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78        发布时间:[2020-01-17]

  

  刘文艳,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当代作家、学者。

  出生于辽省北票县,曾先后就职于县、市、省委及高校宣传、组织部门。曾任香港大公报高级记者、记者站长,辽宁省文化厅副厅长,辽宁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党组书记。

  18岁开始发表诗歌、散文等文艺作品,多年来笔耕不辍,先后在全国以及海内外的报刊杂志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文学评论等文艺作品百余篇。1987年创作出版文学传记《尹湛纳希传》,填补了被誉为蒙古族曹雪芹的清代伟大作家尹湛纳希生平传记的空白,引起了文学界广泛关注;1995年创作出版《春风秋雨--刘文艳报告文学集》,报告文学作家李宏林撰写序言,称其为报告文学的又一大收获;2010年推出纪实散文集《爱的诉说》,著名作家王充闾撰写了序言。此书以其"真情灌注,元气淋漓,泣血而作,催人泪下"而在广大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先后获得了全国冰心散文奖、辽宁文学奖,还入选为全国"农家书屋"工程的精品书籍,现已第四次印刷。人民日报、中国文化报、香港大公报、辽宁日报等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评论文章。

  近一年来,刘文艳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中国青年报》《香港大公报》《博览群书》《芒种》《海燕》等报刊杂志发表的散文和文学评论已经形成了"真情灌注,质朴自然"的文学风格,文艺报发表评论对其散文创作特色给予了高度评价。

                                                                                     

  刘文艳:鸭绿江畔杜鹃红

  今天是星期六,我和丈夫一清早就出门了,会同两位朋友,专程前往本溪,拜祭一位烈士。我们与烈士素昧平生,也没有组织安排,只是感动于烈士的事迹,出于对烈士非同寻常牺牲的痛惜和对烈士崇高精神的景仰。我们开车从沈阳出发,沿沈丹高速公路前行,到下马塘出高速,找路边的人打听连山关烈士陵园的所在,被告知:从连山关镇政府后面直走,路过爱国村,便是摩天岭村,烈士陵园就在摩天岭村路边的山坡上。

  我们驱车刚到爱国村,令人惊奇的一幕就出现了:道路两边开满了鲜艳的波斯菊,簇簇团团,绵延不断,红色的像火炬,粉色的如胭脂,白色的似绢绸。“感时花溅泪”,难道这些鲜艳的花儿都是为祭奠烈士而盛开的吗?那些花上晶莹的露珠也是为怀念烈士而滴落的泪花吗?摩天岭村被群山环绕着,坐东向西的山坡上,一座烈士陵园坐落在苍松翠柏间。陵园前耸立着一座墓碑,上写“革命烈士永垂不朽”。沿着陵园的台阶拾级而上,我们找到了特意前来拜祭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五分部卫生护士韩顺玉烈士的墓碑,将特意带来的两盆红色杜鹃花和一捧九月菊以及路上新采的波斯菊放在墓碑前,并虔诚地向烈士三鞠躬。

