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灵焚 来源:  本站浏览:121        发布时间:[2018-10-21]

  

  灵焚,本名林美茂,归国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日本思想史、柏拉图哲学、公共哲学等。“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重要发起人之一。曾与诗人潇潇一起执行主编《大诗歌》。已出版散文诗集《情人》《灵焚的散文诗》《女神》《剧场》等,另有文学编著、哲学论著、译著等多部。

  慢下来

  都说中秋,整个世界在月色里团圆。

  团圆,需要慢下来的时间,至少慢到一壶酒与一朵花的旅程。

  慢到一个字与另一个字相遇时门前月下的斟酌。

  在月色里团圆,从一种心情开始。

  需要省略周遭的事物,包括街道与楼群的千篇一律,漠然目光的似曾相识。

  让慢下来成为一种能力,犹如中秋的月光,充盈,自足。

  一万年沧海桑田,不露声色、不卑不亢。一万年的阴晴圆缺,那是自然的生态,不关乎人间的离合、悲欢。

  中秋月,人间曾经多少故事?而月光,依然是原来的月光,没有咫尺,也没有天涯。

  用慢下来的心情,拥有中秋的月光。

  跟月亮诉说愿望,不要在意这个世界无动于衷,诉说的你已经心驰神往。

  举杯邀月的人可以让影子入座对饮,你也可以绕开平日里的繁忙。比如,把职场中的成败与忧喜卸载,删除微信群的潜水与狂欢。

  用慢下来的时光,刷屏城市的夜空。让树梢高挂一轮明月,赴约心中的圆满;让千年前的一袭清秋,在意识里重逢。

  中秋月,在慢下来的时光里团圆,感情将屏蔽快餐,思念不会只是一条短信的路途。

  理想

  有一天,城里人跟我谈理想。

  他要在很短的时间里挣到很多钱,多到可以不为钱发愁。

  他似乎要求太多。

  其实,他的要求并不多。

  他只要一间在城市边缘临水的小屋,里面的家具只要书橱和两张书桌,一张用来读书写作,一张用来写字画画。还要两张单人藤沙发,用来陪着家人或朋友闭目养神、也可以用来休息。

  当然还要一个旧木料做成的茶几,几个自己烧制的陶瓷茶杯。茶壶是江户时代的生铁材质,门窗是极简主义者帮忙装上的,窗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木质框架和白玻璃。

  他要在前院种木棉、石榴,后院种垂柳、海棠与苹果树。不要太多,各种一棵足矣。木棉、石榴为我热烈迎客,垂柳、海棠替我谦卑而真诚待人,只有苹果树归他自己,让自己在树下歇息,平日里多听少语。苹果树下,也是他经常晒太阳的地方,不再担心会被万有引力砸到脑门,因为晒太阳时他不准备思考什么。

  绝大多数时间,他都在这间屋子里。

  有时回到诗经,有时路过长安,或驻足汴梁……

  当然也会偶尔神游古希腊神殿、古罗马竞技场、古巴比伦空中花园……至于英格兰巨石阵、比萨斜塔、尼罗河畔金字塔什么的,偶尔让鼠标代劳即可。

  他还会偶尔听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有时看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朋友们总是从千江有水千江月中来,话别时,杨柳岸、晓风残月……

  院里不种桃花,桃花妖媚惹事,只有清澈潭水一泓,深仅一尺。

  他会经常打扫院子里洒落满地的蝉声,那些被露水喂饱的生命,与他指尖上的光阴一样悠长,与他的文字寿命一样短暂。那些文字,人们只会边阅读边忘却,像随身携带的影子,总是与斜阳擦身而过,潜入夜色,润物无声。

  当然,他也会不时走进熙熙攘攘的街区。看到人们也都悠闲,脸上略带微笑,见面时都能相互致意。退休老人或许不会带着儿童闯红灯横穿马路,汽车在斑马线上让行人先通过。孩子走失时有人帮忙送回,老人跌倒了有人扶起。遇到什么天灾,他有能力慷慨解囊,他还能够为农村失学儿童支付学费,还能在城市里建造一批公寓,廉租给刚刚毕业的学生……

  嗨,他的理想怎么越来越具体了呀!

  他说,这个世界问题太多,他无法细数,往往顾此失彼。这是被金钱购买的时代,他的理想当然要从钱说起。许多问题本来用钱是无法解决的,但许多问题正是由于金钱引起的。当然,钱只是他的初步理想,他的终极理想,希望不要再有人像他这样谈论理想。

  他的理想就是这些。他的钱就需要这么多,用很短时间能够挣到这么多就够了。

  而我总在想:有一天,当我也能挣到这么多钱,用来购买理想还是购买剩余的时光?

