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向岛 来源:  本站浏览:262        发布时间:[2018-06-05]

MAIN201805302250000190321242551.jpg

    《佯狂》

  作者:向岛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5月

  ISBN:9787506399326

  定价:33.00元

  内容简介

  西北某小城,在这几年反腐倡廉的大环境下,一些终日为名为利熙熙攘攘的小文化人:作家、小学校长、记者、影视界的混混、所谓书法家,因种种利益纠葛,在市里领导和所谓大企业家因贪腐事发或自杀或被捕之后,也纷纷落得人财两空的结局。而没有那么强烈权钱欲望的人,以及一些本分做人的普通百姓,却从平凡普通的日子里,收获着亲情温暖和心灵安宁。

  作者简介

  向岛,男。六十年代生在陕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着有长篇小说《沉浮》《抛锚》,散文随笔集《清朗的和混沌的》。长篇小说《沉浮》在新浪读书连载,点击逾千万,反响强烈。发表中篇小说《声名飞扬》《天凉好个秋》《归宿》《利刃》《诗人之死》等,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当代》《飞天》《延河》等文学刊物,被《小说月报》《中篇小说月报》等多家报刊转载。

  试读

  第一章

  就是这个晚上,马川在睡梦中自己把自己的右手手腕啃了个血肉模糊。马川平常丢三落四,忘性大,觉得自己啥事也记不住。能把这个日子记住,不单因为手腕受伤是血的事实,也是因了另一些人和事的参照。

  下午下班时间到了,马川才离开的办公室。他坐公交车到了时代广场,一下车先拿出手机打电话:一哥啊,我到了,你赶紧过来。电话那头说马上马上。“一哥”是马川自小的同学,成天狗皮袜子没反正的,半下午那阵就打来电话,说是晚上要一块儿喝酒。马川挎包里装着一瓶老西凤酒,是他整理办公室时翻出来的,自己什么时候塞在墙角的都不记得了,被破旧报纸杂志给遮住了,透过酒瓶看标签背面打的日期,竟然是十年前出产的酒。一哥上次来办公室就盯上了这瓶酒,嚷嚷说陈酒新茶,再好不过,啥时好好喝一下。马川要穿过时代广场往饭店走时,才发现今天的广场有些异样,黄色的反光布带整个儿围住了广场四周,稀稀拉拉站着一圈保安在执勤,不时指指点点着,阻止想要进入广场的人。广场地面上铺满了稻草垫子,不少人在围观,马川听到他们说,广场里的长龙大厦明早就要整体爆破拆除了。许多人竞相用手机拍照留念。马川抬头看,三十六层高的大厦上,垂悬下来一条条红布标语,又宽又长的在高处鼓胀翻卷,巨大的黄字印着“鹏程爆破,创造精彩”之类广告词,底下竖写着阿拉伯数字的电话号码。看来果然是要拆了,爆破公司借机在做广告。马川住的小区离这里不远。长龙大厦主体工程建成以后,杵在这里怎么也有两三年了吧,却一直还是水泥本色,不见有内外装修。这座大厦地上三十六层地下还有两层,当初建设时,围墙的广告牌上赫然写着“长宁第一楼”,如今高楼群起,是不是还保持着“第一”,就不知道了。马川并不关心这个。只是每当站在自家阳台,望着这水泥色大厦横在眼前,就会心生一个奇怪的联想:这些供活人居住的房子,远看起来,窗洞又小又密密麻麻,就跟在墓园里看到的那一排排阴宅没有什么两样,马川每次都在心里阻止自己这样想,内心却恶作剧一般,禁不住偏要这样去想。这碍眼的灰楼眼看就要炸掉了,马川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不过他不关心这些。

