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19        发布时间:[2018-04-09]

  津子围原名张连波,出生于1962年,辽宁大连人,中共党员。著有长篇小说《残局》、《残商》、《残缘》

                                                                                                  

  天堂的钥匙(节选)

  “参照物是人为设定的,实际上,时间是没有刻度的,我们不过是漂浮在时间和空间之中,在那里我们并没有确定的位置。”

  转眼就到了宋文凯32岁的秋天,这年秋天,街上依旧飘着梧桐漆黄的叶子,踏在上面扑哧扑哧的,有粘鞋底的感觉。适当地回望一下,宋文凯认为这个秋天在他的生命当中显得格外重要,如秋日般耀眼和强烈。……这些日子里,宋文凯不再通过长时间地注视大海和久久地仰望星空来排遣心中的郁闷了。在同事的眼睛里,宋文凯的变化似乎是在一个早晨发生的,他们都毫不费力地发现,一向表现豁达、乐观的宋文凯开始蹙眉头了,并且,宋文凯说话的声音也短促有力。

  多年来,在机关工作的宋文凯一直混得不怎么开心,说起来他在机关也8个年头了,眼看着同事一个一个提上去,比他毕业晚三四年的也成了他的上司,是宋文凯不行吗?宋文凯不这么认为,论人品和能力,宋文凯觉得自己怎么也算得上乘,如果有相应的度量衡量一下,宋文凯觉得自己早就够份量了。当然,在机关混得有人缘儿,宋文凯也不是没有人缘儿,他为人谦和,甚至还谨小慎微,哪怕做一件小事也小心翼翼的,每一到年终评先进,宋文凯的票总是最多的。想来想去,宋文凯知道还是因为自己那个缺陷,那个一直伴随他成长并不断使他痛苦的缺陷。宋文凯出生的时候是豁嘴儿,老家人管那叫“兔嘴儿”,虽然小时候做过缝合手术,但那个时候的医疗水平毕竟有限,后来,就有了那块难看的疤痕,怎么说呢?像一个潮虫立在鼻子和嘴唇之间,有光的时候,那个疤痕还泛着紫红色油亮的光泽。问题的核心就在那里,想一想,提拔一个领导,怎么说形象也得差不多,要知道,领导是要面对众人的,况且,他的缺陷还在嘴上,那可是要命的地方。领导大部分时间是靠讲话来完成领导这个角色的,你想,领导讲话的时候,大家就自然会看那张一张一阖的嘴,就必然会生出很多枝节,不用细分析大家都明白,那个地方的确是太关键了。当然,宋文凯的上司与宋文凯谈话时却从不提宋文凯这个致命的缺陷,的确,这个问题是拿不到桌面上来谈的。对有生理缺陷的人不仅不能歧视,反而还要给予关爱才对。所以,每一轮提拔过后,就有领导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摆正心态,正确看待提拔与不提拔的问题,说来说去让你感觉不提拔比提拔了还好。最近一次领导找他谈话,领导说:什么事想开了就不一样了。想一想,比你官大的里边,的确有混蛋,可比你官小的也有比你强的,这么一想不就想开了。宋文凯似乎忍不住了,他说这些话听起来一点也没毛病,我要不同意我就没理了。可我只是想听真话。同他谈话的那位领导说:难道我说的不是真话?不是肺腑之言吗?宋文凯想了想,说:没错,但那是另外的一种,……你们为什么没有勇气说出更一针见血的真话,为什么不说……宋文凯瞅了瞅领导的眼睛,领导的不自然反映在他的视线里,也反映在他的情绪里,其实,对自己的缺陷他也张不开口。“别想那么多,”领导说了一些常规的安慰话,就把谈话结束了。

  宋文凯在单位里的困惑在他的生活中一样存在,也是要命的事,就是他的婚姻大事迟迟没个着落。大学毕业这些年来,宋文凯看的对象也有一个满编制的步兵排了,可总是高不成低不就的。高不成,是他攀不上高枝儿,低不就,也不是他迁就别人,同样是别人不迁就他。虽然有几个见了面之后的确转入谈的阶段,可大都停留在“阅读和欣赏”上,如果把宋文凯的恋爱经历比喻成一本书的话,顶多也就停留在封面和目录上,下文,没了。

