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张柠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68        发布时间:[2020-03-23]

  

  一

  七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坐在昆明飞往北京的飞机上等待起飞,右手握着一串彩色玛瑙手串,拇指和食指一颗颗地挨个儿数着。中间一颗略大,是带暗火焰纹的朱红色玛瑙,旁边十一颗略小,色彩斑斓。据说数数儿有催眠效果。可我也在数数儿啊,不但没有瞌睡,反而精神抖擞,清醒异常。

  早晨还在丽江的一家客栈。回忆一周的泸沽湖之行,心里颇多感叹。我给远在宁蒗的摩梭导游阿罕·扎西打了一个告别电话。没想到扎西抓住电话不放,一直在说个不停,又来给我上人生哲学课。他说:“大哥,欢迎你再到泸沽湖来洗肺啊,你的肺已经黑了,不信去医院照照。医生说我的肺也他妈的够呛……唉,人生嘛,就那么回事,也不要太在意……钱是个好东西,挣多挣少其实一样,也就那么回事,都是要死的啊。实实在在说,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嘛,可做人也不能太自私,也要多为别人想想……”

  我的脑子被扎西毫无逻辑的言语搅得嗡嗡作响,后悔不该给他电话,只怪自己没忍住。我多次试图打断扎西的话,都没成功,他的话像牛皮糖一样越拉越长,断骨连筋。我看了一下手表,担心赶不上飞机,只好粗暴地挂上了电话。坐上出租车离开客栈不久,突然发现我的玛瑙手串落在了那家客栈。我让司机立刻返回去。司机说,一个玛瑙手串还要回去找?网上大把的啊。我说,不是一般的手串,必须回去找。等找到手串返回出租车的时候,司机说,你确定还要去机场吗?我觉得已经赶不上这趟飞机了。于是我只好改坐高铁到昆明。

  飞机发出轰鸣声。加速。飞升。耳朵里嗡嗡作响,伴随着轻微的压迫和疼痛。我一直在数着手上的串珠,从第一数到十一,第十二就是那颗朱红色的大家伙。光滑圆润的玛瑙在我手心滑动,周而复始地轮回。这些天来,玛瑙串珠和我的手几乎是形影不离,如胶似漆,像比目连枝的情侣。我想起了李商隐的诗句,“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内心略略有些惊奇,千年前的诗句竟突然穿越时空戳中我心。

  我沉浸在遐想之中,右手数串珠的速度愈加迅速。我注意到邻座一位正在读书的年轻女子,只见她猛地合上书页,揉揉眼睛,接着瞟了一眼我的手和串珠,露出不屑的表情。我有些尴尬。其实我并不喜欢玩手串,也不会将小拇指的指甲蓄得很长,不迷恋唐装,更没有用玻璃瓶泡枸杞水喝的嗜好。我觉得一个人干净利索、赤条条来去最好,无需更多累赘。但是,我无法拒绝这串从我梦中走来的玛瑙手串。为了不影响邻座女子的心情,我转过身背对着她,继续不断地抚摸着我的玛瑙串珠,一颗颗地数着。光滑圆润的玛瑙串珠,与其说来自格姆女神山下,与其说来自泸沽湖中央的里务比寺,不如说来自我的梦境……

  二

  入住的是一家民宿客栈,叫“筑梦居”,紧挨着泸沽湖水滨。我躺在客栈的大床上,身体沉陷在松软的席梦思中,散发着阳光腥味儿的洁白床单抚摸着我疲惫的身躯。湖水轻拍堤岸,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偶尔听到空中传来湖鸥咿呀的鸣叫,像恋人絮语。高原的夜晚氧气有些稀薄,蒙眬的睡意很快就爬上了我眼睑,但我的眼前依然清晰地感觉到在西天边半空中照耀着的白光。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你怎么来的?”竟然是我父亲的声音!没错,真的是父亲的声音。我没有看到父亲的脸。但我分明清楚地听到了他的声音,尽管有些含混不清,却能感觉到他语气中的惊讶和喜悦。我想转过脸去看他一眼,但脖子像上了锁一样,怎么都转不动。我觉得父亲问的问题很可笑:“你怎么来的?”先坐飞机后坐汽车来嘛,北京到这里两三千公里,难道还能步行来不成?

