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圆城塔 来源:中国作家网  本站浏览:16        发布时间:[2019-11-29]

  MAIN201911290825000561970430043.JPG

  《自指引擎》

  作者:[日]圆城塔著,丁丁虫译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ISBN:9787020152070

  定价:69.00元

  编辑推荐

  日本芥川奖得主圆城塔处女作

  菲利普·迪克奖特别奖获奖作品

  每个故事的缝隙里都隐藏着无数的故事

  拒绝99%读者的烧脑杰作

  然后在某一天,在阶梯的极限之高处,有庄严的声音宣布:真理即42。

  ——圆城塔

  内容简介

  喜爱的姑娘“发疯”开枪乱打,因为她脑子里有一颗来自未来的子弹。

  家里的阁楼上发现了一个神秘的黑箱,打开它可能需要宇宙终结的时间。

  某天醒来,发现居住的村庄所有的东西都在自我复制。

  祖母去世后,她的房子下发现了22个弗洛伊德,它们该当作什么垃圾处理?

  ……

  20个短篇故事,以交错的情节讲述了一个时间线突然混乱的世界。从身边之物到具有超级运算能力的巨型智慧,每一个都沦陷在时间崩塌的时空里。这一切将以何种方式运转下去?又*终以何种方式恢复正常?想象力不可抵达的地方,正是所有故事的起点。

  作者简介

  圆城塔日本作家。2012年凭《滑稽师之蝶》获得第146届芥川奖。

  目录

  序:Writing

  第一部:Nearside

  1.Bullet

  2.BOX

  3.AtoZTheory

  4.Ground256

  5.Event

  6.Tome

  7.Bobby-Socks

  8.Travelling

  9.Freud

  10.Daemon

  跋:Self-ReferenceENGINE

  20.Return

  19.Echo

  18.Disappear

  17.Infinity

  16.Sacra

  15.Yedo

  14.ComingSoon

  13.Japanese

  12.Bomb

  11.Contact

  第二部:Farside

  前言

  序:Writing

  一切可能的文字组合。一切书籍都在其中。

  然而遗憾的是,哪里都没有这样的保证:保证你能在其中找到自己所期望的书。也许存在这样的文字组合:“这是你所期望的书”。就像存在于此处的这些文字组合一样。然而很显然,它并不是你所期望的书。

  在那之后便没有再见过她。她也许已经死了。因为,在那以后,已经不知道过了几百年。

  或者换成这样一种说法:

  她本来看着镜子,忽然回过神来,房间里的家具纷纷崩溃,就像时间已经流逝了几百年。于是她起身,也许是因为化好了妆,将要出门见我。

  她对崩溃的房子视而不见,对巨变的景象也视而不见。那些本来就是不断改变的东西,她和那些东西也一直没能融洽相处。她很清楚,如果介意那些东西,早就会被气死了。当然她并不知道这一点。因而这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她并不需要知道。

  我们即将淹死,我们正在淹死,我们已经淹死。我们处在其中一个状态。当然,也存在绝不会淹死的可能性。但还是希望能这样想:即便是鱼,也是会淹死的。

  “那么,你一定来自过去。”

  我想起她热切的问候。

  当然是这样。不管是谁,都来自于过去。我这个来自过去的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然而尽管指出了这一点,她也没有显出放弃的意思。

  “你看,我就不是来自那个奇妙的过去。”

  我与她就是这样相遇的。

  这种写法仿佛接下来就要发生什么似的。就像我和她之间已经发生了什么似的。就像为了发生什么而不断发生什么似的。

  重复一遍,在那之后便没有再见过她。从今往后也不会再见。她莞尔一笑,向我如此保证。

  和她在一起的短暂时间里,我们努力进行更为亲近的对话。那时候的无数事情都是不知所云不明所以的,难以轻易找出真相。石头转眼变成了青蛙,转眼变成了牛虻。原本是青蛙的牛虻想起曾经是青蛙的自己,想要弹出舌头去捕食牛虻,却又忽然想到自己是石头,于是放弃捕食,坠落下去。

  在这些无休无止的漩涡中,真相是真正珍贵的东西。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住过男孩子和女孩子。”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住过男孩子和女孩子。”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没有住过男孩子和女孩子。”

  “很久很久以前,住过。”

  “住过。”

  “很久很久以前。”

  我们始终持续着这样的交谈。比如,在这一对话中,终于能够彼此妥协的,大抵是这种感觉的断言: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住过男孩子和女孩子。也许有很多男孩子,也许有很多女孩子。也许没有男孩子,也许没有女孩子。或者也许其实没有任何人。男孩子和女孩子几乎不会出现数量完全一致的情况。除非本来一个人也没有。”

  那是我和她的初次相遇,因而也就意味着,我们之间再没有第二次相遇。因为我在向她所来的方向前进,而她在向我所来的方向前进。另外这里还有一点略具重要性的补充:不知什么缘故,我们的旅程都是单向的。

