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董华 来源:  本站浏览:221        发布时间:[2018-06-04]

  作者说

  活了六十多岁,如今已快奔“七”了,还觉得没走出童年。小时候爷爷带我玩耍时的情景,恍在面前。

  经历的忧戚事儿多,但得到的快乐也不浅。我要把它写出来,也让儿时伙伴看我如何还保持着那一份童颜。

  社会发展得太快,我的童年和今日儿童无法比对,但我捋出的这些,是想让今天的儿童大抵知道什么是勤劳,什么是良善,什么是勇敢——用心的孩子,是能够感悟到的。

  臭椿花儿香满庭

  五月的早晨,阳光明亮。董为起床,站花池边撒尿。低着的头这时抬起来问:院里啥味儿啊?

  爷爷答:臭椿花味儿。

  正说着,椿树上的鸟儿飞离,洒下了花粒,落在头上。

  臭椿花开得正好,小米粒般金黄的花,蹿在花梃上,发出柔和的光焰。那气味便来自它,虽不浓,却可感受到微苦、馨香的味道。

  董为接着闻,告诉爷爷:好闻。

  看董为此时乐意听讲,爷爷就向他传授有关椿树的知识。

  椿树原产我国,古书上记载,“樗”,就是臭椿的古称。椿树通身是宝。刚出的芽,焯了泡了做凉拌菜。秋天打籽儿了,树上红彤彤一片,景观美好。把椿树籽儿采集下来,既能够榨油,也能够做冷热菜,上口时还听一个响亮的名字“丹凤眼”。它的木材结实,“老椿赛槐”是早有的说法,而且有花纹,可做名贵家具。

  董为眼睛眨眨的,仔细地听。忽又问道:“那它名字怎么有个‘臭’字啊?”

  爷爷“唉”了一声,继续讲:世上的事物,小孩子还不懂。有的名儿好,但中听不中用;有的名儿不好,却对人类有益。名声有正有误,怎么能一下子说得清啊。

  董为微微点头。

  养兔

  采兔食,是孩子的一项工作。

  爸爸妈妈嘱咐过了,他们也乐意而为。

  山坡上,可以采到的兔食,种类非常多。嫰草,苦荬,刺儿菜,羊叶角,喇叭花秧,巧瓜秧,野豆苗,随处可采。从树上够的,有榆叶,酸枣叶,桑树叶,柳树叶,洋槐花。

  都是小行家。知道兔子爱吃啥,啥对兔儿有害。

  羊叶角,是兔儿上等草食。羊叶角花初放,连梃儿带花都是甜味儿,小孩子也爱吃。花开得过度了,吃花儿呛口,小孩子只得嚼梃儿。另样儿美中不足,是无论它的叶儿、梃儿还是根,只要断了,会流出黏稠白浆儿,染上手,过后变成黑点儿,不容易洗褪。趁鲜食可口之时,孩儿们先慰劳自己,山坡上有足够储备。

  亚葫芦苗,不要理睬。尽管它秧儿美,开粉白喇叭花,根嫩根白,可兔儿吃了会拉稀。

  酸枣叶,也为兔儿预备,是兔子爱吃的东西。酸枣树出叶了,很快开出小米粒一样的金黄小花儿,就从花丛中揪叶。必得小心——注意不够,挨刺扎。扎了手,生疼生疼。

  “枣芽发,种棉花”,是农田时令,也是兔食充裕之机。

  圪针树下,常蹿出一墩墩圪针嫰苗。这些个嫩苗,软软的,虽然有刺,但不扎手。薅一把,挺过瘾。

  因为兔儿食好找,就有玩的空闲。男孩儿女孩儿必尽着性子玩上一番,方分散找兔食。

  小筐篮满了,晃哒晃哒,这是进家报功的凭据。旱土地,扭起一片黄土烟儿。

  有图像也在孩儿们头脑中滚荡:那两只前爪蹬着兔栏,抖耸三片嘴儿的兔儿,正盼吃食呢。

  快活多,藏闷儿哥

  谁把玩捉迷藏说成“藏闷儿哥”?咱北方地区小孩儿。“藏猫猫”,属于头脑进化、驯化而来的文明语用法,文面上的话,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不但不说,甚或把自己原有称法减少一个字,叫“藏闷儿”。

  管玩还捎带叫上一声“哥”,你说有多亲切?

