、有他們的家長,還有聞風而來的各地人馬。在陣陣爆起的掌聲中、在一片叫好的喝采聲中,北京大學生校園版《牡丹亭》圓滿落幕,創下了這些年崑曲復興運動歷史性的一刻,繼青春版《牡丹亭》後又豎立了一道里程碑。

  二○○四年我集合了一群兩岸三地文化精英、戲曲大師共同打造出一齣九個鐘頭分三天演出的崑曲經典大戲青春版《牡丹亭》,當時崑曲再度陷入沒落的險境,尤其在中國大陸:第一線的演員老去、觀眾老化、青年人對中國傳統文化疏離、對傳統戲曲更是陌生無感。我們製作青春版《牡丹亭》一開始便有振衰起敝、興滅繼絕的大理想、大抱負,我們投入了極大量的人力物力,費盡心思、費盡心血,二○○三年花了整整一年時間的打磨,由汪世瑜與張繼青兩位崑曲大師將蘇州崑劇院的青年演員俞玖林、沈丰英兩塊璞玉雕鑿成器,雖然我們製作團隊都是一流人才,而且非常認真努力的工作,然而崑曲這項古老的表演藝術,畢竟衰微已久,一個多世紀以來,雖然斷斷續續不絕如縷,但總未能有一飛衝天的中興氣象。二十一世紀初期,在中國大陸整個大環境對崑曲的推廣並不有利,崑曲演出,往往觀眾寥寥無幾,除了少數愛好者,一般社會大眾對崑曲的價值並不認識,態度冷漠;大眾的認知,充其量認為崑曲只是一種曲高和寡的古老劇種。我們逆勢而行,挹注如此龐大精神與物質的投資,的確相當冒險,當年我常被問到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這樣大力氣來推動崑曲?我經常的答案是﹕崑曲是明清兩代最高文化成就之一,曾經獨霸中國劇壇兩百多年,是當時的國劇,有「百戲之祖」之稱,其表演藝術的美學高度無出其右,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而當今崑曲再次經歷衰頹,甚至有斷層失傳的危險,搶救崑曲、搶救我們的文化塊寶,的確是我們的初衷。然而我本人並非崑曲界人士,對崑曲的所知有限,只憑一股熱情,也不計成敗得失,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誰知竟感動了兩岸三地的藝術菁英、崑曲大師,以及許多企業家的文化使命感,大家同心協力、眾志成城,把一齣崑曲經典重新打造,完成了一項巨大的文化工程,迄今青春版《牡丹亭》已在世界各地巡演了三百多場。一齣戲掀起了崑曲復興運動,這應該不是誇大的說法。

  如何讓崑曲進入校園

  一種表演藝術如果沒有年輕人的參與,不會有輝煌的前途,這是我一向的看法,因此,我們在製作青春版《牡丹亭》的時候,首要任務,就是如何號召青年觀眾回到戲院裏,觀看這齣有四百年歷史的經典崑曲—這可不是一件容易達到的事情,要現在的大學生到戲院裏坐九個鐘頭看一齣古老劇種,當時聽起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對於這項難題,我們的確經過慎重思考,擬出一套策略,如何將崑曲這項古老藝術推向青年觀眾群中。首先我們選中《牡丹亭》做為我們重排經典大戲的第一部,因為這部晚明湯顯祖的扛鼎之作其本身就是一首歌誦青春、歌誦愛情、歌誦生命的史詩。情與美是崑曲的核心價值,簡單的說,崑曲就是以最美的形式表現中國人最深刻情感的一種藝術,因為崑曲產於崑山,代表了江南文化纏綿婉約的精髓。《牡丹亭》把崑曲的情與美發揮到極致,這首青春戀歌曾經打動過世世代代青年男女的「春心」,因此我們相信這齣崑曲經典一樣能感動二十一世紀的青年人。但新世紀的青年學子自然有他們自己一套的審美觀,尤其是視覺上,不免受到西方現代影視舞台的影響。因此,我們在舞美、燈光、服裝設計以及編劇上,設法將傳統與現代結合起來,「尊重古典但不因循古典,利用現代但不濫用現代」,在這個大原則下,我們製作的青春版《牡丹亭》是一齣在傳統基礎上融入現代元素的崑曲,符合新世紀的審美觀,所以才贏得大量青年學子的認同及共鳴。美與情是救贖與復興我們整個民族的兩股力量,尋回中國人原有的美學自信,恢復中國人本來的表情方式。當然,我們挑選蘇昆小蘭花班青年演員擔綱,這也是我們重要策略之一,形象俊美的男女主角,因為年輕亮麗,贏得青年學子的認同,在兩岸三地三十多所高校巡演,引起千千萬萬青年學子的熱烈追捧。

