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8        发布时间:[2018-10-10]

  

  大哥今年已经六十六岁了,身子骨依然很硬朗。前些日子在一起喝酒,依然跟我一样干杯,二两的酒杯连干五个,依然面不改色,说话不走板儿。见大哥那满面红光的样子,我不由得想起六十年前伯父给我讲的斗狼的经历,不由得想起大哥九死一生的一劫……

  六十年前,伯父和一只母狼结下了仇,都是他的猎狗赛虎惹的祸。那天,伯父扛一支猎枪钻进山,准备打几只野鸡给伯母催奶。那时,伯母刚生下大哥不久。伯父在山里转悠了大半天,却没碰见一只猎物。正要回走的当儿,却见赛虎箭一般地蹿进一片榛子丛。伯父想,它大概发现了野鸡。

  果然,眨眼间赛虎便钻出榛子丛,嘴里叼着小狗一样的东西。伯父细瞧,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狼崽子,已被赛虎给咬死了。“你抓它干什么?”伯父边扔掉狼崽子边训斥他的赛虎,垂头丧汽地回到家里。

  那天夜里,伯父听见有什么东西挠窗子,还有呼哧乎哧的喘息声。那天晚上正是上弦月,明亮的月光把一个狼头的影子眏在窗子上。伯父一軲辘爬起身,操起猎枪对准了窗外的狼头。可他想了想又把猎枪放下,他怕枪声惊着自己的孩子,便换了一支扎枪,对准窗外的狼头狠狠地捅了过去。只听嗷地一声哀嗥,狼的影子不见了。不一会儿,后山上就响起了凄惨的狼叫声,悲悲切切,像女人哭孩子似的,听了让人揪心。伯母被惊醒了,问伯父:“这狼咋专在咱房后叫?叫得这么瘆人?”伯父叭嗒叭嗒地抽着旱烟袋,漫不经心地说:“它的崽子让赛虎咬死了,是来报仇呢!”“啊?那可咋办哪?”“没啥了不起的,它是来找死的。你看我咋收拾它!”

  第二天早晨,伯父来到窗外,见雪地上有血迹,一直向后山滴去。伯父想,这下子祸闯大了,狼是爱复仇的野兽,不弄个你死我活的,它不会善罢甘休的,不如来个先下手为强,除恶务尽,斩草锄根!想到这里,伯父拿起猎枪,叫上赛虎便上了后山。

  他和赛虎沿着狼的踪迹往前追。渐渐的,血迹没了,看样子伤口已冻合了。但狼的爪踪仍清晰可辨,便继续往前追。追了五里多路,却又绕回来了。气的伯父骂道:“敢和我兜圈子?太小瞧我了。咱骑买毛驴看唱本——走着瞧!”

  再往前寻,连踪迹也没有了。细瞧,那踪迹刚刚被扫过,这狼竟把自己的尾巴当了扫帚。“赛虎,亮它几嗓子!”大伯拍着赛虎的头下了命令。赛虎也不含糊,真的伸长脖子“汪!汪!汪!”地叫起来。这是一种带着挑战的叫声。伯父就是想用赛虎的叫声,还有它身上沾染的狼崽子气味儿,引出那只复仇的狼,然后再一枪将它报销了。可惜,伯父失算了,不管赛虎如何撒欢地叫,那狼硬是没动坑儿!

  伯父这一招儿没奏效。但他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他相信。那狼准会再来找他算账的,便以静待动,等狼来送死。从那晚上开始,他在房前的草堆里打个洞,在洞里抱着枪睡觉,一有动静,他马上就能开枪,让狼有来无回。那晚,伯父用两小团棉花把儿子的耳朵眼塞上了,他怕枪声吓坏了孩子。结果,伯父又失算了,他抱着枪大瞪两眼地守了半宿,狼影也没看到。就在他准备打盹的当儿,突然,呼地一声一个黑影蹿到院子里,伯父当即立断,对准那黑影就是一枪。随着枪响,传来“汪”的一声惨叫。伯父一听叫声不对,忙钻出草堆定睛观瞧:哪里是黑狼,是自家的赛虎出来撒尿,竟被他我认为狼来了,削掉了赛虎的一只耳朵。伯父气不打一处来,抬腿就是一脚,踢得不是好声地叫,夹着尾巴钻进狗窝哀嗥去了。

  伯父不甘心,又接连守了两宿,连个狼影也没看到。“那狼可能是不敢来了,或者伤太重,滴血过多死去了。”又一琢磨,我找你去!“伯父又拿起猎枪,带着只剩一只耳朵的赛虎进了后山。”

