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晓珍 来源:  本站浏览:235        发布时间:[2018-03-29]

二叔虽然没退休之前是个老师,论思想,倒不保守,是个和时下风尚较贴近的人物──一心想发财。在职时他是名校名师,教的又是高中化学,按理,最适合他的退休后补差是办家教,一对一;或办几个至十几个学生的小班,一轮又一轮;顶不济的加盟办学机构(坏处是给人抽些成,收入不完全进自己口袋),既发挥余热,又挣些外快。刚退下来时二叔也是这样做的,在家里置办起小课桌,带三拨,几十个孩子。有家长听说他开班,奔走相告,一时县城里有高中理科生人家趋之若鹜,二叔家小小的屋子要挤爆。可惜,没做多久就歇菜了。

先是学生家长议论补习内容没跟着高考走,孩子在他这里补习一段时间成绩并没多少起色,要求他“跟着高考走”。二叔知道了很不高兴:“我最讨厌应试教育,不能培养只会考试的考虫!我现在退休了,要给学生补充些在学校学不到的营养,让他们成为有思想的、精神丰富的人!”

二叔是个固执的人,自己认准的事不会轻易改辙,家长刚开始还通过二婶、他同事、他子女,和他说得上话的人提些建议,但是没起作用,就让自家孩子在课上直接提,二叔也没理睬。又不是学校的正式老师不敢得罪,花钱到你这来是提分的,于是,几个家长直接聚到二叔家当面提出来。二叔垮下脸:“我为中国教育痛心疾首,要培养高素质人才!”家长们黯然。后来就传出二叔是个“不通”的人,孩子送到这里纯粹瞎耽误工夫。

以二叔的高傲哪里承受得了这样慢待不恭?二叔潇洒地宣布停班,不再收学生。二叔在小县城里也是名人,这样的举动很会掀起点小浪花,有人赞叹他是真正知识分子,有风骨;有人说这样的人该当教育部长,给当下教育下剂猛药;也有人说和时代拧着来,就是迂腐之人;最刻薄的说是误人子弟,骗钱的。家长把孩子送你这干啥来?不为提高成绩考个好学校?家长大都工薪阶层,家教讲“素质教育”,嚇!

二叔又成了种植户,开始种蘑菇。父亲刚听说时见面劝:“你教了一辈子书,算是知识分子,隔行如隔山,和种地隔着多远?搞这个哪行啊。”二叔不认可地笑:“当今社会大变革,我们每个人都得能放下身段,适应时代发展。一个教书匠算什么知识分子?知道些分子式原子量子,哪里挨得上‘知识分子’边儿!”做了一辈子中学教师的二叔口才好,每当谈起理想抱负时,眼里就会冒出晶亮的光,这次也不例外,他两个大而深的眼睛亮晶晶,两个颧骨也跟着潮红起来,60多岁的二叔看上去生机勃勃,一副干番事业的样子。

二叔给家里带的礼物是一袋蘑菇,二斤的样子,拿个白塑料袋装的,是他自己生产的,就是普通的平蘑,看不出比市场上卖得好多少,也看不出多差。父亲端详着说:“既然种何不种些紧俏货色,如鸡腿菇、松茸蘑、草菇、杏鲍菇类,价格可以上得去。”二叔把头摇成拨浪鼓:“那些费力费钱。我这些大路货便宜,好出手,我就是准备靠量取胜。”二叔认准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这点作为兄长的父亲深知,就笑着不再劝。

那天晚饭饭桌上就有蘑菇炒肉这道菜,母亲把二斤蘑菇洗干净,配了半斤猪瘦肉,特意用了花生油,烧热,搁了不少葱花炝锅,肉进锅,母亲还放了花椒大料提味,嘴里念叨着不能放老抽,那样颜色就黑了,放点生抽给肉过过色就得。在这道奢侈菜里,蘑菇是主料,瘦肉倒成了配菜。大概觉着是二叔亲手种出的,蘑菇吃到嘴里,全家人都说很香。

二叔长得白白净净,眼珠子却是黄色,脸上常流露出恬静、优雅的笑,握了一辈子粉笔的一双手修长白皙,在小县城里有“洋人分子”的雅号。以这样的身份种地,汗珠子摔八瓣种出了这些蘑菇,虽然只是些再普通不过的平蘑,我们吃着却感觉味道真是不同,一大盘子炒蘑菇被全家吃得干干净净。