  「崑曲進校園」是我們製作青春版《牡丹亭》的重要目標。第一步就是校園巡演,二○○四年四月台北首演後,六月大陸首演在蘇州,蘇州大學的存菊堂,那是一個五十年代建立的大禮堂,有兩千多座位,但舞台設備簡陋,沒有吊桿,青春版《牡丹亭》精心設計的舞美,全都派不上用場,那是一場相當原始的演出,全靠演員的表演以及一堂精美的服裝。但蘇大首演的成效,對我們這齣戲是關鍵性的,因為這是大陸首演,而且又是在蘇大演出,考驗青春版《牡丹亭》是否能夠被大陸的大學生接受,這關係這齣戲的未來走向。我們在上海開了盛大的新聞發布會,本來蘇大校方擔憂禮堂太大,三天的戲,學生觀眾不夠,哪曉得消息一出,從南京、上海、杭州各地的學生蜂擁而至,把蘇大學生的票都搶走了,連大禮堂的走道上都擠滿了人,學生觀眾的反應熱烈沸騰,場面像熱門音樂晚會。沒想到被譏為「曲高和寡」的崑曲竟能激起青年學子這麼大的熱情。是湯顯祖《牡丹亭》中的情與美深深的打動了這些大學生。大陸首演成功,證明我們「崑曲進校園」的策略是正確的,崑曲最重要的觀眾在大學。接着我們到杭州浙江大學演出,蘇大的觀眾反應,在浙大又重演一次。

  青年學子的集體醒悟值得深究

  我們真正展開校園巡演是二○○五年,頭一站是北京大學,在北大百年紀念講堂的演出,可以說是我們「崑曲進校園」計劃的一道里程碑。北大是中國教育界、文化界的龍頭,從上世紀初,在北大發生的任何文化事件,動見觀瞻,影響全國。民國初年,北大開設崑曲教學,吳梅、俞平伯這些曲家,在北大曾授過崑曲課,蔡元培校長還親領學生去觀賞崑曲表演。我們將崑曲送進北大,是延續了北大中斷七十年的崑曲傳統。當時,雖然青春版《牡丹亭》於二○○四年在台港蘇杭甚至在北京、上海演出都很成功,聲名鵲起,但在崑曲界地位尚未穩固,要闖進北大這樣一個巍巍學府的殿堂,還不是一件易事。幸虧北大藝術學院院長葉朗教授也是一位重視崑曲教育的人,由他策劃牽引,青春版《牡丹亭》終於在燕園百花齊放的四月天,順利登上百年紀念講堂的舞台。這次演出是售票的,三天晚上六千多張票一下搶光,除了北大師生,北京其他大學,如清華、北師大、中央美院等的學生聞聲都紛紛而來,把紀念講堂塞得滿滿的,青年觀眾的反應一晚比一晚熱烈,到了第三晚最後〈圓駕〉,男女主角終於美滿團圓,觀眾情緒已經被劇情拉到最高點,謝幕時掌聲雷動,學生們喝采的聲音此起彼落,整個場子熱浪翻天,學生觀眾年輕的臉上似乎都在發着一層光輝,好像被我們傳統文化一股神秘的力量觸動發光似的。一齣四百年的古典戲曲竟能使二十一世紀中國北京最優秀的知識青年感應如此強烈,如同他們的心靈酣睡已久,突然被天雷震醒一般。那一瞬間,青年學子這種集體的醒悟,值得深究。這就牽涉到我們傳統文化的大問題上了。中國傳統文化自十九世紀衰微以來,江河日下,二十世紀內憂外患,並未能振作起來,一方面當然由於西方文化強勢入侵,攪亂了中國文化的系統,但影響更深遠的是五四以來,學校改制,模仿西方,教育當局竟將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包括戲曲,有系統的排除在課程之外,這就使得在學的學生在文化認同上,產生混淆,對中國傳統文化產生疏離,尤其中國大陸經過「文革」,中國青年對傳統文化更加感到陌生。但新世紀二十一世紀初這一代的青年學子,正處在中國社會急遽變動的時刻,此時離「文革」已近三十年,社會物質建設,尤其科技的研發,都做了三級跳的大躍進,中國經濟快速崛起,社會價值跟着改變,同時西方商業文化大量湧入,這一代的中國知識青年正面臨中國文化如何走向的十字路口,一股強烈的文化認同感,正急迫的驅使他們要做一個選擇﹕做為中國人,自己的心靈文化構成到底是什麼?青春版《牡丹亭》的驟然出現,使得這些知識青年好像猛見魯殿靈光,觸動了他們潛伏在心靈深處我們民族文化的DNA,引起共鳴,進而認同。是《牡丹亭》中的「情」與「美」兩股救贖力量,喚醒了青年學子的文化意識。那是純粹中國式的「美」,純粹中國式的「情」。北京大學的學生看完青春版《牡丹亭》在網上留言﹕「現在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看過青春版《牡丹亭》的,一種是沒看過的。」另一位學生這樣寫道﹕「我寧願醉死在《牡丹亭》裏,永遠不要醒來。」青春版《牡丹亭》一共在北大百年紀念堂公演過四次,其他三次是二○○六、二○○九和二○一六年,每次都是滿座,青年觀眾的熱情,一點也沒有減弱。二○○九年我替北大設立「經典崑曲欣賞」課程同時公演青春版《牡丹亭》,那是個十二月天,天寒地凍,零下九度,晚上演完近十一點鐘,還有數百學生排長龍,不肯回去,等着跟我說話﹕「白老師,謝謝您,把這麼美的戲帶到北大來。」那些滿臉興奮的年輕人急切要告訴我,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征服了這些在迷茫中正在尋找自己文化根源的青年學子,這些學生大概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從來沒有接觸過崑曲,但崑曲的精深美學,有直接的穿透力,馬上能打動這些青年人的審美直覺。

