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贺林蝉 来源:  本站浏览:170        发布时间:[2019-01-05]

QQ图片20190105104154.png

母亲以布为田,用针尖耕耘


我说不出刀芒与暗夜,哪一个

更锋利,就如同,我说不出

一根银针落地的声音

与绣帕上的花瓣,哪个更轻

 

母亲手中的丝线,像一列火车

载着雨声,笑声,还有一阵咳嗽

几句唠叨,从针眼里缓慢穿过

她肩头不断有韶华凋零

变成细小的针脚,密密匝匝

 

母亲善于以布为田,用针尖耕耘

然后,把指尖的春色,播撒成一番绿肥红瘦

一番草长莺飞。还不忘将鱼儿和鸳鸯

安排在水中,将亭台楼榭安排给娇娥粉黛

 

而母亲自己,被针剪线帛安排在

灯下,窗前。秋风从镜子里,一根一根

吹白了青丝,吹皱了容颜,却吹不走

母亲眼中的雾岚

 

她手中的那枚银针,在时光的打磨之下

已经瘦弱得无法承受再一次

穿针引线。母亲依旧坐在窗前,把青山翠竹

绿树红花,都笼罩在眼中的薄雾里



父亲站成了高原的脊梁

 

父亲眼中的世事,或高或低,都带着

黄土地的性情。他总是站在高原张望,呼喊

麦子以金黄的色彩作出回应

 

高粱穗上结着醉意,风一吹

山腰、河畔,都可以闻得见酒香

父亲坐在山顶纳凉,抽烟,计算节令

或者推敲哪一朵云彩里,藏着一场透雨

父亲常将太阳背上山,也常将月亮

赶下河。汗水浸透的春秋

和方言一起散发的咸味

把瘦小的日子喂养得饱满,敦实

 

父亲还会时常在竹杖的搀扶下,走上山去

与青草对话,看松鼠在林间跳来跳去

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摇摆,扫出遍地虫鸣

 

有一朵迷路的白云落下来,化作父亲

满头白发。他再次起身张望,呼喊

山谷传来的回声,与年少时一样清脆,明亮

父亲还站在山顶,在斜阳夕照里

把自己变成了高原的脊梁



村庄轻飘飘的,站在高原上


生活在屋檐下老去,蛛网

是房子的年轮,我在它迟缓的注视下

离开又归来。炊烟一天比一天高

高过烟囱,也高过节气


亲人的身影,一年比一年低

低过门楣,也低过自己的心情

只有我慢慢高大起来,轻易地抬头

就可看见人世沧桑,以及屋顶的青苔

被岁月肆意践踏的痕迹


卷心菜背叛了季节,躲在暖棚里

对冬天敞开心扉,如同我背叛了故乡

漂浮在城市里,说着没有根基的语言


我的村庄,轻飘飘地站在高原之上

等待她的子民归来,像田野里的

无边衰草等待火焰燃起。村庄的子民

或在别处哭泣,狂喜

或正走在他乡的斑马线上


红灯笼烧红了整个正月

未及点亮绿柳红花,人们已经

和水中的浮冰一起消失在河畔


他们即将从某个城市角落的暮色中

飘过,掘地三尺拾起幸福

或者埋下欲望。留在故乡阡陌曲径上的

残梦,终将长成杂草,或者野菜



让所有归途如行云流水


刀和鱼在这一年的最后时刻完成

对话,铁与火再次合谋,从一条鱼体内

逼出潮水的声响。旧瓶,新酒

都把自己交给杯盏,当我喉咙深处

跳出几个陌生的音符,北上南下的火车

将同时抵达一个词语内部,打开

平仄之门,卸下最朴素的意义


花朵和雨水全都退回地下,留出

足够的借口,供人们辞旧迎新

月光布置在墙角的千堆雪,并不是

唯一的幻象。我手头剩下的句子里面

没有江山如画,用石头描述一条

干枯的河床时我并无恶意,就像谈论

生死时,不必持有什么立场


我再次写下码头,关山和村庄

不向任何人提起西风、瘦马,夕阳西下

并扫除笔下的积雪和阴霾,用恰当的

修辞,让所有归途如行云流水

还要在结尾处安排一声犬吠,提前

为远方归来的游子叩响门扉



把似水流年再虚度一遍

 

即将抵达彼岸的寒意,不虚此行

穿过衣袂和肺腑,把时间吹乱

吹皱一杯清茶的余香。那些不能

忽略的叶子一路追随于我

而我与一条无尽长街如影随形

 

