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20        发布时间:[2018-07-21]

  飘阿兮,女,白羊座,山东烟台人。喜爱音乐、电影与文字已出版作品《过客,匆匆》、《作茧自缚》、《晨曦之雾》。

                                                                       

《晨曦之雾》节选

  陈子柚站在镜前微微蹙眉,小心将夹式耳环取下,轻轻揉捏着被新耳环夹得生痛的耳垂。

  这家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连盥洗室都金碧辉煌。她打量着镜中的自己,蘸着水整理了一下头发,重新涂上一层唇膏,又将低胸的小礼服向上扯了扯。

  这件白色礼服本来还配有一件披肩,显得中规中矩。但是刚才同事谢欢那件与她同系列的裙子侧胸上沾上了酱汁,子柚将外套借给她后,这件礼服便成了经典的细肩带低胸露背短裙款,露出她薄薄的肩膀、纤细锁骨以及大片泛着白玉光泽的前胸。

  她又扯了扯礼服的上襟,从手包里拿出一小瓶香水,在头发、脖颈和腋下猛喷一通,深吸一口气,推门出去。

  大厅里灯火辉煌,衣香鬓影,音乐悠扬,人声嘈杂。她正四下里张望着找谢欢,会务组长喊她:“小陈,到这边来帮下忙。”

  这是企业协会组织的年会晚宴,作为投资部门的工作人员,她与谢欢今晚被征到这里作义务翻译。其实今天到场的外宾都随身带着翻译,她多半时间都在做壁花。

  会长在与一名欧洲客人交谈,服务生引导她前去翻译。

  离开时,她优雅地欠一欠身,那位客人突然咧嘴一笑,执了她的手极为绅士地印了一下,硬硬的胡茬扎到她,她尴尬地笑了笑。正待继续寻找谢欢,突然有人挡在她面前,迟疑地喊:“小西柚。”

  陈子柚心跳快了半拍。许多年来,都没有人再这样喊她,她已经与过去的朋友失去联系太久。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珠圆玉润的红衣少妇,此时眼中波光浮动:“子柚,真的是你!”

  “你好。”子柚神色自若地说,完全没有少妇的那种激动,“乔凌,好久不见。”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家……不是已经举家去了C国?”

  “没有。我一直在这里。”她平平淡淡地说完,正要与少妇告别,那少妇已经回头在招手,“白洋白洋,你看这是谁?”

  不远处正与人交谈的一名男子欣然回首,不多时便走到她们身边,那人轮廓端正,声音洪亮,他的无名指上戴着与少妇同款的式指:“子柚,你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

  “是啊,你们也没变。恭喜二位。”她微微含笑,柔声说。

  宴会之前的半场她一直立在墙角无事可做,但是下半场就接二连三遇到熟人,连工作也多了起来。难道因为她此刻露肩又露背,所以便引人注目了么?

  陈子柚终于找到谢欢时,见她正与一位官员谈着话,她退后一些,等他们谈完。

  那人离开时与子柚擦肩而过,突然又回身看她一眼:“咦,你就是孙天德孙老的那个外孙女陈子柚?孙老现在还好吧?”

  “还好,谢谢您。”子柚有一点窘迫。她知他是谁,但并不记得她认识他。

  平时这种场合她一般都不参与。今天因有几名同事出差,缺人手,她避不开。没想到竟然接二连三遇到熟人。那人走后,陈子柚不易察觉地轻轻舒了口气。

  谢欢表情诡异:“陈子柚,刚才那个人对你客气得很啊。”

  “他认识我外公。”

  “还有刚才那对小夫妻你也认得啊?”

  “我们……我们以前是同学,小时候在一起长大。”

  谢欢怪声道:“那一对可是今天这个宴会的主角之一啊,是市政府努力拉拢的对象!”她扯一扯子柚的胳膊,“我说,你深藏不露嘛。喂,别心不在焉的。我跟你说,今天到场的随便哪个男人都镀着真金白银,无论被哪个看上,我们都赚大发了。别低头,把胸挺起来,笑一笑嘛。”

  子柚对于谢欢的这种脱线举动见怪不怪,她一笑置之,又一次低头检查自己的低胸装有无走光危险。却听谢欢轻轻吹了个口哨:“哇,极品!”

  子柚顺着谢欢目光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个男人的侧面。

  那人个子极高,站得笔挺,微微低着头与宴会主办方的一位官员说话,轮廓分明。官员客气笑着,而他面容平静,神色疏离。

  他的表情并不倨傲,甚至很谦和,但仍显得高高在上,把别人的气势比下一大截。

  大概感到自己被注视,他侧脸朝她俩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淡淡的一瞥,目光清冷。

  子柚微微低下头,谢欢却饶有兴致地在她耳边低声评论:“唔,正面更帅,这男人能够让人联想到高山与大海。很久没见过长得像个男人的帅男了。”

  子柚被她的措辞逗得微微扁起唇角。她又抬头向那边看了一眼,那男人正与谈话对象告辞离开,她不期然与他的目光对上,迅速垂下眼睛。

  谢欢问:“这人是谁啊?你认识?来宾里有这号人物?”

