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39        发布时间:[2020-03-23]

  

  一

  丁零——丁零——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沈胜文迅即抓起枕头边的手机,并下意识地看了下时间:四时二十一分。

  “老沈吧,打扰了,请务必在今天早上五点赶到所里点名。”电话那头说。

  沈胜文马上说:“好好好,我现在就出发。”

  他边掀开被子下床,边对妻子说:“所里紧急通知,五点点名。”

  “什么事这么急?”妻子坐了起来,惊诧地问道。

  “肯定与那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关。”沈胜文说。

  妻子披上衣服,赶紧下了床。虽然丈夫当兵出身,身体素质一直不错,但自从步入中年后,各种毛病接踵而来,高血压、冠心病和肺气肿他都有。她还担心他丢三落四。上次世界军运会,所里也是紧急开会,他一激动,不仅常备药物没带,连手机都忘了。

  来不及洗漱,穿上衣服,戴上口罩,提着那个装有日常生活用品和药物的小包,他就冲向楼下。

  他意识到可能要投入一场“战争”。

  当兵出身的他知道,要打赢一场战争,首先必须做到知己知彼。

  可现在呢,对于敌人,一切都是模糊的,甚至是陌生的。

  医生目前还不完全知道那个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是个啥,他怎么搞得清呢?但他听朋友说了,那家伙看不见、摸不着,狡猾得很,要小心点儿。

  源头还不清楚,很可能是竹鼠、獾这类野生动物带过来的,所以朋友们都在说,千万别吃野生动物。最开始被感染的人,多与华南海鲜市场有接触,那里有病毒,万万不能去。

  最开始有朋友说,赶紧多买点儿口罩,最好买N95的。后来又有人说,买普通口罩也行,也可以起到阻止飞沬传播的作用。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三天前,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谈道,这个病毒“肯定有人传人的现象”,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出现相关症状要就诊,要戴口罩。

  这天是一月二十日,除夕的前四天,立春的前十五天。

  沈胜文是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百步亭派出所的一名普通民警。

  和所有武汉人一样,他的故事,也是从春节前夕拉开序幕的。

  五天前,武汉过小年。

  那天下班后,沈胜文去了母亲那边。

  “妈,这些年一直忙忙碌碌,没好好陪过您老人家。今年过年把您接过来,我们好好陪陪您。”他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说,“我们打算农历二十九把您接到我家过年,年三十那天,我们还想请您亲家过来一起吃个团年饭。”

  “只要你们一家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就行,去不去你那边都没关系。”母亲说,“但亲家公和亲家母倒是有大半年没见了,我想见见他们。”

  母亲今年八十二岁,但身体硬朗,思维清晰。

  母亲曾是个苦命的女人。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她和丈夫从湖北孝感,前往遥远的新疆支边。小两口曾经决心扎根边疆、服务边疆、保卫边疆。然而到那里后,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她在那边连生两个孩子,都夭折了。每次回想到可怜的孩子在自己怀里死去,她都心如刀割。她是一个女人,她是一个母亲啊,能不伤心绝望吗?看着妻子伤心欲绝,丈夫只有带她离开那片种下他们理想种子的地方,回到湖北老家。

  回到湖北老家,她一连生了三个儿子,个个活泼可爱、健康强壮。沈胜文是老满。可在一九七七年,也就是沈胜文九岁那年,他的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含辛茹苦地拉扯着三个儿子。虽然她意志顽强,但她毕竟是个弱女子,所以只要儿子长成毛头小伙,她就想着法子把儿子送进部队。三个儿子送了俩,老大和老满。

  母亲顽强的性格,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沈胜文。

  他去当兵时还小,才十六七岁。踏上南去的列车时,他发现其他战友包里都装着点心、饼干等好吃的,只有他包里没有。母亲在他包里放了什么呢?一个笔记本、一支钢笔、一个影集,还有几本高中的书本。他不是很能理解母亲的做法。送他时,母亲脸上热泪直流,但在当时,他对母亲的泪水是冷淡的。后来,从共青团员到共产党员,从战士到班长,从志愿兵到正式干部,从一九九八年抗洪到二〇〇三年抗击非典,母亲的泪水在他的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现在,每当想起那一幕,他总会忍不住悄然落泪。

  从母亲家里出来,沈胜文没有急于回家,而是径直去了岳父岳母家。

  岳父今年七十八岁,比岳母大两岁。对于二老,他始终心怀感恩。感恩他们平常对自己这个小家庭的呵护,感恩他们培育了一个温柔贤惠、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好女儿,也就是他的妻子。