往事杂沓纷乱,来不及诉说

这小小人间已是大雪纷飞,记忆

总是青黄不接。老槐树被宿鸟的呢喃

一寸一寸带到矮墙背后,暮霭沉沉

亦步亦趋地在房前屋后布满霜花

 

我不得不沉入梦里,不得不将自己

暂时安放在形而上学的夹角处,远离

粮食和悲喜,拒绝听到一根银针

穿过绢帛的声音,在无意虚构的世界里

辗转、游走,把似水流年再虚度一遍

 


寻常生活里的某个时刻


引来火种,让炉灶保持心跳

顺便照亮钟摆的夹角

这是寻常生活里的某个时刻

盘中的鱼降下体温,升起香味


煮一抔雪,看茶叶缓慢舒展身姿

如果她性格过于清奇,就加一块方糖

使她变得傲骨嶙峋,或者棱角分明


晚归的飞鸟和墙外的枯藤,都会

带来一些讯息,只是很轻易地

就被犬吠冲散,无法解读

如果整个村庄突然沉入寂静,黑夜

就会顺着它来时的方向一点一点陡峭起来



北风,刺穿生活


总会有人失手,将掌心的一叶春色

付于寒流骤至,在这一日苍黄里迷失

流离,陷落于眼中的漩涡


北风扯开弓弦,在自己的深渊里

引而不发,等待我掷杯为号,射出愤怒

一声呐喊占领整座城池


黄昏在落叶僵硬的脉搏里

探寻人间繁华,霓虹光影是生活

翻滚过风口时留下的唯一证据


楼宇守着它的光怪陆离。人们

被时光加减乘除。如果北风瞬间刺穿生死

灵魂就将乱码,像一串无法执行的命令



今夜,无需怀抱乡愁


我从唐诗里回到过故乡,没有

孩童牵衣笑问,客从何来

只有冷风从北往南,漫不经心地吹着

 

门前的老树上,倒挂着枯叶,残枝

还有我遥远的童年,我告诉她们

我发间的银丝,并不是

与谁争夺岁月时赢回来的

 

今天,我从他乡归来。村庄

比我离开时更瘦,草垛却更臃肿

散乱地站在夕阳落下的地方

 

我经过的时候,只有晚归的寒鸦

回头看见了我,它们的聒噪,比我离开时

低沉,浑浊。那一轮在李白酒杯里

醉倒过的月亮,认出了我

 

父母坐在门槛上,比夜色安静

也比夜色苍老。炉火用舌尖舔舐着酒香

也舔舐着孤独。我的身体,思念

还有泪水,都在温暖的包裹里复苏

 

今夜,无需怀抱乡愁梦回故园

无需对影邀明月,也能举杯成三人



返  乡


我从荒谬之中归来

内心长满衰草。闭上眼睛假想

以英雄的姿态,走出悲怆的步伐

 

舌尖滑出的乡音,有明显的伤痕

炊烟斜斜地飘过屋顶。干燥皴裂的碾场

残留着粮食的体温

 

老人叼起烟锅,慢腾腾挪出家门

白花花的阳光默默走动,寒冬并未过去

 

风像凌厉的箭矢,射向对面山坡

大地因疼痛而颤栗。在屋檐下崛起的人

用陌生的语调,不断强调着臆想和渴望

 