  此时音乐声正好暂停,她声音突然显得很大,子柚吓一跳,还不待回答,旁边已有好事者答:“那是盛世的江离城先生。”

  谢欢惊讶:“做珠宝的那个盛世?传说他在南非都有钻石矿,我还以为他是老头子!”

  同样八卦的那人说:“据说江先生多半时间不在国内,回来也很少露面,并且不喜欢接受采访与拍照。”

  “这么神秘啊。”谢欢又望向江离城的方向,却已不见踪影。

  宴席结束,陈子柚谢欢作为工作人员最后才走。

  陈子柚去取她的包,离开时服务生递过一张折好的便笺:“陈小姐,有人给您留了条子。”

  她轻声道谢,上车后才打开,白色卡纸上只有粗黑钢笔写下的两个草体字:半山。字挺拔苍劲。

  陈子柚定了定神,看了一眼时间,启动了车子。

  半山是通宵营业的休闲会所,离刚才宴会所在地只有十分钟车程。

  她到达那里,将车子泊好,进入大厅,穿过迷宫一般的重重走廊,一直走到后院。

  那是一处僻静的停车场,没有灯光。极少有会员能进入这里。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儿,与夜色融为一体。

  司机下车为陈子柚打开车门,她沉默地坐进车后座。

  那辆车开得十分稳,引擎声都几乎听不到。在这样安静的空间里,呼吸也变得压抑。

  旁边的人突然出声:“可以抽烟吗?”

  这并不是一个问句。因为不等她作答,江离城已经掏出烟盒,抽出一支含在口中。

  陈子柚从暗盒中摸索着找到火机,侧身替他点烟。

  微微跳动的火光下,他俩的眼睛短暂地对视了半秒钟,江离城眸色深沉,没有情绪。

  陈子柚迅速将火苗灭掉,安静退回自己的位置。

  周围又变得黑暗一片,只有烟上那一点点微红的火星,以及隐隐浮现的一缕烟雾。

  她在黑暗里有些胸闷,不时飘过鼻端的烟草味刺激得她喉咙有点痒。她没忍住,倾身咳了一阵子,打破了这种沉闷。

  身子靠回座椅时,触到了他的手臂。江离城不知何时将整只胳膊搭到了椅背上。

  陈子柚靠了上去。

  他的臂肌很结实,作靠垫远远比不上车上的软垫舒服,硌得她骨头痛。

  陈子柚不着痕迹地挪了一下身子,想调整到一个相对舒适的位置。

  江离城轻抬一下胳膊,改作搂她的肩,手指则顺势滑上去,玩捏着她的耳垂。

  陈子柚的耳朵最怕痒,被他拨弄几下便忍不住微颤,她扭着身子想躲开,但捏着她耳垂的那只手抚下来,卡住了她的脖颈。

  陈子柚被他卡在座位上动弹不得。那只手又慢慢地滑下,轻轻划过她前胸处□的肌肤。

  盛夏的季节,他指尖却冰冷,滑过之处,触感微凉。

  窗外有其他车辆的灯光晃过,照亮前方的后视镜,映着司机的眼睛。年轻的司机目不斜视。

  陈子柚压低声音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周。”他温热的气息喷进她的耳朵,原来他一直转头看着她。

  他的声音带着金属质感,很动听,但冷冷的,就像此刻他指尖的温度。

  他的手指继续在她的脖颈与胸前流连。他说:“怎么不找东西遮一下?你的项链呢?”

  陈子柚淡淡地回答:“太俗,配不上我。”

  江离城在黑暗中无声地笑起来。

  陈子柚悠悠转醒时,周围一片漆黑。

  她有夜盲症,光线差时便看不清东西。而且她怕黑,在黑暗里总是神经紧绷。平时一个人睡时,会为自己留一盏夜灯。

  室内遮光太好,此时她呼吸压抑,全力无力,如同陷身梦魇之中。

  她在自己失序的心跳声中,听到另一种轻微的呼吸声,就在身侧。于是突然安心,起身慢慢地摸到台灯开关。

  柔和的光照亮她的眼睛时,她的身体也重新恢复了活力。

  江离城躺在床的另一侧,呼吸安静,似乎睡得很沉。

  他睡着的样子十分无害,浓眉,长睫毛,直挺的鼻,薄唇,棱角过于分明的脸,结实但并不肌肉纠结的健美身材,如英雄神话中的睡美男,比醒着好看得多。

  他清醒的时候太咄咄逼人,她没心情欣赏。

  陈子柚在他的脖子上方轻轻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她一直很想知道,倘若此刻她对他有加害之心,比如拿把刀子抵到他脖子上,他会不会立时警觉地醒来。

  但她并不敢尝试。万一他当真,这游戏可不好玩。

  她又将手摆成一把枪的形状,在离他的太阳穴几公分的地方比划了一下,然后她轻轻下床去冲洗。

  水很烫,钝钝的酸痛渐渐从周身泛起。陈子柚洗了很久。

  她从朦胧雾气的镜中打量自己,胸口与锁骨处有很明显的青紫,肩上也有,吻痕或者咬痕。她的皮肤白净细嫩,所以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