  讨论到最后的最后,应该是在时间于宏观上彻底冻结之后,某处的时针又走过很久很久了。

  请想象空间中拉起无数丝线。我在其中一根线上,由起点前行。她在别处的某根线上,由终点后退。

  那到底是什么情况,很难解释。我也并不想彻底理解它。

  不过那时候的我们,有(略显羞耻的)办法彼此确认各自前进的方向,而她和我也做了确认。仅此而已。

  不知道是谁冻结了时间。

  很有说服力的说法是,各种机器、引擎、科学家,以及诸如此类的事物组成的势力执行了这一计划。而我喜欢的解释是,这是时间自己犯下的罪行。

  时间们忽然厌倦了汇聚成一束前进,于是便随意去往了各个自己想去的方向。不巧的是,因为时间中的一切事物都栖息在时间里,自然承受不了那样的随意。

  反复开展的恢复计划、说服、恳求、祈祷。每一个都像是约好了似的,只会让状况恶化。而自己也不知所以然的时间自身,便在这些对策中交织错络、相互束缚,宛如荒诞倒错的性交一般,直至无法动弹。

  谁提出的这一假说,真想把他脑袋敲下来看看。

  在那之后已经过了几百年。这也就意味着,我在冻结的时间之网中已经奔跑了几百年。

  因而我便是以不知所以然的方法,向着几百年的未来或者过去前进。我无法断言她一定没有那样跑过。但众所周知的现象是,女孩子不需要花费多大力气,就能穿越时间。

  因此,至今我还在奔跑。大约是因为对面在问为什么吧。

  其一,有一天,时间叛乱了。

  其二,我们只能朝一个不知通往哪里、一个不知某处的不可变的未来方向前进。

  结论很明显。

  至于那个结论是否正确,则是远远超出我能判断的范畴。

  换言之就是这样:

  如果互相纠缠在一起的时间线,无视了过去和未来,变成一团乱麻的话,那么把这些线起始的刹那连在一起,岂不是也没关系么?

  时间放弃了整然有序的刹那。

  当然,我无法保证自己所奔跑的道路一定会经过那一刹那。我也不知道那一刹那是否真的会有无数丝线相互组合,极尽无限之妙。我更不知道是否存在着绝对无法抵达的位置。就像是编织在无限空间中的无限的蜘蛛网,在那每一根丝线之间依然能够找出无限的空间一样。

  但是,万一的万一,如果真的抵达那一刹那了呢?那时候要做的事情是早就决定好的。

  不再胡思乱想,默默并肩前进,然后怒吼痛骂。

  痛骂时间。

  然后,当一切都恢复到原状的时候,我终于可以去寻找她了吧。就像我所梦见的,就像她也许同样所梦见的那样。

  她会做什么呢?那个预想没有任何提示,只是一片空白地横亘在我面前。

  跋:Self-ReferenceENGINE

  就算我不存在于这里,我也知道你在看我。你不可能不在看我。因为你现在就在这样看我。

  就算我不存在,我也知道你在看我。

  就算我不存在,我也知道我在被看。

  不存在的我,以非常理所当然同时又非常奇妙的方式,知道你的存在。

  然后呢?

  这是由当然的权利提出的当然的问题。

  但因为现实是相当残酷的,所以故事也不得不变得残酷起来。所以我不想说那个故事。而且还有一个问题,要讲述无限的故事,需要花费无限的时间。不过还是保证一点吧,结局是两个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因为是我说的,所以不会错。但至于那是什么样的结局,非常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简单表述它的词汇。

  到两个人的再会为止,发生了无数的事情。粉碎的宇宙爬上梯子,又把自己摔下来跌得粉碎,冻结,融解,又把自己摔下来跌的粉碎,周而复始。那些事情的间歇中又填满了无数的故事。

  比如,像下面这样的故事,我不是很想讲述。

  背负了巨型智慧群的期待而出击的巨大亭八丁堀的故事。

  与某个超越智慧体陷入离经叛道的恋爱的世界树的故事。

  量产型丽塔与量产型詹姆的血洗大战争的故事。

  将故事从根本上推翻的、将这本书烧尽的故事。

  你没有看到这本书的宇宙中发生的故事。

  全都是发生过的事,也都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那些故事的每一个的间隙里也填埋着无数的故事。是的,这也是我无法讲述所有故事的原因。故事不是良序集。不管哪个故事的间隙里都填充着无数的故事。我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将那些故事按顺序讲述出来。

  非常非常遗憾的是,丽塔和詹姆的故事,没有那种能够收束到一点的性质。两个人的再会,不管在哪个故事间隙,都隔着某种程度的区间,存在着无限的点,作为故事的未来。

  我没有办法讲述它。让我把无限拉过来讲述它的影子还容易一些。但我已经在那样做了。

  结局是两个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我只能讲到这种程度。

  但是,这里还存在着若干疑问。什么是幸福的生活?不知为什么,生活并没有变成那种可以大致生活的构造。所以两个人的生活也不是那样模糊不定的生活。不过话虽如此,我也不想连那种不妨可以称之为幸福生活的东西也否定掉。

