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26        发布时间:[2019-11-05]

  

  一

  省城的齐大帅日子过得不能再好了。

  齐大帅个子不高,头圆而壮实,他一脸横肉,表情威严。齐大帅从来都是招摇过市,骑着高头大马睥睨一切地走在省城的主要街道上,后面跟着一大群卫士、参谋,彰显出他的不可一世。齐大帅本是北洋时代的一个军阀,后来成了国民政府的某省主席,军政大权一把抓。

  齐大帅有个宝贝儿子叫齐志元,是个无所事事的浪荡公子哥儿。齐志元也像他爹一样浓眉大眼,五短身材,肥胖的脖子后面都是肉棱儿。他不学无术,满脑子糨糊,仗着父亲的权势在省城之中横行霸道。齐大帅虽然宠自己的儿子,但是也知道让儿子这样下去不行,不历练一下,早晚得让人卖了。于是,齐志元先是在父亲的授意下,在省城娶了亲,又去清远县,当上了县长。

  上任伊始,齐志元就毫无保留地把一副无赖嘴脸显露出来。他把县城里所有能吃的地方都吃了一遍,所有能玩的地方也都玩了一遍,然后,把目标锁定在翡翠坊。那里的姑娘个个活色生香,他最终看上了一个叫作梨花的姑娘,纳她为妾。

  齐志元假模假式跟梨花过了一段时间,就开始找借口往外跑。他声称是外出考察,其实是带着人骑着马去周围四里八乡打猎,当然,他在旷野山川中追逐各种动物的同时,也没忘了寻欢作乐。

  梨花一看齐志元这么快就不见了踪影,觉得既然齐志元如此,自己不如也抽空出去逛逛。起初,她并没什么目标,就是大把大把地花齐志元的钱,买衣服喝茶吃饭打麻将。后来她又琢磨,干脆偷偷去找过去的熟客厮混,这样既能赚点外快,又能打发无聊的日子,要不然她会闲死的。

  虽说齐志元没心没肺,但他身边的人并不都是傻子,没过多久大家就发现,少帅新娶的姨太太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那帮坏小子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个发现告诉齐志元,齐志元是在一次酒足饭饱之后听到这个消息的,他一边剔着牙,一边歪着头怀疑地问:“真的?”

  “少帅,是真的。”为首的参谋说。

  左右的人都心虚地看着他。

  “那她能去找谁呢?”齐志元问。

  “这个……就不大好说了。”参谋说。

  “不大好说是啥意思啊?”齐志元继续问。

  “就是……人不固定的意思。”参谋小心翼翼地说。

  “啊,那我明白了,她又出去鬼混了,对吧?”齐志元恍然大悟。

  众人不敢吱声,齐志元摸着腰间的那把德国制小手枪琢磨着,隔了半天,他才说:“哎,对了,我还没玩过捉奸呢,要不,咱们玩一次?”

  齐志元就这样决定去捉奸,他的妙计是放长线钓大鱼。梨花什么也没发觉,她还是照例由着性子外出。齐志元派了人一直在后面跟着,但梨花总是逛街,跟踪的人也没看出什么来。终于有一天她出了城,跟踪的人回来报信,齐志元立马率领参谋、副官和马弁急追而去。

  他们很快就看见了梨花,她坐在一辆黄包车上,车飞驰到了城外某处,梨花下车付了钱一路步行而去。齐志元远远地看到她一扭一扭地走着,那身粉色的旗袍在初夏的景致中分外扎眼。齐志元一边跟踪一边纳闷,她这是往哪儿走,到底要干什么去呢?梨花下车后走了很久,她从大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上了一片高坡,不久就消失在草木刚刚繁盛起来的夏天里。

  齐志元带着人策马而行,他们也向高坡爬去。等到上得高坡,齐志元等人立马被眼前的美景震惊了,在广阔的平原上是一望无际的薰衣草,那漫山遍野的紫色让人感觉天堂似乎近在眼前,他们互看了几眼,脸上都露出惊诧的神色。大家纵马向前,不久就看到远处的地平线上,有一座古塔高高耸立,它大概有七八层高,通体黄褐色,远远看去有一种沧桑感。