  我们知道,一位八十多岁的老英雄王守汉,曾经只身来到这里,向烈士倾诉思念之情,泪如雨下。他们的故事感天动地,他们的精神生生不息。我们今天就是来寻访英雄的足迹。

  一

  那年六月的一个下午,金色的阳光洒在大连庄河后炮台村的大连市光荣院里。天气格外晴朗,光荣院的老英雄们,个个神清气爽,分外高兴。因为大连庄河边防检查站的战士们,今天要来这里看望慰问。王守汉,这个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冒着敌人的炮火,勇往直前的老英雄,像往常一样,将二十几枚英雄奖章、军功章认认真真地佩戴好,热烈迎接年轻战士们的到来。每次有部队的官兵和地方的领导同志来光荣院看望,王守汉老英雄都会以饱满的热情迎接来宾,并向他们讲述那些生动感人的战争故事。今天也不例外,他向边防检查站的战士们,绘声绘色地讲起了他经历过的那些战斗故事。他说:“我今年七十九岁了!是辽宁本溪的。我们家兄弟姐妹十三个,我是最小的一个。我十四岁那年,就在家乡跟随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了革命队伍。当年正是解放战争时期,我们解放军所向披靡,把蒋介石赶到海岛上去了。抗美援朝,我们跟联合国军作战,那叫一个惨烈。有一次,一场战斗下来,一个连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其余的干部战士全部牺牲了。我大大小小参加过三十六次战斗,身上有六十多处伤,我算是命大,死里逃生。”讲到这儿,王守汉老英雄伸出自己的手,一只手只剩大拇指和食指,另一只手的伤疤还清晰可见。他说:“新中国是用革命烈士的生命换来的,五星红旗是用先烈们的鲜血染红的,这句话绝无虚言,一点儿不假啊!”在前来慰问的战士中间,有一位女兵,叫周昱辰。她是英雄的后代,她的爷爷是抗日英雄。她在家时听爸爸讲过爷爷奋勇杀敌、立下赫赫战功的故事。听到王守汉爷爷讲的故事,她觉得有些耳熟,就问王守汉说:“爷爷,您是本溪的,我爷爷也是从本溪参军的,参加过抗日战争,也参加过解放战争,他也给我爸爸讲过许多战斗故事。您认识我爷爷吗?”“你爷爷叫什么名字?”“我爷爷叫周喜山。”“周喜山!”王守汉听到这三个字,眼前突然一亮,用一种十分惊讶又十分兴奋的口吻喊道:“那是我的老首长!我不仅认识,还跟随他一起参加过战斗!”“你是周喜山的孙女儿?”王守汉喜出望外,“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周喜山的后代,真是太好了!”他激动地说。“你爷爷现在怎么样?”王守汉急切地问。“我爷爷已经去世了!”周昱辰放低了声音,告诉王守汉。“已经去世了,太遗憾了!”王守汉先是眼睛红了,继而泪水就挂在脸上,滴落下来。“爷爷,您的军功章真多啊!爷爷您是战斗英雄!”周昱辰抚摸着王守汉爷爷的军功章安慰他。王守汉擦了擦眼中的泪水说:“爷爷是立过战功,这一身军功章就是见证。可这不算啥,周喜山你爷爷比我的军功章还多呢,他是位战斗英雄。在解放战争中,他是我的领导,我是他带出来的兵。”王守汉对自己的老首长钦佩至极,赞不绝口。“你爷爷有三个儿子,你爸爸是老几?”王守汉关切地问。“我爸爸是老末,叫周宝东,也曾经参军到部队,现在也转业了。”“你爸爸小的时候,我去过你家,我还抱过他呢!”王守汉回忆道。他激动地站起身来,紧紧握着周昱辰的手,高声地说:“爷爷见到你,就像见到亲人一样。你爷爷身先士卒,不怕牺牲,冲锋在前,对我们战士特别关怀爱护,是我最敬佩的首长,请你代你爷爷接受我的军礼!”王守汉向着周昱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周昱辰赶紧向爷爷致敬,一个标准的军礼还给爷爷。祖孙二人又紧紧地把手握在了一起。从那之后,王守汉就把周昱辰当成自己的亲孙女一样,处处关心爱护。周昱辰也把王守汉爷爷当作自己的亲爷爷一样,经常来光荣院看望。每到周末,周昱辰都给爷爷送来好吃的,给爷爷换洗衣服、床单,陪爷爷散步、说话。王守汉每接到周昱辰来看望他的电话,就特别开心,早早地就小跑着出门去迎接。周昱辰与爷爷有说不完的话,爷爷对周昱辰也有讲不完的故事。周昱辰从爷爷讲的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中,感受到了老人身上那种理想的坚定,意志的坚强,性格的爽朗,那种正义、向上、无畏、执着、豁达、乐观的境界和力量。总之,跟爷爷在一起,就有一种精神始终感染着她。周昱辰是个标准帅气的女兵,用飒爽英姿来形容恰如其分。她一米七的高挑身材,白白净净的脸庞上,自然地流露着亲和的微笑。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眉毛,高高的鼻梁,精致地镶嵌在秀气的瓜子儿脸上。那种少女的娇媚与军人的英气,很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如同女军人的范本一样标准精致。最重要的是,周昱辰身上那种志向远大、心地善良、意志坚强、性格爽朗等军人气质与其纯美的容颜浑然一体,那种魅力与气场总会令人怦然心动。也难怪,光荣院的老人们,见了她都那么喜欢,那种纯洁自然、蓬勃向上的美,正是注入了许多英雄的基因。周昱辰对王守汉爷爷的一片真诚,祖孙二人的深厚感情,也感染着光荣院的一些老英雄们,他们也把周昱辰当成自己的亲人。周昱辰也经常与光荣院的英雄们聊天,谁有了困难需要帮助,她就像雷锋一样,热情周到、诚心诚意地去帮助。为老人过生日,陪老人散步,整理房间,给老人洗头,甚至给老人端屎端尿。她说:“虽然平时光荣院是有护工来照顾的,但是多一个人关心,老人心里就多一份温暖,多一份幸福,我的心里也多一份欣慰,我的心灵也得到一些净化。”光荣院里唯一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女功臣——庄华奶奶,已经九十多岁了,每次周昱辰去看她,她都亲切地握着周昱辰的手,摸着她的军装,欢喜地说个不停。“有你这样的女兵,让我们心里很宽慰。我们共和国的旗帜不会变色,我们国家的安全有人保卫,我们的鲜血不会白流!”