  妻子个头不高,可说有些小巧,但在丈夫心中,她却是那么高大。一九九三年,他们相知不久,沈胜文就跟她说,我在海南当兵,现在还不能随军,两地分居,你能不能接受?她说,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你又不是在外面流浪,你是保家卫国,这是你的光荣,也是我的光荣。他又说,但现实生活很具体,你必须一个人面对生活,面对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她说,中国军嫂这么多,她们都能两地分居,都能自己照顾自己,凭什么我就不能?就这样,他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随后有了可爱的女儿。刚随军那会儿,部队条件有限,他们居住在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房子里。但妻子没有觉得这里小,反而觉得这里是个大世界,有青春、有热血,还有女儿无尽的欢笑。看着妻女快乐,沈胜文干起工作来特别有劲,年年先进,一连立了五个三等功。

  二〇〇四年,他已经当兵十八年了。也就在那年,部队改革,需要有人脱下军装,很多人不舍。他问妻子意见。妻子说,转不转业,你和组织定,我听你们的。他说,你来海南几年了,已经习惯了这边的气候和生活,怕你舍不得。妻子却说,我不是习惯了海南的气候和生活,是习惯了你,你说什么时候回湖北,我们就什么时候走。

  回武汉安排工作,对于军转干部来说,可选择的余地还是挺大的。有的选择往省市大机关跑,有的选择去重要部门,但他的想法不同,他舍不得摘下大檐帽,想到派出所当一名基层民警。他对妻子说,我还是怀念军营生活,当警察戴大檐帽,可能是军旅人生的一种延续。再说,我文笔不行,写不好报告,不适合待在大机关。大机关应该让有水平、年轻的同志去,我就到基层干些具体实在的事,我当过连队指导员,做群众思想工作还是可以的。妻子说,只要你觉得好就行,到哪里都是工作。过日子过的是舒心,我们只要生活稳定就行,不求大富大贵,也不求高官达贵。就这样,他高高兴兴地来到百步亭派出所报到上班。

  让沈胜文感动的是,妻子不仅善解人意,懂得换位思考,还对他高度信任。在家里,两口子的手机从来不设置密码,谁也不翻谁的手机。原来当兵,现在从警,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机不离身。晚上睡觉,也要把手机放在身边最方便拿到的地方。最开始,他把手机放在枕头边。后来妻子建议,手机有辐射,对人体有伤害,尽量放远点儿。他听妻子的,把手机从枕头边移到了床头柜上。前些日子,武汉承办世界军运会,他知道这不仅是武汉的大事、湖北的大事,也是中国的大事。他又把手机从床头柜上挪到了枕头边。军运会结束,他的手机才又从枕头边挪到了床头柜上。最开始传闻有种不明原因引发的肺炎时,他还没有足够重视,手机依然放在床头柜上。那天钟南山院士说了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厉害后,他赶紧把手机挪到枕头边。

  沈胜文把年三十请二老到他家吃团年饭的事一说,岳父岳母满口答应。他又说,我母亲也会在我家过年。二老说,那太好了,好久没见到亲家母了,一定要给她带点儿什么。他说,不用了,不用了,过两天闲点儿,我会给她买。二老说,那不行,你是你的,我们是我们的。他又说,那就约好年三十上午十点左右过来接你们。二老说,我们身体棒棒的,不用接,坐公交去,反正有老年证,免费还省事。

  从岳父岳母家回来的路上,沈胜文还想着,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一定要带着两边的老人出去旅旅游。不论是当兵还是从警,他都只顾着忙单位上的事了。妻子也是,除了上班,就是带女儿,培养教育女儿。总之,主要心思都没在父母身上,他们亏欠父母的太多太多了。现在女儿已经二十五岁,大学毕业了,参加了工作,他们有精力有条件多陪陪老人,好好尽孝了。

  他还突然想起一件事,明天要到银行柜员机上取六千块钱崭新的票子,最好是连号的,母亲三千,岳父岳母三千。年三十吃团年饭时给他们,生活还是要有点儿仪式感……

  想着春天的事,看着万家灯火的大武汉,沈胜文脸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凌晨五点,所里准时点名。

  “接市防疫指挥部紧急通知,从今天十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所里留下一个班,其余人全部去高速公路、机场执行封城任务……”所长说。

  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武汉封城。

  但所领导没让沈胜文去机场和高速路执行任务,他有些失望。

  “家里的任务非常繁重!”所领导的理由也很充分,“留老沈在家放心。”

