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云芳 来源:  本站浏览:116        发布时间:[2018-10-16]

  

  消失的夜景

  这山脉蜿蜒起伏,把低洼里的城镇包围起来,像粗胳膊环抱着一个大盆子。它面对城市的地方,是巨大的石头和稀稀松松的树林。我们的村庄隐在山脉的内侧,一个小山洼里。

  村里的男人们原本在好几座山外的煤窑上班。他们走在山路上,头盔上顶着一盏矿灯。那些个夜晚,如果有谁能站在村子的上空,就能看见各户的灯光像花一样逐次开放。一枚枚光点从花开的地方向同一个地方慢慢聚集。接着,那光点像鱼一样游出村子,在一道道山梁上穿行。

  后来,大山向城市的那一面建了采石厂,半山腰盖了个简易的房洞,架上粉碎机,没多会儿工夫,山上采下来的石头就粉碎成小块的石子。来自外地的车就停留在一旁的公路上,等着把这些小石子拉到遥远的地方。山里的人建不了采石厂,就想到了石膏。假如能找到石膏,便可以发笔小财。起初这支小分队只有三个人。后来,变成了六个人。他们从煤窑上辞了工作,每天早出晚归,在这里凿两镐,在那里挖两锹。几个月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现。后来,他们收到了山下一个小镇钢厂的征矿单。对,矿!

  这山里最不缺的就是铁矿。而且我们还有个地方叫“矿石沟”,早在几十年前,就有人在那里挖矿。那时,人们以种地为生,对钱的渴望并不像现在这么浓烈。只有李玄海坚持在那里挖矿。他早上赶着羊群出村,把羊群轰到山坡上,就钻进了矿洞。挖一筐矿石,便送出来,他站在洞口吆喝远处的羊。领头羊听到他的声音就往回走一些,他听见铃铛声近了,就又钻进了矿洞里。人们说,那是村子里最好的一群羊。结果,有一次,天黑了,铃铛叮叮当当响过村庄,却不见羊的主人。人们沿路走进矿石沟,看见洞口他的布兜兜里还装着两个馒头和一块黑色的咸菜疙瘩。用手电筒往洞里照,看见的全是矿渣。人们一边叫一边刨,先是看见一只磨破的鞋,接着是一条流血的腿。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他的胳膊,他被砸得面目全非。村里人看见这场景,再也想不起来他曾经的样貌,只记得那时他还很年轻,走路比别人跑起来还快。

  那时,村子里长寿的人不算多。六十岁的人,就被时光压弯了腰,但意外死亡还真是很少的事。于是,矿石洞就封了,变成一个称呼,提示人们那里有矿。许多年后,当其他村庄的人渐渐富起来的时候,村里人有点按捺不住了。他们的骨头和血液都异常活跃,要把这座山翻个底朝天。

  村子里的女人们在槐树下议论。

  听说,今天挖出的全是土,然后就是些沙石。

  听说,今天挖出的尽是些矿渣,黄色的,还有红色的。

  两个男人路过槐树下边的时候,女人们大声问,见矿了吗?男人昂着头,说,马上就出矿了!回答得异常响亮。

  果然出矿了,那是村子里历史性的时刻。他们把矿石堆在洞旁边的开阔地带。接着,倒了酒,上敬苍天,下敬土地,又点了一大串炮仗,那炮仗声伴着回音在矿石沟里来回响。

  矿石真就送出去了,过了没多久,车上就拉回一台电视。电视没有抬进屋子,而是放到院子里。当着全村人的面,主人不急不慌地拨弄着天线。已经有女人嘴里发出羡慕的声音。男人们伸长了脖子张着嘴看电视里不住浮动的雪花。雪花也好看。

  煤窑变得没有吸引力。人们感觉那几座山梁在几天的时间里好像就长了一大截子,路似乎无意中也被谁延长了。每个清晨集合都会少几个人。母亲说,你也别去了,省得半夜回来我担心。我听见父亲在夜空里嗯了一声。

