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7        发布时间:[2019-12-02]

  

  声明一下,我,只有一个老婆,中途没有换人,她跟我过了三十一年了。

  写下这个标题,源于我看到的一篇小学生作文。原文是:“我的妈妈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老师把“四十岁”圈住,批语“多余的”。小学生按照理解,修改成:“我的妈妈是一个多余的中年妇女。”大伙看了,乐了。我也乐了,便套用到我这里了。

  我老婆,工人,比四十岁还多出了十岁不止,五十多岁了,已经退休。这个关键,退休了,对于我来说,老婆的重要性一下子体现出来了。以前,老婆做饭,我也做饭。现在,我不做饭,天天吃老婆做的饭。要是还上班,我就没这么福气了。所以我说多余的老婆,还不是这一层意思。天天给我做现成饭的老婆,怎么能多余呢,不能。

  我老婆快五十时,不和我睡了。一个人,睡客厅沙发。

  我们没有闹矛盾,也不是打冷战。有一天,老婆说她要睡外面去,就睡外面去了。放到以前,我会有意见,如今我没有意见。晚上,我的身边,就成空的了。老婆在身边时,我有时在睡梦里,会把腿搭到老婆身上,这样睡舒服。头一晚,我迷迷糊糊,忘了身边没有人,习惯性搭腿,猛一下落空了。我才意识到,老婆和我分开睡了。这以后,我的身边,天天都是空的,我也逐渐习惯了。假如哪一天老婆高兴了,又要和我一起睡,我一定会委婉谢绝的。我必须预料到,万一哪天老婆又提出自己睡,那就伤和气了。

  是老婆对我有意见:打呼噜,磨牙。有一个故事,述说夫妻恩爱,开始妻子不习惯丈夫的呼噜,后来习惯了,丈夫出差,妻子听不到呼噜声,竟然失眠。把呼噜声录下来,丈夫不在跟前时播放,妻子又能入睡了。别相信,我老婆就没有习惯。听了我将近三十年的呼噜,照样和我分开睡了。将近三十年啊,生铁都能变成熟铁,我老婆依然对我打呼噜有意见。

  可是,有意见,以前咋不提呢,以前咋不分居呢?还用挑明说吗。以前虽然烦我的呼噜,互相的需要也还是有的。再加上人年轻,说睡着就睡着了。睡着了睡得死,再大的动静,也能不受干扰。年纪大了,身上的火气在减弱,睡下了就想一个人静静。而我呢,原来激烈的性子也随着岁月的流逝,在和老婆的拌嘴吵架中,早就松弛下来了。一天下来,独处对老婆重要,对我也重要啊。如果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老婆不在眼前,我的念头有时过分了,也不担心让老婆发现。既然意见一致,就这样吧。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也自在得很哪。所以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别人不知道,对于我,一定不在晚上的床上。

  老婆成了闲人,也成了忙人。一天三顿饭,能占去多少时间呢。家里就两个人,能吃多少呢。我在五十岁上,得起了各种慢性病,老年病,眼睛花了,老花镜由开始的150度,逐年的,换成了300度的。由于每一年的体检报告上,都血脂高,脂肪肝,还出现了颈动脉斑块,我害怕呀。大夫叮嘱要减肥,我就走路,一天一万步,天天坚持,年年坚持,都有了知名度。有损我的,但夸我的占多数。可是,把膝盖也给走坏了。半年穿烂一双鞋可以换,半月板的磨损是不可修复的。无奈之下,我只得减少走路,转而给嘴上装锁子,吃得少,还吃得清淡。一盘土豆丝,就是一顿午餐。大鱼大肉想吃也不敢吃。我是自己做过饭的,把白菜炒熟我会,煮方便面更是熟练。何况电器的普及,许多人工都省略了。商场供应又那么丰富,面条,馒头,都是买回来成品。因此,在吃饭上,我甚至可以不麻烦老婆。老婆也对自己挺狠的,老了老了,倒在乎起了形象,还要保持腰是腰腿是腿的身材,经常的,不吃晚饭,吃一个苹果就说吃过了。需要补充的是,我们控制饮食,并非天天如此,有时候会吃丰富些。有过减肥经历的人,亏待自己的日子长了,周末呀,生日呀会解禁肚腹,权当慰劳也是嘴馋难耐,都有过找理由改善一下伙食的行动。老婆以前做饭,花样少,退休后,经常收看电视上的好管家栏目,学会了各种家常饭的新做法。我吃了满意,不留意吃多了,就说下回怎么把饭做得难吃就怎么做。老婆不答应,说她不落这个名。那好,以后轻易就不下馆子了,家里的饭这么可口,省下钱,咱看电影。也引申出一个问题,由于大部分时间吃饭都简单,时间就多余了,人闲着,人也显得多余了。自然不是我,我还在上班呢。除了双休日,我哪天都是急急忙忙出门,汇集在人流里,揉着困倦的眼睛,走向单位的。而老婆就不用起那么早了,挣多挣少,她已经把钱挣下了,不用看人脸色,不用辛苦了。她卡上的钱,是从社保中心打来的,叫退休金,也叫养老金。

