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泽安 来源:  本站浏览:52        发布时间:[2018-05-10]

世人不知的鹤山坪,听名字像是一个公园的名字,其实它不是一个公园,也不是一个知名的旅游圣地,它是一个不为许多人知道的与一个老人有关的地方,它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西南典型农村的石墙院。一排排的老房子与别的地方比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看起来也不像一个特别富庶的大富人家,想不到的是这里曾经住着一个令许许多多中国人,特别是中国文人景仰的人。

文字写到这儿,我用了好几个“特别”来说,说不清道不明,但那个人一直都在我心中,历史的经验和人生的历练都不允许任何一段历史的史书上忘记他,我就更不可能忘记他。我是一个凡人,更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与他的结缘是我人生学习、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

不能完全记清楚究竟是哪一年?毕竟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我无意之中来到了长江边上,没有任何目的,既不是看风景,也不是解忧愁,纯粹是瞎逛而逛过来的,就是在无意闲逛时,同行的朋友指着长江边上的一个土堆问我:你知道那里面是谁吗?朋友的意思我当然懂的,朋友指的是那个坟墓里埋的是谁?我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朋友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长江边上的这个坟茔跟谁有关系呢?跟我有关系吗?跟他有关系吗?跟其他人有关系吗?

朋友看我十分疑惑,又卖起了关子:你大着胆子想一想?发挥你所有丰富的想象力,利用你所学的所有知识想一想,还是个学历史的?

虽然我当时正在读大学的历史函授本科,毕竟所学的知识有限,怎么可能想得到呢?那时读个大学真的太难,农村子弟更是太难,读个中专、中师就已经不错了。能够读一个函授本科,已经是你一个农村孩子不错的选择,小时候看的书少,知识面又窄,又怎么能想得到这个坟茔跟谁有关系呢?

我真的想不明白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直言不讳地告诉朋友。

这里躺着的是一位老人,一位与中国历史有着重要联系的老人。朋友告诉我。

我摇了摇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这长江边孤怜怜的一座坟茔,没有一块刻着大字的墓碑,没有一尺见方的祭拜台,跟中国历史有着重要联系?

你是让我猜哑谜,也要有点常识吧。我不服气地问朋友。

朋友笑了笑说:你是学历史的,我再给你说一点线索,这个人跟中国共产党的创建有关系,并且是重要的关系,这应该是明白了吧。

我一惊,潜意识之中冒出了那么一个名字,但我没有叫出来,也没有说出来,因为临近毕业的我正在写一篇论文,是有关这个老人早期对建党的贡献。文章不长,但是我一天天到图书馆查了不少资料才完成的,没有半点的抄袭。难道是他?一个在中国历史上十分特立特行的人。

他难道姓陈?我试探地问了一句。

对了一半,你好好地想吧,他就是那么一个人,连埋葬的地方都是十分独特的。坟头直接面向滚滚向前的长江,墓碑上没有刻上名字,与周围其他坟墓没有差别,哪一个路过的人能够想到,这里憩息的是这么一个老人?

这是一个老人,是一个与中国历史息息相关的老人,他的名字是陈独秀。

你能想到吗?

我怔怔地站在老人的坟墓前,心里怎么也想不通?他静静地躺在这儿,几十年的时间无人管无人问,墓碑上连名字都没有,更不要说有人来祭拜。虽说这个地方的风水不错,往前能看见长江水,背靠一座山峦,但他毕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居然就躺在这儿,一躺就是几十年。我无意之中在这儿碰见了他,算是我的幸运呢?还是我的不幸?从完成本科毕业论文来说,肯定是一件幸运的事,从我自身的人生经历来说,只能是不幸的事,这么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算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伟大人物,唉,躺在这儿看长江水,几十年就在这儿看长江,作为你个人来讲,真的是悠然自得、心无旁骛,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神情,可站在这儿的人,特别是我这样的俗人,怎么可能心无旁骛呢?在我心里是不可能是这样的结局,尽管世事无常,也不可能无常到这种地步,在平常人的世界里,也是不可能的。可世界上的事就这样,你不相信的事,它就真真实实的发生在眼前,由不得不信。

