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17        发布时间:[2018-12-30]


  一

  三月。南国的小城。阴霾的天气持续不变,人们的心情宛如受潮的衣物,烦泼得要发霉了。这天清早,一觉醒来,阳光从窗外倾洒进来,卧室顿时徒添许多温情。一股温温痒痒之感涌上心头,蓦然记起,已有数月不曾写下任何或风情或激昂的文字了。

  毋庸置疑,这样的清晨,的确让我春心荡漾,浑身激情。我知道这样的日子,是不应该被辜负了的。打开书房,执笔欲书之际,竟又笑了。笑自己竟然也俗不可耐,渐近中年,为人为文还是深受环境影响,真真切切的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然。但不管咋样,有激情,总归是好的。

  承认骨子深处,自己还算是个怀旧和容易感恩的人。秉性使然,不觉又想起故乡的许多时光切片,以及熟稔而又陌生、渐行又渐远的乡情来。

  近些年来,城里正日新月异的变迁,触目皆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到处乱串的汽车。而故乡的土地,于我而言,虽然不算贫瘠,却又来又多的承载着无奈与哀愁。山不再巍峨,水不再澄澈,就连田鸡黄鳝之类也难觅芳踪,凡此种种,不一而具。仅癸巳蛇年秋冬两季,故乡就先后有2名长辈逝去。确切的说,是猝死!“我们的生活怎么了?/白云苍狗的日子刚显丰满/亲朋一个比一个脆弱/透支着英年/马不停蹄的离去”这是我在所写一首诗中的喟叹。孰料,竟一而再的被印证。

  二

  先说说九月里,猝死的十二伯吧。

  获悉噩耗的是在一天晚饭时。老村长打来的电话,让我们的晚餐乱了节奏。我们更惊讶的是,十二伯竟然是被村中那一张死寂的鱼塘淹死的。因十二伯平时喜欢贪杯,最初村民怀疑他是傍晚之后喝了酒,加之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症,行走不便,出门时不小心一头栽倒水里淹死的。因天色已晚,无人看及,至翌日上午,才被人发现涨浮而起的尸体!

  在十二伯出殡的当天上午,尽管工作繁忙,我还是向单位请了假,匆匆的赶回了村子。因为村长已下了“死命令”:因村中壮年男丁不多,要我务必回去搭把手“扛重”(方言,即抬棺材)。作家贾平凹在他的著名长篇小说《秦腔》中曾写有这样的情节:当夏天智死时,东街该请的都请了,“席可能坐三十五席”,只是“这三十五席都是老人、妇女和娃娃们,精壮小伙子没有几个”,连抬棺的、启墓道的人手都凑不够,最后只好破天荒的从中街、西街请人帮忙;而后来夏天礼因山体崩塌,被土石堆所埋,也是因清风街一时没有劳力无法刨出,最后只好把土石堆凑合当作夏天礼的坟墓了!

  类似情景,在我的故乡也普遍存在。

  因与沿海发达省市毗邻,多年来,我的乡亲纷纷奔赴南粤或江浙一带,当然也有不少上省城南宁打短工的。因此“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农村现象屡见不鲜。当某个村庄死了人,村里往往凑不够“扛重”的壮丁。于是,近十年来,故乡一带,还出现了一批专门帮人“扛重”的人。譬如,那个村庄死了人,如村里一时凑不够“扛重”的壮丁,可以想法请别村的壮丁来“帮忙”,这样就得酌情给点酬劳人家。但这“活”,毕竟特殊,也不是人人都情愿干,久之,就慢慢的固定在一两个村庄的极少部分人身上了,这些人后来就成了大家常请的专业“扛重”人士了。当然,这专业也不是绝对的,平时该犁田、种甘蔗、挖木薯、拔花生啥的,还是得依农时忙活去。总之每次“扛重”得来的一、两百元是不够过日子的。这世界天天有人死,但故乡是不可能天天有人死的。皮之不存毛之嫣附?人没了,故乡就不存在了。念及此,不觉恓惶。一般情况下,大家还是愿意在本村内解决这难题的。往往先由村长或家族中有名望的人,逐个拨打电话,要求在外打工或工作的村人回来帮忙。

  故乡的习俗,出殡要在当天中午12点前出发。等出殡队伍从山中回来之后,酒席才能真正开始。出殡队伍,细数起来,应该由六部分人组成,前头的是撑着白幡、撒纸钱的人;第二部分是抬棺材的壮丁;紧随的是垫凳子之人(主要是为抬棺材的人服务,当抬棺材的人喊累时,马上用随身携带的木长凳子垫放在棺材下面,让抬棺材的人歇口气。故乡的风俗,一路上棺材下土入葬之前,是不能让棺材着地的,以此表示对老者的尊敬。);第四拨人是死者的亲属;第五部分是道师,他们或手捧祭祀之物什,嘴里念念有词,或吹着锁呐,或敲打着锣鼓;最后跟着的是点放鞭炮的人了。

