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65        发布时间:[2019-11-21]

  

  我没想到,会在火锅店遇到吴云江。

  我平时极少去火锅店。还不仅是不爱吃火锅,也不放心。我绝对不相信,就是再大的火锅店,会把客人吃剩的一锅好好儿的汤油倒掉。而如果不倒掉,也就可想而知。曾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他吃火锅吃出过一颗假牙。我相信这颗假牙是真的。

  吴云江和上中学时不一样了,有些胖,脸也松了,但不显老,眼镜方方正正的,穿一件笔挺的棕色水洗布夹克,一看就像个教授。他从洗手间出来,两手一边来回抹着站住了,上下看看我,瞪起眼,你王松?我说,你吴云江?他连声说,是啊是啊,你没变样儿!接着又摇头,靠,真巧啊,几十年没联系,前些天刚通电话,今儿就碰上了!我也笑着说,是挺巧。

  他好像又想起什么,说,你那天幸好没去。说完又看看我,没听说吗,那天出事了。

  我问,出什么事了?

  他说,田老师死了。

  我听了一惊,就教师节那天?

  他说,是啊,就教师节那天。

  我问,怎么死的?

  他又靠了一声说,这要说起来就复杂了。

  他正要往下说,旁边一个包间有人探出头叫他。他冲那边应了一声,对我说,回头电话你吧,还有事儿呢,正想找你商量。说完又做了个手势,就回那个包间去了。

  这一晚本来就是个无聊的饭局,我也就趁机撤了。

  吴云江是几天前给我打的电话。但在他之前,陈之濠已经先来过电话。陈之濠说话跟上中学时不一样了,有些咬文嚼字。一开始听声音,我没听出是他。他说,没想到办这种事情这么复杂,简直复杂得一塌糊涂,电话号码要一个一个地找,找到了,又要一个一个地打,打通了,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来。又说,我后来就干脆不让助理打电话了,我亲自打,我倒要看一看,我陈之濠到底有多大面子。说着又叹口气,其实,这是给我面子吗?大家可都是中学同学啊,当年一块儿穿着开裆裤长大的,聚会本来是高兴事,不过见见面,叙叙旧。

  我这时已听出来,他显然刚喝了酒。虽然尽量把普通话说得字正腔圆,但还是带着天津话的齿音。他打这个电话,说明这次同学聚会应该是他张罗的。我已经听说了,陈之濠现在的企业做得很大,先是制药,后来涉足房地产,再后来房地产降温又回归制药。据说他的公司已经上市。我一向不喜欢这种同学聚会,尤其是小学和中学的同学聚会。有一年的“春晚”有一首歌,叫《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去哪儿了”确实是一个困扰每个人,也让每个人感到失落的问题。很多人热衷小学和中学的同学聚会,其实也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少年时的同学和玩伴,大家一见面,就似乎又找回当年,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著名的宇宙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把我们身在其中的这个时间称为“绝对时间”。用霍金的观点,这种同学聚会找回的不过是一堆“绝对时间”的残渣,或者叫残骸。也正因如此,我总觉得让过去的时间保鲜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它留在记忆深处。留得越深,也就越鲜活。但陈之濠在电话里的一番略带抱怨的感慨,又让我不好直接把话说出来。这也是个普遍规律。今天大凡张罗这种聚会的,一般都是混出点颜色,至少有些实力的人。正如当年项羽说的,“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但越是这种人也就越敏感,唯恐被人家说炫富。

  我想了一下,只好又拿出一贯的伎俩搪塞,说,我正在外地。陈之濠听了稍微沉一下说,这次聚会有特殊意义,我特意定在九月十日这天。又问,你应该知道,这天是什么日子吧?

  我说,我还真不知道。

  他说,你再想想。

  我笑了,说,你说吧。

  他说,这天是教师节。

  我哦了一声,是这样啊。

  他说,还不光是教师节,也是咱们田老师的生日,她今年整七十三岁了。

  田老师是我们初中时的班主任。但她的生日竟然和教师节是同一天,我还真不知道。

  陈之濠说,是啊,就像南丁格尔的生日是五月十二日,后来就把这一天定为护士节。当然,教师节定在这天,不会因为是田老师的生日,可这种巧合,也足以说明咱们的田老师是个真正的老师啊。他说着又在电话里感慨地嗯一声,她七十三了,教书育人也整整半个世纪了。

  我也哦了一声,是七十三啊。

  这时,我脑子里闪出的却是另一句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在中国北方的民间有一种说法,人活到七十三岁和八十四岁是两道“坎儿”,一般的人很难迈过去。我想到这儿,就没再往下说。陈之濠显然已明白我的意思,他又问了一句,你到底能不能来?

