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81        发布时间:[2020-03-31]

  

  1

  梦是可以暗示的,像催眠可以让人入睡一样。暗示,是梦的引子,往往一个精心设计的暗示,会引发出一串匪夷所思的梦。这是冯慎九在一周之内得出的真切感悟。

  冯慎九周一上午去康复病房看老开,特意买了一兜水蜜桃。老开牙不好,喜欢吃软桃。正在桌上玩智力拼图的老开看到水蜜桃,没头没脑地问:云上北坡的吧?他摇摇头,水果超市买的,没问产地。老开接着说:你人不回云上,梦可以回去嘛,梦又不用打车票。冯慎九说:我睡眠好,不做梦。老开道:没有梦,就是病,灵魂是死蚌。这句话像口热粘糕噎住了冯慎九的喉咙,连咽三口唾液才顺过气来,老开的话够狠,不做梦,就是病,这几乎就是骂人了。老开服役时三次上军校,从教导队到政治学院,再到京城的大学,这种接力式三级跳般的学习进修,让他从一个打鱼郎华丽转身为学者型军官,让同期入伍的战友们望尘莫及,与老开同级别的冯慎九不得不承认,老开肚子里有干货,老开的话不能当耳旁风。冯慎九问:你在暗示我要做梦?老开未置可否,不紧不慢又添了一句:没梦的人,可怜!冯慎九被刺激了,盯着老开问:你想让我做什么梦?老开拿起一只水蜜桃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把目光投向窗外,窗外是湛蓝的天空,一丝云彩都没有。云上,老开说。

  说也奇怪,当夜,冯慎九果真做梦了。

  冯慎九不由得按照老开暗示,梦到了久违的云上村。

  云上村是冯慎九的老家,那里有冯氏老屋,老屋灰瓦白壁,青石围墙,大门外半步远有一棵树,一棵香椿树。香椿树枝干嶙峋,孤零零立在门旁。树虽老,但精神头还在,像个跻身远望的老人,也不知它在望什么。冯慎九记得上学时教语文的丁老师曾讲过一首诗,是谁写的记不清,但诗却背住了:“山珍梗肥身无花,叶娇枝嫩多杈芽。长春不老汉王愿,食之竟月香齿颊。”他之所以能背下这首诗,是因为门前这棵香椿树。每天上学、放学他都要看一眼门口这棵树,这树就像一个忠于职守的老仆人,不辞风雨地伫立在大门旁。听大人说,香椿树是不能栽在院内的,因为当地有句谚语:香椿过房,非死即亡。但栽在院外就不受这谚语的诅咒了,云上许多人家都在院外栽香椿树并任其疯长。其实,大家都知道,香椿树想疯长也长不成,因为每年春季,它的嫩芽嫩叶至少要被人掐去三回,成为饭桌上一道美味,所以说香椿树能长成材,是少见的奇迹。

  冯慎九站在老屋门前,觉得家门口那棵枝繁叶茂的香椿树正张开双臂欢迎他。他闻到了一阵香椿芽的清香,这清香由淡到浓,充溢整个梦境。他太熟悉这种味道了,每每闻到这种味道,都会感觉有一具无形的铧犁,把板结的记忆一层层犁开,翻成湿润的沃土。离开云上四十五年,云上在记忆中变成两样存在:一样是黑白照片般的村落图景,那图景是老照片的感觉,有些褪色,有点模糊,但轮廓依然,韵致不变;另一样则是香椿芽的清香,这是一种久储于舌尖味蕾中的渴望,是季节、色彩和味道的集成。记得参军离开云上时,母亲给他烙了两张大饼,一盘香喷喷的香椿芽炒鸡蛋。那是他记事以来吃得最饱的一顿饭。母亲看着吃空的盘子说:想吃的时候就回来,只要树在,年年都有香椿芽。