  有时,我们家的灯会在半夜忽然亮起。母亲准备穿衣服去做饭的时候,才忽然想起父亲不再去煤窑工作了。有时,父亲也会忽然一个翻身,感觉院子里似乎有催促的脚步声。睁开眼睛才想起自己再也不用这么起早贪黑了。

  外乡人

  有一年,比矿石沟远点的山头上,忽然就多了几顶帐篷。那些人在泉眼处接水,在帐篷旁边的石头上架起炉子做饭。他们不时来看看挖矿的人们,给他们递几支烟。也问他们是否喝茶。陌生人来自四川。他们知道这里的矿石并没有人看管,这里的人也并不阻拦他们挖矿,就找了一块地方用力挖起来。他们也像本地人一样,把挖出的土渣倒到沟里,也是一阵哗啦啦沙石的响声。他们干活比本地人更卖力,几乎是马不停蹄,好像在抢时间一样。他们的到来,让村子里的人感到了压力。村里人原来只干半天,剩下的半天在家里、田里忙活。这群人来了以后,整个白天都在挖矿,村里人第二天去了一看,发现他们的矿石堆又高了好几层,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四川人没有三轮车,他们把自己的矿石卖给有三轮车的人家,谁出的价钱公道就给谁。

  但无论给谁,村子里的人都会打听:今天四川的挣了多少?收矿的人得了便宜,但还是报出了那个令人气愤的数目,竟然是他们的好几倍。

  平时,同村的人如果听见声音在左边,他们会把左边轻轻挖开,开玩笑似的,两队人忽然就碰了面。然后向相反的方向挖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那种不舒服是说不出来的,心里非常不痛快,却不好发作。这个村子的人从来还没有因为个人之外的东西与别人发生过争执。

  结果,不几天,帐篷旁边多了两个石头砌成的小屋子。四川人回趟家,把自己的女人也带来了。那个女人每个月会进几次村子,主要是去小卖部。她一进村子,人们都看她,看着看着,她的肚子就鼓得像个小锅了。她一点也不娇气,依旧站在高处的风地里。村里的男人都羡慕,他们羡慕长得那样的四川人,竟然有一个那么好的女人,白得像刚蒸好的馒头。最重要的是她一点不娇气,她在小屋子里完成了生产。生完以后,也不坐月子,依旧站在风里洗男人们换下来的衣服,煮好水,慢慢倒进男人空了的茶杯里。那个小婴儿总是睡在她后背上,乖巧得像一大朵棉花。

  我们这里的女人坐月子要坐上百天才下炕。四川女人听说这些以后并不惊讶,而是微微一笑,用四川味的普通话说,十里不同俗。村里的女人把自己家孩子穿小了的衣服给她送去。她们去石头屋里,回来说,那屋子四面透风,屋里乱得像猪圈,他们是怎么住的呢?

  男人们上午下午都开始上班,好像少去半天,就有人把他们的矿石抢了去。那些相互组队的兄弟、父子、邻居已经不像原来那样友好。没有男人在村子里的白天,女人们来回传着各家的闲话。各种语言正在村子里的树下、窗户里、田间地头慢慢发酵。这家说,一个负责挖,一个负责拉,两个工种的钱怎么能一样?这样就是不公道。那家说,他们去山下钢厂送矿,还要吃碗蛋炒刀削面,面吃到他肚子里凭什么要算到公账上。另一家又说,都是他偷懒,不一会儿就出去抽烟。要不每天的量都上不去。矿石沟的各队都隐藏着危机。年长的干脆重新组队,年轻的女人们觉得自己的男人跟谁在一起都吃亏,结果头脑一热,就成了夫妻档。当女人跟男人一起在矿石沟里爬进爬出的时候,矿石沟的味道就变了。他们再也没有远远送来的吃食,女人们没劲拉车的时候,男人们只能放下镐,爬到车筐后边用力推一把。女人们也把藏在衣服口袋里的苹果偷偷塞到男人的手里。孩子只能寄放到别人家吃饭。有的人家直接把馒头放到老师那里,又从家里拿几个土豆算是入伙。

