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沈嘉禄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55        发布时间:[2020-04-01]

  

  猪脚黄豆汤也叫脚爪黄豆汤,是值得回味的上海老味道。入冬后,持中馈的煮妇就会做几次,炖得酥而不烂,汤色乳白。黄豆宜选东北大青黄豆,有糯性,回味有点甜。当年黑龙江知青回沪探亲几乎人人都会带上一袋。猪脚,上海人亦称猪脚爪。民间相信“前脚后蹄”,前脚赛过猪的刹车系统,奔跑及突然停住时前脚用力更多,脚筋锻炼得相当强健。而买蹄髈宜选后蹄,骨头小,皮厚,肉多,无论炖汤还是红烧,口感更佳。

  寒冬腊月,特别是那种冷风吱吱钻到骨头里隐隐作痛的“作雪天”,热气腾腾的一砂锅猪脚黄豆汤在桌子中央这么一坐,一家老少吃得暖意融融,小孩子吃饱了来到阳台上冲着黑沉沉的夜空大吼一声:“老天爷,快点落雪呀!”是啊,魔都有许多年没下雪了,如果有,也是轻描淡写地在屋顶上、车顶上撒一点,就像给一碗罗宋汤撒胡椒粉。

  就是在这样寒气砭骨的冬天,我喝到了人生第一碗猪脚黄豆汤。

  这里必须先交代一下背景。在我学龄前,也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前期,我妈妈在里弄生产组工作。生产组是妇女同志的大本营,“半边天”读出扫盲班,就有了更高的理想,希望进入体制成为工厂正式职工,吃食堂饭,有工装,有车贴,有浴票,享受全劳保,每个月还能领到肥皂、卫生纸。有一次,妈妈牵着我的小手穿过草原般辽阔的人民广场,来到一家简陋的工厂,大屋顶下,上百盏日光灯齐刷刷亮起,上百人分成若干个小组围在十几张长桌边给羊毛衫绣花。这其实是她平时在家里做的“生活”,而此时她们非要像向日葵那样聚在一起,在形式上模拟车间里的劳作。妈妈忙着飞针走线,我在她身边像条小狗似地转来转去,没玩具呀,只能将鞋带系死,再费劲地解开,无聊得很,实在不行就瞅个空子逃到大门口,看对面操场上的中学生排队操练,怒吼“团结就是力量”。

  第二天,妈妈就把我托给楼下前厢房的邻居照看。这家邻居的情景现在是无论如何看不到了,两个老太,一位叫“大脚阿婆”,另一位叫“小脚阿婆”,对的,其中一位缠过脚。在万恶的旧社会,她们嫁给了同一个丈夫,解放后男人因病去世,大小老婆就住在一起,相濡以沫,情同姐妹。她们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成家了,分开住。

  大脚阿婆收下我后就严厉关照不要跑到天井外面去,“当心被拐子拐走”。这在当时是极具震慑力的。转而又无比温柔地说:“今天我烧脚爪黄豆汤给你吃。”

  等到中午,大脚阿婆将一碗饭端到八仙桌上,上面浇了一勺汤,十几粒黄豆,并没有我期待了一个上午的猪脚爪。“脚爪呢?”我轻声地问。大脚阿婆大声回答:“还没烧酥。”

  我就用十几粒黄豆将一碗白饭塞进没有油水的小肚子里。好在有一本彩色卡通画册深深吸引了我,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为我打开了陌生而美丽的新世界,公主如此美丽善良,小矮人又如此勤奋,他们挖了一整天的矿石,天黑后回家才能喝到公主为他们煮的汤。肯定不会是猪脚黄豆汤吧,我想。所以很知足,看一页,塞一口。这本彩色卡通画册应该是她们的儿子或女儿留下来的,一起留下来的还有《封神榜》《杨家将》等几本破破烂烂的连环画,以及几十本布料样本(这大概与她们儿子的工作有关),也相当有看头。

  第二天,经过一个上午的等待,饭点到了,同样是一碗饭,同样是十几粒黄豆,“脚爪呢?”我声音更轻地问。大脚阿婆更响亮地回答:“还没烧酥。”第三天,重复第一天的模式,一碗饭,一勺汤,十几粒黄豆,猪脚爪还没有烧酥。大脚阿婆与小脚阿婆在我吃好后才在屋子另一边的桌子上吃,她们有没有吃猪脚爪,我不敢前去看个究竟,因为里屋光线极暗,墙上又挂着一个红木镜框,鸭蛋形的内衬里嵌了一张擦笔画,一个精瘦的男人戴一顶瓜皮小帽,桌上的一羹一饭都被他看在眼里。饭后,大脚阿婆用刨花水梳头,小脚阿婆则开始折锡箔,口中念念有辞,弄堂里的人愿意买她的锡箔,她一边折一边念经,据说“很灵的”。

  在楼下前厢房被托管了三天,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让我看得浮想联翩。里弄生产组大妈们精心策划的转正式工行动宣告失败,她们灰溜溜地回到各自家里,继续可恨的计件工资制。妈妈松了一口气:“也好,可以看牢小赤佬,明年再送他去幼儿园也不晚。”

  一直等我上了小学,身体又长高了点,有一天被班主任表扬了,有点骨头轻,回家就壮着胆子向妈妈提出:“我要吃脚爪黄豆汤。”妈妈有点奇怪,因为我在吃的上面从未提过任何要求。“在大脚阿婆那里吃过脚爪黄豆汤,是不是吃出瘾头来啦?”