  有一次,父亲让我回老家村里去看奶奶。他命令我必须步行,不许搭乘班车。他说:“不吃点苦头,人就会变修的。”从父亲工作的乡镇医院到奶奶家,必须横穿整个县。我要从南走到北,还要从白走到黑。天下着雨,我步行了四五十公里。见到奶奶后,我摸着起了水泡的脚大哭起来。奶奶一边帮我洗脚一边安慰我说:“儿啊,你莫哭,你不会变成‘修得’,‘修得’是麻脸呢。”奶奶把“会变修的”,听成了“会变成修得”。“修得”是我们家的邻居,比我大几岁,满脸的麻子坑儿,那是他小时候得天花留下的后遗症。想象中的天花,就像夜空中的星星,在脸部的天空闪烁不定,泛着密如繁星的暗红色光斑。

  夜晚的湖面泛着微弱的光亮。我极力要睁开眼睛,但眼皮很重。我心里疑惑,父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他是不是来监视我的呢?我大声对他说:“我怎么来关你什么事啊?”但我的声音在喉咙深处滚动,怎么也出不来。我在半梦半醒中挣扎,想伸出无力的双手,去帮助我的喉咙。但我四肢发软,不能动弹,越挣扎越无力。

  我不确定喉咙里的声音是否从嗓子眼里传了出来。估计我父亲也没有听见。父亲继续追问:“你来这里干什么?”声音浑浊含糊。不知道是他口齿不清,还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我不敢相信这是口齿利索的父亲在说话。我试图转动头部,以免耳朵被枕头堵塞,但僵硬的脖子还是转不动。父亲对我到这里来干什么特别感兴趣。我怎么回答他?我想,说出来他也不懂:我是到泸沽湖来“洗肺”的!

  我从丽江出发,搭乘开往宁蒗彝族自治县的旅游中巴,在崎岖陡峭的盘山公路上跑了四五个小时。开车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彝族汉子。他一直在吓唬我们,说昨天刚下过大雨,山上的泥石都松了,随时都可能滚落下来。我一路上都在提心吊胆,害怕会被悬崖峭壁上滚下来的石头砸中。

  年轻的导游是位摩梭小伙子,皮肤黝黑带茶色,半长的头发从中间分开,两颗门牙露出一点,让我想起了小松鼠的样子。他拿起话筒靠近嘴巴吹了几下,话筒发出刺耳的噪音:“你们听我说啊,今天我们两个为你们服务。开车的师傅叫拉黑路内,你们叫他拉黑就行,我早就把他拉黑了,你们不要拉黑他啊。哈哈哈哈。”拉黑转过脸来朝我们微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摩梭导游接着说:“我叫阿罕·扎西,就叫我扎西吧。我说话你们都要听仔细点啊,我好话不说两遍啊。我们摩梭人信藏传佛教,都是很严肃的人,实实在在说。你们肯定听说过走婚吧,那我要告诉你们,这也是很严肃的事情啊,你们不要想歪了啊,出了事自己负责啊。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实实在在说。旅游景点可以购物啊,但可买可不买啊,贪便宜吃了亏我不负责啊。舍不得花钱就玩不好啊,挣那么多钱不花干什么呢?其实就那么回事,实实在在说。听见没有?……给点掌声嘛!”