  玩“藏闷儿哥”的,几乎是男孩儿,六七八岁居多。玩的季节,多在春夏秋。这又为什么?三个季节天气不冷,穿衣少,便于耍、便于隐藏。

  常常在傍黑时刻,孩崽凑到一起,有人提议,大家附和。当中要选出一名擒拿手,余者皆为擒拿对象。对擒拿手,群众有要求,大家撤退之前不许他看。要么让他捂眼,要么让他躲入房角,再不放心就让他自己把自己关进屋。一经开始,命令一下,群童四散,呱嗒呱嗒地跑开。隔一阵,擒拿手跺跺脚,故意把跺脚的声音放大,再问一句“准备好了吗”?有人一搭茬,说“好了”,这名擒拿手就采取行动。

  农村真是儿童戏耍的广阔乐园,场地无穷尽。孩子来自四邻,集会和躲藏的地儿方便,分别去往街巷上的预置物或家庭的犄角旮旯。这些地方常去玩,但做到本次不被发现,就要动一动心眼。上回挨捉的那儿,这回要挪挪窝儿。

  容孩子藏身的地儿,有大碾盘底下、炉灰坑、大板儿仓、小坐柜、棒子秸垛、水咕眼、白薯窖、干井筒、卸了套的马车下、豆角架黄瓜架空当儿、柴房的门后、大槐树大柳树洞洞里……一些白日瞧着发瘆,不敢傍边的物什,此刻胆量突然变大,将它当作了亲密伙伴。

  隐藏起来的孩子,一点儿不敢吱声,心快活地跳,咂摸:这回找不见我了吧?

  擒拿手,极顶聪明。每个孩子的行为习惯,他一水儿清。有时他先诈唬,喊“看见你了”,其实他没看见,敲山震虎,听动静。有时他明明猜到,却不动手,假装自言自语:“咦,上哪儿去了呢?”暗藏着的禁不住逗,把玉米秸一推,会自主蹦出来。

  擒拿手按自己判断而为,不费多大力,就把一个个土地佬变成了“俘虏”。

  捉得了以后,甭管捉人的还是挨捉的,全咯咯乐。

  有一回,叫“秃儿”的小孩,在猪圈被捉拿到了。他隐藏已久,喊他“出来”时候,他蹚了一脚猪屎。另一个叫“二嘎”的,却下落不明。集合起队伍,群童发觉少了一个,霎时全蒙了圈。

  入夜,大人帮助寻找,才发现他抱着黄狗儿,在狗窝里睡着了。

  孩子们玩“藏闷儿哥”,着一身灰,着一身土,沾一头草末子,大人并不嗔怪。大人揣测:贪玩的土孩子,日后会不会成了“乳虎啸谷、百兽震慑”的角色呢?

  把麻雀引入埋伏圈

  聪明的你要知道,麻雀在北京人口里叫“老家”“家雀儿”或者“老家贼”。这是因为作为留鸟的一种,麻雀离不开人居,还和人争夺粮食。

  把捉麻雀说成“逮老家”“逮家雀儿”,一听就是北京人,勾起骨子里那桩事、那股魂儿。

  麻雀,一年四季受顽童惊吓,因总是被孩子们用弹弓子袭击。但总的看,击中率低,偶尔打下一只,做不成他用,便宜了馋猫。

  但这个事儿也有重大发展,那就是“掏”。麻雀的习性,晚间爱钻房檐。牲口棚和老房子,椽子当儿常藏着它。夜晚架上梯子,手电照,麻雀受强光刺激,睁不开眼,只得被擒。得着容易,却有危险在——老人讲,椽子当儿可能遭遇蛇!

  盼了盼,盼到野地无粮、粮食进仓,麻雀随着迁徙,成群扑向打谷场和各户庭院。爽歪歪,捉拿机会到了!

  设伏所预备的物件齐了:一个竹眼筛、一条长绳子、一根短木棍、一捧谷秕子,再掖一条空口袋儿。前几样为了扣麻雀,末尾一项为了装运收获。具体步骤:在一小块地儿撒了谷子,用筛子罩上,让倒扣的筛子如河蚌张开倾斜,开口处支上那根拴了绳儿的短木棍,然后拉着绳子往回走,远远躲起来。藏身处,或为麦秸垛背后,或为房屋拐角。

