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周洁茹 来源:  本站浏览:25        发布时间:[2019-11-06]

  

  对于阿珍来说,当然是现在的生活更好一些。一早出门工作,回家天都黑了,不用看到老公,更不用看到奶奶、姑仔。

  奶奶房子装修,暂住在阿珍这里,这一个多月,阿珍是快要疯了。

  几十年家当塞在角角落落,洗手间都是满的,脚都插不进去。

  阿芳说租个迷你仓嘛,干吗非要放在家里?要不阿珍你替他们把这迷你仓的钱出了好了。

  阿珍笑笑。别说是什么仓,住到家里老公都没跟自己讲,放工回家,奶奶、姑仔已经在屋里了。

  餐桌前面,工人正端菜上桌,老公孩子,奶奶姑仔,一家人齐齐整整,好像也没阿珍什么事。阿珍竟然有点恍惚。刚刚结婚的时候,跟老公一家六口挤住在一个两房小单位,两个姑仔那时还没有嫁出去,叔仔也还没有结婚。每天早上全家都跟打仗一样,赶上学,赶上班,待到每个人都出了门,每个房间都被洗劫过一样,阿珍开始工作,清扫,洗衣,煮食,阿珍就是家里的工人。

  有一天出外办事,赶回家迟了,家里按时开饭,没有等她。

  阿珍把那一幕记了一万遍,永远都是忘不掉的。钥匙扭开大门,饭厅里一家人齐齐整整食餐饭,没有人抬头,只得奶奶扭头看了她一眼,说,哟,工人返来了。

  奶奶只是说笑,脸是笑的。叔仔姑仔都没有表情,继续吃饭,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也没看见,老公的碗都没有放下来。儿子只有几个月,地板上坐着,专心玩玩具。

  阿珍找到了工作,马上就去上班了。

  隔了十年情况也没有变化。叔仔还没有结婚,姑仔还没有嫁出去。变化的只有阿珍,阿珍买了房子,把自己和孩子还有老公搬了出去。

  以前师奶的生活,阿珍一点都不要去回忆。老公每个月只给两千块家用,多一分都没有。老公不是个坏人,他就是那样的人。

  阿珍找到工作上工的第一天,请老公代买了一次菜,老公拎了一袋生果回家,不出声了,可真真体会到了两千块到底是什么。

  两千块家用的日子,阿珍是用自己深圳一套房的房租撑过来的,弟弟帮手投资的小房子,结婚搬来香港前放租了出去,深圳房租救了阿珍的命。

  贴补家用之外,也存够了自己开铺的本钱。当然也有阿珍替老板打工的十年人工,足足十年。说起来十年,也不过瞬间。有一天一个熟客突然叹气,说了一句,人生苦短,婚姻苦长。

  阿芳、莉莉都笑,阿珍可是笑不出来,可不就是?人生苦短,婚姻苦长。

  按照阿芳的说法,阿珍存钱的本事,可是全世界第一的。出粮三万,阿珍能存下三万四。

  朝九晚九,中间一个钟吃饭休息,阿珍十分钟就能吃完,马上干活,根本不需要休息。一个月四天休假,那四千,就是那四天里挣下的。钱是挣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对于阿珍来讲,钱倒真是生生省出来的。

  阿珍不求吃,不求穿,什么都无所谓的,阿珍只追求一个字,钱。

  阿珍连岛上都去,岛上住了一群富太太,岛上什么都有,高尔夫球场都有,所以太太们从来不出岛。阿珍碰到好心的太太,除了入岛出岛的巴士交通费,每次也都叫上几个邻居帮衬。

  来一次不容易。好心太太是这么说的,多做几个多挣点钱嘛。

  不容易?阿芳冷笑,小费都不给的。越有钱的人越小气。

  阿珍不说话。阿珍的世界里,世界就是这样的。

  阿芳有时候会去骂阿珍,阿珍你真是没用啊,你什么都可以啊,你就没有说过一个不字。阿珍也只是笑笑,真急了才回应一句,我不讲了,我不想讲了。

  阿芳只服帖阿珍一件事情,十年同事,没见过阿珍迟到一次,黄暴红暴黑暴挂出来,阿珍都不迟到。十号台风那一天,天文台讯号一挂出来,同事们个个立即回了家,只有阿珍留低店里,执好所有东西才走。那时阿珍已买了房子,阿珍妈妈过来香港帮手带外孙、外孙女。是啊,阿珍又生了一个,阿芳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阿珍怎么想的,阿芳也不想讲了。