  望着香椿树,一只喜鹊飞过来落在树梢上,他抬头看看喜鹊,喜鹊像是打招呼一样叽叽喳喳叫了几声。他笑着收回目光的时候,忽然发现树下站着已经去世的老母亲。母亲身穿蓝布褂子,挽着发髻,一脸严肃地对他说:慎九啊,你还记得回来呀。双亲已经过世多年,是做生意的弟弟把父母安葬在大连城郊一处叫乔山的墓园。父母去世前也早就离开了云上,和弟弟一家在城里生活,听弟弟说父母进城后再没回过云上。冯慎九战战兢兢地问:妈,你怎么回来了?老母亲说:我本来就没走,这棵香椿就是我。你咋能是这棵香椿呢?妈,您是不是糊涂啦?他忘记了母亲已经作古,竟和老人家较起真来。母亲没有不高兴,转身道:好了,我进屋给你炒香椿去。他看到母亲的背影隐进老屋,马上,他听到一阵葱花爆油锅的声响,接着,便有香椿芽的香味儿飘出来,再接着,就听到母亲在老屋里喊道:慎九呀,来家吃饭。这声呼唤,让冯慎九忽然一下醒了,揉揉鼻子,香椿味道仿佛还在。他觉得这个梦好奇怪,不知道寓意什么。

  早晨,他想到了老开。他和老开是一节闷罐车从旅顺来到沈阳,又一同分到了胶东半岛一个海军部队。老开和他都是龙塘镇人,他在云上,老开在云下,老开一直在后勤部门任职,退休前是海军某基地后勤部长。他则一直在舰上任职,从鱼雷艇长、护卫舰长、驱逐舰长,一直到支队主官,然后和老开同一年退下来,进了省城同一个干休所。退下来的老开在写回忆录,在台式电脑前一坐就是一个上午,有时写着写着会暗自流泪。他劝老开,只有大人物才写回忆录,咱就是个师职,写出来也是书店里的摆设,再说也没有出版社肯出版。老开说,写回忆录不是给别人看的,是给自己攒料,自己心头有只蚌,张口等着喂呢。老开虽然学问大,但十分低调,你不问,他不说,好料都在自己肚子攒着。他忌讳好为人师,自嘲不愿意当大尾巴狼。因为是战友加同乡,老开和冯慎九交流最多,谈论问题也深入。冯慎九有解不开的锁,喜欢到老开这里讨把钥匙,而且这钥匙还真管用。不久前老开患了阿尔茨海默病,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老开不为患病而悲观,他的理论是有些老年病其实是人体自我保护,比如耳聋,就是人体不希望听到议论杂音,因为听了只能心烦;眼花,就是不该看的东西别看,因为看了也无能为力。阿尔茨海默病也一样,之所以时而糊涂时而清醒,其实是身体吃不消,让你休息一天,工作一天。还别说,冯慎九觉得这种奇谈怪论从老开嘴里说出来似乎有点道理。老开患病后,医生让他玩智力拼图来恢复脑力。冯慎九看过那些拼图,应该是学龄前孩子们的游戏。据老开的女儿春杏说,父亲清醒的时候不屑于玩拼图,只要拿出拼图,就说明他进入了一种糊涂状态。

  走进老开房间,老开正在玩智力拼图,冯慎九便觉得此次来非其时,糊涂中的老开也许会说些不着调的话。见他进来,老开站起身做了个甩膀子的动作,幅度很大,差点摔倒,女儿春杏赶紧扶住他。

  老开站在屋中央又做了个挎肘的动作,问:咋样?

  冯慎九坐下来问:这是练什么功夫?

