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0        发布时间:[2019-10-09]

  

  范小青,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女同志》《赤脚医生万泉和》《香火》《我的名字叫王村》等,短篇小说《城乡简史》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长篇小说《城市表情》获第十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并获得第三届中国小说学会短篇小说成就奖、第二届林斤澜杰出短篇小说奖、汪曾祺短篇小说奖等。有多种作品翻译到国外。

  多年前,叶白生的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简直焦头烂额,心烦意乱。有一次有个大项目要推进,可是困难重重,关键是心中无数,进退两难,有一天听信了别人的建议,就到庙里去求签。

  去的路上,还一路焦虑发脾气,可是一进到庙里,顿时感觉不一样了。

  这是个小庙,人也不多,叶白生踏进庙门,闻到了香的气味,纷乱的心情和思绪一下子清爽了,心想,这个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还用得着求签吗?

  他也不求签了,掉头回去了。

  回去以后他吩咐常灵去置办点香的东西,办公室有了庙里的味道,心思就安定清爽了。

  常灵应声而去。

  常灵是他的秘书,名字虽然叫常灵,人却常常不灵,整天板着个脸,麻木不仁的样子。只是因为当年叶白生起步的时候,常灵的叔叔拉过他一把,后来就把侄女安排过来,换了几个岗位,都不成气候,还招人议论反感,最后索性放到自己身边做个秘书,打打杂,反正总办秘书有好几个,多她一个少她一个也无所谓。关键是老婆看着放心,与其多事去招别的女秘书,就常灵吧。

  常灵在生活中也是马马虎虎的,也不想着打扮打扮,人家女孩子三天两头跑美容院,她却连个薰香的事情都没关心过,好在她还蛮虚心,请教了几个同事,然后去小商品市场转了一圈,有盘香卖,却没有看到香炉,人家指点她说,你买香炉,到文庙的古玩市场去看看吧。她就到了古玩市场。古玩市场里有店,也有地摊,满地都是,她踏进去第一步,有个地摊上乱七八糟地堆放着几个小香炉,看看大小适中,她从里边随手拿一个,问了价钱,能接受,就买回来了。小香炉有点脏,常灵用抹布擦擦干净,就在叶白生的办公室点上了香,细细的白烟就从炉盖的小孔中袅袅升起。

  说来也怪,叶白生不仅那一个项目获了成功,后来他的事业简直是蒸蒸日上,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只是常灵替他置办的点香的那个东东,地摊上搞来的,实在是太LOW了,到叶白生办公室的人,要么是不在乎点香的事情,但凡在乎一点的,都会对叶白生的香炉提出意见,说这个香炉简直了,旧陋,昏暗,毫无艺术之光泽,等等,之类,总之缺点是要多少有多少。

  其实要说艺术,叶白生本来也没有什么艺术的养分。何况他在乎的也不是香炉,而是气味。但是说的人多了,他也会朝那只香炉看上一眼,可即便是多看几眼,他也仍然对香炉没有感觉,只要闻到檀香的味道,一切就OK。

  只是在别人议论这个香炉的时候,他会应对一下,数落几句,检讨几句,好歹也算是礼数,其实是嘴不应心的,他的心思不在那上面。

  可是别人就会当真了,说,改天,我送你一只。

  说,哪天我给你看一只宣德。

  等等。

  叶白生才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常灵在一边听多了,渐渐从麻木中苏醒,有了感觉,她就一心要给叶白生换香炉。现在她也知道做功课了,上网查,虚心请教内行,然后下手买,总之是在短时间里经她的手,换过好几个香炉,但别人来叶白生办公室,话题若是扯到香炉,总还是觉得香炉和叶白生不配。

  常灵很快又对自己失望了,不再去换香炉了,她现在把希望寄托在那些说过要送香炉的人身上,过了不多久,果然有人送来了香炉。

  这是一只景泰蓝小香炉,十分精致,十分养眼,怎么看着都舒服。来叶白生办公室的人,注意到这个景泰蓝小香炉,听说是一个懂行的朋友送的,都十分赞赏,说什么的都有。

  说着说着,叶白生就被打动了,忍不住去看一眼,再看一眼,这样一眼两眼的,渐渐地居然成了习惯,每天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景泰蓝小香炉,工作的间隙,也要看它一眼,累了的时候,也要看它一眼,高兴的时候,生气的时候,都要看它一眼。

