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41        发布时间:[2020-03-19]

  

  一个突兀而来的念头:想看自己的旧居地。去了,在一个午后。靠近城市的江边。

  这个江边原来有个大的堆煤场。盛刮东南风的日子,应是天晴地朗时。这里不是,风来,速将晾晒衣物置进屋内,否则蒙难。即便如此,屋里地板家具上,依然会罩上一层薄薄的黑——江边煤灰丝丝缕缕侵入的赏赐。

  四幢黄色的楼,都六层高,一层三户,分12个单元,200多住户,瞬间塞满。小户一室一厅,大户两室一厅(兼厨房饭厅)。30多年前,大户建筑面积54平方米,那是什么情况啊,神仙过的日子,牛逼!堆煤场?起始无人知晓,因为不在目力所及范围,难免疏漏。哪天见到灰色乃至黑色的物质痕迹,才“啊、啊”地呼叫起来。但彼时没PM2.5的概念,呼叫后紧闭门窗,最原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然后,该干吗干吗。

  我在这城市角落落户十多年。说角落,因为沿江了。那时江在城市边缘,和现在江是城市中心及最佳景观处全然不同。有一辆公交车,从市中心始发,下班人多,排队上车,巨龙车塞得最后拱进来的人双脚要离地,车门才“扑哧扑哧”喘着粗气一点一点闭拢,然后车启。几十站路,我们到最后一个站点下,人已寥寥。下车后继续步行,行往一条蜿蜒砂石小路,夜里会一片静谧,偶尔一辆机动车驶来,起一片尘雾,要用手捂嘴。可几个弯一转,到了新住房,无论日夜,春天般温暖的感觉涌来,珍视骄傲的情感弥漫:我原来的房子在中心城区一个筒子楼里,一间小屋,三代同居,煤卫公用挤蹙。将此陋房交出,便住进了这独立的两居室。第一次来看房,我幸福得快要昏厥了。

  现在看,已是旧居旧楼,可当年,百分之百“豪宅”。现在的一楼,被装上了油漆成墨绿的全封闭铁门,陌生人不得随意上楼。当年一楼,人可直接腾腾腾蹿上开放的楼层,四级水泥楼梯并两脚,到户,咚咚咚,敲门:“智祥,开开门,夜饭吃好了伐?”

  智祥是我报社战友兼文友,那时住一室户,看我住两室户,心不爽。就因为分配房子前他无房,交不出小房,便拿不到大房。最后他还是心平气和:曾经无房的日子,借农民房结婚的日子,对比此刻分到独门小户的日子,天差地别。智祥有名言:“人比人,气死人。但人和自己过去比,幸福死人。”

  我们这楼院,干报纸工作的人多,聚在一起,彼此串门勤,讲时事,讲写文章的事,讲文章在版面上的编排,大声嚷嚷,面红耳赤争个小半夜不嫌累。

  老童住朝北的一号楼,他是大报主力,党政要闻。结结实实的中等个,强硬墨黑的板刷头,勤恳,走路一步一步沉稳。这也和他文章风格贴近:踏实厚重。我们住楼的朝南一侧,是报社印刷厂,南平来的印刷纸一车车运入,半夜后开印第二天清晨出版的报纸。晚上睡床上,心里会惦着那飘着油墨香的报纸里,有没有署名的小豆腐干一块文章。老童当志存高远,总在注目自己“重磅炸弹”的出笼。他很早会起床,到住楼外的传达室。传达室近水楼台先得月地从印刷厂拿到报纸。老童往往第一个到,翻阅报纸,检阅他的胜利果实,满足他的“虚荣心”——上面有他写的头条新闻或通讯。我那时和老童不熟,但对他的妒忌心存焉。

  说是住在江边,却望不见江水。江在一片乡野的前端。去到江边,要跨过很长一段没了脚踝的荒草地。也就是说,当年城市到此,其实是一个界限,再往西南,不属市井范围。但闻船行江上声声鸣号,可以想象,一艘艘船列队,在江上走,缓缓靠上堆煤场的码头,卸货,离港。江边有人在劳作,一派繁忙,我们看不到。

  有一天,我惊异于一次巧遇:我中学时一位最要好的同学叫群,晃晃悠悠进入我们楼院内的小道,十多年未见,他扬眉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京剧院的姐姐就住你们12号楼。”然后说这里不远处就是黑乎乎的江水,因为有个搬不走的煤场——“不宜居”。说他姐姐出门要戴口罩。我哦了声,一下感觉和他关系的生分——这地方的好与不好,由你说的?