  还没来得及多想,战友们也还没有出发,他的任务就来了。

  值班中的他接到报警:一名精神障碍患者发病,在药店持刀伤人。

  他立刻带上辅警直奔现场。

  非常时期,伤者非常恐慌,不敢到医院救治。好在伤势不重,在沈胜文的耐心劝说下,经过消毒包扎,伤者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随后,他一边多方联系,一边细致地做精神障碍患者家属的工作,将病人送到精神卫生中心治疗。

  ……

  沈胜文怎么也没想到,他就是以这样的开场,投入到了这场持久战“疫”中。

  二

  “不行,我要参加突击队!”沈胜文坚定地说。

  所长说:“转运工作非常繁重,也非常辛苦。老沈你年纪大了,就不要参加了,让年轻人上。”

  “我五十多了,女儿也参加工作了,万一有个什么事,也无所谓。”沈胜文说,“他们还年轻,孩子还小,有的还没成家呢。”

  这天是一月二十七日,正月初三。

  因为疫情越来越严重,医院和社区根本就忙不过来,武汉公安立下军令状,帮助转运收治隔离“四类人员”(确诊患者、疑似患者、发热病人、密切接触者)。沈胜文他们的工作立即变得繁重,并且是直接面对患者和病毒,危险性陡然加大。

  其实所领导在劝说沈胜文时,早已把自己的名字列入突击队名单,并安排自己第一批转运患者。

  因为参加转运,沈胜文真正认识了防护服。虽然当过十八年兵,但他是在陆军高炮部队,没有接触过防化部队。这次他不仅认识了防护服,还与它成为了亲密的“战友”。

  “面对新冠病毒,必须胆大心细!”他在心里想着。

  最主要的是要做好防护,而做好防护必须正确掌握防护服、护目镜、口罩等的穿脱方法。自己不会,就多请教学习,多练习。他一步一步不急不忙地来,对两只手消毒后,便开始穿隔离衣,戴头套和脚套,再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口罩和面罩,最后戴手套,有两层,里面是一次性手套,外面是一层胶手套……必须高度重视“三口”:领口、袖口、鞋口。不能让病毒有任何可乘之机。

  当然,这些过程,必须是同事之间互相帮助才能完成,是个团结协作的工作。

  沈胜文虽然军人出身,有坚强的意志,但他也有情绪激动的时候。

  从一月二十七日到二月十六日,二十天时间里,他和战友们天天都在转运,没日没夜。泪水,就这样在他母亲的脸上静静地流淌着,从冬天流向了春天……

  有一天,他到派出所上班后,负责的第一个小区转运患者是位婆婆。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是名退休律师,算是老熟人。原来他负责这个社区时,她没少支持警务室的工作。不管是邻里纠纷,还是有人打官司,她都会过来无私帮助。

  看到老朋友,婆婆想打招呼,但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沈胜文非常担心,他的担心也很快成了现实:婆婆没有力气上车了,连续试了三次都没上来。

  所领导已经千叮咛万嘱咐,转运过程一定要做好防护,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能触碰患者。

  但此时此刻,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他能坐在这里无动于衷吗?

  到所里工作后,他一直在社区警务室工作,那是基层中的基层。警务室一般只有他一个人,作为单个民警,他的工作必须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啊,群众就是“千里眼”“顺风耳”。警力有限,民力无穷。特别是群众一口一个“沈户籍”,叫得那么亲切、那么甜蜜。

  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跑了下去,一把抱起婆婆,送到了后座上。

  看着婆婆如此虚弱,他知道她的病情严重,必须尽快到医院治疗。可他又不敢开太快,快了怕颠着她;又不敢开慢了,慢了怕耽误她的治疗。

  “稳点儿,稳点儿!快点儿,快点儿!”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又一天,他送完患者回来时,已经天黑了。

  从医院到所里,开了一刻钟,他居然没有碰到一辆车。

  他想到了年前过小年那天跟母亲和岳父岳母承诺的,想到了那天晚上回家时武汉的万家灯火,越想越心酸。

  “怎么了,我可爱的武汉,您怎么成了一座冷城了呀!”

  他终于抑制不住伤心,痛哭起来。

  再一天,他送十位病人到一个隔离点。但隔离点人山人海,已经人满为患了。

  看着尚未被收治的病人期待救治的眼神和伤心的泪水,沈胜文心如刀割。

  “难道你们要见死不救吗?”

  “假如他们是你们的亲人朋友,你们也会不救吗?”

  “你们的良心跑到哪里去了?”

