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诗伟 来源:  本站浏览:59        发布时间:[2019-03-13]

  

  作者简介

  刘诗伟,男,现居武汉,长江丛刊杂志社社长、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19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加入湖北省作家协会。曾供职外资企业和从事企管咨询。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在时光之外》《拯救》《南方的秘密》,中篇小说《不知去向的别先生》,散文《种田的祖父》,理论与批评《创作主体的“内在自由”》《追求有深度的文学》。曾获湖北文学(长篇小说)奖等奖项。

  他是事业正红的已婚白领,一个偶然机会,他去理发,认识了年轻的发廊老板红妹,从此他只到红妹那里理发,持续二十几年。他的白发随着岁月的推移逐渐出现,她背着他无比耐心地一根接一根剪了收藏起来。她在试用新型洗发水不料损伤一女顾客,该女顾客大闹发廊时,他竟然主动向那女顾客赔偿了3万元,为什么呢?

  许志林认得红妹大约不是偶然的。

  1997年3月,香港就要回归,总部把许志林从深圳调到武汉做分公司首席策划师,升了职。公司是港资的,从事企业咨询,有国外的marketing专业背景。那时,武汉还没有高档写字楼,基督教也沉寂,分公司在汉口上海路教堂院内租下一栋两层小房,挂中英文的方牌子,写着“未来咨询机构”,牌子不大,不像内地的招牌那么辽阔。社会上没什么人晓得这家公司,晓得的也以为是个新鲜单位,有点洋泾浜。

  许志林这年37岁,下海去深圳闯了7年。去深圳因为离婚,之前在武汉做过7年记者。那时他年轻。他有一个13岁的儿子阿海,由母亲带着,原先在中学旁边租房过渡,不久在汉口蔡家田买下一套两室一厅。现在他回来了,住在教堂里,便于忙工作;也因为在外养成的生活章程与习惯,怕回家让母亲和儿子不适。

  做咨询是现代业务,样子要洋派而有专业感。许志林坯子不错,欧化身材,高档衣服穿着合身;五官有型,皮肤透出好时光的反映;额头明亮,眼神有一种宽广的意思;尤其是一头茂密黑发,发式向上,微卷,两侧削得短,一看就是南来的风调。而且穿西装,即便夏天也得穿,哪怕从开了空调的写字间出来,把纪梵希浅色西装搭在胳膊上。再有就是“穿透烟雾”的香水,喷在空中,等待两秒后从香氛中穿过,染那么一点儿似有似无的气息。

  自然这些讲究都是公关形象的律令,回到武汉分公司也是不能丢的,就算武汉的商场买不到如意的服饰及用品,顶多飞一趟深圳香港。想来,只有理发最是堪忧,因为理发不好异地购买。他不晓得武汉的理发师会不会打理南方的发型。

  再说吧,正忙着咧。离开深圳时,他刚理过一次发的。可忙着忙着,一不留意,这个放心不下的理发问题如期生长:一天早晨,许志林吹头,发现头发已扎着了耳轮子。

  于是去发廊,认识了红妹。

  发廊的彩灯在汉口台北路临解放大道的街口旋转。之前,许志林问过员工,武汉的发廊咋样?跑市场调研的胖子牛徳娃说,台北路有一家还不错。牛德娃是内地眼光,许志林不免警惕。一天傍晚,许志林驾车经过台北路,沿途观察,快到街口,发现一柱彩灯明艳地旋转,偏头去看,玻璃门脸的上方写着三个字,从左念是“红顶顶”,从右念是“顶顶红”。车开过了,他想,是该从左念还是从右念呢?念头一闪而逝,剩下的印象只有彩灯旋转。

  挨到头发非理不可了,一个礼拜天的下午,许志林驾车带上牛德娃一起去。发廊门前没有泊车位,车靠路边停下,牛德娃下车,去发廊里问过后转来,上车指引他出街口右转,百米后再右转,经一段窄路驶入社区的空场。泊了车,二人穿行于筒子楼的曲折巷道。牛德娃说:老大,发廊老板是一个蛮性感的小丫头咧。那时不兴连锁店,发廊老板通常就是理发师。许志林撇嘴:这么说,你陪我来很划算嘛。牛德娃笑:怎么是我呢?