  撒网。老开口中蹦出两个字。

  冯慎九看看身边的春杏,春杏解释说,父亲每次拼完图,就起来练习撒旋网,说将来准备回通海沟打鱼。

  冯慎九知道,云下村也临海,村西有一条从山上流下来的河叫通海沟,因为入海口有淡水海水相交汇,沟里鱼特多,尤其是习惯在两合水中觅食的胖头鱼最厚,一网撒下去,十几条活蹦乱跳尺把长的胖头鱼就会拎上岸。老开参军前喜欢在通海沟打鱼,通海沟是他在部队说不完的话题。

  春杏扶父亲坐下来。冯慎九说:昨天你一说,晚上我真还做梦了,梦到老屋门前那棵香椿,还梦见了老母亲,这都是你暗示的结果,倒也证明我没病。

  老开眼睛眨也不眨,直勾勾地看着他说:做梦像起土豆,一起一串,不论大小,你会接着做。

  看来你是不让我好好睡觉啦,冯慎九开玩笑道,你暗示也没用,我没啥亏心事,独寝神魂安。

  这个由不得你,老开说。

  为啥?冯慎九觉得老开话里有话。

  老开说:当年云上云下的支书送咱,他们说的话你还记得不?

  冯慎九想了想,似乎想起来了,当年在镇里上车,云下云上两个大队支书赶来给入伍新战士戴红花。红花戴好,敞篷大解放牌车就启动了。云下的书记是个大脸盘女同志,双手扩成喇叭跟在卡车后面喊:记着,回来!云上村支书侯大爷扬起手杖也跟着喊:回来,回云上!冯慎九还记得在侯大爷喊话时,他看到父母就站在路边一棵楸子树旁沉默不语。

  当时咱俩都应声了,这是宿诺,老开说,宿诺不践也是病。

  自己离开云上四十五年,一次也没回去。冯慎九心里抖了一下,自己和老开不一样,云下是老开的福地,而云上对于自己来说,是不堪回首的伤心地,回去有什么意思呢?他问:你学问大,帮我解解,我昨夜的梦怎样?

  想家,没啥。老开道,问题是你欠不欠云上什么。

  我能欠云上什么?我家的老屋都无偿捐给了云上。

  提到欠字,他倒觉得老开欠战友们一顿好饭。老开这人说话敞亮,办事却特抠,在后勤部当部长,本来管钱管物,却能一分钱攥出水来。老开一直抽低档烟,烟味特冲,抽一根满屋子旱烟味。老开喜欢喝几块钱一斤粗粝的黑茶,茶汤像墨汁,茶不好茶具好也说得过去,而老开泡茶的杯子极不讲究,是个废物利用的大号雀巢咖啡瓶,能装一升水。冯慎九曾劝他说,这么节省干啥?吃穿医用部队都供给。老开解释说,钱这个东西应该花在刀刃上。他觉得好笑,啥是刀刃呢?老开就春杏一个女儿,已经嫁人,在干休所当护士,女婿也是军官,并不要他接济。老开经常回云下,有几次还约他同行,但他都没有抽出时间,老开便只好自己回去。回来后老开就说云下的海菜饼子怎么好吃,酒怎么好喝,云下人的酒量怎么大,等等,他觉得老开回云下是找衣锦还乡的感觉,分文不费却能一路风光。

  情,我是说欠不欠情。老开解释自己刚才的话。

  他摇摇头,自己什么也不欠云上的,细说起来,倒是云上欠他许多。他问老开:梦到树是啥意思?

  老开想了想,道:树是愿望,老母亲出现是提示你有宿诺未践。

  他觉得老开有点故弄玄虚了:啥宿诺,我当时只是应了一声而已。

  应一声足够了,用不着应两声,老开说得不容置疑。

  春杏去食堂打来了午饭,午饭很精致,小盘子小碗小花卷。冯慎九忽然闻到了一股昨夜梦中闻到的清香,仔细一看,原来有个圆盘里是香椿芽炒鸡蛋,绿莹莹,黄灿灿,像一簇带着嫩叶的油菜花。

  香椿!他叫出了声。昨晚梦见香椿,今天就看到了香椿芽炒鸡蛋,看来这梦很灵验嘛。

  一起吃点,老开发出邀请。

  冯慎九摆摆手:你慢用,我不想享受病号饭的待遇。

  春杏送他出来,他悄悄对春杏说:你爸玩拼图时也挺清醒啊,一点看不出糊涂。

  回家路上,那股香椿芽炒鸡蛋的味道像影子一样一直跟着他,冯慎九暗暗责备自己:人一老,怎么还会变馋?

