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李佩甫 来源:  本站浏览:158        发布时间:[2019-02-21]

  

  在我们童年的记忆里,这是一棵会飞的树。有时候,在我们的梦中,它像云霞一样,在天上飞。

  童年里,我们曾结伙偷杏。在我们结伙偷杏的小伙伴中……有一个人,后来成了我们的骄傲。

  一

  在我们傅夏祁,有一棵老杏树。

  这棵老杏树很有一些年头了,没有人知道它的树龄和历史。它不是一般的杏树,它的名字叫“十里香”。

  在我们童年的记忆里,这是一棵会飞的树。有时候,在我们的梦中,它像云霞一样,在天上飞。

  童年里,我们曾结伙偷杏。在我们结伙偷杏的小伙伴中……有一个人,后来成了我们的骄傲。

  他的名字叫祁小元。

  二

  最初,没人把祁小元当作恩人。

  那时候,他刚刚从部队复员回来,穿一身绿军装,走路直杠杠的,甩着两只手,好像胳膊不会打弯儿似的。关键是他不会蹲了。当我们蹲在地上的时候,他仍然像旗杆一样立着。一米七八的个头儿,使人不得不仰望他。自然,本地话也不会说了,撇一口京腔。有一段时间,私下里人们都叫他狗啃麦苗——装样(羊)。

  “狗啃麦苗”也就罢了。当了几年兵,他竟然还吹嘘说他曾在“天安门”站过岗。人问他:啥门?他说:天安门。这就有些大了。是不是?“天安门”能是你站的地方么?!吹吧。

  祁小元也不解释。扭过身去,直直地就走了。很骄傲的样子,这一点尤其让村人看不惯。

  当然,祁小元是当兵回来后,才让人看不起的。后来,通过邻村跟他一块当兵的战友,他的底细慢慢就让人套出来了。是的,他的确在北京当过四年兵,也就是站岗放哨,没干过别的。据说,在北京当兵那四年,他专门买了一个小收音机,每天揣在裤兜里,以听新闻的名义,悄悄地练习说普通话。比如:你好。同志们好。红粉墙上画凤凰,凤凰画在红粉墙,红凤凰、粉凤凰之类……他想干什么呢?没人知道。据说,为了练好这口流利的普通话,他早上四点起床,站在故宫的院子里,大声念“啊呀呜、勃波莫否”,喉咙喊哑了,“啊”一嘴的血沫子。练到最后,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了北京人。有人问他:你哪里人?他说:傅夏祁。人问:哪个旗?他仍然说:傅夏祁。北京人不敢再问了,怕自己没学问,到了也不知道他属于什么“旗”。

  还据说,当兵期间,他是很努力的。原本想留在北京,如果能提干的话,最好找一个北京姑娘。在北京当兵四年,他给排长洗了四年臭袜子。可最后也只是当了三个月的代理副排长,而后就复员了。这都是传闻。

  所以,他刚刚复员回来的时候,就有了这样一个绰号,叫:“狗啃麦苗”。

  不过,一年零九个月后,就不一样了。

  三

  那时候,十里已是很远。

  “十里香”就栽在夏家的院门外,它曾是全村人的饭场。

  春天里,每当杏树开花的时候,我们的心就动了。我们结伙趴在场院的麦秸垛上,望着远处烟霞一样的杏花,齐声高喊:夏保兰,夏保兰,同桌祁小元!

  不久,夏家院子里就会传出一声夏家奶奶的骂声:滚!

  是呀,我们是看杏花的。那遒劲老枝上开出的杏花,娇艳粉嫩,花瓣云霞般在阳光下亮着。在有风的日子里,花瓣飞起来,一瓣瓣在空中旋着,像雪,像船,像梦,粉色的。

  它离我们很近。

  它离我们很远。

  四

  在我们村,昂着头走路的人,是最让人看不起的。在这里,骄傲不只是骄傲,那是“狂悖”的意思,被称之为“傲造”。

  我们的村子很大,是个多姓杂居的庄子。有七个相邻的自然村(也叫村民小组),户籍人口九百八十七户,三千六百口人。据说,这里最早只有三户人家:傅姓、夏姓和祁姓,是明朝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县那边迁徙过来的。再早就无从考究了。所以村名就叫:傅夏祁。

  在我们傅夏祁,被人称为“傲造”的,有两个年轻人。一个是祁小元,另一个就是夏保生了。夏保生跟祁小元曾经是中学同学。夏保生个头儿比祁小元略低一些。他学习成绩好,很早就戴上眼镜了,绰号“四眼”。在学校里每每参加考试,他都是前三名。家里人也时常夸他,夸得他平时走路一纵一纵的,就像跳坑似的。头扬得很高,是半个闲人不理的。且口气也大,原本是立志要去北京读大学的。据说,祁小元当兵临走前,两人曾搭手击掌,夸下海口:北京见!