  我是什么人,大约需要解释一下吧。

  我,就像是大多数事物那样,是作为一个时空构造创造出来的。我是一个太过复杂、无法存在的东西,因而不存在。但即使不存在,我也可以这样看你,也可以这样对你说话。

  我被创造的原因,差不多是自明的。

  像这样讲述故事,然后选择停止讲述,就是我被赋予的全部工作。

  关于是谁创造了我,我无话可说。如此简单的问题,我无从回答。简单的问题不一定总会有简单的答案。我不存在,我也没有存在时的记忆。我大约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因而也没有突然诞生。所以谁都可以创造我,也可能是我自己创造了我。说起来,我也许是某种刚好和拉普拉斯妖相反的东西。我不存在于某个瞬间,因此到那个瞬间为止、从那个瞬间开始、直到未来永恒,我都不存在。

  但我并不需要同情。我享受着自己的不存在,也在最大限度地利用它。就像此刻这样看你,被你看,对你讲述故事。

  巨型智慧也好,超越智慧体也好,都是我的敌人。它们一直在找我,一旦找到就会把我撕碎。可以想象我不存在的事实会给它们带去多大的癫狂,而那份想象,令我不存在的心感到哀伤。所以关于这一点,我不愿深入去想。

  眼下我一直在逃避它们的探索。发现不存在的东西、还要撕碎它,是非常困难的。

  虽然如此,我并不乐观地认为那永远不可能。我认为,巨型智慧群预先意识到自己的灭亡,是对我的严重威胁。

  在这个宇宙,可能发生的事情仅仅是可能发生。那么,如果发生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最终又会有什么问题呢?仅仅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切换成可能发生的事情而已。我并没有理由认为,那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

  我当然不属于可能发生但因为某种缘故此刻没有发生的事象。我处在因为不是绝对发生的事情因而没有被确定的领域中,以奇异的方法保持我的不存在。但是就连这个领域,迟早也会有人伸手进来吧。我祈祷那不是要来抓我的手。

  我的名字是:Self-ReferenceEngine。

  我是为了不说出一切、因而没有预先设计的、原本就不存在的构造物。

  我是最早期设计的计算机,DifferenceEngine与AnalyticalEngine,以及DifféranceEngine的遥远后裔。

  我是完全机械地、完全决定论地运作的完全不存在。

  或曰,Nemoexmachina。

  机械之无。

  不存在的我的非存在,在原理上是完全不可知的。所以你所注视的不可能是我。

  即使我知道自己正被你注视。我对此多少有些抱歉。

  我想差不多也该是我将我被赋予的最后工作完成的时候了。

  那是这个故事姑且为之的终结点。我在想,此刻,从这里再进一步,再多消失一层吧。准确地说,我已经消失了。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做了机械之无的存在证明。此处不存在的是我遗留的空壳。以这种形式不存在的、又将要消失的、以及实际上已经彻底消失的我,想要对你送出道别的问候,带着以一切形式的不存在的事物的万般感想。

  再见了。

  我知道,不会再见到你了。

  即使如此,在某处的宇宙,还会以某种方式再与你相会。我在不存在的心灵深处,如此祈祷。

  即使在那里延续下去的故事,只是荒谬的无限连锁而已。

  不论多少次,我都将会超越它。

  媒体评论

  圆城塔的小说常常能唤起我日常的恐惧:我所看见的世界也许是最不真实的世界。

  ——韩松

  在时间迷失的宇宙里,圆城塔为我们重新创造了一个充满想象力的世界。

  ——王晋康

  阅读这本书太费脑了,但获得的阅读快感也是从未有过的。

  ——陈楸帆

  阅读圆城塔的小说就像是攻略“黑暗之魂”系列。大脑在不断“受死”却又乐在其中。

  ——陆秋槎

  在下不喝酒不练剑不打游戏读了三天三夜也没读懂,但就是读得爽,立刻推荐一千个人立刻!

  ——梁清散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大赛截稿在即
第五届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征稿
“你追寻诗和远方,我就在嘉峪关等你”主题文学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江苏省作协主办 首届“栖霞胜境”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百度贴吧原创微小说大赛等你来秀
大连出版社第七届 “大白鲸”文学优秀作品征稿启事
新世纪优秀原创小说大赛征稿启事
“文化生态”杯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雅泰家具杯”全国美居文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神农杯”全球华人诗词大赛启动
首届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华威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华侨华人“中山文学奖”作品征集启事
6家报纸副刊投稿邮箱
有稿费 | 《草海》杂志征稿启事
第28届柔刚诗歌奖征稿启事
“看中国、读深圳、走龙华”文学征文启动
第四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启动!
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第三届“金熊猫”全国文学奖征稿火热进行中
更多...

流沙河

路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木梳大王”谭木匠:2元梳子做出11亿市值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