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方丽娜  来源:  本站浏览:209        发布时间:[2019-02-18]

  

  一

  列车出了莫斯科,一路沿西伯利亚大铁路东行。窗外是活生生的列维坦和希施金笔下的油画。阳光打着旋儿,缠绕在列车的尾巴上,大幅度拐弯时,我将头伸向窗外,看车头吐着蒸汽如蛟龙般蜿蜒而行的潇洒。

  这是俄罗斯久负盛名的“沙皇专列”,它穿过了100多年的历史迷雾,依旧保持着巅峰时代的品质,从容行走于今天的世界。作为旧时代和旧情怀的标志,列车披着往昔的奢华和荣光逆流而上,将各色旅人带入一片遐想的天地。

  凝神窗外,列维坦的风景再次铺展开来,坚韧、强悍、凝重,恰似俄罗斯人的性格;而希施金那工笔似的细腻,也不时闪现在眼前,笔直的小道,阳光下的草场,农家棚舍中的温暖情调。他们两个都是大自然的歌手,是打着斯拉夫民族烙印的俄罗斯画家。

  7月的西伯利亚,是流动的白桦林和凝固的黑土地。苍白的树干上布满不规则的褐色的疤痕,像怒视的狼的眼睛。近乎原始的空旷中,间或闪过一片烈日烘烤下的河塘,焦黄的驳船上乌鸦嘎嘎嘎地叫着。紧邻轨道的一面坡上,赫然现出纷纭的花朵,黄的、白的、粉的,无所依傍的孤寂并绚烂着。窗外变幻不定的景致令人心动,令人浮想联翩:飞机将空间缩小之后,旅游带给人们的距离感荡然无存,时间和空间的快速切换使得既定目标一步到位,却也让我们在人为的快捷中错过了很多,很多。

  午后,我靠在窗前紧追云的影子,看黄昏如何来临。日落后的地平线上,白桦林模糊成一片黑魆魆的山脉。旷野与村落之间,那黑色的细如腰带的是路,篱笆一样静默地延伸着。此刻,德语车厢的旅客们已为晚餐换好了装束,大家不慌不忙地走出包间,由第14节车厢出发,一节一节地朝车头的餐车走。列车虽不失豪华,但毕竟有些老态龙钟了,在与年迈的铁轨相撞时,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衔接板颤动不已,车轮滚滚的画面伴着震耳欲聋的咔嚓声,叫人心惊胆战。步入餐车踏在猩红的地毯上,一劳永逸地坐下来,顿觉身心舒爽。流光溢彩的餐车里滚动着19世纪的音符,柔和的光线合着一缕缕旧情怀,在杯盘交错中荡漾开来。

  夜深了,月光细碎地洒在包厢的壁毯上。我躺在床上,有种时光倒流的恍惚。在富有节奏感的咔嚓咔嚓声中,仿佛与旧时光里的王储、贵族、诗人、间谍、侦探、交际花以及军火大亨们共享月色。而眼下的火车,似乎不是行驶在西伯利亚的土地上,而是开往惊心动魄的传说中。

  二

  晨曦从车窗里漫上来,荷兰籍列车长通过车厢喇叭,操着英语、德语和意大利语向旅客们问好,而后把当天的行程做一介绍。他是那么熟悉沿途的每一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的历史和人文风貌:托尔斯泰与喀山,陀思妥耶夫斯基与鄂木斯克,尼古拉二世与叶卡捷琳堡,契诃夫与伊尔库斯克,他甚至提到了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这让我在并不踏实的睡眠之后,骤然生动起来,真想奔到车长室里去拥抱他。

  在一系列的俄罗斯文学中,西伯利亚是苦难的象征,是饥荒逼迫中的动荡与逃亡,是和流放、苦役、战俘及政治犯息息相关的地方。它的恢弘、辽远和苦寒,令人闻风丧胆,又充满了难以言说的诱惑。西伯利亚大铁路,如同俄罗斯文学里跳动的两条脉搏,连绵不绝。作为文学史概念的“西伯利亚文学”,早在沙皇时期就形成了。十二月党人诗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死屋手记》、契诃夫的《萨哈林游记》,以及阿扎耶夫的《远离莫斯科的地方》等。近期的拉斯普京、万比洛夫和阿斯塔菲耶夫,作为西伯利亚文学的“三驾马车”,将全世界的读者再次引向这片神秘的土地。

