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9        发布时间:[2018-10-10]

  

  十八

  老天似乎故意捉弄吴佑礼这支队伍,尽管他们跃马扬鞭,风驰电掣般地

  行军,不知道他们是追赶着狂风暴雨,还是狂风暴雨追赶着他们,始终他们

  是亦步亦趋,形影不离,真正是不离不弃风雨同舟。

  雨下得太大,眼睛都睁不开,一气跑出几十里地。好歹风小了,雨也淅

  淅沥沥,这时队伍才放缓了前进的速度。

  “团长,把许炮头的尸体跑丢了。”赶车的战士汇报。

  “什么时间发现的?”

  “才发现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

  “这就难了,咱不能往回返了,浩浩荡荡的太容易暴露。”吴佑礼自言

  自语。

  “团长,都怨我,下雨把我浇蒙了,就忘了车上还有尸体了。”

  “许炮头,对不住了,战事紧急,让你暴尸荒野了。”吴佑礼向来的

  方向鞠了三个躬。他转过身对战士说:“这事咱一定守口如瓶,对任何人任

  何时候也不要把实情说出去,永远烂在肚子里,谁说出去按泄露军事机密处

  罚。上级追查下来由我一人承担,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许炮头你一路走好。”大家都心情沉重地上路了。

  一路上没有一点关于鬼子河村清太郎大佐的消息。今天他们准备在高丽

  屯住宿,按李禄参谋长的交代,随便看一下在这里养伤的弟兄们。

  屯子里进驻了一伙抗日救国军,乡亲们都奔走相告,都争相给战士们送

  点吃的,朝鲜族打糕那是必不可少的,实在拿不出什么好吃的,就把高丽咸

  菜送来几样,比如辣白菜、苏叶、桔梗、地瓜梗等等。

  乡亲们对抗日救国军的热情,固然是因为他们是抗日的队伍,但是另外

  

  一个因素也不能忽视,那就是崔所长崔昌浩的个人的人格魅力:“崔所长是

  大好人,大善人,他支持的队伍准没错。”

  有位姓赵的老婆婆,就是她三岁的女儿让抽大烟的丈夫卖了的那个。她

  领去的伤员,恢复得最好,上顿下顿鸡鸭鱼肉的供着,人们都奇怪了,老婆

  婆哪来的钱?

  泄底怕老乡,家事怕邻居。邻居猜出这与来过一个男的有关,还好像与

  她被卖的女儿有关。

  老婆婆平素乐善好施,虽然贫穷饥寒,但凡用得着她的地方,比如谁家

  死人不敢穿衣,她就去给穿,谁家两口子闹得不可开交找到她,无论白天还

  黑夜,她都会不遗余力去劝解。自从那个人来后,就像注射强心剂一样,春

  风杨柳万千条,翻身农奴把歌唱了,逢人就讲:“还得行善啊,恶有恶报,

  善有善报。我女儿活得好好的呢,说不定哪一天就回来了。”

  今天她听说战士们受雨淋了,就特意炖了两只鸡,放了大量生姜。

  “孩子们,都到我家喝鸡汤驱寒,都别外道。我求你们帮我祈祷,祈祷

  我女儿赶快回来。”

  吴佑礼知道老婆婆的身世,想到现在自己一个亲人都没有,那种悲伤感

  同身受,别人是无法想象得到的。他同情老婆婆,也是慰藉自己,就对大家

  说:“都去吧,别伤老婆婆的心,她太苦了,兜里有钱的,大家凑一点留下

  就是了。”

  弟兄们知道老婆婆对女儿归来的期盼是她生活的唯一,都想能为她做点

  什么。

  “花钱买女孩的可不多见。”一个战士觉得奇怪。

  “如果是‘拍花’(偷小孩的一种方法,用迷魂药往小孩头上一拍,小

  孩神志不清就得跟人家走)的可不分男女。”

  “这下你可说对了,‘拍花’弄来的小女孩不是卖给耍猴的就是卖给跑

  马戏的,咱回去问问彩凤她们,或许能找到线索。”

  “我咋就没问那人是干啥的呢,他只是说他买走孩子,对不住我。又

  说,他没把事做绝,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也许哪一天就死了。他给我点线,

  是赎罪的,还有那人是个瘸腿子。”老婆婆回忆说。

 

  “老婆婆,您有你女儿的照片吗?”

  “没有。”

  “那时她几岁,记事吗?”

