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王溱 来源:  本站浏览:83        发布时间:[2019-02-11]

  

  一进腊月门,人们便会感受到迎年的气氛。尽管现在不少人嘴上在说,如今的日子天天像过年,还忙活啥?

  真不忙活?仔细观察会发现,哪家也没闲着,只不过形式不同而已。

  迎年忙活是老习俗,代代相传,根深蒂固,很难改变,也没必要改变。过年是老百姓的节日,中华民族的节日,辞旧迎新的节日,不光生活变得崭新亮丽,还蕴含着浓浓的情感,深深的祝福,殷殷的期待,美美的喜悦,岂有不忙活之理?

  不信拉近镜头看一看。

  家

  一大早刘二嫂又要去菜市场。出门前对刘二哥说,把玻璃再擦擦,让孩子回来有个舒心的环境。不是刚找钟点工擦过吗?头天下过雪,灰尘沾在玻璃上,难看。好,明白了。刘二哥倒是痛快。见刘二嫂拉着小车要出门,忙问,还去买啊?冰箱里可搁不下了。孩子不是喜欢吃豆包吗,我去买些红豆,再买些红薯干。

  刘二哥不吱声了。多说也没有用。刘二嫂盼孩子回家的心情可以理解。当年自己在外地工作,母亲不也是隔三差五地打电话问,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回来吱一声,给你包最爱吃的荠菜饺子,烙单饼夹着鸡蛋炒大葱,还有……那唠叨不完的话,有时感到有些“烦”。但等刘二哥变成了父亲,孩子大学毕业留在外地,才体会到母亲当年对自己的唠叨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什么样的牵挂?才会想起每次下了火车急匆匆往家赶时,母亲总会站在小区门前,眯着眼睛聚精会神向远处张望着。寒风掀起母亲胸前的围巾,凌乱的白发遮住母亲的视线。当自己突然站在母亲面前,那双深情的眼睛里总是闪着晶莹的泪花,每次惹得自己都不敢直视。

  有人说过年是最大的乡愁,是感情和思念交织在一起的一次特别的冲动。这话说到骨子里去了。你看,天上地上,海里河里江里,飞机火车汽车轮船,甚至摩托车自行车,都加入春运的行列。你听,远离家乡的游子,无不朝着家的方向,在心里激动地呼喊:我回来了!浩浩荡荡的回乡大军,千里迢迢的飞行穿越,有时仅仅就为了与家人见个面,吃上一顿年夜饭,然后又原路返程,回归原状。有必要吗,值得吗?每年几千万人的“迁徙大军”不辞劳苦的壮举是最有说服力的答案。这似乎成了一种本能,用不着动员,就仿佛有一股巨大的无形的情绪,有一种氛围和力量在推着前进,无怨无悔,激情满怀,势不可挡。

  刘二哥记得,有一年过年已经决定留下值班不回家了。电话告知母亲时,话筒那头一直没说话,只传来轻轻的叹气声。许久,母亲才说,那就留下吧。刘二哥虽然看不到母亲的表情,但已想象得到母亲的脸上一定挂着遗憾和失望。年三十早上,刘二哥突然接到通知,值班由领导代替,让他回家过年。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刘二哥猛然觉得这世界充满阳光。尽管那天天空还零零碎碎地飘着雪花,但在刘二哥眼里,这是吉祥的象征。当刘二哥从天而降般敲响家门,看着喜极而泣的父母时,自己也流下了泪水。

  家的感觉太好了!那一刻刘二哥真正体会到幸福的含义。

  如今已离世的母亲的唠叨再也听不见了。现在母亲这种情怀转移到了刘二哥身上。孩子选择在外地工作,恰似他当年在外地一样。两代人的轮回,都倾注着一股淡淡的乡愁,如同一条飘拂的丝带,一头连着家乡,一头连着远方。虽然现在的条件跟以前相比可谓天壤之别,但每到过年,思念和情感还像过去,如奔腾而来的潮水,冲撞着心绪。

  刘二哥决定跟刘二嫂一起去菜市场。

  不嫌东西太多冰箱里装不下了?

