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4        发布时间:[2019-12-02]

  

  一

  这是一所学校,进行某种专业培训。南北两座灰色楼房,一座宿舍,一座饭厅。往东走一百多米是大门,几乎永远也不开,旁边有小门和缩回去的保安室。小门挂着锁子,学员们出入时,摘下锁子,出入后再挂上。路人经过,不知道这里面干什么,或者以为里面根本没有人。1234567都是里面虚构的人物,为了容易分清楚,其中1357是男生,246是女生。

  早上四点四十五分,闹钟响了,是火警的声音。僧念刚做完梦,梦中男同学“1”和女同学“2”贴着身子紧紧拥抱在一起。他身子一热,松弛下来,褪下内裤随手一扔,准备舒舒服服继续睡。

  “完,完儿”,火警声大了起来。僧念疲惫地睁开眼,厚厚的窗帘下,屋子里如黑夜一样,手机屏幕上的荧光一闪一闪,确实是四点四十五分。

  康德每天早上四点四十五分让仆人叫醒他,仆人得起多么早呀?僧念甩甩脑袋,甩掉这个想法,默念一遍“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急匆匆起床。

  把湿漉漉的内裤和床单扔进卫生间脸盆,屋子里还是有股味儿。僧念赶紧打开窗户,窗外黑呼呼的,仰望头顶,看不到任何星星,只有远处高楼楼顶上的航空警示灯一闪一闪,夜显得更加空和无。

  僧念坐到桌前打开电脑,“2”的笑容不断地冲进他的脑海,他告诫自己得抓紧时间,强迫不去想她。半晌,写下标题《我的和尚弟弟》。弟弟像有莫大的能量,隔着屏幕给他发功,僧念渐渐平息下来。

  三十年前,他十五岁,弟弟才十三岁,一亩多的豆子地在他们眼里像不停生长的魔毯,割得汗流浃背,还剩那么多,就连蝈蝈也和他们想的一样,不停地喊,“多!多!”僧念和弟弟胳膊上、脸上被豆蔓拉出一道道血口子,火辣辣地疼。周围地里那些干活儿的大人渐渐消失了,留下凌乱的玉米叶子在风中乱舞,像不断有人呼救。

  僧念加紧速度,想往前赶一赶。

  弟弟忽然直起身来,扔下镰刀说,老子不愿意干这个!

  他穿过豆子地,朝田埂走去。

  等僧念反应过来,弟弟已经拐个弯不见了,他踩过的豆棵像尸体一样躺在地上,豆子啪啪炸出来。

  僧念以为弟弟找个阴凉的地方躲起来了,边埋怨他边努力割着,气温越来越高,豆子自动爆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弟弟还没有回来。僧念喊了几声,没有人应,他心慌起来,拾起弟弟的镰刀往家奔去。

  弟弟那天没有回家。

  过了十年,弟弟突然回来,穿着一身明黄的袈裟。十年前那个上午,他扔下镰刀,跑到少林寺当和尚了。

  弟弟后来离开少林寺,自己化缘在老家附近修了一座庙。做了主持之后,许多女信徒为他争风吃醋,和一位刚大学毕业的女居士有了孩子,自己不敢养,悄悄送给了别人。人们都说,弟弟要不是生活方面不检点,将有更高的威望,他的法力那么深,连六万字的法华经都能一口气背下来。僧念不懂人家那套评价体系,但许多庙里做法事,争着请弟弟去,每次都对弟弟赞不绝口。僧念提拔那年,弟弟一下给他拿来十万元钱。

  弟弟对他说,事情办不成,大势不是这样,但你的性格不去争一争又不甘心,你就拿上它去运作吧,不要问结果,最后不成,你也尽力了。

  僧念当时觉得希望挺大的,可最后也没有弄成,心里确实有些耿耿于怀,但一想自己确实努力了,除了心疼钱,没那么难受了。他觉得弟弟真是了不起。

  僧念想,怎样写弟弟呢?这样写出来好不好,里面提到弟弟和女人的事,还有孩子,钱,会不会对弟弟有影响?但删掉,又少了许多生动的内容。他琢磨了半天,舍不得删,用红色标了出来。

  吃早饭时,僧念想今天的第一截儿完成了,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他谋划中午请老师吃饭的事情。

  二

  八点钟的6号线地铁永远那么拥挤,僧念等了好几拨,才好不容易抓住扶手,挤进去。前面的人有个大包,里面装着水杯,硌得他胸脯难受。僧念挪了几次,人太多了,怎样也挪不开,于是那只水杯像枪一样顶着僧念的胸口,开水大概是刚灌上的,透过杯壁和衣服弄得僧念胸口热呼呼的,这样到了呼家楼,下车的乘客很多,僧念才换了个地方。