  在下一次的集市上,女人们坐在自己家三轮车的大铁箱上,耀眼得像个女皇。她们把自己挣的钱放在前一天晚上缝在内裤的小口袋里。在集上挑来挑去,遇到中意的,就先去厕所里取出钱。这些女人终于在自家男人的劝说下,去小饭馆吃了顿蛋炒刀削面。

  这些体验都能幻化成动力,诱使村子里更多的女人放下家里的事情、地里的事情,投身到矿石沟。于是,男人们不再随地大小便。也不再乱哄哄讨论谁家的媳妇更漂亮,也不再为了看一眼四川的白馒头女人去讨水喝。女人们的眼睛更尖,心更细,她们几乎不费任何力气,不费任何心思,就知道这一天谁家挖得矿最多,也知道谁家又拿了钱。她们看着自己的矿洞仿佛自己家里的某一样东西。再有人在不远的地方开矿,她们就会直接上去说,你得离远点,要不就挖到我们矿洞里了。这些话是男人们说不出口的。女人使这里有了另外一种规矩。但同时,女人也引起了纷争。

  女人的眼睛把不必要的事情放大,再以放大的声音传到自己男人耳朵里,于是,争矿变成了打架。有时候,两个男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厮打在一起,嘴里骂着彼此的母亲彼此的祖先。女人在旁边哭着,为自己的男人帮腔。这情景有点难看。但是过不了多久,也许是一次抽烟的工夫,也许是一起往深沟里的矿渣上尿尿的工夫,两个打架的男人相视而笑,就和好了,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女人却不行,有时候是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都听不见她跟与自己男人打过架的人说话。

  四川男人总是不说话,远远站着,他知道不管怎么打架,这也是本地人自己的纷争,他不能介入。他对村里人给他的恩惠铭记于心。他们把懒得拿回家的工具放在他石头屋子旁边的帐篷里,让他很欣喜。有时,他们给他拿一袋子青皮玉米,或者一袋子新挖出来的红薯。但感恩归感恩,有“战争”的时候,四川男人顶多站在边上喊句“别打了,别打了”,他是不敢也不会上前的。

  没过多久,石头房子的旁边就又多了两个男人。他们高兴的时候,会对着山沟喊上几嗓子,说那是秦腔。对,他们是陕西人,陕西人像四川人一样寻找石块垒房子,但是四川人说垒房子这事,得让村里人点头。陕西男人便挨洞问,这事归谁管。男人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来两个抢矿的,这让他们很不乐意。但是晚上陕西男人去村子里借宿,一顿酒过后,他便住在了村子里,第二天就跟借宿的人家一起去挖矿了。陕西人的故事开始在村子里流传。他们是爷儿俩。儿子前一天花光家里所有钱娶了媳妇,没过多久,媳妇说去趟小卖部,就走了。他们在外边找了快一年,把借来的钱也都花光了。后来听说这山里可以挖到矿,就打算挣点钱再回家。村里人听了这个故事都动容了,甚至让这爷儿俩住到村里没人住的老房子里。等爷俩一点头,村里人就跑到那老房子里帮他们里里外外收拾了。人们时不时去这老房子里串门,有红白喜事也叫上他们,好像他们原本就属于这村子一样。

  村里人的工具依旧放到四川人那里,但是四川人跟陕西人见了面却不那么和气。这有点奇怪。他们说,陕西人的说辞不过是骗人而已,他们在很多地方打过工,见过很多人,这样的人都是以骗人为赚钱手段的。有的人为了博得别人的同情,甚至说自己爹死、娘死、全家死。有的人为了博得别人的同情,还会把自己孩子的腿给拧折、打断,背着个音响满世界跑。四川人的话,让村子里人听得目瞪口呆。他们有的人开始后悔给过陕西人两个馒头,有的后悔给过他们衣服。可是我们村里人是友善惯了的,没有人愿意做恶人,把他们赶走。所以,他们只在背地里说说,见了陕西人的面还是和和气气,陕西人呢,每天还是搭着他们的三轮车来来回回。