  他忍不住打电话给老霍,问他,你送我的小香炉——那老霍是个成功的商人,正忙着谈生意,就简洁地打断他说,哦,小东西,玩玩的。

  叶白生知道他忙,但还是多说了一句,为什么这个香炉这么讨喜。老霍更简洁了,只说了三个字:到代的。

  现在回想起来,叶白生都觉得脸红,那时候他连什么是“到代”都听不懂,他赶紧问,到代,什么到代,哪两个字?到是到了的到,代是——这才发现老霍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他能理解,生意人嘛,跟生意无关的话不多说,他也是这样的。

  叶白生脑子里就留下了“到代”这个词,常灵也知道他脑子里有这个词,她虽不怎么灵,但是查查知识还是可以的。她查到了“到代”的意思,就抽空告诉了叶白生。

  叶白生听了,仍然有些迷惑,不是迷惑“到代”这个词的意思,而是迷惑老霍说的那个“到代”。既然“到代”的意思是这东西够年份,那具体是什么年份呢。那老霍说到代,是到哪个代呢?

  因为后来常灵又学会了举一反三,查了“到代”以后,又去查了宣德炉和景泰蓝这两个概念,并报告了叶白生。

  这时候叶白生才略知一点,原来最有名的香炉是明朝宣德年间的宣德炉,而景泰蓝的香炉,最早出现在宣德往后的两代即明朝景泰年间,那么朋友所说的“到代”,到的是明朝景泰年间的“代”吗?

  近六百年前的东西,而且是宫庭监制,用于皇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不是穿越的故事。如是确凿,这个礼也实在太重了。

  朋友原本是一般的朋友,礼却不是一般的礼了。

  又打老霍电话问,关机了,后来才听说,出国了。

  常灵现在开始有点显灵了,她知道老板一直惦记着小香炉的来龙去脉,又没有时间去涨知识。

  你不涨我涨。她这么想着,就继续学习了。

  很快就又有新的知识到了叶白生这里,所谓的这个“到代”的“代”,也并不是非指明朝的那个代,后来在清朝也有许多仿宣德炉的,有人认为那应该称之为仿,也有人认为那不能说是仿,就应该算是宣德炉,只是不出产于宣德年间而已。

  叶白生是听懂了的,但他还是愣了一愣。常灵这时候已经能够领悟,能够融会贯通了,她举例说,比如说吧,有个意大利包包牌子叫1888,是1888年创的品牌,现在仍在生产包包,仍叫1888。

  这个比喻其实是有问题的,常灵才学一点知识,就有点自以为是,自说自话。还是老话说得好,半瓶子醋,乱晃荡。但是那会儿叶白生听不出来,他跟着常灵的思维走下去,说,你是说,像个品牌贴标签那样?常灵说,有点像,不过这里面没有知识产权问题。

  叶白生笑了一笑,说,知道了,反正,总之,是到“代”,难怪怎么看怎么有感觉,原来是时间和历史在提醒我们。停顿一下又说,只是具体到哪个“代”,不知道,是这样理解吧。

  常灵说,如果叶总想了解,我再去了解。叶白生朝她摆摆手,看起来是不用了的意思,但常灵的理解是:你去吧。

  后来常灵就向叶白生提出,现在电视台有一档鉴宝节目叫“宝贝大家看”,不如上那个节目,请专家掌眼。叶白生心想,你个常灵,倒真的灵了起来,还学了些行话呢。嘴上说,为什么要上电视,为什么不能直接找人介绍专家看看?常灵说,叶总,听说这行水很深的哦,谁知道专家到底有没有真水平,还有,专家到底是不是真专家,谁知道哟。叶白生说,你倒相信电视台?常灵说,他们变戏法,是当着许多人的面变,有点难的。

  咦,叶白生感叹地想,一个白痴丫头,靠着一只小香炉,还拽起来了。就任由常灵出面去搞定了。

  他本来是一直要躲在幕后的,但是到了录播的那一天,心里痒痒,就想办法混到现场观众堆里,坐在那里观看“变戏法”。

  一次鉴宝节目安排六件宝贝,第一个持宝人拿来的是一只盆不像盆碗不像碗的瓷器,下面有大清同治年制的款,持宝人称是祖传的,爷爷说的,是爷爷的爷爷传下来。

  大家心里一算,呀,爷爷的爷爷,那是多久了,更何况了,也没有听见爷爷的爷爷说什么,会不会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呢,那肯定不止是同治了吧,那是在哪里呢。

