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4        发布时间:[2019-11-06]

  

  阮平被枪决那天,大雪飘落。高音喇叭震耳欲聋,声音是带了毛边的,阮平怎么也听不清,但他明白,那毛边里陈列的每一条罪状都是他的,死后也抹不掉。广场上黑压压的人,尽管雪花阻隔,阮平还是看到许多熟悉的面孔,陶班、吴老师、经理、同事……每一束目光都如杀猪刀那么锋利,狠狠地划割着他。震惊、愤怒、鄙视。还好,没搜寻到陶碧,她还没放假吧。这让他松了口气。等她回到宽城,他已去了另一个世界。潘美红也没来,这让阮平有些意外。她应该来的,她的眼神是最好的痛斥。

  宣读完毕,警察猛一勒绳,阮平几乎扑倒,在触到地面那一刻,警察及时抓住他的肩膀。然后,一左一右押着他上了汽车。骚动的人群自愿分开,汽车缓缓前行。驶出广场,汽车加快速度,穿过宽城,直达东山。

  那里已经围了二三十号人,阮平知道他们早早地候在这儿,就等着看枪子怎么射穿他的后脑。有的早饭没来得及吃就赶来了,正抽空吃包子呢。包子是韭菜馅的,阮平闻到了。押赴刑场前,他们给他准备了一颗炖猪头,似乎他是去做饿死鬼。阮平没有胃口,瞭瞭就收起目光。此时他突然饿了,死死地盯着那个人的韭菜馅包子,直想咬上一口。警察猛喝一声,他抖了一下,扭转头。那香味却挠着他的鼻孔,他连打几个喷嚏。

  阮平跪下,并没按警察的要求闭上眼睛,他悄悄张开一条缝,看着他将要告别的世界。

  砰!枪响了,没有击中。

  砰!另外一个法警补了一枪,同样没有击中。

  呼啸声大作,阮平惊慌四顾,忽然就看见了潘美红。她手握长刀,骑着猪直冲过来。原来枪声是演练,真正执行的是潘美红。转眼工夫潘美红就到了近前,她怒瞪着,举刀就砍……

  阮平惊坐起来。竟然睡着了。他望了望天空,太阳已经西斜,现在应该是下午两点至三点。他仰躺在山坡的洼地,从这里可以窥望山脚下的田野、公路、林带。如果有人上来,第一时间就可以发现。他不敢大意,紧张地瞪视着任何可疑的人。他不时掐着麻木的脸,以防犯困,可还是睡着了。

  阮平不知怎么从潘美红家逃出来的,她似乎抓他的裤脚来着,被他甩开了。他一路狂奔。夜黑如漆,他意识混乱,不知怎么找见家的。他哆嗦着寻出钥匙,却摸不到锁。猛撞了几下,发现门从里面插住了。再要拍,忽然想起,尹先在他的炕上演习,大概还没结束。他终于清醒。不该回家的,趁警察还没有到来。必须逃,逃得远远的。他一口气跑到车站,想乘坐第一班长途车。车站还没开门,他在昏黑的台阶上蹿行几步,想起身上的钱根本不够坐车。而且,坐车是愚蠢的,半路被警察截住,那就插翅难逃了。还是双腿踏实。跑了一程,有十里,也可能二十里,忽又想,不该向西。西边通向市里,他能想到,警察自然也能想到。应该逆着警察的思维,于是掉头向东。好在奔跑于他是容易的,只是逃亡之跑毫无乐趣,也难以专心。阮平从宽城南绕行时,天已麻麻亮了。数公里之后,他转向东山,打算在山上躲到天黑,然后再逃。夜色里,被发现的可能终归小些。东山是枪决犯人的地方,是宽城的不毛之地。山上没有洞,只能躲在坑洼里。

  阮平一遍遍回想,有些能想起,有些全然是空白。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他强暴了潘美红。潘美红虽是个杀猪的,却非寻常之人,那一面墙的奖状,那一长溜的照片,便是证明。阮平后悔不迭,真不该喝那么多酒,不该去潘美红家。强奸犯,这个罪名足以让他千刀万剐。

  终于挨到天黑。阮平又饥又困,逃亡的欲望却没那么强烈了,恐惧隐隐生出来。那是另一种恐惧。警察肯定在路上设了关卡,即使有夜色掩护,怕也难以成功出逃。就算躲过了围截,也必定是惶惶不可终日。一年两年,三年五年,终有一天会被押回宽城。前路难测,阮平想到了自首。可是,想到那个梦,他又是一寒。也许从此浪迹天涯,直到客死他乡?