  马川绕广场半圈往饭店走,还有一站多路,但他不想再换车坐车了,想走一走。

  “朱蹄坊”的生意迟早都是个好。马川提前打电话订了座儿。门前停满着车,靠近门口那个固定车位,照例是朱老板的奥迪A8,夕阳下漆黑瓦亮。朱老板如果不出门,他的车就放在这里,出门了这车位也为他空着,竖一个醒目的黄色塑料牌子:固定车位,严禁泊车。朱老板卖蹄花,从早年的三轮车生意到油毛毡棚子再到如今自盖的三层店面,生意越做越大。马川一直是吃着他的蹄花,过几天不吃就想这一口,把自己也就从个二十出头小伙子吃成了四十岁中年人。所不同的是,朱老板眼看着越来越阔,马川大学毕业分配到长宁市群众艺术馆,没挪过窝不说,还越活越没了神气。朱蹄坊朱红大门,门额上悬挂着三个大字“朱蹄坊”黑底金字招牌,门的两侧,还配以与众不同的对联:“黑蹄白蹄好吃才是主题,大蹄小蹄全然不成问题”,是长宁市书法家协会主席顾若虚的手笔。马川看见朱老板正站在店门口和人说话,跟二十年前一样精瘦,底气和精神却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进城做生意的农民了。朱老板右手插进裤兜,双腿站得直挺。那一年他在高速路开车,出过个事故,那时候他开的还是一辆破旧桑塔纳,据说是好端端走着,前面一辆加长货车突然撞上隔离带发生侧翻,货车上满满当当拉的黑猪白猪,摔死的猪横七竖八摊在路面,没摔死的猪便满路乱窜,朱老板既要躲事故车辆还要躲死的活的白的黑的猪们,慌乱中失控,一头扎向路边护栏,好在折了半条左腿和右手的两根指头,人没事。有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也有人说这是猪们的报复,往后该改行了别再卖猪蹄。朱老板还偏不信这个邪,索性把原来挂在油毛毡破店面的“猪蹄坊”招牌改为“朱蹄坊”,径直把自己姓氏嵌进店名,这一字之改,生意竟然突飞猛进,又三年下来,拆掉油毛毡棚子盖了新楼不说,很快在省城和其他地市开了几家分店。朱老板生意好的最直接体现,是他的义肢在不断更换提升,先前是国产的,一脚高一脚低,走起路来还咯吱作响,现在听说是换了世界最先进的德国名牌义肢,走起路来完全好人一般,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什么问题,加上右脚本来就好着,把个奥迪A8过来过去地开,风驰电掣一般,怎么也算是长宁市里个人物了。朱老板以前看见马川老远就打招呼,现在见了,有时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有时就视而不见,生意好了人多眼乱,不能怪他一阔脸就变,也实在是顾不得。马川并不管这些,咱是吃他的猪蹄又不是吃他本人的“朱蹄”,无所谓的。他进店找到地方坐下,临窗的一档格子。

  马川刚坐下,手机响了,心想一哥这家伙来得倒是快,一接却是他的主任白小白。白小白这段是到马栏县深入生活去了。马川说,主任好。白小白说你在哪里啊。马川说刚下班啊我才从单位离开,怎么,主任查岗啊?白小白笑道,不是不是,我从马栏县回来了,中午那阵才回来的,一回来就替领导忙了一个下午。马川说,我刚到的朱蹄坊这里,要跟一个老同学吃个饭。白小白问男的女的啊。马川说,哈,男的,怎么,大主任连这个都要检查?白小白说不是不是,你要没有啥不方便的话我过来,咱们一块吃饭,今天我来做东。马川说,噢……那好啊!白小白说,我跟体育馆秦伊力两个,对了,我把报社耿亚红也叫上,一共三个人,你挑拣些好菜点啊,咱提前说好了,我的东。

  群众艺术馆这种单位,作为文化系统一个下属事业单位,无足轻重得很。外人不知道了还以为那里又是单独院子又有办公楼,是个机关呢。殊不知世上的机关,那是分为主机关、亚机关、准机关的,马川虽说没混上个一官半职,对于这样的谱系毕竟还懂得。这种单位,你非要说它是机关,算个准机关都勉勉强强。至于马川所在的文艺创作室,则是群众艺术馆下属的小小科级建制,实际上满共也就三个人,一个主任两个兵。但主任白小白在市文联那里还挂了个副主席,享受副县级待遇,算是高配的。马川平时未必坚持坐班,问题是这段单位里没人了。白小白去了北部山区的马栏县深入生活,那里是她的生活基地,另一个女干事小吴,则是生小孩休产假去了,只剩下马川一个。市里如今抓纪律作风,动不动检查出勤,有关部门牵头,电视台报社相跟,扛着摄像机,不打招呼说到就到,大小一个单位总不能关着门。好在工作性质所决定,坐班也无非是翻翻闲书,一晌时间不知不觉也便打发了。