有天到北京出差的我突然接到二叔电话,说他要扩大再生产,需要棉花籽,打听到廊坊有家棉纺厂,让到那里给他买100斤棉籽运回。二叔电话里没提钱,我也没提,自己亲叔,又是第一次开口,他大概觉得我这侄女帮他应该应分。我找到那家棉纺厂,人家听说是往偏僻的青海运,养蘑菇用,吃惊地说附近没有棉纺厂?这样成本该多高啊?我第一次想到“成本”问题,莫非二叔没想过?又想依着二叔心性,想事情总往高远辽阔处想,他只是觉得自己需要,又打听到廊坊有这么一家厂子,又想到自己亲侄女恰好离得近,“成本”估计根本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我回去见到二叔,他开口就兴奋地说:“二叔这回打算干票大的,包了20个大棚。”我吃惊地问都种平蘑?二叔平静地说是啊,这个好侍弄,不费多大工夫。我提醒他出货时可是好多好多啊,又都是鲜货,一下子出不清可就……二叔呵呵笑得很爽朗:“你二叔有把握,附近的二道贩子、三道贩子都知道我种蘑菇,早早都盯着我呢。蘑菇出清,就听到二叔发大财的好消息了!这次赚了,二叔还准备再扩大市场规模,搞它100个大棚,那我可就是县上名副其实的蘑菇大王了!”

说到这,二叔眼神又炯炯发亮,那道不该在这个年龄人眼里出现的亮光从眼里迸射出来,两块颧骨也潮红起来。100个大棚能出产多少蘑菇?我心算了半天,也没约摸出个大概,想着一下子堆积如山的蘑菇,几天之内不处理掉就要烂掉,总觉得这事有点悬,好像自己心上压了一座蘑菇山。那天晚上睡觉,我梦见自己被埋在蘑菇堆里,全身被压得喘不上气来。醒来想是多虑了吧,二叔已经有了种植经验,又有了销售渠道,扩大规模后只会发财的。

那天一下班回家父亲就沉着脸,问啥事惹不高兴,他苦笑:“你二叔那个人,总是好高骛远,这次跌了一大跤!”我大惊,忙问怎么回事,听父亲细讲明白了原委。

二叔的20个大棚是包的生产队的,蘑菇生长旺季,需要狠浇几次透水,这关节,所有的地又都需要浇透水,队里的送水能力有限,村长就优先保证本村人用,像二叔这样的外来户放到最后。有几个和二叔一样承包村里地的外来户骂了几句娘,给管事的私下里意思意思,就给送了水。二叔哪里会这样做?说已经交过承包费,为啥还要搞这些猫腻?只管义正词严找村干部要求放水。

村干部也答应了他。那天二叔一夜都没睡踏实,一直担心没浇上水的大棚,一大早赶过去,看到的景象让他要晕过去:20个大棚都被过量的水淹没,成了水乡泽国。蘑菇本来种不高,都种在不超过一米的糟朽木头上,这下都成了水蘑,水面上盛开着一朵朵、一簇簇的蘑菇花,无声、无奈地飘摇着。

二叔气愤地去找村长,村长说你不是一直催着让给浇水吗,给了你水怎么倒又来找麻烦?二叔说你们干嘛夜里放水又不通知我?村长睁着懵懂的眼睛说我们贴了告示的呀,一天那么多事,哪里顾得上一个个通知?再问告示贴在哪,告诉说贴在一家村户的外墙上。二叔跑去看,果然贴着张A4纸打印的告示,只有简单两行字,说夜里给这一片放水,让有地的人注意。二叔那时已经离开大棚,没有看到告示。他每次来就是侍弄他的蘑菇,不注意结交村民,村里人也视他为不同于自己的“异类”,在村里没处下有事能告知的朋友,只好吃个哑巴亏。

被水淹过的蘑菇品相差远了,到了出蘑期,二叔的大片蘑菇并没有卖出想象中的好价钱,那些二道贩子、三道贩子来草草看过,嘴边流露出嘲讽的笑:“您养蘑菇也有两年了,把蘑菇养成这个样子,我们能收也是看在您是个人民教师的份上,不然真不要,实在不好卖啊。”二叔这年的蘑菇别说大挣一笔,连本都没收回来。

扩建这20个大棚从银行贷的款,是闺女贞贞把窟窿给他堵上。二叔灰了心,也不想扩建到100个,把20个大棚通通转手,再不碰蘑菇。谁再和他提蘑菇,他闭着眼狠狠一挥手:“那页翻过去,别再提!”

