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85        发布时间:[2019-10-26]

  

  丁玲(1904年10月12日-1986年3月4日),女,原名蒋伟,字冰之,又名蒋炜、蒋玮、丁冰之,笔名彬芷、从喧等,湖南临澧人,毕业于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中共党员,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1936年11月,丁玲到达陕北保安,是第一个到延安的文人。丁玲的到来,给陕甘宁抗日根据地原本力量薄弱的文艺运动增添了新鲜的血液。她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作出过无法取代的贡献。

  代表著作有处女作《梦珂》,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莎菲女士的日记》,短篇小说集《在黑暗中》等。1986年3月4日,丁玲在北京多福巷家中逝世,享年82岁。

                                                                                      

  一颗未出膛的子弹

  文/丁玲

  说瞎话咧!娃娃,甭怕,说老实话,咱是一个孤老太婆,还能害你?”

  一个瘪嘴老太婆,稀疏的几根白发从黑色的罩头布里披散在额上,穿一件很烂的棉衣,靠在树枝做的手杖上,亲热的望着站在她前面的张皇失措的孩子。这是一个褴褛得连帽子也没有戴的孩子。她又翕动着那没有牙齿的嘴,笑着说:“你是……嗯,咱知道……”

  这孩子大约有十三岁大小,骨碌碌转着两个灵活的眼睛,迟疑的望着老太婆,她显得很和气很诚实。他又远远的望着无际的原野上,没有一个人影,连树影也找不到一点。太阳已经下山了,一抹一抹的暮烟轻轻的从地平线上升起来,模糊了远去的无尽止的大道,这大道也将他的希望载得很远,而且也在模糊起来。他回过来又打量着老太婆,再一次重复他的话:“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么?”

  “不,咱没听见过枪声,也没看见有什么人,还是春上红军走过这里,那些同志才真好,住了三天,唱歌给我们听,讲故事。咱们杀了三只羊,硬给了我们八块洋钱,银的;耀眼睛呢!后来东北军也跟着来了,那就不能讲,唉……”她摇着头,把注视在空中的眼光又回到小孩的脸上:“还是跟咱回去吧,天黑了,你往哪儿走,万一落到别人手上,哼……”

  一步一拐她就向前边走去,有一只羊毛毡做的长统袜筒笼着那双小脚。

  小孩子仍旧凝视着四围的暮色,却又不能不跟在她后边,而且用甜的语声问起来了:“好老人家,你家里一共有几口人?”

  “一个儿子,帮别人放羊去了,媳妇孙女都在前年死光了。前年死的人真多,全是一个样子病,知道是什么邪气?”

  “好老人家,你到什么地方去了来?”

  “我有一个侄女生产,去看了来,她那里又不能住,来回二十多里地,把咱走坏了。”

  “让我来扶着你吧。”小孩子跑到前边扶着她,亲热的仰着脖子从披散着的长发中又来打量她:“村上有多少人家呢?”

  “不多,七八户,都是种地的苦人。你怕有人会害你吗?不会的。到底你是怎样跑到这里来的?告诉我,你这个小红军!”她狡猾的陕着无光的老眼,却又很亲热的用那已不能表示感情的眼光抚摩着这流落的孩子。

  “甭说那些吧。”他也笑了,又轻声的告诉她:“回到村子里,说捡来的一个孩子算了。老人家,我就真的替你做儿子吧,我会烧饭,会砍柴,你有牲口么?我也会喂牲口……”

  牲口,小孩子回忆起那匹枣骡色的马来了,多好的一匹马,它全身一个颜色,只有鼻子当中一条白,他就常常去摸它的鼻子,望着它,它也望着他,轻轻的喷着气,用鼻尖去触他,多乖的一匹马!他喂了它半年了,它是从蛮子地得来的,是政治委员的,团长那匹白马也没有它好。他想起它来了,他看见那披拂在颈上的长毛和垂地的长尾,还有那……他觉得有一双懂事的,爱着他的马眼在望着他,于是泪水不觉一下就涌上了眼睑。

  “我喂过牲口的!我喂过牲口的!”固执的,重复的说了又说。

  “呵,你是个喂牲口的,你的牲口和主人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你却落到这里!”