  英语课缺的人又不少,来了十几个。一是因为早高峰太挤,那些身体纤弱的女生挤不上来,二是老师讲得高深,有些人基础太差,又大学毕业好多年没有碰英语,实在听不懂,便索性不来了。

  老师一来,僧念就编好微信,给老师发过去。第一节课结束后,老师拿起手机,僧念的心提了起来。老师的头低下去,脸上浮现出笑容,很快抬起来望僧念。僧念心里一热,手机响了。老师说,谢谢僧念,实在不好意思,先答应“3”了。

  僧念回了个笑脸说,老师,那咱们下次再聚。放下手机,僧念早上的好心情顿时没有了。上周请老师,老师说有事情没有答应,这次居然先答应“3”了!

  “3”侧着脸和背后的女生说话,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是那种成功者大局在握的笑容。僧念想,不该来上这节课,应该像那些不来的同学一样,呆在宿舍里写自己的小说。

  僧念想起自己的和尚弟弟,越想越觉得不该来,便给弟弟发了条微信,问他在哪里?后面还附了张调皮的笑脸。

  僧念隔会儿看看手机,弟弟一直没有回,僧念想,弟弟可能在给别人家做法事,或者他在开车,他替弟弟想了七八条理由,越想心里越不安,弟弟会不会出事,和女居士们在一起时被人抓住?僧念心神不宁起来。

  第三节课上了半截儿的时候,老师分析《美国独立宣言》逻辑,小时候读书,语文老师就分析这个。好不容易学会写作,可以从感性上把握作品了,结果学英语老师又开始分析。僧念低声嘟哝,分析这个没有意义。旁边穿着花布裙子、头发染得金黄、个子细高的女生“4”用肥厚的声音阻止他说话,说闭嘴!

  僧念回过头,“4”根本没有瞧黑板,而是盯着笔记本电脑在制作一张表格。一群什么人!僧念忍不住,背起书包,拉开门走了。门轴那么松,僧念用的力气大了点儿,门砰地响了一下,所有人都感觉僧念是摔门走了。

  很快,“3”收到老师的微信,中午吃饭时把僧念叫上。“3”一转手,在班级微信群发消息,中午和英语老师一起吃饭,去的同学接力报名。

  1、2、3、4……来上课的同学纷纷报名。僧念已经走在回住宿学校的路上。冬日的阳光铺满校园,一位位课后的女生青春的脸上满是活力。僧念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这些漂亮,只是觉得头顶梧桐树上的乌鸦吵得心烦。

  手机响了几声,他打开微信,看到“3”的召集,哼了一下,马上又觉得不对,在一棵梧桐树下停住,回复到,抱歉,我中午约了人,不能参加。摁完发送键,僧念感觉一阵轻松,却又空荡荡的,大家吃饭时,英语老师会和他们聊什么,会不会因为这次吃饭,英语老师对参加的同学印象好些,给他们高一点儿分数?或者透露一些考试信息?僧念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他想把刚发的微信收回来,可是已经晚了。

  这时电话响了,是“1”的电话。“1”问,你去哪儿了?怎么不好好听课?僧念回答,我临时有点事儿就出来了。“1”说,今天的课很重要,老师讲考试重点,你怎么就走了呢?中午千万一起吃饭,别赌孩子气。僧念听到讲考试重点,身子一凉。“1”一说让他回来,他马上说,我去参加。

  僧念来到门口最大的超市,在水果区前停下,一只硕大的花皮西瓜在水果堆中闪闪发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僧念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西瓜,他想别人肯定也没有见过,这就是传说中的瓜王。僧念把它抱起来,比他想象的还要重,像抱着个半大小孩。这个季节,外地运来的西瓜很贵,僧念却想,越贵越好。38.5斤,僧念花了差不多三百块钱把这个西瓜买下。抱着西瓜走在校园里,许多人的目光都在盯着僧念,他一阵得意。可惜走了一段路就累了,他把西瓜扛在肩膀上,西瓜比僧念两个头都大,注意他的人更多了,僧念更加得意。但可惜的是,这样更累,他走了不到一百步,就走不动了,只好又抱着。抱一会儿,扛一会儿,越来越累,僧念不关心别人的目光了,后悔买的瓜太大了。幸亏饭店不是太远。

  三

  僧念进门时,大家已经坐好,开始点菜。看见僧念抱着这么大一个西瓜,纷纷惊叹,僧念马上觉得不累了,庆幸自己买的瓜大。老师旁边的那个位置大家让来让去,还没有人坐。僧念一进来,大家说这是专门给他留着的。僧念推辞了几句,别的位置都坐满了人,他只好坐过去。一坐到那儿,僧念感觉得到了重视,他想起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大声吆喝着服务员切西瓜,并且说,把瓜瓤掏出来,这样吃着痛快!