  二

  周昱辰自从去了光荣院,思想逐渐发生着变化,她变得更加成熟,志向更加远大。她要让自己的一生,像光荣院的爷爷、奶奶们一样,闪现出英雄的光彩。她愿发扬英雄们的光荣传统,为祖国安宁做出新贡献。她想报考警校。她的想法得到王守汉爷爷的大力支持:“孩子,你考警校,爷爷支持你,你不用总是惦念着爷爷,要集中精力做好考试前的准备。”从此,王守汉爷爷不再给周昱辰打电话,经常是手拿起电话听筒想拨号,又轻轻地放下,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不能耽误孙女学习。”这时,他便拿出周昱辰的照片看一看,会心地笑了。他期待着孙女能考上警校,成为一名有作为的警官,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他经常默念着:“但愿昱辰能考上警校,能考上警校。”周昱辰还是每个周末来看望爷爷,其他时间便分秒必争地复习功课。半年过去了,周昱辰不负爷爷所望,考上警校了。接到入学通知书那天,周昱辰去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准备下午去光荣院看望爷爷,报告他这个好消息!“周昱辰,你爷爷看你来啦!”周昱辰接到门口哨兵的电话,一阵惊喜,喜出望外!她赶紧跑下楼,远远地看见爷爷精神矍铄的身影从检查站的门口走了进来。爷爷虽然年近八十高龄,身板却依然如哨兵一样笔挺干练!“爷爷,你怎么来了?”周昱辰扶着爷爷的胳膊心疼地问,“这么远,爷爷你一个人怎么来的?”“我坐公交车来的。听说今天发榜了,我放心不下,就过来看你啦!”爷爷爽朗地说,脸上挂着看见孙女后掩饰不住的兴奋。“爷爷,报告你一个好消息,我考到宁波海警学院啦!”周昱辰兴奋地向爷爷报告。“太好啦!太好啦!爷爷惦记着!就跑来了,听到这个消息,爷爷比什么都高兴!”王守汉笑得合不拢嘴。边防检查站的领导和同志们,见王守汉爷爷近八十岁了,还能自己坐公交车,特意来看望一位战士,都非常感动,说王爷爷还保持着那么一种激情,那么一种精神,值得我们年轻一代学习。临走时,边防检查站的领导安排人开车,要把他送回去。王守汉却说什么也不上车,他说:“不用送,我这腿脚能走,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你们那是公车,我这次来是私事!不能破了规矩。”边防检查站的领导说:“爷爷为我们国家的安宁,流血负伤,立下战功,我们今天为爷爷做点事也是应该的。”爷爷却说:“功劳那是过去了,可不能作为今天享受特殊待遇的资本。”边防检查站的车跟随王守汉二百多米,可他还是不肯上车。周昱辰见爷爷不肯坐车,便说:“我送爷爷回去吧!”祖孙两人便相搀扶着向公共汽车站走去。边防检查站的领导同志们望着他们的背影,心中升腾起许多敬意!坐在公共汽车站路边的站台上,王守汉从怀里掏出一个带着体温的铜质小帆船,小帆船也就核桃大小,但是打磨得很精致:一艘帆船,涨满了风帆,风帆上雕刻着行书“一路顺风”四个字。风帆的顶尖处有一个圆孔,圆孔穿进由红绿粉毛线拧成的丝绳,又将十枚写有“太平通宝”的大钱串联起来,整串大钱的顶部拴有一个小铁环。

  王守汉爷爷把这个“一路顺风”的帆船塞到周昱辰的手里,深情地说:“你要去上学了,爷爷没有什么送你的,就送你这个做纪念吧!”他说:“别看这个东西不大,可它已经跟随爷爷半个多世纪了。这帆船是我要当兵走时,我父亲亲自设计、亲手为我打造的。他说,希望它能保佑我的平安!保佑我一辈子都能一帆风顺!”爷爷陷入往事的沉思中继续说:“我打了半辈子仗,受过几十次伤,多少次死里逃生,或许就是有它保佑着我。今天爷爷把它送给你,你上学拿着它,让它保佑你平安,保佑你平平安安毕业回来,保佑你一生都幸福快乐!爷爷在家等你的好消息!”周昱辰把这个“一路顺风”护身符攥在手里,心中更加涌起依依不舍的情感:“爷爷,你放心,我一定像爷爷一样,努力拼搏,争取以优异成绩完成学业,平平安安毕业回来。”她嘱咐爷爷:“我上学后,不能每个周末去看您了,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放寒假就回来看您!”爷爷说:“你不用惦记我,我会保护好、照顾好我自己,爷爷不图别的,还图寒假时再跟孙女见面呢!”爷爷转而又说:“我平时不给你打电话,怕影响你学习。可一旦爷爷给你打电话,让你回来,你可一定要回来啊!”也许,爷爷已经预感到什么,说完,他便拉着周昱辰的手静静地坐着。不知怎么,爷孙俩都哭了。

  三

  公交车已经开走了两辆,祖孙俩还是依依不舍,最后爷爷拉着昱辰的手说:“昱辰,爷爷还有一个心事,都过去六十年了,爷爷放在心里,没跟人说过。今天爷爷告诉你,也想托付你,帮爷爷了却一个心愿。”“爷爷,你说吧!我一定帮你!”周昱辰看爷爷陷入了沉思,不知是什么心事。