  “那是什么所在?”齐志元扬起马鞭问。

  “少帅,那个叫作清风致远塔,据说是唐代一位乡绅当年所建……”一个副官回答道。

  二

  梨花确实去找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住在那座清风致远塔里。梨花仰起头在塔外叫了几声,男人走出来。他身材极高且瘦削,长发,大胡子,头上戴着绿色荆冠,身穿白色粗布长袍,脚上蹬着一双草鞋;这身打扮太仙风道骨了,远远望去,梨花就像和神仙站在一起。

  两个人开始并肩漫步,他们一路热聊,慢慢消失在宏大的紫色背景之中。很奇怪,齐志元看着此情此景心中并没有恨意,反而有股说不出的好奇。这时旁边的副官和参谋问道:“少帅,我们现在怎么办?”

  齐志元想了想,一拍脑袋说:“走,趁他们不在,咱们去塔里看看。”

  众人闻言,策马直奔古塔而来。到了跟前,众人下马,一起抬头看塔。它古朴、巍峨、苍劲、坚韧,但也显露出一丝颓败,很多砖石都风化了,有的地方被燕子筑了窝,有的地方空空如也像一张没牙的嘴。众人拾级而上走入塔中,在第三层他们发现了那个男人的住处。整个居所整洁异常,屋子里的桌椅板凳床全是用木头做的,房间中满是各种绿色植物,正中间的墙壁上铺挂着整整一墙的薰衣草,灿烂夺目美不胜收。众人看得出神,如此新奇的景象真是前所未见。他们又来到塔顶,塔顶有一个露天的平台,空间宽阔,可以畅然四顾。清风徐来,齐志元看看背后的千年古城清远县,又望望面前一望无际的薰衣草,不禁大声感叹道:“这真是神仙待的地方啊!”

  齐志元并没追踪下去,而是带着人闪了,路上大家对塔四周的环境赞不绝口,反而没人提起梨花。两天之后一个副官打听出来,高个子男人叫费得天,据说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齐志元又派人盯了几次,结果让他相当惊讶,梨花似乎与高个子男人真没什么,他们仅仅是塔下相见,然后一起在薰衣草的天地中漫步、聊天而已,有的时候,费得天会站在高坡之上引吭高歌,而梨花就坐在一旁痴痴地听着。

  梨花是做得出这种事儿的,齐志元想,这是洋范儿,她之前在省城待过,看过电影,也听过收音机,翡翠坊的姑娘都喜欢西洋玩意儿。齐志元虽说不学无术,但对于奇技异能之士还是相当敬仰的,他由此莫名地对费得天有了好印象,甚至产生了兴趣,直到某一天,他决定亲自去拜访一趟。

  那天,齐志元换上便装,身穿长袍马褂,头戴黑色礼帽。他骑马到城外,然后下马独自走上平原。在无穷无尽的紫色中,他走了一会儿就已经气喘吁吁了,来到清风致远塔时,已经口渴难耐,他走入塔中高喊一声:“有人吗?”

  费得天正在三层打坐,他闭着眼睛,心无旁骛,听得叫声,他睁开眼站起身,来到楼梯口向下望去,只见一个胖子正摘下礼帽,露出一张汗津津的脸向上望着。

  “这位大哥,有何贵干啊?”费得天温和儒雅地笑着问道。

  “水,先生有水吗?我是一个过路人。”齐志元说。

  “有水,您上来吧。”费得天非常友善地说。

  齐志元闻言拾级而上,上来之后,他一屁股坐在门口的一张长条木凳上,费得天端过来一碗清水,齐志元一饮而尽。

  喝完水,齐志元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禁赞叹一声:“先生,你这地方倒真是别具一格。”

  费得天笑笑,说道:“过奖了,大哥是哪里人?”

  “我是省城人,来乡下走亲戚,走得渴了,就来讨一碗水喝。”齐志元说。

  “原来如此。”费得天说。

  此时,齐志元看到费得天的长桌上放着一些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数字和符号,齐志元毕竟上过高中,虽然所学早已扔到了爪哇国,但是那些数学公式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先生难道是数学家吗?”齐志元饶有兴趣地问。

  费得天看看那些算式,半开玩笑地说:“也许吧,但我觉得自己更像一个修行者。”

  齐志元点点头,然后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请问先生,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怎么会住在这里?”

