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王彬 来源:  本站浏览:176        发布时间:[2018-05-08]

“我书桌下边的抽屉里有一个小信封,信封上标着‘星尘’两个字,里面是一些从一颗陨星坠下的地方下所收集的尘碎,是一位朋友送我的。有时我也让这些曾白热地在天上流射的物体在指头间溜过,一时仿佛接触到无穷无尽的太空。当我们注视着艾佛格莱上空的星座慢慢地移动时,我便记起那个小信封里的星尘。”这是艾温·威·蒂尔(Edwin Way Teale)《天上的春》开头的一段文字。

蒂尔是美国自然主义作家,他在1951年出版了一部记述美国山川风物的著作,分春夏秋冬四册出版。1966年,获普利策奖。1988年引进我国大陆,印三千册,属于小众读物,但是我极喜欢,《天上的春》便出自他的《春满北国》 。

《天上的春》结尾是,春天存在大地上所有的事物里,它是蒲公英的金黄,草间的新绿,是半空的灰色积云,是新翻泥土包孕水分的气息,是溢满雨水的濠沟,沼泽里的红枫,雏鸟的啁啾和渐次绽放花朵的植物。“天体的运行像个庞大的时辰钟,不迟不早,不停不速,经过千百次的回复,又把春天送到我们的天空,地上和周遭的海面了。” 此时,大熊星座处于正北方,北斗之柄指向东方,在我国,冰河解冻的北方土地上, 腊梅开始细细吐蕊,群山含笑而纤云如梦,百花渐次灿烂地展开笑靥了。

读《瓶史》,袁宏道开篇写道, “燕京天气寒冷,南中花木多不至者”,比如桂花、腊梅之类, 即便是通过人为之力来到燕京,也就是北京,却“率为巨珰大畹所有”,不发达的穷文人只能寻觅一枝两枝,养在瓶中欣赏。袁宏道说,他曾经看见一户人家用一尊年代久远的铜觚养花,觚上“青翠入骨,砂斑垤起,可谓花之金屋。”这是上等养花的器皿,次一等的是官窑、哥窑、定窑一类瓷器,既滋润又细媚“皆花神之精舍也。”当然还是古铜之器为好,这些器物深埋土中,“受土气深,用以养花”,很适宜花的生长,当然陶土做的瓶子也是好器皿,养在那里的花颜色明艳,速开迟谢,甚至可以“就瓶结实”。在瓶中养花,春季应是梅花,海棠;夏季是牡丹、芍药;秋季是桂花与莲、菊;冬天是腊梅。在房中摆花的时候,要有主次之分。以梅花为主的时候,以迎春、瑞香、山茶为辅;海棠为主,以林檎、丁香为辅;石榴为主,以紫薇、大红、千叶、木槿为辅;莲花为主,以山礬、玉簪为辅;腊梅则以水仙为副。在器物的选择上,腊梅要养在高形状的器物里,水仙则要置放在低矮的池盆中。 一室之内,荀香何粉而各擅其胜。

近些年,腊梅一类植物,在北京开始多起来了。不仅是腊梅,还有玉兰、红梅,在我的印象里,过去看玉兰只有颐和园与大觉寺等处,现在居住的小区里都可以见到,只是年龄尚稚,花朵微弱,虽然清新可爱,但却缺少玉堂华贵的气象。我们单位的腊梅,也是近些年栽种的,也属于尚幼的年龄,算不得老梅。花开的那天,年轻的同事给我发来一组照片,金黄的花朵缀满枝丫,似乎可以闻到幽寂的香气。翌日,天空飘舞雪花,同事又发来照片,在白雪的覆盖下,有些花蕊甚至也堆积了雪粒。我当时的感觉是颤栗了一下,北京冱寒,腊梅绽放最早也要到二月,往常已是东风娇软,却哪里料到今年碰上了大雪,但腊梅之美或许正在此时汹涌地呈现出来吧!

在北京,看腊梅有两个地方, 一处是香山。去年我与徐路经那里,远远瞥到斑驳的黄色花朵,我怀疑是迎春,然而此时花期尚早,香山又不比城区有热岛效应,怎么会开花?走近端详原来是腊梅,可惜刚刚冒出嫩黄的蓓蕾,再晚几天该是另一番热闹景象。那里的腊梅也是年龄尚浅,是园林工人近些年才扦插的,枝丫的顶端还留着剪刀的切口。