  那年高考,夏保生差三分没上线,一气之下,竟离家出走了。有一段时间,县城里的电线杆上,到处都贴着印有他照片的“寻人启事”。那时村里只有一部电话,在村部。于是常听见大喇叭里喊:夏保生他娘,有线索了!于是,全村人都会围过来,听那“线索”,结果却是“晃信儿”。骗人的。

  后来,突然有一天,夏家人不再提这个名字了。也不去找了。有人问起来,夏家人很淡然地说:不找了。让他死去。死外边才好呢。这个“死”当然不是真的盼他死。这是气话,还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我们傅夏祁,家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可以意会的是,夏保生有消息了。

  果然,有传言说,有人在安徽境内看见“四眼”了。夏天里,他光着脊梁,戴一破草帽,手里拿一把扇子,眼镜腿儿上贴一胶布,蹲在淮远的街头上卖西瓜呢。

  接着,又有人说,真真儿地看见他了。“四眼”么,不是他是谁?在蚌埠的淮河边上,穿一大裤衩子,喂蚊子(给一老板淘沙)呢。

  还有的说,那不是他。他在合肥。有人见他左手里拿一抹布,右手提一小水桶,给人擦车呢……

  人们见了夏家人,说:有信儿了?

  夏家人淡淡地说:有信儿了。

  在我们傅夏祁,闲话传到一定的时候,也就不传了。不过,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两个年轻人都曾是村里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五

  黎明时分,在太阳升起之前,微风中,粉粉的杏花像烟一样在天空中浮动,像是要飞走似的。

  在蒙蒙的细雨中,它就落下来了。一瓣瓣、一脉脉带红丝的粉白……残残的,像是烟化了似的。

  三月末,杏花败了。杏树上结出了一豆一豆的小果。先还是青的,一点点,一点点,在圆圆的杏叶里藏着。

  而后就大了,一脉一脉圆,一天圆一圈。先是黄一肚儿线,接着是一润一润的亮黄。

  那是我们仰望它的日子。

  它就像是冥冥之中的“信儿”。

  六

  九个月后,祁小元通过他三舅的关系参加了一场考试,通过考试在县交通队当了一名协警。在人们眼里,协警不是正式的警察,连警服都是自己花钱买的,相当于临时工。只不过站在岗亭上,协助警察指挥指挥交通罢了。

  可祁小元当协警跟别人当协警不一样。他先是被分配到七里店岗亭值班。七里店是离县城最远的一个岗亭,也是下了高速公路之后,进县城之前的第一道岗。七里店是个镇子,祁小元常年就站在镇街外边的十字路口值班。

  这个地方离县城远不说,离镇街还有一里多地,且车多灰尘大。正式的警察,有点关系的,都不大愿意来。来了也是带个班什么的,大多时间溜号了。而祁小元只是个协警,让他去哪儿他就得去,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自然不敢溜号。按说,这么一个终日在阳光下吃灰的协警,本来是没人会注意到他的。可有人却注意到他了。

  这年夏天,临近中午时分,天降暴雨。雨下得很大,很猛,白壮子。雨像箭头一样,直嗖嗖地从天上泼下来,满地的雨钉……也就是这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从高速公路的出口开过来。当车开到离七里店岗亭大约有几十米的样子,坐在车里的人发现了站在岗亭上的警察。警察在瓢泼大雨中立着,浑身精湿。再近一些,车上的人发现,这个站在雨中的、浑身往下淌水的警察,右手五指并拢,正在向路过的车辆行礼!更让人惊讶的是,随着车行的方向,他缓缓侧身,仍右手五指并拢,行注目礼。车开过去了,坐在车上的人是前往邻县视察工作的市委书记。