  电话刚打完,马川隔着玻璃窗就看见一哥来了,正从一辆摩托车后座跳下来,掏出一沓零钱给摩的司机付费。一哥从窗外也看见马川,径直走到座位,嘻哈着说,看哥们儿行动够迅速吧?马川说,今儿没有开你那破微型面包车?一哥头一歪,说你他妈的啥人嘛,咱不是要喝酒么,你想让我酒驾抓进去啊?马川笑道,你那破车,喝完酒往街上一抛就是几天,又不是没乱抛过。一哥说,那车破是破,毕竟还是咱的一份家当么,尽可能珍惜着的好,让我先上一下卫生间去。

  服务员过来,马川点菜。按白小白说的,挑拣好的菜点,无非是多点几样蹄类,红烧猪蹄、糊辣羊蹄,还有驼掌、鸡鸭鹅掌之类,正点着菜一哥捧着一双湿手过来,说不点了不点了!马川一脸不解说,你个神经病,咋回事嘛?一哥说咱走,不在这儿吃了,走,咱走。马川说你有病啊!人家白小白几个还要过来,我都给她们说,在这儿呢!一哥说,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给她们说换地方不就行了?拎了马川装酒的包儿就走,马川只好站起来,跟着往出走,回过头跟服务员说,啊……对不起对不起,地方先给我们留着……一哥歪过头给服务员说,不留不用留了。出了门马川问到底咋回事啊。一哥说,贾宝民个贼日货也在这儿呢。马川知道贾宝民过去是跟着一哥做同样营生,后来跟一个女县委书记结了婚,而那个女县委书记后来又提拔了,就是现在的鄢静之女副市长。马川停住步说,我当是咋了呢,蝎子把蜇了样,弄半天,不就是个贾宝民么,他吃他的咱吃咱的,咱又不是吃他的。一哥揽住马川肩膀,说快走快走,我看见那货黑心就泛了,人家一帮是坐在包间里的,一见那式子人,不吃都够了。

  他们往南走,来到滨河路。滨河路以前只是一条路,自从前两年把渭河河道里隔出一道水泥堤坝,靠市区这边蓄上水就叫做了长宁湖,滨河路于是变成热热闹闹的饮食一条街,面朝长宁湖,大小餐馆一家挨着一家。他们选择了一家叫做“荞麦园”的饭馆,在二楼要了个临街的包间,窗外就是那一泓湖水,这里的环境还好。马川赶紧先给白小白打电话说挪地方了,并找借口说朱蹄坊那里没有合适的座儿。一哥的情绪却依然纠结在贾宝民身上,说你没见那货如今竟然弄个银丝边眼镜戴着,脖子上还搭个真丝围巾,把自个儿弄得知识分子样,人模狗样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贼日的跟我一样抬尸工么,他不抬尸这才几天,就不知道自己姓啥,是老几了?马川翻菜谱点菜,不抬头说,咱还提他干啥!

  白小白她们很快也就过来了。三个女人一胖两瘦,白小白是雪白的尖领衬衫捅在底下艳红的大摆裙子里,细腰上系条鳄鱼皮纹的窄皮带,一进门先拱手说,晚上好!马川看她,脸上明显有着山区紫外线的痕迹,不过人很精神。秦伊力则是高大胖,把一身蓝色白道的耐克运动衣撑得鼓圆,前胸后背的“√”标志就越发醒目,手指上不住转动着汽车钥匙环儿。三人行,越发衬托得耿亚红黑瘦地缩在后面。白小白先介绍耿亚红说,长宁日报社文艺部耿主任,咱们长宁市大才女。耿亚红说,不敢不敢,我算哪门子才女啊!耿亚红跟马川握手,他们早都熟悉。一哥抱拳晃晃,不上前反倒后退,省却了握手的程序。白小白又介绍秦伊力说,秦主任,市体育馆的大管家。马川打招呼握了手,一哥照样抱拳晃晃。马川然后也介绍一哥说,第一哥,我自小的同学,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一哥抱拳继续晃着,跟谁也不准备握手的架式。白小白说噢,弟兄好!一哥口里重复一句“弟兄”,噗嗤笑了,说我姓第五,第五剑,粗人一个,不好意思,老先人传下来这个姓,瞎着哩,一辈子都弄不到人前去,也让大家为难了。拱了手来回晃。大家都笑。马川说,他从小就人高马大,动不动还好打个不平,年龄也比大家大一半岁,同学们先是叫他第一哥,后来图省事就叫成一哥了。他这副块头,名副其实是吧?几位女士附和说,就是就是。白小白说,一哥你就给咱上坐吧。第五剑忙摆手往后缩,说不敢不敢。白小白说,耿主任,那就你往上坐,你今天应该是主角。耿亚红推辞说,我算啥主角呢。白小白便拽了耿亚红一起往里坐了,说都坐都坐,反正是圆桌,也无所谓上下。秦伊力挨着耿亚红坐下,手指上转动的车钥匙并不停下来。马川把第五剑推进去,说我是个左撇子,我得坐边上。一共五个人,白小白在中间,一边两男一边两女,半月形就围坐了。

