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2        发布时间:[2019-11-20]

  

  1

  多伦多的冬天离不开雪。从早上延续到傍晚的雪积了厚厚的一层,整个城市白茫茫的,连黑夜也不例外。

  已经连续失眠几天的铃子望了望身边已经熟睡的远辰,叹了口气,慢慢地把他搁在她胳膊上的手臂挪开,放进被子。她静悄悄地下了床,披上了床头的浅蓝棉质开襟薄睡袍,轻手轻脚地走到了窗户旁。

  窗帘的颜色是地道皇家蓝,绒布的面料摸起来很柔滑,缺乏弹性,容易从手中滑走,还有一层里衬,凸起的亮银色小圆点像月朗星稀夜晚时的星星,落在纯白薄纱上。铃子夫妇住在这栋六层公寓的最高层,周边没有其他高楼,由窗户向外看,是天空,只有日月星辰和白云看得见卧室里的人,窗帘像个可有可无的装饰。买窗帘时,远辰就说一层绒布窗帘就足够了,不需要多余的衬里纱帘。铃子则觉得,没有两层窗帘的卧室怎能称作卧室呢?这外国的月亮里说不定住着肤白如雪的金发美嫦娥呢。铃子又说,光线充足的时候,若没有薄纱这一层,这扇绒布窗帘就不能显现她喜欢的纯正深蓝,会因光照透出灰蓝、浅紫或者浅粉之类不一样的颜色。于是,远辰拗不过她,最终还是装上了双层窗帘。

  皎洁的月光照进卧室,绒布窗帘上的光影形成了陌生而模糊的图案,像一只正在寻找食物的粗长尾巴动物。铃子轻轻拨开蓝色窗帘的一角,隔着白色薄纱望向窗外,大地上白花花一片,不远大街上的朦胧夜灯中和了雪的刺眼光芒。月亮很圆,静谧的夜空涂抹着水墨画一般的虚无和苍白,一簇凤尾竹在水墨画中若有若无地飘浮着。

  “哦,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大概是地面上那些常绿的灌木在月光和积雪的作用下,仿佛投影到了天空。如此寒冷的北方没有竹子,那是我们南方才有的。”铃子心里想。想到“南方”,她的耳边响起一条大河的咕嘟咕嘟声。故乡的河,流动在南方的四季里,终年不结冰。这里才不到十二月呢,就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

  她记忆中的故乡也曾下过一次大雪,唯一的一次。那一夜,十五岁的她打开屋门,见到一朵朵六角雪花飘向天空,变成了无数孤独的星辰。在室内,她家的灯则亮了一整夜。她清晰地记得那个冬夜,不仅仅是因为雪的缘故。她的父母离婚了,她和哥哥从那个夜晚开始就奔波在父母各自的新家,再也没有感受过完全的团圆。远辰母亲对她的这一“原罪”颇为在意,总在铃子面前炫耀远辰原生家庭的融洽,有一次,铃子为了阻止婆婆的絮叨,故意踢翻脚边的啤酒瓶,啤酒顺着涌起的泡沫流到了客厅角落。

  父母的离异让铃子难熬了很长时间,长大后的铃子决意为维护爱情和家的完整而全力以赴。铃子记得,有一位哲人说过,婚姻要求双方放弃原来养成的“我”,才能接纳对方,维护“家”的整体性存在。铃子觉得,这样的结论比美文作家强调在爱情中找到“自我”更有智慧,可岁月匆匆,生活自顾自地走下去,当铃子即将成为一位母亲的时候,她开始对已被内心全然忘却的“自我”产生了迷惑,她思忖着这份疑虑,纳闷在“自我”与臣服于爱情之间究竟横亘着怎样的鸿沟。