  “这位大哥应该是不知道将军墓的传说吧?”费得天反问。

  “不知道,愿闻其详。”齐志元瞪起铜铃大眼。

  费得天于是似笑非笑地娓娓道来。他讲起明末有一位李将军,本是当地守将,清军入关后,横扫华夏,李将军奋力抗清,不幸被俘殉国。李将军手下的一位幕僚,在李将军被处斩之后,将李将军的尸身偷偷埋葬。为了防止李将军身后被人骚扰,幕僚决定一辈子为将军守墓,后来幕僚在弥留之际,留下遗训,让子子孙孙祖祖辈辈给李将军守墓,那位幕僚正是费得天的先祖,费得天就是在国外学成之后回归,继承祖训,为李将军继续守墓的。

  故事说完,齐志元惊呆了,这位幕僚太忠义了。

  “那,那个墓在哪儿呢?”齐志元问。

  “就在这一片一望无际的薰衣草平原下面。”费得天指指窗外,声音有些沉重,“这个塔本来建于唐代,后来被天火所烧,是我祖上一砖一瓦重新盖起来的,后来,我们家族的很多人都曾在这里住过,现在轮到我了。”

  “厉害,这种忠义之举真令人叹为观止啊,兄弟佩服!”齐志元听到这儿不禁高高拱起了双手。

  齐志元神情肃穆地回到了县政府,他的胸中满是浩然正气,心中异常感动。正在玩麻将的副官、参谋和马弁一看他昂然而归,马上围了过来,关心地问:“少帅,怎么样?微服私访有何收获?”

  “大有收获!”齐志元晃着胖胖的手指着天空说。

  在县长办公室里,齐志元把他听到的故事向众人口沫四溅地讲完,随即拍着桌子感叹道:“一门忠义啊,这就是大帅谆谆教导我们的,做人要忠义第一。”

  一帮副官马弁听了都不住点头,连连说:“没错,没错,少帅说得对,这样的忠义之士真是世所罕见。”

  可这时,一个小时候读过私塾、后来上过军校的参谋弱弱地说了一句:“可是,少帅,我觉得有点不对啊。”

  “怎么不对?”齐志元瞪起眼睛问。

  “我觉得他的这个故事是编的,历史上就有这么个类似的事儿,好像也是明朝的,跟这个很像,但是那家人姓佘……”参谋说。

  “啊?”齐志元一听就愣了。

  齐志元几天之后又去找费得天,他的探索精神上来了,想去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这一天,天高云淡,齐志元来到塔前时,费得天正在一块巨石之上打坐,他头戴绿色荆冠,一袭白色长袍,双腿盘起,闭目安坐。齐志元不敢造次,停下脚步。一会儿费得天睁开眼,开始活动身体,他做出各种复杂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支撑动作,看得不远处的齐志元目眩神迷。

  好半天,费得天才做完,齐志元走过去仰起头问他:“先生,你刚才在做什么?”

  费得天认出了他,笑着说:“这不是那位过路大哥,怎么,这回又路过这里?”

  “正是,小弟要在县城小住几日。”齐志元顺口说,此时他觉得自己还挺机灵的。

  “我做的叫瑜伽,是从天竺古国传过来的。”费得天回答说。

  齐志元听了颇感高深。

  “先生,上回你说的那个故事,不是应了明朝的旧事吧?”齐志元又试着问。

  费得天一听,毫不介意地说:“我华夏民族有几千年的历史,这种忠义之事绝不止一件,都是可歌可泣的。”他毫不费力地就把齐志元的质疑给挡了回去。

  齐志元一时语塞,费得天看向远方,抬起手指向东边说:“这位大哥,看到远方那座桥了吗?”

  齐志元顺着费得天的手指向东望去,果见一桥。于是问道:“那不是清远桥吗?”