  我说,恐怕,赶不回去。

  他说了声,那就再说吧。

  就把电话挂了。

  陈之濠上中学时不是好学生。不是好学生还不仅是学习不好,用我们田老师当时的话说,学习不好的学生不一定不是好学生,而学习好的学生也不一定就是好学生。田老师说,这也是辩证法。陈之濠在当时属于“流氓学生”。“流氓学生”的标志是打架斗殴,陈之濠经常因为打架斗殴被公安机关拘留。那时拘留也随意,民警一生气,只要说一句,我拘了你!也就拘了。陈之濠就三天两头被拘。田老师那时很有事业心,一心想把我们班搞成全校第一的“五好班集体”。但陈之濠一被拘,学校就要贴出布告,还要说明是哪个班的。田老师就很生气。一次陈之濠又在外面打群架,让人家用三角刮刀在屁股上扎了一下,险些丧命。民警把他从医院带走时,田老师赶来了,看着戴了手铐一瘸一拐的陈之濠,憋了半天,眼泪一下流出来。她用手指着陈之濠说,你记住,以后不要再说是我的学生。

  我已经感觉到了,陈之濠挂我电话时有些不悦。

  陈之濠来电话的第二天中午,吴云江也打来电话。吴云江跟陈之濠还不一样,陈之濠是毕业以后,我们就一直没联系。吴云江虽然也没联系,但他毕竟在大学工作,这些年偶尔会有我俩都认识的人,带来他对我的问候,我也让带去对他的问候,彼此也大致知道对方的状况。吴云江在电话里开门见山,一上来就笑着说,你这次聚会不来,陈之濠不太高兴。

  我说,没办法,我在外地。

  吴云江说,是啊,顾大义也在外地,还是东北的偏僻山区呢,比你远不远?陈之濠说了,顾大义都能来,王松怎么就不能来?

  我立刻问,顾大义也来?

  吴云江说,是啊,他也来。

  我问,跟他联系上了?

  吴云江说,具体的不清楚,反正陈之濠说了,他来。

  我没想到顾大义也来参加聚会。当年我们一起在农村时,他不好热闹,也不爱掺和事儿,村里公社或县里有什么活动从不参加。就因为他这性格,最后才留在农村。当然,他留在农村还不完全是性格的事,也因为他父亲。他父亲再早是一个市立医院的院长,据说还是个权威专家。后来才知道他有很严重的历史问题,解放前曾是国民党军队的上校军医,后来投诚过来的。就因为这段历史,他先被停职,去太平间看死人,后来就被关进监狱。顾大义父亲的这些情况,是田老师在班上说的。田老师说这件事,是想以顾大义为例,让班里跟他情况类似的人,比如我,还有吴云江都明白,家庭出身无法选择,但今后的道路是可以选择的。可是还有一点也不能忘记,你就是选择了正确道路,跟别人也还是不一样。这就像一个有残疾的人,虽然身残志不残,但毕竟不是正常人,注定有的事人家能做,而你不能做。你不能做,是因为你的残疾决定你没有资格做。我们出发去农村那天,田老师来送行。当时她拍着顾大义的肩膀说,在农村好好儿干吧,选调,保送上大学,以后就都别想了,这辈子就把自己改造成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民吧。我发现,田老师这样说时,眼里还噙着泪。

  顾大义确实记住了田老师的话。若干年后,我离开那个村庄时,顾大义已是一个真正的新农民了。他娶了个当地女孩儿,一口气生了三个女儿。我走的那天,他正好要去公社给刚出生的小女儿报户口,顺便送我。他给我背着行李,一边走着说,王松你考上大学了,可我不羡慕,田老师说得对,我现在这样就挺好。

  我当时以为他说这话忍不住得哭,但发现,他并没有想哭的意思,倒是我临上车时哭了。后来听说,顾大义一共生了五个女儿。他在农村确实生活得很好。因为他父亲曾是医生,他从小受影响,还当了人畜两治的赤脚医生。再后来,因为地处偏僻,孩子们上学困难,村里办了学校,他又当了民办教师。

  这时,我想问吴云江,顾大义这次是不是特意回来参加聚会的。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这样问不太合时宜。

  吴云江又在电话里说,其实也无所谓,顾大义是顾大义,你是你。

  我想了一下说,别的确实无所谓,不过,我还真想见一见顾大义。

  吴云江说,见不见随你,这种同学聚会本来就是扯蛋的事儿,各人有各人的心气儿,谁也别勉强谁。又说,陈之濠让我电话你,我已经完成任务了。

  我听出来,吴云江似乎对这次聚会的兴趣也不高。

  他说,是啊,就这几天,我学生的博士论文还要开题,靠,去就去吧。

  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

  作家简介

  王松,男,祖籍北京,现居天津。曾去农村插队。1978年考入天津师范大学数学系(77级),1982年本科毕业。曾当过教师、编辑、电视导演等。现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天津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以写小说为主,曾在国内各大文学期刊发表大量长、中、短篇小说。另出版长篇小说、长篇报告文学及个人作品集数十种。部分作品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并译介到海外。

  


 
全国原创儿童诗、现代儿歌征集启事
东北作家网关于举行“疫情下的感人故事”诗歌创作征文启事
聚寿山杯”全国首届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寰球华人“中国梦•深圳杯”第三届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手足相抵 悲喜与共”抗疫主题征稿启事
“三农”主题全国原创诗歌大赛
第二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
第七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评奖启事
第三届“湘天华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课堂》“我的疫情日记”征稿启事
“封锁日记,肺炎疫情下的我们”征文活动
征集“人民战‘疫’” 文学作品启事
《草堂》诗刊: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 全国抗疫诗歌征稿启事
第二届广东省优秀电影剧本开始征集
人民文学出版社70周年社庆征集启事
“我与《北京文学》”主题征集活动启事
第三届草堂诗歌奖启动,面向全球征稿
征稿启事|寒假了,可写的事情还真不少!
《科幻画报》征稿启事:我和新年有个约会
更多...

朱自清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晨鸣一举拿下150家大客户,明年产量或突破600万吨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