  僧念的心情真的痛快了。他觉得今天的第二截儿也不错,虽然中间出了点儿小问题。

  菜上来,开吃前,“3”代表大家说了些感谢老师的话,僧念闻着老师身上淡淡的香水气息,想第三截儿得好好表现。

  男生们喝啤酒,女生们喝红酒,酒过三巡之后,大家挨个敬老师。老师不喝酒,同学们敬她时,她端起水杯轻轻啜一口。僧念一连敬了老师三大杯,老师可能因为刚开始回绝了他有些过意不去,居然把整整一杯水喝完了。僧念觉得老师还是看重他的,开始兴奋了,不停地主动和同学们碰杯,很快喝得晕呼呼的。

  十几个人坐在教室里空荡荡的,在饭桌上却满当当的,在酒的作用下,大家很快放开了。有人开始讲笑话,有的人讲段子,有的人讲故事……很多人大声说话,想引起老师的注意,可是每个人的声音都淹没在别人的声音中,形不成共同的焦点。

  僧念喝多了酒,肚子胀,上卫生间时,顺便买了单。

  回到包间,里面闹哄哄的,女同学“4”正在朗诵诗,“我是太阳/我是月亮/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啊”,僧念听得晕头转向,以为她喝高了。却发现除了他,似乎没有人认真听她朗诵,每个人都在大声说话。她肥厚的朗诵声被众人的声音包围着,像被关在铁皮盒子里的一只蚂蚱,努力跳却怎样也跳不出来。

  僧念也是喝昏了头,一坐到椅子上就喊,大家安静一下,我给表演个节目。大家或许听到僧念的话了,或许没有听到,但每个人还是自顾说着,没有人安静。僧念开始脱衣服,他先脱了外套,然后脱鞋子,人们看到僧念脱衣服,渐渐安静下来。僧念说,我坐到这儿,能把两条腿盘到脖子上,你们相信吗?有人马上说,吹牛!喝了酒,大家说话比较放肆,毕竟僧念四十多岁的人了。

  僧念把椅子往后拉了拉,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腰,盘腿坐好,然后伸出左腿,身子往前倾,用两只手掰着脚,腿缓缓抬高,到了脑门那儿,停了停说,你们怎么不鼓掌啊?老师开始带头鼓掌,大家噼里啪啦鼓起掌来。僧念得意地笑了一下,他的腿不可思议地越过头顶,盘到了脖子上,人们欢呼起来。僧念喝了杯酒,深吸一口气,把右腿伸出来,两只手掰着脚,往脖子上搭去,快到头顶时,腿滑了下去。大家发出惋惜的声音,僧念摆摆手说,没事儿,再试一下。他又用手掰着脚,往上移动,快到头顶时,脸涨得通红,脚一点一点往后移动,可惜快滑过头顶时,又掉下去了。老师说,僧念别弄了,知道你肯定能!僧念说,我一定弄上去,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他第三次把脚掰起来,快到头顶时,骨骼咯咯地响,先放到脖子上的左腿开始颤抖,大家的心也跟着颤抖。脚到了头顶,缓缓往脖子后边挪,一寸,一寸,终于绕过头顶,盘到脖子上。大家的掌声这次热烈地响起来,这个动作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僧念两条腿盘到脖子上,像皇帝巡游似的,目光缓缓地转向大家。

  “2”正叼着一支白色小烟管低着头和“1”说话,感到僧念的目光扫到她这儿了,抬起头来吸了口烟,拍拍手,又低下头,僧念心里一阵失落。

  转到“4”时,她笑吟吟地迎着僧念的目光说,念宝宝真棒!声音嗲得能掐出水。僧念心里一暖,差点忘了课堂上她怼自己,但她一笑,眼角的皱纹像墙皮裂开后露出的土坯子。僧念赶忙转向别人。

  僧念用手把腿放下来。掌声再次响起。老师说,大家吃好了吧,吃好了散吧?“3”大声喊服务员,服务员过来,“3”说买单。服务员指着僧念说,那位先生已经买过了。

  僧念想到自己光顾表现,忘记“1”和“3”了,他忙像移交主持话筒一样,大声说,“1”和“3”,你们俩和老师抱一下,咱们撤!

  “3”说,抱就抱,这是咱们的老师,我代大家拥抱一个。“3”就坐在老师另一侧,但他还是站起来,拥抱了老师一下。“3”拥抱完,僧念说,“1”该你了。“1”站起来说,好。他绕过几把椅子,来到老师身边,拥抱了老师一下说,今天很开心。老师说,I'mhappytoo!

