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杨小凡 来源:  本站浏览:52        发布时间:[2018-04-11]

正月过去了,二月也过完了。

去年秋天的收成吃得只剩囤底儿了。年前种下去的小麦、油菜刚吐绿拔节,这时候青黄不接,正是一年中最难过的日子。

人要活命就得填饱肚子。野菜刚发芽,那就只能吃树了。

树是可以吃的吗?不吃树又能吃什么呢!总不能张着嘴饿死吧,毕竟不是三年自然灾害那样的大饥荒了。这是母亲常说的一句话。

家里的粮食越来越少。父亲端起碗就唉声叹气,母亲却面带希冀地说:怕什么?院子前的榆树,明天就长出榆钱了。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七八岁,正是身轻似燕、爬树如猴的年龄,自然成了母亲最好的帮手。

榆钱儿长出来后,母亲就让我爬树去撸。

榆钱的吃法很多,洗了、拌上盐,可直接吃,若加葱花、再点几滴醋,那真是鲜嫩脆甜,可口得很;可以拌上面上锅蒸熟、加盐调了吃,当然加点油更好,可惜那时是没有麻油的;也可以与红薯面和在一起,捏成榆钱窝头。

榆钱还可以放在红薯面粥里,加上野蒜苗、葱、姜,做成咸味的榆钱粥,滑润喷香,味道也是满口的鲜。那时候,我绝没有欧阳修吃过榆钱粥后的感受:杯盘粉粥春光冷,池馆榆钱夜雨新。

院子前的这棵老榆树是我家的救命树,1960年把树皮都吃光了,可它却活了过来。母亲不让把榆钱撸光,用她的话说,树给人活命,人也得给树留命。

榆钱也是防病保健的良药。有通淋、消除湿热等功效,外用可治疗疮癣等顽症。中医认为,多食榆钱可助消化、防便秘。但70年代吃它,却仅仅是为了填肚子。

其实,果树的叶和花也都是能吃的。

村里的果树并不多,这一家有棵梨树、那一家有两棵杏树、另一家有三两棵桃树,一半以上的人家根本就没有果树。我们家倒是有一棵梨树、一棵杏树、四棵桃树的。

把花吃了,就结不成果了;叶子吃了,同样不能结果。没有人舍得吃。

但是,我家每年都是要吃上几顿蒸花饭的。杏花开了,又落了,母亲就早早的起床,把落下来的花儿扫在一起,洗净了拌上面蒸。蒸的杏花微苦,梨花稍甜,桃花却有点儿酸。我对蒸花饭的印象一直很深,但这几十年没有再验证过,不知道可有变化。即使现在与那时的味儿不太一样,也属正常。正所谓,时过境迁吧。

柳树好栽,长得也快,插柳成荫就是专对它说的。

村子的房前屋后、路边沟头都有柳树。柳芽和嫩柳叶都是可以吃的,我的记忆中,村里吃柳芽柳叶的人家并不多,那时候我家却是每年都要吃上几次的。

柳芽要在没有开花前采摘。采摘后,先把柳芽用开水烫一遍,然后用凉水把苦味泡出,放上盐,拌上蒜泥,就是不加油也是很好吃的。母亲有时也把柳芽与红薯面和在一起贴饼子,淡淡的苦味与红薯面的甜味混合在口里,也是大好的;柳芽拌上面蒸熟吃,也还不错。

记得有一年春天,母亲把柳芽晒干,到了夏天,用豆油炸的柳芽丸子,又焦又酥,香中有点苦味,别致得很。晒干的柳芽还可以泡茶,秋天用滚开的水冲泡,清香爽口,是退火祛燥的佳品。

柳叶就没有柳芽好吃了,但量大易采,每年也要吃不少次的。

柳叶当然要选嫩的了,采摘下来,用热水焯后再用井里现打的凉水拔半天,就可以凉拌、摊饼子、蒸豆渣包子、包素扁食吃了。据母亲说,柳叶炒鸡蛋最好吃,但她从来没有给我做过一次。那时的鸡蛋金贵,一家人吃盐、买煤油、甚至我的铅笔作业本子,全靠攒下的鸡蛋换的钱了。

洋槐树花和葛树花都很好看,白中有蓝有紫,是春天树上最好的吃食。

蒸着吃、炒鸡蛋吃、凉拌吃,吃法很多,怎么做都好吃。一直到现在,都是乡下人的馋食和城里酒店的美味。但现在,吃洋槐树嫩叶的却几乎不见了。在我的记忆里,它与柳叶的吃法基本相同,但味道却比柳叶强多了,吃起来有一口的甜味。