  我很吃惊,没想到他这样贫嘴。有些人已经不耐烦了,把头扭向窗外,以示抗议。扎西也开始较劲儿,大声说:“不想听是不是?吃亏的是你们自己,我们说话实实在在。旅游越来越难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拉你们一趟也挣不了什么钱,还担心被投诉。”扎西突然指着我说,“大哥,你说是不是?”我笑着说:“是的是的。”因为我没有拒绝他,而是一边听他说话,一边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嘴和脸。扎西以为自己嘴巴子很利索,以为我很喜欢听他说话,以为我很佩服他。其实我在把他当人类学对象。

  开车的拉黑路内在剧烈地咳嗽,接着推开车窗玻璃,使劲地朝外吐了一口痰,看样子要开腔了。他大概觉得话都被阿罕·扎西说了,有些不服气似的,也开始耍嘴皮子。他问我们,你们知不知道去泸沽湖的山路有几道弯。我们不想说不知道,赶紧拿起手机来搜,然后说丽江与泸沽湖之间,隔着两座大山和两个山道十八弯。拉黑回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露出烟屎牙,咧嘴一笑说:“哈哈哈哈,错了!只有两道弯,左转弯,右转弯。”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我们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黄昏时分,火红的太阳悬在西山巅。中巴开进了一个紧挨着泸沽湖边的村寨。阿罕·扎西直接领着一车人去看火把舞表演。表演实在是乏善可陈,跟路边自由市场上卖的那种旅游纪念品一样单调乏味。好不容易挨到火把舞仪式结束,就入住了这家叫作“筑梦居”的滨湖客栈。

  客栈房间里的陈设简洁素净,松木地板散发出浓烈的香味,原木搭建的阳台伸向湖边,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正对着宽阔的湖面,躺在床上也能看到湖水在粼粼发光,还有鸟岛和蛇岛两座湖心岛的倒影。我头朝东仰面躺下,美景扑面而来,眼前是泸沽湖水与天际线之间的格姆女神山。神女朝西横卧在湖对岸,整个身躯倒映在湖水中,景色十分壮观。我有一种置身于梦境的感觉。当我半梦半醒地睡着的时候,我依然能感觉到湖面的光亮,仿佛依然醒着。

  三

  在泸沽湖边的梦境里,我与父亲不期而遇。父子俩的对话时断时续,好像难以为继。面对父亲的提问,如果我说我是来这里“洗肺”的,他会有什么反应呢?如果他听到这个古怪的说法,会大发雷霆吗?在梦里,我清晰地知道,父亲几十年前就去世了。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少年。临终前,父亲躺在病床上,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大概想给我留下一个温柔的表情,但他怎么也做不出来,表情显得做作僵硬。他问我是不是恨他。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那位在她哥哥面前总想表现得很能干的三姑姑,连忙走过来,拥着我走近我父亲。她拉着我的手,在我父亲的手上触摸了一下。这似乎是我唯一的一次触摸到我父亲的手,软绵绵的,还有温热。惮于父亲的威严,我吓得直往后退。自作主张的三姑姑,主动替我出面回答父亲的问题。她说:“不啊,他不恨你啊,你打他也是为他好啊。”三姑姑之所以这样说,与其说是为了安慰弥留之际的人,不如说是为了讨好父亲。姊妹中最小的三姑姑跟父亲年龄接近,却是父亲的出气筒,从小屈从于父亲的暴力淫威,长大之后在父亲面前还是奴颜婢膝。

  如果死亡就是生命的终结,那么我久病在床的亲生父亲,生命就终结在他人生的盛年。那时候,父亲跟我现在的年龄相仿。那么,我们俩不就像兄弟一样吗?我甚至比他还要年长几岁呢。作为“兄长”的我,为什么要怕他这个“弟弟”呢?他大发雷霆又能怎么样?难道我就不会大发雷霆吗?我完全可以对他放大声啊。

  于是,我在梦中大声对我父亲说:“你想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吗?告诉你吧,我来这里洗肺的,来这里玩儿的,来这里花钱的,来这里邂逅的,来这里鬼混的。”我接二连三地说了一大串事情,都是父亲不喜欢的。我试图用这些话来气他、刺激他,让他发作,然后我也可以对他发作。在梦中,我好像把这些话都说给父亲听了,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爽快。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这些声音依然没有发出来,依然在我的喉咙深处转悠,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使出浑身力气,想伸出无力的双手,去帮助我被压抑住的喉咙,但我的双手却好像被沉重的铁链锁住,一点也动弹不了。