  楼下操场左侧的连排镇屋还有两三家亮着灯。镇屋是一些连在一起的漂亮房子,红色的屋顶已被白雪覆盖,屋顶上似有几个移动着的小黑点。“一定是不怕冷的小鸟吧。”铃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她的视线停在了第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一个裹着红色长外套的女人正推开门走到院子里来。铃子平时从那家院子旁经过时,从未遇见过这个女人。但在夜晚,她好多次掀开窗帘时都看见她。那女人常常只是在院子里站上七八分钟,望着自家院子的矮灌木丛,然后又进屋。这红外套女人院子中的灯光,在这几户有灯人家中是最亮的。铃子一直盯着那女人进了屋、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放下窗帘,光着脚的铃子走出卧室,带上房门,局促不安地穿过客厅,来到卫生间。踩在防滑的浅蓝色亚光地砖上,铃子感到冷飕飕的。空气中弥散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味,那是从早晨远辰出门开始延续到夜晚的一种气味,或者说,那是从三天前甚至好几个月前就开始潜伏在铃子周围的一种气味,它或许源于一款陌生的香水,或许源于一类古希腊诵诗中的植物,或许,它仅仅源于铃子内心的某种情绪。她问自己:“这样的味道到底是真的吗?它在哪里?它从哪里来?”她迷茫于自己大脑中此起彼伏的问号,她那样渴望入睡,却又那样难以入睡。她觉得自己被生活伤害了,是的,她被看不见的东西伤害着,而伤害她的,却不是她可以还击的具体的人、具体的事情。

  铃子最近睡得不安稳。这三天更是失眠的厉害,大浴镜前的昏黄夜灯照着她动人又苍白的脸。她的鹅蛋形脸庞美丽俊俏,有着东方女子特有的精致柔和的轮廓,她即使默不作声,也显得富于灵气。眼睛黑亮坚定,只在无人之时显示出茫然。她身上的机智、温柔、内敛、谨慎结合得天衣无缝,这也使她既显随和又令人难以接近。这些日子以来,她变得那样容易伤感,突如其来的泪花常常在静寂的时刻涌向她。铃子从镜中看得见一尘不染、比白天显得大了一倍的长方形浴缸,靠墙面的浴缸边上摆着一个精巧雕花的铁艺烛台架,刚好能够不偏不倚地嵌入一个扁圆型的透明玻璃烛台,淡橘黄的柔和烛光照着洁白又光滑的浴缸。烛台架旁有一瓶香草兰味道的香水,铃子喜欢香草兰那种平淡、朴素的芬芳气质。浴镜旁的小幅油画以香草兰色为背景,一个裸体金发女人背对着画面,腰间搭着一条丝质浴巾,慵懒地坐在木凳上梳头。米色盥洗台上有两只白瓷牙缸、一个米色仿瓷小圆碟和一小盆淡雅的干花盆景。牙缸里插着牙刷和牙膏,小圆碟里躺着剃须膏,牙缸旁放着剃须刀和牙线。铃子打开盥洗台角落紧挨着墙的小壁柜,将远辰的婚戒取出来,放在了小圆碟里。

  2

  在加拿大,已婚男女随时戴着婚戒,铃子对此十分满意。虽然不少中国男人即使搬到国外长期居住,也没有入乡随俗,但铃子对远辰强调,她喜欢这样的仪式感,爱情不是等着发霉的珠宝盒里的稀世珍宝,爱情是阳光下的平凡浪漫,分秒不可缺,婚戒即为见证。铃子结婚时没有选择常见的铂金镶爪式的凸起圆钻,那种款式的钻戒戒圈较厚较凸起,戴起来硌手,但因更显贵气而深受青睐,铂金镶爪高傲地托起一个明亮切割的圆钻,无论从哪个角度,适宜的光线总可以穿透钻石,显露出完美切割工艺和明亮钻石所带来的璀璨,甚至在黑夜里都可以发出耀眼光芒。但铃子认为,如何显露钻石的光彩无足轻重,爱情的长久存在才生死攸关。她精心挑选了方便平日佩戴的钻戒款式,戒圈扁平顺滑,戒壁设计得如绵绸般柔顺服帖,戴在手上舒舒坦坦。

  铃子的再三叮嘱也让远辰养成了习惯,每天离家上班前,再匆忙都要打开壁柜,取出戒指戴上才出门。今天早上,铃子和远辰起了争执。

  “亲爱的,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把戒指同剃须膏放一起!一不小心戒指就会掉地上找不到的,这可是钻戒。”远辰一边刮胡子,一边站在卫生间门口,冲着在餐厅准备早餐的铃子大声抱怨着。

  “这样你才记得戴上出门。”铃子撂下手上的咖啡壶,不悦地说。

  “我不会忘的。”

  “可你已经连着忘了三天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不想让人知道你是已婚男人吧?是不是?”铃子站起来,大声质问着,眼泪滚到了咖啡壶的壶口处。她本想告诉远辰,她已三天三夜未能入眠,为了不影响他的睡眠,她连叹气声都吞到肚里,早上还依然准时出现在厨房,为他准备热餐。