  接下来,爷爷给她讲了那段尘封心底六十年,让人撕心裂肺的动人故事:那一年的秋天,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悍然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并将战火燃烧到鸭绿江畔,严重威胁了我们国家的安全。党中央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当时王守汉所在的连队,接到了上级“赴朝作战,保家卫国”的命令。整个连队同仇敌忾,群情激昂,“保家卫国,义不容辞!不获全胜,决不收兵!”成为干部战士的共同决心。王守汉当年虽然只有二十岁,却已经成为一名神枪手,他的枪法百发百中,曾经给首长当过警卫员,现在他是一名立过战功的机枪手。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激情,要在朝鲜战场上再立新功!可他真有些放心不下已经有孕在身的妻子韩顺玉。韩顺玉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五分部的一名卫生护士。医院接到派一部分医护人员赴朝做战地救护的命令,就告知韩顺玉,因你已经怀孕,就暂时留在隐蔽在本溪连山关的医院救护伤员,不跟大部队一起去朝鲜。可韩顺玉觉得,在祖国需要自己上战场的时候,自己不能退缩。再说她也不愿离开打起仗来机智勇敢,对自己体贴入微的丈夫王守汉。她坚决要求赴朝参战,生孩子时再回来!组织上见她态度坚决,批准了她的请求。鸭绿江畔,到处盛开着红杜鹃。王守汉与韩顺玉在江边见面。他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组织上不是批准你留在连山关医院了吗?你怎么还是跑到这儿来啦!”王守汉关切地问。“在祖国最需要我们的时刻,我怎么能退缩,再说,我也放心不下你!韩顺玉说。“朝鲜战场十分危险,十分艰苦,我怎么能放心得下你啊!你一定要多多保重自己,凡事不可太逞强,为了我们的孩子!”王守汉嘱咐道。“最最危险的是你,你在最前线,你经常舍生忘死!这次你要机灵点儿,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活着回来!”韩顺玉强调说。“我一定要活着回来!为了我们的孩子!”王守汉紧紧地把韩顺玉抱了起来,又轻轻地放下说,“就是为国捐躯,我也一定要死得壮烈!让孩子有个英雄的父亲!”“不许说这样的话!”韩顺玉拍着王守汉的前胸说。月光下,韩顺玉从衣兜里掏出一块白色的手帕,上面绣着两只红色的鸳鸯在水中戏游,还有“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的诗句。她递给王守汉说:“我们要像这对鸳鸯,生死相依,我等着你,等着你胜利归来。”王守汉把手帕看了又看,贴在脸上,然后叠好,放进衣兜里,又在兜外面拍了拍说:“让它保佑我胜利归来。”随后,王守汉从另一个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白纸包,里面是一张自己的照片,还有九朵红色杜鹃花的标本。他递给韩顺玉说:“看见这照片和这红杜鹃,就如同看见我爱你的一颗心,我们生死相依。好好照顾自己,等着我!”韩顺玉把包有照片和红杜鹃的纸包贴在脸上,然后装进自己的衣兜里,深情地说:“我,等着你!”第二天,韩顺玉与王守汉分别跟随自己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鸭绿江。王守汉在战场上拼杀,韩顺玉在战地后方抢救伤员,两个人很少见面。王守汉作为机枪手,在战场上一直冲锋在前,不知有过多少次,他出生入死,死里逃生。机枪手是最能吸引敌军密集火力的目标,王守汉多少次在敌人穿梭的子弹中,在炮弹炸起尘土的掩埋中,又活生生地站了起来。多少次负伤流血,经过简单包扎,他又重返战场。他勇敢,他机智,子弹穿入了他的肩膀、腹腔、腰部、大腿、膝盖、腿肚子等,他都照样地挺了过来,这身上留下六十多处伤痕,却幸好都没有伤及生命。他自己说:“战争是太残酷了,我的命也真大啊!那么多战友都牺牲了,我还能活着回来,真是一个奇迹啊!”一九五二年六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经过一次次与美国及其联军的殊死之战,取得了战场上的主动权。此时,韩顺玉也快临产了。部队决定韩顺玉回国生孩子,让王守汉陪同她一起回国。那一天,王守汉接到了让他和妻子回国的文件,他高兴,他激动,自己的孩子就要出生了。他和韩顺玉念叨着给孩子起名字。王守汉说:“就叫朝升,两层意思,一层是孩子是从朝鲜战场上生长起来的,是经过战斗考验的,留个纪念;一层意思是金色的朝阳就要从东方升起,战争要结束了,我们的胜利如同早上的太阳,就要从东方冉冉升起,预示着未来的美好!”韩顺玉说:“就照你说的,我们做好迎接朝升的准备,明天我们就启程回国。”可王守汉说:“明天还有最后一场战役,我是机枪手,我离开了,会影响连队的力量。你等等我,我打完这一仗,我们就一起回国,你看好不好?”韩顺玉知道王守汉不打完这一仗就回国,他是不甘心的,她理解丈夫国家至上的情怀,就说:“我等你,可你一定得好好地活着回来!”韩顺玉依偎在王守汉的怀里深切地嘱咐道。王守汉抱着韩顺玉的肩头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地活着回来见你!我们一起回家!”第二天,王守汉又回到了战场上。又是一场殊死之战,又是一次惨烈之战。王守汉又一次机智勇敢地完成了战斗任务,战斗胜利了!王守汉告别了战友,不顾一切地向着韩顺玉所在的营地卫生所跑去。一边跑一边默念着:韩顺玉,我活着回来了,韩顺玉,我活着回来了!他气喘吁吁地跑在朝鲜那崎岖的山路上。他跑得满头大汗,他跑上了山冈,向前望去,已经隐隐地看到了韩顺玉所在的营地卫生所。他向着那片营地大声地喊着:我活着回来啦!韩顺玉,我活着回来啦!王守汉用手抹了抹满脸的尘土,使劲地抖了抖满身的灰土,又系了系身上的扣子,怀着激动的心情,向山下跑去,去找韩顺玉。近了,更近了,前面就是韩顺玉所在营地的卫生所。晴朗的天空,突然飞过一片乌云,敌人的飞机在王守汉的上空飞过,在妻子营地卫生所的方向盘旋。王守汉本能地就地卧倒,将那份已经批复回国的文件紧紧地护到胸前。只听得一声又一声的巨响,一颗又一颗的炸弹尖啸着撞向地面,王守汉晕了过去。等他清醒过来,韩顺玉所在的营地卫生所已经荡然无存,变成了一片废墟。废墟上只有那一簇簇黑红黑红的火苗还在吐着魔鬼般的长舌窜来窜去,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他站起身来,不顾一切地向废墟冲了过去。在废墟中,他找到了妻子韩顺玉,他托起韩顺玉的头,拼命地叫着“顺玉、顺玉,你醒醒,你醒醒,我活着回来啦,我活着回来啦!说好了,你等着我,我们一起回国,你醒醒,我们一起回国!”王守汉大声哭喊着。可是,韩顺玉再也听不到他的哭喊了,她那会说话的眼睛永远地闭上了,再也没有睁开。王守汉放下她的头,才发现,韩顺玉的肚子已经被炸弹撕裂,肠子也已经流了出来,肚子里的孩子的下半身已经露了出来,是个男孩。王守汉抚摸着孩子的两条腿,他的两条小腿还在蠕动。他疯狂地叫着:“儿子!儿子!我的儿子!”可是,孩子的小腿蠕动了两下,就再也不动了。他撕心裂肺地喊着:“顺玉!我的顺玉,儿子,我的儿子!是我害了你们!是我让你再等两天!”王守汉的嘶喊声,在朝鲜的大地上回响着。王守汉的哭诉声,在朝鲜的土地上呜咽着。一家三口,转眼间就这样阴阳两隔了!一对母子还未见面,就这样与世永别了!太残酷了!王守汉的心被撕碎了,他悲痛欲绝,肝肠寸断。就像那悲啼的杜鹃,一声声地凄惨地泣血而鸣。他哭干了眼泪,哭哑了嗓子。他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的心在滴血。王守汉毕竟是个有血性的刚强铁汉,他又站了起来。他在离这片废墟不远的地方,找了一块向阳的平地,用自己的双手挖了一个坑,把顺玉和儿子轻轻地放在里面。在给妻子整理衣服时,他发现,自己送给韩顺玉的那个纸包还在她的衣兜里,他拿出来一看,那张照片和红色杜鹃花还依然完好。他把纸包又原样包好,放进妻子的衣兜里。给妻子和儿子埋了一个坟,他采了一束山上盛开着的红杜鹃,他还采了一束红白相间的波斯菊,放在了妻儿的坟头。离开前,他把周围的环境看了又看,把妻儿的安息之地牢牢地记在心里。王守汉,这个只有二十岁的年轻军人,他铁骨铮铮,不曾倒下。他擦干了眼泪,又回到了战场。他把齐天的仇恨与悲伤,深深地埋在心里,作战更加勇敢,意志更加坚定。当朝鲜战争结束回到祖国时,王守汉已经立下了赫赫战功。他胸前的奖章有二十多枚,每一枚都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他光荣地出席了战斗英雄表彰大会,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并获得了一枚抗美援朝纪念胸章。这枚胸章一边是朝鲜国旗,一边是中国国旗,中间是一只和平鸽,向着中国国旗方向飞翔,象征着抗美援朝战争结束,换来了战争之后的和平。在中国人民志愿军胜利回国前,王守汉就想把妻儿的遗骨带回祖国。可当时没有这个先例,就是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也安息在了朝鲜的土地上,他也只好泪别妻儿,只身回国。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四十周年之际,王守汉跟随志愿军赴朝访问团,又一次来到朝鲜。他找到了埋葬妻子韩顺玉和儿子的地方,含泪把娘俩的遗骨从朝鲜背了回来。