  积压在沈胜文心底的愤怒彻底爆发了。

  当时负责收治的是当地卫生院的几位年轻护士。

  “我们也想让他们住下啊,可是人实在太多,我们这里根本就没地方住了,只有四个床位了。”

  “病情严重的,我们根本就没办法治疗。即使住在这里也会越拖越严重,必须赶紧送到医院去。”

  说这些时,她们的眼里噙着泪花。

  沈胜文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做过了,为自己发脾气而内疚不已。直到今天,一想起这一幕,他就深深自责。

  怎么能怪她们呢?那时患者大量增加,医院和隔离点的床位非常有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正在修建,方舱医院还在酝酿阶段,人等床是迫不得已的事。

  还有一幕令他又气又心酸。

  那天他刚送完两名重症患者,回到所里就接到一个报警电话。

  报警的是一位婆婆,说是她儿子从医院突然回来了。她儿子不仅是新冠肺炎患者,还肾功能衰竭,挂着尿袋。

  当他带着报警的婆婆、患者的弟弟去做工作时,他们都拒绝了,不肯走近患者的家门。患者弟弟说,我也有孩子,我要是被传染了怎么办?

  沈胜文只有自己去。

  一了解,患者太想家、太想老婆孩子了,所以回来了。好在他老婆带着孩子住到了娘家,没有碰着。

  “沈警官,有名重症患者快不行了,需要紧急转运。”

  一月三十日,正月初六。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沈胜文接到转运指令。

  此时,他已经跑了六趟,换了六套防护服,转运了十八位病人。

  “小邓,赶紧穿防护服。”他对协警邓宇杰说。

  邓宇杰是他的搭档,九〇后,退伍兵,共产党员。他是个高大、帅气、结实的小伙子。

  当他们赶到时,患者已经生命垂危,无法转运了。

  “你们快点救救我!”患者拖着微弱的气息说道。

  沈胜文瞬间泪眼模糊。

  患者是个爹爹,六十八岁。此时,他还神志清楚。

  婆婆泪眼婆娑地说:“昨天才感觉身体不适,谁会想到一下子病得这么严重呢?”

  紧随沈胜文他们之后到的是120的急救医生。

  沈胜文当时并没有感觉爹爹已经走了,因为爹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眼睛是睁开的,脸上有泪痕,眼里还含着热泪。

  但120医生刚来,爹爹的心电图便成了一条直线。

  而此时,沈胜文到达患者家中才二十多分钟。

  看到这幕,站在门外的邓宇杰低下了头。他流泪了。

  虽然隔着护目镜,光线也非常昏暗,但沈胜文知道邓宇杰在哭。

  沈胜文赶紧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拍他肩膀时,沈胜文也忍不住哭了。

  但他们又很快镇定了下来。

  邓宇杰想向屋里迈进,沈胜文把他往后一推,说:“你就站在这里,里面的事由我来处理。”

  “不行——”邓宇杰还想往里走。

  “听我的,小邓!”沈胜文再次将他往后推。

  没多久,区卫生防疫站的一男一女两位医生,还有一名社区医生赶来了。

  卫生防疫站的医生,背着喷雾器,从单元楼外到电梯、到楼道、到室内,边走边消毒,特别是将屋内进行地毯式的消毒。

  很快,婆婆的女婿赶到了。

  没见到女儿,婆婆很惊讶。但很快,她就从女婿的眼神里知道了女儿的境况。发烧了,是疑似患者。

  那是婆婆唯一的女儿。

  女婿说,他妻子哭喊着要来,但他没让她来。

  婆婆更加自责起来。她声泪俱下,一边说,一边哭。

  她说,这一切都怪她,如果不是她经常到外面跳广场舞,如果不是她喜欢逛超市,也不会染上这个病,是她传给爹爹的。本来还约好与女儿女婿和外孙一起吃团年饭的,都是因为她染了这个病……

  看到婆婆深深的自责,他们都在安慰她。

  “爹爹的身份证呢?”沈胜文对婆婆说,“要凭身份证到居委会办死亡证明和相关手续。”

  婆婆先是使劲地想,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又在屋里到处找,也没找到。

  “对了,可能在他身上。”婆婆突然想起来了,“他昨天就在说,要把银行卡、医疗卡、身份证和现金准备好,明天去医院。”

  听到这儿,沈胜文双眼又模糊了。

  “谁不想好好地活下去呢?谁会想着死呢?可是——”他在心里想着。

  谁去找爹爹的身份证?