  我有点不明白,老婆50岁,算不算老呢。都不用上班了,是政策规定,这主要是体现了对劳动妇女的保护,说明有资格休息了,而且是无限期的。可是,都开始安度晚年了,和60岁的比,还差了一代人的距离呢。显不显老呢,得看化妆了没有,得看化妆的效果如何。不管老婆爱不爱听,在外面,也有孩子叫奶奶,老婆听见了,从来都不答应一声。公交车让座倒是没有遇见,不过到外地去,景点的售票员会提醒:有老年证,可以优惠。老婆平时那么计较,为这个流露出了不:我带了钱呢!

  过去的人,尤其是女人,忙里忙外,身子骨累。孝顺老的,照顾小的,未老先衰太普遍了。老了就能看出各种老,手上老,是操劳造成的,脸上老,是操心带来的。现在,就没有那么辛苦了,加上地位也在提高,得意在面貌上是凸显的,就看不出来有多老。还有一个因素,成了家的人,即便同城,多数都不和父母一起生活,都是自己过,对于女人来说,那也省下不少心力,是有利于容貌的保养的。我和老婆,认识前,都是在外地谋生,离家远;又只有一个孩子,长大了,上大学,参加工作,也难得在身边,老婆就闲下来了。这人生失去了寄托,整天无所事事,精力无处释放,想说自己是一个角色重要的人,底气也不足。看着老婆变化的神情,一起半辈子了,我也算珍惜感情的人,说话,发议论,避免有意无意刺激到老婆。也顾忌老婆的感受,对于那些发挥余热进入人生第二春的人和事,则选择性加以肯定,以刺探老婆退休后的打算和态度,也好让我帮着拿个主意啥的。要说有私心,也有,一天天一年年,我和谁相处最长?自然是老婆,我得重视呀。那么,我也需要有个适应和调整,老婆高兴了,我才能高兴,这个我是明白的。

  其实,我低估了老婆的应变能力,也对老婆的心理变化,判断严重失误。我替老婆怎么安排退休生活发愁,显然成了多余,是瞎操心。记得老婆刚办完人事手续,原单位希望返聘,主要是看上她的打字速度快,人也听话不生事,还有些二次利用的价值。就征求意见,提出条件。老婆果断拒绝了。我还以为老婆上班时地位低,被人指挥来指挥去,表面不在乎,其实心里憋屈着呢,只是忍着,比腌菜忍得时间都长,一直没有发作出来,好不容易忍到头了,哪还有继续当老妈子使唤的道理。相比那一点劳务费,人面前不能扬着头,放以前无奈,如今退休的人了,就有了计较,也有了取舍。我支持,痛快!这倒让我对老婆有了重新认识。我就提议,既然如此,那就在哪里租一间铺面,里头放一台复印机,一台打字机,也算有个事干。能挣几个是几个,挣不下不亏本就成,主要是打发时间,解心慌呢。老婆同样不应允。那老婆到底在演算什么公式呢?我看着她,真有些不认识了。难道女人退休了,人生观也会调整?女人老了,隐藏着的另一个不一样的身心,才揭幕现形,来考验我的眼力我的承受力?