  人们在矿洞前打仗,也在矿洞前和好。日子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

  矿洞吃人

  人们想起王天受伤的那一天,是后怕的。那天天气阴着,好像有个神秘人在天上挑选出气的对象。一团乌云在天上滚来滚去,后来就滚到一块石头里。它把石头从泥土里撬出来,压下去,那石头就结结实实砸在王天的后背上。王天手里本来拿着一个玻璃瓶子,里边的茶叶正在游泳。结果被石头这一砸,杯子一下跳出去。就这样,王天从一个哪儿都出挑的小伙子,变成了谁都不如的瘫子。他那百里挑一的好媳妇,就像花朵忽然受了寒风一样,散失了水分,变得干巴巴的。出事的那个地方,是人们挖出来的,因为背风,又遮阳,休息都会在那里喝水。而那天的乌云却选准了王天下手。

  王天的爹妈成天哭喊,把儿媳妇贼一样防着。儿媳妇一跟其他男人说话,他们就打骂自己那只黑白相间的母猫:“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一天不偷腥能死?”

  人们后怕的是,那天的石头万一落到自己身上可怎么办?这个问题在村子里飘荡了一阵,便消停了。人们依旧拿了工具,开着三轮车,去老地方挖矿了。

  女人们疑神疑鬼,离王天出事的地方远远的。

  四川人和陕西人表面上一副见过世面什么都不怕的样子,但他们也离那个地方远远的,生怕沾染上晦气。

  上了年纪的陕西人后来跑到我家里来,让父亲给他儿子介绍个对象,哪怕倒插门都行。他有好几个儿子,都还没娶上媳妇,能安置一个是一个。可说媒这事儿,父亲一点也不在行。再说,村里的小伙子还有好几个没说上媳妇呢,怎么可能把姑娘介绍给外地人?陕西人就说,没有大姑娘,结过婚的小媳妇也行,死了丈夫的离过婚的都可以。他这么一说,我父母就觉得我们这座山是个宝地,他们甚至幻想着,矿石沟的未来会有一大批外省人。这些外省人会在这里住下来,最终形成一个小村落。可是村子里有姑娘的人家都不这样想,他们尽可能让姑娘去城里,免得受挖矿的苦。新结婚的人家,除了说彩礼的问题,还要补充上一句,不能让我姑娘去挖矿。所以,在矿石沟活跃的女人堆里,大多是结婚时没要房子的小媳妇,供孩子上学或者家里有儿子的中年妇女。其中就有我的母亲和小姨。

  母亲跟小姨除了单眼皮相像之外,大约没有什么像的地方了。母亲矮胖,小姨长得高挑,很瘦。作为女人,她们无法撼动那镶嵌在土地深处的矿石,只能往外拉矿。母亲就是在那个时候落下病根的。她不能使劲,一使劲就会小便失禁。每次从矿石沟回去,我都不想跟母亲说话,我多么希望我父母是村里最懒惰的人。哪怕什么也不干,就待在家里。

  母亲后来真不去挖矿了,身上的印痕在很长时间里挥之不去。她不去挖矿,心思却没离开矿石沟。她卖些雪糕、凉粉,有时候也卖方便面。母亲成了矿石沟的买卖人。她总是顶着大太阳走向矿石沟,挎篮里的雪糕散发着阵阵凉气,她自己却挥汗如雨。母亲说,这算不了什么。

  是的,等出了人命之后,苦和累算得了什么?

