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杜书瀛 来源:  本站浏览:113        发布时间:[2019-01-27]

  

  一

  阅读是文学的生存之道,离了读者的阅读,文学就没了活命之路。宏观地说,假如真的没有读者阅读,那就没有了人民群众对文学的内在需求,也就没有了文学向前发展的驱动力,没有了文学在世间存在的必要。如此,文学还能活命吗?

  具体地说,文学作品怎样才真正算是有生命?作家写出来了或者印在刊物上、印在书里了,只是有了潜在的生命。倘若文学作品得不到阅读,就好比仍然在娘肚子里没有生下来(没有出世)的孩子,过了时候,那就憋死在肚子里了;那样的文学是名副其实的“死文学”。只有作家写出来了,读者阅读了,作品才真正地“活”,才算有了生命。是读者的阅读激活了作品的潜在生命,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赋予了作品生命。

  我这里想说说意大利美学家克罗齐。他在《美学原理》中说,艺术即直觉。要知道,他所谓“直觉”,只是意识里的活动,与所谓“实践”活动无关。在他看来,你在意识里“直觉”了,从根本上说你就完成了创作,艺术就已经“活”了;至于艺术的“表达”、“传达”,只是“机械”的活动,在他看来这属于所谓“实践”活动的范畴而不属于艺术创作。

  克罗齐的观点不符合客观事实。实际上,不但像克罗齐所说只在作家意识里“直觉”的作品不能算是成活的有生命的文学作品,即使作家已经写出来甚至印出来了,却未得到读者阅读,那也不能算是成活的有生命的文学作品。藏在藏书楼里从未被阅读过的作品,或者躺在图书馆的书架上从未被借阅过的作品,都是“死作品”。文学的生命犹如父母结婚之后所产生的孩子,是父母相爱、父精母血结合后的结晶。如果说文学作品的母亲是作者,那么读者就是父亲,阅读就是结婚生子。经过阅读之后所呈现出来的作品,才是真正获得了生命的作品,才是真正得以实现、有了活蹦乱跳生命的文学作品。

  二

  不错,文学作品只有通过阅读而“活”着,而有生命。但数千年的中外文学史表明,这生命呈现着各种不同的情况:有的是旺盛的生命,有的是微弱的生命;有的是短暂的生命,有的是长久的生命。

  所谓旺盛的生命,是说文学作品被读者热读,迸发出强烈的生命火花。譬如西晋著名文学家左思写出了《三都赋》,一时争相传抄,洛阳纸贵,那就是它在当时有着旺盛的生命。再譬如上个世纪中期,《青春之歌》、《红旗谱》、《红岩》《林海雪原》等,也曾被人们特别是年轻人热读,它们的发行量,每部都在几百万册。改革开放后,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在《人民文学》上刚一发表,人们即排队购买,一时“京城纸贵”,男女老少争说《哥德巴赫猜想》主人公陈景润。这都表明它们在当时的旺盛生命。

  而那些阅读量很少的作品,一般说,生命力是弱的。即使一时被热读的某些畅销书,在一段时间内看起来生命力旺盛,似乎风光无限;而其中有的作品,热读过后便少有人再读,甚至无人问津。前述《三都赋》,虽一时“洛阳纸贵”,后来却“门前冷落”。它就只有相对短暂的生命。还有一种作品,人们“不会读第二遍”,“看过就扔”。它们的生命更是转瞬即逝。只有那种“经常重读家里书架上的书”,才具有长久的生命。一般说,这都是文学经典。它们在千百年来一直被阅读,有时被热读,可谓常读不衰。有的人阅读这些经典文学作品,虔诚、忘我,到了痴迷的程度。

  文学经典“活”在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同国度人们的阅读之中,它们保持着长久的生命力,甚至旺盛的生命力。

  三

  文学作品因阅读而增加其生命的厚度。

  2016年9月20日,蒙古族女诗人席慕容在“北京阅读季·名家大讲堂活动”上说:“诗就是你诚诚恳恳面对自己的生命,把这个感觉想办法表达出来以后,你的读者如果遇见,心里面也会被你唤醒,诗的厚度不是作者而是读诗的读者加上去的,生命的经验慢慢地成长以后,读者再回过头读你的诗的时候,他生命的厚度又把诗变厚了。”诗因诗人的生命与读者的生命在“阅读”中相遇而产生新生命;而且正是通过读者的阅读,“他(读者)生命的厚度又把诗(的生命)变厚了”;“生命的经验慢慢地成长以后”,读者的生命与诗的生命,互生互长,相得益彰。总之,读者的阅读和再读,不但使自己的生命变厚,而且是诗的生命增长剂。

  为什么?因为阅读本身也是诗的生命的一种创造;所有阅读,或多或少皆如是。

  读者会根据自己的阅历、经验、立场、情感、心绪……在自己脑海里创造性地浮现出新的形象、意境,进行新的构建。这正是席慕容讲的为作品增加了“生命的厚度”。所以,阅读也是文学生命的“增殖”和“增值”——所谓“增殖”,是说阅读也是繁殖文学生命的一种活动;所谓“增值”是说阅读是增加文学生命价值的一种活动。

  四

  作品常读常新。就是说,每一次重新阅读,都会又一次增添作品生命的新内容。

  但是这新内容,可能与原作意向一致,也可能不一致。譬如《诗经》首篇《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是先秦时代普通百姓的一首情诗,描写青年男女追求爱情的苦涩而甜蜜,朴实、真挚、风趣。但是到了汉朝,有人却读出了另外的意思。《毛诗序》说:“《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故用之乡人焉,用之邦国焉。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又说:“是以关雎乐得淑女配君子,忧在进贤不淫色;哀窈窕,思贤才,而无伤善之心焉。是关雎之义也。”一首普普通通的情诗,怎么会变成了“后妃之德”、“乐得淑女配君子,忧在进贤不淫色”呢?但是,回过头来认真想一想,又不能不承认“后妃之德”等等,确是那时特定读者的一种“创造”;至于今天的读者依据自己的阅读经验对这“创造”如何评价,就是另一回事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阅读生发出文学作品各种不同的生命,让文学变着样儿地“活”着。自有文学千百年以来,正是因为千千万万读者的阅读,才使文学不断焕发青春,具有永恒的生命。

  


 
青春文学杂志《最小说》征稿启事
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六届中国麻夏布情”全国诗词散文大奖赛启事
第七届呈贡梨花诗会——寻找校园诗人”诗歌作品征集启事 
第一届茅台杯·中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第七届全国女子诗会征稿启事
天险蜀道 雄关剑门”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金荷杯”全国小小说征文启事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征集活动启事
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奖金15万〡首届乐天杯”全国诗词楹联大赛征稿
100-120元/篇〡「青青紫」约稿函
100元/千字〡《知心姐姐》杂志约稿函
300元/千字〡《读者・原创版》2月征文:何处是我家”
我和《草原》的故事”征文启事
首奖1万〡爱上可克达拉”全国诗歌征文启事
首奖2万〡第七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大赛隆重征稿
《诗刊》投稿邮箱
400元/篇起〡「青艾地」长期征稿
"祖国好,家乡美"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更多...

郭宝亮

程永新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冷酸灵温暖主张:让每一秒的陪伴都有温度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