  北大到底是中國領航的龍頭大學,青春版《牡丹亭》在北大造成的轟動效應很快也就外溢到全國各個大學去了。二○○五年,我們第一輪校園巡演在北邊,還有北師大、天津南開,南邊我們進到南京大學、上海復旦、同濟,一共六所高校。處處一樣皆引起像北大公演的那樣風潮,青春版《牡丹亭》在校園巡演已建立起本身的聲譽了。但事實上頭一年巡演,我們還未有穩定的基金支持,校園演出多為公益性質,青春版《牡丹亭》劇組相當龐大,有七十人上下,食宿交通,費用可觀,我得一站一站去募款,例如北大演出,是美國華僑張菊華女士出資支持的;南開演出,全靠天津可口可樂公司包場。巡演運作相當辛苦,但是看到學生們對自己的古典戲曲傳統文化反應如此熱烈:南開演出,學生為了爭取入場,幾乎「暴動」,我也不禁感到欣慰。我就是希望青年學子接觸過崑曲後,對我們傳統文化的美有了新的認識,因此重新評價、重新親近我們曾經有過如此輝煌成就的文化傳統。

  中國「文藝復興」已點着火苗

  二○○六年,我們第二輪校園巡演,還是以北大為起點。這一次,我們獲得香港何鴻毅家族基金的全額贊助,每年一百萬人民幣,一共支持了三年,至二○○八年。這三年間,我們開足了馬力,兩岸三地、大江南北,甚至遠到北美,在各個名校巡迴演出。二○○六年,我們在北大百年紀念講堂特別演出了一輪給傳媒大學學生看,再度到南開,然後轉到西北西安交通大學、南下到成都四川大學,川大的體育場擠滿近五千學生,武漢大學的演出熱到沸騰,有幾個地方,從來沒有崑曲演出過的﹕安徽的合肥—中國科技大學,廣西桂林—廣西師範大學,福建廈門—廈門大學,這些地方的學生竟也一樣狂熱。我從各地背景不同的青年學子身上,看到他們對青春版《牡丹亭》、一齣有四百年歷史的古典戲曲,一種代表中國高雅的傳統文化,如此強烈反應,完全自動自發的去擁抱,得到了一個訊息﹕二十一世紀中國的「文藝復興」可能已經點着了幾根火苗了。中國傳統文化衰落已久,一個多世紀以來,中國文化在國際上幾乎失去了發言權,西方強勢文化引領世界,處處馬首是瞻,做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我們看着自己曾經有過如此燦爛成就的文化傳統一直消沉不起,欲振乏力,每個人的心靈深處總有一份失落的隱痛。西方文化如此強盛,皆溯源於十四至十六世紀的歐洲「文藝復興」,一個受到古希臘文明啟發的文化運動。二十一世紀應該是中國文化再度興起的契機了,這個中國式的「文藝復興」也必然是向我們自己的古文明乞得靈感而發生的。我們最高藝術成就的古典戲曲崑曲,當然也應該是這股靈感的一部分,而說不定這些受過崑曲、受過青春版《牡丹亭》洗禮的青年學子,正是將來扮演推動中國「文藝復興」的一分子呢。