二叔不是个能闲住的人,不捣鼓蘑菇,不意味着会在家里闲下来。过不久,二叔来我们家,刚坐下没多久,两眼又冒出晶亮的光,嘴里这次蹦出的新名词是:胆红素。父亲比二叔大十岁,比他退得还早,又心梗脑梗,身体不大灵便,视力也老花,不用手机,了解社会动态就靠电视,社会上的新鲜事不大知道。听到“胆红素”这个让二叔兴奋不已的新名词,并没有听到一个和自己兄弟沾边的新生事物的兴奋,迷茫不解地痴望二叔。二叔倒也理解父亲的处境,兴冲冲地详细讲解“胆红素”的原材料、提取、制造、用途,说到最后,二叔从胸腔子底部长出一口气:“我已考察过市场,这是个前景广阔的好项目!”

父亲退休前是个领导,颇经见过些事,虽然不了解这个胆红素,对一般事物的判断、把握还是有的,他疑惑地问二叔:“听起来专业性很强,你擅长?”二叔说:“嗨,听着吓人。你忘记我当老师时教啥?化学啊。提炼就是分解、再重新组合么,对我小意思!”听二叔说得如此轻松愉快,考虑到兄弟只要认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劲儿,父亲只默默舔舔干涩的嘴唇,不再质疑、辩驳,只听二叔天花乱坠地讲胆红素是个多么诱人的好项目。

晚上,二叔留在我们家里吃饭,母亲做了红烧排骨、肉丝炒蒜薹、西红柿炒鸡蛋,黄瓜拌粉丝四个菜,还做了金针菇黄花菜木耳粉丝汤,主食是烙葱花饼。母亲的葱花饼是一绝,面软油酥不腻。二叔平素不喝酒,那天父亲问他喝点吗,他高兴,说喝上一杯吧。父亲知道他不喝白酒,说喝白酒的人都会有些粗野气,拿了红酒出来,父亲陪着他也倒了一杯。二叔那天确实高兴,喝了三杯。吃喝完,二叔颧骨上的那两坨潮红更加鲜艳,人看上去更加年轻,有朝气。二叔抹去嘴边残酒,兴致很高地一摆手:“我考察过市场,这个项目的回报惊人──春节时我们两家子一起聚,我请你们一家,咱上高档地方去!”父亲只淡淡一笑,吩咐他喝了酒,晚上回去时注意路,别跌了跤。看出哥哥对他的“好项目”兴趣不浓,二叔出门时的身影显得有些败兴。

母亲在沙发上陪父亲坐下,幽幽地说:“他二叔一个月也有三千多退休金,二婶子一千多,老两口五千多;两个孩子也都过得去,不要他帮忙补贴的,可看日子不好过得很哟。瞧刚才的吃相,排骨整整吃了五大块,我都是给他挑肉多的夹碗里;炒蒜薹也是挑肉丝吃,西红柿炒蛋挑鸡蛋吃。哟哟,现今家境好的孩子都不这样啦,挺大个人,还缺嘴呢。算算也60多岁的人啦,这辈子过的,真是!”

父亲尴尬地笑,张张嘴想说什么,大约想起兄弟那固执的性格,觉得说啥都多余,又把微张的嘴闭上。

二叔又忙起来。提炼胆红素的原材料是猪苦胆,本是白白净净的斯文人一个,却整日奔忙在猪贩子、杀猪场、宰猪人家中间,要不是“前景广阔”诱惑着,估计二叔那样的人支撑不下来。