  阿珍妈妈电话通知阿珍老公,十号风球哦,可不可以去接阿珍下班。

  阿珍老公讲,不接,她又不是自己不会回来。

  阿珍妈妈去接阿珍,大风大雨里,两母女一把伞,抱头痛哭。

  阿珍妈妈也是苦的,家里只得她一个独女,又穷,就招了个上门女婿,可是这个女婿不争气,好赌钱,在赌桌上把阿珍输给了村里的富户。

  嫁过去了有吃有喝,过好日子哩。阿珍爸爸是这么跟阿珍讲的,有钱有厂,你弟也能去厂里上班了哩。

  阿珍偷跑了出来,对于十六岁的阿珍来讲,那家的儿子太丑了,这一点实在不能忍。

  阿珍到了深圳。

  一下车,就被人贩子拐了。

  做批发。人贩子是这么跟阿珍讲的,阿珍就跟着去做批发了。阿珍到现在还搞不懂批发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

  黑屋子里关了三天,阿珍不哭不闹,低眉顺目,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一点心事没有。第四天低低提出来上街买点日用品,两个人贩子跟着,阿珍还是跑成功了。阿珍跑起来真的是很快的。

  可是阿珍跑过了丑儿子,跑过了人贩子,没能跑过现在这个老公。

  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香港人。

  订好了婚期阿珍要反悔,她已经觉得有点不对,不想结婚了。

  阿珍爸爸不争气,阿珍弟弟争气,阿珍到深圳的第三年,弟弟也来了深圳,做房地产,只做房地产,阿珍深圳的小房子,就是弟弟拿的主意。阿珍两千块家用撑住了的命,还是弟弟救的。

  阿珍在深圳有房子,是不需要找这个香港人的。

  可是他天天来求,以死相逼,阿珍这个婚,就这么结了。

  嫁过去才知道真是香港人,水上人家,土生土长香港人。

  奶奶姑仔的大陆妹三个字,张口就来,完全不需要经过大脑。

  阿芳七岁来的香港,阿芳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香港人。阿芳找的老公也是大陆人,阿芳老公八岁来的香港,俩公婆一直都是大陆人。怎么会这么觉得?有的人二三十岁才到香港工作学习,很快就是新香港人了嘛。阿芳说我又没有受过香港的教育,我跟我老公都是,我们都是街上长大的,我们没上过政府学校,港英政府不管你嘛,家里又穷,就在街上上学罗。阿芳大笑起来,真的一点都不香港人。

  阿芳跟老公一直好的,阿芳老公脾气不好,在外面做事都给人脸色,但是一回家马上就转了好脸,所以阿芳从来就没有见过老公的脸色。因为我们大陆人背景一样的嘛,我们几十年了,天天都有话讲的,天天都讲得来,阿芳是这么说的。

  可是大陆人老公在外面都是怂的,只在家里面狠,打起老婆来往死里打,莉莉突然说。

  乱讲,阿珍插了一句。

  真的阿珍姐。莉莉说,听人说啊,要是长得太好看,嫁过去第一天就要先打一顿,一顿就打服帖了。最好打断一条腿,以后都不会出事。

  听谁说的?阿珍说。

  莉莉不说话了。

  不就是那个辛迪,阿芳说。看了莉莉一眼。

  阿珍不说话了。一提到辛迪,阿珍马上就闭嘴,一句话都没有。

  所以阿芳姐你老公又有点香港人的,香港男人就是在外面凶,对家里好。莉莉说。我老公就是,脾气也不好,街市上还会同人吵架,可是对我就百依百顺。

  莉莉二十岁结的婚,结婚的时候老公十九岁。吃了药的,还是怀孕了,只好结婚。

  莉莉不想结婚,她还想玩,他也是天天来求,以死自逼,这一点很多香港男人们又都是一致的,求婚都是用命去求。莉莉结了婚。

  奶奶头一年也是大陆妹大陆妹的,第二年好言好语了,自己个仔以前从来不理人的,夜夜出街,家用都没有给过,结了婚,上进了,转了银行工,人工也高了,日日返工,再也没有出去蒲过,大陆妹有办法。