  “没错,清远河在它下面流了一千年了。”费得天感叹一声。

  齐志元特别神往地看着熠熠闪光的河水和古韵盎然的石桥,不知为什么,费得天的话似乎充满了魔力,让他的胸中涌起一股相当激荡的怀古之情。

  “我当年从国外留学回来,很多问题在我心中悬而未决。有一天清晨,天刚刚亮,我走上清远桥,看到白雾之中,一个白胡子老人坐在桥栏杆上,正望着清远河低吟,我走过去想听听他在唱什么,可他的鞋忽然掉到桥下去了……”费得天说。

  “哦?然后呢?”齐志元觉得有趣。

  “于是,我走下河岸,把老先生的鞋从河水中捞了出来。”费得天笑着,居高临下地望着齐志元说,“结果,那天早上,他的鞋一连掉了三次,我连捡了三次。”

  齐志元摸着下巴听着。

  “第三次我把鞋捡上来之后,老先生笑了,他对我说:‘小伙子,孺子可教也,来,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我。’之后,我跟老先生对谈了三天三夜,他跟我谈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给我打开了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那个世界太广阔太复杂了。”费得天说。

  “神奇。”齐志元不禁赞叹道。

  “我后来就到这座塔里独居,我一边修炼,一边思考,想看看能不能用老先生教给我的方法,对天地万物有个更深刻的理解。”费得天继续说。

  齐志元带着崇敬的心情回到县政府时,众副官马弁依然在吃喝笑闹,齐志元把他听到的故事告诉了大家,他一边讲一边感叹,众人听完面面相觑,皆不敢吱声。齐志元看到大家面色异样,就诧异地问:“又怎么了,又有什么不对吗?”

  “少帅,这不是张良捡鞋的故事吗?”一个马弁小心地说。

  “啊?是吗,有这故事?”齐志元大惊。

  众人看着他,都饱含同情地点点头。一个副官接着说:“少帅,这个故事呢是汉朝的事儿,我们从小就听过。”

  “妈的,太欺负人了,敢屡次欺骗本少帅?”齐志元听了勃然大怒,他掏出腰间的小手枪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去!给我把他抓来,看我不毙了他!”齐志元大叫。

  副官参谋们听了都立刻劝他:“少帅,且息雷霆之怒,莫发虎狼之威,现在是民国了,都讲法律,不能随便抓人,他不过是讲了个故事而已。”

  “可本少帅咽不下这口气,敢这么戏弄本少帅,吃了熊心豹子胆啦?”齐志元气呼呼地说。

  “没事儿,少帅,咱们等着他,等他有把柄落在咱们手里,再办他也不迟!”大家建议说。

  三

  看起来,这是一个阴天,但是实际上这是一个晴天,只不过是蝗虫来了。

  飞蝗遮天蔽日地从西北方向振翅而来,到了清远城外,它们在天空中不断地盘旋,阳光被飞蝗挡住,天空渐渐暗了下来。清远城内的百姓都忧心忡忡地抬起头,他们知道飞蝗落到哪里,哪里就会草木不生,精光一片。

  有一句老话,叫作旱极而蝗。据说这一回又是西北大旱造成的恶果,千百年来,人们对于飞蝗几乎束手无策,面对它们的侵袭,人们只能在内心暗暗祈祷,希望飞蝗能尽快远走高飞,转战他处。

  在城外的高坡之上,费得天一直站在薰衣草花海之中向天空仰望,几天来,他看着铺天盖地的飞蝗也是相当不安,飞蝗越飞越低,它们似乎就要降落在薰衣草田里。费得天很无奈,他非常心疼地看着眼前繁荣盛开的薰衣草,恐惧地想象着它们被吃得丝毫不剩的情景。

  情急之下,费得天忽然引吭高歌起来,那是一首大跨度的西洋歌剧选段,他的声音圆润高亢,能量饱满,声浪直冲天际。飞蝗听到歌声好像受到了惊吓,如同遇到了冲击一般迅疾弹开,振翅向上。费得天继续唱,他的歌声不停地奔向四方,蔽日的飞蝗不情愿地向后退却,可它们并不甘心,而是趁着歌声的间隙不断扑向费得天,它们还从未遇到过对手,不相信人类可以与它们抗衡。飞蝗的战术很狡猾,它们采取了持久战的办法,就等着费得天体力枯竭,但是,它们错了,费得天精神饱满,神采奕奕,他持续地把歌声送上天空,从早到晚,一刻也没有停歇过。