  2

  冯慎九是云上人,在履历表中他无数次填写过云上大队、云上村几个字。

  冯慎九对云上没什么感情,那个临海的小渔村对他来说,是一只破了肚皮的八爪鱼,总有些悲情的墨色在水中弥漫开,形成一层不透光的隔膜。冯慎九中学毕业后,很幸运地被大队推荐到北京上大学,政审、体检都过了,不知怎么就下来了,没人告诉他原因,大队侯支书的说法是狼多肉少。冯慎九一厢情愿的初恋也在云上折戟沉沙。他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暗恋同村女孩子小洁,小洁是个长睫毛姑娘,心善嘴甜,总是一口一个慎九哥叫他。中学毕业回村后,小洁在大队当会计,他则上了大队新造的350马力渔船当水手。父母知道他喜欢小洁,就托了媒人拎着四合礼去小洁家提亲。依冯慎九的猜测,这门亲事应该八九不离十,因为小洁每一声叫出的慎九哥,语音里似乎都拐了好几道弯,让他心里像羽毛在刮。第二天,媒人蔫头耷脑地退回了四合礼,说小洁妈态度比蛎壳还硬,说女儿就是嫁不出去也不找出海的。云上大队的主要生产是出海打鱼,不出海还能干什么?冯家为此觉得伤了面子,一家人沉默了好几天。第二年征兵,冯慎九报名参军,穿上军装到了海军服役,尽管一路提干、晋级,但还是个出海的,依然没达到小洁妈的择婿标准。除却冯慎九自己的事情外,他的父母也不愿谈起云上。母亲原本在云上小学当代课教师,教一二年级语文和算术,母亲教课很受学生欢迎,本来代课好好的,不知怎么就下来了。母亲回家那天,沉默寡言的父亲正出海归来,看到母亲抱着一摞课本坐在老屋门前的台阶上发呆,知道发生了什么。父亲陪母亲坐在台阶上抽了一袋烟,然后起身将母亲怀里那摞课本接过来,一股脑投进灶坑,用这些课本煮了一锅他刚带回来的八爪鱼。冯慎九记得父亲对母亲说了这样一句话: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

  云上村地处辽东半岛最南端,坐落在一道簸箕形山冈上,村庄被成片的槐树环抱,南面和西面是一望无尽的黄海,东面是一道栽满了樱桃树的平冈,北面是一面缓坡,缓坡上是一盔盔高高低低的坟丘,村民在坟丘间栽上了水蜜桃树、梨树和苹果树,让这个属于亡灵的山坡也有了鲜花与果实的甜蜜。与云上村相邻的是云下村,两村相距三里。云下经济状况不如云上,云下的村民就抱怨:凭啥你们叫云上?云上不是压着云下一头吗?这种抱怨对云下没有改变,却长了云上的志气,让云上人多了自豪感。冯家三间祖屋在村东,套着青石院墙。老屋建于何年已无从查考。据父亲讲这原本是一处被人废弃的老宅,当年爷爷闯关东从小平岛流落至此,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在此定居下来。

  冯慎九参军第十个年头,在大连做生意的弟弟和他商量,要把父母接到城里生活,他没假思索就表示同意。据弟弟讲,接双亲进城那天,母亲一言不发,脸色如贻贝壳般凝重,背过身偷偷抹了几回眼泪。父亲则说:瞎家雀也有开眼的时候,说搬就搬,不要拖泥带水。但父亲给冯慎九打了个电话,父亲问他:慎九啊,咱就这么走了?你爷爷的坟还在北坡上呢。他告诉父亲,弟弟已经在乔山买了公墓,爷爷的坟会迁过去。父亲这才放心,说那就走吧,咱家老屋有百十年了,也卖不上钱,就捐给村上吧。弟弟问为啥不能卖?父亲说,这老屋当初也不是冯家买的,咱给卖了良心不安啊。就这样,老屋捐给了村里,成了云上村集体公产。