  出人命的时候并没有预兆。只是那之前,矿管所的人来了。他们在村里发了半天宣传单,但是人们转身就把那些红的黄的彩纸引火烧饭了。矿管所的人说,私自开采是犯法的。没有人应答。犯法?能把一个村庄的人全部都逮捕吗?矿管所的人第二次来,就直接去了矿石沟。他们把警车和摩托停在矿石沟边上,用人们在集上看见过的那种扩音喇叭大喊:禁止私自采矿!人们都受了惊吓一般,躲在矿洞里。可四川人的房子是躲不掉的。矿管所的人就去了那里,劝白馒头女人赶紧回家。她一句话也不说,背上的孩子哭个不停,她也不抱下来哄一哄。

  此后,矿管所的人不几天就来一次。他们一来,人们便把工具藏起来,装模作样地照顾庄稼,他们一走,人们从庄稼地里拿出工具,又进了矿洞。这场游击战打了好一阵子。每天早晨,四川女人都背着孩子进村,中午在谁家蹭顿饭,等到快天黑了,才回去。

  有几天一直下雨,人们大都躲在屋里,也有的人穿了雨鞋,打着伞去村里转转。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在家里睡大觉,或者三五成群地打扑克。可有几个人是闲不住的,比如苏大杰、我小姨夫还有他侄子。苏大杰跟我小姨父一样,家里刚盖了房子,欠了些债,得赶紧还上。我小姨父他侄子眼瞅着要结婚,得多挣点钱过日子。雨刚停,他们就去了矿石沟。可是到第二天也没回来。等父亲跑到矿石沟的时候,就看到三具尸体躺在矿洞里。

  三条人命把一个村子变得悲痛。那几天,人们见了面就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矿石沟的安宁是这三条人命带来的,这比矿管所的传单有用多了。四川人走了,临走时,想把房子交给陕西人。可陕西人早就收拾好了东西。有人对陕西人说,你儿子可以去那些死了丈夫的人家倒插门。陕西人拍拍身上的土说,如果不能挖矿,谁还愿意在这山沟沟里待呢?

  陕西人果真是见过世面的,他一下子就说中了村子的未来。不能再挖矿,村里人就开始天南海北地走。一个小村子的人能走出一幅中国地图来。他们漂泊在各处,不知道在梦里会不会回到矿石沟。

  死了丈夫的那几家女人带着孩子改嫁到别的村庄,几户人家从此在村庄里消失了。那些在矿石沟砸伤胳膊、腿的人,好像一个时代活的墓碑一样,记录着矿石沟和人们之间的过往。我后来路过那里,往山崖下看了一眼,红色的矿渣已经被太阳和雨雪变淡了颜色。矿洞逐渐被时间的厚土埋上,这些想吃人的嘴巴像伤口一样慢慢闭上,然后长出枫树、菊花或者野蒜,在风里或死或生。

  刘云芳

  “80后”。作品散见于《文艺报》《天涯》《散文》《散文选刊》《散文百家》《作品》《福建文学》《广西文学》等。两次获得香港青年文学奖。散文集《木头的信仰》入选河北省青年作家丛书第二辑。现居河北唐山。


 
奖金20万丨2018 大湾区杯(深圳)网络文学大赛启事
美文精品《散文百家》简介及投稿方式
首奖3万元 | 第二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200元/篇 | 公众号「新浪微读书」邀你一起稿”事情
300元/篇 | 「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2019年签约作者招募
第十三届金江寓言文学奖征稿启事
5K—15K/月 | 洞见招聘,新媒体人才
基础稿酬150元 / 篇+奖励丨跟公众号「空话街」一起聊故事
300元/千字 | 《读者·原创版》征文:少时江湖
第六届江西林恩”杯茶言茶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安徽诗人》年度诗歌奖(中国长淮诗歌奖)征稿启事
《星星•诗歌理论》2019征稿启事
《中国2018年度诗歌精选》征稿启事
凤城老窖”酒文化主题全国诗歌散文大赛启事
第二届江苏省高校诗歌大展征稿启事
50-500元/篇 | 公众号「萌芽论坛」最新征稿函
第六届江西林恩”杯茶言茶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更多...

徐志摩

季羡林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后强:强化五个理念” 抓好武术文化建设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