老先生幸不幸?真的不是我们也俗之人能够猜测的。我心里也有好多疑问?一个个问号揪着我的耳朵不放,抗战时期,他怎么到了这边偏僻的农村?又怎么会埋在这儿?连名字都没有人知道?坟墓的规格不要说比不上当地的乡绅,就连与当地家境稍微好一点的农民都差了一些,这是不应该的事,随便从什么角度讲,这都是不可能的事,不论别人怎么想?反正我心里有个结。

从长江边离开以后,又是几十年的时间,那个跟老先生的结和缘,始终没有解开。当然,我心里一点都没有忘记过他,只不过记住的方式不一样。我的大学顺利毕业,关于先生早期对建党的贡献的毕业论文还获得了优秀论文,并不是不想去长江边去看他,怕是自己去了又平添很多忧伤,每看一次,忧伤更浓,但心里又有点想去,兴许几十年了,世界都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那个长江边的老先生的家难道没有变化吗?可我又反过来一想,万一还是老样子的话?我自己的内心该怎么面对呢?

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一个叫鹤山坪的地方。原来这儿才是老先生的家,长江边是他离去的家。本来说是他的家,也不完全对,这儿是鹤山坪的石墙院,一个乡绅出自于对老先生的尊重和景仰,无偿地提供给了老先生两口子居住。其实,还有一个机缘,抗战时期,按照国民政府的统一安排,从安徽过来的人原则上安排或者说是流浪在这一带,离陪都重庆不算太远,当然那个时候的交通条件也不算近,摇摇晃晃也要大半天的时间。这儿离大都市有点距离,倒是有点符合这个时候的老先生的性格,不与一般的人交往,一般人又以为他好像生活在世外桃源似的。其实不然,依据老先生的性格,他怎么可能躲在世外桃源?尽管他身处偏远的农村,却时时关注着全国的抗战形势,写下了一些重要的文章,发表以后影响也很大。

几年的鹤山坪石墙院生活,老先生从不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还是一个词:特立独行,看起来与当地居民的生活格格不入。但想不到的是,他这样子的大文豪和大家,与周边的老百姓相处却十分融洽,那些特立独行的脾气在老百姓的面前一下子就消失了。当地老百姓有什么喜事的时候,都喜欢邀请老先生出席,老先生也不会推辞,到了酒席的坝子上,同大家打打招呼,偶尔写上一副对联赠送老百姓。特别遇到那些生活困难的老百姓,老先生专门写好一些字的条幅,托人送过去,专门跟别人说:等到今后揭不开锅的时候,可以拿到重庆城去卖,也许可以换得了一些银子来救急。老百姓也没有当真,觉得这么一个从外地来的老头子,他的字能卖得了钱?这是个问号,一直藏在老百姓的心里面,可也不能当着他的面去揭穿他的谎言吧,何况是不是谎言?他们也不敢肯定。最主要的是老百姓心里有疑惑,其善良的心也不会去真正地试试,他们哪里知道这个老先生的力量?更不可能知道这个老先生人格的高尚。

老先生住在鹤山坪,与他以前的生活相比是天地之别,但人格的魅力在于他绝不向当权者屈服弯腰,即使是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请他出任部长级高官,也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靠着以前的学生救济晚年生活,这也不算是耻辱,那是尊师重教的传统文化的力量支撑着老先生,才有了老先生晚年的独立人格的光辉。

社会大动乱时期,一个老人和老伴孤独终老在鹤山坪,那是怎样的一种生活?一般人想像不出来,聪明人也很难想像出来,鹤山坪的每一棵树,每一棵草,每一朵花,甚至那天空中飞过的每一只鸟,也未必能知道老先生生活得怎么样?从物质层面上讲,那是贫困又贫脊的,学生救济毕竟是救济,从精神层面上讲,那谁又能够理解呢?可惜的是谁也不能理解,谁也理解不了。

我辗转在鹤山坪,抬头看看蓝色的天空,继而在老先生的屋前呆呆地站着,这是怎样的一天呢?