  清远城的人们当然也听到了费得天的歌声,那种优美的、昂扬的、从没听过的歌声不断飘向城中。最终,飞蝗忍不住飞走了,它们饿了,填饱肚子对谁都是第一位的,它们决定去别的地方用餐,反正天下之大足够它们翱翔。费得天看着飞蝗大片大片地离开,他一下子躺倒在薰衣草之中,歌声停止,他躺在花海之中看到了被遮蔽了很久的太阳,那是一个劫后余生的傍晚,夕阳无限,正火红地落向地平线。

  四

  一九三五开春的时候,梅远和知静决定去找大表姐黎贵华。

  梅远和知静是表姐妹,家境都还不错。两人都是省城国立第一高中的毕业生,受的是正规的新式教育,毕业之后两人试着考了大学,无奈因成绩不佳而落榜。两人回家闲待了两年,无所事事之中经过几次商议,姐姐梅远建议去大表姐那里转转,既能见见世面,也能看看有什么机会,兴许还能找个工作。

  大表姐黎贵华一直生活在北平,据说,大表姐是个新青年,她很文艺,在北平认识很多社会名流。姐妹俩给大表姐写了封信,大表姐当即回信表示热烈欢迎,她们于是启程去了北平。下火车伊始,就见到了来接站的大表姐,她非常热情,毫不犹豫地把两人请到家里同住。两人心里很是感激,不过让她们始料未及的是,同住的还有一个男人。但是大表姐很西洋式地一耸肩,用英语说:“小事儿一桩,别在意。”姐妹俩人生地不熟,一时又去不得别的地方,只好硬着头皮住下来。

  没想到,这仅仅是惊奇的开始,很快,姐妹俩发现大表姐似乎没有正经工作,每当问她在哪里上班,她都语焉不详。每天,大表姐都睡到日上三竿,而且常常有不同的男人来找大表姐聊天,有教授,有艺术家,也有作家,大表姐与这些男人尽力周旋,她并不在一个人那里驻足,而是跟不同的男人上演着不同的戏码。最刺激的是,有一次两个男人不期而遇,当着大表姐的面吵了起来,大表姐左右阻拦才没让两人动手。那天晚上,受到了惊吓的大表姐决定搬家,她带着姐妹俩连夜逃出了那间不知道谁给她租的公寓。深夜,在一个朋友的平房里,刚在地铺上躺下来的大表姐呜呜地哭了起来,大表姐一边哭一边自问:“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呢?我该爱谁呢?”姐妹俩躺在另一张地铺上默默地不敢出声,大表姐哭了半宿才停下来,她很坦白地说,从明天起,没人会再给她钱了。

  还好,事情很快峰回路转。大表姐不久之后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做了一份小报的记者,她毕竟神通广大,交际面甚广。大表姐迅速恢复过来,又开始参加各种饭局,继续被各种男人追逐。

  姐妹俩在北平待了一段时间,开始商量未来的出路,虽然大表姐极力帮忙,但两人还是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两人在是走还是留的问题上有了不同的想法。姐姐梅远一直对大表姐充满了敬仰,她觉得新时代的女性就是这样子的,大表姐是个完美的典型,她们应该在北平多待一段时间,多适应一段时间;而妹妹知静则觉得大表姐颇有外强中干之嫌,表面风光实际上如同水中浮萍,无非是靠男人生活而已。两人小小地讨论了几次,妹妹知静的心渐渐软了,她从来都是听姐姐梅远的。谁承想,还没消停几天,大表姐那边又生事端,有一次,她跟某个男友大吵一架,痛哭一场后跟那个男友分了手,大表姐回来之后告诉两个妹妹,那个男人一直在骗她,他原来是有老婆的。过了半个月,她突然决定跟另一个新男友出国留学,当她把这个消息告知姐妹俩的时候,两人惊得无言以对。

  姐妹俩最终和大表姐道了别,没有选择地回了省城。大表姐坐着轮船漂洋过海而去,她一到国外就开始写信回来,在信中,她带着不可抑制的兴奋谈起了国外的各种奇闻异事,她继续鼓励姐妹俩,作为新时代的女性要过新的生活,不要走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分青红皂白就结婚生子的老路,女人又不是工具。姐妹俩虽然在生活方式上有分歧,但是她们都还是非常认可大表姐的观念的,大表姐无疑对她们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恰在此时,知静的母亲不放心知静到处乱跑,就准备依媒妁之言,把知静嫁给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知静吓坏了,她当然不干,赶紧来找梅远商量怎么办。