  这么犹豫着,夜渐渐深了。自首的念头占了上风,阮平拖着疲软的腿回到宽城。没去公安局,实在是太饿了,他想先填填肚子。就是杀头,也得吃顿饱饭。

  门虚掩着,没有任何声音,似乎尹先刚刚离去。阮平正要推,门却开了。看到李闯那张刀锋脸,阮平魂飞魄散,脸色瞬变。李闯也是一愣,但他反应快,在阮平瘫下去时,迅疾抓住他的肩,冲屋里喊了一声。潘美红和尹先先后跑出来,帮李闯扶住阮平。阮平战栗不止,看来他们一直在等他,料定他会回来。

  把阮平摁在椅子上,李闯哈了一声,他俩硬说你失踪了,这个折腾!然后冲潘美红和尹先说,我说什么来着?太平盛世,不要动不动说人失踪。阮平惊讶的目光飞快地掠过潘美红的脸。潘美红说,你一天没上班,可把人吓坏了。尹先附和,是呀是呀,你怎么连假也不请?李闯说,去年有个女人报警她丈夫失踪了,硬说被绑架了,后来找见,整个人比面条还软。他赌昏了头,两天两夜只吃了一根麻花。然后盯住阮平,你该不会也染了赌瘾吧?阮平僵僵地摇头。李闯没有追问,说人回来就好,明早开会,他得连夜写案情分析。李闯在阮平肩头按了一下。那重重的按压似乎别有意味,阮平觉出来了,但不知李闯向他传递什么。

  屋里剩下潘美红和尹先,阮平已镇定下来,他说,对不起,这么晚了,让你们……担心了。潘美红说,没事就好,好好睡一会儿,明儿别误了上班。尹先说,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昨夜我听见你拍门了,开门你已经不在了,生气了吧?你这一出,实在吓人呢。阮平咧开嘴,苦涩地笑了笑。

  潘美红和尹先离去好久,阮平仍在椅子上发呆。他似乎忘了饥饿。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不相信自己稳稳地坐在家里。但,千真万确,他们相继离去,没有对他采取任何措施。潘美红竟然没报警,竟然没有丝毫的愠怒。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潘美红不在乎,连自己的贞洁也要无私地奉献?还是那一切根本就没发生,是他的想象,是他的梦魇?阮平彻底糊涂了。

  第二天,阮平第一次不是跑,而是走到食品公司的。天际刚刚发白,喜鹊已在枝头喳叫。风缓缓地抚摸着脸颊,毛茸茸的。一只猫大摇大摆地从巷口踱出来,跟在阮平身后走了有二三百米,好像他的随从,时刻要保护阮平的样子。阮平喝了几次,猫才转身。门房的老张头只有见了经理才探出头,那天竟然冲阮平招了招手。整个世界都显得那么不真实。阮平才平静的心又敲起小鼓,目睹的一切都那么匪夷所思。

  吃饭了吗?潘美红如往常一样,问着千篇一律的问题,对她似乎多么重要,阮平早就烦了,连头都懒得点,草草地嗯一声,轻得自己都听不清。那天他郑重地说吃过了,他的目光躲闪了一下,又不那么牢靠地落在她脸上。你脸色好看多了,昨天的样子有点吓人,潘美红说。阮平不知如何回应,冲她笑了笑,虚虚的。肚里有了东西,又睡了一觉,他的体力已经恢复,心却没落到肚里。潘美红也冲他笑笑,阮平惊讶地发现,她突然变得迷人。潘美红说,别愣着了,干活吧!她出了休息室,阮平才意识到她涂了护肤品,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香味。他使劲嗅了嗅,似乎是茉莉香。

