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张柠 来源:  本站浏览:145        发布时间:[2018-06-04]

  叙事结构有两个层面的意思,第一个层面的意思叫布局结构,第二个层面的意思叫做总体结构。我们先来讲布局结构。布局结构就是指小说叙事先讲什么后讲什么,哪儿多讲哪儿少讲,是一个狭义的结构概念。

  小说先讲什么后讲什么是有讲究的,不能平铺直叙。现实生活里边,我们动作的顺序是ABCDEFG,但是在文学的讲述中,你可以打乱这个次序,重新来结构叙事。我们在中学写作文的时候就讲插叙和倒叙,比如说我从南门出去,往经贸大学走,在立交桥下面看见那个女孩子,我吃了一惊,她怎么这么面熟,她是我高中时的恋人,通过联想,高中时期的生活片段自然而然就插进来了。它打乱了ABCD的时间顺序,从现实生活的结构变成叙事的情节结构。在叙事里面,你可以自由地进行调整,先讲这个后讲那个,把已经发生完的事情拿到前面来讲,都是可以的。

  怎样安排才最合理?第一,没有标准答案,对每个人来说不一样,甚至应该说怎么写都可以。第二,这就要靠你的阅读经验和创作经验。你要读遍世界文学的名着,你知道海明威是怎么设置的,你知道契诃夫是怎么设置的,你知道托尔斯泰怎么设置,你还知道鲁迅怎么设置,然后你可以模仿,也可以自己另搞一套。你要去摸索和调整,感觉怎么样讲得顺畅就怎么讲,而不要像写新闻稿一样,按照现实的顺序记流水账。完全顺着来是不行的,容易让人厌倦,而且文本的容量很小。你打乱叙事的节奏,把时间颠倒过来,插叙一下,倒叙一下,它就可能产生许许多多的奇异。奇异对文学而言是好东西,它会生发出更多的意义。

  布局结构第一是先写什么、后写什么,第二就是哪儿多讲、哪儿少讲。在最能够表现你的小说主题的地方要多讲,扯闲话不能太多,但是闲话也很重要。小说叙事如果没有闲话,我们会说它的叙事目标过于明确了,叙事太干巴,文本内部不丰富。就像你从南门出去,去经贸大学,你要破解人生之谜,你只顾一路往前走,撞在车上了都不知道。半路有人跟你打招呼,问你去哪啊,你不上课了吗?你说,噢,我要去一趟经贸大学。你会停下来跟他聊一会儿天,说我们山东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对方很好奇,你讲一讲,最后你告诉他说,对不起,我们今天就聊到这儿吧,我现在有事要走了,再见。然后你再往前走。这不是很正常吗?结果你非要跟人家说,别跟我聊天,我现在要去破解人生之谜,要到经贸大学去。那就显得很古板,很傻气。这里需要有闲笔,但能多讲吗?不能太多,太多的话我们就搞不清楚这个小说到底要写什么了,是讲你们山东的事情,还是讲经贸大学的事情呢?写山东写了五千字还不走,就太唠叨了。

  闲笔不能太多,必须保持叙事往前走,到你最感兴趣的地方去。比如立交桥底下,那是一个“意象丛生的地带”,一个拐角,俄国理论家巴赫金叫它“危机地带”。巴赫金是对小说内行的人,他说那些立交桥底下,拐角的地方,路灯照不到的地方,也就是“意象丛生的地带”“危机地带”,就是小说的生长点。在这些地方你可以多写,这些地方是富有意义的。什么地方多写,什么地方少写,基本原则就是既要指向小说的叙事目标,又要兼顾丰富多样性。你说莫言在写作的时候还会去想这个事情吗?他不会了,他张嘴就来。有时候我们说莫言老师讲到哪里去了?他离开了主题,过一会儿又回到主题上来,然后他再跑出去,再回来。他已经完全挥洒自如,根本用不着刻意地去想。他的思维方式就是小说家的思维方式,他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是丰富多样的,什么样的东西是目标明确的,他能处理好这两者的关系。这不是来自理论,而是来自于创作实践,时间长了,写得多,自己摸索出来。摸索到什么程度?你要能够很好地把握叙事节奏,让人读起来感觉舒服,当我们觉得你的叙事越来越干枯的时候,突然从旁边插进一个事情来,离开了主线,然后回来,再继续往前走。