  刘二哥没回答,穿好衣服走出家门。放眼望去,天空很晴朗。刘二哥仿佛听到高空中正在轰鸣的飞机发动机声响,那上面说不定就坐着自己的孩子……

  拜年

  王老叔攥着签字笔在小本上写了一通后停住了,看了看,又紧锁眉头似乎在考虑什么。女儿在一旁说,差不多就行了,现在过年谁还跑东家串西家的?

  过年不去走动走动,这感情不就断了?人活这辈子就是你来我往,相互关心关照。各扫门前雪,不问他人事,还是感情动物吗?王老叔振振有词,女儿吐吐舌头不再言语。

  长辈是第一位的。咱表叔八十六了,一定要去看看。嗯,要买上两盒草莓。老人牙口不太好,草莓软,吃得下去。记上。后院的李大婶也要去看看。邻居一场,不能因为盖了大楼平时难见面了就不相往来。当年你奶奶活着时,人家李大婶没事就到家里串门,陪着拉呱,还帮着缝棉被,你奶奶有病时人家也不嫌弃,照旧来帮着照顾。吃水不忘打井人。对了,给李大婶带点什么好?山鸡蛋。李大婶愿意吃鸡蛋,每天煮了蘸酱油吃,喜欢这口。记上。厂里的孙老头也要去看看。孙老头算是我的师傅,尽管没真正带过,但我有什么不会的就问他,这老头可有耐心了,百问不烦。厂里的人都说他好。快九十了,高龄长寿。一定去看。记上。还有,小吕家要去一趟。小吕不是你徒弟吗,哪有师傅去看徒弟的?女儿插嘴道。我看徒弟干啥?我是去看他母亲。不容易,一个早年守寡的女人拉扯着三个孩子,一步步走过来,太难了。你奶奶说,这样的女人最值得尊重。我能不去看看?记上。

  过年串门是传统。过去许多人盼着过年,喜欢过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可以“堂而皇之”去串门,相互走动,加深了解,增进感情。特别是一些工作上有点碰碰磕磕,别别扭扭的,想缓和一下紧张关系,解除一些误会,平时找不到恰当的机会,过年是最佳契机。道一声过年好,祝一声大吉大利,便于冰释前嫌,春风化雨。人在一起本身就是缘分,缘分里没有仇与恨,更多的是情与爱。

  有段时间,过年串门的习俗变得“冷寂”起来。通信工具的发达进步,让电磁波和无线电波取代了人与人直接的面对面,过年问候变成了短信、微信。大年初一,街头上不易见到穿着新衣服、脸上挂满笑容的拜年大军了,人们足不出户,人手一个手机,编好一条信息,手指一点,朋友圈里成百上千的朋友都接到了拜年的祝福。确实方便了,但也确实有些失落,特别是上点年纪的人,盼啊,盼,就盼着过年亲朋好友见见面,拉拉呱,道声好。现在这一切大都成了记忆,成了期盼和梦想。

  电话、微信拜年,让远隔千山万水的人有了联系,但是看不见摸不着,没劲也没情绪。视频?视频是挺好,但同样隔着屏幕,缺乏真实感。你看我们老伙计,过年凑在一起问寒问暖,那是啥劲头?亲啊!当年我刚退休,厂党委书记大年初一来拜年,一进门喊一声师傅,两双大手一握,暖到心头。啥都不用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电话微信有这效果?王老叔歪头对女儿说。

  没有,肯定没有。女儿诚恳又若有所思地回答。

  爸爸,帮我记上,过年我要去给班主任拜年,她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我们的成长进步付出了很多心血。过去我总是打电话给她拜年,今年我要登门祝福。还有,我要给发小拜年。前些年她生病了,我去看过几次,再后来一直视频或语音通话。我以为这样就足够了。听了你的话,我觉得,真情表露还是应该面对面,那才是一家人的感觉。