  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

  二○○六年,我們「崑曲進校園」計劃推到了國外,首站是美國西岸,加州大學的四個學區巡演﹕柏克萊、爾灣、洛杉磯、聖芭芭拉,四輪十二場,場場滿座。西方觀眾、加州大學的學生,對中國這齣古典戲曲反應熱烈的程度,居然毫不遜於國內觀眾,可見崑曲的藝術成就、美學高度是普世的,超越文化語言的阻隔。宜乎二○○一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崑曲列為「人類口述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美國媒體一邊倒做了肯定評論,《舊金山紀事報》宣稱,此次青春版《牡丹亭》美國之行,乃繼七十多年前一九三○年梅蘭芳訪美,造成對美國學界文化界最大的衝擊,同年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便開設崑曲欣賞課程。美國之行,所費不貲,台灣趨勢科技陳怡蓁女士及香港寶實集團劉尚儉先生,兩人合捐一百萬美金,全程贊助。

  何鴻毅基金繼續支持我們到港台各大學巡演。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台灣由北到南﹕政治大學、交通大學、成功大學。所到之處,港台學生與中國大陸學生一樣反應,三、四年下來,我們已在海內外三十多所高校巡演過,培養了十多萬的學生觀眾,青春版《牡丹亭》在各地校園裏已建立起名聲,男女主角俞玖林、沈丰英變成了青年學子的古典俊男美女的偶像。校園巡演與社會商演有本質上的不同,校園巡演是教育性的,是對一種古典文化的推動,目的是培養青年學子對中國古典文化、古典美學的認知,有潛移默化的宗旨與功用;目的在透過崑曲美學,讓對中國傳統文化早已疏離的高校學生,重新認識中國傳統文化的「情」與「美」。青春版《牡丹亭》商演也創下了幾乎場場滿座的奇蹟,二○○七年青春版《牡丹亭》第一百場在北京北展劇場上演,兩千七百座位的劇場,三天滿座,青春版《牡丹亭》的青年演員經過百場淬煉,唱作演技已達純熟,百場慶演是青春版《牡丹亭》表演藝術上一座里程碑。二○○八年又去了歐洲巡演,在倫敦、雅典獲得了歐洲觀眾與媒體的一致肯定讚揚。商業演出,受眾乃社會一般人士,青春版《牡丹亭》商業演出成功,也就奠定了在社會的藝術地位。商演與校園巡演,互相輝映,青春版《牡丹亭》在兩岸三地造成了全面的影響。