  在梦中千言万语,我似乎说了很多,其实我父亲可能一句也没听见。在睡眼蒙眬之中,我突然看见了父亲的额头、双眼,还有挺直的鼻梁。在格姆女神山后面的光亮映照之下,父亲的半张脸出现在我眼睛的上方。他的眼神依然严厉,但皮肤红润有光泽,肤色甚至比我的还要好。看来他过得不错,我感到一丝欣慰。

  距离上一次梦见父亲,已经十几年过去了。那时候我还在南方工作。在梦里,单位保安打电话到我办公室,说有人找。我乘坐电梯下楼来,只见父亲站在传达室的门前,有些落魄似的,表情颓唐,旧衣服皱巴巴的,关键是款式很土,一看就是乡镇干部的模样。父亲独自一人,来到这座巨大无比的迷宫一样的城市,竟然还能找到我工作的单位。阴阳两隔的父子在梦里相见,也没说什么,好像刚刚分手又遇见的熟人似的。我双脚跟着父亲移动,走出了单位大门。他转身向右拐去,在路边的半截砖墙上坐下来。看他熟门熟路的样子,好像事先已经勘察过地形。

  我站在父亲旁边,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父亲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飞马”牌的香烟,抽出一根,用火柴点燃,缓缓地吸了一口说:“新家刚刚安顿好,就要到北京去?我看还是不要去为好。”父亲不辞辛劳赶到南方来,难道就是想阻止我去北京吗?我有些恼火,停顿了一下,突然对他大声喊叫起来:“你懂个屁啊!”吓得他往后一仰,掉到半截墙下面的沟里消失不见了。为了发出这一声大叫,我花费了半辈子时间积蓄能量,终于把父亲的气势压下去了!

  自那以后的十几年,我一直没有梦见过父亲。我跟父亲的关系很紧张,正如我母亲所说,我们不像父子像冤家,以至于在梦里都在较劲儿。其实我挺想念他的。有一阵,我因长时间不能梦见父亲而愧疚,希望他能再一次来到我的梦里。我心想,再见到他,我一定不凶他。但他一直没有出现过。日子过得平静如水,波澜不惊,我暗自庆幸,觉得是父亲保佑的结果。这一次,我们俩竟然在格姆女神山下的泸沽湖边,相遇在梦里,这真让我始料不及,就像我也让他感到意外和惊喜一样。

  在梦中,父亲半张脸还在我眼前晃悠。我试图把枕上的头往后仰一仰,以便能够看清父亲的全貌。我用尽全身力气往后仰,可是,父亲的脸也跟着往后缩。我又把头放平回来,父亲的半张脸也跟着往前移了回来,一直保持着鼻梁以上的半张脸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继续努力想要看到父亲的整张脸,但我觉得自己的颈项越发僵硬,动弹起来十分吃力,何况父亲还在故意地躲闪。我突然觉得,父亲好像是在捉弄我,怒从中来,便大叫一声:“放开我!”

  就在我大声喊叫的同时,我也听到了父亲的喊叫声:“放开我!”

  四个黑衣汉子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他们的长相都酷似我的导游阿罕·扎西。他们都留着“郭富城头”,半长的头发从中间分开,但好像很久没有洗过,油光发亮,皮肤都是黝黑且带茶色,两颗稍长的门牙露出来一截,结满了褐色烟屎。四个黑衣汉子,面无表情,像机器人,两个人分别抓住我父亲左右手,另两个人分抓住我父亲的左右脚,抬着往门口移动。房门边上预备着一个长方形的黑色木匣。

  父亲好像是为让四个黑衣人抬他的方便,将自己的身子紧绷着,绷得像一根僵硬且笔直的木棍。我这才看见完整的父亲,他穿着干净整洁的灰色中山装,脚上的黑色皮鞋锃亮。父亲的整张脸也露出来了,我发现他的牙齿掉得一颗都没有了,因喊叫而张开的嘴巴,像个大黑洞,显得老态龙钟的样子。怪不得他一直躲着我,不露出下面半张脸。我挣扎着,试图扑过去救他,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来。我心悲伤,噙着眼泪。父亲用眼睛盯着我看,接着又用他自己的目光引导着我的目光,移向他的右手。我看到了父亲的右手戴着一个彩色玛瑙手串。