临终前,鹤山坪的鸟儿也不叽叽喳喳,一棵棵树都蔫里巴啦的,老先生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硬着头皮爬起来,挥着手写下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字,那是怎样的一个字?老先生前面的一段人生辉煌光环映照,辉煌过后又是惨淡如冬,这本来就是人生的起伏跌宕,放在一般人身上没得话说,可在老先生身上,那就不一样。曾经给一个政党的成立、发展、建设做出过杰出贡献的老先生,现在住在一个鸟不拉屎、鸡不飞檐的鹤山坪,当地的老百姓当然读不懂他,只觉得他是一个古怪的老头子,并不可恶,也不可怜,能够读得懂他的有些人,又不怠见他,有时还故意躲着他,有的人也许是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儿?那个年代谁知道老先生去了哪儿?见不着也见不着,懒得见他,也有不少人在关注他。他自己住在这儿,暂时有一个栖居之所,时时关注抗战之形势,对个人的荣辱得失并不在意。有几个人能够在这种环境下坦然面对自己呢?是人,终得有那么一天,大家都能顺着过,可老先生的终疾都要些奇特的做法,不可能跟一般人一样。

老先生使出最后的力气,硬着头皮写下了那个字:“抛”。

这是老先生写下了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字,他知道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心中还有许多抛不下的东西,自己一生的理想抛不下,自己真的要被这个世界抛下,这也许都是宿命,一个“抛”字完全展现了当时老先生真实的心态。

哪一个人最后不被这个世界抛弃?抛弃的方式尽管不一样,其结果是一样的。

老先生是心有不甘,一生为之奋斗的宏图伟业还没有完成,而且不可能在自己的手里去完成了,手中再也没有指挥千军万马的筹码,其思想也难以起着引领作用,一个人苦苦支撑自己的理想,算是一个孤独者,虽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孤独者。

这个“抛”字在空中一直飘,飘忽不定,飘出了人间的世态炎凉。

这个“抛”字既是老先生写给自己一个人的,也是写给世界上所有人的。

我久久地看着这个飘飞的“抛”字,说不出一个字一句话。当年在长江边上的那一幕,那也是一个“抛”字预示的,回过头来看,那不是预示,已经是结果了,只不过当年我不知道老先生写下了那个字。

现在的鹤山坪当然不一样,那长江边上的坟墓也不一样,这里开辟了旧居和景点,已经不是默默无闻的地方。

鹤山坪在重庆市江津区的一个乡村,那里山青水秀。

长江边上的陈独秀之墓已经有了墓碑上的名字和祭拜的拜台。

从遥远的安徽来到鹤山坪,老先生不是自愿的,但是自愿的待在这儿,虽然最终还是被抛弃,可晚年的老先生给鹤山坪带来了一种文化,弥漫在坪上,每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心里有说不出的崇敬和尊重,放不下的是老先生的那个“抛”字。

抛吧,从哪儿来,就抛哪儿去。

抛吧,老先生,虽然你的身体被抛弃,那是世界上所有人的命运,但你的人格魅力不会被抛弃,人格的光辉一定会散发出另一种光芒。


 
《阿克苏日报》征稿通知
《甘孜日报》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环境报》家风故事”有奖征文启事
《创新》杂志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浙江)廉政故事大赛征稿啦
《文学新淄川》征稿启事
《今晚报》和平杯端午诗歌大赛征稿
世界华语微型小说年度系列评选公告
《三峡商报》端午诗词大赛征稿启动
第七届扎龙诗会征稿启事
《新晨报》有话直说”版征稿启事
第二届天降花雨·美在雨花”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艺海之春杯”海内外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新晨报》老年大学”版征稿
家书抵万金”红色家书征文启事
《甘肃日报》生活版征稿启事
《吉林日报》生活的足音”——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文学征文启事
《解放军报》军旅题材诗歌征稿启事
2018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信访文学创作大奖赛征稿启事
首奖5万元〡周庄杯?记住乡愁”—全球华语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荣荣

陈忠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他是爆款网剧的幕后推手,BAT抢着招揽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