  拉绳儿人重要,关系到一场战局胜败,必须选择孩儿当中最能堪当大任的来干。他像一名富有经验的爆破手,半蹲着身,精神集中地收听外部环境动静儿。其余矻蹴他身边的小孩都不敢吱声,有那性急的催问,也只是用脚踢他一下,以打听效果。他身子不动,闷不作声,扭回头去的眼神带着怒色。

  一切静默,等候着光辉灿烂的时刻来临。

  麻雀久居人世,聪明得出奇。一举一动,都在其视野之内。它也在盘算人类耍什么鬼主意。它们吃的亏太多了,对于容易到口的食物,与生俱来持有谨慎。过了好半天,从隐身处伸出半个脑壳,瞅见了光顾者,还只是一只。这名先锋战士并未急于抢食,在筛子周围蹀躞了又蹀躞,方钻入筛子口内。一边啄谷粒,一边转头四顾,圆溜溜小眼睛里充满警惕。其间无事,安妥下来。树枝上同族,通过观察,确保无虞,便再也抵挡不住诱惑,先后俯冲而下,扑啦啦进入孩儿们的控制区。

  好啊,操纵绳儿的孩子心头一阵狂喜。再等等,再等等,“不见鬼子不挂弦儿”要使用于最佳时机。倘若沉不住气,麻雀刚中埋伏就拉绳子,说明他不够老练,瞬间一刻可能前功尽失,大部分麻雀忒棱棱飞走,突围剩下的不过两三只。有防于此,他两眼死盯着筛子那边,思考缓急,显见这一伙冒失鬼中计,全部麻痹,他猛地一扽绳子,支撑棍儿立即倒下,筛子底严严实实地扣住,无一漏网。麻雀这时才在筛子里惊叫,东撞西撞,掉了羽毛,全没用,不得不束手就擒。几个孩子围拢过来,共同下手,掀开扣了盖的筛子的一角,像拿干鱼一样,将它们挨个塞入口袋儿里。

  当然了,最好逮的时候是赶到下雪时。大雪封地,四野无食,这个戏法最招麻雀,孩子必然出动无疑。

  一块泥巴制武装

  很多乡村孩儿,早早就是“军迷”了,他们会造泥武器。

  造泥武器,使用胶泥土,这种特殊土质并非哪里都有,从石灰岩缝中抠出来的最好。它黏实,颜色红,称小孩心。

  小孩子贪伴儿,爱扎堆儿,一行小伙伴用小篮子或小褂儿弄回了土,落脚点选在半途的小头目家里。和泥、摔泥巴在台阶或平顶石上,各自进行。红胶泥硬,揉成泥团以后,往平板石上“拽”。一遍,一遍,拽软和、拽“醒”了,才便于使用。

  孩子爱看电影,坦克的威武,留下印象至深,并且与灵聪的心最相吻合。头样武器,造坦克。泥块儿叠成了三层,下边大,上边小,各有比例。炮筒和炮塔的翻盖儿,泥巴做不了,就用一截儿圪垱和小小贝片代替。坦克两侧刻五角星,也刻秦小宝、王二力、崔蛋儿、谢冬儿什么的各自姓名。刻上了姓名,就觉得自己这辆坦克有了几分“陆战之神”的神气了。

  《小兵张嘎》中见识了驳壳枪,对它便心心念念,就开始造枪。枪瞄子、子弹匣,情形不差。做一把不过瘾,有的做了双把,跟罗金宝叔叔使用的双把真家伙一样,边造边美!

  制作这些武器,耗时间不短,该歇一歇手了。趁着歇手,互相观摩,显出来的有的懊恼、有的得意。

  孩儿们懂,湿泥禁不得暴晒,一暴晒就裂,须阴凉处自然风干。天天看,天天看,看干了没有。开了缝儿,不严实怎么办呢?不能加水调整了,就啐唾沫,用手指蘸着唾沫将缝儿溜平——可仔细呢。

  红胶泥也染手啊,沤入手纹,用石片儿刮,也刮不干净。

  还有剩料,怎么处理呢?嘿,你甭着急!孩子攥起泥团,往大墙上拽。用劲大,胳膊扬得长,甩过去的泥团全贴成了饼子。干了以后,你不去抠,它都下不来。

  来来往往,见墙上泥饼,对自己的战绩之一甚为得意,翻涌出来的快乐感久久不去。

  (作者:董华,系北京市房山区坨里村人。创作以农村题材散文为主,着有《乡里乡亲》《大事小情》《草木知己》等多部作品。近年获北京市政府“优秀作品奖”、孙犁散文奖等)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