  转眼间,四个长得像阿罕·扎西的黑衣人,把僵硬的父亲放进了门口一个长方形的木匣,接着便要合上盖子。我大声喊着:“父亲!父亲!”从梦中惊醒。

  四

  第二天一大早,阿罕·扎西就到“筑梦居”门前喊我,要带我去乘坐游览泸沽湖的“猪槽船”。他站在中巴门前,摸出一包软中华,递给我一支说:“大哥,抽支烟再走吧……你是好人,实实在在说。昨天是不是有些冒犯?他妈的有人投诉我,说我专门拉客人去购物。自己贪便宜上了当,怎么能怪我呢?做人嘛,开开心心就好,是不是?”说着,扎西取下手腕上的彩色玛瑙手串说,“你看,这个手串值多少钱?你喜欢它,花一万也值,开开心心,是吧?你不喜欢它,花了一百也心疼,是不是啊?实实在在说,大哥。”我觉得扎西的语言策略就是强词夺理狡辩。但我被彩色玛瑙手串吸引了,跟我在梦中见到父亲手腕上的手串,几乎一模一样。我死死地盯着扎西的手串看。扎西好像怕我要图他的手串似的,赶紧将手串戴回自己的手腕上。

  我回过神来,对扎西说:“手串很漂亮。一万元有点夸张,一百元又不止。”

  扎西又把手串摘下来,在我面前晃了一下说:“那你认为值多少?”

  我说:“我不懂,只是觉得它好看,很喜欢。”

  “嗯,跟我好几年了,开过光的。喜欢的话就出个价呗。”

  “不不不,我不能夺人所爱。”

  “大哥,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口价,一千拿走。”

  一千元?对我这个工薪族来说有些奢侈。我催促扎西赶紧出发。

  扎西开着面包车,沿着泸沽湖岸朝西跑了一阵,在一个叫思娜雅的摩梭村寨停了下来。我们沿着小路朝湖边走去,远远见到一些小木船停在湖边,一群年轻的摩梭男女船主,站在湖滩上聊天、吸烟、候客。扎西把我带到一只小船边,用摩梭话跟女船主说了一阵,就招呼我准备上船。

  扎西指着女船主对我说:“你跟着她走,她叫阿珠,看什么、玩什么、走什么线路,一切都听她安排,价格是统一的,跟我结算。你听我的没错,实实在在说,也没有什么可看的,就到此一游吧。不要乱来啊,掉到湖里没人救啊。”

  阿珠就是扎西的姐姐,帮阿珠摇橹的另两个小伙子,是阿珠和扎西的弟弟,一个像扎西一样蓄着中分长发,另一个留着短发。阿珠和两个弟弟都穿着色彩斑斓的摩梭服装,比扎西皱巴巴的西装好看多了。阿珠的服装尤其抢眼:饰有大朵红花刺绣的对襟褂,彩色盘头上挂满了珠子,防晒的橘黄色丝巾遮住她脸颊,露出明亮的双眼,发辫中编织着各色银线,像仙女一样。阿珠朝我点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扎西转身朝自己的中巴边上走去。一位穿牛仔裤和黑色V领T恤的女子,站在湖滩上抽烟。女子丰乳肥臀,魔鬼身材,但妆化得有点重,嘴唇涂得猩红,假睫毛往上翘起,但睫毛膏涂得过多,假睫毛好像快要掉下来似的。扎西一看就傻眼了,停住脚步,接着就凑过去搭讪。扎西问女游客怎么是一个人,没有回答。扎西问她住在什么客栈,也没有回答。扎西接着问她今天晚上有没有约会,嘴唇猩红的女子盯着扎西看了几眼,依然不接话。扎西呼吸急促,不知所措,双手像苍蝇一样胡乱搓着。猩红嘴唇猛吸一口烟,缓缓地吐出来,飘散的烟雾把扎西的脸罩住了。猩红嘴唇突然猛地把烟头扔在湖滩的卵石上,用脚搓灭,接着仰天大笑起来,转身朝自己租的小船走去,一步三摇,如风摆杨柳。