  沈胜文想,他们都还是孩子,还是自己来吧。

  刚才他简单地跟区卫生防疫站和社区的三位医生聊了一下。那位小伙子三十多,身材并不高大,而另两位小姑娘,都才二十出头,比自己女儿还小。

  看着他们,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女儿。

  看着他们,眼里就流出了泪水。

  难道沈胜文不怕吗?他也怕,毕竟是接触重症感染者,但凡哪个地方存在漏洞,就有可能被病毒感染。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在群众面前,他是守护神;在年轻人面前,他是长辈。他必须冲在前面。

  在爹爹的右裤袋里他找到了一个钱包,里面放着银行卡、医疗卡、身份证和现金。

  将钱包消毒后,沈胜文把它交给婆婆。

  婆婆眼里全是泪水,说不出话来。

  或许现在,她也被沈胜文感动了。

  ……凌晨三点十六分,殡仪车缓缓离开。

  沈胜文他们向着殡仪车深深地躹了三个躬。

  那晚的场景,一直出现在沈胜文的大脑里,他伤心,他自责。为什么自己不是医生,为什么自己不能救那个爹爹呢?可是,他又想,即便自己是医生又能怎样呢?这是一场不按套路出牌的战争。

  经历那晚后,他总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感染,协警邓宇杰会不会感染。自己感染就罢了,邓宇杰千万不能有事。他才二十出头,还没成家,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找。而邓宇杰之所以与他一起出生入死,就是因为他也是共产党员。

  三

  “尊敬的所支部:我是民警沈胜文,一名中共党员。当前疫情复杂严峻,正值发起全面总攻之时,我听闻江岸区方舱医院警力紧张,急需增援。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公安干警,我现申请加入方舱医院防疫战斗,不计报酬,不论生死……”

  二月十六日,沈胜文向所里提交了请战书。

  所领导一看,急了,说:“老沈,您这是闹哪一出?”

  历来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听从指挥的沈胜文,这是怎么啦?

  原来他对所领导给他安排的工作有所不满。

  这天开始,武汉开始开展为期三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落实五个“百分之百”工作目标,即“确诊患者百分之百应收尽收、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检测、发热病人百分之百进行检测、密切接触者百分之百隔离、小区村庄百分之百实行二十四小时封闭管理”。

  所领导知道他与群众打成一片,关系融洽,也善于做群众工作,于是叫他回到他所工作的社区警务室,配合居委会和物业做好社区封堵硬隔离。

  但沈胜文不乐意。

  “让我回警务工作室,那不是变相地让我退出战斗去休息吗?”沈胜文压着怒气对所领导说。

  “现在社区封堵硬隔离,社区工作量大了,会非常忙、非常棘手,工作同样重要。”所领导说。

  “有医院忙吗?有医院棘手吗?有生命重要吗?”沈胜文说,“我要去方舱医院,那里更需要我。”

  所领导一听,狠心说:“老沈,回不回随你。如果你管辖的社区出了任何问题,拿你是问。”

  毕竟是军人出身,毕竟是共产党员,沈胜文最终还是听从指挥,回到了社区警务室。

  他想,这是他已经工作了十六年的工作岗位,应该可以得心应手,应该可以缓口劲了。

  但这回他想错了,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无比真切地贴近了生活的另一种面目。

  做人的工作,其实更恼火。更何况他管辖的这个社区本来就是个人员结构复杂的社区。

  什么让他恼火呢?既有群众对隔离的认识不够,也有隔离后对群众生活和情绪造成的影响。

  “我要出去!”

  “再不让我出去,我就要翻墙了。”

  ……

  他们可都是他的“千里眼”“顺风耳”,只能不厌其烦地做工作。

  像平常那样心平气和地说肯定不行,他们听不见,也不会听,只能吼,把音量提高八度。可是音量提高了,他的喉咙疼起来了,接着嗓子哑了。

  他心急如焚。

  他就熬中药吃,然后把它当茶喝,大口大口地喝,一大杯一大杯地喝。

  他的嗓子渐渐好起来了。

  再吼,喉咙不再疼了,嗓子也没哑了。

  “还是欠练。”他在心里说。

  “沈户籍,不好了!”那天上午,有群众在电话里焦急地说。

  “别紧张,慢慢说。”沈胜文说。

  “社区里有个精神障碍患者爬围墙跑出去了,手里还拿了个钢叉。”

  “什么时候?”

  “有半个多小时了。”