  雨太大,车自然开得慢了些,市委书记关相如一下子就记住了雨中的这个人。

  此后,关相如每一次路过,都会看到这个向过往车辆行礼的警察。人站得直直正正,礼行得庄严、标准。它会让人想起当兵的日子。

  时光荏苒,冬天很快就到了。这年的大年二十九,下来检查灾情的市委书记关相如,又在这个路口的岗亭上看到了这个警察。

  天寒地冻,接连下了几天雪,大地白茫茫的。这天是有风的,西北风溜溜的,像刀子一样。岗亭上的警察全身落满了雪,脸冻得像个紫茄子。可他依然在岗亭上站着,依然向路过的车辆行礼。当车开到岗亭前时,他则侧身四十五度,行注目礼……车将要通过十字路口了,关相如突然对司机说:停车。

  车停下了。关相如披着大衣从车上走下来。他对站在岗亭上的祁小元说:小同志,冷么?

  祁小元两腿一绷,先行礼,而后说:报告,不冷。戴着手套呢。

  关相如上前替他拂去帽檐上的雪,说:小同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祁小元说:报告首长,我叫祁小元。

  关相如问:哪个“qí”?

  祁小元说:祁连山的祁,大小的小,一元钱的元。

  关相如点了点头,“噢”了一声,说:辛苦了。

  这时,躲在街边小商店抽烟的带班交警老胡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啥事?咋了?

  关相如看都没看他,扭过身去,上车走了。

  老胡见那人不理他,骂道:扯鸡巴淡,他谁呀?

  祁小元说:不认识。

  大年初七,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市委书记关相如在讲话中特别提到了“颍水县七里店岗亭的交通民警祁小元”。他说: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大年二十九,漫天大雪,一个警察在岗亭上立着。那不是繁华的城区,那是一个几乎没多少行人的小岗亭,他的帽檐上落满了雪,他的眉毛上结了冰,他的嘴唇冻紫了,几乎成了一个雪人。可他仍然坚守岗位,向每一台通过的车辆行礼……说着说着,书记激动了,眼里有了泪花。他说:同志们,那个地方,是下高速后的第一个岗亭,每一台途经我市的车辆都会看到他。他就是我们平原市的一张名片!多好的同志呀。我们应该向这样的同志致敬!

  会后,颍水的县委书记问公安局局长:谁是祁小元?

  公安局局长怔了怔,慌忙说:我还真不知道。

  县委书记说:回去查查,查后报我。

  公安局局长回到县里,忙把交警队的大队长找来,问:谁是祁小元?

  队长摸了摸脖子,想了很长时间,说:噢,想起来了。七里店的一个协警。咋啦?

  于是层层上报。三天后,县委书记去市里汇报工作,着重给市委书记汇报了祁小元的情况。最后又补充说:人不错。可惜是个协警,临时的。

  市委书记关相如说:协警怎么了?你们不是老说警力不足么?这样的人不用,用谁?

  书记的话经过层层落实,一个月后,祁小元成了一名正式的交通警察。

  七

  五月,麦子黄梢的时候,是果子成熟的日子,也是我们结伙儿偷杏的日子。

  “十里香”黄澄澄地在树枝上挂着。果是椭圆的,又大又酸又甜。我们闻着它的香气,馋得流下了涎水。我们想去偷,我们必须去偷。在我们这里,偷杏不是偷。夜里,我们在夏家的墙头上扒出一个个豁口,站在墙头上偷杏。可只要有一点动静,就被夏家奶奶发现了。她好像整夜不睡似的……在一些年份里,我们谁也没有吃过夏家的“十里香”。

  我们想吃。我们有“内线”。

  在我们结伙偷杏的日子里,夏保兰成了我们的“内线”。

  上小学时,夏保兰跟祁小元是同桌。这是我们知道的。夏保兰对祁小元好,这也是我们知道的。

  在“十里香”快要成熟的一些个夜晚,我们趴在夏家的院外学猫叫(这是我们的暗号)……而后,就有酸杏从夏家的院子里扔了出来,一个,两个,三个……不过,那是“落杏”。很酸。

