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荆歌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23        发布时间:[2020-03-30]

  

  1980年代的时候,我和姜师傅见面,都是因为文学的缘故。那时候大家都年轻,写诗,写散文。但是,每次都听到他很起劲地说雨花石。他那时候特别喜欢雨花石,好像还收藏了不少。但是,喜欢听他讲的人实在寥寥。但这并不影响他谈兴之浓。他大声地说,十分亢奋。有时候,还掏出照片来,给大家看他的雨花石。许多人,包括我在内,都有点烦他。因为那时候,大家的兴趣是在文学,是在诗歌。如果你背诵几首洛尔伽的诗,或者来几句艾略特,那么一定受人欢迎的。但你却在文学的活动中,在一色的文学青年中,说什么“石卵子”(是的,有人就是如此以鄙夷的口吻称呼姜师傅的宝贝),谁会理睬你呀!我对他实在有些反感,每次见到他说“石卵子”,都避之唯恐不及。

  直到新世纪,偶然遇见他,他说话的兴奋点,还是在雨花石。在他的再三邀请下,我们几个人跟他去了家里。他家的很多锅碗瓢盆,都装了雨花石。石子儿浸泡在清水里。他一个个端过来让我们欣赏,说这是“停车坐爱枫林晚”,这是“稻花香里说丰年”,这是“枫桥夜泊”,这是“斜晖脉脉水悠悠”。但是在我看来,这些都太牵强附会。石头天然的花纹固然还算漂亮,但是,说有那么唐诗宋词的意境,我看也不见得。恕我不恭,如果是这样,那么,墙角的那些苔痕印迹,也可以是“松下问童子”和“一枝红杏出墙来”了。

  其实姜师傅的收藏,我觉得最有价值的,还是一些老明信片。他的明信片真多呀!要不是亲见,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发行过那么多那么多的明信片。内容都是有关中国的,当然是旧中国。老北京、老南京、老济南,还有大量的老苏州。这些珍贵的图片,都是过去外国传教士到中国来拍摄的。那时候,照相机还是稀罕东西吧。至少对中国人来说,那是十足的“西洋镜”。他们来到中国,仿佛深入秘境,用他们的镜头,记录下大量的中国风土人情。姜师傅收藏的这些老明信片,非常珍贵,非常有价值。有些,可能已经是存世非常稀少了。至少可以说,在中国也许是孤品了吧。因此,许多有关老照片的出版物,像山东画报社的“老照片”系列,还有什么《晚清旧影》之类的书,特别是苏州地方史料的一些书籍,都使用过姜师傅的收藏。而他在这一点上,绝对是称得上高风亮节的。让人家复印、翻拍他的藏品,从来都是慷慨应允,也不收取费用,也不强调版权。

  他真的是个好人。我必须要说,今天的收藏界,确实有些混乱。当然,从古到今,玩这些东西,都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真东西。真东西总是混杂在大量的赝品里面,猫腻一直是有的,从来都是这样的。民国时候的北京琉璃厂,古董铺那么多,里面的东西难道都是真的吗?真的就可以像进超市一样,看中了就拿,没有受骗之虞吗?玩这些东西,靠的就是你自己的眼力。看得明白就买,看不明白千万别碰。但是话又说回来,与以前相比,今天的形势更加来得危险。你如果没有相当的知识的积累,如果一点儿经验都没有,你不管在哪里,不管是在古玩市场,还是地摊,甚至拍卖会,你想要买到一件真正的老的东西,那个概率,比中彩票还要小。据说今天咱们中国玩古董搞收藏的人,有七八千万之众。古董又不能从庄稼地里长出来,也不会是鸡屁股里生下来,哪有那么多真东西老东西?在利益的驱动下,制假卖假登峰造极。不懂千万别买千万别碰。另外,其实要学明白看明白一些东西,确实是很难。人的精力,人的寿命,都很有限。古董这一行,浩如烟海,要学的东西,要弄明白的东西,就是再让你活五百年,甚至一千年,你都学不过来。那么,识物先识人,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你在什么圈子里玩,跟哪些人玩,跟什么人学,向什么人买东西,这比你自己会看似乎更为重要。我一直认为,若关起门来一个人玩,或者只看书只相信书,或者只看电视上的寻宝鉴宝,闭门造车,刚愎自用,你一定是会误了自己啊!你要玩,你就必须是广交朋友,多一些圈子,多一些平台,多一些见识,多接触一些能够让你真正学到东西的高人和机会。唯有这样,你才能长进,才能不被坑蒙拐骗。这个人说这样这样,那个人说那样那样,你就可以比较,就可以分析,就可以日久见人心。所以说啊,识物先识人,你会看人了,会审时度势了,会趋利避害了,学会兼听了,既不轻信,也不怀疑一切。也就是说,你找到了好的路径,而不是一直在往死胡同里钻,不是一条道走到黑。这样的话,才能在这个恶浪淘天的江湖上混啊。才能与狼共舞啊!