  僧念忽然想起昨晚的春梦,微微有些冲动。望“2”。“2”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但目光还在“1”身上,僧念微微有些失落。

  出了饭店,旁边长发飘逸的男同学“5”问,念念,今天咱们什么时候打球呢?

  旁边女同学“6”说,僧念,你答应我今天跑步啊!

  僧念甩了甩晕呼呼的脑袋,对“5”说,我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办,先女生好吗?回去睡一小时,我先陪“6”跑步,拉开身子后和你打球,一定赢。

  “5”甩甩头发说,好啊,念念,等你赢。

  僧念掏出手机要看时间,一摸口袋,钱夹、房卡、公交卡都不在了。他顿时出了身冷汗,大声喊,我的钱夹呢?

  “1”和”5”停住脚步说,是不是刚才掉包间了?

  僧念掉头往包间跑,“1”和“5”跟着往包间返。

  这时“3”陪着英语老师经过前面有高大的丁香树那个路口,消失在花丛中。

  一位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正在收拾桌上的盘碗,僧念问,大姐,您见一个钱夹和房卡、公交卡了吗?

  服务员说,没有啊,你们走了我就收拾东西,啥还没动呢!

  僧念跑到自己刚才坐的地方,椅子的样子还没动,钱夹、房卡、公交卡都躺在地板上。僧念松了口气,打开钱夹,里面有五张红色的,还有一张绿色的、一张蓝色的,一分也没少。他高兴地冲服务员说,谢谢您!

  “1”和“5”恰好也走上来,僧念说,我的东西就在这儿,一定是刚才用腿夹头时,从裤子口袋里滑出来,掉在这儿了。

  四

  出了一身冷汗,僧念完全清醒了,回到宿舍睡了一觉。一小时后,火警闹钟响,僧念在“完,完儿”声中穿好运动衣,来到大厅,“6”已经在等了。

  “6”从南方来到北京学习,不适应环境,正在过敏,整个脸蛋红扑扑的,乍一看,十分精神,仔细一看,像开片似的正在掉皮。他们一前一后走向附近的红领巾公园,一路上僧念还沉浸在钱夹失而复得的兴奋中,详细地给”6”讲他找到钱夹的过程。“6”似乎对把腿盘到脖子上更感兴趣,她灵巧地迈着双腿,说也想学这瑜伽一样的动作。僧念说,我教你。说完,想起“2”那总是略带嘲讽的笑容,有些后悔。

  出来得比较早,公园里锻炼的人不多,几个人慢跑,几位老人在广场上放风筝。微风吹来,水面荡起波纹,几对鸳鸯的羽毛被风吹得纷纷扬扬,像“2”和“1”拥抱那天被风吹起的头发。僧念忽然想家。

  在老家,每次喝了酒,大家总爱唱歌,经常唱《一对对鸳鸯水上漂》。僧念拿出手机,找到这首歌,在王二妮的歌声中他们开始跑。“一对对那个鸳鸯水上漂╱人家那个都说是咱们俩个好╱你要是有那心思咱就慢慢交╱你没有那心思就呀嘛就拉倒……”

  僧念你放的什么歌呀?乱七八糟。迎着风,“6”脸上扑簌簌往下掉东西。

  哦,你不爱听。我换一个。僧念换了周华健的朋友,“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

  开始几百米僧念和“6”的速度差不多,跑过一千米,汉白玉桥出现在前面时,“6”渐渐拉下僧念。她跑到桥头时,僧念还没上桥。余光中的《乡愁》顿时涌上来,“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朋友》变得没劲了,僧念的脚步越来越慢,“6”像风筝一样离他越来越远。当僧念跑到桥上,站到拱形的中央,“6”已经跑进前面松树林的跑道,僧念望着天上的风筝,想假如线无限长,这些风筝能放到哪儿呢?

  僧念跑下桥,还在想这个问题,这时“6”从树林跑道里跑出来,紫颜色的运动服像丁香一样时隐时现,僧念想怎样也不能被女同学拉下,他发起力来。“6”的身影终于近了,但僧念没力气了。他喘了口气,继续追,快追上时却又没力气了。就这样追啊追啊,怎样也赶不上“6”。跑了一圈半,也就是差不多四千米的时候,僧念差点儿追上她,但他腿肚子抽筋了,蹲下来揉腿肚子时,“6”又跑远了。

  跑完两圈,五千米,僧念今天的运动目的达到了。“6”还要跑两圈,僧念在水泥栏杆上边压腿边等她。

  两圈跑了半个多小时,水里的那几只鸳鸯好像还是浮在原地,一对一对地不变。僧念有些羡慕它们,又放起王二妮的歌:“世上那个好人有那多少╱谁要是有那良心咱就一辈辈的好╱谁没有那良心就叫鸦雀雀掏╱山呐在水在人常在╱一对对鸳鸯水呀嘛水上漂……”