  江离城是故意的。似乎有那么一回,他建议她不要穿低胸露肩装。她记不住,他自有办法令她加深印象。

  江离城的祖先一定不是猴子,而是肉食性猛兽。在他身下时,她常常有一种错觉,好像他随时都会在失控之下变身为狼,将自己连皮带肉地生吞掉。纵然他的前戏做得再温柔缠绵,令她几乎软成一滩水一样几乎化掉,但在真正的过程之中,他总是将她当抹布一样挤来拧去,不把她压榨到极限绝不罢休。

  以前,当她的勇气与自尊还非常顽强的时候,她咬紧牙关不吭声,坚决不让他得意。如果他逼急了她,她便咬他抓他,让他也痛。但是她发现,无论怎样,总是她自己吃亏更多。后来她便学会了在这件事上尽可能地顺着他的心意。顺从虽然没骨气,却可收获一时片刻的体贴,权当厚待自己。

  刚才,其实她自己也不确定,她是因倦累至极而睡去的,还是在巨大的冲击下昏了过去。

  陈子柚一直磨蹭到因湿度过大而喘不过气来,才包了浴巾出了浴室,作着深呼吸。

  江离城已经醒来,披了件丝质睡袍,陷在沙发里看一叠文件,手中夹了一支烟。

  他看见她,用夹烟的手指了指身旁,示意她坐下。

  陈子柚遵旨走到他身边。他坐在一只宽大的单人皮质沙发的正中间,周围再无别的座椅。她坐到沙发宽大的柔软的扶手上。

  江离城向侧挪了一下,空出一点位置,她从扶手滑下来,只能紧挨着他。

  江离城原先搭在沙发靠背上夹着香烟的那只手,顺势搭上她的裸肩,每次将烟吸上一口时,便勾了她的脖子连她一起拖到身前,手臂绕过她,有时挤到她的脸,有时压到她的唇。

  子柚忍住想狠狠咬他手臂的冲动,像猫一样的偎到他身上,一动不动。她有点累。而且这样不用再被他抽烟的动作拨来拨去,她很怕那些泛着火星的烟灰落到自己身上。如果她烫伤,她想他不会愧疚的。

  江离城终于看完他的文件,也终于如陈子柚所愿,将那支烟熄灭了。

  他看的那摞广告创意图,名贵珠宝的特写,每一页都璀璨魅惑。他每翻过一页时,陈子柚也顺便瞄两眼。

  江离城突然问:“喜欢哪一款?”

  陈子柚稍稍离开他的身,冷淡地说:“都不好看。”

  他抽出其中一张递给陈子柚:“这个如何?”

  图中有大颗的镶钻方形祖母绿,晶莹透亮,华丽典雅,缀在年轻美貌女子的白玉一般的裸背上。

  “模特不错。你的新欢?”

  江离城轻笑一声:“这个建议不错,可以参考。”

  陈子柚不作声了,江离城心情却不坏:“喜欢这个?刚才你多看了几眼。”

  “我多看几眼是因为这首饰与这模特气质不合,有损你的高尚品味。”

  “对,这模特性感不足清纯不够,换成你更合适些。”他扭头看向她失望的脸色,“陈子柚,你知道我最喜欢看你表面乖巧暗露爪子的幼稚模样,所以特意逗我开心吗?”

  她装没听见,倚回沙发背闭眼休息。

  江离城将刚才所看的那一叠纸一折两半,扬手丢进杂物箱后,用遥控器开了电视,从沙发旁的矮桌上的烟盒里又取了一支烟,点燃,悠然地吸着。

  烟味飘入陈子柚鼻端,她又有些无聊:“给我一支。”没经他同意,便探身去拿他的烟盒。她越过他的身子伸长了胳膊,距离只差一点点,她巴在他的身上也够不着。

  江离城伸手用食指中指将烟盒夹起,一扬手,便将烟盒丢到更远处。“女人抽烟很难看。”

  子柚撤身,顺手抽走他手里的烟,使劲吸了两口后,重新夹回他的指中。

  她吐出一串烟圈后慢慢地说:“以前你不是说,最喜欢看到我‘难看’的样子?哦,我弄错了,是‘难堪’。”

  江离城向后挪了下身子,微眯着眼睛看她,似在看一个陌生人。

  陈子柚无惧地看向他,眼神澄澈。

  他俩如高手内力对拼一般僵持了一阵子,表面无波,暗流涌动,结果陈子柚先败了气势。于是她站起来打算脱身,江离城没阻止她。

  可是她刚刚站直,便发现浴巾下摆被压住,再向前迈一步,浴巾就会被他扯落。她抓住襟口试着脱身,却被他稍稍一扯,狼狈地跌进他的怀里,蔽体的浴巾落到地上。

  子柚被他一个翻身压到在沙发上,他的唇再一次咬向她胸口已经受伤的那一处肌肤,她疼得轻轻叫了一声。

  那张单人沙发的空间很有限,又特别的软,她像陷入蛛网的小飞虫,无处挣扎。她伸手指向床的位置,弱弱地说“到那边”。但这个要求被无视得彻底。

  江离城特别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