  崑曲課程,從北大走向世界

  青春版《牡丹亭》校園巡演,已對高校學生產生了廣泛的初步影響,但再進一步培養高校學生對崑曲的認知,也就是深一步培養大學生成為散播崑曲的「基本種子」,那就得從在大學裏設立崑曲教育課程做起。二○○九年,我們開始在北京大學開設「經典崑曲欣賞」課程。這是我們「崑曲進校園」計劃,進一步在校園扎根。「經典崑曲欣賞」課程掛在藝術學院,獲得北京可口可樂公司的贊助,每年一百萬人民幣,連續五年。課程設計採用講座系列,案頭場上同時進行,延請中港台崑曲學者專家輪流講授,發揮個人專長,講解崑曲歷史、社會背景、名劇解析、崑曲美學,從哲學、藝術、美學各種角度來探討中國表演藝術成就最高的劇種崑曲。到北大授過課的學者專家眾多﹕王安祈(台大)、辛意雲(北藝大)、華瑋(中文大學)、鄭培凱(城市大學)、葉朗(北大)、陳均(北大)、葉長海(上海戲劇學院)、江巨榮(復旦)、甯中一(南開)、周秦(蘇大)、吳新雷(南大)、傅謹(中國戲曲學院)、趙天為(東南),我自己每年也會到北大講授一節課。北大崑曲課程的一大特色便是,一半課程是延請崑曲界大師來課上現身說法,在課堂上示範大師本身的行當與絕活,除了青春版《牡丹亭》的導演汪世瑜與藝術總監張繼青外,還邀請了上崑的台柱蔡正仁、華文漪、岳美緹、張靜嫻、劉異龍、梁谷音、計鎮華等,北崑有侯少奎、劉靜,一時生、旦、淨、丑、末行當齊全,同學們趁此罕有的機會得親炙目睹這些崑曲大師的風範。每年我去北大講課,必帶領青春版《牡丹亭》的班子,讓這些青年演員演三天折子戲,同學們於是可以真正看到崑曲表演,有了寶貴的「場上」經驗。二○一三年,美國趙廷箴文教基金接替可口可樂,又跟北大簽約五年贊助崑曲課程,每年亦是一百萬人民幣,同時成立北大「崑曲傳承與研究中心」,在校園裏推廣崑曲。如前所述,北大是中國的龍頭大學,自上世紀初「五四運動」以來,一直是帶領全國文化走向的中心,文化運動的搖籃,在北大設立崑曲課,一方面是恢復崑曲在學術上應有的地位;另一方面,現今高校,中國傳統文化課程嚴重不足,崑曲做為傳統文化啟蒙課程最為恰當,崑曲是集文學、歌唱、舞蹈、美術於一爐的綜合藝術,容易引導學生入門,欣賞我們傳統文化的美。在同一時期,我們在香港中文大學、台灣大學,同樣也開設了以北大為範本的崑曲課,中大的昆曲課是由迪志文化余志明先生贊助。這些高校的崑曲課多為通識課,全校學生都可選讀,受到學生們熱烈歡迎,報名常滿,每班數百人。這些年下來,選過崑曲課的學生有幾千人,這些都是將來推廣崑曲的種子兵。

  從青春版到校園版

  二○一七年,北大「崑曲傳承研究計劃」製作排演了校園版《牡丹亭》。七月開始「海選」,面向所有北京各高校的學生,幾輪下來,最後選出三十八位:二十四位演員,十四人樂隊;演員中有四位杜麗娘、三位柳夢梅、兩位春香,成員雖然以北大學生為主,但其他高校竟有十六所的學生入選,還有一位中學生。北京高校有﹕北大、北師大、清華、中國戲曲學院、中國科技大學、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央民族大學、北京科技大學、中央音樂學院、北京理工大學、北京化工大學、中央戲劇學院、中國政法大學、中國石油大學、首都師範大學、外交學院以及北師大附屬中學。

  校園版《牡丹亭》完全以青春版《牡丹亭》為藍本,演出〈遊園〉、〈驚夢〉、〈言懷〉、〈道覡〉、〈離魂〉、〈冥判〉、〈憶女〉、〈幽媾〉、〈回生〉九折,演出時長二小時十五分,是一齣一天晚上的小全本戲。由青春版《牡丹亭》的演員如俞玖林、呂佳、唐榮、屈斌斌等一對一、手把手傳授,在風格精神上,校園版《牡丹亭》完全承襲了青春版《牡丹亭》,可以說是青春版《牡丹亭》的校園衍生品。校園版《牡丹亭》由北大藝術學院陳均教授策劃,北大崑曲傳承與研究中心助理侯君梅領班,經八個月辛苦而又積極的排練,其中三次全隊到蘇州崑劇院去集訓,這個三十八人來自十六所高校的學生,終於磨合成一組可以登場表演的崑劇劇團,這簡直是一樁奇蹟。

  首先,這些高校學生,本身專業都跟戲曲表演無關,投身崑曲表演,完全是興趣,四位杜麗娘﹕楊越溪(藝術學院碩士)、陳越揚(舞蹈系碩士)、張雲起(哲學與宗教本科生)、汪靜之(中文系碩士)。三個柳夢梅有學心理的、外交的、導演系的,還有許多理工學院的學生,這些來自北京十六所高校,專業各自不同的學員,湊在一起,只能利用課餘時間,排練八個月,居然連樂隊在內,磨合成一個劇組,演出兩個多鐘頭崑曲經典大戲《牡丹亭》,這不禁令人難以置信,嘖嘖稱奇。