  说话间,二人由后门进入发廊,站到了店里。性感小丫头正在帮人吹头,从壁镜里看见他俩,停住吹风,转过身,眼睛顺着牛德娃的目光移向许志林,很正规地看了看他的发型,便仰起头,用广东腔的武汉话朝阁楼上喊:阿芳,给客人洗头!重启吹风机,接续手上的活计。许志林不动,向牛德娃做请的手势,牛德娃愣住:我是来陪你的?他笑笑:你先体验,我请客。

  牛德娃上了阁楼,许志林挪动一把钢架高椅坐下。发廊的壁镜可以反映室内,小丫头的眼神在镜子里诧异了一瞬。许志林点上烟,看着小丫头,摆明了要考察手艺。小丫头无所谓,只管忙自己的,被她打理头发的是一个时髦少妇,少妇要把额上的头发吹出一片瓦──像流行电视剧中的女主角,她用滚梳卷少妇的额发,撩起,以吹风机的热流定型,吹风机呼呼地响,那“瓦片”渐渐显形。于是许志林眸中的余光开起小差:注意到小丫头烫染的黄头发很爆炸,额上勒一根红丝带,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一张看着舒服的菱形脸、大眼睛、粉唇,似乎故意放纵自己的高胸与圆臀,确有牛德娃说的那个意思……但年纪分明还小,不到二十岁的样子。

  许志林心里倒有了几分踏实,觉得小丫头很南方、很前卫、很好,毕竟自己的发式是从南方带回来的。

  理完发的少妇顶着“瓦片”走了,店里剩下许志林和牛德娃两个顾客。小丫头收捡下台面的工具,拿起一只玻璃瓶,站在理发椅旁边喝水。牛德娃头上包着白毛巾,从阁楼上下来,无奈地看看许志林,坐到理发椅上。小丫头放回水瓶准备操作,许志林走过去,嗯一声,指指牛德娃的头,又指指自己的头,小丫头说明白,便给牛德娃披围布。牛德娃喊:老大,我脸这么肿,不好跟你一样的!许志林憋着笑:哎呀,肿什么肿,肿就不做白领吗?小丫头不由得扑哧一下。

  那时,许志林的发式在深圳那边叫白领头的,到了武汉称之为“砍头”,意思是,脑袋两侧的头发推得又短又平,后脑勺很薄,像刀砍的一样。其实忽略了重点,即头顶不是刷子,是不长不短的柔和站立,发梢向后,微波,奔势,十分明朗干练地呈现,反驳了内地满街模仿港台明星的文艺表达。

  牛德娃的头发快理完了,许志林从镜子里看见一个新颖的白领即将出炉,起身跟小丫头招呼,主动上阁楼去洗头。洗完,下楼,牛德娃正贴着镜子左右扭头,检视发型,许志林说蛮好,一边去理发椅上坐下。小丫头给他取下头巾,用梳子把湿发梳成原先的样子。他对小丫头的手艺已经有数,微闭了眼睛垂下目光,不去盯着壁镜,让人家晓得他的信任和尊重。这期间,他的肩头被柔软地碰了一下,心里一热,小丫头停下推剪,他赶紧坐低身子。推剪复又开始。他问:雷地宾度人啊(你是哪里人呀)?小丫头答:偶系港东伏三人(我是广东佛山人)。他又问:雷够咩名(你叫什么名字)?小丫头答:红妹。他哦了一声,心想跟店名有关咧。

  理完发,红妹把他的头端正,跟他一起看镜子。他抬手捋捋额前的头发,红妹又拿起吹风和梳子帮他打理。他说:我不喜欢发丝耷在额上的。红妹放下工具,取一瓶啫喱,往手掌里喷一些,替他抿抿额发。再看镜子,均好。他起身,说:谢谢。

  离店,红妹送他和牛德娃到门口,他掉头招呼:哎,红妹,以后就你这儿了。

  以后,许志林每隔20天去一次红妹的发廊。但许志林一直没有记得发廊的名字,因为按现代汉语书写的规范,店名从左念是“红顶顶”,有点怪怪的;从右念是“顶顶红”,通则通,不合规,但南方一些老店也有这种写法。而许志林做咨询养成了严谨,向来排斥似是而非,脑子里干脆清除了模棱两可的“红顶顶”和“顶顶红”,只剩下确凿无疑的“红妹”。

  差不多两年后,许志林跟红妹像邻家大哥与小妹一样熟悉随意了,有时红妹会说起他初来店里的情形,他的记忆是依稀的,总不承认自己当时的态度那么严重,红妹便叹:嗨,有录像就好了。

  他问:你一定非常讨厌那个家伙?

