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08        发布时间:[2020-03-17]

  

  这一天宋盼等了很久。立夏前的十几天,他们就说好了,到了立夏的那一天,要去烧野火饭吃。“火烛小心啊!”当知道了宋盼他们的计划后,宋盼的母亲这么叮嘱。“别唠叨了!”宋盼的父亲说,“我们小时候,每年立夏不都会去烧野火饭吗?有什么问题呢?”宋盼的父母因此争吵起来。母亲认为,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森林防火意识加强了。万一,一把火把整个七阳山上的树林全部烧了,那怎么办?父亲责怪她不该大惊小怪,不就烧个野火饭吗?自然是在田野里烧,怎么可能跑到七阳山去?母亲却还是不服气,说:“提醒总是要的!提醒有什么错?提醒一下就不应该吗?”父亲说:“这不是提醒,这是扫兴!”

  宋盼的耳朵里,其实早就听不到父母的争吵了。尽管这争吵是因他而起,但是,仿佛就与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的神思,已经飞到十几天后,飞到立夏那一天。飞到了离七阳山远远的笠泽湖边。那一块大堤下的菜地,在高高的防洪大堤下,广阔而安逸。

  他和吉铭、黄益斌,还有李珍,四个人,三男一女,就在那个地方,烧起了野火饭。

  大家都还是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对于生火做饭,谁都不在行吧?东西准备得很充分,黄益斌带了铝锅,以及不锈钢的勺子。吉铭带了火柴和四双筷子。宋盼带了盐、味精,还有一小瓶菜油。他还把家里一袋尚未开封的太仓肉松偷了出来。

  李珍什么都没有带。她说,她父亲躺在床上快要死了,她能够溜出来,把她自己这个人带到这儿来,已经太不容易了。

  作为四个人中唯一的女孩子,她自然担当起主厨和炊事班长的角色。她责怪黄益斌不该用勺子挖土:“这是饭勺呀!等会儿要炒菜盛饭,不脏啊?”黄益斌爬上大堤,在湖水里洗勺子,李珍说:“小心落水鬼把你拖下去!”

  在宋盼眼里,李珍就像一个大人,一个成熟的女人,像他一个漂亮的表姐。就是那一类人吧,表姐,音乐老师,还有,就是母亲。把李珍和自己的母亲想到了一起,宋盼突然感到有些羞愧。

  李珍指挥他们,在地上挖了一个浅浅的坑,架起了几块断砖,一口灶就有了。“去摘豆呀!愣在这儿干什么?”

  三个男孩子如梦方醒的样子,扑腾出去,沿着大堤摘蚕豆。

  蚕豆还嫩。那小小的、表面有一层嫩绿茸毛的豆荚,里面到底有没有豆子?宋盼摘下一个豆荚,将它折断。他闻到了一股清香。豆子小得就像一个嫩芽芽,躲在豆荚里,就像小猫冬天躲在大棉被的一角。被宋盼掰开,米粒一样的豆子,在豆荚中,感到一阵惊恐似的抖了抖。

  宋盼把豆子抠出来,扔进嘴里,一股微甜微涩的香就从舌尖漾遍全身。

  “一个猫耳朵!”他听到吉铭激动地大喊。“真的吗?”宋盼兴奋地冲过去,看吉铭采到的猫耳朵。其实宋盼从一开始,就在寻找猫耳朵。他很希望找到一只猫耳朵。那枝叶间轻轻巧巧长出来的,其实是一片小叶子,但它太像是一只猫耳朵了!就是在十株、一百株蚕豆上找,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只猫耳朵。“你这不是猫耳朵!”宋盼说。

  “不是猫耳朵我就把它吃下去!”吉铭有点生气地说。

  “你吃呀,那你吃下去呀!”宋盼说。

  “它就是猫耳朵!”吉铭说。

  黄益斌在很远的地方摘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跑那么远。估计他是假装摘豆,其实是要跑到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小便。宋盼和吉铭都希望李珍能下一个公正的结论,这到底是不是猫耳朵。

  “你们是来采猫耳朵的吗?”李珍看都不看,只顾把捡来的枯树枝折成一小段一小段,“豆子没摘几颗,什么时候能吃上?太阳都要落山了,你们再不认真摘,我就回家了!”

  想到李珍也许一扭头就走了,宋盼感到一阵恐惧。

  大家采来的,都是豆芽芽。其实不用煮,生吃就很甜。但是四个人还是把豆剥出来,像模像样地洗净,在锅里爆炒了几下,然后加上水和盐,最后撒上味精。

  “好像太咸了!”四个脑袋凑在一起,用筷子一颗一颗地夹豆子吃。李珍突然哭了起来。宋盼看到,一滴她的眼泪,很亮的一滴,落进了锅里。

  “不好吃啊?”黄益斌问。

  吉铭停下了筷子,看着李珍:“不好吃也别哭啊!”

  “她的爸爸快要死了!”宋盼在心里说,但并没有说出来。

  她的爸爸快要死了!宋盼的脑子里,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一个男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他的脚尖很长,把盖在身上的薄被子撑得很高。他眼睛睁着,睁得大大的,好像要特别特别地看清楚,这个世界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是不肯把眼睛闭起来的,只要一闭上,他就死了。因此他努力地把眼睛睁得很大,最大。而他身上的肉,则像水一样,正在慢慢地流失。

  宋盼闻到了一股陈腐的气息。那是死亡的气息吗?他看了看李珍,想知道这股死亡的气息是不是从她那里飘出来的。她这时候已经不哭了,正在用一片纸巾擦眼睛。

  “小贼骨头!”一声嘶哑的怒喝突然在头顶上炸开,四个人都吓了一跳。

  “谁让你们来偷豆的?”嘶哑嗓子手上提了一把鱼叉。他愤怒地晃动着鱼叉。那金属的“山”字形鱼叉,在阳光下亮得晃眼。

  “我们烧野火饭,”黄益斌说。

  “烧你娘个野火!”嘶哑嗓子晃动着鱼叉说,“谁让你们偷我的豆的?”

