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84        发布时间:[2019-03-13]

  

  周子翼订的包厢里,昏暗迷离的灯光、震撼的音响效果夹杂着酒杯碰撞声、笑声,将气氛推向高xdx潮。原本以为只是个小辨模的异乡同学聚会,没想到竟召集了十几个高中同学,当然其中也有几个是当时同级不同班的同学。

  高中毕业转眼已经六七年,当年的惨绿少年和豆蔻少女都已长大,有些人竟是毕业后便再没有见过面,重逢时早已不复当年模样,彼此都有不同感叹。

  周静如今已嫁作商人妇,一身珠光宝气,哪里还看得出从前乡下姑娘的影子;孟雪在深航做了空姐,娇俏依旧,更添了几分干练气息;宋鸣变化最大,过去带着厚厚眼镜的小蚌子男生已变成了一个肩膀宽厚的男子,虽然谈不上多帅,但气质沉稳,风度颇佳。

  倒是周子翼还是不改那副混子模样,好在容颜俊美,颇有几分风流倜傥的味道。他大学毕业后子承父业做上了房地产生意,可谓少年得志,又有了一个家世品貌相当的未婚妻,只等对方国外游学回来便可结婚。莫郁华早已褪去了少女时期的微胖,面孔平凡依旧,但自有一番书卷气息。

  当晚最受人瞩目的自然是程铮一对,据说当时同年级的小情侣有好几对,但是现依然在还在一起的,除了他们之外可谓绝无仅有。大家都嚷着要罚他们几杯,谁叫他们惹人嫉妒。程铮的兴致异常高昂,不管谁敬的酒都来者不拒,一干而尽,包括苏韵锦那一份也包揽了下来,几轮下来,饶是他酒量再好也有了些醉意。

  苏韵锦与莫郁华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两人在角落里私下交谈,所以也没太在意程铮的举动。倒是孟雪看不下去,将周子翼为首的灌酒军团统统挡了回去。

  周子翼笑道:“真是怪事了,正牌的女朋友还没发话,你心疼什么?”

  孟雪将酒杯往桌上一搁,“就凭我跟程铮是光屁股玩儿到大的朋友,怎么样!有本事跟我喝!”

  周子翼是聪明人,哪里愿意跟她硬碰硬,便一笑置之。

  苏韵锦这边还是纹丝不动,莫郁华看了一眼那边的情势,对苏韵锦说:“怎么啦,我看你和程铮都有些不对劲。”

  苏韵锦苦笑,“何止不对劲,我觉得我们好像走进了死胡同。”

  莫郁华只说:“那你就停下来想一想再走。在一起不容易,没必要为了一时的意气做傻事。程铮对你的感情怎么样连傻子都看得出来。”

  苏韵锦黯然道:“我知道他对我好,可是两个想对彼此好的人在一起为什么会这么累?郁华,你信缘分吗?”

  莫郁华道:“我信,但我更信缘分亦要把握。喏,你看那边。”她用眼神向苏韵锦示意。苏韵锦看过去,程铮喝多了,神志不清地将头靠在孟雪的肩上,孟雪有些尴尬地推了他一把,他晃了一下,又靠了回来,第二次,她没有再推开他,看他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怜惜。看见这一幕的宋鸣自己喝了一大杯闷酒。

  “两个美女躲在角落里偷偷聊什么?”周子翼端着杯酒走过来,“郁华,你比我上次见你更有味道了。”

  “哪里,是你鼻子更灵了。”莫郁华笑道。

  “我说我请客,程铮那家伙也不用喝得那么卖力吧。”周子翼对苏韵锦说道,“我老是搞不懂你们两个,人生苦短,干吗老和自己过不去?”

  苏韵锦站了起来,“你们坐,我去看看他。”她走到程铮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你还好吗?”

  孟雪话里带着挑衅,“你现在才想起要来看看你男朋友喝死没有?”

  苏韵锦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蹲在程铮面前,“程铮,醒醒,我们先回去吧。”程铮没有反应,她手下用了把劲,强行搀起他,趔趄了一下,不远处的宋鸣忙伸手扶住程铮的另一边身体。

  “谢谢。”苏韵锦对宋鸣说道,“麻烦跟我一起把他扶出去。”她又转向孟雪,“谢谢你的肩膀。”

  孟雪自嘲地笑笑,也站了起来。苏韵锦跟在座其他人打过招呼之后,孟雪不放心地尾随着她和宋鸣走到外面。看程铮这个样子,车是肯定没法开了,苏韵锦走到路边,正要招手拦车,程铮却慢慢地恢复了一些意识,揉着头问自己怎么在这里。