  接下来讲广义的结构,也就是叙事的总体结构。为什么要特地讲呢?因为很多小说创作者对这个问题关注不够,导致我们今天的读者读一部长篇小说,读完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要读。你没有给读者一个阅读你的理由。五十万字的长篇小说,花一到两个礼拜的业余时间才能够读完,你说你写了一个哥哥和几个妹妹的爱情故事,那要你写干什么,曹雪芹写的不是蛮好吗?或者你写一个人要为父亲复仇,复仇还是不复仇,犹豫不决,那也不一定要你写,莎士比亚写得不比你好吗?我平时有很多时间在阅读当代的作品,我经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我为什么要花时间读你啊?难道为了向你证明我是当代文学专家吗?其实我无所谓。我之所以要去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要看当代的作品,是因为我有期待,我期待在我阅读的许多小说里面出现一部我不曾看到过的小说,不仅仅是语言、情节、细节、布局各方面都很好,更重要的是,它能够触动我,甚至解决了一些我很困惑的问题,这就是比较高的要求了。

  我们说近一百年来中国文学没出现大作品,这在文学史的长河里面当然不算什么问题,一百年只出一个鲁迅那太正常了,晚清也就一部《红楼梦》,其他全被“等等”给省略掉了。然而我们总还是有期待的,期待当下能够出现大作家,出现时代标志性的大作品。一个时代过去之后,人都去世了,文物也找不着了,我们怎么了解历史,就是通过诗经,通过唐诗,通过《金瓶梅》《三言二拍》这些时代标志性的文学作品。那么当你基本解决了写作技术问题的时候,当发表和出版对你来说不再成问题的时候,甚至于,你拿了诺贝尔奖以后,这个更高的要求就会突现出来了。到那时候你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写下去。你就会去考虑,我能为这个时代提供一点五百年以后还留得下来的东西吗?

  这里面涉及我们现在要谈的叙事总体结构,总体性的问题,很抽象,我们把它具体化,举几部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作品来解释这个概念。《三国演义》的叙事布局结构很好,花开两朵各表一支,囊括了很多复杂的内容。这个小说的总体结构是什么?我们能够用一句话把它概括出来,就是三兄弟打架的结构。为什么叫“三兄弟”呢?因为中国传统社会的结构是家国合一的,家族的结构和国家的结构是一体的,在家里面要孝,对皇上要忠,在江湖上兄弟之间要义,这些东西无论在家庭里面还是在国家层面,对上下、君臣、父子、夫妻都适用,它是一个高度整一的结构。家国的结构是中国传统社会的超稳定结构,而《三国演义》首先肯定了这个结构:汉献帝还在,魏蜀吴打架是可以的,但是不可以否定皇帝,社会的根基不可以动。所以曹操打赢了也不敢当皇帝,不敢否定这个家国合一的结构。在这个前提之下,《三国演义》讲述了汉下面三个所谓的“国”之间的争夺,因为家国结构没有破,所以下面再怎么分也还是兄弟,还是在传统封建社会家国结构的稳定性、完整性的前提下进行争斗。

  接下来,《水浒传》是儿子造老子反的结构。家国合一的整体性的东西依然没有动摇,只不过那个儿子说你怎么总喜欢他不喜欢我,你老让他当处长让我当科长,我不干了,我拉一拨人自己玩去了。这时候老子说,回来回来,你不是要当处长吗,好吧就让你当,于是宋江来了,当了处长,不孝之子全部干掉了。儿子离家出走造反,就是这么一个总体结构。这些东西中国人一看都懂,觉得很有意思,里边有反常的东西,也有正常的东西,正常的东西就是家国合一的总体社会结构,这是不变的,反常的东西就是打架造反。