  他的鱼叉,像是要戳到黄益斌了。黄益斌把脑袋缩起来。他这时候肯定希望自己能像乌龟一样有一个硬壳,否则他的脑袋即使缩起来,也没地方藏。

  吉铭说:“今天立夏日,可以摘豆的!”

  他说得没错,在宋盼的家乡,所有村民都认为,在立夏那一天,孩子们是有权随便采摘豆子的。不管是谁家的地,不管是谁家的蚕豆,不管是谁家的孩子,来摘一些烧野火饭,都是被允许的。那是绝对不应该被视为偷窃的。

  但是嘶哑嗓子不认这个理。他愤怒地摇晃着手上的鱼叉,说:“去你自己家里摘!”

  吉铭说:“你怎么这样小气?”

  嘶哑嗓子将鱼叉挥舞起来:“我打死你娘的!”他真的将鱼叉向吉铭戳过去。只不过,他没有用鱼叉的头,只是用鱼叉的另一头对准了吉铭。

  吉铭撒腿就逃。结果,他的屁股被竹竿戳到了。他大叫了一声。一定很痛吧?但他丝毫没有停下脚步,他飞也似的逃跑了。

  鱼叉转而戳向炉灶。这个人疯狂地把盛着蚕豆的铝锅戳翻,把断砖搭成的灶台戳垮。他一边戳,一边骂娘。他的愤怒在升级。给人的印象是,他已经失去理智了。接下来,他肯定会不顾一切地用鱼叉戳人。他不见得还会那么客气,只是用竹竿那一头攻击。他肯定会掉过头来,用那金属的“山”字,戳向他能够戳到的任何东西,包括人。

  黄益斌也夺路而逃了。宋盼则似乎惊呆了,他看着疯狂舞动的鱼叉,好像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珍拉起他的手,拖着他奔跑。

  宋盼这才跟着跑动起来。他俩的手紧紧地拉着,拼命地跑。这一跑,宋盼似乎才明白过来,他们是在逃命啊。快跑快跑,要是稍微慢一点,鱼叉就有可能戳到他们的背上、屁股上或者脑袋上。要是被戳中,就会像鱼一样翻白眼;就会淌血,就会倒在地上,肚皮朝上。会不会马上就死啊?“李珍的爸爸就要死了,会不会我比他先死啊?”宋盼感到恐惧极了。

  嗓子口有血腥味了。胸口呢,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但他们还在跑。其实,嘶哑嗓子已经不追了。如果回过头来看看,就会发现,他早就不追了。影子都看不见了。他们一直跑,跑进一片树林里,这才停下来。

  他们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这地方好安静啊!只有鸟儿的叫声,像玻璃珠掉在石板上那样嗒嗒地跳跃。

  两个人除了喘气,什么也不干。他们像是两台风箱,呼哧呼哧地比赛,看谁拉出来的风更大、更有劲。他们喘了半天,宋盼注意到,李珍的脸开始由白慢慢转红了。

  宋盼对李珍笑了一笑,她却又哭起来了。

  “她的爸爸快要死了。”他心想。

  她突然向他提出一个要求:“你过来抱抱我,好吗?”

  “什么?”他好像是没听清她说了什么。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他呆呆地看着她。她的脸,红扑扑的。她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她的嘴唇红艳得像印泥。

  “你没听见吗?”她问他。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抱我呀!”她说,“你不肯抱我吗?”

  这一次他听得清清楚楚了,虽然还是怀疑自己是在梦中,但是,已经确定听到了她的声音,并且听明白她是在说什么了。

  太阳落到远处的湖水下面去了。天暗下来了。树林里满是绿光。宋盼发现,李珍的头发上,她的脸上,那鼻尖上,都是绿莹莹的。她的头发和皮肤,很像是在闪着绿光。“那么我呢?”他低下头来,看自己的手臂。

  李珍站起来,一阵风似的跑走了。

  等他站起来,走到树林外,李珍已经跑得很远了。她那小小的身影,是不是一边跑,一边在擦眼泪呢?他突然感到心里酸了一下。一种十分陌生而特别柔软的感觉,让他感到内心和眼前的世界,一下子都变得空荡荡的。

  ……


 
《贵阳晚报》征稿启事
《文艺报》“新力量”专刊征稿启事
辽宁日报联合省作协、省文联发起“读辽宁,爱辽宁”主题诗作征文活动
“家乡味•南果梨杯”征文启事
关于征集《修齐治平金句选释》稿件的通知
“新时代文学理论与创作实践”征稿启事
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长期征稿
《北京青年报》颐和苑版征稿启事
“喜迎建党一百年” 遵义市小说创作大赛征稿启事
第十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第十二届中融全国原创文学大赛暨第四届上海市大学生原创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本月截稿)
首届少儿科幻星云奖启动
第二届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开始了
第十八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开启申报!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钱潮杯”首届青年创意家·网络文艺评论奖启动!
第六届“端阳节赛诗会·美丽民勤”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第六届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田仲济

老舍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10年后,中国将只剩下3类企业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