  错位

  只有你是真实的。

  我却如此胆怯,日子在世俗的刀锋上战战兢兢。

  世界大得可以容纳所有生灵,却小得无法装下我仅有的忧郁。

  在这狂欢的城市,夜色遮蔽了一切真相。

  繁华像一块瑰丽的裹尸布,上面绣满梦的图案。

  人们有足够的理由忙碌,被地铁吞咽着,在夜的肠胃中被任意蠕动、消化。

  街道的寂静只是暂时的、虚假的。

  你的真实成为唯一的灯盏,正如你驱使裸露的文字拒绝黑暗。

  除了你,谁也不能告诉我黑暗的背后是什么。

  城市一圈一圈在扩展。多少人都在环线上疲惫地奔跑着。

  多少人活着,却已经死去。我也不能幸免。

  贴近真相又能怎样,依然跑不出胆怯的疆界。

  我只能让你如此失望。但淹没我的只有自己的泪水,还有那些与生俱来的恐惧。

  我为失去些许的安宁而恐惧,尽管我已经失去了这个世界。

  在你的真实面前。

  夏日遐想

  一场雨让北方等了很久,还是迟迟不来。凉意仅在空调的叶片上左右摇摆。

  夏日,满世界流行性感。有季节作借口,是生命都想发情。

  我要等到最远的星座也背过脸去,万籁都捂紧窃听的耳朵。

  我,一个人掀开夜晚的衣角,并鼓励自己。

  此时,是眼睛都已经入眠。

  今夜,月色藏匿行踪。一群蜜蜂,在花丛中狂欢。

  今夜,我要醉生梦死。

  你别说好吗?

  你一直在说

  却好像什么也没有说

  我该说什么呢?

  好像什么都说了

  不,好像什么也不想说

  究竟我说了,还是没有说?

  那你别说好吗?

  当我想安静的时候,世界总在对我说着什么……

  火焰

  总是不整齐,这些火焰跳动着,舔舐着无边的夜色。

  这苍茫大地之上,到处奔跑着的不整齐的火焰噢!

  你的歌声在夜色肌肤上嬉闹、追逐。

  你的淘气还在延续……

  就要!就要!

  火焰是有牙齿的,不断咬破我的闸门让我放水。

  你说:越多越好。

  我该怎样归类自己

  本来这样挺好的。

  但我却知道这样很不好。

  窗外,万家灯火。

  城市百孔千疮。

  有人哭着留下。

  有人笑着离开。

  更多的人不知所措。

  而我该怎样归类自己?

  我该怎么办?

  我想如此起诉数据化:

  微信、微信、微信……

  刷屏、刷屏、刷屏……

  数据化正吞下一个时代,吐出来的人和事,都虚拟了。

  虚拟一次约会。

  虚拟一个家庭。

  虚拟职场上的喜怒哀乐。

  虚拟生活中的爱恨情仇。

  然而,人伦关系日渐冷漠却不是虚拟。

  疾病的苦痛和折磨也不是虚拟。如果能虚拟该多好,随时可以删除。

  现实中的贫穷与富有,更不能虚拟。

  肉体的感受与情感的真假,都不能虚拟。

  一个虚拟的时代,符号替代了生存的真实。

  符号化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人们在微信里打开每一天,不知不觉

  在刷屏中一生谢幕。

  我想如此起诉数据化。

  但我,却只能通过微信来刷屏。

  致

  在这场春天,我需要一个替身,挡住那道春光的裂缝。

  你明媚的枝头上,我只能取出备用的雨水浇灌春色。这种情绪不足以泛滥,不能激越如从前,不能一路追赶春天的大潮,让花朵饱满地绽放。

  我不能道歉。宽恕自己吧!与春天和解。我对自己如是说。

  从岁月中退场也许还需要时日,树上的嫩芽对于你显得多余,但对我却如此珍贵。指尖上复苏的体温本来仅够温暖自己,还需要拿出一些,温暖那些需要温暖的人与事。

  那么,请你如此确认我的身份,带上我仅有的露水奔赴花期。

  怎能如此

  如果这一场景已然司空见惯,即使这一切只是生活的小插曲。

  尚未被路灯点亮的黄昏,情绪的潮汐奔涌着夕阳,正袭击一扇窗的宁静。

  多少回了,带着任性和学会的坚强,男人把受伤的酒杯摔碎在地上,然后潇洒地留下响亮的关门声扬长而去。

  也许是习惯了,宣泄与忍受成为异性关系的潜规则,在初吻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生效。

  风筝只有在挣脱绳索之后,才会发现高高的树梢不是家,飞翔来自那一根扯不断的牵挂。除了在等待里,在隐忍中标明家的方位,有几个女人此生遇到的男人不是娃?