  与冯慎九对云上的冷淡相比,老开每每提及云下就眉飞色舞。说他如何在通海沟打鱼网网不空,说如何当上民兵连长带着基干民兵在海边巡逻,说如何在宣传队扮演郭建光演唱《朝霞映在阳澄湖上》等等,满满的自豪之情。冯慎九和老开交流过对故乡的看法。老开说:我就像一条四处奔跑的猎犬,不管走到哪里,都记着自己的狗窝在云下,有这个窝在,我在外面做啥事都觉得踏实。冯慎九说,我是四海为家,在云上没啥念想,想起来是满把的泪。老开很不解:有啥大不了的事,能让一个堂堂师职干部落泪。冯慎九摇摇头:云下人羡慕云上的名字,其实云上这个名字不好,在云上面,飘忽不定,脚下没根。老开道:云上再不济也是你的家,生在云上是你的命,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

  因为做梦,冯慎九的眼圈泛起乌青,像獾子一样。老伴问他是不是身体出现了不适。

  昨夜做梦了,梦到了云上,像过电影,他说。

  老伴对云上没有概念,冯慎九平时也很少提及云上,就说:做梦很正常,犯不上有负担呀,你梦到啥了?

  梦到老屋院墙外那棵香椿,孤零零的,桅杆一样竖着,树梢有几撮叶子。梦到老母亲给我做香椿芽炒鸡蛋,那道鲜味简直能让人飘起来。

  老伴是心理医生,曾在部队215医院工作多年,长期做病人心理疏导,她一听便猜到了梦的由头,笑笑说:我看你是馋香椿了,味道是有记忆的,小时候的味道到老了会回来找你。

  冯慎九道:云上的香椿芽不仅好吃,颜色还好看,第一茬紫红色,第二茬淡绿色,到了第三茬,就变成了翠绿。那个味道正啊,不像现在市面上的香椿芽,都是大棚里栽的,味道寡淡。

  老伴开玩笑道:这么想念香椿树,该不是有啥故事吧?

  老伴这句无意中的玩笑,让冯慎九还真想起了一件往事,他嘴上敷衍了一句:云上能有啥故事。记忆却回到了从前。

  那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他上小学五年级。一天,同班同学小洁对他说,慎九哥,你家香椿爆芽了,能不能掐点给我妈妈?他从小就喜欢小洁,小洁长着一双长睫毛的大眼睛,眼里总是布满星星一样,怎么数也数不过来。他说放学后跟我去掐就是了,要多少掐多少。小洁说其实不是妈妈想吃,是爸爸明天出海回来,妈妈想包一顿香椿馅饺子。小洁的爸爸是大队跑外海渔船的船老大,每次出海都要半个多月。村民对船老大很敬重,但背后却给他们起了不雅的绰号,叫老鬼。那天,他像猴子一样爬上香椿树,给小洁掐了满满一篮子香椿芽。他把一篮香椿芽送给树下的小洁时,小洁闭上眼睛深深地闻了闻篮子里的香椿芽,说慎九哥你真好!说完就腼腆地挎着篮子跑回家了。小洁话少,一双眼睛总是如痴如幻地眯着,他暗暗喜欢小洁,觉得小洁是云上的一颗珍珠。不幸的是,小洁爸爸没能吃得上香椿馅饺子,那天晚上海上突刮大风,正在远海作业的渔船出事了。那时候到外海作业的都是对船,遇到大风后,小洁爸爸让另一条船砍断网纲逃生,自己那条为了保住队里的渔网没有断纲,结果渔船倾覆。跳海逃生的船员大都获救,只有小洁爸爸和大副两人被扣进海里遇难。小洁妈妈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给女儿立下一条死规:嫁人不嫁打鱼郎。这也就是长大后冯家求亲遭到婉拒的原因所在。冯慎九中学毕业回到云上,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上渔船打鱼,渔民不打鱼还叫渔民吗?后来,冯慎九在海军当护卫舰舰长,有次军舰经过云上外海,他站在甲板上用望远镜目不转睛地望着岸边的云上村。政委问他看什么,他举着望远镜说,在看一棵树,一棵香椿树。由这棵树他想起了小洁和小洁遇难的父亲。小洁的难过无法想象,因为小洁说过,她每次闻到香椿芽的味道就会想起父亲,父亲那张慈祥的脸会在海水中向她露出笑容。冯慎九离开云上后没有再打听小洁的消息,从内心讲,他也不希望这段青涩的恋情被启封。