槐花没了,楮树的穗子也吃完后,杨树的花穗就长出来了。

杨树的花是穗状的,不到一寸长,如毛毛虫一样。青杨树的花穗可以吃,白杨树的花有毒,不能吃。青杨树的花穗,似乎只可拌面蒸了吃,苦苦的涩涩的,好像不太好咽。只有多用蒜泥调了,才吃得爽一些。母亲说过,也可以做一种“渣豆腐”。但那些年春天哪来的黄豆呢,所以,一直也没有见过杨树花穗做的渣豆腐,更没有吃过。

以我的口味看,所有的树都没有香椿树好。

香椿芽、香椿头、香椿叶都是上品。苏轼在《春菜》里说,“岂如吾蜀富冬蔬,霜叶露芽寒更茁”。早在汉朝,香椿与荔枝就一起作为南北两大贡品,深受皇上及宫廷贵人的喜爱。香椿又被称为“树上蔬菜”,嫩芽可做成各种菜肴,营养丰富,药用价值也高;叶厚芽嫩,绿叶红边,犹如玛瑙翡翠,香味浓郁,是宴宾之名贵佳肴。

香椿的芽和叶,可凉拌,可腌制,可与各种荤素食材做成上百种美味。但那时在农村,可没有这些讲究,就只能是粗吃,凉拌或腌了就馍吃。有时,根本就不舍得吃,而是拿到集市上去卖,换成家里的一些日用品。

臭椿树的芽,才是我们家里可以随便吃的。

臭椿与香椿的外形大致相同,村里人也叫它樗树。有人说它有臭味、有毒,不能吃。

母亲每年却都要采摘它的嫩芽,而且采得很多,大致要采一大锅的样子。嫩芽用热水焯好,在凉水中泡上四五天,苦味和臭味就淡了;然后,拧干水分,用盐腌在小缸里,盖上盖子,上面压上半块砖,让盐与时光、太阳一起发酵。大约到了麦黄梢的时候就可以吃了。虽然有一点臭臭的苦酸味,吃起来还是不错的。

桑叶我也是吃过的。

一直到现在我每年春天都会回乡下采些桑叶,晒干,到秋天煮桑叶茶。煮出来的茶滑而香醇,据说可以降脂、降压、降血糖、降低胆固醇、抗衰老,几乎是保健的上品。

桑树全身是宝,桑叶可以吃可以养蚕,桑葚更是美味,一直是中药里解毒抗病的常用药。但那时乡下人并不甚了解,只道吃它可以挡饿也有药用而已。

桑叶的吃法很多,嫩桑叶去掉柄、洗净、切丝、热水焯一下再用凉开水过凉,沥水即可拌食;也可以焯过沥水与面粉混合烙成饼吃,若蘸点蒜泥或辣椒酱,那就更好吃了。

母亲活着的时候,常常站在老家那棵大榆树下说:春天的树养人,要是没有这些树啊,真不知道怎么活过来。12年前,母亲走了。没两年,那棵大榆树也突然枯死了。

现在,我极少回到那个生活了15年的小村庄。但每到春天,那一棵棵榆树、柳树、杨树、楮树、槐树……都会在我的心中蓬勃地绿起来!


 
《天津日报·静海文汇》“话今昔·家乡美”我说静海40年征文启事
艾青微诗歌大赛即日起开始征稿
《人民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伟大征程”征文启事
“我在芒康”征文开始啦最高奖一万元
3万元 | “草堂诗歌奖”新增“诗评家奖”通知、第六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邀请赛征稿启事
5万元 | 杜甫诗歌奖征稿启事、“首届中国校园文学奖”征稿启事
1万元 | 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全国散文诗大赛、“3•28我眼中的新西藏”征文启事
1万元 | “光辉历程·书香筑梦”征文大赛启事、《鹿鸣》500期纪念专号征稿启事
征稿 | 关于征集第五届郁达夫小说奖参评作品的通知、第二届全国大学生“牡丹文学奖”征稿启事
征稿 | 《诗刊》社第34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2018第十一届中国·星星 大学生诗歌夏令营征稿启事
6000元 | 第六届中国徐志摩微诗歌大赛征稿启事、第三届“柳亚子杯”全国诗词(歌)大赛启事
5万元 | “周庄杯•记住乡愁”全球华语诗歌征文大赛启事、2018邯郸大学生诗歌节征稿启事
“读岁月、谈奋斗、话幸福”主题征文启事
“给远方亲人写封信——5·12地震十周年”征文启事
安华杯·寻访美丽乡村”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教师报》“联话校园”征稿启事
江西作协征集优秀童谣启事
“2018中国大学生诗歌”征稿启事
《江南》杂志社征稿启事
见证——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更多...

贾平凹

郑克鲁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心永恒行无疆,走进全国优秀企业家袁宏明和他的“陕气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