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01        发布时间:[2019-02-02]

  

  张雅文,女,1944年出生于辽宁开原,现居于秦皇岛市海港区。从事过专业速滑运动员、银行会计、编辑、文学创作工作。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黑龙江分会、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政府津贴享受者。

  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出版长篇小说、传记、报告文学集《趟过男人河的女人》、《绿川英子》、《爱献给谁》、《玩命俄罗斯》、《韩国总统的中国御医》、《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出版了英文版)等多部作品;发表《走过伤心地》、《4万:400万的牵挂》、《香魂》等报告文学及中短篇小说数十篇;其中《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在2015年作为国礼被习近平主席赠与比利时国王。

  2017年11月20日,张雅文的《与魔鬼博弈--为了生命的权利》获得第九届《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优秀奖。

                                                                                       

  搀扶着,走过艰难


  这是我创作三十多年以来,投入时间最长、创作最艰难的一部作品。

  我和先生用半年时间,自费跑了十几个省市的未成年犯管教所,采访了未成年犯、监狱警察及未成年犯家长二百四十二人。此外,还采访了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

  我带着沉甸甸的收获——上百万字的采访笔记、录音、大量照片回到家里,沉下心来,又伏案陈书大半年,终于写到最后一章了。此刻,我就像一名航海者,终于看到了黎明前的海岸钱。又像十月怀胎的母亲,翘首盼望着饱含多年夙愿、投入巨大精力的婴儿即将问世——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件突然撞得我头破血流,天旋地转,眼前一团漆黑……

  事情的起因却是另一起更大的不幸引起的。

  2018年1月25日下午五点二十分,一个电话把我从平静的创作中突然带到残酷的现实——

  “雅文,我骑车在万达超市门前摔倒了!爬不起来了,你快来接我吧!”老伴在电话里发出了痛苦而急切的呼唤。

  坏了!老伴出事了!上帝保佑,千万别骨折!千万别……

  可是,上帝不仅没有佑护我,他在我多舛的人生路上又增设了一道坎坷。

  我匆匆赶到老伴摔倒的马路边,请几个路人帮忙,费很大气力才把他弄到出租车上,来到先觉骨科医院,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我们面前:左髋骨严重骨裂。医生当时提出两种治疗方案,一是手术,打钢钉;二是卧床静躺三四个月。

  对一位七十八岁、患有心脏病和糖尿病的老人来说,哪种治疗方案都是残酷的。髋骨骨折是最难愈合的。我们决定回家卧床静养。可是快到春节了,请家政很困难,这时又在广西北海过冬,孩子都不在身边。

  从那天起,老伴健壮的身影再也不会出现在厨房里。“亲爱的,开饭喽!”他浑厚的男中音再不会热情地响起。尤其不会拎着大包小包从超市归来,乐颠颠地喊我:“亲爱的,快来接一把!”他只能瞪大眼睛躺在床上,用充满歉意的目光哀愁地看着我像一阵风似的在他眼前刮来刮去,买菜、做饭、一日三餐、侍候老伴、收拾房间……一切一切,都得靠我一个人去扛了。

  老伴几次拉着我的手,歉意地说:“老伴啊,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现在家里家外全靠你一个人了,实在太辛苦你了。”

  我却强作笑脸,拍着并不强壮的胸脯佯装强悍:“没关系,你爱妻强大着呢!”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强悍的女人,我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老伴是一个很有家庭责任感的人,柴米油盐从不用我操心,他一倒下家里全乱套了。可是这种时候没有别的选择。坎坷的人生告诉我:在磨难面前谁都救不了你,只能挺直了腰杆自己救自己!

  从清晨五点钟起床,我就变成了一只陀螺,出操、买菜、帮老伴洗漱、换药、准备一日三餐、刷洗碗筷,一切弄完了才能坐到电脑前……

  一天傍晚,我给老伴洗脚,他两眼潮潮地看着我说:“今天一天都没见到你的笑容,这几天也没听见你的歌声,你怎么不唱歌了呢?”

  我心里哭笑不得,老伴啊,我哪还有心思唱歌?哪还能笑得出来呀?就差没哭出来了。我说:“你躺在床上疼痛难忍,我却在这里嗷嗷地吼叫,你心里还不烦死我了?”

  “不,我愿意听你唱歌,听到你的歌声我心里踏实,觉得咱家里又有了欢乐。看到你脸上有了笑容,我心里就感到安慰……”

  我的眼睛顿时潮湿了。我说:“老伴啊,我们一起风风雨雨走过了半个多世纪,你像大哥哥似的呵护了我一辈子,现在你遇到困难,我这当妻子的做这些还不应该吗?你千万别这样……从今天往后,我天天冲你笑,天天给你唱歌……”我故意夸张地咧大嘴巴,唱起了《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边唱边夸张地挥舞着拳头。

  从这天起,我每天清晨出操回来进门就唱歌,边做饭边唱他最喜欢的《那就是我》《山楂树》……但唱得最多的还是那句“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与其说是唱给老伴的,不如说是唱给自己的。