  慢慢的两个人便来到一个沟口了。沟里错错落落有几个窑门,还有两个土围的院子,他牵着她在一个斜路上走下去,却不敢做声,只张着眼四方搜索着。沟里已经黑起来了,有两个窑洞里已露出微明的灯光,一匹驴子还在石磨边打圈,却没有人。他们走过两个窑洞前,从门隙处飘出一阵阵的烟,小孩子躲在她的身后,在一个窑门前停下了。她开了锁,先把他让了进去,窑里黑魅魅的,他不敢动,听着她摸了进去,在找着东西,她把灯点上了,是一盏油灯,有一点小小火星从那里发出来。

  “不要怕,娃娃!”她哑着声音,“去烧火,让我们煮点子小米稀饭,你也该饿了吧?”

  两个人坐在灶前,灶里的火光不断的舐在他们脸上,锅里有热气喷出来了,她时时抚摩着他。他呢,他暖和了,他感到很饥饿,而且他知道在今天晚上,可以有一个暖热的炕,他满足着,一个将要到来的睡眠,因为疲倦已很利害的袭着他了。

  陕北的冬天,在夜里,常起着一阵阵的西北风。孤冷的月亮在薄云中飞逝,把黯淡的水似的光辉,涂抹着无际的荒原。但这埋在一片黄土中的一个黑洞里,却正有一个甜美的梦在拥抱这流落的孩子。他这时正回到他的队伍里、同司号兵或宣传队员在玩着,或是就让团长扭他的耳朵而且亲昵的骂着:“娘卖屄,你这棰子,吃了饭为什么不长呢?”也许他又正牵着枣骝色的牡马,用肩头去抵那含了嚼口的下唇。而那个龌龊褴褛的孤老太婆,也远离了口外的霜风,沉沉地酣睡在他的旁边。

  “我是瓦窑堡人。”村上的人常常有趣的向孩子重述着这句话,谁也明白这是假话,尤其是几个年轻的妇女,拈着一块鞋片走到他面前,摸着他冻得有裂口的小手,问他:“你到底是哪搭人,你说的话咱解不下①嘛!瓦窑堡的?你娃娃哄人咧!”

  孩子跟在后边到远处去割草,大捆的压着,连人也捆。在了里边似的走回来。四野全无人影,蒙着尘土的沙路上,也寻不到多的杂乱的马蹄和人脚的迹印,依着日出日落,他辨得出方向,他热情的望着东南方、那里有着他的朋友,他的亲爱的人,那个他生长在里边的四方飘行着的他的家。他们,大的队伍到底走得离他多少远了呢?他懊恼自己,想着那最后一些时日,他们几个马伏,几个特务员跟着几个首长在一个山凹子里躲飞机,他藏在一个小洞里,倾听着不断的炸弹的爆炸,他回忆到许多次他的危险。后来,安静了,他从洞中爬了出来,然而只剩他一人了。他大声的叫过,他向着他以为对的路上狂奔,却始终没遇到一个人,孤独的窜走了一个下午,夜晚冷得睡不着,第二天,又走到黄昏,才遇着了老太婆。他的运气是好的,这村子上人人都喜欢他,优待他,大概都在猜他是掉了队的红军,却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事。但运气又太坏了,为什么他们走了,他会不知道呢?他要回去,他在那里过惯了,只有那一种生活才能养活他,他苦苦的想着他们回来了,或是他能找到几个另外掉队的人。晚上他又去汲水,也没有一点消息。广漠的原野上,他凝视着,似乎有声音传来,是熟悉的那点名的号声吧。