  他一听,急了。

  一是不知道那人是否感染新冠病毒,二是怕他出去被感染,三是怕他行凶伤人。

  他马上打电话向所里报告和求助。

  于是,立即兵分两路追踪。

  一路是所里的视频侦查员在所里查看监控,一路就是沈胜文跟着他的轨迹追。

  这天下着雨,沈胜文开着车冲进了雨雾。

  刚出门不久,他就接到视频侦查员电话,说在小区边上的视频里看到那个精神障碍患者了,但背的不是钢叉,是一把玩具猪八戒耙子。他背着包,戴着帽子,但没戴口罩。

  沈胜文稍微松了口气。

  调看监控,是个具体而细致的活儿,需要耐心,也费时间。

  现在街头车少人少,按理说容易找到。但在好长时间内,既没有在监控里看到那个精神障碍患者的影子,也没有在街上看到他的踪迹。

  “除了能去他母亲那儿,还能去哪里呢?”沈胜文在心里想着。

  于是,他给精神障碍患者的母亲打了个电话。

  他母亲住在离儿子三十多里外的一个小区。这个家没有其他人了,只有母子俩相依为命。母亲七十多了,有老年综合征,得了糖尿病,每天要打胰岛素,已经行动不便了。

  母亲说,儿子打了电话,说要来看我。但他记不得路,前几天没有封小区的时候,儿子从汉口走到汉阳,从汉阳走到武昌,走了整整一天,才到我这里。

  沈胜文说,我们现在通过监控找他,如果您儿子到了您这里,您赶紧给我打电话。

  她说,你们不用找,我儿子虽然有精神病,但他肯定能找到我这儿来的。

  但沈胜文淡定不下来,继续找。

  “到了堤角公园。”下午五点半,视频侦查员来电话说。

  堤角公园就在患者母亲所在小区附近,沈胜文直奔老婆婆家。

  敲开老婆婆家的门,她儿子正坐在那里吃着盒饭。那是一位好心的邻居中午送给她的,听说儿子要来,她舍不得吃,就留给了儿子。

  沈胜文看到,精神障碍患者身上脚上,与他自己一样,全是湿的。

  “站起来!”沈胜文向他瞪着眼,严肃地说。

  “沈户籍,有什么事跟我说。”婆婆立即做起和事佬。

  “你已经涉嫌严重违法,得带走。”沈胜文说。

  “能不能让他先吃完饭再走?”婆婆说。

  “可以。”沈胜文说,“吃完就走。”

  接着,婆婆又对儿子说:“沈户籍是个好人,下这么大的雨,找了你一天。现在病毒这么厉害,是怕你被感染,怕你出问题呀。”

  “妈妈,我放心不下您啊!”儿子说。

  “妈妈自己能照顾自己,再说社区和邻居经常给我送吃的用的。”婆婆说,“听妈妈的话,沈户籍是好人,是来救你的。再不听话,我们两人都会活不下去的。”

  送精神障碍患者回家的路上,他们两人聊了一下。

  “听说你有天围着武汉三镇走了一圈?”沈胜文问。

  “是的,一天没吃饭。”他有点儿得意地说。

  “为什么要走?”沈胜文问。

  “去看我妈妈。”他说。

  “不知道到你妈妈家的路吗?”沈胜文说。

  “怎么会不知道!”精神障碍患者说,“我会法术,到我妈妈那里,根本不用看路,走着走着,自然就到了。”

  “你还会法术呀!”沈胜文笑着说。

  “我法术高超,病毒见了我都会害怕,要让路。”他说。

  “那好啊,我就沾沾你的光。”沈胜文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

  精神障碍患者说话天上一句地下一句,语无伦次。

  “我是我妈妈的保护神,今天我是去给她施点儿法术,她老人家至少可以活到一百岁。”他说。

  ……

  沈胜文与他聊着、听着、感叹着。

  送他回到家里后,沈胜文又掏钱给他买吃的用的,并协调社区保障他的生活。

  沈胜文也想着把他送进精神病医院,但进精神病院要做核酸检测,他死活不同意,说我法力无边,做什么检测?好在他不发烧,身体也无异常。但等疫情平复以后,沈胜文还是想把他送到精神病院,让他得到有效治疗,走上正常的生活。

  每次社区人员去找这名精神障碍患者,他都会先作一番挣扎。他说,你们管不了我,我只听沈户籍的。

  这话传到沈胜文耳里,泪就涌了出来。

  “我不能倒下,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沈胜文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鼓劲加油。

  他知道,只有把自己化作春风,才能绿遍整个社区。

  “欣欣,开下门好吗?”

  那天下午,沈胜文相继接到辖区内一所中学校长、副校长和班主任的电话。他们说学校有个叫欣欣的初一女生,今年十二岁,听话懂事,成绩优异。爸爸感染了新冠肺炎,在医院治疗;妈妈是密切接触者,安置到了隔离点。妈妈是他们学校的老师。现在只有欣欣一个人在家,他们也隔离在家,出不来,希望得到社区的关注与帮助。