  崑曲是一種高難度的表演藝術,有一套嚴謹的表演程式,唱腔身段特別繁複,一個初學者短期內很難掌握。校園版的學員竟不畏艱辛,不辭勞苦,七月夏日炎炎,大伙結隊到蘇州集訓,二○一七年是蘇州幾十年最熱的溽暑,二○一八年一月最後一次集訓,又逢蘇州十年來第一次大雪,寒冬炎夏也並未減低青年學員的熱情與決心。開始我個人對於校園版《牡丹亭》並沒有抱太大的期望,本來我們宗旨只是讓高校學生參與我們的崑曲活動,讓他們粉墨登場,提高他們對崑曲的興趣與認知。沒想到校園版的學員如此執着,他們似乎拼了命也要把這一台戲學會演好。這種鍥而不捨,求好向上的精神令我刮目相看,他們在排練期間,我常打電話去探問,他們的老師青春版《牡丹亭》演員呂佳,也是他們總教練,告訴我北京學生的素質極高,學習很快到位,恐怕有些戲曲學校的學生未必及得上他們。我看了他們排練的錄像,果然一個個有模有樣,舉手投足,中規中矩,大大出我意料之外。最後響排彩排,我們請了青春版《牡丹亭》的總導演崑曲大師汪世瑜臨場指導點撥,最後加工。我與汪老師通電話,他也沒有想到校園版《牡丹亭》有這樣高的水準,於是我們決定北大首演,校園版將以最高規格演出,蘇昆全力支持,服裝舞美,完全借用青春版的,而且後台工作人員也大量支援。

  校園版首演讓人讚口不絕

  四月十日北大百年紀念講堂的首次公演對校園版的演員當然是最重要的一次考驗與挑戰。那是他們第一次正式登台,紀念講堂的舞台特別大,而且要面對台下兩千名的觀眾,那很可能是一個令人「膽戰心驚」的場面。但學員們初生之犢不怕虎,一個個登台一點也不怯場,盡情演唱,揮灑自如。觀眾中許多是演員們的親友,來自各校的同學,鼓掌喝采特別起勁,場子裏熱火朝天,台上就演得更加賣力了。我仔細觀賞,發覺演員竟沒有漏一句詞,唱作規範,簡直不像頭一次登台的業餘演員。第一個杜麗娘(北大楊越溪)出場唱〈遊園〉,楊越溪扮相靚麗,台風沉穩,與春香(第二外國語學院汪曉宇)配搭妥當,把〈遊園〉這折開場的重頭戲撐了起來,帶動了下面一連串的折子。四位杜麗娘,兩位柳夢梅,各有特色,各盡所長。〈冥判〉一折是淨角擔綱,胡判官由中國戲曲學院導演系的胡艷彬扮演,胡艷彬的大花臉戲表演出色,嗓音宏亮、身段邊式。〈冥判〉原是翁國生導演排出來的經典折子,以隊形變化多端取勝,校園版〈冥判〉完全繼承了青春版的風格,成為劇中的亮點。

  校園版《牡丹亭》在北大首演,掀起了一陣熱潮,第二位杜麗娘(北師大陳越揚)與小生柳夢梅(席中海)搭配甚佳,翩翩起舞,把〈驚夢〉中的綺麗風光,從水袖勾來搭去中,表露了出來。第三位杜麗娘(北大張雲起)演〈離魂〉,唱〈集賢賓〉一曲,這是《牡丹亭》中最難唱的一個曲牌,是《牡丹亭》全劇一首安魂曲,張雲起是有功底的,九歲開始學唱崑曲,她把〈集賢賓〉唱得如泣如訴,頗有點張派(張繼青)風格,令人印象深刻。第四位杜麗娘(北大汪靜之)與第二位柳夢梅(中國戲曲學院饒騫)扮演〈幽媾〉,這是舞蹈身段最為繁複的一折戲,汪、饒兩人的水袖動作你來我往,絲絲入扣,兩人默契令香港台灣來觀賞的朋友、中文大學教授金聖華和書法家董陽孜都讚不絕口,金聖華還馬上寫了一篇觀後感,在《明報月刊》登出,大大的稱讚了校園版一番。章詒和是戲曲專家,她的《伶人往事》暢銷海外,她本來並不贊成我花那麼多時間精力去搶救一種已經衰落的藝術,可是她看了那晚校園版《牡丹亭》後,完全改觀,她拉住我的手說﹕「先勇,以前我說過的話,現在收回。你去,你去,你去搞你的崑曲去!」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那晚在北大百年紀念講堂,我深深被台上學生的表演感動了。那十四人的樂隊,笙簫管笛,纏纏綿綿,奏出了《牡丹亭》扣人心弦的音樂,剎那間,我好像又回到十四年前的二○○四年四月廿九日,青春版《牡丹亭》在台北國家戲劇院首演,我感到的那份從心底湧起的一陣莫名的興奮。台上的學生是那麼年輕,才二十出頭,他們身上洋溢出來的青春活力,感染了兩千觀眾,他們也許青澀,唱腔台步有時也許還未到位,可是這無傷大雅,他們在台上演得如此認真,如此興高采烈,把湯顯祖的愛情神話,演繹得如此純真、唯美—這就是學生演員最動人的地方。