  当时,烈士陵园正在筹建中,王守汉把烈士韩顺玉及儿子的遗骨送交给了沈阳市民政局。沈阳市民政局的负责同志把一张收条交给王守汉,承诺一旦国家建了烈士陵园,就安葬韩顺玉烈士。时光荏苒,王守汉始终没有忘记韩顺玉。遗憾的是,后来民政部门对烈士遗骨安置时,他因有病在身,没能参加遗骨安置仪式。后来,再找民政局的负责同志,都已经不在这个单位了,电话也联系不上了。韩顺玉烈士和儿子遗骨安葬在何处,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打听到消息。这件事便成了他的一件心事。王守汉拉着周昱辰的手说:“爷爷就这么一件心事,一直留在心里。现在爷爷把你当成亲人,这件事爷爷想拜托你,帮爷爷打听打听韩顺玉的下落,爷爷要在有生之年再看她一眼,也就瞑目了。”说到这,王守汉爷爷眼里噙着泪花,声音也很悲切。周昱辰被与自己年龄相仿的韩顺玉烈士身怀有孕,仍申请上前线,最后壮烈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英勇事迹和王守汉爷爷的这份真情所深深地感动。感情真挚的她,也早已泪流满面。她先安抚爷爷说:“爷爷,您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找到韩顺玉烈士遗骨的安放之处,让您老了却这桩心愿!”王守汉爷爷把沈阳市民政局负责人给他的那张收条掏了出来,交给了周昱辰。周昱辰小心地收好。这时王守汉爷爷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他告诉周昱辰:“韩顺玉牺牲时只有二十岁,她高高的个子,白净的脸庞,一笑两酒窝。梳着两条辫子,非常清纯美丽。她同你一样性格开朗,乐观好强,积极向上。可惜啊,她牺牲在了朝鲜战场上。她是因为我而牺牲的,要不是我坚持要打完那场仗,要是我们早走两天,韩顺玉就不会牺牲,我的内心始终觉得愧对她啊!我要找到她,跟她说声对不起!”“爷爷你别自责了,原因不在你,而在于美帝国主义发动的那场战争,是战争的罪恶!”周昱辰安慰爷爷。