  再继续,我本来要讲《红楼梦》,但是我在中间插进一个更加反常的东西,就是《金瓶梅》。《金瓶梅》里面不存在家国结构这个东西,西门庆的故事结构是家庭。你要知道家庭的意义跟家族的意义完全不一样,在家族文化里面,个人的欲望、个人的诉求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整个家族的和平稳定繁荣,所有个人欲望都要让步于家国的总体利益。可是西门庆一出场就父母双亡,整个故事以他一个人为中心展开,《金瓶梅》的总体结构就是欲望化的家庭结构。家庭结构支撑的是欲望,它有好多个层面,比如子孙繁衍、金钱、性,这些东西全部是《金瓶梅》展开的基本要素。这是带有一定现代意义的家庭的故事,也就是一个欲望的故事,西门庆有药铺,有自己的房产,有很多很多的女人,他满足了封建社会晚期中国男人的最高理想,既当皇帝又当嫖客。西门庆先挣钱,在城市里边他是商人,挣完钱以后搞女人,娶到家里来,然后在家里办宴会的时候,他就模仿皇帝上朝的座次,自己坐中间,妻妾都在两边排着。同时他又是嫖客,离开家庭的场景,他就到李桂姐那里去嫖,最后他烦了,干脆把妓女全部娶到家里来。西门庆随时可以做皇帝又随时可以做嫖客,《金瓶梅》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这个欲望的故事在中国传统文化里边太突兀了,完全不符合传统文化的精神,所以它一直是禁书,到今天也属于“准禁书”,就是说里边的绝大部分内容可以看,但是有一部分不要看,性描写不要看,一万九千六百多字被删掉了。那么为什么会出现《金瓶梅》?因为晚明时代中国社会的城市化进程太快了,城市太发达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比不上。城市文化兴起也标志着商人阶层的兴起,标志着社会政治经济化,那在世界上是很前沿的。传教士到中国来,太吃惊了,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伟大的城市,像南京、北京这样的,后来是因为清人入关,又把它打回原形,这是另外一个话题,就是清政府怎么样把晚明的资本主义文化给压下去了,我们这里不展开谈。《金瓶梅》反映了中国社会城市化转型过程中的家庭生活,它的意义非常大,我们要了解晚明文化,除了一些野史之外,《金瓶梅》是必须看的。

  《金瓶梅》呈现了一个以欲望为核心、将欲望作为叙事基本动力的小说结构,是特例。现在我们回过头来,沿着《三国演义》《水浒传》这条线继续往下走,到了《红楼梦》,家国结构又出现了。除了最外层的神话结构,《红楼梦》的整个内部叙事就是家族崩溃的结构。它的进步意义在于跟三国和水浒相比,三国和水浒不否定家国结构,仅仅是反常化,造反打架,而《红楼梦》通过它的叙事,彻底摧毁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家国合一的结构,它的表征就是家族崩溃。我们可以举一个形象化的例子:《红楼梦》像一根巨大的柱子,辉煌豪华,树立在你面前,可你越看它,越觉得内心里隐隐约约有种不安,你知道危机已经出现了。你会发现,《红楼梦》的整个叙事就像白蚁在柱子里面掏,最后柱子还在,里面却被掏空了,只要有一点风吹过来,它就会倒塌。《红楼梦》的结束就是家族的结束,死的死、亡的亡,宝玉出走,信佛,家国结构解体了。

  明清的长篇小说跟家国总体结构密切相关,一直到五四运动时期,很多长篇小说还是这样。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巴金的《家》,它的结构也是否定家族的,写高老太爷跟他的孙子辈,也就是“觉”字辈,高觉新、高觉慧、高觉民,两辈人之间的矛盾,十六到十八岁的高中生全部离家出走,否定那个家族。但是这里面有一个疑问:高家日常生活的主导者,也就是高家的经济支柱,是“克”字辈,高克明、高克安、高克定,他们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可是小说没有写。实际上“克”字辈的这几个人,在外边都有家庭,有小公馆,他们一只脚踩在以高老太爷为象征的家族里面,另一只脚踩在家庭里面。他们有家庭生活,这其实是非常值得写的东西,但是巴金没有展开谈,没有写到现代家庭的萌芽。张爱玲大量地写这个,像《半生缘》之类的小说,写作为经济支柱的那辈人,写他们怎么样在外边的小公馆里生活,这就是现代家庭的雏形。