  扎西被红唇女子逗得浑身哆嗦,但他搞不懂女子笑什么,凭着一股子山野劲儿试图继续穷追猛打。这边阿珠姐姐突然收起了笑容,用摩梭话朝扎西喊了几句,听口气像是在批评弟弟。扎西只好停了下来,没有再去纠缠红唇女子,站在岸边发愣,张开的嘴巴半天都没有合上。扎西目送着红唇女子的小船渐渐离开岸边,这才慢慢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姐姐阿珠掌舵,长发和短发弟弟手持两边的木桨使劲地划着。阿珠像指挥官,端坐在船尾,安详而笃定,很漂亮。阿珠是一家之主,管着三个弟弟的劳动和生活。阿珠年纪不大,已经生育了二男一女。阿珠和三个弟弟的劳动所得,供养着这个家庭和阿珠的三个孩子。而阿珠自己的男人,则在他那边姐姐家里生活和劳动,养育着他姐姐的孩子。两个摇橹的弟弟年纪好像还小,嘴唇上毛茸茸的。扎西是大弟弟,已经有自己的女人,但扎西说,他已经很久没去女人家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不为什么,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愿行事,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用去。

  船桨用粗大的麻绳挂在船舷的短木柱上,摇桨的时候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太阳穿过薄雾照在湖面上,水蒸气渐渐消散。湖水清澈见底,水草在水底招摇,游弋的小鱼儿特机灵,一晃就不见了。阿珠说,泸沽湖是泉水湖,水源来自湖底的涌泉,所以四季常温,从来都不结冰。阿珠把“猪槽船”停在湖心某处,说到了泸沽湖的泉眼所在,让我喝一些地心涌出来的水,是幸运水。我俯身掬水,捧着水往脸上浇,湖水清凉冰冷,有淡淡的水草腥味儿。

  阿珠姐弟继续摇船前行。他们把船停靠在湖心里务比岛的台阶边,让我上岛去看一看。阿珠特别提醒我,要去喇嘛寺叩头,还要去许愿台许愿求平安,说很灵验。里务比寺是一座始建于明末的藏传佛教喇嘛寺,老旧的青砖建筑藏在树林深处。

  走近寺门,见到一位年长的和尚,端坐在台阶边的小木椅上,灰色上衣、灰色绑腿、灰色布鞋,心灰意冷的样子,微闭双眼,睫毛在颤动,嘴巴里念念有词。小木椅边摆着一张四方小桌,桌上有各种首饰:项链、串珠、挂饰。我一眼就看到一串眼熟的彩色玛瑙手串。跟我在梦中见过的、戴在父亲手腕上的那串一模一样,跟扎西手腕上的那串也一样。我想问价钱,半眯着眼睛的灰衣长者睁开眼,朝桌子那边看了一下。我见到很小的价格标签,玛瑙手串标价二百八十元,门柱上有付款二维码。我买了一个色彩斑斓的玛瑙手串,接着又到许愿亭去许愿。我买了三四个许愿牌,为家人和自己许愿。其中一个许愿牌是为我父亲写的。四个黑衣人,为什么要抓捕父亲,是父亲犯了罪,还是有人在迫害他?我无法弄清楚这些。我写好许愿牌:“愿父亲平安康乐!!!”后面加了三个粗大的感叹号。我把许愿牌挂在许愿亭的梁柱上。许愿牌上悬挂的铜铃,在风中叮当叮当地想起来,清脆而悠远。

  五

  离开里务比岛回到岸上,我把那个彩色玛瑙手串藏在裤兜里。我不想让扎西见到我买的手串,免得他知道价格后感到尴尬。没想到扎西还惦记着手串的事情,问我为什么没有买纪念品。我说没有看到中意的。

  扎西说:“实实在在说,世上的好东西很多,但遇到自己中意的却很难。我就中意那个嘴巴涂得通红的长睫毛女人,唉,可是人家不中意我啊,实实在在说,这也没有办法啊。”扎西又褪下手腕上的彩色玛瑙手串说,“遇到中意的不容易。你既然中意这个手串,那也算是缘分,我五折给你,怎么样?”