  “6”跑到第三圈路过僧念时,公园里的人逐渐多起来。“6”在人群中脚步还是那么轻盈,仿佛能永远跑下去。放风筝的人又多了几个,僧念买了一只老鹰风筝,学着放起来。很快,他的风筝超过树,超过旗杆,继续往上飞去。僧念兴奋了,不断地放线,风筝却开始摇晃,赶忙收了几把线。稳住之后,再继续放,风筝越往上飞越稳,似乎有种惯性,自己要往上飞。但飞到高层楼房那么高时,线快放完了,僧念抱着线箍,看见“6”渐渐跑过来。

  “6”一看见僧念,两只手扶着膝盖动作慢下来,然后用手扇着风喘气,脸不像刚出来时那么红了,有些发白。僧念开始收线,“6”看到风筝,小女孩似地欢呼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也像小女孩似的。僧念一愣,从来没有发现“6”这么漂亮。他把线交到“6”手里,“6”只放了几圈,线就放完了。这时风筝已经高过了楼顶。“6”望着风筝,刚跑完步的身子散发着热气,好像也要飞起来。

  一阵风吹来,湖上鸳鸯的羽毛纷纷皱起,像下了场雪,僧念害怕“6”感冒,说咱们回吧,别凉了。“6”依依不舍地收线,收了大约三十米,忍不住,又把线全部放出去,恶作剧似地咯咯笑起来。来了几个月,僧念第一次看见“6”这样开心地笑,他也高兴起来。他对与“5”打乒乓球也期待起来。

  回家路上,“6”还沉浸在放风筝的兴奋中。她说,我小时候放风筝,风筝都是自己糊的,不知道是风筝有问题,还是不会放,每次风筝飞上三五米,就掉了下来,从来没有飞到这么高。不光我这样,别的孩子也是这样,风筝从来飞不起来。我们觉得风筝非常神秘,能让风筝飞起来的人很了不起。

  “6”一路说了很多话,认识”6”这么长时间,僧念从来没有见过她一次说这么多话,到了楼梯口,僧念把风筝递给“6”说,你拿着它,什么时候想放什么时候就去放,这儿离公园也不远。“6”没有推辞,很高兴地接过来说,僧念,你记住每天要陪我跑步哦!僧念点了点头说,一定,每天跑一跑对身体好。

  五

  僧念冲澡的时候,想起“6”刚才小女孩一样的神情,发现“6”其实挺耐看的,身子热乎起来。

  大半天已经过去,早起写作,上课,和老师一起吃饭,跑步,虽然不如计划的完美,中间有些不开心,但幸好控制住了,“5”还在等自己打乒乓球,僧念的动作快起来。

  换上新一套装备站在乒乓球台子前,僧念其实有些累,毕竟刚跑完五千米,但每天和“5”打球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他想得坚持下来,成功就在于坚持。

  “5”先发球。“5”的球技很好,无论旋球还是扣球,都很出色,最厉害的是他控球技术好,开始打球时,让僧念赢还是输,赢几颗,输几颗,他基本都能控制住。难得的是他控制得很自然,僧念至今还没有发现,每次赢了都很开心。

  昨天“5”教了僧念怎样接他的旋球,以前僧念输球,大多输在“5”发的旋球上。今天他们从旋球开始,“5”把球发过来,僧念按他教的,把球拍往前推,往上提,朝相反的方向旋,球接住了。僧念高兴地蹦了几下。

  打乒乓球这么多年,僧念买了几套球衣、球鞋等好装备,还不断地升级球拍,从最开始几十元一双的红双喜1星球拍,一直升到6星,后来通过拐弯抹角的关系,找到国家乒乓球队的一名队员,知道她们根本不用成品拍,都是订做的。僧念便通过她的关系,咬了咬牙,订做了一只蝴蝶公司张继科系列底板、红双喜狂飙3胶皮组成的球拍。第一次拿上它打球的感觉简直像做爱,那种舒服的感觉用语言描绘不出来。但是僧念的球技一直没有多大长进,因为他没有怎样琢磨过。他喜欢的是打乒乓球时跳舞,然后趁对方注意力分散,冷不防发颗球。

  其实僧念最喜欢的运动是跳舞,还上过省台的春晚。这次来学习,僧念就带了几套舞蹈服装,有蒙古族的蓝色长袍,红军当年的那种灰色军服,民族舞中的白布汗衫。

  来了北京打球,“5”不断地教僧念技术,僧念从一开始一场也赢不了,变得偶尔能赢两三场,但他还是避免不了想表演,每次轮到发球,总要耍半天花架子,希望引起围观人的注意。但人们都是来看打球的,僧念耍花架子的时间太长,人们看上几颗就没耐心看了。

  “5”却从来没有不耐烦过,不仅教他技术,还安静地等他。每次僧念发球表演时,“5”总是安静地微笑。

  僧念发现“5”被自己吸引了,猛不防往角落里发颗球。

  “5”呵呵一笑,表扬他,念念你真可爱,儿童一样!