年根底下,贞贞代表父母来看望老家子,父亲问起二叔,贞贞表妹为难地一耸鼻子:“我爸那个人,不安分,总想发大财。大财是那么好发的?是留给他这样的人发的?折腾了一年,又留下个10万元的窟窿。年根底下,要债的堵上门,那么大岁数的人,还有我妈,我不忍心,帮他还上了。”贞贞是个孝顺女,也能干,自己开个杂货店,卖葵花瓜子、西瓜子、南瓜子、开心果、腰果等炒货,也卖些糖果和各种蜜饯。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开心果、腰果这些几十块钱一斤的零嘴也好卖得很,别看一个小小杂货店,贞贞一年下来挣了不少钱。听说贞贞替父亲还上饥荒,父亲心里一动,说:“何不让你爸跟你干,反正他也闲不住,给你看看店,打打下手,也好过你一个人忙。”贞贞扑哧笑了:“他眼睛长在头顶上,哪里看得上我这小店,说是小打小闹、不上台面的小生意。他要做的都是‘项目’,那个才叫干事业。”

父亲哼哼了几声,听着似笑非笑。

猪胆提炼胆红素量很低,二叔买了机器,租了厂房,按照工艺流程来。天下事如果这样按部就班就能成功,估计大太阳底下都是挺胸凸肚、胳肢窝夹包的成功人士了。据贞贞说,二叔那次来给父亲大讲特讲新项目,是准备鼓动父亲入股,特地来“融资”的,看哥哥没兴趣,才没好张口,悻悻而归。

父亲和蔼地笑着给侄女解释:“你大伯老了,不想再冒啥风险,平平安安地靠这点退休金养老就挺好。回去告诉你父亲,他折腾我管不住,我也不想参与,这点还望他谅解。”贞贞笑着答应。

送走堂妹,母亲唠叨:“你说老二这老家子当的,捣鼓下窟窿总是指靠女儿给填补,就没为女儿着想?就算女儿孝顺,可还有女婿呢,人家该咋想?一次两次,时间长了,谁吃得住哇?可别影响小一辈夫妻感情。”

父亲摸摸花白的头发:“是呢。啥新项目、融资,我算明白了,老想着暴富、发大财,就是无底洞,吸进去就得被吸干。”

要说二叔的执著精神,那真是年轻人也无法比。有一天,二叔突然登门。二叔的来去总是很突然,来造访,事先也不会打招呼,突然就来,滔滔不绝谈完他正在进行的“事业”,有时候都下午五点多,父亲和母亲留他吃饭,有时会留下,有时怎样劝都留不住,说还有事,急急走掉。这次二叔不打招呼上门,穿着比以往更朴素,上身是件洗得八成旧的白衬衣,认真说该是黄衬衣,穿洗得太狠,变成微黄色。下身是条软塌塌的黑裤子,也是穿得年头太多,布料松软疲沓,脚上是双千层底黑布鞋。寒碜穿扮倒不怎样抢眼,我们全家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手上,拎了个特大的足能装下西服套装的薄白塑料袋,里面装着粉色、嫩粉、红色的瓶瓶罐罐。这些本该在年轻女孩子手上的东西,由二叔这样年纪的一个男人拎着,看上去未免有几分滑稽。

二叔丝毫没有感觉到些微不适,他的脑筋时刻都沉浸在他的“事业”里。刚好我和两个妹妹都在家,他刚在沙发上坐稳,就招呼我们三个过来,掏出那些包装惹眼的瓶瓶罐罐:“看二叔给你们带来了啥?最适合你们用的好东西。”摆在桌上的有润肤露、化妆水、洗面奶、卸妆油、喷雾水,甚至还有指甲油。包装倒是惹眼,不过用惯了各种化妆品的我一眼就看出是些便宜货,名字倒惹眼新鲜:蝶恋花。

二叔让大妹伸出一只手,打开润肤露,食指挑了点膏,在妹妹又白又嫩的手背上反复涂抹,嘴里振振有词:“美国技术,香港生产,现在国内最好的化妆品。比大商场里那些雅诗兰黛、兰蔻、资生堂,那些贵得吓人的货色好上一千倍,价格却比它们低去好几倍!以后你们就用这些,把你们原来的那些东西都扔了吧。不仅自己用,还要推荐给你们的同学、朋友,同学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们用。好东西要分享,不能独吞不是?”

