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葛均义 来源:  本站浏览:1528        发布时间:[2010-12-02]

污雪

葛均义

    狂烈的风啸过。一切终究归于宁寂。皑皑白雪,一泻千里的铺向远天。

    西阳夕阳,日光投向雪野,飞迸出碎银万点。满山的树林、草木,都拖着淡薄的影子。大树伸影,小草也伸着影子,无声无息地横斜在雪野里。长的是影儿,短的也是影子,在这茫茫的雪原上,会有多少的影子呢?一世界都在料峭中沉静着。寒影沉沉,落在这松软的雪上,却压不出一凹的痕。

    雪岭岑静,远天白云,空气颤栗,寒气弥漫着。渐暗的色彩,等待着黄昏如约而至。这样的景色之中,该有只七岔犄角的鹿,或一只狍子,行走在森林之中;亦或是有一只五彩的山鸡,凌空振起,飞过落影的林子边;哪怕是有只灰白的山兔,或走或停地走在雪地上,在扫苕根上啃着什么。没有,什么人也没有。无边的雪野,嗅不到一丝生的气息,只有一片片被阴影浊污的雪。

    树秃尽了,只寂寂不动。远远能望见几处树顶的老鸦窝,枯碎在高高地树杈间,似是上一个世纪的文物。

    静到极处,便寒到极处,只凛凛一片耀眼的精白。雪光耀动出一种声音,树木隐约有被冻碎般“嘎叭”“嘎叭”声响。这样漫漫一望无际的严寒,人迹不见,鸟也不知飞去了哪里。

    漠漠雪野之上的高天,是冰窑般冻透的穹隆了。已经没有多少红晕的日头正遥远着,渐渐斜向黄昏的雪岭。寒气煞骨,荒草之中行人踏出的山道,也只剩下了雪的逶迤。雪埋藏的世界,是死亡的世界呵!

    一只小猱头倏忽出现在雪地里,叫人亦惊亦喜。小猱头飞快地跑着,松软的绒毛晃在雪光中,叫人疑是一团灰影。在这大地都已经冻僵了的冰雪之地,竟出现了这样一个精灵般的活物,叫这寒冻欲绝的雪荒,焕然出了一丝活气。小猱头蓦地停住,是一片笤条丛,黑亮的小眼睛窥视之处,有一行浅浅的鼠印儿。肚腹瘪瘪的小兽,眼里射着饥饿的光。一棵青杨树,晃着一大团鲜绿,是一大束高树冠的冬青。缄默的冬青是树之魂。在这肃杀的冬,枯残的山未死呵!

    小猱头钻进一丛茅草,倏忽不见了。

    不信就这怪,细细寻,茅草丛便露出一个掩映着的雪洞。里面有温热的气冒上来,在洞口的茅草上,凝成一片细密的霜雪,掩覆着洞口。

    那小猱头忽地又蹿出,似是耐不住饥饿。碰着草,雪纷落下来,掉落在小猱头身上,一个雪的活物了。小猱头抖抖,浑身竟再无一星雪粉。冰天圆日的辉照下,茸茸的毛尖,似还耀闪着一星星水亮。

    小猱头跑出不晚,便在一片榛丛下停住,四顾瞅瞅,开始“喀嚓”“喀嚓”啃起榛条根上的皮来。那一片榛条的根,都是啃出的白花花的齿印了。

    雪野之上的日头,晕晕地惨白着。

    小猱头蓦地停住,似听到了什么。连风声也没有,这样茫茫的雪地,会有什么声音呢?

    小猱头已经不见了。许久,果真有踏雪的声音响起。方疑是听觉出了毛病,见树林里转出了两个人,提着枪,扎着子弹袋,一条狗颠跑在前边。

    两个猎人一高一矮,都一身棉,连头脸也被狐狸皮帽子捂得严实。嘴鼻也捂在里面,只露着两只眼,透过哈气结成的霜雪,瞅着眼前欲迈步的地方。

    雪陷至膝,人行走得艰难。山里头雪深,跌跌绊绊,一日将晚了,已显得疲惫不堪。紧打的裹腿,已有些松动,棉乌拉挣出来,灌进了雪。狗跑在前面,远了,便停下,左右嗅着,等着落在后面的主人。

    两个猎人有些沮丧,离了树林,一脚深一脚浅,甚至摔成一个雪人,踉跄着朝岭与岭之间的开阔地带走去。矮个的一路不住地骂,骂这鬼日的天冷死,寒得往骨头缝里刹;骂这一座座穷光了腚的山,转悠一天,连个鸡毛也没打着;骂这天说黑就要黑下来……骂着骂脚底突然一绊,雪地上摔出四、五个滚,摔得一瘸一拐,整个的一个雪人了。