  如果扎西一开始就出价五百元,也许我就买了。现在我只能说:“不不不,这是你中意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吧。”

  扎西说:“大哥啊,我觉得你做事有些不痛快呢,是不是缺钱啊?”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说:“是啊是啊,谁敢说自己不缺钱呢?”

  扎西说:“实实在在说,谁都缺钱。不过,见到自己中意的东西,想要又不能得手,那就有点憋屈,那就很难受。这样吧,大哥,这个手串送给你。”

  我一只手在裤兜里捏着自己买的彩色玛瑙手串,一边对扎西说:“不不不,我不能夺人所爱,你自己留着吧。”

  扎西突然生气了,他把自己的玛瑙手串往我手上一塞说:“大哥,你瞧不起我是不是?认识一场也是缘分,你就不能收下我这个小礼物吗?”

  面对扎西的诚意,我只好收下他的礼物。于是,我就有了两个样子差不多的彩色玛瑙手串,一个戴在手腕上,一个藏在裤兜里。

  接下来的几天,扎西陪我绕着泸沽湖游逛,烧香拜佛,吃肉饮酒。扎西还不时地提醒我,说手串需要放在手心里盘,盘出包浆才好。

  离开泸沽湖的头天晚上,扎西请我去他家吃饭。饭桌安在厅堂正中的火塘上,冬天的灰烬已经清空,能看到火塘底部的青砖。这时阿珠坐在火塘边张罗饭菜,跟她坐在小船后面把舵一样,从容笃定,很漂亮。那是种在大都市里很少见到的美。我差一点被她迷住了。

  两个弟弟早早地吃饱了回自己房间去了,厅堂里只剩扎西、阿珠和我三个人。姐弟俩陪我喝自酿的谷酒。我抵御不了热情和酒香,喝得有点过量。扎西很放松,几乎是开怀畅饮,话也很多,几乎在包场,说着说着,就靠在椅背上开始打呼噜。阿珠控制得很好,脸上刚开始泛红就打住不喝。我把扎西送给我的玛瑙手串转送给阿珠。我对阿珠说,谢谢她做的美味饭菜。我说在里务比寺门前买了好几个玛瑙手串,希望她能收下一个。阿珠说手串很漂亮,但她几乎每天都去里务比岛,想要的话很方便。我执意要她收下,说不只是手串,也是我的一点心意。阿珠收下手串,随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我从裤兜里取出我自己买来的玛瑙手串,戴在手腕上。

  第二天一早,我搭乘扎西的中巴回到丽江。我们加上了微信,约定保持联系。阿罕·扎西让我明年夏天再到泸沽湖来度假。

  回到北京的当晚,我坐在出租车上给阿罕·扎西发微信报平安。我说我返回客栈找落下的玛瑙手串,耽搁了飞机,改走昆明,直到现在才到北京。

  阿罕·扎西回短信说:“大哥真是有福的人,玛瑙手串也在给你赐福。我的另一位客人,在早晨那趟飞北京的航班上,飞机临时降落在中途的一个机场,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北京呢。”

  


 
“红船杯”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第三届“山花写作训练营”征召学员20名
首届“大虞春秋”杯征稿启事!
“新时代的中国”——第二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启事
“弘扬蒙古马精神”蒙汉文诗歌散文征稿启事
四川理塘·2020第四届仓央嘉措诗歌节主题征稿启动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揭晓
全国原创儿童诗、现代儿歌征集启事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第二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
第七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奖启事
第三届“湘天华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课堂》“我的疫情日记”征稿启事
“封锁日记,肺炎疫情下的我们”征文活动
征集“人民战‘疫’” 文学作品启事
更多...

冰心

曹禺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可再生能源股将成为2020年的黑马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