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091        发布时间:[2020-03-30]

  

  下午临帖的时候,许是被古筝演奏的低沉哀怨所打动,脑海里不由得想起我那逝去五年的善儒大叔。大叔去世的时候六十多岁,提起他的一生,用“忧伤”毫不为过,一辈子可谓堆满委屈和挣扎。

  记忆里大叔一直是我姓王门的秀才,他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村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是请他去帮忙筹划,特别是年关那几天,他家的门槛都会被人踏破。我们村不大,七八十户人家的对联都是出自大叔的手。那时我还小,四五年级后,他就让我去帮忙:裁纸倒墨,取联收钱等,最后发展到帮助写点横批和福字。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很乐意年关这两天的忙碌,心里对大叔也由衷地佩服。从来往人们的笑面言语里,我感觉文化人在这个村庄是被人尊敬的。

  后来我考上乡重点中学,一度被村里视为秀才。那时大叔常常和我谈心,不断地用他的知识和经历启迪教育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才慢慢了解大叔的为人和他的酸甜苦辣的一生。

  大叔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的父亲因为地主成分,五三年被政府枪毙了,家里只剩下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姐姐和妈妈,吃穿用度都比人差一大截。姐姐没有上学,大叔因为是男孩子,但是小学毕业后村里也不允许读了。大叔后来给我讲这段往事的时候,眼睛里饱含怨恨和无奈,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一家三口,孤儿寡母的,能在那个非常年代活下来就不错了。

  大叔名字里有个“儒”字,这个字是他自己起的,看得出他对文化很感兴趣。但是他还有一个诨名,叫“大麻袋”。原来他的童年贫穷的穿不起衣服,冷了就常常裹着装粮食用的麻袋包,一来二去,就被人诹了这么个诨名,现在想来,大叔的童年的确是可怜。

  大叔喜欢学习文化,他经常寻找机会借那些成分好的小孩课本看,那种上进精神真实感人。记得大叔去世前一年的年底,我去探望他,大婶把大叔编写的王氏家谱和他的生活笔记给我看,我从他的语句言辞里看到了他倔犟好强的秉性。

  大叔许是小的时候缺营养,印象里他一直长得黑瘦。因为成分问题,大叔结婚比较晚,大概在三十多岁,正是包产到户时候,新政策新气象时候。那时我已经十多岁了,看得出他很开心,新房里挤满了闹新房的客人,我记得墙上贴的是南京长江大桥和一张周总理仰面大笑的图画。

  第二年春天,村里在打谷场上放电影,当大家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豫剧《逼婚记》的时候,电影场一阵骚乱,原来大叔家刚生半个月的儿子被棉被不小心捂死了。那天晚上我看到一大家子人挤在油灯下,个个哭丧着脸低声地商量着什么。记得那天晚上大人们聊得很晚,我趴在奶奶怀里睡着了。

  这事情让人觉得惋惜和晦气,好在新人年轻还可以生,谁知后来事情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对于大叔来说,就是这辈子套在他脖子上怎么也挣不脱的死结。

  小孩捂死后,大叔家连续十年没有生养,这在八九十年代的农村,是被人笑话看不起的事。大叔是个要面子的人,四十多岁了,和他同龄的伙伴,孩子都到谈情说爱的年龄,而他却是如此糟心。大婶中药西药吃了一堆,但是一切就像老天故意捉弄他们一样,一切都于事无补。

  记得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大叔在一家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儿子,八九岁,看样貌还可以。为了庆祝,大叔请近门的一大家子照了相,还吃了顿团圆饭,鞭炮放了一上午。这事情表面看大叔笑的灿烂,但是我看到他喝多了在奶奶房里哭,他心里的事情又有谁知道呢?本来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毕竟没有生养的人家远近三村都有,只要自己思想开化,领养抱养也实属人之常情。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七八年,这段时间里,村里人都知道大叔有个儿子,但是这个从孤儿院领养的儿子,却是个说话不利索的半傻子。好在这孩子听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上学是不行了,做做农活还算是马马虎虎,十六七岁了,说话吐字不清,人情好坏处事深浅都一无所知。

  那时我上高中,回家去看大叔的时候,感觉他一下子老了很多,经常唉声叹气。村里人背后常常为大叔鸣不平。想想大叔的确是不容易,小的时候遭罪就不用说了,成分论影响了他上学和婚姻。赶上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了,好容易取了个老婆,生个儿子又夭折了,而且从此老婆就断了生养。大家细想,大叔在村里经常帮人迎丧嫁娶的,看到人家日子红红火火,他心里能好受吗?要面子,他只有硬挺着。嘻嘻哈哈地帮着别人忙,心里只有憋屈着,虽然没有人当面笑话他,但大叔是何等聪明的人,有这样丢人的事情,那个敢保证不背后说一下。大叔挺了十多年,眼看着自己四十奔五十,没有儿女他艰难地认命了。他懂得法律,他去政府开证明,他去孤儿院申请,经过正当渠道,总算合法领养了一个儿子,俗话说得好:只有过继儿没有过继孙。他盘算着等儿子将来长大结婚,再给他生个大胖孙子,那时候他就可以在世人面前抬头了,那时候谁还会翻儿子是不是他亲生的旧账呢?可是命运并没有就此放过他,这个傻儿子让他那颗好强的心再次失落。我体会不到那段时间大叔有多么地难过,总之,他一定很难过,但是他不服输,不久他在大婶的妹妹家领养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很聪明乖巧,这多少让大叔心安很多。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几年,那时我因为到广东这边发展,家回的少了,但是大叔家的事情常听家人诉说。每次回家我也会去他那里坐坐,我看到他的这个傻儿子被调教的很有礼貌,会简单地问候人,但是说不到几句话就又露馅搞笑了,弄得大叔哭笑不得。