  所有的人,开始玩这些东西的时候,都会有一个领路人吧。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但是,人心隔肚皮。熙熙攘攘,皆为利往。在今天这样的态势之下,要遇到一个真正能够教你、帮你,将你引上正路的人,恐怕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师父骗徒弟,徒弟杀师父,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的。关于盗墓,有这样一种说法的,那就是,一般兄弟们合伙去干,大家都不愿意最后一个呆在墓里让同伴用绳子将自己拉上去。往往,同伴是会将绳子割断的,永别了兄弟!就这样把最后一个同伴扔在古墓里了。当然,盗上来的东西,是那几个活着的哥们分了。所以盗墓更多的是父子兵。而且,最后一个留在墓里的,通常是儿子。因为啊,如果是父亲留在下面,儿子是有可能将绳子割断的。而父亲一般不会这么做。很恐怖吧?很寒心吧?

  有的师傅,你跟他学,他慢慢就把不对的东西,或者说残次的东西卖给你了。那些不对的东西哪里来的呢?当然是他买来的。有的则是他的师傅卖给他的。残次的东西也是这样,修补过了,轻易是看不出来的。那么他如何去淘汰这些东西呢?或者说依靠这些东西牟利呢?他当然就要卖掉。卖给谁呢?当然谁愿意买就卖给谁。而徒弟无疑是最愿意买的。因为是师傅的东西呀!既然是师傅,总是比较高明。所以师傅的东西,通常来说就比较靠谱。至少对初学的徒弟来说是这样的。徒弟,或者说是学生,成为师父或者老师的买家,或者说接盘手,也是人之常情吧。

  但是姜师傅不是这样的人。这是我的幸运之处。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真的是需要一点运气的。不要说赌博是赌,买股票是赌,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赌。婚姻是不是赌呢?婚前谁知道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且不说好人坏人,只说脾气,或者日后的一些德性,在婚前,谁能看得那么清楚啊!即使看清楚了,也未必知道日后是不是适合自己,自己是不是能够受得了。赌呗!如果运气好,那么就很好。否则就哭去吧!跟老师也是这样。玩古这一项,你跟错了老师,不光会吃很多很多的药,买进许多赝品,再也卖不出去。而且,其实根本也就学不到真正的本事。跟着他钻死胡同,取法乎下,一辈子玩“新假破”。

  姜师傅是位作家,是编辑记者,文化人。他那么多年收藏,虽然没有拥有什么国宝重器,但是,也基本把各种玩物弄清楚了。尤其是杂项,竹木牙角玉雕,等等。我求知欲旺盛的时候,他自然是非常循循善诱津津乐道,让我从一无所知到略有所知到一知半解,最后,算是差不多也弄个大致明白了。即使是在我不太愿意学,不太愿意听,觉得有点烦的时候,他依然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他的关于古董文玩的知识,在他的脑子里,在他的身体里,似乎已经多得膨胀。多到不吐不快,不说出来就会憋出病来的程度。这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当然是幸运!现如今,你出了钱也请不到这样的老师呀!谁愿意将自己一生所学、一生所掌握的经验向你和盘托出?不厌其烦的总是他,这简直是倒过来了。孔子曾经曰,学而不厌。但是不厌的竟是他,竟是老师。你说,一般的人,能有这样的福气吗?要不是前世积德,能遇上这样的老师才怪呢!

  姜师傅收藏杂项,真的是非常厉害。杂项因为杂,所以门类多,名堂多,花样百出。只要是古人做出来的艺术品,工艺品,小玩意,甚至日用品,有点含金量的日用品和旧货,都被归入杂项。比如,除了刚才说的玉雕和竹木牙角雕,还有烟具、茶具、文具、金银饰品、春宫玩意,还有核雕、发雕、缂丝、发绣、补子,等等等等,不胜枚举。姜师傅家里的所有东西,在那时候的我看来,都是好东西。几乎每一件,都是我想拥有的。虽然我不懂,但是经他一讲,我就懂了。我就在心里暗暗地想,做人要做这样的人,我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像姜师傅一样,收到这样的好东西,收到这么多好东西。这样的人生才是充实的,才是有价值的,才会越来越快乐越来越幸福。