  大家先就说到了长龙大厦即将爆破拆除的事。马川说就在家门口呢,咱以前竟然不知道。耿亚红说,也不是一天两天,好像是酝酿一段时间了。马川问,长龙大厦老板是谁?耿亚红说,长龙房地产公司,鼎鼎大名的庞志坚老板呀!据说当初公司起名,还是掏高价请世外高人算了卦的,把“龙”字从“庞”字中拆出来方可兴盛,长宁舞长龙,果真就盛极一时了,这长宁湖工程也是他搞的嘛。马川说,噢,貌似本届红人嘛,怎么就……耿亚红淡淡笑道,那当然,时代广场作为长宁的白菜芯儿,寸土寸金的地方,不红他能占去一角建写字楼?不过太红了离黑就不远了嘛,这是辩证法。白小白说,我也是这次回来才听说这事,太可惜了,咱们还是应该相信领导方面会有更好更全面的考虑。耿亚红说,也许并不那么简单吧,咱等着看着就是了。耿亚红看来掌握更多情况,报社人本来就消息灵通,她却欲言又止了。

  白小白看一遍点好的菜单,“荞麦园”顾名思义以荞麦食品为特色,配菜也主要是些地方风味,当归煲土鸡、清炖黑山羊肉、老碗水库鱼、家养野猪肉,算是这里的特色菜,都已经点了。白小白说,换这地方不错,很不错,下回咱们再去朱蹄坊吧。白小白说着压低了声音:你们知道不,朱蹄坊现在啥都有,除了大家常吃的各种蹄掌,还有不少神秘菜品,熊掌啊穿山甲啊都有呢!秦伊力急忙给白小白递眼色,还把停止转动的车钥匙竖在嘴上。耿亚红嘴一撇说,那不都是国家保护动物么?白小白知道自己失口,忙解释说呵呵我也是听他们说的,谁知到底有没有呢,哎,你们谁吃过生肉,就是纯粹生吃的?白小白岔开话题也太快了,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又说,我可是吃过的,一次把一个羊腿都快啃完了。耿亚红嘴一撇说,好吃吗?白小白说,不是好吃不好吃的问题,是把你饿没饿到那种地步。三年前我第一次去马栏县牧区,那时候不是啥经验都没有么,早上起来吃完早餐,包里装上两瓶矿泉水就往牧区跑,采访牧民,中午到了饭点儿,人却没有胃口,就想着晚些再吃,结果走到天黑才遇到另一户人家,实在是快要饿死了,一进门就先要吃的,女主人端了梯子,从阁楼里取下来一个风干的羊腿,这才要煮,我却等不及了,问她这能直接吃不。她说能,他们有时忙了,也会生吃的。我就捧了那羊腿啃起来,也不管那羊腿风干了像是木柴一样。白小白做出动作语言,双手在嘴前来回移动,像是吹口琴一样,接着说,原想着先垫垫饥,一啃起来却停不住了。耿亚红笑道,那还是说明好吃嘛。白小白说,那阵子还顾得上啥好吃不好吃呢,能吃饱不饿死就算不错了。你们都想不到我一下子吃了多少。见大家没人吭声,白小白说,一条羊腿竟然让我给啃完了,风干了的羊腿其实也没有多少肉的,不过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不算难吃呢。