  我们知道,那是夏保兰偷偷扔出来的。我们也知道,那杏,是扔给祁小元的。

  不过,后来,夏保兰小学毕业后,就不再上学了。再后来,她嫁给了一个瘸子。

  八

  其实,夏保生是偷偷回来过的。

  不过,他没有回村,只是在县城里跟他妹夫见了个面。

  夏保生的妹妹是夏保兰。夏保兰的男人是个瘸子,在县城里开摩的。此人叫王宽。王宽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落下了残疾,走路微跛,外号“王瘸子”。王宽虽然腿有点瘸,但人机灵,还有城市户口,那年月城市户口还是有吸引力的。保兰长得漂亮,人细高挑儿,俩眼忽灵灵的。两人在卖胡辣汤的铺子里见了个面,给了一万块钱的见面礼。当时保兰还提了个条件,对方也应下了。于是她偷偷地改了年龄,托人先把“证”领了。嫁个瘸子心里虽然稍稍有些委屈,但为了供哥上学,她认了。可是,阴差阳错的,哥差了三分,没考上大学。那一天,她哭了一夜,哭得很伤心。而后,她擦干眼泪,说:哥,我嫁了。就是这么一句话,让夏保生无地自容。第二天一早,他离家出走了。

  夏保兰是在县城的街口上碰见哥哥夏保生的。夏保生蹲在街口,头上戴一破草帽。她从他身边走过去,以为是要饭的,差一点没认出来。夏保生低低地叫了一声:兰,保兰。夏保兰回身低头一看,是哥。哥已瘦得脱了形了。她抓住哥的手脖儿,捋开袖子一看,哥一身的红点子,密密麻麻的……她叫一声:哥。眼里的泪便流出来了。

  夏保生说:哭啥?我又没死。而后,他说:你哥无耻。不争气。不要脸。拖累你了。

  夏保兰一下子泪流满面:哥,你咋这样说?

  夏保生说:你去把王宽叫出来。我有话跟他说。

  夏保兰求道:这都到家门口了。上家吧。

  夏保生说:不去了。净丢你的人。

  夏保兰知道哥的脾气,就问:你吃饭了么?

  夏保生深吸了一口气,说:吃,吃了。

  夏保兰二话不说,硬拽着他进了路边卖煎包的铺子,给他要了一碗胡辣汤,两盘水煎包。夏保生勾下头,吸吸溜溜地喝了一碗,而后说:我再喝一碗。喝了,又说:我再喝一碗……他竟然一连喝了四碗!而后,他对保兰说:你把王宽叫出来,我有话跟他说。

  保兰说:哥,回家吧。娘的眼都哭……

  夏保生说:等哥把脸拾起来,就回。

  兄妹俩就这么在街头上匆匆见了一面,分手了。

  此后,夏保兰问王宽:哥让你干啥?

  王宽诺诺说:老难。怕办不了。

  夏保兰说:办不了也得办。

  王宽说:办。咱办。

  夏保兰说:哥有信儿了。回头,把那些电杆上的“寻人启事”揭了吧。

  王宽说:揭。我去揭。

  王宽一连跑了三天,终归还是把事办了。

  晚上,两人躺在被窝里,保兰问:哥让你办的啥事?

  王宽说:哥要个“照”。

  夏保兰说:花了多少钱?

  王宽说:带上“人事儿”,五六千吧。

  夏保兰说:哥是啥样的人,你知道吧?

  王宽说:知道。

  九

  有一年,我们终于吃上了“十里香”。

  在一个下暴雨的夜晚,在滚滚的雷声里,我们又一次爬上了夏家的杏树,连摘带拾,几乎偷光的夏家的麦黄杏。

  我们是躲在场院的麦秸窝儿里分的赃……出来后我们一个个都捂着嘴,杏有酸有甜。酸得能倒了牙。甜的,真甜哪!

  第二天,夏家奶奶搬出一个小板凳,一拧一拧地走到村街里(那时,她是村里唯一还活着的小脚女人),坐在村街中央昂声大骂。一骂骂了三天!