  原来,老婆心里清楚着呢。就在我住的小区对面,有一所老年大学,开办了多个课程。里头上课的,都是退休了的,上课可认真了。不挣钱还要倒找钱。人多,坐满了人,没有人交头接耳、迟到早退,对老师还特别尊重。老婆第一年就报了两个班,分别为书画、古筝。第二年,增加了形象设计。第三年,又多了一门葫芦丝,就是娃娃嘴上吹的那种,可喜庆了。谢天谢地,多亏老婆没有跳广场舞。我对那些大妈没有成见,星期天吵得睡不成懒觉我也尽量不生气。妇女能顶半边天,不是我的地盘,也得我做主,就这么牛,就这么理直气壮。我琢磨,老婆要么是照顾我的感受,要么在心理上排斥甚至否认自己已进入大妈的行列。可是,不是我打击她的积极性,不是我泼冷水,虽然从一开始,我就对老婆这种追求高尚精神生活的行为赞不绝口,但我知道一个基本事实,老婆没有接受过任何书画基础修炼,对于这个世界上发声的乐器,能叫出正式名字的没几样,而且,也仅限于叫出名字。

  我认为我对老婆还是了解的。也许有什么秘密藏着掖着,到死也不会告诉我。可是,我可以保证,老婆从来没有表现出对书画的爱好,也没有流露出曾有过演奏乐器的梦想,更没有由于种种原因未得到实现的机会,退休了,才要重拾旧梦的,没有。这么说吧,有时候,我双休日看画展,叫老婆一起去她是不会去的;也曾有人送了两张音乐会门票,结果作废一张。所以,老婆的选择让我大感意外。

  写书法,画画,该有多难啊。看看可以,要说自己动手,我也是门外汉。家里连毛笔、宣纸、颜料这些都没有。书院门我倒是去过,那里是字画一条街,我去是因为最里面有一家饭馆的椽头馍夹八宝辣子好吃。买笔墨纸砚,是头一回啊。而且,不是给我买,是给老婆买。光是毛笔,就四五种,笔头没泡开像牡丹花苞那么大的毛笔,那是绘画涂色用的。细细的叫狼毫的,是勾线的。我长知识了。至于乐器,老婆自己上网查,网购了一架古筝。说起来,我得承认,人掌握一门技能,学会一种方法,动力来自热情,来自爱惜自我、愉悦自我的主观愿望,是最强大的,是只可疏导不可阻挡的。别笑话我,到现在我也不会微信支付,不懂网购,从来没有收到过由我本人下单的快递。老婆一天得下一次楼,手机一点,转天东西就送来了。凭这一点,老婆就比我聪明。我和老婆几次远游,乘坐什么交通工具,订几点的车票,去了住哪里,价位如何,路途上的这些,费力费神,老婆在手机上一一轻松完成,既带来了方便,又节省了时间和金钱。这些,我一样都不会。可是,书法,绘画,弹奏乐器,可不是随便就能入门的,这个可不能和那个类比,中间跨度大着呢,就没有本质上的可比性。我可以给老婆的勇气点赞,对于以后能够实现的结果,我是没有信心的。只是老婆正在兴头上,我不能当面说,免得老婆不高兴了,半夜划拉琴弦,让我做噩梦。

  嘿嘿,果然不出所料。老婆画的牡丹,我看着像一张鬼脸。老婆问像不像,这一次我不能说谎,就说挺吓人的。老婆一点也不自卑,说刚开始画,得有个过程,再画些日子,就能画出模样了。走路上,看到墙上宣传画上有牡丹,老婆说这个好,一定要拿手机拍下来。逛商场,看到女装的装饰是两朵富贵牡丹,过去左看右看,仔细端详,让营业员白高兴一场。弹古筝也是功课,平时我上班,老婆没有课,就在家里练,反正我没有听见。双休日我出门晚,老婆已经弹起来了,我听了抓狂,忍不住也忍住了,实在受不了,我就上厕所。老婆见我坐卧不安,故作不解地问,你不是要外出吗?怎么还不走,你走了我好专心练琴。好吧,外头大太阳照着,我还是出去走走吧。我不怕热。外头冷风呼呼,我还是出去走走吧。我不怕冷。