  校園版《牡丹亭》演出成功,其意義遠遠超過這齣戲的本身﹕十三年前即二○○五年,我將青春版《牡丹亭》帶到北大百年紀念講堂公演,那時的北京學生觀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從未接觸過崑曲,青春版《牡丹亭》是他們平生第一次看到的崑劇。十三年後,北京的大學生居然自己組團把兩個多鐘頭小全本《牡丹亭》演完,而且演得幾乎達到職業水準,引起觀眾熱烈反應,這就證明我們這些年來「崑曲進校園」的計劃奏效了。尤其是以北大為中心的崑曲課程及推廣活動,對北京其他大學已產生了「蝴蝶效應」,滲透到各大學的校園中去。這次校園版《牡丹亭》的成員,雖然以北大學生為主但擴及其他十五所高校,學員的專業背景各異,還有不少理工科的學生,可見影響之廣泛普及。青春版《牡丹亭》當初的宗旨之一便是要培養大批的青年觀眾,尤其是高校學生更是我們的主要目標,這些年的校園巡演,的確培養了十幾二十萬的學生觀眾,這次更進一步,培養出一個高水準的學生業餘崑劇團,這就是這些年「崑曲進校園」的成果。

  校園版《牡丹亭》來香港

  「五四」以來,中國的高校制度大多模仿西方而成,課程設計亦深受西方影響,中國傳統文化教育,尤其是藝術、音樂、戲劇方面,受到排除,被嚴重的邊緣化,中國知識青年,一直產生文化認同的危機,其中經過「文革」、改革開放後,西方的商業文化又強勢入侵,這些發展在在都不利於我們傳統文化的復興,但二十一世紀新時代的來臨,社會經濟條件改變了,這給我們的文化建設帶來了契機。我看到北京大學生在台上奮力演出《牡丹亭》,他們臉上綻發出一種遮掩不住的驕傲、自信、喜悅,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正在表演一種高難度的藝術—「百戲之祖」崑曲,他們正在傳承中國文化的瑰寶,他們沉醉在純粹的中國美學中,他們正在以中國人含蓄的方式來傳遞中國人的「情」。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情」與「美」似乎失傳很長一段日子,被北京大學生突然找回來了,他們這種文化上的自覺與醒悟,我覺得發射出一則重要的訊息﹕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文藝復興」已有可能,因為中國的青年知識菁英北京大學生已有了文化的覺悟,產生了復興中國文化的使命感了。

  北大校園版《牡丹亭》演出後,馬上產生了社會效應,中央電視台十三台新聞隆重播出校園版演出的盛況消息,湯顯祖的故鄉江西撫州市立刻邀請校園版《牡丹亭》到湯顯祖大劇院演出。在北京幾間大學巡演後,七月十三日,我帶領校園版《牡丹亭》移師天津在南開大學慶演一場,慶祝國學大師、古典詩詞教授葉嘉瑩先生九四大壽。葉先生是我在台大的業師,她觀後興奮的在戲院立起來講評﹕「我原來以為學生們只演幾齣折子戲,沒想到是全面的演出,這太難得了。以學生的演出來說,這是空前的!」在場的南開師生,又經歷了一場美的饗宴。接着九、十月校園版《牡丹亭》應邀到南京大學演出,並參加蘇州崑劇節與全國其他職業劇團一齊競演。十二月初,校園版《牡丹亭》將遠征香港,受中文大學的邀請,在中大公演一場,此次演出非常特別,有中大以及台大學生參加,將是中港台高校學生的大會串,屆時在香港的高校校園裏,將刮起一陣旋風,引起社會的注意。

  白先勇:崑曲復興運動又一章— 記北京高校學生校園版《牡丹亭》的演出

  原文在《明報月刊》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號刊登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面向全国主题征文大奖赛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