  刚翻过山头,就听到一声长长的狼嗥声,孤独而苍凉。伯父猜到了,就是那夜的狼叫声。紧接着,就见到一只狼从榛子丛中蹿出,漫不经心地看了伯父一眼,便蹿进没人高的小柞树林里。伯父想,它并没有死,而是在暗中一直在跟踪着我呢。想到这里,伯父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暗暗骂道:“有种你就跟我玩吧,看谁斗过谁!”便拍了拍赛虎的头,低声说:“给我追!赛虎听到命令,以一支离弦的箭,嗖第一声蹿了上去。伯父也大步流星地紧随其后,握紧了手中的枪骂道:“这回你的死期到了!”

  赛虎和狼都已跑得无有踪影,伯父只好按着雪地上的爪踪跟着。突然,他听到山坡下响起了惨叫声,顿时精神一振,脚步近的更快了。细听,叫声越来越惨,却不是狼叫,而是他的赛虎!伯父急了,大声喊:“赛虎,挺住,我来了!”便不顾一切地向叫声冲去。待跑到山顶向下一看,他惊呆了,眼前有三只狼,已经把赛虎咬倒在地上,正掐它的喉咙呢,赛虎已叫不出声了。伯父的眼睛都气红了,抬手就是一枪。可惜枪打空了,三只狼一愣,见伯父又在瞄准,便分头钻进榛子丛中不见了。伯父跑到赛虎的身边时,见它早已断了气,喉管破裂处正汩汩地往出冒血。赛虎使劲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伯父便又慢慢地合上了。伯父的眼泪顿时泉涌般地流出,孩子似地趴在赛虎的身上,哭得撕心裂肺。

  哭够了,伯父在雪地里挖了一个坑,把赛虎埋了。他一方面心痛,一方面感到一种解脱,那狼报了仇,再也不会找我的麻烦了。回到家里,伯母见他垂头丧气样子,又没见赛虎回来,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咋?狼和狗都死了?”“不,狗死了,狼还活着。不过,他再也不会找咱的麻烦了,它的仇敌不是我,而是赛虎!冤有头,债有主,我还了狼債,心里也踏实了,谁让咱害了它的崽子了?”“可也是,野兽和人一样,哪有不疼自己的崽子儿的?”说着,伯母深情地瞅了孩子一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伯父说话算数,再也不进山打猎了,改行做皮毛生意。伯父有心计,生意也挺大,每次做生意回来,他都给孩子买点小玩意:小猫了,小鸡了,小兔了,小狗了,炕上摆了一大堆,任凭孩子挑选着玩耍。伯父最喜爱的,就是那只大黄狗的玩具,每次回家,他都要捏它的肚子要它叫,大黄狗一叫,孩子顿时不哭了,抿着小嘴瞅着大黄狗咯咯地笑。此时,是伯父最高兴的时刻,最幸福的时刻,他一看到大黄狗的玩具,便想起他的赛虎,便有些揪心。那天,伯父做生意刚从外地回来,便听到伯母在屋前不是好声地哭喊:“快来人哪,狼把我的孩儿叼走了,快救命啊,呜——”伯母已哭得背过气去。

  孩子是伯父伯母的命根子,心头肉,哪个当父母的不疼自己的孩子?伯父疯子似地往家跑。伯母苏醒过来了。仍瘫坐在地上哭,左邻右舍闻讯赶来,都围着伯母不停地劝说。见伯父回来了,伯母一把抓住伯父的手:“快,快上山救咱的孩子,它让狼叼走了……”话没说完,便口吐白沫,翻起了眼根子。救人要紧,邻居们七手八脚地把伯母抬进屋,伯父却也咚地一声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原来,伯母在屋里生火坐饭,把孩子放在身边玩耍。那天灶膛倒风,呛了一屋子烟,伯母打开房门,便回身淘米,准备下锅。这时,她突然听到身边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感觉有些不对头,回头一看,见是一只大灰狼,张开血盆大口,把正在玩耍的孩子叼走了。伯母操起烧火棍出门便追,却哪里追得上?眼见着大灰狼叼着孩子上了山,只有孩子的哭叫声一声声地远去。

  村里的乡亲们操起家什,结帮成对地上山寻找孩子,却都两手空空地回来。一夜间,伯母彻底地变个人似的,精神恍惚,一听到外边有啥声响,便匆忙跑出去看,自言自语:“我的孩子回来了!我的孩子回来了!”见到大街上谁家的孩子路过她家门口,便快步跑上前,搂住孩子不撒手,边亲边问:“我的孩子,咋不叫妈呢?妈在这儿,妈喂你奶吃,妈喂你奶吃!”掏出奶头就往孩子的嘴里塞,吓的孩子哇哇大哭,拼命地想挣托她的手,却怎么也挣不脱。见孩子哭了,她也哭,邻居们的女人见了,都伤心地抹眼泪:“嫂子命苦哇,多好的孩子,咋说没就没了呢?”