  列车放慢了速度,微弱的晨光合着车轮停顿的喘息声,扑哧扑哧地泄下一片斑驳的光影。我揉了揉眼睛,打量窗外的一切,朦胧处,现出一个不知名的小站。

  列车停稳后,有人从平行轨道的另一端钻出来,在铁轨与铁轨之间的石子路面上,迅速搭起一个简易地摊儿。那些散发着本土风情的物品,是从他们随身携带的纸箱或白桦条编织的篮子里取出来的。看那女人的脸膛,通红通红的,还有身着猎服的彪悍男人,都是附近的村民,看准了这趟车的停留时间,一大早赶过来做点小买卖。见到天南地北的旅客,他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松果、木雕,以及野鸭和猫头鹰的标本,用俄语响亮地喊着价,冲封闭的车窗内比画着,力图将端坐窗前的旅客吸引下来。

  我花了50卢比,从一位包着碎花头巾的女人手里买下一只松果,捧着它进了车厢。毛刺刺的松果身上释放出浓郁的松香,我一路把玩,试图从这只松果身上,嗅到他们播种、收获和狩猎的气息。一种依偎于自然的不朽韵律的生活,一种随自然的生死节拍而启动收缩的光阴。

  三

  西伯利亚大铁路修建于1890年,它西起莫斯科,东至海参崴,横贯俄罗斯全境。对于中国百姓来说,西伯利亚是冬季天气预报里频频出现的一个字眼儿——常常伴着一股寒流登场。接近喀山时,白露散尽,连绵的小房子背负着袅袅炊烟,扶摇直上,杂乱的丛林瞬间变成美丽的家园。

  喀山并没有山,但有一处很高的坡。俄罗斯最大的清真寺就坐落在这片高坡上。在教堂前举目望去,喀山脚下流淌着一条青铜色的河流——伏尔加河。它是哺育过列宾、瓦西里耶夫和利维坦的河。这几位享誉世界的画家,曾经长久地沿着伏尔加河行走,与碧蓝的天空和浮动的水波深情对话。

  早年的托尔斯泰和列宁,都曾在喀山大学读书。喀山也是出芭蕾的地方。辛格说:芭蕾是人类克服肉身拖累,试图飞行的唯一途径。坐在对面有普希金雕像的喀山剧院里,看一场鞑靼共和国版本的芭蕾舞剧“罗密欧与朱丽叶”,那种蓝色背景下的飞翔,构成心中永恒的经典。

  街上的俄罗斯姑娘令人惊艳。她们身穿超短裙,脚蹬小皮靴,蓝而深的眼睛直勾勾的。在维也纳街头,也曾见过这类俄罗斯美女,她们有着水杉般高挑而挺拔的身姿,那咄咄逼人的气场,不知激起多少男人汹涌的欲望。

  徜徉于喀山,揭开这座千年古城的面纱,领略其古典与时尚浑然一体的魅力。喀山的淳朴、开明和包容,使得突厥文化和斯拉夫文化彼此交融,相得益彰,并在“新丝绸之路”的交叉口,继续奏响和谐的乐章。

  四

  这天,在由餐车返回包厢的走廊里,我看到一位靠窗观风景的老人。夕阳笼罩在黑魆魆的森林上,与老人优雅的身姿构成一幅美妙的剪影。而老人包厢上的名字Jasmine(茉莉花),更是引起了我的好奇。

  老人似有察觉,微笑着示意我进去坐。

  她身材修长,衣着考究,头上扣一顶插着羽毛的驼色礼帽,望着窗外自言自语道:时间在这里变得很慷慨,像被无限拉长的黑土地!

  好诗意啊!我赞道,并问:茉莉花是您的名字吗?

  是呀。看到你,让我想起祖父和中国的一段渊源呢。老人不紧不慢地说:那是1658年,英格兰的天祥洋行,率先从“海上丝绸之路”进口茶叶到英国。每当载着中国茶的远洋货轮漂洋过海,停靠在伦敦码头时,都会引来英国茶客的一片骚动。那茶叶的行情,就随着英国人对下午茶的钟爱,一路暴涨。我爷爷是天祥洋行的第三代进口商。我出生那天,爷爷正端坐在上海滩的汇中饭店,和一位中国淑女喝茶聊天。不知是迷恋中国的茉莉花香,还是真的爱喝茉莉花茶,远在中国的爷爷,执意给我取了“茉莉花”这个意味深长的名字。

  茉莉花呷了一口茶,晃着脑袋说:中国茶最初从英国传到俄国,是靠骆驼队运送,要走上好几个月呢。茶叶装在麻袋里,驮在骆驼背上,一路艰辛跋涉,骆驼因劳累出汗,潮气透过麻袋渗进茶叶,喝茶时就添了一股特殊的风味。俄国人对这种味道习以为常,甚至有了依赖感。西伯利亚大铁路开通后,俄国人直接从中国进口茶叶,却招来俄国用户的一片抱怨:茶叶有问题,味道不纯正!