  确实,久住,对一个地方,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情感滋生。任何小风景,也会被放大为优山美地。出我们院落大门左拐,是一小公园后门,绝大部分时间门锁着,望进去,一片高低杂草。忽一日,圈出个娱乐节目:小羊拉车。是真的一只头上长两个角的小羊拉着车,拉不了大人,是拉小小孩,在百十平方米的草地上反复转圈。当时我三四岁的女儿被它深度迷住,隔着半透明的铁门,瞪大眼无比贪婪地看。于是我们央求公园后门的管理员,打开门,交给他一角钱,女儿便欢快地乘上小羊拉的车,手里挥起一根柔软的细树条,赶着羊,笑声即刻洋溢起来。现在想来,夕阳浓,草地黄,雪白的羊,女儿灿烂的脸,组成了一幅诗意画面。

  而今,看我曾经住的旧楼旧居,视觉上只是一堆隆起的不起眼的砖墙屋瓦。人在旧居,依然无法目力所及地望到江景。堆煤场早就消失了,堆煤场所在的地方耸立起一层层排山的高楼巨宇,显示奇异现代派的博物馆美术馆建筑,轰轰烈烈,绽放在最靠江边的一侧,远远超出诗情画意的意味。前度刘郎今又来,我看这旧楼,和那些紧靠江面的现代建筑有些不搭的落伍,一根根不规整的晾衣杆子伸出来,走道楼梯外,有一块块碎去的玻璃窗——是和往昔的历史相呼应吗?曾经,我的旧居,它们在这一地带可是傲气高耸的,外墙是色彩鲜艳的黄,出类拔萃的啊。尽管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却住着一大群城市发展的描述者鼓吹者,在其间充满自豪地走动,书写城市的心跳脉动。

  很自然,很不可抗拒地想起住一个楼院的另一个人,一个很有才气的写作者,新闻作品的快枪手。我住靠里的11号,他住靠外面的几号?忘了。他小我几岁,秀气而挺拔,有张红扑扑的脸,雪白整齐的牙,肩膀微扛,意气勃发的笑。我们旧居出来,两个右转到一街角再往前,曾有家热气腾腾的小饭店,烧很入味的猪爪牛杂,我和他,还有几年后一起成为至交的老童,周末会一次次相约到那里,入门,扑鼻的酒香菜香。喝酒后,拍桌,争论,天下文章,家长里短,无话不谈。酒醉了,他脸酡红,大大的眼睛便会眯成一条缝,却口吐莲花妙语连珠。回家,夜深,在街路上摇摇晃晃走,摇回旧居,锦绣文章一篇接一篇出。突然一天,说他病了,一病不起了,刚40出头的人,骤然走了……

  走出旧居大门,直面一条很宽阔的街,一个大弧度的柏油路,崭新平滑,车过无声。几十年前,这路细窄不平,车过扬尘漫天。旧居门口的门卫说:往西,往南,1公里,你就能见到江面了。过去水是黑的,现在回绿了。

  离开,回望我的江边旧居,在夕照里,被一长排高大的银杏树及金黄黄的树叶酒醉般地环绕着——醉得让人泪目。

  


 
“红船杯”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第三届“山花写作训练营”征召学员20名
首届“大虞春秋”杯征稿启事!
“新时代的中国”——第二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启事
“弘扬蒙古马精神”蒙汉文诗歌散文征稿启事
四川理塘·2020第四届仓央嘉措诗歌节主题征稿启动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揭晓
全国原创儿童诗、现代儿歌征集启事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第二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
第七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奖启事
第三届“湘天华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课堂》“我的疫情日记”征稿启事
“封锁日记,肺炎疫情下的我们”征文活动
征集“人民战‘疫’” 文学作品启事
更多...

冰心

曹禺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可再生能源股将成为2020年的黑马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