  “你喝多了,我先跟你回去。”苏韵锦轻声说。程铮迷茫地看了一下她、宋鸣和孟雪,挣脱了她的手,“要回你先回,我没醉,还可以再继续。”他挣开的力气太大,整个人站不稳,顿时摇晃了一下,孟雪眼明手快地扶住他,他半倚着孟雪,方才站稳。

  苏韵锦上前几步,拉过他的手,“程铮,别闹了,这些天你喝得还不够?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她的声音有了些许哀求的意味。程铮再度甩开她的手,跌跌撞撞地揽住孟雪的肩膀,“说了不要你管,我没话和你说。要走你就自己走。”

  孟雪在被程铮搂住的那一瞬间有些许失神,苏韵锦也看到宋鸣目光同时一黯。

  “程铮,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孟雪有些吃力地说道。

  “你不喜欢?”程铮弯腰把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场面一时有些难以收拾,在场的人都感到了沉默中的尴尬。

  苏韵锦静静地看了程铮一会儿,随后平静地对宋鸣和孟雪说:“既然这样,我先回去。麻烦你们多照顾他,别让他喝那么多,别让他开车。”她从包里翻出记事本,匆匆写了几个字,“这是我们家的地址,拜托等下散了之后给他打辆车,上车后给我个电话,谢谢。”

  直到苏韵锦坐上的计程车消失在街角,程铮才慢慢地站直,眼里醉意退却,只余失望,他像忽然意识到自己与孟雪的贴近,连忙将她推离,简单说了声“对不起”,转头就走回刚才聚会的地点。

  “程铮!”孟雪在他身后叫住了他,他疑惑地回头,不料正迎上她扬过来的一巴掌,程铮反应及时地在她的手落下之前一把拦住,愕然道:“你是不是喝多了?”

  孟雪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泪光。和孟雪一起长大,她在他心中一直是个快乐又直爽的女孩,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泣。

  “我这一巴掌是想告诉你,我是个人,不是道具,即使我喜欢过你。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不能这么利用我,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却把这个当作是你们两人感情游戏的筹码,你这样太卑鄙!”

  程铮颓然松开她的手,觉得无比混乱,双手用力地揉着自己的头发,“我做什么都不对。好吧,对不起,如果这巴掌打下来能让你比较好受,那你就动手!”

  孟雪眼含泪光冷冷地笑,“现在我又不想动手了,因为我发现其实你很可怜。这些年我都在嫉妒苏韵锦,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择了她而不是我,这是你选的路,可你幸福吗?你不就是想用我来激她嘛,可惜呀,人家根本不在乎。从头到尾,你苦苦爱着的居然是一个连你自己也不清楚她爱不爱你的人,你以为你得到了她,其实根本就没有!”

  她说完就飞快地往回走,宋鸣看了程铮一眼,拔腿追了上去。

  程铮用手捂着耳朵蹲了下来,好像这样就可以听不到孟雪的话,娱乐城的大门口人来人往,在别人眼里他就像一个喝多了的醉汉。他蹲在那里许久,时而清醒时而混沌地想起这几年,他好像是真的大醉了一场,醉在一个他为之心动的眼神之下,所有的人都说他们不合适,他怪他们不懂;所有的人都赌他得不到,他觉得自己得偿所愿了。结果一直是他自以为是的沉迷,他有些害怕醒过来的那一刻。

  回到家已经很晚,灯还亮着,苏韵锦还在,这多少让程铮有些安心。她没有换下外出的衣服,平静地坐在电脑前,显示器的白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疏离。

  “回来了。”她从一盘棋中抽身,站起来去接他手中的外套,如同以往无数次的等候。“你还没睡……有话要跟我说?”程铮把手插进裤袋里。

  苏韵锦扬起脸打量他,半晌,才说道:“程铮,你真的很幼稚。”

  程铮坐在沙发上,把脸埋在膝上,“我是很幼稚,我天真地以为那么做可以刺激到你,以为你会为我吃醋,为我生气。除了这样我没有别的办法,要不你教教我?”

  苏韵锦脸上看不出情绪。

  程铮一反常态地放慢了语速,“韵锦,你实话跟我说,如果不是因为你继父还要在我妈的公司里讨口饭吃,如果不是他一个电话把我叫了过去,你是不是打定了主意要离开我?”“他是这么对你说的!”

  程铮笑得无比讥讽,“他和你不同,他是个实在的人,当然不愿意我和你就这么完了。他还特意向我邀功,说是他让你妈妈把你劝了回来……这就是你逆来顺受留在我身边的原因?韵锦,我就这么不堪?我像傻子一样把心掏出来给你,结果还不如随便施舍点小恩小惠换取你继父安享晚年?我真的搞不懂你的心思……我要的是一个爱我的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服务周到,还可以陪我上床的钟点工!”