  我是抬棺材人之一。由于身不高力不大,乡亲们让我站在棺材的中部位置作搀扶状,在行进中是不需付出大力气的。其实我知道,这是大家照顾我这一介文弱书生了。南国的九月,还是酷暑难当。那天中午,太阳“热情似火”的招呼着大家,但没有人叫累或者抱怨,脸上满是平静而略带悲怆的表情。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参与“扛重”。我不知道我算不算得上一个称职的村民。那一天的情景,恰如一首尘封多年诗歌的描述:“死去的他/正被一群熟悉或陌生的人抬着,吹吹打打/走向终点/像一张白纸/飘向云端……”。那一天的山路,的确漫长得让人戚然与木讷……

  在后来的“白酒”席上,有村民分析,十二伯很可能因为用棍子去捞一个漂浮在鱼塘上的矿泉水瓶,结果不小心落水身亡的。因为鱼塘旁边有一条木棍和一只鞋子,而鱼塘上真的漂浮着一个废弃矿泉水瓶。的确,十二伯一生勤俭节约,甚至近乎吝啬。有人列举了十二伯许多“节约”的事例:他一直在乡里一所中学做勤务工,算是“吃皇粮”的人了,在食堂和喂猪等岗位工作过程中,他会把学生吃剩倒掉的米和饭粒,从水沟里掏出,在阳光下晒干待用;也会象捡废旧一样,收集学生扔掉的破旧饭盒;甚至就连学校食堂锅炉烧下的草木灰,也会装进蛇皮袋……以上许多物件,在某个周末,会被十二伯手拎肩挑,走上10余里山路,回到故乡。然后,要么被他拿来喂牲畜,要么被撒到菜园当肥料,要么被卖到废旧回收点。十二伯死后,亲人清理他的房间,发现了整整一屋的垃圾或废旧品:计有矿泉水瓶、各类玻璃酒瓶、学生铝制饭盒、废铁……

  因为生计谋,整日忙碌,回故乡的次数渐渐少了,对于退休后的十二伯,近些年来我是少见到了。后来听说,他一日三餐竟迷恋上了喝酒,鱼肉也舍得买了,惹得村人笑言“十二伯辛劳一辈,吝啬一生,终于舍得吃了”。我知道那是村人善意的戏言。

  因十二伯身上无伤痕,排除了他杀。但属醉酒落水身亡,还是因捞一个矿泉水瓶而毙命?永远成迷了。

  只是他勤俭、劳碌一生,离世前夕,整日能有酒肉相伴,终究不算太凄苦。

  三

  接下来,要说的是我们村的六三公了。

  我的家乡位于桂中偏南。以汉族为主,壮、瑶等少数民族杂居。对于排资论辈,有着严格而有趣的规矩。比如,我们陆家,曾以清代举人陆生兰写的一首诗来排辈份,诗云:“山光云之祥,天锡世其昌;全家为孝友,华国在文章。”我们家族前辈,就拿诗中每一个字相应的代表一个辈份。譬如,我的父辈是“天”字辈,而我这一代就是“锡”字辈了,我的儿子就是“世”字辈,以诗(句)类推。所以我的父辈要按祖宗定下的辈份,名子就该叫“陆X天”,我叫“陆锡X”,而我的儿子就该叫“陆世X”……有趣也罢,呆板也好,这是一个家族的约定,循着严格的论资排辈轨迹,彰显了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源远流长。除了这一排辈取名的习俗外,我的故乡还有喜欢在人的乳名前面加上“地”、“美”字样。叫男孩子就叫“地X”,要是女孩就叫“美X”。也有在同一辈的人中排上阿拉伯数字,以示年纪的大小。比如,“六三公”意指他在村中排“祥”字辈第63名(个),我们低他两辈,故亲切的叫之“六三公”。

  当然,这样的取名和排辈方式,难免呆板与乏味。于是近些年来,许多年轻一代,或见多识广,或新潮气盛,或桀骜不驯,大多不再遵循这一古老的习俗了。有了儿女,大多由着自个性子和喜好,随意的起或上网“掏”来一个名子,按上叫之便是。但在乡村,这一习俗,还依稀可寻,宛如故乡那些熟悉而又模糊的家训家风。

  记忆中的六三公,是个满脸慈祥、胖呼呼、性子直率的人,能言善饮。儿时,每次路上遇见他,总会像尊弥勒佛一样,乐呵呵的逗我“我屋阿勇哥,去那回来了?”亦或问道“这次考试拿了第几名呀?如得奖状,阿公有赏!”言罢,会变把戏般从口袋里掏出两粒薄荷糖来,常常惹得我两舌亲吻、喉结挪响。以前村里有啥节日文体活动,多是他游说组队参赛。村中有红白喜事,也都喜欢叫他帮忙张罗,他做的面粉炸鱼最好吃了。