  打了大概半小时,僧念全身都是汗水,呼吸声越来越重。以前跑步和打球时间是分开的,假如上午跑步,下午打乒乓球,假如上午打乒乓球,下午或晚上跑步。今天凑一起了,僧念没有精力做多余的花架子,反而静下心来打球,打了几颗好球。

  正好女生“4”出来买水,看到他这几颗好球,欢呼起来,念宝宝你真棒!僧念身上来了劲儿,完全原谅了她怼他,得意地扭起屁股来。

  “5”看到僧念这样,喂了他几颗球,僧念用劲一扣,男人的雄风一下展示出来了,他越打越来劲儿,竟然真的赢了几颗球。

  “5”说,念念你真棒,越来越打得好!僧念伸出胳膊朝“4”招手,这时他完全觉得她是一位好同学。

  “4”用嗲嗲的声音说,念宝宝,我让你教我打球。

  “5”把球拍交给“4”。

  一开始打,僧念才发现“4”根本就不会打球,连发球都不会,他内心的骄傲被勾引了出来,他耐心地教她怎样握球拍,怎样发球……乒乓球掉到地上时,他们两个一起去接,猛不防头碰到一起,揉头的时候,僧念看见“4”的胸脯一片雪白,“4”说,念宝宝你真坏,故意撞我!

  他们两个没有发现“5”已经悄悄离开,两个人发球、接球、捡球,僧念不停地给“4”喂球,他觉得“4”越来越好,只是脾气有些直。

  六

  打完球,僧念再次冲澡,他暗暗骂自己,像接客一样,一下午洗两次澡。

  一下午运动了这么长时间,僧念很累,但热水缓缓地淌过身体时,又觉得非常美好,连上午那点儿小遗憾也消失了。

  洗完澡,僧念擦干身子,还是感觉有些累,想休息,但是几天前答应与“1”和“5”一起去南锣鼓巷,看幸福大街十九周年纪念演唱会,已经网上订了票。

  僧念喷了点儿香水,下去吃饭。

  同学们又坐在一起。

  闻着僧念身上香喷喷的味道,“4”问,念宝宝你这么香,要去约会吗?

  僧念问,你有心思?

  “4”说,我本来没有心思,你这么一问,我有心思了。

  “5”在旁边说,念念很棒的!

  一直没吭声的女生“2”吸着烟管说,天造地设!

  僧念的脸红了,他说我没有听懂?

  “2”问,要去哪里约会哦?

  僧念赶忙解释,不是约会,是和“1”与”5”一起去酒吧看幸福大街的演唱会。

  哦!阿飞啊,我喜欢,清华大学双学士,83年的,没有走专业这条路,唱摇滚去了,小说写得也很好,我读过,特别有个性。

  女生“2”说完,僧念说,要不你也一起去?

  “2”说,我不知道今天晚上有阿飞的演唱会,已经买了电影票,看《海王》去。

  僧念有些失望。

  这时“4”说,带我一起去吧,我还没去过酒吧呢!

  僧念望了望“2”说,那你赶紧看网上能不能订上票?

  演唱会改成了九点开,僧念他们还以为是八点半,吃完晚饭还有段时间,僧念想应该先了解下吴虹飞,但是又想还是先把衣服换好吧。试了几件,都和酒吧场合不搭,最后还是穿了牛仔裤、羊毛大衣,又扯了条格子羊毛围巾。打开电脑,刚百度出吴虹飞,出发时间到了。

  进了美术馆后街的山老胡同,往前走了几百米,就看见门口站着几个人。过去问,果然是这个酒吧。

  是个四合院,天井里摆着四张桌子,有几个人在喝酒,还有外国人。开演唱会的屋子里灯光迷离,投影上放着吴虹飞的视频,舞台上空无一人。

  女同学“4”说,这就是酒吧?我还没来过。拿出手机一张张拍墙壁上挂着的摇滚歌手唱歌时的照片,拍完发到班级微信群里面。

  快到八点半时,人渐渐多起来,很快挤满了屋子,还有人不断进来。因为没有摆椅子,这么多人站着,像棒棒糖似地被插在一起。僧念他们都以为八点半开始,女同学“4”不住地问,为什么还不开始,是不是所有的演唱会都不准时开,这是不是对来捧场的人不尊重?