  苏韵锦听到他的话,有些痛苦地闭上双眼,过了一会儿才缓慢地睁开。如果叔叔知道他为了不让她和程铮分离暗中所作的安排,成了压垮他们脆弱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会不会垂头顿足,悔不当初?可这不怪他,他只不过撕毁了那份他们掩耳盗铃的不舍,让结局来得更快。

  “你说句话呀,苏韵锦!”程铮像被逼到绝路上一样暴跳如雷,伸手就将茶几上的杂物通通扫了一地,“你他妈说话呀,我最恨你像个哑巴一样。”

  苏韵锦像座冰雕,没有语言,看不出情绪。

  “这么多年了,你终究还是不爱我。”这是他一直不敢想也不敢面对的一件事,如今亲口说了出来,竟有了种心如死灰的释然。

  “之前为你家里做的事是我心甘情愿的,从此一笔勾销,你不用放在心上,你继父的工作也不会因为我们的事受到影响。苏韵锦,你不用为这个进退为难,因为是我不要你了。我们分手吧,你可以走了。”

  苏韵锦从梦中惊醒过来,偌大的房间里只剩她一个人,没有程铮,没有幸福的孕妇,没有昨晚在酒吧里小麻雀一样的陆路,窗外暴雨倾盆。梦里那个声音似乎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旋。她翻身起来,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已经是清晨五点,于是也就没有了睡意,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徐徐坐在梳妆台前。

  二十九岁的女人该是什么样子?就像一朵蔷薇,开到极盛的那一刻,每一片花瓣都舒展到极致,但下一刻就是凋落。苏韵锦用手轻抚自己的面庞,她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地看过自己了,一个没有任何遮掩和防备的苏韵锦。

  拉开抽屉,她找出那只剩一个的海兰宝耳环,握在手里,冰凉的,带点刺痛。他给她带上耳环的时候说过的话犹在耳边,可是她终究弄丢了另一只。

  她和程铮,彼此弄丢了对方。

  程铮,程铮……曾经身体发肤般亲密的一个人,原来也会在人海里断了音信。她已经不怎么记得那晚分离时的细节,人的记忆也会保护自己,只知道走出了他的公寓,她试过不眠不休地把手机攥在手心,潜意识里有种荒谬且毫无根据的坚持,他会来找她的,一定会,就好像从前无数次争吵,他总会把她找回来,到时她会放下所有的尊严,亲口告诉他那一句来不及说出口的话。

  可是他没有。

  当她松开手把程铮送的手机沉入江底的那一刻起,她终于清醒,她和程铮真的分开了,他对她死了心,不会再有任何的联系。明明两人继续在一起是痛苦,可当他亲口将这段关系画上句点,有如将她血肉之躯的一部分生生斩开,那种感觉何止撕心裂肺可以形容。

  接下来噩梦般的一段时光更是不堪回首,苏韵锦还没从分手的巨变中回过神来,根本无暇理会自己身体状况的变化,她甚至还来不及去想那个孩子该不该留下来,更沉重的打击接踵而至。孩子没了,在失去它的同时,她的身体也受到了巨创。当她绝望地躺在病床上,连最不堪的念头也有过。半夜醒过来,喉咙火燎一般的干痛,她按亮呼叫灯,值夜的护士开了小差,她只得自己挣扎着去拿床头的一杯水,第一次够不着,第二次咬牙把身子探出一些,第三次的时候刀口迸裂,她终于够着了那杯水,如甘霖般从喉咙灌进去,就连伤口的疼痛也暂时感觉不到了。

  那时候,莫郁华去了上海,做了她这一辈子最大的一件傻事;沈居安追随章粤去了法国。苏韵锦没有想到后果那么严重,起初连妈妈也没敢告诉,况且以苏母的身体状况也不可能千里迢迢地来看望女儿。她一个人举目无亲地在医院里,同事那边却带来了公司即将人事大调整的消息。她预感到自己将要失去什么,索性什么都不害怕了。

  这时徐致衡独自来看她,她受宠若惊,虽然他是当初慧眼将她招聘进公司的人,平时对她也颇为赏识,但作为公司高层领导,亲自来看一个普通的小职员,的确是件意料之外的事。他除了给她打点好医院的事情,下班后也会偶尔来看看她。