  而后,我们九个孩子,被村长一根长绳捆在一起,游街示众。人多,捆得不算紧,我们笑着走在村街里……

  此后,我们发现,树梢儿上还挂有两个最大的杏,杏长红了,是润红色的。个儿大,饱满,圆润。可惜的是,这两个最大的杏被鸟儿啄了。它高高地挂在那里,远远望去,像两个眼睛。

  后来才知道,那两只长在树梢头儿上的杏,是夏家奶奶专门留给鸟的。每年都一样。

  那叫“杏的眼”。

  那两个长有“眼睛”的杏一直高挂在树的梢头儿上。

  它从五月一直挂到七月,当高挂在树梢儿上的杏,一日日萎变成紫色的时候,它就成了一泡酸甜的汁液……我们都很想用嘴接住。

  我们傻傻地望着它。

  它也看着我们。

  十

  祁小元正式入警后,抽空回了一趟家。

  我们傅夏祁是个东西狭长,片片落落,七星连缀的村落。勺头是小傅村,而后是大傅村。隔一个草帽吴,也叫小吴庄。接着是大夏、薛庄、小夏,最后是祁家店。从方位说,祁家店自然就是勺底了。从勺底往南有条河,叫祁河,是淮水的支流。

  说是三姓,但有着几百年的参连和纠结。你家的姑娘嫁他家,他家的儿子赘你家,从老姑奶奶说起,就这么亲戚来亲戚去的,参连久了,无论谁进了村,见了三姓中的任何一个人,论起来,都是要称呼点什么的。所以,这里虽是多姓杂合,人口众多,却又是个藏不住秘密的村子。无论谁家发生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儿,很快,全村人都知道了。

  从县城回傅夏祁二十四里路,祁小元是借了一辆自行车骑车回来的。到了村头,祁小元原本是要一路骑过去的。可远远的,就有人跟他打招呼了。

  有村人说:元儿,回来了?

  祁小元应一声,说:回来了。而后,他不得不从车上下来,推着自行车走。

  祁小元身上的警服是新的,特别是胸前新缀上的警牌在阳光下明晃晃的,刺人的眼。

  一路走来,就不断地有人打招呼:哟,元儿回来了。

  祁小元说:回来了。

  再有人打招呼时,说:咱元儿回来了。

  祁小元还是那句话:回来了。

  天气很好。话还是那样的话。一个很家常的问候语。可多了一个“咱”,就亲近了许多。

  让祁小元惊讶的是,前不久还没人搭理他呢。有次回村,人们看见他装着没看见,背过身还“咳”一声。啥意思?想吧。他也知道,人们背后都叫他:“狗啃麦苗”。可这次回来,一路上人们都笑着跟他打招呼,话来话去的,还多了一个“咱”。

  进门后,祁小元发现,娘喜洽洽地望着他,像不认识似的。他问:咋啦?娘说:不咋。他说:你笑啥呢?娘说:一早喜鹊就叫喳喳的。而后,她磨过身,从里屋端出一个小笸箩,小笸箩里装着五个黄澄澄的麦黄杏。娘说:元儿,稀罕物。新摘的。你尝尝。

  祁小元问:夏家的?

  娘说:夏家的。保生他娘送来的。保生他妹夫,保兰她男人不是在城里开摩的么?他听说信儿了。

  说到夏保兰时,祁小元看了娘一眼,这一眼,把娘眼里的泪都看出来了。娘说:元儿,保兰……嫁了。

  祁小元淡淡地说:我知道。而后问:啥信儿?

  娘说:你入编了,是吧?啥是入编?我也不知道。总归是个好事吧。

  祁小元“嗯”了一声,说:娘,东西给人家退回去吧。咱不吃人家的东西。

  娘说:退不回去了。就送来八个杏。你妹小珍拿走了仨。咋退?接着,娘解释说:你保生婶也说了,杏树才结果,就这八个熟了。你可别嫌少。话都说到这一步了,咋退?

  祁小元知道,夏家的这棵号称“十里香”的杏树,杏结得又大又甜,宝贝着呢。平时夏家人都舍不得吃,摘下来都拿去卖钱了。在夏家,只有夏保生可以吃那些带虫眼儿的果,他是夏家的“重点保护”……怎么就舍得给祁家送来了?

  祁小元说:那,咱给他钱。

  娘说:可不敢。这不打人脸么?

  祁小元无话。只说:以后别要人家的东西。

  娘说:行。我记住了。

  吃过午饭,临走时,娘给他准备了一兜熟鸡蛋,装在挎包里,挂在车把上。而后,娘说:不忙了,抽空再回来一趟吧。

  祁小元说:什么事?