  “三岁,不记事。今年应该三十九岁。长得漂亮,像我。”说完老婆婆

  自己先笑了,觉得不好意思。

  当场就有人说:“你看她笑的样子,多像彩凤。”

  “别胡诌八咧,彩凤才多大。”

  “要不就是彩凤她妈。”

  “你真能联想,你咋没说是她奶呢。”

  战士议论一番,给老婆婆很大希望。可吴佑礼心里明白,这无异于大海

  捞针,但是他不能这样说。

  “老婆婆,您放心,我们打鬼子哪儿都走,一定帮助您找到女儿。”

  出去侦察的战士终于得到消息,鬼子河村清太郎的大部队已经从李家大

  院出发。

  河村清太郎为何在李家大院逗留如此长的时间,从军事角度讲,他贻误

  解救多门野夫的最好时机,可是从战略和日本长远利益而言他做了一件“大

  好事”,他提出的“农业开拓团”的方案,并以李家大院作为试点,得到关

  东军总部和日本国内朝野一片赞誉。

  他来到李家大院的时候,他们苦心经营的东北通讯基站已经一片废墟,

  房屋倒塌,尸体狼藉。

  村庄也是死气沉沉,没有鸡鸣狗吠,没有炊烟袅袅。

  气急败坏的河村清太郎,就把搜查出来的几个老者(他们耳聋眼花,步

  履蹒跚)一刀刀砍了。他又命令鬼子纵火,想把李家大院夷为平地。但是他

  又改变了主意:“停止,一切停止。”

  他看到李家大院依山傍水,整齐的村舍依山而建,鳞次栉比,山脚下

  是嘎呀河冲积的广袤平原,一望无垠。这个农民出生的鬼子,对土地情有独

  钟,他们家虽说是日本的大地主,那弹丸之地,能有几亩地,照这里比就是

  小巫见大巫了。于是,他越级给坐镇奉天城的土肥卒发了电报,两人一拍即

  

  合。要立即处理一些事情,所以延误至今。

  这些事,吴佑礼当然毫不知情。他关心的是如何迟滞鬼子行军速度,而

  且要一举两得,再能缴获点最好。他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说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咬尾巴,这样既安全又可得到东西,他们一回头,速

  度就大大减慢,不回头,咱就好吃不撂筷继续咬。”老二说。

  这老二是大家对他的爱称。因为几年来,虽然没有什么职务称谓,除了

  吴佑礼的话以外,他的话至关重要。

  吴佑礼急急忙忙告别了高丽屯的乡亲们,选择一个十字路口埋伏下来。

  “二哥,我给你十五个人作为预备队。”吴佑礼吩咐说。

  “咱俩换,还是我上吧。”

  “你以为预备队好当的,是卖呆的,预备队是处理特殊情况,是保弟兄

  命的。别人要当我还不放心呢。”

  老二不是原东北军的,他是个马贩子。马的优劣,只要让他一搭眼就能

  看出来。

  那年他与人合伙从内蒙贩来十几匹马在大集上销售,几个闲逛的鬼子看

  中了蒙古马。

  “你的土匪的干活,马的通通的归公了。”鬼子无缝下蛆。

  鬼子过来牵马。农民胆小怕事,怕官、怕兵、怕匪,何况眼前是荷枪

  实弹的鬼子,但是,马被牵走,就意味着本利皆无,就得喝西北风了,就得

  饿死,没命了还怕啥呀,什么也不怕了,于是,就一哄而上跟鬼子纠缠在一

  起:“这是我的马,凭什么给你们!”他们一边嚷嚷着,一边抢缰绳。

  老二手疾眼快,抢下缰绳就飞身上马。其他人也一一效仿,有的还咬了

  鬼子一口,或踹一脚才挣脱出来的。

  还没等其他人上马,鬼子就稀里哗啦子弹上了膛,瞄准了老二。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举枪那鬼子的脑袋就开了花。鬼子遭到突然袭

  击,就抱头鼠窜,放弃了抢到的马。

  原来是第五路义勇军吴佑礼正带领几名战士侦察。乡亲们趁机上马纷纷

  逃跑,等鬼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大集上已经人去场空。鬼子只好垂头丧气抬

  着尸体回兵营了。

  