  红妹笑:就觉得好跩的。

  再以后,红妹不再提这事。有一次,许志林倒是一个细节接一个细节地追问,红妹照实描述他初来店里的情形,他又问:你一定非常讨厌那个家伙?红妹还是笑:就觉得好跩的。他听了,也笑,觉得怎么会是那样呢?心里不由得勾起另一次理发的情形——

  1998年夏天,长江发大水,武汉三镇外洪内涝,成了泽国。那天,总裁来电话,让他次日回深圳总部开会。他记起次日是满20天理发的日子,而且应当带着清爽的形象回总部,便决定提前理发。下午,大雨转中雨,他开车由上海路教堂出发,上了解放大道,差不多就要看见红妹发廊的转灯,可前方出现水凼,车开不过去,只好打道回府,歇了车,坐摩的去红妹的发廊。

  红妹发廊门前的台北路也淹了,水面再高一寸就要漫过门槛。店内已有水渍,红妹和阿芳蹲在门槛内,正用小铁碗往外舀水。摩的在门口停下,许志林缩在摩的篷里大声喊:红妹!红妹抬起头,看见他,惊呼:你怎么来了?他说:我要出差,提前理发。红妹连忙招呼阿芳找伞,一边拿了小马扎,丢到门外的水中。许志林接过伞,撑开,伸一只脚踏上小马扎,移身站住,摆手让红妹和阿芳从门口让开,一大步跨进店里,因地面是临时拼铺的几块砖,他没站稳,身子踉跄一下,幸亏红妹和阿芳左右扶住。

  店内的渍水有大半寸深,红妹和阿芳穿着高筒胶鞋,许志林脚上是皮鞋,站在砖块上不能走动。红妹眨眨眼,蹲下身去移砖铺路,让他迈一步再铺一块砖,一直把他渡到楼梯口,上阁楼去。之后,阿芳继续舀水,红妹上楼帮他洗头。他正要往洗头床上躺,红妹说:今天不能这么洗,到处是水,小心热水器漏电。就让他坐着,把头低在脸盆里。水是开水瓶的水兑了自来水,一点一点浇淋,不烫不凉,淅淅沥沥地亲切。洗完头,下到一楼,他由砖路走到理发椅那边坐下,红妹过来,在椅子前加一层砖,让他安心搁脚。接着用手动推剪理发,依然是怕漏了电……他说:真麻烦你,实在是明天要出差。红妹说:没有啊,你不来,我今天还没开张咧。他晓得红妹的宽慰,心里感激,不知怎么对红妹说。

  这时,发廊门口一暗,店里闪过一道光,他和红妹转头去看,是一个背包的小伙子给他俩照相。他本是不悦的,突然一顿,问小伙子是干什么的。小伙子说是晚报记者,他便招手,要他的名片,小伙子进来递给他一张,他接了,手向身后指指:照片发出来,注明她是台北路发廊的红妹。小伙子连连点头。小伙子走了,红妹说:给我打广告呀?他笑:我是做咨询的咧。

  理完发,付钱,阿芳叫来麻木,他坐上麻木离去,红妹一直跟他招手,他也举着手摇摆,直到麻木拐弯。第二天,他飞深圳了。

  街面还是水汪汪的,报上登出红妹在渍水中帮人理发的照片。水一退,红妹发廊的生意便兴旺。此后,许志林再来,店里积着人,要等,红妹对其他等候的顾客说,这位老总提前约了的,让他先理。他有些歉疚,又看出红妹撒了小谎脸红红的,越发不安。可每次红妹不等他开口就抢先红着脸说话,他也不好却了人情。

  有一次,红妹给他打电话,要牛德娃的手机号,他没问原因,立马给了她。不久,牛德娃跟他同车,他问起这事,牛德娃笑:还不是替老大冲锋陷阵。他莫名其妙,一定要牛德娃从实招来,牛德娃交代:因为风气“开放”到了发廊,几个小哥们儿打红妹的主意,老去撩她,红妹是外来妹,没人替她出头,找你吧,晓得你是书生,胳膊腿子不够粗,只好叫我。这事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我去了,见那几个小杂种扎堆在一起嘻嘻哈哈,就大喊阿妹,一边撸起袖子,问,谁他妈活过了月份,来店里找死?红妹说今天还好咧。那几个小杂种即刻低头耷脑鸦雀无声……嘿嘿,就这事。他问:这事怎么是替我冲锋陷阵?牛德娃就诧异:老大,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他也诧异:我要明白什么?牛德娃说:我是你的马仔呀?他明白了,气得差点闭气,愤怒地质问: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不晓得天有多高?牛德娃不服:皇上也宠幸民女咧。他严厉回道:闭嘴,以后再这样不尊重人家小姑娘,不要见我!牛德娃似信不信,看着他直眨眼。

  之前许志林就晓得一些红妹的情况。有一回,他去理发,店里出现一个卷发的中年妇女,穿花裙,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跷着二郎腿,大口啃咬带皮的苹果,一边跟红妹说粤语。听她们对话,红妹是叫这中年妇女姑妈的,姑妈让她去家里吃饭,她说店里丢不开,以后再说。中年妇女走了,他问红妹:你姑妈家在武汉?红妹说:姑父是湖北人,原先在广东那边的铁路局工作,前年调回武昌的。他大约晓得了红妹何以来武汉发展。当时,暗自一笑,脑子里同时蹦出红妹和牛德娃——牛毕业于体育学院,半道学市场营销,虽然性格大线条,也算白领,跟一个漂亮的理发妹倒是般配。