  可是结果被专家三言两语就打发了,专家说得干脆利落,一太重,二贼亮,三颜色深,四款太细,五有眼有珠,六纹饰不对,七等等等等。所以是现代仿品,只有不多几年的时间。

  这个持宝人十分难为情,因为先前说了爷爷的爷爷,这会儿感觉是天差地别了,赶紧下台去吧,有点夹着尾巴逃跑的感觉。

  其实真是大可不必,本来嘛,鉴宝是已鉴为主,不是以宝为主,鉴出真宝固然开心,鉴出假的伪的仿的,也一样大有好处,一样是教人长记性,涨知识。

  第二个持宝人上来,没有多说话,但是从表情上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宝是有着足够信心的。

  可惜的是,专家鉴的不是他的信心,更不是他的表情,最后专家给出结论:现代仿品。

  这第二个持宝人有点脾气,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十分不服专家的鉴定,争辩说,你们想想,我父亲八十年代就花了上万元买的,怎么可能——

  两专家对视一笑,十分委婉,其中一个说,那只能说你父亲买亏了。

  主持人顺便加了一句,这是打眼了。

  女主持人也给大家普及说,也就是走眼吧。

  持宝人更加不服了,犟着头颈说,我敢肯定,这就是南宋玳瑁釉盏,真正的专家,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这似乎是在讽刺台上专家不专家了,不过他完全没有感觉此话有所不妥,继续说,对于古玩,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你们有你们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

  有人不屑地笑了,当然比较文明礼貌,只是暗笑而已,坐在叶白生边上的一个观众,忍不住嘀咕说,那你来上节目,请专家鉴宝岂不是多此一举,你只管抱着自己的看法就行了。

  叶白生朝他看了一眼,他朝叶白生“嘻”了一嘴。

  接下来轮到常灵上场了。常灵穿了一件绿黄紫混色紧身连衣裙,陪衬着她微胖的身材和暗黑的皮肤,真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连一向厚道的主持人都忍不住调侃说,大姐,你一上来,吓我一跳,以为来了一只粉彩笔筒。

  观众小声哄笑,常灵大概以为这是在夸赞她,所以她还做了一个阿娜多姿的动作,笑称,主持人好,我这是精心挑选的哦,我是你的偶像哎,哦不,错了,你是我的偶像哎,上你的节目,不能马马虎虎的。

  主持人知道自己刚才脱口那句话说得不妥,迅速调整好了心态,如果持宝人生气不爽,他已经准备好了圆场的应对,却不料持宝人竟还乐在其中,主持人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赶紧拉回正题说,好,请持宝人说一说宝贝的故事。

  常灵说,故事——呵呵,这个宝贝不是我的,是我老——忽然想到叶白生不愿意露出身份的,赶紧打住。

  主持人又乐了,说,是你老?老什么?老公?老爸?老妈?老兄?老弟?老师?老板?老友?老(佬)爷?一连串的追问,把大家都逼乐了,常灵更是乐不可支,笑得花枝乱颤。

  但是她笑归笑,还没有笑到脑残,她脑袋里有根红线,保护叶白生的红线,所以到底没有说出是“老板”委托她来的。由于交待不出委托人,她被逼到墙角,只好奋起反抗,反问说,难道一定要出卖了人,才能上节目?

  主持人被她将了军,赶紧说,没有没有,节目没有这个规定,你注重个人隐私,不愿意说,完全可以保密,因为我们的节目要鉴的是宝贝,不是人。

  既然没有故事,那就直接请专家掌眼。专家是一老一少,老的已经老眼昏花,少的看起来还很嫩,但人家是专家,没几把刷子,是坐不到那个位子上去的。

  老专家和小专家,互相从来不拆台,做的都是补漏补缺补豁边,即便其中一位的发言明显有误,另一家也能把它补圆了。真是什么都补,就是从来不补刀。

  这才完美合作,天长地久。

  对着景泰蓝小香炉,他们也仍然交换着互相鼓励的目光,仍然高度一致地展示几个常规动作:扶眼镜,举放大镜,微微皱眉,然后,轻轻点头,然后,其中的一位,举手示意,由他发言。

  这次是小专家说话,小专家说了一大堆令人心服口服的术语行话,一二三四五六七,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一肚子的才学,满眼的实践经验,最后给出的结论是:景泰蓝小香炉,年代是乾隆。