  大家都笑。白小白是把这段故事当作她深入生活的一段佳话来说的,马川都听过无数遍了,还是跟着大家笑。秦伊力说,再甭说你那生吃羊肉了,影响人食欲。白小白笑道,好了不说了,咱先得把正事交代好了才要紧。从包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塑料文件袋,平展展递给耿亚红说,耿主任,领导署名文章的打印稿给你,一下午就忙的这个,老大本人审签过的。大家透过文件袋,看到那文稿右上角粗黑笔迹签写着“元兴国”三个大字,没有写多余的字,只是一个签名,底下署着日期,“元”字那竖弯钩甩得老虎尾巴一样,霸气十足。耿亚红说,对了,这个你得给我,不然我咋个给报社交差呢?接过去看也不看,卷起来就往自己包里塞,竖着卷塞不进去,又横着卷了才硬塞进去。白小白说,这回的世界读书日,差点都疏忽过去了,我是在微信上看有人提到,才急忙往回赶。元书记一天到晚操着全市五百万人的心,这点心咱得替领导操上才是。耿亚红不冷不热似笑非笑说,替领导操心当然是好事,只是以后要操心的话,有些提前量才好。这明天就读书日了,老大署名的这类文章,虽说属于报社文艺部管,却是要上头版的,我今晚回去还得加班,跟头版编辑和版面编辑协调,撤稿换稿,每次他们都不高兴,好像我自己想要达到啥目的呢。这时菜也上齐,白小白说好的好的下次一定尽量提前,来来来咱们开吃吧,我先敬大家一杯!

  三个女士喝的酸奶,白酒就只是马川跟第五剑两人喝。陈年的简装西凤酒,虽说不是茅台五粮液那样的高档名酒,上十年时间却使得它品质大增,酒液发黄发黏,可见当初是粮食酿造而不是勾兑的酒。第五剑让服务员把小酒盅收了,换上玻璃杯,咕嘟咕嘟先给一人倒了大半杯,一开始还跟马川晃晃杯子意思一下碰杯,后来就自顾自喝,小嘴抿,节奏频。他跟其他人不熟,大家说话也不插言,只是喝酒。马川的酒才喝了一少半,他已经见底了,又给自己倒上。这家伙平常倒是能喝点酒,马川也没顾上问,今天是咋了,这样喝法?

  秦伊力手机响了,她接电话说了一连串“好的好的”,挂了电话跟白小白说,鄢市长打的,咱们八点前得回到体育馆去,鄢市长要打网球,说是元书记可能也要来。白小白说,那咱们赶紧先吃点主食。叫了服务员过来,先要了两碗荞麦饸饹。然后跟大家说,你们不急,慢慢吃。没人应话,白小白又说,唉,当个领导也真不容易,成天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的,伊力你注意了没有,元书记这段白头发多的,刚染了没几天就白刷刷冒出一层。秦伊力说,还说元书记呢,鄢市长才四十出头,白头发都多的,一丛一丛的。白小白说,元书记跟他夫人一周见面恐怕都是有数儿的,沈晶大美女在电视台也忙得不可开交,两人一个比一个忙。我就不知道人家沈大美女是怎么保养的,那么忙吧,却是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了。耿亚红不吭声也不与说话人目光交流,有意把头压得更低似的,自顾吃饭。白小白说,鄢市长一个女人家,把自己弄得也太过朴素了,啥都不讲究,一年四季老是那么两件衣服,按说前面那个丈夫不争气,离婚也都离了,如今找了个大款,该穿就穿该讲究就讲究点,有他谁说的了啥呢?话音未落,一哥却没忍住笑出了声,差点喷出饭来:大款?噢……噢……大款,来来来,咱们喝酒!满桌人一惊,耿亚红也猛地把头抬高,挨个儿看着大家。一哥不管有没有人响应,自己端杯,猛灌下一大口酒。

  白小白和秦伊力匆匆忙忙一人吃了一碗荞麦饸饹,边吃着白小白喊服务员过来,她要先把账结了。马川急忙起身拦挡,说你意思让我们也别吃了。白小白这才收手说,哎呀,实在不好意思,那我就下次再补请,咱原班人马,朱蹄坊好不好?临走时又说,耿主任不好意思,那就没法送你回家了,我们得提前赶过去,在领导来之前在那里等着,你们就慢慢吃吧。耿亚红勉强笑道,我咋能回家,这不是还要去报社完成任务呢么,正说着她的手机响了,一接是女儿打来的,问她怎么还不回来,就隔着电话赔笑说不好意思妈妈又要加个班,一会儿就回来了,边说着也顾不上站起来告别,只是跟白小白秦伊力摆了摆手。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首奖2万元+平台签约 | 第一届脑洞故事板虚构小说创作大赛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