  莉莉女儿快上中学了,莉莉又生了一个小的。小的上了幼儿园,莉莉出来工作。

  还是要工作。莉莉说,要不真跟社会脱节了,但我挣的钱就是我的钱,我老公也说对,我的辛苦钱就只给我用,养家是他的事。

  一个家还是要两公婆一起撑嘛。阿芳说,你女儿还不到花钱的时候。

  阿芳一个女儿,中大毕业了,学的是社工。

  她自己选的,一定要去做社工啊。阿芳说,我不管她的。

  社工帮到人。莉莉说,大功德来的。但是压力肯定大,每天都要接触有问题的人,实际上又做不到什么。

  能做到多少就做多少,到底做一点事。阿芳说,她自己调节好就好。

  阿珍从来没有找过社工,阿珍的问题,都是自己解决的。至少在阿珍的世界里,所有的问题最后都是解决了的。

  直到奶奶姑仔要在自己家里过渡,阿珍才发现,所有的问题从来都没有解决过。

  莉莉那个奶奶,虽然一口一个大陆妹,但是跟自己家的奶奶还是不一样的,莉莉奶奶的爸爸,返福建乡下娶的莉莉奶奶的妈妈,莉莉的奶奶在乡下长到十几岁,才去到香港,莉莉的奶奶,还是大陆长大的,至于为什么就能忘了自己的来路,每个人也是不一样的。也有可能是住香港住得习惯了,就当自己是生在香港长在香港的香港本地人了。而且也是事实,早一天来香港的,就多当了一天香港人,也多了一天的底气。

  所以到底也能够转变思路,认同了这个后来来香港的儿媳妇,莉莉。

  阿珍奶奶,脸色不那么难看了,到底是住在阿珍名字的房子,也会对阿珍的工人好,甚至买衣服送给那个工人,如果说是为了让阿珍的工人服服帖帖去收拾装修的房子,但是能够买一件衣服,已经是阿珍奶奶的极限。

  阿珍的奶奶一直笑嘻嘻的,可是阿珍一直说不出来,那种感觉。阿珍怎么理解都理解不到。

  阿珍只知道自己更要工作,拼命挣钱,只有一个字,钱。没有了钱,马上打回原形。奶奶饭厅里的那一眼,呦,工人返来了。

  钱是挣到了,阿珍对孩子,欠了。心挂两头,两头都没有着落,阿珍顾得到工作,顾不到孩子。

  阿珍忙,阿珍全副身心都扑在工作上,这是外头的说法,阿珍自己知道,工作,是逃避,逃避那个家,逃避一切。阿珍没有跑赢婚姻,婚姻漫长起来,可比人生长得多了。

  对于阿珍来说,当然是现在的生活更好一些。一早出门工作,回家天都黑了,不用看到老公,更不用看到奶奶姑仔。

  可是连孩子也看不到,出门的时候孩子们还睡着,回到家,孩子也已经睡了。阿珍是心痛的。阿珍更加拼命地挣钱,挣钱给孩子买好东西。

  阿芳骂过阿珍,孩子要什么好东西,孩子只要你陪着玩一天。阿珍笑笑,阿珍说,忙,忙。阿芳不说了。

  虽然是自己的铺头,阿芳到点就走,一分钟都不逗留,要是听到阿珍在电话里答应客人迟少少到,阿芳是要骂的,这个迟少少,可能就是迟到晚上八九点钟,又不能让客人看出来不高兴,阿芳不管的,她准时回家,每天都要跟老公一起吃晚饭。莉莉最多加一个两个班,一边做一边提醒阿珍,不能再接单了,做不过来。可是阿珍,只要是客人的电话,都接,只要是客人提的要求,都答应。所以阿珍回家,天都黑了。