  现在,老伴问到香椿树是不是有故事,他忽然想起一位诗人的诗句:故乡,是游子心中一棵树。他觉得这句诗很准确,他的梦可以证明,云上对于他来说,就是家门口那棵香椿树。

  他对老伴说:关于那棵香椿树有很多故事,但我更多记住的是香椿芽的清香。

  老伴说,梦里有棵有味道的树,说明你没老。

  这话他很爱听。

  3

  本以为不会再梦,结果周二晚上,老开的暗示又发挥了作用。

  梦境真切,香椿芽诱人的清香似乎带着淡淡的忧伤。

  这是一个诡谲的梦,他甚至怀疑这到底是梦还是活生生发生过的现实。

  他遇到了小洁,在那棵香椿树下,香椿树的嫩芽已经变成茂密的老叶。小洁挎着篮子,系着一条格子围巾,围巾被海风吹起,轻抚着小洁那张牙鲆鱼肚般白皙的脸庞。他好像是刚从350马力的铁壳船上下来,走过一段石板上坡路,来到老屋门口。见到小洁他很惊讶,没等他说话,小洁便迎上来说:慎九哥,我来还你篮子。说完,她把篮子双手递过来。这是一句久违的慎九哥,语调中内容丰富。他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低头看了看空空的篮子,心里也觉得空空的。他接过篮子问:你还好吧小洁?小洁没有说好或不好,而是看着篮子道:四十多年了,一直想着要还你篮子。他再次看了看小洁,小洁的睫毛依然那么长而密,目光软如月光。再看篮子,这是他家装桃子、梨用的扁形土篮子,里面衬了灰布,防止柳条划破桃子和梨,当年,冯慎九用这个篮子装满香椿芽送给了小洁后,妈妈曾到处找这个篮子,他没敢告诉妈妈。小洁说,我一直保留这只篮子,不用它装咸鱼和虾皮,因为咸鱼和虾皮的盐分会腐蚀篮子。我幻想有一天,再让您给我摘一篮子香椿芽,我亲手包香椿馅饺子给爸爸吃。冯慎九问,你爸爸?小洁说,爸爸就是这棵香椿树呀,我奶奶说,好人死后会变成香椿,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此梦冯慎九无法与老伴分享,只能去找老开。他觉得老开虽然得了阿尔茨海默病,但这并不妨碍他发表议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看问题往往会有常人意想不到的视角,据说很多影响深远的思想,都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发明。

  你确定梦到的是香椿?老开问。

  当然,老屋门外只有一棵树。冯慎九很肯定。

  我觉得你梦的是臭椿,老开坐在沙发上一字一句地说。

  冯慎九没有反驳,等着老开说下去,和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说话不能急,更不能催,要让他像漏斗一样自然滴流,听他下半句。

  你丢了云上,只配梦臭椿。

  老开说的臭椿他知道,和香椿长得差不多,因为味道不好,臭椿芽不能吃。老开为什么说他只配梦臭椿呢?

  老开说,是香椿,就得让乡亲们掐芽劈杈,四十五年来,云上摘过你一枝一叶吗?