  虽然天天回到家里都能见到人,毕竟,我在上班,老婆上的是老年大学,各自从事的,互相不搭界。一天天的,废纸篓满了倒掉,又满了,又倒掉,老婆的绘画水平,在我的忽视下,竟然得到了提高。画牡丹,不光是像,还别有一些拙笨的意味,反而区别了那些精致的,反而耐看。还能画竹子,画石头。还能画母鸡,画孔雀。母鸡看着凶,孔雀的头太大。即便如此,我还是挺佩服的,因为我不会画。有一天,老婆和我在汉城湖逛,地面上的音响播放着一支曲子,老婆说是古筝《渔舟唱晚》,我承认我听不出来。老婆还从手机里调出来一段,我听了说是你们老师弹奏的吧,挺好听的。老婆得意地说,你再听,再听。我看了看老婆,明白了,是她弹的。我赶紧表扬,进步挺快呀,都能登台表演了。我这样说,也有拔高的意思,老婆没有听出话里有话。可真实的情况是,一年后,网络春晚录制节目,来小区老年大学海选古筝合奏,老婆这一组被选中了,那个高兴啊。天天练不说,光是考察演出服,就往西大街去了三次。最后,选中了一种藕色的,每件60块。网络春晚在网上播出,看了几遍,没有找见自己,老婆不甘心,经过搜索,跳出来几段视频,都是当时在录制现场,由表演者的亲朋好友拍下来上传的。就这,老婆也很高兴。这一辈子,都是在台下面坐着,听领导讲话,看别人又唱又跳,自己老了能上去一回,也很风光,很自豪。

  老婆的退休生活那么充实,我还能说什么呢。看她人正常,不经常叹气,不无故发火,也不需要大半夜往医院送,难道不正是我期望的吗?不然,人闲生是非,这我一回去就吊一张脸,这我瞌睡了给我不停唠叨,我一定受不了。而我呢,家里家外,似乎也没有啥非我莫属的独门绝活来赢得威望了,我有些失落但没有恢复既往秩序的计划。以前,扛液化气瓶,扛米面袋子,我有一把力气,如今用不着了,我的肩膀,也没有那么结实了。要是买菜跟人吵架,我站跟前不动手也有震慑效果,如今我得拉着老婆远远躲开。我血压高,别说打了,自己首先不能生气呀。唉,看来,老婆不是多余的,反过来,我这个一家之主,倒显得多余了。我的态度是明确的:接受这样的现实。就这样,挺好的。其实呢,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重要性在对方都有体现,是相互的,是互补的。家里头的事情,该糊涂了,就别费神分个你清我楚。这会儿,老婆收拾带鱼呢,我呢,跷着二郎腿,心不在焉地翻看《浮生六记》。文言文,我看着有些吃力。

  第广龙,1963年生于甘肃平凉,现居西安。中国作协会员。参加《诗刊》第九届“青春诗会”,参加《诗刊》第九届“青春回眸诗会”。已结集出版九部诗集,十部散文集。甘肃诗歌八骏。获中华铁人文学奖、敦煌文学奖、黄河文学奖、全国冰心散文奖。中国石油作协副主席、西安作协副秘书长。

  


 
《人民日报·海外版》华文作品版征稿启事
人民日报“国家助学贷款助我成长”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黄亚洲行吟诗歌奖国际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春满园杯”散文大赛征文活动
全球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聚寿山杯”首届全国散文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豆瓣阅读「社会派推理」主题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大赛截稿在即
第五届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征稿
“你追寻诗和远方,我就在嘉峪关等你”主题文学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江苏省作协主办 首届“栖霞胜境”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百度贴吧原创微小说大赛等你来秀
大连出版社第七届 “大白鲸”文学优秀作品征稿启事
新世纪优秀原创小说大赛征稿启事
“文化生态”杯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雅泰家具杯”全国美居文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神农杯”全球华人诗词大赛启动
首届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华威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华侨华人“中山文学奖”作品征集启事
更多...

流沙河

路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比他低估的核心资产不多了,抄底买入机会要来了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