  不知是不是因为前两个宝贝都没有成为宝贝,这会儿鉴出个乾隆来了,现场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观众席中有了窃窃私语,主持人也有点兴奋,一搭一档插科打诨。

  这一个说,看看,看看,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那一个说,你那是蒙的。

  这一个说,希望你下次也蒙一蒙。

  那一个说,希望你每次都能蒙对。

  真是一对厉嘴。

  其实大家知道,观众也好,主持人也好,都是持宝人的点缀,现在最着急的是要看持宝人的反应,可是常灵的脑筋常不灵,向来要比常人慢半拍,等她慢慢回过神来,问出的一句话,就让人大跌眼镜,她居然说,凭什么说它到了乾隆的代?

  这算是问题吗?这个问题,也就是刚才专家详细解释和介绍的嘛,一二三四五六七,难道她刚才根本没在听,没听见,或者,听不懂?

  专家是胸有成竹的,他们见过的宝和非宝,他们见过的人和怪人,多了去,真正可以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是为了郑重起见,还是由老专家接过话题来回答,老专家说,这个,刚才小李老师都介绍了,我再简要地说一遍,大致有几个方面的判断,一二三四五六七,等等。

  这回常灵好像听明白了,当即说,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些道理,造假的人也一定知道,他就按照你们说的这个一二三四五六七造假不就行了。

  一老一小专家同时笑了起来,小专家朝常灵站着的方向伸了一下手,说,呵呵,这位持宝人,你是与众不同啊,一般持宝人都是满怀着希望来的,你却好像,嗯,好像不希望什么。

  常灵说,呵呵,我地摊上买来的,200块钱,我不抱什么希望。

  叶白生心里顿时“格登”了一下,常灵怎么会说是她在地摊上买的?难道她想捉弄专家?可是,她真以为专家是那么好捉弄的?

  当然不仅叶白生奇怪,连主持人也觉意外,其实在这个专家掌眼的时刻,主持人是应该闭嘴的,但是现在他又忍不住了,说,哟,大姐,看起来你拣了大漏啦。

  那个不以为然的女主持人则立刻打击男主持人说,你以为呢,天底下到处都是漏,天都漏了。

  常灵说,人人都说中大奖是做梦,但是每次开奖不是都有梦想成真的幸运者吗?

  主持人又插科打诨了,这位持宝大姐,看起来是位行家哦。

  常灵说,我不是行家,我是行货。也不知道她脑子里哪里冒出个“行货”这个词来了,怎么不说是蠢货呢。

  主持人立刻配合说,谦虚,谦虚,人都长得这么美了,还谦虚,你让别人怎么活呀。

  专家和大家都笑了,女主持人又补了一刀,说,行货就是批量生产。

  常灵说,是呀,像我这样的人,就是批量生的呀,你们身边周围,我这样的人不多吗?

  主持人倒是慢慢适应了常灵这款,觉得她的拿捏做作,都是浅层次的,不费神,好打理,所以主持人又来凑热闹了,说,哦,大姐不仅是行家,还是哲学家。

  女主持人在一旁边敲打他说,打住打住,回归主题吧。

  这才回归到鉴宝,小专家似乎意犹未尽,又重新表扬了小香炉一番,最后,老专家也补了几句,大致意思就是,品相好,不多见之类的行话术语,也说到了“到代”这个词。

  现在叶白生已经知道了,这个“代”,是清代的“代”。

  现场大屏上出现了“乾隆景泰蓝小香炉”的字样,接着,专家给出的惊心动魄的市场参考价:15万元。

  15万,这个数字让现场的观众有点骚动,而等到常灵的心理价位1万元出来后,又引起了再次的轰动。

  第二天到公司上班,叶白生进办公室第一眼,就发现那个“到代”的小香炉不在了,想问问常灵,却不见人,叶白生打电话,接了,说在上卫生间,马上过来。

  没心没肺,说谎不打草稿,叶白生也懒得和她计较,放下香炉专心忙事业了,看材料,听汇报,审核方案,还开了一个中层会议,忙了半天,歇下来,目光回到香炉应该在却又不在的那个地方,才想起,常灵一直没有从“卫生间”出来。

  心里正在奇怪,常灵的电话到了,听起来声音已经有点遥远了,说她现在在南山呢。神神秘秘的,好像还特意压低了嗓音说,叶总,叶总,我正要给你打电话,你来南山吧,你一定到南山来哦。

  叶白生说,南山?你到南山干什么?难道被绑架了做人质?