  “谁呀?”屋里传来欣欣的声音。

  “我是社区警务室的沈户籍呀!”沈胜文说。

  欣欣先是从“猫眼”里观察一番,看到穿着警服的沈胜文手里提着一袋东西。她先打开防盗锁,再打开门。

  “这孩子安全意识不错,知道把门反锁。”沈胜文一阵欣慰。

  他给欣欣带来了本子和笔,一些上网课的学具,还有一袋零食,以及消毒的酒精。

  “谢谢沈伯伯!”欣欣说。

  “欣欣,中饭吃了吗?”沈胜文问。

  “吃了,沈伯伯。”欣欣说。

  “吃的什么?”沈胜文问。

  “在微波炉里热了妈妈昨天做好的饭和菜,我自己又煎了一个鸡蛋。”欣欣说。

  “鸡蛋你会煎吗?”沈胜文有些惊奇。

  “会,妈妈教过我。”欣欣说。

  “给屋里消毒了吗?”沈胜文问。

  “消了,之前用84消毒液消的。”欣欣说,“也用酒精消毒了,用喷壶喷的。”

  沈胜文心里又是一阵欣慰。

  “我给你带来了酒精。”沈胜文说,“但一定要注意,酒精和84不要同时用,它们会发生化学反应,人会中毒。”

  欣欣还是个孩子呀!沈胜文不放心,便对欣欣说:“伯伯再给你家消次毒吧!”

  “谢谢沈伯伯!”欣欣说。

  随后,沈胜文用酒精把欣欣家里里外外进行了一次全消杀。

  ……

  “多懂事的孩子啊!”回警务室的路上,沈胜文还在心里感叹着,“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千万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回到警务室,他马上把这事报告给了社区。社区高度重视,立即安排一名楼栋党小组组长负责欣欣的一日三餐。

  随后的日子,不光沈胜文和楼栋党小组组长照顾欣欣,还有社区领导、网格员、送物资的社工,学校老师也一天一个询问电话……这些,不都是这个春天温暖的春风吗?

  其实,此时的武汉,谁都在争做阳光,温暖自己,也温暖他人;谁都在争当树芽,努力生长,想长成大树,为这片土地遮风挡雨;谁都在留下动人的旋律和音符,奏响生命的最强音。

  是啊,这是一个需要修复的春天,也是一个值得赞美的春天。

  三月四日上午,沈胜文接到欣欣妈妈的电话。

  欣欣妈妈的话语也像一阵春风:她三次检测都是阴性,确定正常了,可能马上就要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胜文立即打开笔记本,在上面写道:在这场战“疫”中,谁都在感受着邻里关爱的温暖。对于一个社区来说,一人走百步,不如百人走一步,我们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一个地区、一个国家,难道不也是如此吗?

  四

  沈胜文到银行柜员机上取了那六千块崭新的票子了吗?

  是连号的吗?

  回答是肯定的。

  但他对母亲、岳父岳母的承诺终归没有兑现。

  这六千块钱现金全用在社区居民身上了,另借的三千块钱现金,也用完了。干什么呢?给居民买菜,买日常生活用品。只要一声喊,他就来了。杂七杂八,三块五块、三十五十的,怎么好意思要居民的钱呢?

  不光掏钱,他还把家里一台闲置的面包车献了出来。

  捐献面包车的事就早了,还是市局下达紧急动员令,要求各派出所立即对接街道社区,协助转运收治隔离“四类人员”那会儿。当时所里能抽调用于转运的警车只有两辆,根本不够用。看到这一情况,沈胜文辗转反侧。最后,他向所长请战:把我的私家车改成转运车,我来当司机,请组织批准!于是,他家里的面包车也投入到这场战“疫”中。

  ……

  那六千块钱现金,早已升值!

  听说沈胜文的事迹后,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先后通过他,给他工作的社区捐赠了一万多个口罩,他全部转发给了社区群干、志愿者、居民,没有给妻女留一只。老朋友送来的六千多公斤大白菜,沈胜文分给辖区困难户,没有往自己家里拿一棵。而他自己经常不能按时吃饭,这四十多天来,他吃得最多的就是方便面……

  再看看他的母亲、岳父岳母、妻子、女儿。

  “妈妈,您是易感人群,一定不要出门。就是吃盐水,也不要出门。”他对母亲说。

  同样的话,他也对岳父岳母说了。

  妻子还是那样善解人意,家里经常会有民警和社区干部来排查,她只字未提自己丈夫是民警。在这个特殊时期,她从未主动给丈夫打电话,怕影响他的工作。

  每次沈胜文打电话给妻子,或是与妻子视频,他都会表达自己的歉意。

  但妻子却不以为然。她说,说不准这是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个春天。疫情总会有过去的那一天,即便今年春天不能踏青、不能旅游,有什么关系呢?不还有明年、后年嘛……