  原因仍是宋文凯那个生理缺陷,一般情况来说,谈对象的男女接触接触就必然进入到接吻阶段,接吻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尤其在女性看来,接吻就意味着与普通的朋友不一样了,你想一想,一个同你没感情的女人有事没事同你吧唧吧唧接吻,没毛病才怪呢!不幸的是,与宋文凯相处的女性大多停留在那个阶段之前,即将接近那个阶段时,她们就退却了。她们大概对未来做了很多假想,接下来的日子里总要被那张不同寻常的嘴亲吻,就产生了大把大把的恐惧。

  所以,承受几重压力的宋文凯更加自卑,整天陪着小心,出了家门就夹着尾巴做人,宋文凯知道自己是小人物,可并不认为自己把自己当成了小人物,就可以避免苦恼的。这样说来,这些年可把我们宋文凯兄弟苦坏了!

  与宋文凯实现了真正意义上接吻的是在幼儿园里工作的幼教小品,小品中专毕业,人长得单薄消瘦,加之家境贫弱,性格孤僻,也进入了大龄单身女子阶段。经人介绍,宋文凯和她见了面。宋文凯大概预感到这次他的希望很大,所以总结了以往的教训,他采取攻势而不是守势。这个时候的宋文凯显得信心很足,像很多恋爱中的男主人公一样主动热情地对小品示好,恭维,适当时机还展示自己的优点。他们两人见面,小品总是沉静的,从不多言多语。宋文凯就不一同了,他的口齿伶俐起来,不停地讲啊讲的。宋文凯讲他的工作能力如何强,很多棘手的问题都是他处理的,单位如何重视他,很早就提拔了他等等。他还说自己这些年偷着炒股票,已经有了可观的存蓄,并承诺给小品买这买那,给小品多病的父母买这买那,给小品下乡仍没有回城、在农村已经有了三个孩子的四姨提供这样那样的帮助等等。这样,在月光不够明亮的夜晚,他们或在树荫里,或在楼道口有过几次可以数得过来的接吻。这件事就发生在宋文凯32岁的秋天。

  宋文凯和小品一共认识了37天,第37天那天上午,宋文凯正和单位的同事唠闲嗑,唠得有滋有味时,小品给他来了电话。小品在电话里的声音十分严厉。小品说:“我调查清楚了,你根本不是什么副处长!你觉得骗一个诚实的女孩子有意思吗?”宋文凯知道出麻烦了,他连忙半捂着电话,小声说:“你别误会,我不是诚心那样的……”小品说:“我没想到,你心理也那么丑陋?”宋文凯被噎住了,小品说“也”,也就是说,那句话前面的省略词是很丰富的,你怎么想都行,至少在逻辑学上来说,充分条件假言命题否定了后项也否定了前项,也就是说,你的容貌是丑陋的。……现在,小品说话这么不留情面,几乎不给他留余地,宋文凯受到极大的刺激,可他还是忍住了。宋文凯说“你先别急,我见到你再解释……”

  “解释个屁”,小品说,“咱们的关系到此结束!”电话就扣下了。

  其实,宋文凯在小品面前把他的成绩放大了,夸张了一些,或者说吹了一点,他并不是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一方面是缘于他过重的自卑心理,总怕人家瞧不起;另一方面他真的怕失去小品,不想,事与愿违,反而把事情搞砸了。

  这件事的发生就像宋文凯偶然失身到拳击擂台上一样,被对方捣来捣去的,每一拳都击中他的要害,宋文凯真的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也许就在那天夜里,宋文凯改变了想法,所以,第二天出现在单位的宋文凯就成了另一付面孔,单位里的人自然不知道宋文凯是因为什么发生变化的,尤其是宋文凯的处长。

  那天早晨,宋文凯迟到了,迟到了也没解释,看表情,他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到办公室不久,宋文凯去了处长所在的里间办公室,处长以为他是来做一点解释的,比如说身体不舒服了或者路上堵车了,什么理由都行,重要的不是事实而是理由,或者说是态度。

  宋文凯并没解释迟到的原因,他轻描淡写地问:“养殖场那个位子还在吗?”