他们与我一样,在时光的反复碾压之下

终将粗糙地死去。往生,轮回

化为一株麦苗,被春天插入泥土



把细碎的节奏赠予时光尾声


没有谁能把残雪赶出小城

阳光也不能。满目斑驳不能侵入

我的内心,高楼不能,橱窗里的

绚烂色彩,也不能


脚下的声音,不论宫商,也不论

平仄。我信步徐行,把一些细碎的

节奏赠予这一年时光的尾声

让她准确地计算出,自己的归期


我无意把光阴勾留,也不向往事

挥手告别,或者回眸追忆


我的悲喜爱恨,无关东隅霞光

也无关桑榆晚晴。倦鸟寒枝

依稀可辨,为我守候的人,守着他的

一襟晚照。于灯火阑珊处,将自己

徘徊成一个温暖的句子


QQ图片20190105104548.png

此评 刊于《诗歌风尚》2017年第2卷


自然与人心共生的力量

  ——读贺林蝉组诗《一滴水,藏着风暴》

  宫白云

  80后诗人是中国百年新诗以来一股不容忽视的强盛力量,有许多诗坛大家认为80后诗人是“最有可能担当中国未来文学复兴大任的人选”。这个群体以自己充满才气的艺术潜力和发展空间慢慢地走进了浩瀚的诗歌史中。由于成长年代与社会背景的特殊,80后诗人的诗歌具有很强的辨识度与不可取代的特点,特别是其中的女性诗人如郑小琼、春树、李成恩等,各自以自己超凡的艺术才智与独特优异的诗歌文本成为诗坛耀眼的光芒。而后期涌现出来的80后诗人也不可小觑,许多诗人以自己独特的创作理念与写作风格令人瞩目,80后女诗人贺林蝉就是其中的一位。

  贺林蝉是一位很有天分的抒情诗人,特别具有激情和想象力,她的诗表达了诗人对生命内涵与精神自由的探寻与追求,是“一滴水”也能“藏着风暴”的以万物来体现生命精神的诗人。她的气势,她的形而上,她的想象,她的了然,都是她在用诗歌为精神塑型。这从她的这组《一滴水,藏着风暴》最能体现。这组诗技巧相当成熟,思维跳跃殊异,想象大胆新奇,象征主义和神秘主义色彩浓郁,整体具有开阔的眼界与阔大的审美空间。

  读贺林蝉的诗是一种灵感的享受与语言的陶醉,她以自己不一样的方式去揭开事物的真相,抵达存在的真实,让读者无形中感受一种隐秘的力量。她的这组《一滴水,藏着风暴》最能体现。她的这组诗由14首组成,14首诗有的富有哲理,有的揭示意识的隐秘,有的气势如虹,有的九曲回肠,有的层层回旋……她让我们看到一个诗人对诗意追求的不懈努力和对世界与生命的各种洞察与思考。在她的诗中,思维是逆向的,并且透着一种天然的神秘意味与隐秘的疼痛。如“一年之中,水草只上岸一次/卸下春光就变成石头,河水即使倒流/也回不到古代,唤来古人用乡音告别/或者,唤来一匹白马,站在柳荫之下”(《渡口》)。如此的“渡口”呈现出来一种巨大的气场,仿佛古老的箴言带来的隐喻。还有“神在午后坐井观天,此时人间与人心/都经不起太多注视,一切可疑的秩序和繁华/稍作推敲就轻易地陷入混乱/有人藏起惊慌,藏起灵魂深处的杯弓蛇影”(《午后》)。这样的“午后”有着天才般的神性质素,诗人在打开神启之门的同时也打开了人性内部的幽微。她的许多诗都是这样富有隐秘的质地和对生命的内核不遗余力地挖掘。“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码头,用血肉之躯/推倒黑暗,推倒无数次遭遇又错过的柳暗花明”(《虚构》);“每个人都没有多余的时间,换一种表情/欢笑或者哭泣,在十字路口驻足沉默的人/用同一双眼睛流泪,也用同一双眼睛/遗忘、探寻,或者宣示不太明确的幸福”(《每个人都没有多余的时间》)。在对贺林蝉这组诗的阅读中我还发现她诗歌的语言极具穿透力,微妙、哲性、又意味深长。“被割破的夜色略显陡峭,伤口一字排开”(《天台》));“花朵暗自酝酿着明天的秩序,霓虹灯/企图解救出去的每一个白天都已山穷水尽/树木还把手臂挥舞得苍翠欲滴/此刻,可以回眸、拥抱/除了遍地流火之外,百无禁忌”(《六月,樱桃红过》),这些诗句仿佛出自于一位饱经沧桑者之手,很难想象是来自于一个80后女诗人,我在惊讶于她的老练的同时更惊讶于她的深刻。

  贺林蝉的诗特有的冷静语感与清晰的修辞让她的诗歌与其他诗人的诗早已区分开来。她的诗很难想象是一位80后女诗人作品,写到这里,我想起来了,我已经是在第二次重复这个观点了,老练而有节制,把握整体结构的意识不是一般的清醒,当停则停,意尽则止。我们来看她的(《一滴水,藏着风暴》):

   