  下回,中年妇女没来,一个小伙子坐在店门口低头看报,也是中年妇女跷二郎腿的位置。许志林进店时朝小伙子瞟了一眼,去看正在给人理发的红妹,红妹转过头来,两人目光碰上,但红妹即刻回头,没有招呼。轮到给他理发,红妹依然不语。一会儿,门口的小伙子起身过来,说去买雪糕,红妹连忙道:不买不买,我要做事,买了也没手拿着。小伙子说:那就买绿豆汤。便出门。他本该问问小伙子是谁,但问与不问都是歧义。沉默着,红妹主动说:他是我姑父的侄子,跟姑妈在一个单位。他哦了一声,称赞道:不错,看上去蛮忠厚的。小伙子回来,将一杯绿豆汤搁在工具台上,说声你忙我先走,没等红妹回应,转身离去。许志林看出了眉目,在心里替红妹分析:小伙子虽然跟牛德娃一样胖,脸上长满青春痘,但人是本分样子,有吃公家饭的单位,红妹独在异地,生计靠手艺,能找一个铁饭碗,算是不错的着落——可红妹为什么不上心呢?他想,等哪天方便,给她作个咨询吧。理完发,红妹端着他的脸照镜子,他早已放心,不再验收,但红妹看见瑕疵,帮他扶正当面的几根发丝……

  于是问题就来了:红妹为什么没让“姑父的侄子”驱逐“小杂种”,却喊来“马仔”牛德娃充当护花使者呢?

  许志林感到惶惑:红妹是邻家小妹,他不可以像对待别的姑娘那样,只要我没那个意思,你误会或单方面怎样是你自个儿的事——如果万一红妹误会,那岂不是掉得大?他想到了换一家发廊。黄昏时,他开着车在汉口街面闲逛,间或发现旋转的转灯,可不知何故,几次都没有停车去打探……车不知不觉开到台北路,他看见街口的转灯跟往常一样绚艳地旋转,从门前经过,偏转头去,瞥见红妹正在店里给人理发——全然不晓得他的盘算咧。

  他不想逃,不晓得怎么办。

  幸亏儿子阿海帮忙。礼拜天中午,许志林带阿海去循礼门吃过肯德基,开车回蔡家田小区,车停了,阿海没有像往常那样一个人下车上楼,对他说:你也回去,我有话要跟你说。阿海早慧,已读高一,他得尊重。上楼进了家,他跟母亲说话,阿海把他喊到自己房里,关上门,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张报纸递给他,他一眼便看见红妹在渍水中给他理发的照片,不由得抬头望着阿海:什么意思?阿海说:我去过这家发廊。他仍问:我说你什么意思?阿海说:报纸是我们李老师给我的。他还想问什么意思,却愣住。阿海说:李老师叫李贞,教英语,是班主任,你去学校给我挂蚊帐那次,她见过。他不晓得儿子要说什么,试着问:李老师是个女的?阿海说:是,单身,很漂亮。他便笑:你喜欢她还是她喜欢你?阿海嗤道:你严肃点,如果你喜欢她,她就会更喜欢我。他无法严肃,越发想笑:儿子,你是要给你老子拉纤呀?阿海低下头:我怕你失足,气坏奶的身子……今天晚上有家长会,你看着办。当晚,他去了,家长会之后,跟李贞老师聊儿子的情况,聊到很晚,开车送李老师回家……他觉得儿子的眼光不错。而且,他有了理直气壮去红妹发廊理发的理由。

  ……

  


 
第四届刘伯温诗歌奖”征稿启事
长江杯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征集启事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田工杯”廉洁微小说全国征文大奖赛
《人民日报》我与新中国”征文启事
2019田工杯”廉洁微小说全国征文大奖赛
300-800元/千字〡《天涯》杂志投稿须知
首奖2万〡第三届金鑫·张骞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四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征稿启事
50-100元/千字〡儿童有声故事绘本征稿啦!
首奖30万〡重量级大奖首届东吴文学奖”作品开启征稿
花城印记杯”2019中华大学生研究生新诗大赛  
第二届华语科幻文学大赛征文启事
万绿湖杯”全国小小说大赛启事 
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征稿启事
关于《文艺报》征集文稿的通知
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二届全国打工文学征文大赛
岑瀚杯”全国散文诗大赛征稿启事
500-3000元/篇丨「好姑娘光芒万丈」2019约稿函
更多...

白先勇

冯牧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打造全生命周期成本最低”,天加并购SMARDT开启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