  常灵鬼鬼祟祟说,嘘,不是我,是香炉。

  叶白生说,啊?有人绑架了香炉?

  常灵“嘻”了一声说,咦,叶总,你不是喜欢香炉吗,南山这里,有好多好多香炉。

  好多香炉?叶白生没好气地说,我要好多香炉干什么?我一个香炉足够了。

  常灵赶紧解释说,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叶总,你想想,这么个小东西,值15万呢,说不定,嘿嘿,还不止这个数呢。

  叶白生愣了一愣,说,是你在地摊上买的?

  常灵笑了起来,当然不是,怎么可能,在电视台我是瞎说的,看看专家到底真不真,看起来是真的哦,他们不受地摊货的影响,真的就是真的,不管出生和来路——哎哎,叶总,先不说它的来路了吧,先着急它的去路吧,现在我在南山呀,南山这边,香炉好多呀。

  叶白生没好气说,南山的假货,全世界都有名了,你是不是建议我多进一点假货,我们公司,干脆改做香炉买卖——

  听到常灵在电话里“咯咯咯”地笑,叶白生忽然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一直被常灵在牵着鼻子走?他一生气,说,你赶紧回来上班。

  叶白生简单粗暴了,常灵也不能再发嗲了,只得说,叶总,叶总,我再请半天假,南山我还没有玩过呢,我先上山转一下,再到湖边坐一下快艇,再到对面的无人小岛去看看,然后还要到农家乐吃饭,这边的湖鲜可赞了。

  叶白生就随她去了。不过他隐隐觉得常灵会出什么故障的。

  后来常灵回来了,果然出了事故,她把小香炉弄丢了,让她回忆在哪里丢的,怎么也想不起来。常灵一边哭一边说,叶总,你肯定不会相信我,你肯定怀疑我卖掉了,我真的没有卖掉,我真的是玩昏了头,不知道丢在哪里了。

  又说,我知道,哭也没有用,我赔,我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我分期还行不行,要不你从我工资里扣,每个月扣一点,不要全扣光呀——

  她见叶白生始终不吭声,吭哧了一会,又说,叶总,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我坦白,我坦白,其实,我带着香炉到南山去,是想请他们仿一只假的。

  叶白生说,哧,你有意思。

  常灵说,说实在的,这么贵的东西,放在这里点香,我舍不得,再说了,万一哪天霍总要讨回去——她小心地看了看叶白生的脸,又说,我是说,万一哪天你们翻了脸——

  叶白生打断她说,我们翻脸,我们翻什么脸?

  常灵说,咦,生意人之间,不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吗?万一哪天他向你借钱,你不肯,不就翻脸了?一旦翻脸,他就会想到小香炉,他要讨回去——

  叶白生呛白她说,那就把假货还给他?

  常灵笑道,这就看叶总您的意思了——不管怎么说,我要到南山去仿一个,可惜了,不仅假的没仿成,真的也丢了。

  叶白生说,为什么没仿成?

  常灵道,仿的话,原件要在那边放三天,我怕您怀疑,就没答应——叶总,您要是不相信我——

  叶白生哭笑不得,说,我就是不相信你,你怎么办?

  常灵两手一摊,道,我也没办法。

  对话再也无法进行下去,叶白生自然心存疙瘩,完全不知道常灵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倒是对鉴宝节目的鉴定结果有些想法,一直在回想节目当天的那些内容,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他知道电视台有些节目定期会上网,到网上一查,果然有,于是重新看了一遍那一期的节目,看过以后,他仍然摸不着头绪,茫然中,他的手指忍不住点了一下鼠标,他又看了以前的一期节目,接着,又看了一期,再看一期,看着看着,叶白生渐渐产生了兴趣,后来他记住了每周这个节目的首播时间,到了时间,就推掉当晚的活动和应酬,守在电视机前。

  这天他又看到了“宝贝大家看”的新一期节目,在节目中看到一个农民模样的中年男人,他带来的一只小香炉,从桌子底下缓缓升上来,给了个特写的镜头,叶白生心里不由触动了一下,一股暖流跟着缓缓升起。

  这就是常灵搞丢的那只小香炉。

  持宝人自我介绍,他是在南山开农家乐饭店的,这个小香炉,是吃饭的客人忘在店里的,等了几天,也不见失主回来寻找,他很想主动去找失主,可是吃饭的客人都是流动的,吃过饭,人走了,就彻底走了,完全没有线索,不知道从何找起。

  主持人说,哦,我知道了,你今天来请专家看看,这个香炉值不值钱。

  农家乐店主说,是呀是呀,我请专家鉴定一下,值钱的话,还是要想办法找到失主的,不值钱的话就算了。我们农家乐旅游旺季的时候,生意好得很,每天有很多人来来去去,到哪里去找?