  好,我都记上。王老叔戴上老花镜笑呵呵地又忙着往笔记本上写。

  亲人

  红红的包装,彩色的画面,一排排或圆或方,或长或短的鞭炮摆放在路边的货摊上,引来不少孩子的围观。

  张大爹领着外孙也来凑热闹。

  喜欢吗?喜欢姥爷给你买。

  老师说放鞭炮危险,要有大人陪着放。那我陪你放啊!姥爷可会放鞭炮了,小时候从大年三十一直放到正月初三。我们那时放小鞭,“二踢脚”,还有“呲花”。这些你都没见过,可好玩了。

  老师还说放鞭炮会污染空气,尽量别放或者少放。张大爹不言语了。老师的话在孩子眼里很重,岂有不听的道理。

  本来张大爹以为,作为男孩子的外孙会喜欢鞭炮。他小时候,父母过年时给买两挂鞭炮,自己会高兴激动好多天,若是再给点压岁钱,简直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了。

  放鞭炮,给压岁钱,这是过年不可缺失的内容。前者是孩子,特别是男孩子的最爱。年三十晚上,挑一只大红灯笼,口袋里装满鞭炮,手里夹着一根燃烧的香,走一路放一路,那“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简直好听极了,仿佛是世上最悦耳动听的声音。

  现在的孩子似乎对这些不太感兴趣了,相比之下更在意压岁钱。

  压岁钱也是许多孩子过年的兴奋点。日子再困难,手头再紧张,过年也要给孩子压岁钱。多少不重要,要的是气氛。当孩子接过用粉色纸包起来的压岁钱时,那激动兴奋充满感激的表情,或许是世上最美最刻骨铭心的镜头了。莫以为家人之间就不需要“讲究”,习俗和传统犹如调和剂,有了它一家人会更加和谐愉快。

  如今不少孩子也给长辈发“红包”,数额随意,旨在心意,还有乐呵。那些给晚辈送惯了红包的大人突然接到孩子的红包,一个个像孩子般绽开欢乐的笑容,心中不仅感到甜蜜,更会感到宽慰,知道这是孩子孝敬的新形式。一年再辛苦,再劳累,也会无怨无悔。这种充满浓厚感情的红包,格外珍贵,美好。

  张大爹接过这样的红包,那是女儿在初三回娘家时送上的。开始张大爹还不好意思,直往外推,女儿笑着说嫌少啊?一句话全家开怀大笑。

  张大爹问外孙过年要什么礼物?

  一定要给吗?当然了,过年嘛本来就欢欢喜喜,有礼物不更高兴吗?

  姥爷会发红包吗?外孙放低声音问。你说呢?张大爹笑着反问。

  外孙低头想了想说,肯定会。对了妈妈爸爸也会送给您,还要送给爷爷奶奶。昨天我听他们在说这事了。

  是吗?是的。姥爷,为什么过年要互相送红包呢?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是世界上最亲的人。

  过年我们是不是会变得更亲?外孙踮起脚仰头看着张大爹。

  对,说得对!我们永远都最亲。

  张大爹眼里突然感到有些湿润,他抱起外孙亲了亲说,走,回家准备红包啰!

  


 
青春文学杂志《最小说》征稿启事
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六届中国麻夏布情”全国诗词散文大奖赛启事
第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一届茅台杯·中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第七届全国女子诗会征稿启事
天险蜀道 雄关剑门”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金荷杯”全国小小说征文启事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征集活动启事
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奖金15万〡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
100-120元/篇〡「青青紫」约稿函
100元/千字〡《知心姐姐》杂志约稿函
300元/千字〡《读者・原创版》2月征文:何处是我家”
我和《草原》的故事”征文启事
首奖1万〡爱上可克达拉”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首奖2万〡第七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隆重征稿
《诗刊》投稿邮箱
400元/篇起〡「青艾地」长期征稿
"祖国好,家乡美"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更多...

郭宝亮

程永新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冷酸灵温暖主张:让每一秒的陪伴都有温度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