  两人商量之后决定跑——逃婚。究竟跑到哪里、去干什么她们也不知道,但她们觉得再也不能随随便便任人摆布了。于是,她们大着胆子偷了家里的钱就急急忙忙上路了,她们也没想跑太远,就在省界之内漫无目的地飘荡着,她们心里想的是大表姐的那句话,行万里路比读万卷书管用,所以不如先走出去,看看这个大千世界再说。

  梅远和知静从省城来到了清远县。

  清远县是千年古城,小城安静祥和,人民平和从容,城中到处是明清时期的老式建筑,城外有一条清远河绕城而过。梅远和知静找了一家干净的客栈住下,她们小憩了一下就开始在城中闲逛。清远县的街道不算很繁华,街两边的商铺,走半天也就逛完了。姐妹俩商量着要不要去山里看看,听说清远的山区还是很美的。可是两人一打听方知,清远县交通不便,从清远县城到山区每两天才有一趟公共汽车,两人只好回客栈干等,几天之后,才赶上一趟开往山区的汽车。

  那天上午,汽车开出了县城,去往山区的路不平坦,相当颠簸。这是一辆老爷车,年头很久了。车上人不多,正值六月天气,车中闷热,乘客们都在上下起伏的车厢中昏昏欲睡。知静坚持了一会儿也开始犯迷糊,梅远没睡,她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忽然,她看到车窗外不远处有一大片紫色的花田,她被那片广大的紫色震惊了,它们灿烂、深远、无边无际,她连忙推旁边的知静说:“妹,醒醒,你看那是什么?”

  知静坐正身子,揉揉眼睛,她定睛瞧了一会儿才说:“这是薰衣草吧?我在书上见过。”

  “太美了,它是做什么用的?”梅远问。

  “我忘了,那本讲植物的书放在家里了,回去之后我可以查查。”知静说。

  “要不,我们下车去看看吧?”梅远忽然心血来潮地建议道。

  “这行吗?”知静惊讶地问。

  “这怎么不行?反正我们是出来玩的啊。”梅远反问。

  “好吧,那不管了,我们先下车再说。”知静迅速地附和道。

  梅远和知静下了车,她们飞奔着向薰衣草花海跑去。花海无边,她们快乐地徜徉其中,薰衣草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两个女孩子开心地笑着,她们相互追逐、嬉闹,一会儿,远远地有哼唱声传来,那旋律异常优美,如梦如幻,遥遥地飞向天际。

  她们循着声音寻觅,就在薰衣草花海的尽头,有一座高高的古塔,它沧桑雄浑,饱经岁月的磨砺。她们来到塔前,仰望许久,围着塔转了一圈,看到一个木门,就走了进去。

  在塔的第三层,她们见到了仙风道骨的费得天。费得天闭着眼睛,在房子中间打坐,他被绿色包围,房间中有一种令人无比舒畅的芳香。梅远和知静对看一眼,费得天听到动静却并不睁眼,而是继续打坐。良久,费得天才睁开双目,他上下打量一下两人,问道:“两位姑娘有何贵干?”

  “我们是路过,刚才是您在哼唱吗?”梅远问。

  “是的,我一般休息的时候会唱。”费得天笑着点点头。

  “先生,您唱的是什么?”知静弱弱地问。

  “那叫《梦幻曲》,是个叫舒曼的外国人作的,很美的一首曲子。”费得天说。

  两个女孩儿前段时间总听大表姐提外国人名,现在一听觉得相当亲切。

  “先生,您在国外留过学吗?”梅远大着胆子问。

  “是的,我在国外读过几年书。”费得天淡定地笑笑说。

  知静听了,敬仰之心油然而生,本来她一进门就被费得天的绿色荆冠和白色长袍所震撼,他极其简单的几句话和平和的微笑更让她隐隐感到一种强大的气场,再加上人家留过洋,那就更不得了了。

  “我们能在塔里边转转吗?”梅远这时又问。

  “请便。”费得天很爽快地说。

  梅远和知静闻言就上了楼,她们上上下下把古塔逛了个遍,当两人再次坐在费得天面前时,知静由衷地说:“先生,您这里的环境真是美极了,您的样貌和状态也与众不同。”