  冯慎九觉得自己找错了圆梦人,不但没找到答案,还无端受到一番奚落,一个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奚落。他说,老开啊,你是云下的香椿,我也是云上的香椿,咱俩一个闷罐出来的,谁也不是臭椿。

  老开没接他的话,自顾自说道:当然,臭椿也不是不好,至少臭椿比香椿更有机会成材。你梦到臭椿,预示婚姻有过问题,这个你可从来没说过。

  臭椿和婚姻啥关系?他问。

  老开说,你到《诗经》里查查吧,关于臭椿有一首诗,对了,在诗里臭椿叫樗。老开拿起铅笔写了樗字,解释说,樗就是臭椿。

  他不得不佩服老开,阿尔茨海默病似乎意外激活了老开某个备用脑室,让他多了一些特异功能。他和小洁当年的事属于绝密,除了当事人再无外人知晓,老开凭一个虚无之梦就推演出来,有点不可思议。他不想和老开分享当年这段青涩的恋情,便岔开话题道:你多次劝我回云上,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不回云上有不回的原因,不像你对云下感情深,在云下你春风得意,回去是荣归故里。他记得有次老开从云下回来,和他唠起云下的海菜饼子简直是天下第一美味,一顿竟然吃了一屉。他当即表示反对,第一美味应该是香椿芽炒鸡蛋,海菜饼子四季都有,而香椿芽炒鸡蛋却只有初春才能品尝到。老开说,想一年四季吃香椿芽不是难题。他心里埋怨老开,站着说话不腰疼,香椿还会在其他季节爆芽?他觉得老开不给家乡做贡献,还老是回去刷存在感,这样回乡有点频。尽管老开说起云下总是滔滔不绝,但他心里清楚,老开太抠门儿,不会给云下送钱送物。有一次,某支队淘汰了一艘老式潜艇,家乡所在的县领导打电话,希望部队将潜艇赠送给地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做展览用。他说你们找老开呀,他是基地后勤部长。那位领导为难地说,找了,老开说不行,潜艇虽然退役,但价值不菲,怎么能随便送给地方。他觉得老开说出这样的话很符合身份,旧潜艇拆卸了也能卖废铁,这对于一直抽廉价烟、喝粗粝黑茶的老开来说,的确价值不菲。老开患病后医生不让他抽烟,为了解馋,他就用烟丝自己卷烟,卷那种一头粗一头细的旱烟,卷成后在鼻子底下嗅嗅,然后一根根码在床头柜上一个铁皮饼干盒里。冯慎九悄悄问春杏卷这些烟干吗用,春杏说父亲卷烟攒着,是为了回云下时给宝来抽。宝来是老开儿时的伙伴,在渔船上作业时被网纲伤了两个拇指,无法卷烟。宝来烟瘾大,当年老开就为他卷烟抽,后来老开参军就没人给他卷了。老开患病后,嘴里经常念叨宝来,说给宝来卷烟攒着,等回云下时送给宝来。冯慎九觉得老开的思维方式总是从省钱出发,现在城乡哪里有卷旱烟抽的?想给宝来烟,花钱买几条香烟不就成了吗?啥品种的烟没有?这种节省几乎就等同于吝啬。

  那么,香椿和臭椿分别代表什么?他觉得这是个新知识。

  老开道:香椿有感恩芽,臭椿生怨恨叶。

  老开坐下来,断断续续讲了一件往事。老开小时候有次上白银山采蘑菇,不小心被一条野鸡脖子蛇给咬了,咬在脚踝上,伤口很深。当时那条野鸡脖子像一坨牛屎盘成一团,老开误认为那是一坨牛屎,而牛屎边就有几只肥厚的松蘑。老开只看松蘑,没有在意那坨“牛屎”,结果蛇蹿起来一口咬伤了他。被蛇咬的第一感觉是疼,钻心地疼。带疼连吓,他坐在地上哭起来。这时,也在采蘑菇的宝来妈跑过来,让他躺倒,然后俯下身子用嘴一口口吸吮他的伤口,吸一口,吐一口,开始吸出的血水有些发绿,等到吸出的全是鲜血时,宝来妈才停下来,用头巾帮他扎住伤口,背他下了山。