  一滴水把我认作故乡

  对着黑夜的绝壁惊涛拍岸

  它能说出的光亮,比一根针的锋芒

  更潦草,我缺乏足够的证据

  为它找回大海,找回一些湿度恰当的时刻

  如果把我的眸子当成归途,需要一艘

  木船的掩护,才能波澜不惊

  一滴水波谲云诡,我读不出它暗藏的风暴

  被折射的声音里,雷声尖锐

  冗长,还有陌生人啜泣过的音节碎片

  如果我将一滴水

  修饰为一条游鱼用腮说出的心事

  石头上的青苔就会进一步羽化

  而那些被造物主遗忘的苍松翠柏

  多么需要一滴水,脱去身上的旧装

  ——《一滴水,藏着风暴》

  这首诗,诗人用“一滴水”将万物与人世间的一种无处不在的力量和人内心深处的隐藏关联一起。揭示了世界万物的内在联系,给人一种深思与启示,富有深刻的象征意义。诗人通过对“一滴水,藏着风暴”做深入的联想,巧妙运用它与大海的关联将“一滴水”还原大海,从而将万物的本质还原,让语言掀起的波澜发出“如果”之问,然后自我解答,让读者从中体会其含义,激起人潜意识里那种对力量的渴望和追求。在这首诗里,诗人虽然没有从现实取景,却现实无处不在,这正是诗人最厉害的地方。

  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贺林蝉个人风格形成的路径,但她诗中那种摒弃现实情景、通过词语的碰撞营造出的超现实主义写法的确令人眼前一亮。如她的这首《欠条》:

  熟透了的麦田柔软、细长。被夕阳

  用某种神秘力量,顺着风向轻轻提起

  像一张张欠条在原野上摇摆

   

  神明的承诺,被镰刀黑色利刃上

  保持明亮的部分刈割。打碾,晾晒

  装成一囤又一囤温饱富足

   

  大地上诱人的金黄色彩消失以后

  这一年,人神之间就此互不相欠

  ——《欠条》

  这首诗是贺林蝉这组诗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我特别喜欢她这首诗中的一种神谕味道,在诗人的眼里,人间所有的收获都是人神之间的契约,她诗中的措辞易懂而又生动,含有深刻的象征意义和神秘色彩。诗人采用了能给人产生视觉意象的“麦田”来阐释“欠条”的寓意,而“麦田”与“欠条”,又是现实生活中具体的存在,但诗人没有从它们的具体存在中去建筑,而是巧妙地运用它们自身的隐喻与象征去一步一步实现自己心中的构建。 诗人是机智的,同时又是举重若轻的,看似随意还带有一些荒诞,但表现出来的深刻与博大却出乎人的意料,正如她的另一首诗《独白》:

  用熄灭灯光的方式,打开

  黑夜之门。用几个似睡非睡的片段

  还原世界的真相

   

  时间并没有因此误入歧途,顺从

  呼吸的节奏,悄然溜走

   

  我并不打算看清她逃离的路径

  正如我从不去探究悲伤来去时

  在梦里掀起怎样的波澜

  ——《独白》

  此首《独白》更像是诗人人生观、世界观等的自供状,它合成了诗人感性与理性等情绪影像,展现了诗人探求“世界的真相”的内心波动。

  总之,读贺林蝉这组诗,感觉她的诗写有着与同代人不同的自如与放松,她修辞上的天赋,她把握结构的恰当,都使她从众多平庸者中脱颖而出。当然,她的写作仍在成长之中,但她让我们看到了她不懈努力的身影,诗歌永不枯竭的新颖也源于此。


 
长江杯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征集启事
第二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田工杯”廉洁微小说全国征文大奖赛
《人民日报》我与新中国”征文启事
2019田工杯”廉洁微小说全国征文大奖赛
300-800元/千字〡《天涯》杂志投稿须知
首奖2万〡第三届金鑫·张骞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四届中国天水·李杜诗歌奖”征稿启事
50-100元/千字〡儿童有声故事绘本征稿啦!
首奖30万〡重量级大奖首届东吴文学奖”作品开启征稿
花城印记杯”2019中华大学生研究生新诗大赛  
第二届华语科幻文学大赛征文启事
万绿湖杯”全国小小说大赛启事 
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征稿启事
关于《文艺报》征集文稿的通知
童星”杯第四届临沂银雀文学奖征稿启事 
第二届全国打工文学征文大赛
岑瀚杯”全国散文诗大赛征稿启事
500-3000元/篇丨「好姑娘光芒万丈」2019约稿函
我与风筝的故事”征文启事
更多...

冯牧

邱华栋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打造全生命周期成本最低”,天加并购SMARDT开启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