  妻子朴实的话语,让他感动不已。

  其实沈胜文有他的害怕。

  不是怕死。

  对于死,他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早在二月初,他就给女儿写了一封信。

  说是信,其实是战前遗书。

  “女儿,你好!这段时间,爸爸住在单位,除了工作,想得最多的就是你。曾经错过你上学时的辅导,错过你毕业时分享的快乐,错过你初入职场时的迷茫,也许还会有更多的错过。女儿,所有的错过,爸爸希望你能原谅。因为,我觉得我身上有太多的责任。这个时候,很多新冠肺炎患者需要运送;病患家中有视力残疾的老人需要随时关心;隔离群众中有独居老人生活没有着落;疫情当前,有群众的救命药需要送达……爸爸的工作中就是因为有这么多的不能错过,才总在错过你、亏欠你、忽视你。女儿,所有的不能错过,爸爸希望你能体谅。爸爸是一名党员,我认为党员面对疫情,就要不惧生死,逆向而行。因为我不能错过自己内心的担当。道阻且长,行则将至。我们共同期待胜利的那一天,到时候,爸爸一定不错过我们约好的踏春之行!”

  沈胜文害怕的,其实是被感染。

  他知道,病毒潜伏期长,而他天天要跟社区的人,要跟自己的战友打交道。假如自己被感染,则会传染很多人,殃及很多家庭。

  于是他曾三次偷偷到社区医院做血象检测。虽然他的防护措施做得非常到位,虽然同事说他当兵出身,身体结实,打得死一头牛,但他还是害怕。

  每次去,他都会选择在傍晚,那是人最少的时候,他要尽量减少与人接触。同时,他还会乔装打扮,怕人家认出来,怕人家无端猜疑。

  除了偷偷做血象检测,他还悄悄地海量喝水,好利尿排毒。他还坚持吃连花清瘟胶囊,清瘟解毒、宣肺泄热。

  沈胜文毕竟是个生活在世俗社会中的平凡之人。

  在这场战“疫”中,他一往无前地冲在最前面,而他心里装着的是可敬的老人、可亲的妻子、可爱的女儿。

  特别是可爱的女儿。

  在部队时,女儿还小,他很少陪伴在她身边。转业回武汉当民警,除了每天正常的上下班,每四天还会有一个长达二十四小时的值班,女儿很少见到他。

  他觉得自己对女儿的亏欠实在太多太多,没辅导过学习,没有接送过她上学,没参加过家长会,没有给她买过一份礼物,没有带她度假旅行,答应带她出去玩也基本做不到。一切的一切,给她的陪伴确实少之又少……虽然他多次立功受奖、评优评先,却不是个称职的好爸爸。女儿懂事,从来没有责怪过他、记恨于他。

  唯一让他有点欣慰的是,女儿上大学后学车时,是他手把手地带着加班练习,顺利通过考试的。现在女儿的驾驶技术比他还好。

  当然,女儿的优秀也让他打心底里自豪。

  女儿性格有些内向,成绩优秀,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上的火箭班。高考时,虽然发挥失常没考上985、211学校,但她的分数还是超过一本线十来分。在大学,女儿又拿上了双学位。特别让他津津乐道的是,女儿的英语和书法,得过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二等奖和湖北省大学生书法大赛二等奖。

  因为这场疫情,女儿也推迟了上班。于是,她跟着妈妈在家里学习厨艺,做面食、做蛋糕、炒菜。女儿是他的心头肉啊,以前他从来没让女儿进过厨房,所以女儿对于这些是陌生的。

  那天,女儿发来一个自己做的蛋糕。

  沈胜文一看,非常惊喜。做得真好,跟蛋糕店卖的一样漂亮。

  每天深夜睡觉之前,他总要躺在床上先想想女儿,看看女儿做的蛋糕。

  看着看着,他就看出了笑容,看出了眼泪。

  沈胜文的春天很小,小到只有女儿,只有女儿做的一个蛋糕。

  沈胜文的春天很大,大到像天空一样广阔,像大海一样宽容,像大山一样稳定。

  


 
“红船杯”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第三届“山花写作训练营”征召学员20名
首届“大虞春秋”杯征稿启事!
“新时代的中国”——第二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启事
“弘扬蒙古马精神”蒙汉文诗歌散文征稿启事
四川理塘·2020第四届仓央嘉措诗歌节主题征稿启动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揭晓
全国原创儿童诗、现代儿歌征集启事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第二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
第七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奖启事
第三届“湘天华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课堂》“我的疫情日记”征稿启事
“封锁日记,肺炎疫情下的我们”征文活动
征集“人民战‘疫’” 文学作品启事
更多...

冰心

曹禺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可再生能源股将成为2020年的黑马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