  房东过来收租,莉莉都不让他进门。只有女客人才能进来,这是莉莉的理由。但是阿珍要在的话,还是会请房东进来喝杯茶,阿珍说不好意思的嘛,阿珍真的不会说一个不字。

  铺头是阿珍、阿芳、莉莉三个人一起的,只有阿珍最像老板娘。

  之前是辛迪。不能提的一个名字。

  阿珍曾经最关照辛迪,大公司里大家都替老板打工的日子,辛迪每天都被投诉。各种匪夷所思的状况,有客人投诉辛迪手势轻,阿珍好声好气解释有的客人就喜欢辛迪呢,有的客人就喜欢轻,您要是喜欢重,我下次叫她重一些,客人说不要了,我不要再看见她。阿珍是要替辛迪哭的,什么样的客人都有,还是要忍,阿珍替辛迪忍。有客人投诉辛迪跳步骤,肩都不按的,阿珍说不好意思啊公司的手势都是统一的不可能跳啊?阿珍叫来辛迪,辛迪讲这次忘了,下次不会了,下次客人竟然又投诉,相同的理由。客人直接问阿珍,阿珍我跟你有仇的吗你一定一定要安排给我辛迪?我在你手里买的套票不够多是吧?阿珍连连赔笑,阿珍觉得辛迪就是太可怜了。阿珍差点保不住辛迪那次是客人投诉辛迪脸都不按,做脸不按脸,我做的是什么?客人眼睛盯住阿珍,问。阿珍只庆幸大老板巡了铺刚走,要在店里,辛迪真的保不住了。阿珍说我来叫辛迪,客人说不用了,客人走了。阿珍问辛迪,辛迪讲客人睡着了。阿珍说睡着了就不用按了?辛迪讲睡着了为什么还要按?阿珍说客人没睡着啊,客人醒着呢,什么都知道。辛迪讲我怎么知道她还醒着,我以为她睡着了。

  最后一次是客人一脸面膜一脖子面膜水地找到经理室,阿珍都吓了一跳,客人说都讲了赶时间的,面膜十五分钟就好,结果躺了三个十五分钟没人理。而且面膜调太稀,这三个十五分钟面膜水一直往脖子里灌,我数了第一个十五分钟,数了第二个十五分钟又数了第三个实在受不了了。

  庆幸的是这个客人最好说话。这个事后来也就没事了。

  倒是辛迪不做了。

  辛迪去同阿芳闹。阿芳是按摩师,只做按摩;辛迪是美容师,只做美容,去同阿芳闹,闹什么?阿芳做了按摩,辛迪做了美容,俩人都落力劝客人买套票,买了的也要再买,买了美容的还没买按摩吧?买了按摩的还没买减肥吧?买了减肥的还没买脱毛吧?我们还有刮痧、耳烛、汉方肚呢。公司规矩来的,每天都要交数。客人终于买了套票,这个数,该是阿芳的?辛迪的?

  辛迪讲是我的。

  阿芳同阿珍也是要好的,所以阿芳忍了几日,才把辛迪一同叫到阿珍的经理室。你想点?阿芳直接问辛迪。辛迪低了头,眼泪都在眼眶里。

  我不做了。辛迪满腹委屈,阿珍姐每次都是把好客人给阿芳,阿芳拿了不少数。

  我怎么知道哪个客人会买哪个客人不会买!阿芳嚷起来,嗓门大,嚷起来更大。

  有病的难说话的客人都给我。辛迪的眼泪滚下来。

  阿珍的眼泪也要滚下来。阿珍一直记得辛迪见工的第一天。

  有孩子吗?

  辛迪说,一个。

  哦。阿珍说,多大?

  死了,辛迪说。

  阿珍一时间说不出来话。

  被我嫂子杀了。辛迪说,面无表情。

  阿珍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我嫂子生了个女儿,我生了个儿子,她嫉妒,就杀了我的儿子,辛迪又说。

  报警啊。阿珍好不容易挤出来这一句。

  辛迪竟然笑了一声。

  好不容易从乡下出来。辛迪说,找了个香港人,来的香港。

  店里同事的事,阿珍知道的,莉莉最苦。

  莉莉八岁不到,父亲扔掉她、妈妈和弟弟,全家,一个人去了深圳,在深圳又找了个女人,还欠了三万块的债,二十年前的三万块。大年三十,债主上门要债,鸡飞狗跳。大伯住在对门,当作是看不见。妈妈抱着弟弟去了庙里。莉莉被扔掉了,第二次。

  莉莉只记得自己哭了一夜,别的都忘了。

  跟着奶奶过活,也不要去上学,整天在家里呆着,看阳光里的灰尘。到了十二岁,大伯说,去打工吧。就去了镇上,替人看孩子,一个月两百块。

  妈妈把弟弟送到深圳,父亲那里。过了三年弟弟自己回来了,借读费太贵,父亲不养了。

  弟弟回来以后睡在门口,睡在地上,睡在街上,就是不睡到床上。

  莉莉看着弟弟蜷曲地睡着的样子,莉莉不知道那三年是什么样的。父亲跟那个深圳的女人又生了两个儿子,那两个儿子要不要借读费,莉莉不知道。

  莉莉十五岁去的深圳,什么都干过。她不觉得苦,只要在深圳,就能够活下去。弟弟也来了,母亲也来了,再没有找过父亲,可是二三十年了都放不下。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被扔掉?莉莉母亲想了二三十年,一直没想明白。