  屋子里越来越热,脂粉味儿、香水味儿、汗水味儿、香槟味儿、啤酒味儿、白酒味儿一起发酵。吴虹飞还不来。每个人满头大汗,人们开始脱衣服,女同学“4”脱了外面的纯棉布花袍子,她的衣服领口很低,僧念又看见一片雪白。因为人群拥挤,女同学紧紧贴着僧念,他感觉热呼呼的。

  九点钟,吴虹飞终于和她的伙伴们来了,吧池里一片欢呼,人们大声呼唤着阿飞的名字,热烈鼓掌。

  吴虹飞穿着简单的黑衣服,开场白就说,没有想到今天来这么多人,我们害怕观众不多,定了这么小的一个场子,让大家受委屈了,后面的女生哪位看不见,可以让男生抱起来。

  人们发出欢呼声和口哨声。吴虹飞这么直爽。

  第一首唱的是侗族歌,侗语听不懂,但声音纯净、热烈、神秘,好像听神在说话。那晚的歌很丰富,有侗族的《尚重琵琶曲》《六洞琵琶歌》,摇滚《小龙房间里的鱼》《一只想变成橘子的苹果》,诗一样的《仓央嘉措情歌》《乌兰》,古典的《魏晋》《广陵散》,以平行宇宙和黑洞学说为内容的《星际穿越》《平行宇宙》《银河帝国》。僧念听到《嫁衣》时,感觉唱的就是自己,简直要哭了。

  唱完《嫁衣》,吴虹飞半开玩笑地说,我们乐队没有参加过音乐会,每次我报名,他们都说人满了,我们是国内五个女主唱手的乐队之一,却参加不了音乐会。僧念为她们担心。

  演唱会越来越热烈,但僧念越来越难受,因为他知道了吴虹飞很不容易。有一次,吴虹飞让屏幕上打视频,对方问,打什么?吴虹飞说,随便吧,然后她向大家解释,我们本来做了个视频,但是被人带走了,打他电话联系不上,我们没钱。

  没钱的话吴虹飞提了好几次。

  她说,我们乐队没有钱,本来要推出第五章专辑《宇宙第二定律》,没办法,推迟了。

  有一次她独唱时,居然让视频放了个电影里鬼片的片段。

  快到十一点时,地铁要停运,大学生宿舍大概也要关门,开始有人离场。每有一个人离场,僧念就往前蹭蹭,慢慢地离舞台只有两三排人的距离,能清楚地看见吴虹飞了。她穿着黑色敞口西服,里面黑色缎子衣服,领口开得比较大,隐隐露出胸脯。人不是特别漂亮,还有些肥,脖子上带着赘肉,涂着红嘴唇,脂粉下的皮肤显得苍白和松弛。和电视上那些光鲜的女明星一点儿也不一样。

  谢幕的时候,吴虹飞感谢完观众,说你们可以去买书、买唱片,我们签名的。僧念听得心里一颤一颤。吴虹飞清华大学双学士,现当代文学硕士,假如她按日常人的轨迹生活,凭她的学历、智力和拼搏劲头,应该有一份薪水不错的稳定工作,从喜欢她的男人中间挑一位实力不错的,早过上了舒服的日子,保养得可能比实际年龄年轻五岁,哪有现在那么多岁月的沧桑?可她选择了自己喜欢走的路,僧念紧紧握住拳头。

  谢完幕,许多人冲上舞台,找吴虹飞合影。僧念也想上去,可是他不敢。这时“1”走上舞台,站在吴虹飞一侧。僧念知道“1”一向瞧不起那些拼命自我推销的人,说艺术品不

  是大白菜,哪能到处吆喝?现在居然主动跑去找吴虹飞合影,他想等“1”拍完照片,他也上去。可是涌上去的年轻人越来越多。“5”说,我叫了滴滴,在山老胡同口。僧念要走。“4”挤上舞台说,给我和阿飞拍一张。僧念赶快给她拍了一张,遗憾地离开。

  七

  到了山老胡同口,许多人在等出租车和滴滴。“5”叫的车还没有过来,僧念想今天没有给家人打电话,以往晚上九点之后,总要给家人打电话。前两天女儿月考,今天成绩应该出来了。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多,这个时候妻子和女儿一定已经睡觉了。他想一回宿舍,就分别给她们发个微信,明天早上一起床就看到了。

  车还没有到,路口有个下水道口,不断有臭味儿飘出来。僧念他们挪了几步,他一仰头,看见对面高楼楼顶上的航空警示灯一闪一闪,他想起了早上四点五十分。

  回宿舍的路上,几个人讨论今晚的演唱会,女同学“4”说,阿飞唱得真好!气质也不错,虽然看起来有些老,不像83年的。僧念望望坐在他旁边的“4”,她化了浓妆,在出租车内微弱的灯光下,一片白。