  隔壁窑里那个后生,有两个活泼的黑眼和一张大嘴,几次拍着他的肩膀,要他唱歌。他起始就觉得有一种想亲热他的欲望,后来才看出他长得很像他①懂不了的意思。

  们的军长。他只看到军长,有一次是在行军的路上,军长休息在那里,他牵马走过去吃水。军长笑着问过他:“你这个小马夫是什么地方人?怎样来当红军的?”他记得他的答复是:“你怎样来当红军的,我也就是那样。”军长却更笑了:“我问你,为什么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他又听到军长低声的对他旁边坐的人说:“要好好教育,这些‘小鬼’都不错呢。”那时他几乎跳了起来,望着军长的诚恳的脸,只想扑过去,从那时他就更爱他。现在这后生却长得跟军长一个样,这就更使他想着那些走远了去的人群。

  有人送了包谷做的馍来,还有人送来了一碗酸菜。一双羊毛袜子也穿在脚上了。一顶破毡帽也盖在头上。他的有着红五星的帽子仍揣在怀里,不敢拿出来。大家都高兴的来盘问着,都显着一个愿望,愿望他能说出一点真情的话,那些关于红军的情形。

  “红军好嘛!今年春上咱哥哥到过苏区的,说那里的日子过得好,红军都帮忙老百姓耕田咧!”

  “你这么一个娃娃,也当红军,你娘你老子知道么?”

  “同志!是不是?大家都当着这么叫的。同志!你放心,尽管说吧,咱都是一家人!”

  天真的,热情的笑浮上了孩子的脸。像这样的从老百姓那里送来的言语和颜色,他是常常受到的,不过没有想到一个人孤独的留在村上却来得更亲热。他暂时忘去了忧愁,他一连串解释着红军是一个什么军队,那些他从小组会上或是演讲里面学得的一些话,熟练的背着许多术语。

  “红军是革命的军队,是为着大多数工人农民谋利益的……我们红军当前的任务,就是为解放中华民族而奋斗,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因为日本快要灭亡中国了,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人都要参加红军去打日本……”

  他看见那些围着他的脸,都兴奋的望着他,露出无限的羡慕;他就更高兴,老太婆也瘪着嘴笑说道:“咱一看就看出了这娃娃不是咱们这里的人,你们看他那张嘴多么灵呀!”

  他接着就述说一些打仗的经验,他并不夸张,而事实却被他描写得使人难信,他只好又补充着:“那因为我们有教育,别的士兵为了两块钱一月的饷,而我们是为了阶级和国家的利益,红军没有一个怕死的;谁肯为了两块钱不要命呢?”

  他又唱了许多歌给他们听,小孩子们都跟着学。妇女们抹着额前的刘海,露出白的牙齿笑。但到了晚上,人都走空了时,他却沉默了。他又想起了队伍,想起了他喂过的马,而且有一丝恐怖,万一这里的人,有谁走了水,他将怎样呢?

  老太婆似乎窥出了他的心事,便把他按在炕上被子里,狡猾的笑道:“如果有什么坏人来了,你不好装病就这未躺下么?放一百二十个心,这里全是好人!”

  村子上的人,也这么安慰他:“红军又会来的,那时你就可以回去,我们大家都跟你去,好不好呢?”

  “我是瓦窑堡人!”这句话总还是时时流露在一些亲昵的嘲笑中,他也就只好回复一个不好意思的笑。

  有一夜跟着狂乱的狗吠声中,院子里响起了庞杂的声音,马夹在里面嘶叫,人的脚步声和喊声一齐涌了进来,分不清有多少人马,顿时沸腾了死似的这孤零的小村。

  “蹬下去,不要响,让我先去看看。”老婆子按着身旁的孩子站起身往窑门走去。

  烧着火的孩子,心在剧烈的跳:“难道真的自己人来了吗?”他坐在地下去,将头靠着壁,屏住气听着外边。

  “碰!”窑门却在枪托的猛推之中打开了,淡淡的一点天光照出一群杂乱的人影。

  “妈啦巴子……”冲进来的人把老太婆撞到地上:“什么狗入的拦路……”他一边骂,一边走到灶边来了:“哼,锅里预备着咱老子们的晚饭吧。”