  我这才把实情向妈妈汇报,她恍然:“每天给她两角饭钱的,死老太婆!”

  几天后,我才真正吃到了人生第一碗猪脚黄豆汤。但味道怎么样,没记住,印象深刻的还是白雪公主,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后来我家条件好了,也经常吃猪脚黄豆汤。我五哥是黑龙江知青,他千里迢迢背回来的大青黄豆确实是做这道家常风味的好材料。不过我又发现,那个时候像我家附近的绿野、大同、老松顺、鸿兴馆等几家饭店都没有猪脚爪,只有像自忠路上小毛饭店这样的小馆子里才有,猪脚爪与黄豆同煮一锅,还在三鲜汤、炒三鲜里扮演“匪兵甲”的角色。在熟食店里也有,以卤烧或糟货出镜。后来有个老师傅告诉我,猪脚爪毛太多,啥人有心相去弄清爽?再讲这路货色烧不到位不好吃,烧到位了又容易皮开肉绽,卖不出铜钿,干脆免进。他又说:“猪脚爪不上台面的,小阿弟你懂吗?一人一只猪脚爪啃起来,吃相太难看啦!”

  想象一下指甲涂得红红绿绿的美女捧着一只猪脚爪横啃竖啃,确实不够雅观。在家可以边看电视边啃,不影响市容,所以在熟食店里卤猪脚的生意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世界杯、奥运会期间,猪脚鸡爪鸭头颈卖得特别火,女人也是消费主力。有一次与太太去七宝老街白相,看到有一家小店专卖红烧猪脚,开锅时香气四溢,摆在白木台面上的猪脚,队形整齐,色泽红亮,皮肉似乎都在快乐地颤抖,端的是一只只绝妙好蹄。马上买了一只请阿姨劈开,坐在店堂里每人啃了半只。老夫老妻,就不在乎吃相了。

  平时在家,我们也是经常烧脚爪黄豆汤的,我的经验是不能用高压锅,必须用老式的宜兴砂锅,实在不行的话就用陶瓷烧锅,小火慢炖,密切观察,不能让脚爪粘底烧焦,一旦有了焦毛气,败局难以挽回。如果有兴趣又有闲暇的话,我也会做一回猪脚冻。猪脚治净煮至七八分熟,捞出后用净水冲洗冷却,剥皮剔骨,再加五香料红烧至酥烂,然后连汤带水倒在玻璃罐里,冷却后进冰箱冻一夜,第二天蜕出,切块装盆,蘸不蘸醋都行,下酒妙品。如果加些花生米在里面,口感更加细腻丰富。炖猪脚黄豆汤时我喜欢加点花生米,不必去红衣,有异香,也能补血。以上几款都是冬天的节目,到了夏天就做糟脚爪,口感在糟鸡爪、糟门腔、糟肚子之上,春秋两季可红烧或椒盐。

  进入改革开放后,猪脚爪才有了粉墨登场的机会,九江路上的美味斋驰誉沪上,他家的菜饭深受群众欢迎,浇头中的红烧脚爪是一绝,点赞甚多,我也经常吃。在黄河路、乍浦路美食街曾经流行过一道菜颇具戏剧性:猪八戒踢足球——三四只红烧猪脚爪配一只狮子头。最让人怀念的还是香酥椒盐猪脚,老卤里浸泡一夜,次日煮熟后再下油锅炸至皮脆肉酥,上桌时撒椒盐或鲜辣粉,趁热吃,别有一种粗放的、直率的、极具市井风情的味觉满足感。在市场经济启动后,在初步摆脱物资匮乏的尴尬之后,人们觉得不妨在餐桌上撒撒野。那种“人手一只啃起来”的吃相,对应了“改革开放富起来”的颂歌,也可以当作“思想解放,与时俱进”的案例来看。

  也因此,我在广州吃到猪脚姜和白云猪手,在东北吃到酸菜炖猪脚,在北京吃到卤猪脚与卤肠双拼。但那种“放开来”的感觉,都不及在上海小饭店里大家一起啃猪脚时那般豪迈与酣畅。

  疫情期间宅家太久,执爨就成了解闷游戏。有一天我煮了猪脚黄豆汤,考虑到医生对我再三警告,只敢用一只猪脚,多抓一把黄豆,汤色与味道就寡淡了许多。这只号称从“金华两头乌”身上取下来的猪脚,在回锅两次后皮开肉绽,失去了记忆中的劲道和香气,成了可厌的药渣,最终无人问津。

  最想念当年大脚阿婆的猪脚。

  


 
《贵阳晚报》征稿启事
《文艺报》“新力量”专刊征稿启事
辽宁日报联合省作协、省文联发起“读辽宁,爱辽宁”主题诗作征文活动
“家乡味•南果梨杯”征文启事
关于征集《修齐治平金句选释》稿件的通知
“新时代文学理论与创作实践”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长期征稿
《北京青年报》颐和苑版征稿启事
“喜迎建党一百年” 遵义市小说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第十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第十二届中融全国原创文学大赛暨第四届上海市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本月截稿)
首届少儿科幻星云奖启动
第二届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开始了
第十八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开启申报!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钱潮杯”首届青年创意家·网络文艺评论奖启动!
第六届“端阳节赛诗会·美丽民勤”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第六届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田仲济

老舍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10年后,中国将只剩下3类企业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