  以后发生的事,有时间再说。

  眼前,鬼子的队伍已经浩浩荡荡地开过来了。

  河村清太郎骑在高头大马上,往返一路根本没有遇到什么人的抵抗,虽

  然通信基站遭到毁灭性打击,已经不复存在了,但那不是自己的责任。他想

  到未来的“农业开拓团”,想到沃野良田就心花怒放,只觉得是因祸得福。

  想到自己的父母,想到娇妻就要成为这里的主人,想到今后的“太平盛世美

  满生活”就情不自禁地哼起“樱花之歌”——冰消雪融,富士山下一片红,

  那是樱花绽放,那是阿妹的情意浓。流水潺潺,杨柳摇曳荡春风,那是娇妻

  颜容,合家欢乐福无穷。他哼着小曲,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他甚至厌恶战

  争,他由衷佩服两千年前的中国人孙子“取国为上”的理论。

  一声尖锐的枪响把他拉回到残酷的现实。这一枪不是吴佑礼他们打的,

  是远在三百米的预备队的老二打的,他想制造点混乱,给吴佑礼创造机

  会。仅仅一枪而已,这一枪击中何本清太郎的高头大马,他一个跟头栽倒

  马下。

  鬼子手忙脚乱:“大佐君,伤着没有?”很多下属过来询问。

  “毛贼的干活,中国人,良心的大大的坏了,八嘎呀路,八嘎呀路,射

  击,射击!”河村清太郎龇牙咧嘴从地上爬起来狠歹歹地下着命令。

  话音还没落,队伍的后部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哪来的队伍,打我的伏击。”河村清太郎有点莫名其妙。

  鬼子队伍不得不停下来,摆开架势,疯狂射击。

  吴佑礼他们都隐蔽在岩石后边,不再放枪,静观其变。鬼子情况不明,

  也不敢贸然出击,就这么僵持着。这是吴佑礼求之不得的。

  有些鬼子站起来,看样子要走似的,吴佑礼就命令战士开两枪,有个鬼

  子就倒下了。

  就这两枪,惹出事来了。(前边的枪声因为离得太远,没有听到)

  原来在鬼子大部队大后边还有一支殿后的骑兵队,听到枪声就快马加鞭

  飞驰而来。他们与前边的大部队取得联系,又看到战场的情况,就把马隐藏

  起来,向吴佑礼的后边迂回。

  吴佑礼却全然不知。事情也就巧了,鬼子的迂回队伍,就在老二的预备

  

  队隐蔽处经过,人数也只有几十个。

  老二看明白鬼子的意图,心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抄吴佑礼的

  后路,我就抄你的后路,在山里作战,咱谁也不怕,看谁包谁的饺子。”

  “弟兄们,看准了打,节约子弹,咱得把这些鬼子都收拾了。”

  他一挥手,在“砰砰”的枪声中,鬼子就稀里糊涂地倒下了。

  鬼子遭到突然袭击,调转头对付老二他们。

  鬼子一律步骑枪,还有一挺轻机枪,疯狂向老二他们射击。他们似乎觉

  得终于遇到中国人的抵抗了,终于有了对手了,所以“兴奋”异常,叽哩哇

  啦地喊叫着,虎狼一般,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教育手段把人变成了兽。

  两军对垒起来,老二他们毫无优势。面对来势汹汹的鬼子,老二只好且

  战且退。向隐藏马匹的地方运动。运动中容易暴露,已有战士受伤了,情况

  岌岌可危。

  “停止撤退,隐蔽好,靠近了再打。”老二下了命令。原来老二是诈

  退,他何尝不知道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骄横不可一世的鬼子,以为毛贼不堪一击,就像驱赶牛羊一样呼啦啦地

  往前冲。

  当十几颗手榴弹在他们头上爆炸的时候,才知道中国人“狡猾狡猾的”。

  在硝烟弥漫中,老二看准了那挺轻机关枪。

  他把大枪斜背在身上,掏出手枪,他是这支队伍第二个配手枪的人:

  “弟兄们,掩护我!”迅速向鬼子冲过去。

  他在朦胧中,击毙前来摸机枪的鬼子,他操起机关枪向鬼子扫射。

  弟兄们没得到命令,看到老二冲出去了,也就跟着冲去了,就形成全面

  的反击。

  这些战士个个弹不虚发,鬼子招架不住,溃败下去,战场形势发生了逆

  转,变成了鬼子且战且退。

  吴佑礼听到枪声,知道后院起火了,就心急如焚。他真的死伤不起呀,

  每个都是精英,都是跟他风里来雨里去的,每个人都有许多故事,所以他不

  顾有被正面鬼子从后面追杀的危险,还是毅然决然地杀个回马枪。

  战战兢兢撤退的鬼子,没有方才的“兴奋”了,看到他们的同类,已经

  