卧佛寺近年也栽种了不少腊梅,集中在山门与丹陛东侧。我们去的时候,赏花之人颇多,但我们感兴趣的是后边的老梅,找来找去找不到。问天王殿前面两位卖香的工作人员,右手的女同志说,就在天王殿后面。我们又去后面,还是没有找到。再返回询问那个女同志,她有些不耐烦了说,“就在后面,大铁杠子锁着!”为什么要大铁杠子锁着呢?一时想不明白。我们又回到天王殿后面,没有,后面的三世佛殿,还是没有,再向后走到卧佛殿,依旧没有找到。众多的人把点燃的香放到香炉里,间断地闪烁出黄色夹杂赤色的火焰。礼佛的人排着队缓缓挪动,我们无心细看,只是找那株老梅。从殿东到殿西,还是没有找到而简直有些绝望了。绝望中,再绕回到三世佛殿,蓦地看到殿东丹陛下面有一处绿漆围栅,颜色有些发灰了。围栅里伸出几条暗白的枝干,绽出浅土色的花朵,这是那株老梅吗?

我们跳上丹陛,看到佛殿东窗下立着一块黑色大理石碑,填金的说明文字,介绍这株老梅是:“相传值于唐代”,这就是名声藉藉的唐梅!我们兴奋地走近去,并不美丽而花朵纤小,花瓣的末端是曲折的尖齿。读 《花境》,腊梅有“磬口”、“荷花”与“狗英”三种。磬口深黄,虽盛开而“半含”,“若瓶供一枝,香可盈室。”这是最为世人珍贵的品种。荷花是“近似圆瓣者,皆如荷花而微有香。”“狗英亦香,而形色不及。”我们面对的这株唐梅应该是狗英吧!

位于山门东侧的腊梅则是磬口,金色逼人,花蕊深红,有一层蜡的质感,泛射着幽细的光泽。每一粒花都是一颗小小的心,被温暖的爱意萌动而散发郁馥的香气,我觉得是茉莉,徐说是金银花的味道,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山谷诗云:“香蜜染成宫样黄”,郑亨仲道:“蜜脾融液蜡中开”而的确不虚。每一株腊梅下面,至少围拢十几个人,每一个人都认为对方妨碍自己而纷纷将手臂伸长,用手机拍摄自认为是最好的腊梅。我们也加入拍摄队伍,却怎样也找不到满意的角度。徐向他人“偷艺”之后,回来对我说,有人只拍一枝,以天空为背景,化冗杂为单纯。受到这样的启示,我们也选择了几丛花束,以庙宇的丹墙作背景,拍出来效果也还不差。

离开卧佛寺的时候,游人开始海潮一般涌来,彼时腊梅周围的手臂应该密如森林吧!庆幸的是,我们来得尚早而避免了“森林”之中的拥挤,如果换位思考,假如我是腊梅,面对如此众多,如此疯狂的膜拜的人流,会产生怎样感受?在如此之多的“粉丝”,也就是“腊粉”的拥趸之下,腊梅们高兴还是不高兴?这当然是庄周式的假设,汝非鱼,安之知鱼之乐;汝非我,安之我不知鱼之乐?

还是说袁宏道。北京多风沙而古今如是,“空窗净几之上,每一吹号,飞埃寸余”, 室内的桌、几之上堆满厚厚的尘土,养在瓶里娇艳的花朵也被污染了,需要“经日一沐”。清洗的时候,不可以付之“庸奴猥婢”。理想的状态是,不同的品类的花配上不同品类的人,在《瓶史》里,袁宏道设想:清洗梅花的人应为肥遁山林的隐者;清洗海棠,应是有韻致的雅士;菊花“宜好古而奇者”;至于腊梅,最好是“清瘦僧”—— 一个清癯的“骨立”僧人,这当然是袁宏道呆坐寒斋里的梦幻玄思, 但想想总可以吧。这么一想也就释然,而腊梅呢,卧佛寺的新梅与唐梅,用大铁杠子锁着,那位女工作人员为什么这么说?

同事在微信里发来两张玉兰花的照片,一张白色,一张紫色,白色的尚处于花蕾状态,宛如一枚精致的瓷制纺锤。紫色的已然开始绽开,最外层的花瓣向外伸展,花瓣下垂,淡紫的颜色,轻轻地向下流淌而逐渐加深,到了花瓣尖端,便仿佛凝固了一般,紫得有些发黑了。

我询问,这是哪里的玉兰,回复是在单位拍摄的。我们单位在文学馆路,我家附近的玉兰呢?黄昏时,我和妻子去亚运村公园,来到我们熟悉的玉兰下面,丝毫没有开放的意思,只是花蕾比前些天略微粗大,颜色有些发绿了而已。

过了几天,在我居住的小区见到桃花了,是那种常见的山桃花,迟疑于妃红与粉白之间,并没有“桃之夭夭”的灼眼之感。那株桃花的环境十分湫隘,前面是三个黑色的垃圾桶而肮脏不堪。每天向这里倾倒垃圾的人,看到这样美丽的花朵会有什么感想呢?而我路过那里则难免不生感慨,叹惋这样的花与这样的命,何遇人之不淑也!相对这株桃花,还有一株,在亚运村公园东门南侧,树形舒展优雅,然而花期晚,比这株桃花至少晚二十天。而这时,大多数桃花也已经吐出自己的花朵,红深粉暗,娟秀而清纯。近年,北京街头栽种了不少桃花,时时可以瞥到它们簪花的身影。宋人有诗:“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可惜不是桃花,如果是桃花呢?