  男人总会回来的。她想。

  女人习惯性地拿着一本杂志临窗坐下,黄昏似乎一如既往,街道同样若无其事。

  一滴泪,压断夕阳中的暮色,从女人的腮边无声落下。

  隔花人远

  这么熟悉,突然如此陌生,天涯在此时已经容纳不了我们的距离。

  一道裂痕,让玉镯里的云烟顿然消散。美,在维纳斯的断臂上被人们诠释。

  如果美只是诠释里的事件,或者委曲求全,可以兑换玻璃上的枪眼。我宁可把美留给回忆,把曾经的岁月,在记忆里无限拉长,长到穿过死亡,抵达下一个轮回。

  如果真有轮回,我仍然会选择与你相识,仍然接受你的全部,包括美丽的伤害和背叛。那时,我仍然不会用委曲求全,兑换一个玻璃上的枪眼,抱守一块破碎的完整。

  你可以继续指着霓虹的街区,告诉我那是一道七彩的梦。我仍然会光着脚掌,踏上玻璃的锋芒,在一道道色彩的假象里藏起伤口,毅然前行,直到走出你的视线。

  我曾经说过:距离是一堆密不透风的石头。

  我现在想说:在别人眼中,我们俨然一道风景。其实,隔花人远天涯近。

  日记1号

  总要用全部的精力对抗孤独。

  一个人的力量太弱,但你只能使用一个人的力量,与这个世界相遇。

  不是什么逞能,这是宿命。孤独是理性的另一面,孤独与理性等量守恒。

  热爱生活是必须的,但首先需要热爱孤独。

  有时是莫名的忧郁,有时是狂欢后的哭泣。

  吟茶

  梦,在一滴水里翻身、舒展、释怀。

  让一滴水醒来,可以是山涧、竹林、花丛,甚至层峦叠嶂、风舒云卷。

  而一片叶影,却穿越了你我。

  任凭山重水复,峰回路转,心与心不辞天涯,在一滴水中共赴。

  你的身姿柔嫩起舞,世界顿然晶莹剔透,时光回归质朴无语。

  此时,一滴泪,一声叹,一袭香……无碍无界。

  清风、湖面、山岚、烟霞……前世出尘,来世入境。

  此生,与你相逢,尽在一口香茗之中。

  噩梦

  这不是创作,是我复述一个朋友的梦。

  朋友告诉我,他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自己被莫名其妙地驱赶上一部车。是的,是被驱赶,如动物。被驱赶的人不是人,人是被押着上车的。

  车停了,发现下车的地方是监狱,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里。有许多人,大家都无声站着。他注意到旁边有椅子,下意识地坐下,却被人发现了。

  有人拿来一长串鞭炮,缠绕在他的身上,然后点燃……

  是的,人们是用喜庆的方式将他示众,把他的存在点燃。

  他只听到人声嘈杂,却看不到任何一个人的脸,那些人没有五官,只有一种处置他的态度弥漫着,令人无处隐藏。

  是的,别人是隐秘的,而他却是暴露的,暴露在人们的娱乐与肆意之中。不知道那些人娱乐什么,只有娱乐弥漫着,令人无处隐藏。

  此时,他只感到全身疼痛难忍,人们的笑声就像一颗颗子弹在身上炸开。

  他被吓得叫出声来,醒了。

  此时忽然感到黑暗很亲切,至少此时黑暗可以包围自己,让自己可以隐藏在黑暗里,看不到取乐的观众,取乐的观众找不到他的存在。

  灯在床头,也许光是一扇逃亡的门。然而,窗外的黑夜无边无际,沿途路灯犹如一洞洞枪口,排列着瞄准企图逃亡者……

  迷迷糊糊中回想着,一会儿他又睡着了,竟然接着刚才的梦继续做下去。

  听到有人问:“这是谁?他犯了什么罪?”

  没有人回答,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他当然更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罪。

  只听到有人在议论:“那怎么办?不能让他从这里出去,必须想个办法,制造一起事故。”

  又听到另一个人说话,“反正不管怎么说,要用一种方式把他解决了……”

  他再次被吓醒了。

  黑暗中,睁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梦。

  他意识到,可能有一天,自己真会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人弄死了。

  他并不是一个怕死的人,但他不能接受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有审判的死亡。

  (刊发于《西部》2018年第5期“西部头题·散文诗”)

  


 
奖金20万丨2018 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启事
美文精品《散文百家》简介及投稿方式
首奖3万元 | 第二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200元/篇 | 公众号「新浪微读书」邀你一起稿”事情
300元/篇 | 「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2019年签约作者招募
第十三届金江寓言文学奖征稿启事
5K—15K/月 | 洞见招聘,新媒体人才
基础稿酬150元 / 篇+奖励丨跟公众号「空话街」一起聊故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少时江湖
第六届江西林恩”杯茶言茶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安徽诗人》年度诗歌奖(中国长淮诗歌奖)征稿启事
《星星•诗歌理论》2019征稿启事
《中国2018年度诗歌精选》征稿启事
凤城老窖”酒文化主题全国诗歌散文大赛启事
第二届江苏省高校诗歌大展征稿启事
50-500元/篇 | 公众号「萌芽论坛」最新征稿函
第六届江西林恩”杯茶言茶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更多...

徐志摩

季羡林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后强:强化五个理念” 抓好武术文化建设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