  刚才说了,很多很多的人,会把不靠谱的东西卖给他的学生。但姜师傅不是这样的。当我提出向他买某件东西的时候,他总是一副难以割舍的样子。我知道,他不是装的,他是真心的。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他一件件在古玩店,在古玩地摊上发现它们,慧眼识珠,然后经过异常辛苦的讨价还价,把它们买回家。每一件都凝结了他的心血,寄托着他的悲欢。现在要把它卖掉,心中自然不舍。

  但是,软磨硬泡,最终我都是得手了。我一点都没有讽刺的意味,事实就是这样的。姜师傅总是表现得吞吞吐吐黏黏乎乎,一点都不爽气。我知道他实在是心有不舍。但是呢,我是一个特别会缠人的人。我缠着他不放,拿着我看中的东西不放,似乎即使他不同意,我也不会还给他。而且吧,对他来说,我这个学生也多少有点特殊。虽然如今写东西的人,其实不值钱。文化在当下,早就非常的边缘化了。像我这样的人,虽然写过许多东西,好像也稍微有一点儿虚名。在苏州这个地方,经常看看报纸翻翻杂志,或者说关心一点儿文化的人,可能有许多是知道我的名字的。那个什么作家协会,还把我弄成了一个副主席。人民群众不在乎,姜师傅自己是一名作家,他对我还是比较看重的。所以我缠着他,要买他的东西,他拒绝了一阵,最后也就不那么坚持了。我知道他的吞吞吐吐,还在于他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价格卖给我。这个我在“楔子”里已经说过,举过毕飞宇要买我那个玉把件的例子。姜师傅也是这样,他当初买这件东西的时候,肯定蛮便宜。像他这样的人,捡漏都是经常的事。但是,他是不可能以来价给我的。古玩这个东西,从来都没有明码标价。它到底值多少钱,取决于它的稀缺程度,更取决于人们对它的喜爱和追捧。有人要,它就贵;没人要,它就贱。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要它,并且它只有一件的话,那它就是旷世珍宝,不要说价值连城,连国都不稀罕。它就是无价的,多少钱也不能衡量出它的价值。姜师傅当初买这件东西,虽然便宜,但是,几年过去,收藏热又在升温,它肯定不会是原来的价了。那么,它现在又值多少呢?也不能说无价吧。事实上许多东西还是大致有个价位的。因为它毕竟不是稀世珍宝。让姜师傅感到为难的,一定是定价。卖便宜了给我,他心不甘;但是,若卖得太贵,他也会觉得不好意思。他就这样黏黏乎乎,犹豫不决,半天都不表个态。

  好在我慢慢就习惯了他这个样子。我知道,一旦进入这个状态,就是有戏了。也就是说,这件我看上的宝贝,姜师傅是愿意出让了。所需等待的,就是时间,就等他金口开价。

  就这样,一件件,前前后后,我不知道从他手上买了多少东西。每次,东西买到手,我一路开车回家,忍不住就把东西拿在手里。一边车儿飞驰,一边把玩欣赏。平时开车,最烦红灯。而手上有了宝贝,反而喜欢红灯。因为红灯一亮,我就可以把车停下,赏玩自己手上的宝贝。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开心。这种体验,真是难以形容。既不同于洞房花烛夜,也不同于金榜题名时。若比之于他乡遇故知,则更不合适了。对,这就是一种非常独特的体验,很难用其他的快乐来比拟。

  跟姜师傅学习收藏玩物的那几年,也是我不断向他买东西的几年。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我猜,可能是要出问题的。因为老师和学生,无论知识还是经验,都极其不对等。在很不对等的两个人之间做买卖,当然是要出问题的。如果姜师傅使坏,骗我蒙我,那我只有死路一条。他如果把一个筷筒给我,告诉我这是笔筒,我也不至于太过怀疑。他如果把一块高仿的玉当作真正的古玉卖给我,我一定是不以为悲反以为喜的。这种事,一旦发生,我将无力招架。如果日后有人告诉我,你的东西不对,是假的,新的,仿的,那我该怎么办?我去找他吗?我对他说:姜师傅,我把你当师傅是尊重你,但你却骗了我!如果是这样,姜师傅完全可以不承认。他可以说,古玩这种东西,真正会看的没几人。许多都是自以为是的半吊子,不懂装懂的二百五。他们说假,你就信了?或者他说,你是相信我呢,还是相信别人?反正,不管他怎么说,我都不可以把东西退给他。