  费得天不紧不慢地笑了笑,他给两人分别倒了茶水,两人一尝,清香无比。

  “这就是我正在体验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与自然相通,放松而自由地生活。”费得天慢条斯理地说。

  “是这样啊!”知静不自觉地感叹起来。

  “而且,这种生活方式非常适合你们这样的新女性。”费得天盯着知静的眼睛说,“在这样的生活中,一个女性会被告知,她天生就是美的,女人要学会爱自己,如此,女人的一生才是充满活力的,才是有价值的。”

  在费得天的注视下,知静的脸莫名地红了起来,心跳得有点快,不知为什么,她瞬间就被费得天的话击中,她觉得他说得太有道理了,自己因为被优美的歌声和薰衣草吸引,遇到了这样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听到这样深刻的话语,真是幸运极了。

  两人与费得天交流良久,方才晕晕乎乎从塔中走出来。

  “姐,我觉得我们遇到了一位真正的大师,费先生的教导真是闻所未闻。”知静兴奋地说,她的眼中甚至泛起泪光。

  “是的,这位先生真是一位世外高人。”梅远也很激动。

  “我们应该多来聆听他的教诲才是。”知静感叹道。

  梅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往塔下走了一小段,忽然转过头对知静说:“对了,妹,你注意没有,先生房间里的那种香气相当独特,那到底是什么香气?”

  五

  费得天的歌声逐渐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人的注意,在清晨、中午、傍晚,甚至子夜人们都会听到那遥远的歌声,没人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唱歌、唱歌给谁听,但从都觉得很好听。

  自从飞蝗离去后,有关费得天的传说也多了起来,有些还算符合实际,有的却越来越神乎其神。很多女人开始去找他,在对歌声的探索中,他向她们介绍了房间中珍藏的留声机,并且放音乐给女人们听,他还和她们对话、漫步,跟她们谈论那些特别新奇的西洋思想。有时,他说着说着就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来,用不同的曲子表达对于世界广阔的看法,他尝试握着女人们有些颤抖的手,告诉女人们,她们是多么美丽,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活出自我。女人们惊奇地听着、思考着,“自我”这个词儿对她们来说是第一次接触,却直指内心。他说,女人不是谁的附属品,她应该就属于自己,这些石破天惊的话让女人们在薰衣草的香气中变得激动与沉醉。

  梅远也和别的女人一样,被费得天轻易征服了,她和她们都认为他是一位真正的思想大师。可是梅远又比别人清醒得早一些,相对于崇拜感日升的知静,她在那种晕晕乎乎的情绪中,很快找到了一个确定性的线索。梅远不仅鼻子很好使,而且愿意比其他女人多问一个为什么。梅远和知静后来又几次拜访了费得天,费得天照例跟她们俩云山雾罩地聊了很久,兴之所至时,还会拉起知静白嫩的小手轻轻抚摸,知静羞得低下头,但是又相当享受地任大师拉着,梅远啥也不说,她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当费得天习惯性地带着她们走向思维巅峰时,梅远才问了一个她最想问的、相当实际的问题,她说:“大师,您房间里的香气从何处而来?”

  “从来处来……”费得天相当缥缈地说。

  “您是说就是从这个屋里来的吧?”梅远依然往实际里问。

  “哦,是的。”费得天迟疑一下说。

  “它到底是一种什么香气?”梅远追问道。

  “是一种从自然中生长出来的香气。”费得天继续沿着飞仙的思路说。

  “我是问,是什么东西能散发出这种香气呢?”梅远紧追不舍。

  “是大自然发出的啊。”费得天说。

  “可是大师,大自然不是一种东西是很多种东西啊,到底哪种东西能发出这种香气呢?”梅远刨根问底。

  “哦,是这样,它是一种薰衣草的精油散发出来的香气。”费得天不得不坦白说。

  “精油?”梅远没听说过,她非常感兴趣,“什么是精油?”