  “你想到哪里去了?”远辰看了一下手表,“哎啊,要迟到了!忘了今天要提前去开会的。”他无奈地看了看铃子,恼火地将戒指往手上一套,早饭也顾不上吃,就出了门。又是开会!他疾速离开的匆忙多像一个奔向自由的囚徒啊!难道他迫不及待地想逃离她无处不在的爱吗?远辰把门带上的那一瞬,屋外的疾风噗地刮进了屋,铃子猛地闻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陌生植物的味道,有一点像掺和了一丝苦味的松树的味道,既腐朽又新鲜,像从远辰身上飘过来,又像刚从屋里飘出来,似乎它一直藏匿在空气中,遇到这一阵风,才让它复活了。铃子忍不住皱起眉头,她想辨别出它,又希望只是自己的错觉。

  铃子听着门砰地关上的声音,心一下空了起来,那股陌生的味道几乎呛到了她的肺。她使劲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将鼻子凑在壶嘴上,她希望藉由浓郁的咖啡香来帮助她忘掉这味道。铃子将壶里剩下的咖啡全部倒进自己的大杯子,再加入热牛奶和蜂蜜,然后坐下来,像喝一杯水那样,将咖啡一饮而尽。

  戒指是信物,它被做成圆的形状,圈住手指,也圈住爱情,既象征着圆满,也象征着枷锁。但这不就是爱情原本该有的样子吗?处于真爱之境的人谁不是宁愿为囚呢?若非如此,人在爱情中还有什么值得守护的?铃子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比戒指更能象征爱情的本质了,她即使足不出户,也会一丝不苟地将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远辰为什么连着几天忘了戴戒指?有意还是无意?那古怪的味道是不是已经跟随着远辰而去,还是依然存留在家里?

  新的一天,旧的一天。

  墙上的挂钟发出刺耳的嘀嗒声,铃子抚摸着纯棉睡衣下微微隆起的腹部,虽说眼下的铃子看起来还不像一位孕妇,但她的敏感体质已经让她觉得自己孕味十足,她身体中蓬勃生长的新生命正在体验着她的一切感受。

  “我是不能够忧愁苦闷的。”铃子心事重重地想。

  一整天,铃子也没有等到远辰的一个问候电话。铃子开了一张支票,填了两个问卷调查,翻阅了一本育儿杂志和一本时装杂志,中午吃了一份吞拿鱼三明治,傍晚下厨做了一顿晚饭。她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提醒自己不要东张西望地找寻那种陌生植物的味道。

  远辰晚上到家又晚了半小时,他像往常一样,洗过手就亲热地叫着铃子的名字,正要拥吻铃子时,铃子爱理不理地躲开了,但她又忍不住屏气凝神,翕动着鼻翼。她也不与远辰搭腔,只留他一个人吃晚餐,桌子的中央摆着温热的煎牛排、南瓜百合粥、清炒花椰菜,餐桌上方的米色圆形灯散发出夜晚才凝集起的亮泽。餐厅的油画中,一对恋人正坐在夏日户外的木椅上,彼此喂着葡萄,铃子委屈地噘起嘴。远辰饭后又开始加班。

  ……

  作者简介:

  芦苇,原名张焰,加拿大华裔作家。出生于福建,籍贯江苏。毕业于厦门大学哲学系,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五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发表的散文随笔、小说、文学评论、诗歌见《侨报》《侨乡文学》《书城》《香港文学报》《牡丹》等多家国内外报刊杂志。现为加中笔会副会长,现居多伦多。


 
人民日报“国家助学贷款助我成长”主题征文启事
第二届黄亚洲行吟诗歌奖国际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春满园杯”散文大赛征文活动
全球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聚寿山杯”首届全国散文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豆瓣阅读「社会派推理」主题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大赛截稿在即
第五届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征稿
“你追寻诗和远方,我就在嘉峪关等你”主题文学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江苏省作协主办 首届“栖霞胜境”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百度贴吧原创微小说大赛等你来秀
大连出版社第七届 “大白鲸”文学优秀作品征稿启事
新世纪优秀原创小说大赛征稿启事
“文化生态”杯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雅泰家具杯”全国美居文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神农杯”全球华人诗词大赛启动
首届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华威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第五届华侨华人“中山文学奖”作品征集启事
6家报纸副刊投稿邮箱
更多...

流沙河

路遥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格力电器:比他低估的核心资产不多了,抄底买入机会要来了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