  伯父躺在炕上烧了两天两夜,时不时地说着胡话。到第三天头上,他突然爬了起来,就着咸菜疙瘩吃了五六个大饼子,便一个人扛着猎枪进了山。他在山里转了两天两夜,也没见到叼他孩子的狼。想到孩子,他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喃喃地对着大山说:“孩子,你在哪里?爹对不起你呀......”说到这里,伯父泪流满面。

  伯父蹒跚地回到村头时,见村头站了一群人。见伯父回来了,七嘴八舌地跟他诉说起见到狼又进村的经过。“你走的第二天晚上,就听见李大巴掌家的大肥猪不是好声地叫,把全村人都吵醒了。出门一看,见一只狼正叼着猪耳朵,用尾巴抽打着猪身子,驱赶着肥猪往山里走呢。见村里人来追,尾巴抽的更欢了,转眼间就钻进浓密的榛子丛里不见了.”伯父眼睛瞪得像灯泡般大,牙咬得咯咯响,冲着乡亲们说:“我有法子治他了,瞧好吧!”

  那天夜里,飘起了轻雪,嘎嘎地冷。突然,伯父听到猪圈方向啪地一声响,便翻身下炕,披着衣服跑了出去。没等走到猪圈跟前,便听到喀哧喀哧地啃咬骨头的声音。伯父加快了脚步,仔细观瞧,见一个黑影一瘸一拐地往山上跑去,用手电筒一照,雪地上留下一线血印。伯父拿起铁夹子,见上面有一个血淋淋的狼爪子。此时,伯父反倒不急了,把夹着断爪子的铁夹子拿进屋里,安心地睡大觉去了。

  第二天,伯父早早地爬起,又就着咸菜疙瘩吃了三个大饼子,拿起猎枪,循着带血的狼踪上山。那带血的狼踪在山沟里绕起了圈子,害得伯父跑了五六个来回,终于找到了狼窝——榛子丛中遮俺下的一个洞。如果不是带血的踪引路,一时半会儿还很难找到。伯父用枪慢慢地挑开榛子丛下的枯草,整个洞口出现在眼前。洞不深,那只狼卧在里面,断了一只前腿,断口处已结了冰碴。它咋一动不动呢?睡着了?若不咋低着头呢?伯父大喝一声,那狼仍一动不动。啊?它死了?伯父用枪管拔开那狼的头,伯父惊呆了:那狼的身下一个孩子正咬着狼的奶头吮吸着。细瞧,这孩子正是自己的孩子!

  原来,那母狼生下的崽子,却被赛虎意外发现,竟活生生地给咬死了。母狼想崽子想的发了疯,就把伯父的孩子叼了去,当作自己的崽子养起来。到现在,伯父一切都明白了,这母狼一次次地下山进村叼肥猪,就是为了补充营养,喂养叼来的孩子呀!不这样,它不可能被伯父的铁夹子夹住腿,也不可能忍着剧痛咬断自己的爪子的。最终,它竟奄奄一息地跑回窝里,为的是给叼来的孩子喂最后一遍奶,把孩子拢在身下后,才心甘情愿地闭上眼睛……

  伯父抱起孩子,那孩子竟哇哇地哭着往母狼得腹下挣。无奈,伯父又把孩子放在母狼得身下,孩子竟用小手捧着母狼的乳头又吮吸起来……这一切,伯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只觉得酸甜苦辣的滋味一股脑地往出涌,猛地跪倒在地,咣咣地给母狼叩起头来……伯父自己也不知道,他哭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走回家的,怎么把孩子抱回家的。

  六十年了,在时间的长河里只是弹指一挥间。但伯父始终没忘他和那母狼的恩恩怨怨,扯不断,理还乱。也就是从那年起,伯父给大哥起个小名叫“狼剩”,还在狼窝处垒个狼坟,逢年过节带大哥给母狼燎几张纸,以了心愿。大哥说,如今在狼窝的地方已开辟出一片果园,狼窝旁那株苹果树结的果特大,特甜。大哥每年七月十五都带着小孙子去给“狼奶奶”上坟,还供些又大又甜的苹果……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