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高平 来源:  本站浏览:178        发布时间:[2018-06-11]

  关于“写诗的人比看诗的人多”:

  有人说“现在写诗的人比看诗的人多”,乍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心里颇不是滋味。再一想,觉得只写自己的诗,不看别人的诗,也是正常的,因为许多人写诗本来就是一种自我宣泄,哭笑由己,不计其他。自己要哭,不必去看别人怎么哭;自己想笑,不必学习别人怎么笑。这个问题,考察一下诗歌的起源,就会明白。

  把写诗看做是改造社会的责任,把诗歌当做是教育别人的工具,甚至当做“炸弹和旗帜”、“匕首与投枪”等,那是后来的事情,是理性的主张,属于集团的功利。翻看近些年的诗集、诗刊、诗报,纯粹为服务于什么而写作的新诗,离开切身的悲欢去歌唱客体的诗人,比之30年前已经大为减少。

  写诗的不看诗,这种说法固然有点夸张,这种现象也确实存在。其实诗人对于诗的爱好都是从看诗开始的,诗人会写诗也都是从看别人的诗起步的,只是后来自己成了诗人,情况就起了变化:有的自视过高,对别人的诗不屑一顾;有的忙于写自己的诗,无暇看别人的诗;有的把写诗当做娱乐和消遣,根本就不管别人的诗是怎么写的;有的把诗看“透”了,只记得并尊重经典,不再浪费时间博览群诗了。如此种种,无法也无须改变。

  诗这个东西,也是一种“公器”,谁爱写谁写,谁爱看谁看;不爱写不写,不爱看不看;光写不看也允许,光看不写更可以。一概悉听尊便为好——“诗权”也是人权的一部分嘛!

  写得太快、太多不好:

  有的人(尤其是写旧体诗词的)对写诗近于痴迷,几乎无一日不写,无一事不作,无一景不吟。

  写得太快了则容易粗糙凌乱,因为来不及推敲,以饥不择食的状态急不择言,出现不和格律,不合语法,不合逻辑,甚至词不达意的现象就是经常和必然的了。这不但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相距甚远,而且往往连通达顺畅都难以顾及,使行家一看便能够挑出许多的毛病来。古人所谓“斗酒百篇”“倚马可待”之类的说法,只不过是对于才思敏捷的夸张性形容,不可当真,更不可效仿,因为文学、诗歌创作是非常严肃的千古事,任何草率、马虎、卖弄、耍快都是要不得的。写作速度从来不是文学的标准和文人的要求,即使你是才子,面对创作也应当写前深思熟虑、写后反复修改,不可以快为荣。

  写得太多了则难免会重复前人,也重复自己,会导致那些记熟的陈言、现成的词汇、习惯的用语,纷纷争先恐后地不请自来,像拧滑了丝扣的螺丝,让人不用费什么劲也不用费多少时间就可以凑成一首。久而久之,就麻醉了自己的创造力,扼杀了对于创新的追求。 熟练不等于创造,数量不等于质量。诗词自古在精不在多,文学是以一当十的东西,是靠精品立足、靠经典存活的。一个新而奇的警句胜过一万句滥调陈词。

  再说“看不懂”:

  有些新诗让人“看不懂”已经是一个老话题了,前几年为此大嚷了一阵,喊“看不懂”的人不只是普通读者,也包括许多的高级知识分子,有位老诗人打电话问我“你们的某某得奖诗人的诗我怎么看不懂啊?”而有的诗作者则反驳说你看不懂是你水平低,甚至断言你现在看不懂,500年后的人会看懂。嚷来吵去各不相让。

  于是,人们厌倦了对这个问题的争论,写的只管去写,看不懂的也就不看。诗人和读者大有分道扬镳、彻底拜拜之势。

  我的回答是:“你看不懂的我也看不懂,我不认为是因为我们的水平低,我怀疑作者自己也不懂他究竟写了些什么。他们为了哗众取宠,冒充标新立异,所以故作高深。他们都是神经正常的人,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否则无法解释。”

  中国是一个诗国,从第一部诗集《诗经》问世至今已有2000多年了,流传下来的诗作浩如烟海,我还没有读到过根本无法懂得的作品,只是有的比较隐晦,有的比较含蓄,有的费些思索,有的可以见仁见智、做出不同解释。一句话,中国几千年来没有过让人“看不懂”的诗。

  是的,古人有“诗无达诂”之说(见汉代董仲舒《春秋繁露》卷五),他指的是诗会因读者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解释,是说审美存在差异,而不是说诗无法看懂。古人还说过“诗有可解,不可解,不必解” 的话(见明代谢榛《四溟诗话》卷一)。我认为,他说的“可解”是指内容清晰、主题明确的一类,“不可解”是指具有多种含义、不能做出某种固定解释的一类,“不必解”是指让你自己去领会其中的意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一类。我们不能误解为这位谢先生主张应该有“看不懂”的诗。他还揭露说,“还有一种晦涩,来自诗人乔装癫狂。”“一些作者哪怕表达很简单的想法,也无法不搅个乱七八糟。”“乔装”和“搅”,正和我在前面分析的一样:“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

  我读到了一篇E.B.怀特写的文章(见《作家通讯》2018年第2期),他说有些诗人的心里其实是清楚的,但是为了“想走红或者名世”,就“故意写得极其通俗”“或者彻底晦涩”。巧了,原来我们有些诗人的毛病在美国也有。“故意写得极其通俗”的,我们有这个“体”那个“体”的“口水诗”;至于“彻底晦涩”的,就是“看不懂”的诗了。他还揭露说,“还有一种晦涩,来自诗人乔装癫狂。”“一些作者哪怕表达很简单的想法,也无法不搅个乱七八糟。”“乔装”和“搅”,正和我在前面分析的一样:“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怀特说,“我以为美国人较之其他民族,更容易受他们不理解的事物打动,诗人就利用了这一点。”我不了解美国人究竟是不是这样好奇,因此容易上这类诗人的当,值得庆幸的是,中国的读者却是不容易被不理解的事物打动的,他们拒绝不了解的东西,不接受“看不懂”的东西,因此,他们将倒逼新诗让人看懂,从而使当代的新诗还能够存有改弦易辙的希望。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潍坊日报》银龄安康工程”十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山东启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主题征文活动
北岳文艺杯”山西晚报小小说大赛启动
湖州电信天翼杯我是一个老兵”有奖征文启事
第九届黄鹤楼诗词大赛启动
第二届红棉文学奖” 面向全国征集作品
首届盛京满绣”杯我和旗袍的故事”征文和摄影及微电影作品征集启事
更多...

黄亚洲

彭荆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朝林——执着追求 前景无限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