  “就是一种从植物当中提炼出来的油,国外很早就有这种方法。”费得天解释说。

  “那这么说,您现在有这种精油?”梅远问。

  “当然有,我自己就能从薰衣草之中提炼它。”费得天回答说。

  梅远得到了最想要的答案,她几乎瞬间就捋清了思路。大师对于人们的吸引是全方位的,他的歌声可以吸引人,思想可以用来讨论,但只有大师房间之中那种香气是可以卖钱的。

  梅远和知静商量之后决定回家,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两人能做一件自己可以掌握的事情,开拓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就像大师说的那样。梅远建议,两人分头回家借钱,然后来清远县开店——卖那种香气。知静觉得家人会阻挠,梅远则很有把握地说:“你跑了一次,姨妈已经吓坏了,他们既然不能扣着你,就只能由着你了。”回省城之前,姐妹俩又去拜访了大师,梅远向大师提出了一套相当现实的方案:她们姐妹俩销售大师提炼的精油,大师负责提供产品,然后两边分利。她本以为这会是一场艰难的游说,大师未必对这些俗务感兴趣,但是没想到,从来都是高蹈的、超越世俗的大师几乎瞬间就答应了;他还特别感兴趣地说,他的精油有的是,想要多少都行,另外,定价别太高,要薄利多销。

  不久,在清远县城的县府前街上,一家味道生活馆开张了。这家生活馆的店面不算小,进门是玄关,转过玄关,视野豁然开朗,屋子里全都是簇新的原木家具,四壁布满各种青翠碧绿的植物,店中央摆着四排白色的实木货架,货架上平铺着一溜儿暗色的玻璃瓶,瓶子里都盛放着油状物,屋子里飘着一股浓浓的香气。

  这些油是这家味道生活馆的关键,它是一种从薰衣草中提炼出来的精油。生活馆没开几天,就开始有人过来打探。这个商铺的名字太新鲜了,而且进来的人尤其是女人们一闻到那种奇异的香气,几乎瞬间被就打动,莫名其妙地亢奋起来。第一个大手笔购买精油的是梨花,她本来就是费大师的拥趸,这一天她正在逛街,走进生活馆的那一刻,她马上醒悟过来这是大师房间里的香气,于是立刻拿出一把大洋哗的一声丢在柜台上,买了好几瓶。

  很快翡翠坊的姑娘们也来了,姑娘们听自己的偶像梨花说这种精油既能美容养颜,又能舒缓情绪、改善睡眠,马上跑来抢购。翡翠坊的姑娘们起了示范作用,县城的妇女们也听说了精油的好处,她们迟疑了一段时间,就三五成群地来看这种新奇的产品,时尚不分阶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当她们走入生活馆之后,立刻敏锐地判断出,精油的香气是某种相当综合的表达,它代表了某些时髦的新思想以及这种思想指导下的新生活。谁都愿意过新生活不是?

  不知从何时起,店中出现了费大师的肖像画,那是一张不太高明的油画。它被挂在店的正中央,费大师居高临下、充满爱意地看着走进店中的每一个妇女,他的眼神迷离,宽宽的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走入店中的妇女们很少能逃过这么有魅力的微笑,这是梅远独特的设计,她深知费得天对于女人的吸引力是致命的。生活馆还借此推出了特殊的体验活动,店里承诺,只要购买一定数量的精油,就可以跟随大师体验半天的“自然派”生活,包括和大师漫步在薰衣草花海,跟随大师进行瑜伽练习,听大师谈论思想。

  ……

  晓航:小说家,现从事贸易工作。一九九六年开始创作,发表作品一百五十万字,中篇小说《师兄的透镜》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出版有小说集《有谁为我哭泣》《送你一棵凤凰树》《旧梦如花》《所有的猪都到齐了》,长篇小说《游戏是不能忘记的》等。现居北京。

  


 
第四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启动!
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第三届“金熊猫”全国文学奖征稿火热进行中
“微美文·赞衢州”面向全球征集美文启事
追寻红色记忆、讲述新塍故事主题征文
第三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第三届昌耀诗歌奖正式启动征稿
辽宁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3】
《嘉兴日报》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普洱市“我的创文故事”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中国方正出版社“纪法思维大家谈”主题征文开始啦
长安散文奖征文启事
首届深圳文艺评论大赛征稿启事
“九州杯”首届“山乡巨变”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启事
第十届松鹤杯“清明感恩”征文活动启事
第一届金沙书院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新京报评论平台开放计划启动
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两岸散文奖)”征稿启事
第七届豆瓣阅读中篇征文大赛开放投稿
更多...

阎晶明

丁玲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合伟:未来十年,民营企业、中小型企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