  一切就这么过去了。

  就这么过去了?阮平又问一遍,没人能回答。或许,那就是他虚妄的想象。他看了太多的推理小说,变得神经质了,混淆了想象和现实。他真是活该。

  下班后,潘美红叫住阮平,叫他去她那里。阮平心里咯噔一声,刚刚焊接的缝隙突然裂开。他问她什么事,她说我在门口等你。她没冲他笑,脸是绷着的。阮平磨蹭了半天才出去,潘美红仍在门口。阮平知躲不脱了,硬着头皮走过去。潘美红拍拍车后座,上来吧。阮平说不用,慢跑起来。潘美红本可超过他,但始终咬在他身后。那一切并不是他的想象,实实在在发生了,他罪孽深重。他已然明白,不再抱任何幻想。潘美红没报警,没告发他,并非她不在乎,而是要用另外的方式解决,她自己的方式。阮平想象着即将到来的一切,她将他五花大绑,不,根本不用绑,她夹住他,他就没法动弹了。一刀下去,他就没了声儿。她也许会一刀一刀地剐割,在这方面,她也是高手。阮平的腿颤了一下,但没有停。黄昏来临,百鸟归巢,自在安详,而他却被押着。如果阮平撒腿狂奔,潘美红未必追得上。但阮平不打算跑了,事已经做下,听天由命吧。潘美红自是早已打定主意,她装得若无其事,不过是为了麻痹他,按她自己的方式复仇。真是滑稽,她竟然让他上了一天班。他想起那个心惊肉跳的梦,一切早已预示。

  潘美红开启屋门,手有些抖,钥匙怎么也插不进锁孔。阮平偷偷瞄她,她的脸似乎也在抖。阮平没有帮她,也没有提醒她可能拿错钥匙了,木然地看着她一捅一捅的。门终于开了,她出汗了。揩揩额头,她后退一步,让他先进。阮平听到她关门、插门,听到她粗重的喘息。阮平没有回头,他不想看到她眼里的凶光。来吧,只要能勾销。

  等了几分钟,猜想的一切并没有发生,阮平听到的是另外一种极为陌生的声音。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呼吸骤然停滞。潘美红在脱衣服,上身已经赤裸,她正解裤带。阮平惊愕的目光让她停下来,她双手护胸,脸如火焰。不许偷看,你这个坏家伙!她娇嗔。阮平没动,嘴巴张得像茶杯。潘美红瞪着他,别傻站着了,帮我一把。一个声音提醒阮平,这是个陷阱,千万不要。但他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如发面不停地膨胀。他牙关紧咬,努力控制,可效果不大,面团越胀越大,突然间就炸裂了。

  疯狂过后,潘美红坐起来一件一件穿衣,她动作很轻,仿佛怕惊着他,又似乎揣着什么心事。阮平仍然瘫着,他眩晕症犯了,忽而被浪头抛起,忽而坠入谷底,不晕才怪。他没看潘美红,直到潘美红推了他一把,他才扭过头。潘美红指了指褥子。褥单是浅灰色的,上面那几朵红格外显眼。潘美红轻声说,你可看清了。阮平突然明白了什么,随之,一个更大的疑团跳入脑海,整个人彻底蒙了。那个晚上是怎么回事?他仓皇逃离,在东山躲了整整一夜又一个白天,难道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他的幻想?阮平被自己惊着了。潘美红又推他一下,发什么呆呢?阮平机械地摇摇头,迟迟疑疑地问,那天晚上……?潘美红不解,哪天晚上?阮平说,就是……潘美红明白过来,扑哧一笑,你像疯了一样把我扑倒,抱了我一下,转身就跑。阮平仍然反应不过来,整个人都是僵的。

  ……

  全文见《中华文学选刊》2019年11期

  选自《十月》2019年第5期

  


 
“微美文·赞衢州”面向全球征集美文启事
追寻红色记忆、讲述新塍故事主题征文
第三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第三届昌耀诗歌奖正式启动征稿
辽宁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3】
《嘉兴日报》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普洱市“我的创文故事”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中国方正出版社“纪法思维大家谈”主题征文开始啦
长安散文奖征文启事
首届深圳文艺评论大赛征稿启事
“九州杯”首届“山乡巨变”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启事
第十届松鹤杯“清明感恩”征文活动启事
第一届金沙书院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新京报评论平台开放计划启动
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两岸散文奖)”征稿启事
第七届豆瓣阅读中篇征文大赛开放投稿
这个征文,围绕活动主题,体裁不限,字数不限
看中国、读深圳、走龙华”征文启事
首届“诗心杯”全国诗词大赛征文启事
更多...

阎晶明

丁玲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合伟:未来十年,民营企业、中小型企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