  莉莉说上一代女人啊,根本就不知道她们自己经历了什么,她们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莉莉在朋友的店里碰到这个老公,香港人。玩了一个月,香港人说不想玩了,想结婚。

  莉莉还想玩,又怀孕了,明明是吃了药了,也只好结婚。

  爱是什么?香港老公说的,就一点:从今往后挣到的钱,全部交给老婆,自己一分不留。

  阿芳都要笑得倒过去。他要是挣不到钱呢?

  莉莉说孩子出世,他也改头换面啦,有一天看到女儿睡在他肚子上,他一动不敢动呢,就怕动一点点,女儿就醒啦。

  阿珍看到的,莉莉苦过,最苦,但是莉莉现在不苦了,莉莉以后也不会苦了。

  辛迪来了,辛迪最苦。

  见工第一天,辛迪说找的香港人,来了香港。隔了好一会儿,又突然说,孩子死的时候满嘴血,是被掐死的。

  阿珍的眼泪也滚下来。

  所以辛迪后来说不做了,做下去再做十年,永远都是打工的,我们出来,开自己的铺,我们自己做自己的老板。

  阿珍认真了。阿珍爬了十年才爬到的经理也不做了,每月交数也是苦,再交下去阿珍真的要发神经了,又总被别的香港人经理抢单,抢了还要笑她,阿珍啊,你又不懂英文,你也不懂电脑,怎么可能做得到店长?再拼命可不是要把自己的命拼没啦。

  阿珍咬咬牙,辞职。和辛迪搭伙,开自己的铺。

  阿珍和辛迪的铺,生意一直不怎么好。

  阿珍以为自己的客人总要跟着来的,十年感情投下去,可是那些客人,多数不来了。

  说是不要再见到辛迪的客人,打了三通电话终于来了一回,做了个按摩就走了,果真是不再见辛迪。按摩又是阿珍亲自做的,格外落力,也不知道客人纠结个啥。

  一脖子面膜水的客人,来过一次也不来了。明明出手最阔绰的,破天荒的,只出了新店试做面护的钱,一分都不多出。

  现在的客人,变心也是很快的。

  以前在大公司,指着阿珍安排最好的师傅,最好的时间,就算是临时起意要过去,阿珍也总能变出个位来,各种优惠,各种送,大家都做成了好朋友。现如今叫她们帮衬自己的小店,真面目也就露了出来。

  阿珍比以前更累,辛迪不干活,这不舒服,那不开心,家里又常有事,三天两头不在铺里。

  阿珍一天做下来,头一回觉得人生是比婚姻还要漫长的。

  撑了两个月,终于被阿珍识破辛迪只管问客人收钱,现金从不记账。

  铺子一天比一天赔钱,日做夜做做死了地做,可是一直在赔钱,阿珍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原来是辛迪。

  阿珍去问辛迪,辛迪嗓门竟然比阿芳还要大,辛迪说你滚。

  阿珍只好滚。

  阿芳莉莉跟住辞了大公司的工,阿芳也是做了十年的,说不做了就不做了,阿珍是说不出来一句感恩的话的,阿珍只知道不要让眼泪真的掉下来。三个女人全部积蓄拿出来,重新租了个地库,开了一间新铺。

  新铺生意好起来。

  阿芳有时候说起来,阿珍啊,跟你讲过的,不要跟辛迪,半条命都要搭进去。

  阿珍笑笑,不说什么。

  那个辛迪,绝对有问题。阿芳说,一天到晚跟我讲,前夜跟这个男朋友出去吃饭,再前夜又跟另一个男朋友出去吃饭,得意得不得了。

  有老公的,怎么可以。莉莉说,我以前多爱蒲啊,夜夜都去酒吧,现在我老公叫我去我都不去的。

  她那个老公还管得了她?阿芳说,去学校接孩子,同学都问呢,这是爷爷还是爸爸啊?