    两个雪鬼,跌跌撞撞地在雪坡上移动着。树秃得没了叶,无一枝在摇动,静得冰雪画样。空气寒得颤抖,日头被大雪和云囚遮起来,只白亮的一点,隐在远山之上。

    一口口地喷着哈气,在眼眉和解开的帽子毛上结成了霜。人身后,有两行雪窝子,打脚底远远地伸到林子边,又没入阴影渐重渐长的树林里。人踪迹的寻找,需要向后望。

    狗在远处忽然一阵喧叫,俩猎人蓦地立住脚,精神一振,提着枪,拔腿朝狗吠的地方跑去。是一片枯萎的茅草丛,狗卧在一块巨石下,“唔唔”地吼着。巨石下的雪草里,霍然露着一个洞,遮着洞口的草,一蓬地气哈成的霜雪。矮个欢叫一声:“獾子!”高个蹲下去,细瞧了一阵,点点头说:“是个猱头!”

    狗摇着尾巴,在两个人之间伏着身蹭着。高个的猎人说:“快找,还有一个洞口,别让它跑了。

    就急忙寻。果然,在一片夹树的榛丛里,又寻到了一个洞。有一些爪印儿,还都新着。高个猎人解下背上的袋子,摸出一个网兜子,拿手抻了抻,把兜子口严实地罩在洞口上。再将网口的尼龙绳拴紧在洞旁的一棵白桦树上,系牢。网兜是白的,绳也是白的,一个白色的阴谋。伏在雪地上,一样的颜色了。

    回到岩石下,狗依旧趴在洞口旁,守着那洞。高个扒开雪,拿脚踹倒周围的草,整个洞便露了出来。

    矮个去蒿草里乱折,不一会,抱了捆干草和干树枝回来。高个把草束成一缕,兜子里摸出几个红辣椒,撕开,蹙着鼻子,分插进蒿草树枝里。再摸出只小瓶,拧开,将些汽油倒在草上。顺手将空瓶子扔在雪地里,取出打火机,“叭”地晃出一股火,往草一触,立刻爆起一股火,伴着一种浓重的辣味,呛人鼻子。高个顺手将火草杵进洞里,矮个捂着鼻子一旁直咳嗽。高个也呛得满眼泪水,不停地抹着。

    狗被熏得远远地躲开去。

    洞口的雪,迅速地水化出一片。矮个不住地把干草递过去,高个接过,不停地往洞里填。不远处蓦地扑通一声闷响,“套着了!”矮个欢叫一声,扔下手中的草,发疯地朝那个洞口跑去。狗后发先至,黑影子般冲进了榛丛。

    小猱头在网兜里乱冲乱撞,拼命地折腾。手脖子粗的小白桦树,也被拽得得乱摇乱晃。扯弯又弹起,叫网兜越挣越紧。狗朝着兜子吠叫着、扑咬着、雪地被扑腾出一个坑。矮个忙去白桦树上解开绳,喝开狗,去抓那兜子。猛地一声尖叫,有血迅速从网兜里浸出来,一滴滴洇到洁白的雪上,开了的梅花般,鲜红了。

    打网兜里倒出的小猱头,在雪上半晕地蹬伸着腿,一口口地倒着气,嘴里有血不住地往外淌。那嘴巴,那眉眼,还稚嫩着呢!

    矮个猎人甩着被咬的手,弯下腰提起来。小猱头软软地,还温乎乎地热着。矮个猎咂着嘴说,能做顶好帽子,可惜叫血污了。

    雪野黄昏,愈加肃肃地寒烈起来。空旷的野山里,踩着雪的脚步声,是天地间惟一的声响了。人成了山底极小的两个黑点,渐淡渐远,终于不见。只留下茫茫的雪,溟溟漠漠不见边际。不知何时,竟是沉沉夜了。

    连呼吸都不闻的雪夜,已经死了吧!

 
印象中国年”全国首届新春主题文学大赛征稿启事(11月25日截稿)
奖金20万丨2018 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启事
美文精品《散文百家》简介及投稿方式
首奖3万元 | 第二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200元/篇 | 公众号「新浪微读书」邀你一起稿”事情
300元/篇 | 「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2019年签约作者招募
第十三届金江寓言文学奖征稿启事
5K—15K/月 | 洞见招聘,新媒体人才
基础稿酬150元 / 篇+奖励丨跟公众号「空话街」一起聊故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少时江湖
第六届江西林恩”杯茶言茶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安徽诗人》年度诗歌奖(中国长淮诗歌奖)征稿启事
《星星•诗歌理论》2019征稿启事
《中国2018年度诗歌精选》征稿启事
凤城老窖”酒文化主题全国诗歌散文大赛启事
第二届江苏省高校诗歌大展征稿启事
50-500元/篇 | 公众号「萌芽论坛」最新征稿函
第六届江西林恩”杯茶言茶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更多...

徐志摩

季羡林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后强:强化五个理念” 抓好武术文化建设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