  现场的专家,仍然是那两位,动作和眼神也仍然和每一期节目一样,两位专家看过香炉,交换过眼神,果断提出了自己的判断:民国。

  这是民国时期的景泰蓝小香炉。最后给出的市场估价是三千元。

  这个数字让店主有点犯愁,他当场就嘀咕起来,三千元?三千元,这算是多少呢,是多还是少呢?我要不要去找失主呢?可是我到哪里去找失主呢?我怎么知道是谁丢失的呢?

  叶白生赶紧打了常灵电话,告诉她看到小香炉了,让她赶紧去联系农家乐店主。

  那位店主确实够诚意,他虽然没有认出常灵,但听她说了香炉的细节,又说了在农家乐吃过的几个菜,也就认了,爽快地还给她了。

  小香炉失而复得,可常灵没顾得上点香,她先是盯着香炉看了一会,然后对叶白生说,叶总,您是不是觉得不像?

  叶白生说,我说我觉得不像了吗?

  常灵说,你要是真觉得不像,我有办法叫它露出真相。

  常灵还真有办法,再上鉴宝节目。

  她果然又去了。

  主持人先看到香炉,笑道,咦,我发现一个现象,最近香炉来得特别多。然后看了常灵一眼,认出她来了,说,呵呵,大姐,又是你,又是香炉,你不会是专门收藏香炉的吧?

  常灵说,我专门收藏同一只香炉。

  主持人说,哟,大姐水平见风长,这话我听出点意思来了。

  女主持人调侃说,你对大姐真是有一眼哦。

  结果,这一次鉴定出来,这只小香炉是当代仿品,工艺还不错,值200元。

  常灵一看估价200元,当场“啊哈”了一声,说,不涨不跌,老少无欺。

  也是到代的,到了当代。

  电视机前的叶白生,忍不住给老霍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叶白生是想问问老霍,他曾经说过的“到代”,到底到的是什么代,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没有来得及问出来,就听到老霍在电话那头急吼吼地说,叶总叶总,我正要找你呢,我出了点事,资金链断了,你能不能——

  叶白生赶紧挂断了电话,无论能不能,无论有没有,朋友之间,万万不可有借贷的往来。这是铁的规律。

  第二天到公司上班,有客人来叶白生的办公室谈事情,他是这里的常客,过去也曾议论过叶白生的香炉,他朝搁放香炉的位置看了一眼,奇怪地说,咦,叶总,你好久不上香了,但是香味一直都有哦。

  他见叶白生没有回答,又说,从前听人说,有心香这个说法,也许真有。

  叶白生心里正在想着“到代”,只是他始终没有想明白,到底什么是“到代”。

  


 
《杂文月刊》征稿启事
第二届“山花写作训练营”第二期征稿启事
2019广西电影剧本大赛征稿启事
横冲第三届蓝莓采摘与帐篷节”启动摄影、文学作品征文活动
第二届“小十月文学奖”征稿启事
“书海小说”第一届原创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打渔山杯”葫芦岛小小说大赛征稿启事
全国大型文学奖征文启事
第一届“书海杯”原创征文大赛
大陆琼瑶”雪小禅主编高端杂志《流年》青春约稿函
第三届全国高校“爱江山杯”中华通韵诗词创作大赛征稿
第十八届“福创杯”新青年小说大赛
“练江清·家乡美”文艺作品征集启事
旧体诗词、楹联、新诗(包括散文诗)、散文全国征稿启事
首届汨罗江文学奖征文启事
《2019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 征稿启事
诗歌、散文、随笔全国征稿启事
中国文联主办 “巴山杯”全国新农村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第二届“听雨轩杯”全国散文征文征稿启事
第四届中国天津诗歌节征稿启事(即将截稿)
更多...

梁晓声

贺绍俊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LG宣布成功替代日本进口氟化氢 100%韩国产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