  又一辆公交车进站了,王守汉站起身来说:“爷爷该回去了,你到学校安心学习,爷爷等着你寒假学成归来的好消息!”周昱辰把爷爷送上了公共汽车,与爷爷挥手告别。王守汉爷爷也把头从车窗里伸了出来,歪着头挥动着手,向周昱辰告别。汽车缓缓走远了,周昱辰还站在那里不停地挥着手。汽车消失在了远方,周昱辰的双眼被泪水模糊了。

  四

  周昱辰开始默默寻找韩顺玉烈士遗骨的下落,她找了沈阳的几处烈士陵园,都没有韩顺玉烈士的消息。开学在即,周昱辰马上就要到宁波警官学院上学去了。她只得把爷爷的故事和爷爷的心愿告诉自己的父母,希望父母帮助完成爷爷的这个心愿。周昱辰的父母都工作生活在鸭绿江畔的丹东。父亲叫周宝东,是一名转业军人,母亲叫宫在红,是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也是一名慈善志愿者,长年资助着十六个贫困儿童上学。听到周昱辰讲述王守汉爷爷的故事和王守汉爷爷的心愿,周昱辰的父母表示,一定想尽办法,帮助老人找到烈士的遗骨。从此,周宝东、宫在红开始了烈士遗骨的寻找。每到周六、周日,周宝东和宫在红开着私家车往返于沈阳、丹东等地,到民政部门,到烈士陵园,去打听,去寻找,一个多月过去了,没有结果,两个月过去了,也没有结果。终于有一天,他们打听到了烈士遗骨的下落。烈士所在医院在本溪,她的遗骨可能在本溪。他们来到本溪,打听到有个连山关烈士陵园。他们来到连山关,问民政的同志,是否知道烈士韩顺玉遗骨的下落,民政的同志回答说,知道,在连山关烈士陵园。

  “韩顺玉的遗骨埋在了本溪市连山关烈士陵园。”周宝东和宫在红来到了庄河大连市光荣院,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王守汉。王守汉正在生病,躺在床上打滴流,听到这个消息,泪水便顺着眼角滴落在枕上。“谢谢,谢谢你们,终于找到了!等我好一些时,我就去看她。”王守汉激动地说。周宝东和宫在红说:“您什么时候想去,我们就开车来接您,和您一起去看望烈士。”王守汉说:“我要自己去看她,不麻烦你们,我要自己去看她,和她说说话。”说这话时,王守汉的嘴角在颤动,他的内心又掀起了怎样的感情波澜,从他颤动的嘴角处便可见一斑。“那您身体有病,目前行走不方便,我们先过去把照片拍来给您看吧!”老人点了点头。从坐落在庄河的大连光荣院驱车赶回丹东,周宝东和宫在红放心不下王守汉,便很快在一个周六的清早,开车赶到本溪,找到连山关烈士陵园,徒步走入陵园,在陵园中排列的烈士墓碑中依次寻找,终于找到了韩顺玉烈士的墓。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写着“韩顺玉烈士”五个字。周宝东和宫在红给烈士献上了鲜花,并拍了照片,录了像。然后又驱车赶到大连市光荣院,把照片送给老人,把录像放给老人看。王守汉看到照片和录像特别激动,连说了三声“哎呀!终于找到了,太谢谢了!”他说:“知道她在哪,我就放心了,我要去看她,我要了却我最后的一个心愿!”周宝东和宫在红说:“我们送您去,您自己去不方便。”王守汉摆了摆手,婉言谢绝了。那是一个秋天的早晨,黄色的叶子飘落在窗前。王守汉早早地就起来了。他穿上那身军装,胸前别上了那些胸章,那些立下战功的功勋章和英雄奖章,还有那枚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纪念章,走出了光荣院。中午,王守汉来到了韩顺玉的墓前,他跪下身来,在韩顺玉的墓碑前磕了三个响头。他把那块绣着一对鸳鸯的白手帕拿了出来,放在写着“韩顺玉烈士”的五个金色大字的大理石墓碑上,双手搂着韩顺玉的墓碑,泪如雨下:“顺玉,终于找到你了,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啊!你的青春年华,让我的一个坚持,断送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是我害了你,害了你们母子俩。如今,我也将要随你而去了,在那个世界我们再见面。这个手绢,我一直带在身上,我会把它带到另一个世界去找你……”“顺玉,六十多年了,你一直在我心里,你知道吗?你的鲜血没有白流,我们的国家现在强大起来了,再也不受外敌欺负了!你为国捐躯,祖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王守汉把脸贴到烈士墓的大理石上,泪水已经将那块大理石滴湿一片。“顺玉,再说一声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此时,他似乎听到顺玉在说:“不怨你,我不怨你,是那场战争,是那场罪恶的战争!”王守汉不知在那儿待了多久,不知跟韩顺玉说了多少知心话。说累了,他就拿起那块绣着一对鸳鸯的手帕,捂住满是泪水的脸。“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好像是韩顺玉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回响……那天晚上,太阳已经落山了,王守汉步履蹒跚地回到了庄河的大连光荣院。他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