  在冥冥之中回东洋了,恐惧就袭上心头,颤抖的屁股就暴露给吴佑礼他们。

  几十颗手榴弹飞过来,彻底扭转了战场的形势。这伙鬼子阵脚大乱,纷

  纷四处逃窜。

  “隐蔽好自己,跑远的就别追了。”吴佑礼下了命令。他知道战士在顺

  利的情况也容易出伤亡。

  “二哥,二哥,你在哪里?”吴佑礼喊着。

  喊了几遍没有应声,一种不祥之兆使他惊出冷汗。

  “我,我——”

  大家闻声赶过来的时候,只见他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手指搭在那挺

  刚刚夺过来的轻机枪的扳机上。

  他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就这么昏迷着。很多人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先

  是叫他马贩子,后来就叫他二哥。

  “二哥,二哥,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吴佑礼摇晃着,泪水止不住地流。

  那次他在大集上被吴佑礼解救后,贩马的差事干不了了,但是对马还是

  情有独钟。他骑一匹马远走他乡,以拉脚为生。那日,吴佑礼杀了鬼子饭田

  少将,因为过于仇恨,攮了十几刀,血溅青衫,还没等更换衣服,就逃离了

  现场,但是危险依然存在。

  “兄弟,杀人了。”牵马徜徉的“二哥”见状问。

  “杀鬼子了,杀个最坏的鬼子,头顶一拍脚底下冒浓的鬼子,给我妹

  子,给所有妹子报仇了。”那时的吴佑礼还在极度亢奋中。

  “兄弟,快上马。”

  鬼子发现饭田被刺死了,全城戒严。就在城门关闭那一刹那间,他们冲

  了出去……。

  从此他们一起走在打鬼子的道路上,在战斗中结成的友谊纯真而牢固,

  莫道有几多患难与共,几多化险为夷,几多生离死别。

  “二哥,二哥,我让你做预备队,干嘛你把鬼子引过来?”吴佑礼抱住

  他,伤口还在汩汩流血。

  

  “鬼子有后手。”二哥终于睁开眼,有气无力地说。

  “都怪我侦察出了问题,鬼子殿后的队伍竟然在几里以外。”他悲伤到

  了极点,“二哥,二哥。你不能走,挺住,咱有最好的医生。”

  尽管大家千呼万唤,二哥还是走了。

  吴佑礼是条硬汉子,经过了多少生生死死,但是这次二哥的牺牲,犹如

  摘掉他的心肝:“二哥,二哥呀——”

  他忽然看到一个受伤的鬼子在那痛苦地呻吟着,拔出枪就要射击,就在

  扣动扳机那一瞬间,他停止了,只是狠狠地跺了一脚。

  他走到惊恐万状的鬼子前边,鬼子本能地闭上眼睛双手抱住头,号啕大

  哭,以为这是生命的最后时刻了,就等着吴佑礼一刀刺过来呢。

  吴佑礼只是狠狠踢了他一脚,想教训他两句,就连说带比划,费了九牛

  二虎的劲,也是“老鞑子看戏”——白搭功夫。于是,吴佑礼用绊绊磕磕的

  英语说:“等你们自己人给治伤吧,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战争是对人类文明

  最大的破坏,对谁都没好处,不论失败者还是胜利者。记住我的话,告诉你

  们的头头,也告诉你们的后代。”

  这一下他居然听明白了:“谢谢,谢谢。一定,一定。”他不停地蹶着

  屁股磕头。

  “就该一枪毙了他,以祭奠二哥的亡灵。”战士们都气愤地说。

  “不能呀,人家已经放下武器,他们不仁咱不能不义呀,否者,咱也成

  了鬼子了。”

  弟兄们掩埋了烈士的尸体。“二哥,二哥——”大家哭声一片。

  吴佑礼赶快收拢队伍,撤出战斗。

  从此这座频临镜泊湖畔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每逢阴雨连绵的时候,

  总有“二哥,二哥”的声音传出,那声音悲怆、凄楚、悠长而延绵不绝。因

  此人们管它叫“二哥山”,每到年节人们都到这里祭奠为垂危民族捐躯的亡

  灵。这不是古老的传说,这是镌刻在人们心灵上永远无法抚慰的伤痛。

  吴佑礼带着队伍正准备下山,从树缝间看到鬼子殿后的队伍中,五花大

  绑着一个中国人。方才点名时,刚好缺一人,吴佑礼还没有从极度悲愤中恢

  复过来,一激动就下令:“弟兄们,冲下去!”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