在北京,如同桃花,玉兰近年也多有栽种。只是身形尚幼,还不能完全打动人心。观赏玉兰,还是得去三个地方,一处是大觉寺,一处是潭柘寺,一处是颐和园的乐善堂。大觉寺的玉兰在四宜堂,有一年,我路过其下,恰好一阵罡风吹过,花朵纷披,刹那之间每一片花瓣都奋力张开,犹如飞翔的洁白晶莹的鸽群。 这当然只是我的瞬间感受,现在写来已然消减了几分。在美丽面前,文字是苍白孱弱的,彩云易散琉璃脆,柔毫纤纤又有什么办法?

三月初我和妻子去颐和园,经过乐善堂,那里花苞已经蓬松,有一种毛茸茸的感觉。据说乾隆时期,这里广植玉兰,有“玉香海”之称,沧海依稀如梦,现在仅余两株。一株是白玉兰,一株是紫玉兰,花放之时,游人如织。现在也是游人如织,只是没有人在树下驻足,我看了一眼, 东侧玉兰的树巅,安卧一只淡灰色的鸟窝,不知是什么鸟,在这里筑巢。如果在似锦流年的风娇日丽时节,这个鸟窝会焕发怎样一种旖旎华丽的气象呢?可惜我来得尚早,如有机会,迟些天还应再到这里访问。

昨天,我去单位授课,因为去得早,在教学楼前面的林地徘徊。这儿也是嫣红姹紫,粉黛不一,忽然看到几株开满绯色花朵的树,我以为是桃花,随意走过去,却看到树枝上悬挂着蓝色的铁牌,写有这样的白色字迹:“人面桃花梅花”,原来是梅花呀!这真的叫我大为惊诧。在我的印象里,北京只有腊梅,淡黄而细碎,有一层滑腻的蜡质,却不知道还有这样梅花的种类,不仅是这样,在我流连的林地,梅花的种类颇多,检阅树上的说明牌,还有“美人梅花”、“垂梅花”、“燕杏梅花”、“丰厚梅花”、“淡丰厚梅花”、“腹瓣跳枝梅花”。“美人梅花”是娇红色的,其他几种都是皎洁如玉,花萼浅绛的娇嫩模样。记得早年读《红楼梦》,对大观园里的红梅印象十分深邃。当时读过一些红学文章,有些研究者主张大观园应该位于江南,理由之一就是梅花,他们认为北地苦寒,不宜左家娇女,现在看来未免失之偏颇了。然而,那些梅花,曹雪芹腕底的红梅飘逝到哪里去了,大观园里漂亮的男孩子与女孩子消遁到哪里去了,真的被历史的埃尘遮蔽了吗?

天气渐次温暖起来,亚运村附近的玉兰也渐次开放,晶莹雪白,艳丽绀紫,还有一种介于二者之间的二乔。当然,看二乔,还是得去潭柘寺,那样一株大树,脂粉琳琅,明霞灿锦,把四月的娇娆,缓缓地聚为焦点,这样的绚丽当然只有玉兰自己知道,旁人如何可以分享?据说,潭柘寺每年要举办玉兰花节,有一年玉兰突然将花期提前,让举办方有些措手不及,很是狼狈了一番。花自有花的道理,我们何必强作解人。

当然没有必要。每一种植物,每一株树,都有自己的定力与花开时间。近日,海棠也已经盛放,嫩叶尖新掩映胭脂一样颜色的花朵,盛开与含苞待放的,红娇粉艳,搅得人心旌摇摇。晏殊有词,东风又做无情计,艳粉娇红吹满地。现在是东风尚未吹起而春光袅袅香雾空蒙,是海棠们最幸福的时光,“故烧高烛照红妆”。红妆也就是盛装,芳菲女子的盛装打扮该有多么妩媚!就这样,周围的花朵次第绽放了。只是那株桃花,亚运村公园东门的那株,依旧保持一种对春风的冷漠,然而尽管冷漠,也毕竟放射出深赤的花芽。今天晚间路过那里,夜空蔚蓝苍茫,一树花蕾仿佛旋转的瑰丽星云。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