  “1”热情地给他们讲吴虹飞的经历,僧念惭愧为了换衣服,没有事先了解一下吴虹飞,但他发现吴虹飞这样的生活,是他真正渴望的生活,而且他发现对女人的美,有了另一种认识,以前只觉得那些身材窈窕、五官精致又年轻的女孩美,也欣赏“2”那样不是特别漂亮但非常有个性的女人,今天在吴虹飞身上看到另一种历经沧桑的美,这种美深邃、博大,不需要外表来装饰。他拿出刚才买的《萨岁之歌》与《小龙房间里的鱼》,《萨岁之歌》的封面应该是吴虹飞几年前化妆精修过的照片,她那明亮的眼睛仿佛星辰一样从遥远的时空观察着今天的自己,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样的坎坷,但她还是这样勇敢地蹚过来了,僧念觉得自己要做点儿什么。

  “1”说,歌其实不需要语言,旋律就能征服人。

  僧念想起窦唯后期的摇滚。

  快下车时,微信响了,僧念以为是妻子发过来的,却看到是写科幻小说的男同学“7”的,他问,你们看完没有,什么时候回来,我买了啤酒,你们一起来我屋里啊!

  快进楼门时,僧念看见早上望到的高楼楼顶上的航空警示灯在闪。女同学“4”与他们告别,僧念随口问,“7”叫去他房间喝酒,你不去?“4”望了他一眼说,好啊,但时间太晚了,我去了喝一杯就上去睡觉。

  他们四个人一起溜进“7”的房间,俄罗斯白啤酒、德国黑啤酒、燕京啤酒“7”买了一堆,还有鸭脖、卤煮、花生米、榨菜、鸡爪子。

  “7”问,吴虹飞的演唱会好看吗?吴虹飞长得漂亮不漂亮?

  “4”回答,阿飞唱得可好了,人也特别有气质。

  “7”问,阿飞?你以前认识?

  “4”抿嘴笑了一下说,她唱了好多科幻题材的歌呢,我还给你拍了照片。“4”找照片。僧念发现“4”哪里有些不对劲。

  “哦!《星际穿越》《平行宇宙》《银河帝国》,坠落在小行星/星航颠倒/方向……/黑暗世界/银河再无帝国/生命从不真正属于我……”“你们可真会玩,要是知道唱这些,我也去了。”

  “我去了。”“4”说。

  “咱们喝酒吧!”“7”递给每人一罐啤酒,他的光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僧念想,

  还没有给家里人发微信呢。

  “4”说,我只喝一杯,时间太晚了。

  “4”喝完一杯之后告辞。僧念忽然发现刚才为啥看见她不对劲了,“4”太一本正经了,看了那么长时间演唱会,她梳成抓髻的头发还一丝不苟,而且她的五官太端正,眉毛又粗又黑,两只眼睛都是双眼皮,鼻子高挺,嘴巴不大不小,耳朵肥厚均匀,每一样拿出来都像书上经常描写的那样子,卧蚕眉,古希腊雕像式的鼻子……放在一起,就是一本思想品德书。

  “4”走了之后,僧念和剩下的“1”“5”“7”边喝酒边议论班里的女生,很快一堆啤酒喝完了,时间已经一点多。

  僧念回到房间,往上拉窗帘的时候,又看见远处高楼楼顶上的航空警示灯一闪一闪,他想起康德。然后打开手机,把自己拍的“1”和吴虹飞的合影发给他,想发“4”的合影时,已经累得撑不住,晕呼呼睡着了。

  【作者简介】

  杨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师范大学与鲁迅文学院研究生班在读研究生;2001年开始在《人民文学》《十月》《当代》《收获》等刊发表作品百余篇,多篇被《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等刊转载,并入选年选;出版有短篇小说集《二弟的碉堡》《硬起来的刀子》《我们迅速老去》《流年》《村逝》《柔软的佛光》等;曾获“赵树理文学奖”、《十月》《上海文学》等刊物优秀小说奖。


 
《人民日报·海外版》华文作品版征稿启事
人民日报“国家助学贷款助我成长”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黄亚洲行吟诗歌奖国际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春满园杯”散文大赛征文活动
全球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聚寿山杯”首届全国散文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豆瓣阅读「社会派推理」主题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大赛截稿在即
第五届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征稿
“你追寻诗和远方,我就在嘉峪关等你”主题文学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江苏省作协主办 首届“栖霞胜境”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百度贴吧原创微小说大赛等你来秀
大连出版社第七届 “大白鲸”文学优秀作品征稿启事
新世纪优秀原创小说大赛征稿启事
“文化生态”杯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雅泰家具杯”全国美居文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神农杯”全球华人诗词大赛启动
首届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华威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华侨华人“中山文学奖”作品征集启事
更多...

流沙河

路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比他低估的核心资产不多了,抄底买入机会要来了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