  那些年,大叔还在不断地与命运作抗争,为了给傻儿子娶个媳妇,五十多岁还起早贪黑外出做工,加上平日里省吃俭用,终于建了一套二层半毛坯小楼。有了新房子,另外给的彩礼丰厚,也如愿娶上了邻村的一户穷困人家的女儿。大叔的儿媳妇我看过,年龄和他儿子差不多,相貌和腿脚好像有点问题,但是脑子好使,说话一般人讲不过她。

  结婚那天,大叔请满村人喝酒,村里村外的客人没有一个不举大拇哥佩服他,日子被大叔过到这样,一般人想都不敢想。

  这样过了两年,就在大叔等着的抱孙子的时候,他的希望再次被命运的现实打破,开始以为年轻人不懂,最后在医院里确诊;原来他的这个儿子也是不生养。

  大叔大病了一场,那两年我再次看到大叔的时候,他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看到他孤独地呆在墙边出神的时候,我也会心痛不已。这就是命吧,人怎么和命争呢?

  就在儿子结婚的第三年,大叔再次决定领养了一个孙子,这次他吃一堑长一智,抱养了一个婴儿,而且去大医院体检确认没有问题才领养下来。这时大叔快六十了。我听说后,我仿佛看到苍老瘦弱的大叔在与天抗争,原来那种不争赢不罢休的劲头一直不曾从他骨髓里卸掉。

  这个孙子抱养后,一直由大叔大婶两个人自己抚养,本来是很好的事情,但是她的这个儿媳妇却不认账,常常因此找他们闹别扭,这些事情大叔似乎都吞下去了,儿媳妇闹来闹去只要日子往下过,这点委屈大叔似乎视作等闲,是啊,看别人脸色,受别人的委屈,大叔从小就吃透了。大叔只想有一个圆满的家,不管有多艰难,他都认了,一切也在他的努力下一一实现了。

  命运似乎从没有放弃折磨大叔,就在他这个孙子三岁的时候,他的儿媳妇和外人生了一个小丫头,这些都是我听家里人如实说的,我气愤的时候却开始担心起大叔身体了,毕竟是一位六十多的老人了。

  儿媳妇出轨的事情远远没有因为大叔一忍再忍而缓和,次年,儿媳妇和别人私奔了,这一次,大叔真的扛不住了,那年冬天的寒夜里,大叔惊叫一声摔下床,四肢抽搐,说不出话,口眼也歪斜了。大婶急忙拨打电话,家里人紧急调车送医院,好在送的及时,总算保住一条命。

  出院的时候,大叔已经半身不灵活,走路离不开拐杖了。那年年底我回家,远远的看着他倚在路边墙上,左手弯曲缩在胸前,右手抓着拐杖在默然前视。我走到面前叫了他一声,他才颤巍巍的看着我。看到他皱纹满脸,胡须花白散乱,我心酸的一时哽咽起来。大叔看清是我的时候,也眼含热泪,下巴哆哆嗦嗦的说不清什么,待我扶他的时候,他的泪水已经顺着腮边皱纹滚落了。

  那天我在家里炒了几个菜,叫上我的父亲和三叔,大叔要喝酒,我没有让他喝,我们几个人边吃边唠,记得大叔那天很开心。

  翻过年,也就是一三年冬月,奶奶去世了,我回家奔丧,那次看到大叔,瘦弱的身躯已经撑不起外衣,衣角随风摆动,只见他静静地坐在灵棚墙边,默然地看着大家忙来忙去。我猜他一定在想他先前给别人帮忙的事情,如今再也忙不能动了,更写不了毛笔字了,我看到他的脸上显露出无奈的表情。

  两个月后,也就是农历一四年正月,大叔去世了,这位灌输我做人道理的长辈走了,这位从不服输却输了一辈子的大叔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让他受尽折磨又让他无限眷恋的家,他的一生经历让我心痛,也让我一个人的时候,嚎啕大哭起来。

  

  2019年6月12日午夜


  王必东:笔名墨池留痕江苏东海人,连云港作家协会会员,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学习创作,利用工作之余不断的磨砺笔端,学习众家之长,并得到一些文学前辈指导,二十多年来陆续在国家级刊物和一些省市级刊物及网络上发表小说散文若干。现在除了业余创作一些散文随笔和短篇小说外,正在创作长篇小说三部曲《追梦》,目前上部《王者风范》已经杀青,中部《必胜信心》正在研墨欲动。

  

  


 
第四届“恋恋西塘”全球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风雅南城”第九届文学有奖征文来了
首奖3000元〡“骏马杯”全国散文征文启事
第二届中国散文奖征文大赛开始啦
《贵阳晚报》征稿启事
《文艺报》“新力量”专刊征稿启事
辽宁日报联合省作协、省文联发起“读辽宁,爱辽宁”主题诗作征文活动
“家乡味•南果梨杯”征文启事
关于征集《修齐治平金句选释》稿件的通知
“新时代文学理论与创作实践”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长期征稿
《北京青年报》颐和苑版征稿启事
“喜迎建党一百年” 遵义市小说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第十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第十二届中融全国原创文学大赛暨第四届上海市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本月截稿)
首届少儿科幻星云奖启动
第二届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开始了
第十八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开启申报!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田仲济

老舍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10年后,中国将只剩下3类企业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