  孩子从暗处悄悄看了他一下,他认得那帽子的样子,那帽徽是不同的,他更紧缩了他的心,恨不得这墙壁会陷进去,或是他生了翅膀飞开了去,不管是什么地方都好,只要离开了这新来的人群。

  跟着又进来了几个,隔壁窑里边,有孩子们哭到院子里去了。

  发抖的老太婆挣着爬了起来,摇摆着头,走到灶前孩子身旁,痉挛的摸索着。无光的老眼,巡回着那些陌生的人,一句话也不敢响。

  粮食篓子翻倒了,有人捉了两只鸡进来,院子里仍奔跑着一些脚步。是妇女的声音吧:“不得好死的……”

  “鬼老婆子,烧火呀!”

  这里的人又跑到隔壁,那边的又跑来了,刺刀弄得吱吱响,枪托子时时碰着门板或是别的东西。风时时从开着的门口吹进来,带着恐惧的气息,空气里充满了惊慌,重重的压住这村庄,月儿完全躲在云后边去了。

  一阵骚乱之后,喂饱了的人和马都比较安静了,四处狼藉着碗筷和吃不完的草料。好些人已经躺在炕上,吸着搜索来的鸦片;有的围坐在屋子当中,那里烧了一堆木柴,喝茶、唱着淫靡的小调。

  “妈啦巴子,明天该会不开差吧,这几天走死了,越追越远,那些红鬼的腿究竟是怎么生的?”

  “还是慢点走的好,提防的就是怕他打后边来,这种亏我们是吃过太多了。”

  “明天一定会驻下来,后续部队还离三十多里地,我们这里才一连人,唉,咱老子这半年真被这起赤匪治透了。就是这么跑来跑去,这种鬼地方人又少,粮又缺乏,冷未冷得来,真是他妈!”

  有眼光扫到老太婆脸上,她这时还瑟缩的坐在地下,掩护她身后的孩子。

  “呸,”一口痰吐到了她身上。

  “这老死鬼干吗老挨在那儿。张大胜,你走去搜她,看那里,准藏有娘儿们。”

  老婆子一动,露出了躲在那里的孩子。

  “是的,有人,没错,一个大姑娘。”

  有三个人扑过来了。

  “老爷,饶了咱吧,咱就只这一个孙子,他病咧!”他被拖到一边,头发散披在脸上。

  孩子被抓到了火跟前。那个张大胜打了他一个耳光,为什么他却是个小子呢!

  “管他,妈啦巴子,”另外一双火似的眼睛逼拢了来,揪着他,在开始撕他的衣。

  “天呀!天杀的呀!”老太婆骇得叫起来了。

  “娘卖屄!老子有手枪先铳了你这畜生!”这是孩子大声的嚷叫,他因为忿怒倒一点也懂不得惧怕了,镇静的瞪着两颗眼睛,那里燃烧着凶的火焰,踢了一脚出去,不意竟将那家伙打倒了,抽腿便朝外跑,却一下又被一只大掌擒住了!

  “什么地方来的这野种!”一拳又落在他身上,“招来,你姓什么,干什么的?你们听他口音,他不是这里人!”

  孩子不响,用力的睁着两个眼睛,咬紧牙齿。

  “天老爷呀!他们要杀咱的孙子呀!可怜咱就这一个孙子,咱要靠他送终的……”爬了起来的老太婆又被摔倒地上了。她就嚎哭起来。

  这时门突然开了,门口直立着一个人,屋子里顿时安静了,全立了起来,张大胜在敬礼之后说:“报告连长,有一个混帐小奸细。”

  连长走了进来,审视着孩子,默然的坐到矮凳上。

  消息立即传播开了:“啊呀!在审问奸细呀!”窑外边密密层层挤了许多人。

  “咱的孙子嘛!可怜咱就这一个种,不信问问看,谁都知道的……”

  几个老百姓战战兢兢的在被盘问,壮着胆子答应:“是她的孙子……”

  “一定要搜他,连长!”是谁看到连长有释放那孩子的意思了,这样说。

  同时门外也有别的兵士在反对:“一个小孩子,什么奸细!”