  这是老开第一次提起此事,而且是患病之后。冯慎九再看那个铁质饼干盒,心里想,如果是个精致的雪茄盒会更好。

  云下,给了我两次生命,老开说,所以我要做一棵香椿,以感恩之芽回馈云下。

  冯慎九忽然觉得脸庞有些发热。

  从病房出来,冯慎九嘴里好像误吞了一把臭椿叶,又苦又涩。他不埋怨老开,老开不知道自己心中对云上的纠结,云上不仅是自己悲情的舞台,还是不堪回首的失意场,回去岂不是自寻伤感?老开关于臭椿的话让他想起了小洁。小洁是自己不成功的初恋,这一点他心里承认,但离开云上后他没有再联系过小洁,他很讨厌那些一发达就到处找初恋的人,那是肤浅的土豪做派。他忘不了那段朦胧的感情,小洁像一条小鱼,偶尔会从心之湖里游上来,吐出一串泡泡,或摆出几道涟漪,马上又不见了踪影。初恋应该是块白玉,须用金丝绒层层包好,深深珍藏于心底。

  那么,小洁后来的婚姻是否不幸呢?他想,如果小洁生活上需要帮助,自己该不该伸出援助之手?这应该毫无疑问,他对自己说。

  冯慎九一直记得这样一件事。中学时有天放学,小洁的自行车断了车链,一时修不好,天色已晚,她急着回云上。他提出可以骑车载她回去,她欣然应允。回云上多缓坡,那条八米宽的砂石路虽然曲曲弯弯却十分平坦,两旁尽是枝繁叶茂的槐树。正是槐花盛开的五月,一路风景,一路槐花香,他浑身有使不完的劲,骑行近十里山路没有感觉到累,两腿像力道十足的弹簧,大金鹿自行车如同插了双翼在公路上疾驰。小洁挽着他的腰,他能感觉到小洁柔软的身子贴在脊背上。到了村口,小洁跳下车,说进村后这段路自己走。他知道小洁是担心被妈妈看见产生误会。他理解小洁,小洁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妈的话自然要听。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小洁下去后的自行车忽然变得沉重无比,自己两条腿如同陷进淤泥一般几乎蹬不动踏板。他只好推着自行车走回家,到家里才觉得自己很傻,为什么要骑这么快呢?而且一门心思奋力蹬车,连句话都没有和小洁说。

  小洁后来嫁给谁他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一点,小洁不会嫁给一个跑海的。

  小洁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那双眼睛还长着长睫毛吗?

  很快,他开始责备自己,瞎想什么?小洁生活怎样与自己何干?难道自己退休了还要找小洁?再说了,小洁现在也是六十多的老妪了,正常的话应该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

  ……

  作者简介

  老藤,本名滕贞甫,1963年生于山东即墨,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党组书记。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腊头驿》《鼓掌》《刀兵过》《战国红》《樱花之旅》,小说集《熬鹰》《没有乌鸦的城市》《会殇》等。

  


 
第四届“恋恋西塘”全球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风雅南城”第九届文学有奖征文来了
首奖3000元〡“骏马杯”全国散文征文启事
第二届中国散文奖征文大赛开始啦
《贵阳晚报》征稿启事
《文艺报》“新力量”专刊征稿启事
辽宁日报联合省作协、省文联发起“读辽宁,爱辽宁”主题诗作征文活动
“家乡味•南果梨杯”征文启事
关于征集《修齐治平金句选释》稿件的通知
“新时代文学理论与创作实践”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长期征稿
《北京青年报》颐和苑版征稿启事
“喜迎建党一百年” 遵义市小说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第十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第十二届中融全国原创文学大赛暨第四届上海市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本月截稿)
首届少儿科幻星云奖启动
第二届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开始了
第十八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开启申报!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田仲济

老舍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10年后,中国将只剩下3类企业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