  至于说及六三公的善饮,可谓“三根棍子赶鸭子---嘎嘎的”。米酒两、三斤下肚,脸不红气不喘;啤酒一杯一口,但寻喉咙响动时,酒早已穿肠而过。他那“将军肚”,仿佛能喝天下之酒,容天下之事。据说,有一次,六三公等4人,在乡政府里打“上游”(以前故乡曾流行一时的一种扑克玩法)喝酒,从上午喝到下午圩(市)散。期间,他们规定不准迈出房间一步,谁如尿急,则“就地解决”。那一回,真可谓直喝得太阳醉入西山方罢休。事后,有好事者统计,4人足足喝了6件瓶装啤酒。当年的啤酒,一件有12大瓶。如此计算,他们人均喝了18瓶!想来,当年景阳岗上的武松也不过尔尔。

  酒能助兴,亦可乐极生悲。六三公驰骋酒坛一生,最后却猝死于酒席之下。2013年底的一天,邻村一本族兄弟新房封顶大吉,六三公似乎闻香识路,就半推半就找上门来讨酒喝了。喝至夜晚,醉薰薰一个,就蹬响摩托车回来了。半路连人带车栽倒在乡间一座石桥下……尽管疼痛呻吟不止,但因夜间四周漆黑,加之桥下流水潺潺,数小时后,家人才打着手电寻至,被背回家放在床上睡觉,半夜里还喃喃自语,仍至满嘴啰嗦:“老婆呵,我起不来了,怕是要先你而去了……”、“我醉了,头痛欲裂,想死了”在一旁的侄子,以为他酒后胡言,还呵斥道:“天天醉,咋不见你死过那回!”孰料,一语成谶。翌日清晨,家人久唤不醒,一摸尸体冰凉僵硬,方知六三公真的远离了这纷扰的尘世。

  或许由于他一直在基层计生部门工作,自然就“得罪”了一些村民,尤其是一些超生户。甚至有村民背后说他“口蜜腹剑”,嘴上和你称兄道弟,套近乎,背地里却给乡、县计生队“通风报信”来抓人。想来,有些人对六三公怨恨久矣。令人凄戚的是,六三公出殡时,村里几乎没有人送行。是否真有人因心生怨恨而不愿意去帮忙或送行,不得而知。据说也有许多人,如我一样都是在六三公火化后才知噩耗的。伊始我以为是他家人怕花钱才悄然的火化了事,不想太“麻烦”村人了。事后,我还一直怪怨没能接到返乡“搭把手”或送六三公一程的通知哩。六三婆卧病在床多年,如今瘦骨如柴,却仍如一盏枯灯,尽管风雨飘摇,却命若游丝。六三公夫妇,一生无儿,有一养女,前些年已为人妻作人母。村人皆言,六三公这一走,孤苦的六三婆怕是活不久了……

  清明前夕,我回了一趟老家,在村头路边的小卖部前,意外的遇上了六三婆。岁月已在她的脸上刻下了道道沟壑,两鬓已爬满白发,全然没了昔日的风采。清楚的记得,在我孩提时,六三公家就在村头路边开了家小卖部,六三婆一边照看店铺,一边兼顾着蒸馒头卖,那馒头呈椭圆状,又白又嫩,5分钱1只,是我记忆深处最有味道的馒头了。而风姿绰约的六三婆,在当年成了村民眼中名副其实的“面包西施”。当我摇下车窗向她打招呼时,她那满脸的惊喜与沧桑,让我欲言又止,戚然语噎……

  山无语,路无言,不觉又是一年草木生。流逝的岁月里总会漂浮着一些或温暖或惆怅的碎片,当我们还来不及伸出手来细细打捞,它们已随着滚滚的岁月车轮,渐行远去。

  当一个个乡党、亲朋,如十二伯、六三公一样,随着甲午马年的春雷,轰然离开,再次站在城市的屋顶,回首大山深处的故乡,乡情乡音日渐淡漠,袅袅乡愁隐隐杂着一地的忧伤。不知为何,我却又不由自禁的想起了英年早逝的父亲来……

  写于2014年4月15日凌晨


 
“东海明珠谱华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新会陈皮文化征文比赛启事
第四届“水滴奖”全国科幻作品征集大赛开始啦
鸿蒙世界征文大赛启事
第五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征文体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
“青春与梦想”粤港澳大湾区高校征文启事
“祖国颂歌·东坡诗歌奖”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轻文轻小说」第四届耀星祭征文大赛
五女山杯•相约桓仁全国旅游诗词大赛启事
第二届“曹文轩儿童文学奖”征稿启事发布(即将截稿)
“2019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全国高校评选活动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有奖征集,公开出版丨《中国优秀诗人诗歌精选》
“圆梦园杯”全国诗词大赛启事
“明月山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四届爱奇艺文学奖文学赛区启动!
2019年面向全国有奖征文活动征文启事
第三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面向全国主题征文大奖赛
更多...

阿来

徐则臣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MZI美智在首届智能电器产品应用场景开发大赛斩获三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