  五

  周昱辰把王守汉爷爷送给她的“一路顺风”小帆船一直带在身上。上课时摆在自己的书桌前,训练时装在自己的衣兜里。宁波海警学院的学习训练紧张而有秩序,高强度的军事训练,对女孩子来说,无异于一场场艰难的考验。周昱辰时常用爷爷坚忍顽强的意志、勇往直前的精神鼓舞着自己。每次遇到困难要退缩时,她都会想起王守汉爷爷。她说:“我要以王守汉爷爷和韩顺玉烈士为榜样,经得起这个小小的考验。”她始终以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凡事争取做到最优,业务竞赛、军事比武、文化课学习、文娱活动,她都争先在前。周昱辰一直惦记着爷爷,隔段时间给爷爷打个电话,问候他的生活情况。爸爸妈妈去看望爷爷,帮助爷爷了却了心愿,让她感到十分安慰。爷爷终于没有遗憾了!临近期末这两个月,学习和训练任务非常重。晚上上床休息时,周昱辰想给爷爷打个电话,又怕太晚了影响他休息,就没有打。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周昱辰以优异成绩通过了期末考试与各项考核。她决定假期先去大连光荣院看望爷爷,然后再回丹东看望爸爸妈妈。放寒假的那天,她特意跑到市中心的超市,买了许多宁波特产,并定好了去往大连的火车票,准备马上去看望爷爷,向爷爷报告自己的成绩,与爷爷一起分享自己的快乐!“请麻烦您找一下王守汉爷爷。”周昱辰兴高采烈地拨通了王守汉爷爷房间的电话。“王守汉爷爷,他,他已经去世了!”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十分低沉凄婉的声音。啊?这怎么可能!两个月前,还跟爷爷分享过找到韩顺玉烈士的满足感呢!爷爷“谢谢你!谢谢你!爷爷等着你寒假回来”的亲切声音还响在耳边,怎么这么快就去世了呢?周昱辰此时心急如焚,将火车票退掉换乘飞机,即刻赶往位于庄河的大连光荣院。大连光荣院的树木已经枯黄了,院子里除了道路都覆盖着白雪,北风呼呼地刮着,周昱辰第一次感到,今年的冬天是这样的寒冷,心里像放了一块冰。

  她急切地推开那扇她熟悉的房门,爷爷的房间依旧,窗台上的两盆杜鹃依然开着红色的花,只是有些“寂寞开无主”的样子。爷爷睡过的床铺,仍然整齐地叠放着干净的行李,那橘色的鸳鸯枕巾还依然铺在枕头上。可是,那个坐在屋子里眉开眼笑地等她的爷爷不在了,爷爷一听说她要来,就拍着手小跑着出去迎接她的情景再也不会有了。周昱辰一头扑在爷爷的枕头上,失声痛哭:“爷爷,您病重的时候,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呀,我学习再紧张,也会赶回来看您呀!爷爷,爷爷……”光荣院的护士告诉周昱辰,你王守汉爷爷病重时常念叨你的名字,可我们要给你打电话,他又摆摆手不让我们打,怕影响你学习,怕你分心,影响考试成绩。那位护士停顿了一下又说,可你爷爷在弥留之际,却迟迟不愿闭眼睛。老人最后一句话就是问周围的人:“我孙女儿回来了吗,我想再见见她!”周昱辰的心像被火烧一样灼痛着,她特别后悔,没经常给老人打电话来,她怎么也想不到,爷爷走得这么急。半年前,爷爷到庄河边防检查站去看她,爷爷挥动着手缓缓离去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没有想到,那次长谈,那次嘱托,那次送别,竟然成了与爷爷的永别!“爷爷,您为什么不等等我!爷爷,咱们两个约定过,您要好好地活着,要等到我拿到毕业证,我当上警官那天,您要给我去祝贺!可是今天,您就这样走了,我们没再见到最后一面,我的心都要碎了。“爷爷,是我不好,没有经常给您打电话,学习太紧张,怕早晨和晚上打电话影响您休息。哪承想,您走前是那么盼着我,可您又怕影响我学习。您忍受着多少感情的煎熬,您忍受着多少亲情的渴望!爷爷,您想到的都是别人,唯独没有您自己。”那些天,周昱辰被泪水淹没了一般,她放不下爷爷,她想念爷爷!让周昱辰稍稍欣慰的是,爷爷拜托给她的事儿,父母帮助办到了,为爷爷找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韩顺玉,了却了爷爷的一桩心愿;让周昱辰十分后悔的是,没能陪爷爷去探望韩顺玉烈士。爷爷一定是自己去了烈士陵园,或许是过于劳累,或许是过度悲伤,爷爷从那回来不久,就永远地走了。医护人员还告诉周昱辰:你爷爷走时,留下了自己所有的勋章和财物,让我们交给你。周昱辰没有收下爷爷的遗物,她把这些遗物如数地交给了爷爷的亲属,只留下那枚抗美援朝和平纪念章。她想,老人已经把最宝贵的精神财富留给了我,那都是无价之宝,无比珍贵,自己已经珍藏起来,并融化在自己的血液中。以后,最重要的是,自己要用努力成为一名优秀警官的实际行动来报答爷爷。