  连长又凝视了半天那直射过来的眼睛,便下了一道命令:“搜他!”

  一把小洋刀,两张纸票子从口袋里翻了出来。裤带上扎了一顶黑帽子,这些东西兴奋了屋子里所有的人,几十只眼睛都全放在连长的手上,连长在翻弄着这些物品。纸票上印得有两个人头,一个是列宁,另一个是马克思,反面有一排字:“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国家银行”。帽子上闪着一颗光辉的红色五星。孩子看见了这徽帜,心里更加光亮了,热烈的投过去崇高的感情,静静的他等待判决。

  “妈啦巴子,坏鸡巴蛋,这么小也做土匪!”站在连长身旁的人这么说了。

  “招来吧!”连长问他。

  “没有什么招的,任你们杀了吧!不过红军不是土匪,我们从来没有骚扰过老百姓,我们四处受人欢迎,我们对东北兵是好的,我们争取你们和我们一道打日本,有一天你们终会明白过来的!”

  “这小土匪真顽强,红军就是这么凶悍的!”

  但他的顽强虽说激怒了一些人的心,同时也得了许多尊敬,这是从那沉默的空气里感染得到的。

  连长仍是冷冷的看着他,又冷冷的问道:“你怕死不怕?”

  这问话似乎羞辱了他,不耐烦的昂了一下头,急促的答道:“怕死不当红军!”

  围拢来看的人一层一层的在增加,多少人在捏一把汗,多少心在担忧,多少眼睛变成怯弱的,露出乞怜的光去望着连长。连长却深藏着自己的情感,只淡淡的说道:“那么给你一颗枪弹吧!”

  老太婆又嚎哭起来了。多半的眼皮沉重的垂下了。有的便走开去。但没有人,就是那些凶狠的家伙也没有请示,是不是要立刻执行。

  “不,”孩子却镇静的说了,“连长!还是留着一颗枪弹吧!留着去打日本!你可以用刀杀掉我!”

  忍不住了的连长,从许多人之中跑出来用力拥抱着这孩子,他大声喊道:“还有人要杀他的么?大家的良心在哪里?日本人占了我们的家乡,杀了我们的父母妻子,我们不去报仇,却老在这里杀中国人。看这个小红军,我们配拿什么来比他!他是红军,是我们叫他赤匪的,谁还要杀他么,先杀了我吧……”声音慢慢的由嘶哑而梗住了。

  人都涌到了一块来,孩子觉得有热的水似的东西滴落在他手上,在他衣襟上。他的眼也慢慢模糊了,在雾似的里面,隔着一层毛玻璃,那红色的五星浮漾着,渐渐的高去,而他也被举起来了!


 
第四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启动!
征集“微美文·赞衢州”活动,讴歌新时代、点赞新衢州
第三届“金熊猫”全国文学奖征稿火热进行中
“微美文·赞衢州”面向全球征集美文启事
追寻红色记忆、讲述新塍故事主题征文
第三届“李煜文学奖”征评启事
第三届昌耀诗歌奖正式启动征稿
辽宁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3】
《嘉兴日报》全国主题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普洱市“我的创文故事”有奖征文活动启事
中国方正出版社“纪法思维大家谈”主题征文开始啦
长安散文奖征文启事
首届深圳文艺评论大赛征稿启事
“九州杯”首届“山乡巨变”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宁夏故事·我来讲述”征文启事
第十届松鹤杯“清明感恩”征文活动启事
第一届金沙书院全国大奖征文大赛
新京报评论平台开放计划启动
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两岸散文奖)”征稿启事
第七届豆瓣阅读中篇征文大赛开放投稿
更多...

阎晶明

丁玲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合伟:未来十年,民营企业、中小型企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