  从那以后,我让家里尽量多一些歌声和笑声,让老伴跟着我一起唱,我们一起瞎吼,练肺活量,也让压抑的心情在吼叫中得到释放。而且,我经常从路边偷偷地摘回几朵小花带回家,举到老伴面前:“给,《献给检察官的玫瑰花》!”他接过小花,随口唱道:“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直到今天,我家的茶几上还插着一枝粉色蔷薇呢。我让花儿告诉老伴,春天来了,又走了。夏天又来了,

  樱花开了又谢了,蔷薇又开了。

  可是,真应了那句成语: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2018年2月12日,还有三天过春节。我出小区去接快递,心急火燎地往外走,一头撞在平时从不关的单元玻璃门上,砰的一声,撞得我趔趔趄趄向后退了两三米,蹲在地上。一时间,我两眼发黑,天旋地转,好大一会儿才稍稍缓过神来,发现地上一摊血。原来鼻子在哗哗淌血,脑门上撞出一个大包,鼻子肿了,一颗门牙松动,嘴巴肿得老高……

  我捂着嘴巴回到家里,老伴看到我血糊糊、变了形的脸,惊讶得半天才说了一句:“真是祸不单行啊!”

  听到这话,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扑到他怀里呜呜大哭。

  那天晚上,嘴巴肿得老高,我坐在老伴的床边,跟他拉着手一直聊到很晚。我们回首当年,经历了多少坎坷,闯过了多少风风雨雨,感叹人生无常。

  1968年,他被打成反革命关进“牛棚”,我正怀着第一个孩子。我俩偷偷地跑到玉米地里约会,他对我说:“我最担心被判刑关进监狱,那你和孩子怎么办?”我说:“你放心,你要被判刑,我等你!你判多少年我就等你多少年!你要被下放农村,我就跟你去。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他眼里噙满泪水,将大肚子的我紧紧地搂在怀里。

  1968年12月1日,我们住的房子被造反派收回,我只好在邻居家的小冷屋里生下女儿。满月第九天,我冒着零下三十摄氏度的高寒,拖着极度虚弱的身子,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又走了一个多小时,跑到郊区农村去看他……为了让他多看一眼刚出世的女儿,大年初一,我带着饺子,背着刚刚四十多天的女儿,又折腾了两个多小时跑到农村去看他,造反派只让我们见了二十分钟。这就是我们一家三口在“牛棚”里度过的第一个春节……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们经历了太多的磨难,我做心脏搭桥手术,他守在我身边;我获鲁迅文学奖,他泪眼婆娑地拥抱着我,连声说道:“雅文,我们终于有今天了!我们终于有今天了!”

  老伴向来以我的事业为重,一直全力支持着我。他问我,这些天你写得怎么样?进展顺利吗?

  我只好实话告诉他,这些天连一百个字都写不出来,根本找不到感觉,满脑子全是老伴痛苦的身影。他劝我别着急,会找到感觉的,一切都会好的。我也鼓励他别着急,骨头会长好的。

  我们像往常一样,坚信一切都会好的,相互鼓励,搀扶着迎接明天的太阳。第二天早晨,我照样早早地起来出操,只是脸上多了一条丝巾挡住脸,免得让肿胀的脸吓着路人。

  书稿终于在攻艰克难中完稿了。一连几天,我绞尽脑汁却想不出好书名。这天,老伴在床上喊我:“雅文,就叫‘妈妈,快拉我一把’!”

  “为什么叫‘妈妈,快拉我一把’?还加一个‘快’字?”

  “你想想,那些迷途的孩子就像我现在一样,摔倒了,多么希望你快来拉我一把呀!那些孩子,多么需要妈妈快来拉他们一把!”

  “好,就这么定了!耶!”我上前与老伴击掌。

  老伴不是作家,却道出了人生真谛。

  我和老伴又体验了一次磨难,又相互搀扶着闯过了人生的一段险滩,如今老伴已经能下地了。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北海市作协主席邱灼明先生,是他介绍我们认识了著名骨科医院院长范先觉先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对老伴给予了极大的关照;感谢我们当年的冰友、曾任黑龙江省计生委副主任的林盛忠先生,每天晚上都来陪老伴聊天,陪他度过了那段痛苦时光。

  当然也要感谢我的儿女,他们在父母需要的时候,也都尽了最大孝心……

  人在困境中,渴望亲情,渴望有人拉他一把。

  孩子跌倒了,迷路了,找不到家了,他们更渴望妈妈能伸出温暖的手,快来拉他们一把!

  


 
青春文学杂志《最小说》征稿启事
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六届中国麻夏布情”全国诗词散文大奖赛启事
第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一届茅台杯·中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第七届全国女子诗会征稿启事
天险蜀道 雄关剑门”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金荷杯”全国小小说征文启事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征集活动启事
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奖金15万〡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
100-120元/篇〡「青青紫」约稿函
100元/千字〡《知心姐姐》杂志约稿函
300元/千字〡《读者・原创版》2月征文:何处是我家”
我和《草原》的故事”征文启事
首奖1万〡爱上可克达拉”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首奖2万〡第七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隆重征稿
《诗刊》投稿邮箱
400元/篇起〡「青艾地」长期征稿
"祖国好,家乡美"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更多...

郭宝亮

程永新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冷酸灵温暖主张:让每一秒的陪伴都有温度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