  辛迪有孩子的吗?阿珍忍不住问。

  当然啊。阿芳说,两个呢,大的那个都中学了,不过不是这个香港老公的,乡下带出来的。

  辛迪的话都不能当真。莉莉说,她都跟我讲过,她是香港出生香港长大的正宗香港人。

  普通话讲得乱七八糟,广东话也讲得乱七八糟。阿芳说,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人。

  阿珍有些恍惚。

  阿珍收到过一个不认识的女的发来的一条信息,说她也是做美容的,辛迪要转让铺头给她,十个月租约,以及铺子里所有的仪器,还有客人。她看到租房合同里还有阿珍的名字,就想办法找到阿珍。

  阿珍只懂得回过去一句,不要接,不要跟辛迪打交道。

  那个女人回过来,所以辛迪讲你是有神经病的,自己做不了还非要硬霸着别人的铺头,就见不得别人的好。

  阿珍哭不出来,她才是被赶走的那一个,铺子里的东西明明一人一半的,她也都放弃了,怎么就成了见不得别人好的那一个。

  那个女的后来又发过来一条,说要跟阿珍合作,告辛迪。

  辛迪就是个骗子,她在短信里是这么讲的。

  阿珍没有回。阿珍不怕辛迪就是个骗子,阿珍只怕辛迪跑来新铺闹,辛迪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不关我事。阿珍跟自己讲,我就当不认识辛迪。

  阿珍有些恍惚。

  辛迪还是跟来了,一条信息,说要见阿珍。

  房东只退了一个月按金!辛迪的信息说,那个恶霸房东,竟然只退一个月!难道不该是赔我三个月的吗?我去要钱,我理直气壮地,房东竟然伙同那个接盘的神经病女人把我告上法庭,商业欺诈!他们竟然告我商业欺诈!租房合同上可是也有你阿珍的名字的,你脱不了干系的,我们俩都是被告。

  阿珍没有回应,阿珍只想要逃避。

  除了工作,阿珍逃避一切。

  你家里的问题,你跟你老公的问题,你要说的,你不能不说,阿芳说。

  我有发火。阿珍说,把我逼急了,我会发火。

  发火有什么用?阿芳说,你要去讲清楚。

  辛迪的事情,你也要去弄清楚,阿芳又说。

  不要逃避,要面对。莉莉说,我也是这么跟我妈说的,一定要放下,然后去面对。

  放得下吗?阿珍说,面对得了吗?

  我妈放了快要三十年。莉莉说,可是她放下了。我们一直都在面对。

  阿珍笑笑,摇摇头。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莉莉说,可是对我们三个来讲,不是双手决定的命运吗?

  阿珍你的命运是你这双手撑住的。阿芳说,我们还有什么没见过的我们还有什么要怕的?阿珍你争气一点啦,你给我争这一口气了啦。

  阿珍回了辛迪的消息:我们法庭上见,辛迪。

  然后阿珍给老公打了个电话,奶奶房子装修要到我们家里来过渡,你没有同我讲过一声就拿了主意,你没有当我是一个屋里人,这是一个问题。

  老公在电话那头一句话没说出来,大概是呆住了。

  我六点准时下班,我们必须谈一谈。阿珍又跟了一句,油麻地站,A出口,你来接我下班。

  ……

  全文刊载于《花城》粤港澳大湾区文学特刊

  作者简介

  周洁茹,作家,编辑。出生于江苏常州,现居香港。

  


 
“微美文·赞衢州”面向全球征集美文启事
追寻红色记忆、讲述新塍故事主题征文
第三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第三届昌耀诗歌奖正式启动征稿
辽宁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3】
《嘉兴日报》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普洱市“我的创文故事”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中国方正出版社“纪法思维大家谈”主题征文开始啦
长安散文奖征文启事
首届深圳文艺评论大赛征稿启事
“九州杯”首届“山乡巨变”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启事
第十届松鹤杯“清明感恩”征文活动启事
第一届金沙书院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新京报评论平台开放计划启动
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两岸散文奖)”征稿启事
第七届豆瓣阅读中篇征文大赛开放投稿
这个征文,围绕活动主题,体裁不限,字数不限
看中国、读深圳、走龙华”征文启事
首届“诗心杯”全国诗词大赛征文启事
更多...

阎晶明

丁玲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合伟:未来十年,民营企业、中小型企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