  茉莉花说,从中国回来后,爷爷最看不惯那些往茶里放牛奶和柠檬的英国人,说只有野蛮人才会用这些小零碎来糟蹋地道的中国茶。后来爷爷看准了这条“铁轨上的丝绸之路”,继续往俄国运茶。为了恢复原来的口味,茶叶启程前,爷爷吩咐手下往每块茶砖里放一撮骆驼毛。说到这儿,茉莉花笑得前仰后合,头上的羽毛抖得似风中的花朵。

  五

  生活在欧洲的20年间,我无数次往返于欧亚大陆,在万米高空的飞行线路图上,叶卡捷琳堡是一个绕不开的亮点。车过乌拉尔山,就到了叶卡捷琳堡。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双头鹰”城市,一头看亚洲,一头看欧洲。亚欧分界线上,耸立着一座现代化界碑,张开双腿立在欧亚两端,一股豪迈之气油然而生。

  17世纪初,叶卡捷琳堡是为了纪念彼得大帝之妻、沙皇叶卡捷琳娜一世而建。沙俄派出的第一位访华使节,就是从叶卡捷琳堡启程,而后来到大明中国的。俄国使节带着万历皇帝发出的第一封致沙皇的国书,越过乌拉尔回到莫斯科。

  无论是母仪天下的尊贵,还是人类史上最血腥的记忆,都和叶卡捷琳堡有过交集。1918年的夏季,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被十月革命后的苏维埃政权胁迫到叶卡捷琳堡秘密枪决。半个多世纪之后,在皇室一家遇害的宅邸上,建起了一座拜占庭式的教堂——滴血大教堂,那惶惶不安的皇室灵魂,终于有了安息之地。俄罗斯帝国,因为它的庞大而骄傲,也因为它的庞大而危机四伏。末代沙皇终究未逃脱历史的宿命,只能在西伯利亚冰冷的土地上,留下一段悲凄的挽歌。

  1935年,也是个夏天,从北京清华园走出了日后在中国学界举足轻重的六位才子。他们从满洲里出发,沿西伯利亚大铁路,由东向西奔走。列车穿过叶卡捷琳堡时,季羡林写道:

  我们六个中国学生挤在一间车厢里。车下是横亘欧亚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人是地里仙,一天不见走一千。现在绝不是走一千,而是在风驰电掣中过日子了。我们都是二十三四岁的大孩子,阅世未深,每个人的眼前都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堆满了玫瑰花,闪耀着彩虹……

  六

  历史的脚步往往在不经意间迈出,世界因此而悄然嬗变。21世纪的今天,新兴力量聚焦乌拉尔山麓,“金砖五国”与“上海合作组织”双轮齐动,携手重塑世界格局,以传承和弘扬的姿态,赋予古丝绸之路以崭新的时代内涵。

  俄罗斯的强大,在于西伯利亚的富饶。俄罗斯的强盛,也有赖于西伯利亚。岁月的车轮,碾过世纪的风霜,在中国“一带一路”的新型框架内,将提速前行。

  咔嚓咔嚓——列车继续奔走。在从欧洲向亚洲的过渡中,我把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拨快,接近北京时间的这一刻,视野内的森林消失了,丘陵逐渐平缓,青草越来越密。我突然看到一只披着红色羽毛的鹰,蹲在大路的高地上,像是路标,又像是放哨,傲然打量着呼啸而过的列车。咔嚓咔嚓——随着熟悉的歌咏,我分明感到生命的最强音已然来临。

  


 
「都市杂志•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专刊」征稿启事
「大益文学」征稿启事:我们终将会用文字去到最远处!
首奖3万元〡你写给世界的文字,我为你免费出版”第三季小说出版资助活动开启!
2019年贵州尚坤杯”全国征文大奖赛征稿启事
起点女生网第一届金笔点凤征文大赛
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18)评奖启动!
第四届袁可嘉诗歌奖”征稿启事
中医药70年·老照片的故事”专栏征稿启事
四季老舍•夏五月的青岛主题征文邀您参与啦!
全国首届闻捷诗歌奖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2019衡水湖首届诗歌文化节原创诗歌征稿启事
外国文学年度研究”栏目征稿启事
第二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启动
第四届全国青年自由写作大赛征稿启事
2000元起/篇丨腾讯职场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届中国田园诗歌奖”征稿
奖金2万〡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宝安)诗歌论坛暨第二届福海海洋诗歌文化节开始征稿
更多...

叶辛

格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东软集团2018年营收71.71亿元,医疗业务毛利率近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