  还有路翎的一部小说叫《财主的儿女们》,写蒋家,跟高家不一样,高家是封建地主,蒋家是城市的资产者,同时有地主的性质。蒋家那个家族的崩溃,也跟高家不一样,高家是出走,十六到十八岁的孩子离家出走,否定这个家庭,而蒋家是疯狂,蒋家的儿子全部神经病了,只有老三蒋纯祖没有疯,他离家出走了。蒋纯祖走的路跟高觉慧是一样的,离家出走,去了哪里呢?当然是走上革命道路。贾府崩溃了、高家崩溃了、蒋家崩溃了以后,年轻的一代有两种可能:家族崩溃,家庭兴起,这是第一种可能,五四文学基本把这条线索省略掉了,除了张爱玲写过一些,其他人一般都不去写它。另外一条线索就是年轻一代离家出走,到别的地方去了,去革命,现代文学一直到四十年代都在写这个东西。那么多离家出走的年轻人参加革命,到了五十年代不再打游击了,他们怎么办?按道理说应该回到家庭里面来,可是你看建国初期那些长篇小说,基本上是两类,一类写怎么样地离家出走、怎么样地战斗,战争题材,很多红色经典。还有一类是“重建家族”的小说,比如赵树理的《三里湾》,就是把所有在家庭里面生活的人赶进一个新的家族,人民公社。它的叙事就是把三里湾的人一家一家全部拆散,通过动员,让十五家全部加入了合作社,把家里的牛、犁全部上缴,土地地契也上缴。一直到《艳阳天》《金光大道》,都是要重建这个“家族”。

  十一届三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肯定了“八大”路线,分田到户,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终于回到现代家庭的意义上来。我们开始写现代意义上普通的日常生活,它的依托是什么?应该是家庭。可是80年代的小说叙事,还没有回到家庭里来,它主要写那一群被禁锢的人是怎么觉醒的,写“我”,而不是写家庭,以“我”为中心结构叙事。这个“我”,就是人的感官的解放,把人恢复到感官觉醒的层面上去。

  通过对小说的描述,从明清古典小说一直梳理到今天的小说,实际上我们谈论的就是总体结构的问题。长篇叙事文学除了语言、细节、情节和布局结构的设置之外,背后还需要有历史观念作支撑。我们说过,短篇小说这种文体更偏向诗,长篇小说则更偏向历史,在考虑叙事总体结构的时候,长篇小说要把问题放到整个历史演变的脉络里去。即使你写一个个体的成长史,也必须跟这个时代的历史风云结合在一起,与历史的整体性产生关联,它才有典型意义,这就是恩格斯说的“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真正好的长篇小说需要考虑大问题,无论15、16世纪我们的古典长篇叙事作品,还是18、19世纪的西方经典,都承载了叙事总体性的问题。像曹雪芹这样的作家、托尔斯泰这样的作家,历史风云尽在胸中,他才可以写出五百年、一千年之后我们还在反复阅读的作品。这就是我们讲的小说结构的第二个层面,广义上的结构,叙事的总体结构。今天很多的长篇小说作者,甚至是很有名气的作者,在这方面下的功夫都是不够的。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潍坊日报》银龄安康工程”十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山东启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主题征文活动
北岳文艺杯”山西晚报小小说大赛启动
湖州电信天翼杯我是一个老兵”有奖征文启事
第九届黄鹤楼诗词大赛启动
第二届红棉文学奖” 面向全国征集作品
首届盛京满绣”杯我和旗袍的故事”征文和摄影及微电影作品征集启事
更多...

黄亚洲

彭荆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朝林——执着追求 前景无限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