  处长愣了一下,他目光专注地看着宋文凯,大概想弄清楚宋文凯是不是同他开玩笑。在处长看来,宋文凯的举动毫无疑问是异常的。宋文凯说的养殖场那个位子,是指机关想往养殖场派一个场长,原来的场长摊了点事,加上年事已高,下去了。从养殖场内部选来选去也没选到中意的,所以,领导决定从机关下派一个场长。表面上看,这又是一个提拔的机会,可机关里的人谁都不感兴趣。傻吗?机关里这些人精着呢,这里面的账谁都会算。那个养殖场虽然直属宋文凯所在的机关,可离他们所在的城市100多公里,生活环境同当地的农村差不了多少,加上这些年效益差,人际关系复杂,官升两级也不见得有吸引力。想一想,机关里够条件的大多结婚了,谁愿意下去吃苦受累?光吃苦受累有前途也行,熬几年回来再提一级半职的也值得。问题是那个养殖场几乎不在领导的视野里,从来挂不上号,提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乐观一点分析,就是得到领导的重视了,你也很难干出成绩的,谁都知道那个养殖场是个“缠头”单位,一涉足就有可能深陷进去不能自拔。按领导的说法,老大难啊!这样一说,机关里没人对那个位置感兴趣就可以理解了。

  公平地讲,最初领导还真考虑过宋文凯,觉得宋文凯早到了使用的份儿。同时也觉得让宋文凯去,多少有点委屈他,所以,只是让宋文凯的处长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没有强行动员的意思。征求意见的时候,处长是当着全处所有人的面说的,他说有这么个挑战性的工作,谁有想法去试一试,当时,凡有点沾边的人都直躲,宋文凯也一样,只是,处长说话的时候多瞅了宋文凯几眼,宋文凯立刻觉得有些不舒服,眼睛歪斜着瞪着,对处长说:哎,瞅谁你也别瞅我!──后来,这事儿就放下了。

  所以,宋文凯问处长时,处长发愣就没什么奇怪了,停顿了几秒钟,处长才懒洋洋的声音应着:“是啊,你有想法吗?”

  “我想去!”宋文凯果断地说。

  处长对宋文凯的话产生了不真实感,他一边思索一边吭哧吭哧挠起了头皮,一边挠还一边拍肩膀。宋文凯说:“用硫磺皂洗一洗就好了。”他说得很诚恳,丝毫没有调侃的意思。

  处长白了宋文凯一眼,继续他的思路:“想好啦?”

  宋文凯点了点头。

  处长走了过来,离宋文凯很近,可以更仔细地看宋文凯的面部表情。“是什么使你下的决心?”

  “没什么!”

  处长的目光仍显得茫然。

  宋文凯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处长也点了点头。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宋文凯也在想处长问他的问题,的确,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使他下的决心。在下决心之前,宋文凯的确想了很多,比如,他知道继续在机关里干很难有提升的机会,起码接下来的两三年里没机会,他怕这样继续下去自己坚持不住了,一旦在机关里消极起来,破罐子破摔,还不如趁早先弄个官干干,体会一下当领导的感觉,说不准真能实现自己的一些抱负,即便不能实现早先预设的理想,也可以在体会中校正自己的人生目标。还有,他也想改变一下环境,改变一下状态,目前的状况很不好,延续下去,他觉得恐怕要有麻烦要出问题。还有一些想法,总共有七八种吧。不过,想来想去,宋文凯还是不能断定是哪个因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想到这儿,宋文凯想,人有的时候决定做什么事并没有明确的理由,就像处长玩扑克的时候,出牌前算来算去的,可真把牌抽出来,反而与算的那张牌没关系了。

  宋文凯同处长谈话半个小时之后,处长那头才有了反映,处长又把宋文凯找到办公室里,他把房门关紧,小声问宋文凯:“这事儿可是严肃的,你真想好了吗?”

  宋文凯笑着反问:“我什么时候不严肃啦?”

  处长就瞪着眼睛看宋文凯,处长那个游荡的眼神在宋文凯32岁秋天那个天气不错的日子里,持续了整个上午,中午吃饭时,处长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宋文凯这小子,真他妈的邪了。


 
《韶关日报》传承红色基因讲述红色故事”征文启事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