  但是姜师傅不是这样的人。说他心地善良高风亮节,一点都不为过。到如今,十年过去了,我也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乎乎的古玩爱好者,变成了有相当阅历,也积累了相当经验的有一定眼力的玩古者了。从姜师傅那儿起飞,也已经算是翱翔在蓝天上了。见到了许许多多的人,去过了无数博物馆拍卖会,上手的东西更是无数。也吃了无数次堑,长了无数的智了。现在回过头来看从姜师傅那里买来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靠谱的。虽然说,当时我的出价,可能略略有些高,但是,东西没错,都是对的。所谓对,就是他说清代的还真是清代的,他说是和田玉还真不是青海玉俄罗斯玉。并且,这么多年过去,他当初惠让给我的东西,也都升值了,远不止当初我所出的价了。比如他让给我的几件玉器,到如今至少涨了十倍。还有几件竹刻笔筒,虽然不是什么精品,但至少都是明清旧物,刻工也雅,大可藏之玩之。还有许多许多的小东西,都是非常可爱雅致的。比如有一件手工制的琴炉,铜的,马槽形,或者说是官帽形,小小的,一点点大。它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大部分这样的明清时期铜炉,都是浇铸的。但它却是手工敲打出来的。当时姜师傅让给我,只要了我两千元钱。这个小炉子,文文气气的,雅致得不行。我是太喜欢它了,经常放在案头欣赏。里面插一炷香,香烟袅袅,实在是赏心悦目。这件东西,几乎是我的最爱。因此也经常显摆。有时候在微信朋友圈贴图。有一次呢,带到平江路停云香馆老财那里,老财看上了,要买。但我怎么舍得呢!我就说,老财你好东西那么多,你就不要抢我的东西了吧!老财说,它实在很文气,讨人喜欢的。我就说,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我就借给你,放在你这里让你玩几个月吧。

  放在老财那里,他也拍了照片贴图。结果被一个老玩家看到了,就要买这个炉。老财当然知道我不肯的,也就拒绝了人家。但是这个人,比较执着,像痴情的鸟儿,喜欢重复单纯的歌曲。后来,他又去缠老财,并且出了一个价,很高的价,三万。当老财来跟我说的时候,我简直有点不敢相信。三万?没有搞错吧?虽然我知道这个炉很特别,自己也珍爱有加,但是,好像不值三万吧?我头脑一热,居然就答应了。

  但是答应之后,很快我就后悔了。因为古玩不比其他东西,它往往有独一性。只有这一件,卖了就没了。既然自己这么喜欢它,暂时好像也不缺钱,为什么要卖掉它呢?卖了它,拿了三万元,又能买到什么样的东西呢?说不定买回一件东西远不如它有价值呢!

  于是反悔。去向老财道歉,让老财向那位哥们转达我的歉意。他们倒是宽厚,原谅了我。因为也没付钱,并没有实际成交,所以也就只当是没有谈成。

  过了几个月,此人又去找老财,说自己害了相思病一般,就是心里梦里想着这个炉。说他收藏玩物多年,还从未对一件东西如此寤寐思服辗转反侧过。这次他开出了五万的价。老财把此人的微信截图转发给我,让我定夺。这次,我实在是觉得难以抵抗这份诱惑了。我不断地做自己的思想工作,对自己说:一朝拥有已经足矣,何必天长地久!人的生命再长也是有限,再好的东西,也不可能守它一百年一千年。最后它总是要风流云散,投入别人的怀抱的。与其这样,还不如趁着人家出了这么好的价钱,顺水推舟出了吧!

  说这个故事,举这个例子,无非是想说,我的启蒙老师,我的古玩领路人,姜师傅,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他非但没有利用他老师的身份,利用我学生的无知和幼稚,从中牟利,反而一次次割爱,把他心爱的东西惠让于我。而这些东西,虽非价值连城,但确实也都是真正的老东西好东西。对此,我真的感恩于心。同时,也深深地感到,其实无论做什么,当你的事业也好工作也好,或者说玩也好,起步的时候,遇到一位人品好眼力好趣味高的老师,那是何其的重要!(文章选自《岁月的花朵》)

  


 
《贵阳晚报》征稿启事
《文艺报》“新力量”专刊征稿启事
辽宁日报联合省作协、省文联发起“读辽宁,爱辽宁”主题诗作征文活动
“家乡味•南果梨杯”征文启事
关于征集《修齐治平金句选释》稿件的通知
“新时代文学理论与创作实践”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长期征稿
《北京青年报》颐和苑版征稿启事
“喜迎建党一百年” 遵义市小说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第十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第十二届中融全国原创文学大赛暨第四届上海市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本月截稿)
首届少儿科幻星云奖启动
第二届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开始了
第十八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开启申报!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钱潮杯”首届青年创意家·网络文艺评论奖启动!
第六届“端阳节赛诗会·美丽民勤”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第六届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田仲济

老舍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10年后,中国将只剩下3类企业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