  他这一“什么”,娘撇了撇嘴。娘说:一早上,院里就飞来两只喜鹊,喳喳地叫,可喜庆。不一会儿,你三姑奶就来了,还有傅家的老大媳妇,都是来给你说媒的……

  祁小元一口回绝,说:你告诉她们,别操这心,我不在乡下找。

  娘不吭声了。娘在他的话里听出了几分骄傲。

  祁小元走后的第二天,村里又传出话来,说祁小元之所以能入编,当上正式警察,是敬礼敬出来的。

  传言说,祁小元是个有心计的精明人。他特意记住了本地区领导人的车号,凡有领导路过,他就敬礼……这样一来二去,惊动了省里的大领导,给他特批了一个编制。开始人们还不大相信,说不就是敬个礼么?谁不会呢?怎么就能敬出个警察编制来。全县独一份呀!

  再往下,传言逐渐得到了证实。村里夏保生的妹夫,在县城开摩的。残疾人开摩的不用交税,就有一怕,怕交警罚。王瘸子开摩的被老胡罚过几次,而后两人成了朋友。他说,这话是县交警队的老胡亲口告诉他的。那天他请老胡吃饭,老胡在酒桌上喝多了,还骂骂咧咧的:……这姓祁的贼呀。你不知道他有多贼气!他娘那狗娃蛋,凭啥呢?不就会敬个礼么?你说他狗日的算个啥?狗■是,入编的指标竟让他给抢走了。我侄子当了七年协警,成天在大街上吃灰,张风喝冷的,给队长送过多少回礼,早就答应下了,到现在还没入上编呢……妹夫说:哥,胡哥,我咋不信呢,敬个礼就能入编?老胡说:他在岗亭上站着,瞅见领导的车就行礼。那可都是些大官,好这一口呗。妹夫说:路上天天跑车,他咋知道车里坐的是大领导?老胡说:你个锤子。这你就不懂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凡县级以上领导的车号,公安局都备着案呢。妹夫说:还有这事?老胡说:日他娘,不说了。说起来也怨我。上头给分队发了一张表格,我给扔抽屉里了。不知哪一天,被这姓祁的鳖儿给翻出来,偷偷背下来了。唉,老没面子呀。我当了十八年交警,七年的分队长,还不如一个生瓜蛋子……说着说着,老胡竟哭起来了。

  村里人得到消息后,也只是私下里撇撇嘴,耳朵对耳朵传些闲话罢了。等再见到祁婶时,人们的目光就发生了一些变化。每当祁婶走到村口,就有人说:婶,人物!

  祁婶不明白。说:咋啦?

  村人纷纷从村口的代销点里跑出来,竖起大拇指,说:婶呀,咱家小元,人物啊!等着享福吧。

  在傅夏祁,“人物”,是个有着多重含意的词。它可以有一百种注解。(节选)

  (全文请阅《长江文艺·好小说》2019年第2期杂志)

  选自《小说月报·原创版》2019年第1期

  《长江文艺》2019年第2期

  李佩甫,男,1953年生,河南许昌人。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河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著有长篇小说《生命册》《羊的门》《城的灯》《平原客》《城市白皮书》《等等灵魂》《李氏家族》等11部,中篇小说集《黑蜻蜓》《无边无际的早晨》《钢婚》《田园》《李佩甫文集》等7部,《颍河故事》《平平常常的故事》等6部电视剧。作品曾先后获庄重文文学奖、施耐庵文学奖、人民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华表奖、中国出版政府奖等。长篇小说《生命册》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部分作品曾翻译到美、日、韩等国。

  


 
「都市杂志•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专刊」征稿启事
「大益文学」征稿启事:我们终将会用文字去到最远处!
首奖3万元〡你写给世界的文字,我为你免费出版”第三季小说出版资助活动开启!
2019年贵州尚坤杯”全国征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起点女生网第一届金笔点凤征文大赛
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18)评奖启动!
第四届袁可嘉诗歌奖”征稿启事
中医药70年·老照片的故事”专栏征稿启事
四季老舍•夏五月的青岛主题征文邀您参与啦!
全国首届闻捷诗歌奖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外国文学年度研究”栏目征稿启事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更多...

叶辛

格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东软集团2018年营收71.71亿元,医疗业务毛利率近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