  苏韵锦不是傻瓜,这世界谁会无条件地给予另一个人支持?从徐致衡的眼神里她渐渐看懂了一些东西,他也有意无意地在她面前谈起自己婚姻的失败。徐致衡在台湾结过婚,有一个女儿,后来被总部调到大陆任职,妻子不愿意跟过来,两人便渐成分居状态,感情逐渐冷淡。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苏韵锦异样地缄默。人到了绝境,一无所有的时候,自尊显得苍白而脆弱,徐致衡在深渊边缘拉了她一把,就等于是她溺毙前可以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没有什么可以还他,那时她想过,反正自己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坚持的?失去了爱,她还可以有个依靠。抛却已婚身份不提,徐致衡成熟、有风度,知情知底,有着成熟男人的宽容和豁达,不失为一个极好的伴侣。

  然而当徐致衡在病床边轻轻地摩挲她的手背时,她还是本能地将手抽了回去。他的手和他的神情一样温柔,可触到她的那一刻,她只觉得脏,如果她此时放任自流,那他们之间无异于是一场交易,这和街头浓妆艳抹拉客的风尘女子有何区别?徐致衡的脸色刹那间微变,苏韵锦心知自己将来或许会后悔,然而她心中有一堵高墙,墙基或许是自以为是的感情洁癖,或许是她可笑可怜的自尊,总之那点妥协的欲望呼之欲出却难以逾越。

  她应该庆幸徐致衡尚且算是半个君子,他没有强迫她,至少没有在行动上如此。或许,他更相信自己的魅力迟早可将她打动,便也不急于一时。在上海照顾周子翼的莫郁华得知苏韵锦住院的事之后,虽然没法及时赶回来,但她后来托了医院里的熟人代为关照苏韵锦。出院后,苏韵锦在莫郁华的宿舍里借住了一段时间,等她回到公司报道,本已做好最坏打算,没料到公司这次人事大洗牌裁掉了一部分员工,她却侥幸逃过一劫,只是被分流到偏远城市的分公司,她不敢说没有徐致衡的功劳。

  苏韵锦当面向徐致衡表达了谢意,但也明确表示自己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徐致衡却笑她多心,公司此次裁员涉及到内部斗争,她一个无权无势又远离权力中心的小职员,可以幸免于难也不足为奇。如果一定要说他为她做了什么,那就是给了她一个稍长的病假期限。

  她名义上是作为市场专员被派往底下的分公司,但那绝对是个不太好处理的岗位,但凡有点关系手腕的老员工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苦差事。徐致衡甚至半开玩儿笑地给了苏韵锦一个暗示,假如她改变主意,或许未必要吃这样的苦。

  苏韵锦却诚惶诚恐地谢绝了徐致衡的“好意”,她不能肆无忌惮地享受他的帮助,并且此时下派对于她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她以前常羡慕电视剧里的主人公,感情受了伤,潇洒决然地一走了之,浪迹天涯,多年后重回故地已是别有一番天地。只可惜在现实中浪迹天涯是需要本钱的,大多数人平凡如她,受了伤,泥里水里滚一把,爬起来,抹把脸,拖着两条腿还得往前走。这次说是阴差阳错也好,机缘巧合也罢,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苦差事,落到她头上却变成了一个求之不得的机遇,离开这里,重新来过,哪怕市场环境恶劣,要去的地方再一穷二白,最起码她还有一份工作。既然没死,她就必须好好生活,要吃饭,要养家,她没有在悲伤中沉沦的资格。

  到分公司报到之后吃过的各种苦头自不必说。苏韵锦不怕吃苦,只怕回头。那几年,公司里渐渐也有人知道了市场部的苏韵锦,看似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平时话很少,与己无关的事情从不肯多说半句,可是事情交到她手上,不管是谁都可以全然地放下心,因为她总会完成得妥妥帖帖。同样一份差事,你给她半个月,她能做得精精细细;但你给她半天,她拼了命也能按时完成,粗粗一看倒也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酒桌上,总有内心叵测的客户喜欢故意捉弄像她这样楚楚可怜的年轻女子,一杯烈酒摆在她面前,只等她撒娇投降。可她偏不,也从不张狂,只是站起来静静将酒喝到一滴不剩,再醉也咬牙撑到回家,吐到天翻地覆。

  苏韵锦平静纤弱的外表下藏着一股倔强的狠劲儿,凭着做事的专注和这股狠劲儿,她偏偏在最不受总部重视的分公司站稳了脚跟,做出了几分成绩,连徐致衡也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下派的第三年,她在分公司经理助理的职位上被调回了总部,安排在市场部下属的企划科,不久之后升任企划科副科长。这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职务,但工作六年之后,作为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女人能走到这一步,已没有人会置疑她的努力和成绩了。