  六

  七月的天空,骄阳似火。周昱辰穿上一身警官服,肩膀上的五角星金光闪闪。带着这副警官的肩章到大连市光荣院去见爷爷,是她和爷爷的约定。如今,爷爷已经不在大连光荣院了,他已经长眠在丹东的一个陵园中。周昱辰带着女警官特有的沉静与内敛,以及与男警官共有的刚强与坚毅,走出了在这里学习训练三年的宁波海警学院,只身登上了开往辽宁丹东的火车。她要履行曾经与爷爷的约定。“爷爷,我已经学成归来,我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各项考试考核,我被评为优秀学员,我已经成为一名警官,爷爷,这是你最最期望的。”周昱辰站在王守汉爷爷的墓前,庄严地给爷爷敬了个军礼,把手捧着的鲜花轻轻地放在爷爷的墓碑前。爷爷,我知道您心里一直惦记着韩顺玉奶奶,您终于找到她了,您终于和她说上了心里话。可惜,您不能进入烈士陵园,只能安息在丹东的鸭绿江畔。如今鸭绿江畔的红杜鹃更加绚丽,因为这片土地曾经留下了无数烈士的足迹。这是您和韩顺玉一起奔赴战场的地方,也是你们留下美好记忆的地方。您在这里可以常听那鸭绿江水的奔流,您在这里可以常看那杜鹃花的开放。爷爷,您常枕的鸳鸯枕巾,我给您带来了。但愿在那个世界里,您和韩顺玉奶奶“止则相藕,飞则成双”,鸳鸯情深再续缘。我也会经常去看望韩顺玉奶奶。本溪连山关烈士陵园,革命烈士韩顺玉的墓前又多了一盆鲜花,那是周昱辰在工作休息时间,专程赶到陵园,将自己精心挑选的一盆红杜鹃放在烈士的陵墓前。韩顺玉喜欢红杜鹃,喜欢杜鹃啼血的感人故事,她自己用生命演绎了一幕最为激动人心的爱情故事。周昱辰蹲下身来,整理着杜鹃花,深情地说:“韩顺玉奶奶,我在这里问候您了。叫您奶奶,是因为您如果活着,就如同王守汉爷爷一样,也是八十几岁的老人了。可您牺牲时,就跟我一般大小!您那么年轻,就战死疆场,血洒异国土地,您是不幸的!您的儿子还没有出生,就跟您一起为国捐躯了,这是怎样的悲惨啊!可您又是幸运的,您那么漂亮,那么开朗,那么上进,那么清纯,您还有一个深深爱着您的丈夫,他英俊、勇敢、深情,他始终如一地爱着您,他一天也没有把您忘记。“韩顺玉烈士,祖国也永远不会忘记,您是为新中国的安宁而牺牲的;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用您这样的青春热血换来的,我们也永远不会忘记!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一定会接过先烈们的旗帜,踏着先烈的足迹,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您的梦想,我们中华民族崛起的共同梦想,一定会实现!”周昱辰在韩顺玉烈士的墓前,默默地表示:要向韩顺玉烈士学习,在祖国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前,永不退缩。周昱辰站起身来,给韩顺玉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转身离开,走向了她新的工作岗位。

  在我们祭奠烈士回来的路上,丈夫文新对我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今天来祭奠烈士,很有纪念意义。我说:“我是在烈士牺牲后出生的,如果没有这些烈士的流血牺牲,就没有国家的安全,也许,就没有我的出生。我今天才真切地感到,我们的生命与烈士的牺牲息息相关。”同来的朋友说:“以祭奠烈士的形式过生日,确实很有意义,我们的心灵也得到了一次净化和提升。”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第二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
第七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奖启事
第三届“湘天华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课堂》“我的疫情日记”征稿启事
“封锁日记,肺炎疫情下的我们”征文活动
征集“人民战‘疫’” 文学作品启事
《草堂》诗刊: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 全国抗疫诗歌征稿启事
第二届广东省优秀电影剧本开始征集
人民文学出版社70周年社庆征集启事
“我与《北京文学》”主题征集活动启事
第三届草堂诗歌奖启动,面向全球征稿
征稿启事|寒假了,可写的事情还真不少!
《科幻画报》征稿启事:我和新年有个约会
海南文学作品专号征稿启事
更多...

鲁迅

冯骥才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新希望刘永好自述:创业四十年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