  等到苏韵锦回到总部之后,徐致衡已脱掉了副职的身份正式担任内地总公司的一把手。从职业前景来看,历练之后回到总部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三年过去,时过境迁,再深的情伤也成过去,这也是苏韵锦服从调遣的原因之一。但她和徐致衡的接触难免也多了起来。徐致衡曾经笑言他没有看错苏韵锦,明里暗里在公事方面也给过苏韵锦不少指点,让她少走了很多弯路,苏韵锦事业上的顺利不能说完全没有他的功劳。如果没有他的支持,她的企划案做得再好也未必能顺利付诸实施;人事考核和升迁的关键时刻,面临同等条件的竞争者,若没有他在背后推波助澜,她能否脱颖而出也是未知的事。这些苏韵锦都很清楚,假如她不能痛快辞职了事,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牙做得更好,向所有人证明她配得到现在的一切。

  这时的徐致衡已正式和妻子签署了分居协议,离婚只是时间问题。他告诉苏韵锦若她在意的是他的已婚身份,他可以给她一个交代。苏韵锦已单身了将近四年,徐致衡对她的心思一直没有改变过,说没有动心是假的,嫁给他这样条件的男人在很多人眼里是求之不得的幸事。然而,苏韵锦控制不了地将徐致衡与那个她尘封在心里的人对比。

  如果是程铮,他会因为时间与空间的距离慢慢忘却曾经深爱过的伴侣吗?他会不会像徐致衡一样宁可伤了前妻的心,也要不顾一切开始新的生活?他是否也会把前程和利益当作动人的诱饵耐心等待猎物自投罗网?苏韵锦明明知道这样的对比是愚蠢的,对徐致衡也不公平,在他等待她点头的那一刻,她已经相信面前的人是个不错的选择,心里却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不是程铮。程铮的爱虽然像疾风骤雨一样让人难以喘息,但却坦荡而纯粹,他嘴里常说出伤人的话,事实上,除了同等的感情回应,他从未要求过任何回报。

  苏韵锦本来就不是一个容易被激情冲昏头脑的人,对待感情更是慎之又慎。她总是有太多顾虑和防备,不敢轻易交付真心。在与程铮相恋之初是如此,面对徐致衡也是这样。有几次在她徐致衡的承诺面前都动摇了,最后却总差那么一丁点,而偏偏这毫厘之差却无法逾越,这正是徐致衡和程铮的区别所在。这一回,她已经强令自己抛却过去的人和事给她的干扰,并尝试认真考虑和徐致衡的未来,只可惜就在她摇摆不定的关头,忽然冒出来的徐太太一杯酒将她泼醒,而程铮也再度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午夜的雨声入耳分外惊心,苏韵锦将那半只耳环重新收好。现在回想往事,恍如隔世一般。

  与程铮分别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一个城市能有多大,足以把两个人淹没?老天可以让两个有情人在天涯海角重逢,却在四年的漫长光阴里未曾安排他们相遇,直到昨天的那个婚礼。想必是惩罚他们爱得不够深。

  怎样才算爱得深?分手后的一整年里,明知两人已无可能,他的影子依然无所不在,她总是在每个街口,每次转身时都恍惚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每个夜晚,无论美梦还是噩梦里都有他存在。只是渐渐地,也就淡了,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能抚平一切,将心里好的或是坏的痕迹一刀刀刮去,只留下个面目模糊的疤痕,后来的她越来越少想起关于他的一切,最后连梦也梦不到了。

  也许程铮说得对,她是个寡情的人,这样应该比较值得庆幸,因为痛楚也会少得多。可有一次莫郁华却有意无意地对她说:“从医学上来说,痛觉的丧失其实是一种病态,而且相当危险,因为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痛,那么她就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深。”

  


 
中国·吴江诗话运河”诗歌大赛启事
云龙湖杯”全国散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诗河•鹤壁” 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奖金超3.3万元丨面向全国主题活动征文启事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19少年儿童首届本溪水洞杯”征文比赛开始
「都市杂志•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专刊」征稿启事
「大益文学」征稿启事:我们终将会用文字去到最远处!
首奖3万元〡你写给世界的文字,我为你免费出版”第三季小说出版资助活动开启!
2019年贵州尚坤杯”全国征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起点女生网第一届金笔点凤征文大赛
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18)评奖启动!
第四届袁可嘉诗歌奖”征稿启事
中医药70年·老照片的故事”专栏征稿启事
四季老舍•夏五月的青岛主题征文邀您参与啦!
全国首届闻捷诗歌奖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外国文学年度研究”栏目征稿启事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叶辛

格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宝丰能源上市之路多波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