看着二叔那和泥土打了过多交道、摆弄了过多的简陋机器、捏团了过多的猪苦胆、原本细腻白皙、现在变得粗糙黑黄的手,擓了一团白膏在女性白皙细嫩的手背上涂来抹去,我突然心里泛起不适,甚至觉得这场面有些滑稽,使劲憋着才没笑出来。

二叔每样东西都打开,详细解说成分、作用、效果,还试用。站过讲台的口才,解释化妆品的成分说明分明是大材小用,然而二叔说得很起劲儿、详细。末了,把大妹妹的手抬高到她眼睛下:“你细看看,是不是比原来细腻白嫩得多?”大妹附和地说嗯。又让闻味道,是不是香味独特不同,大妹又附和地说是。二叔又把大妹涂过膏、喷过水、抹过露的手,拿到父亲和母亲眼睛底下,让他们细细验证。母亲还细看,可惜她一辈子只用过大宝,还脸手通用,哪里分得清有什么变化?但她还是努力睁大昏花的老眼,试图分辨出女儿手背皮肤的“巨大”变化。父亲只略略扫了一眼就把头掉转,父亲根本不认同二叔推销化妆品这种行为,即便二叔口口声声又找到了“好项目”。

二叔也奇了怪,好像对哥哥的不以为然根本没看见,或者看见了却视而不见,依旧兴致勃勃地又打开一筒牙膏状的洗面奶,拽过我的手要试,我借口马上要和面躲开了。我不喜欢让二叔拽着我的手做这种举动。二叔也没生气,又去抓小妹的手,小妹配合地伸过去,二叔又开始演示这种洗面奶洗起来是多么洁净、无刺激,味道是多么甘怡。在二叔眼里,他提来的这些瓶瓶罐罐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容佳品,每个女性如果不用它,简直白活了。

二叔又拿出三张卡,给我们三姐妹每人一张,看看母亲那多皱的老脸,终于没递过去。

二叔指点着卡解释:“你们把第一次买的产品写在第一栏,以后再购买的就往后写。”听这语气,不买是不可能的,二叔压根就没认为他几个侄女会不买。两个妹妹都买了,也不便宜,每个人都花了近3000元,这些钱,完全可以在大商场买些一线牌子。见我没要,二叔直杵杵地问要多少?我说昨天刚到商场里买了一批化妆品,早知道二叔今天来就不去了,真是不巧!

二叔遗憾地摇头:“以后千万别再买那些又贵又不好用的产品了,需要啥,从二叔这里拿。记住,光你们用还不行,一定要发展下线!”

二叔走了,父亲的脸迅速黑下来,黑得几根长眉毛都跟着耷拉下来:“好歹当过老师,大小算个知识分子,现在干的这叫啥?连脸面都不顾了。发财发财的,财迷了心窍不是啥好事!”

我看着两个妹妹跟前的一堆化妆品,问她们是否感觉真的和以前用过的那些大小牌子有所不同?大妹说哪里有啥不同,看在他是咱亲叔份上,照顾他笔生意。小妹拿罐润肤霜说:“这就是‘传销’?”家里一下子静下来。

中秋节,我们姐妹仨代表父母去看望二叔,他恰好在家,都没看我们手里拎来的礼物,径直把我们带到客厅正面的墙前。上面挂了一张图,是树状图,塔尖是二叔,下面并排的是他的直系亲属:有父亲、大姑、二姑,还有二婶家这边的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再往下是这些家庭繁衍出的子家庭,我们这一枝上,我们姐妹三人都赫然在榜,两个妹妹名下都有了业绩。

二叔指着图对我说:“丽丽你得努力喽。不仅你买,发动你的同学、朋友也买。你在政府机关工作,认识的人多,都是些优质客户,咱得把他们都开发出来。要不,哪天我去你单位,你召集些人,我现场给他们演示一下?”我忙说最近要出差,拒绝了。

二叔这次的创业结果是家里堆了近八万块钱的化妆品,推销不出去,放得时间长过了期。本就没名气,过了期就是一堆废弃物,白送都没人肯收。还是闺女帮他清了账。贞贞表妹见了我,气鼓鼓地说:“哎,我父亲那个人哪,轴得死死的。这几年,他创业、搞项目,搞进去我几十万元哪。这次我给他清账时也和他托了底:要再创业,无论搞下多大窟窿,我可是一个镚子都不会再出。你妹夫为这个和我闹了好几次气,说有这样一位老丈人哪里受得了?连我婆婆也低看我了呢!”

二叔后来给我打过几次电话,都是借钱,一次是要借五万元,问他做什么,说炒股,这个比“搞项目”来钱快,我以要买房为由拒绝了。借钱炒股,虽然不知道二叔炒得怎样,我隐约觉得他会赔,我的钱辛苦赚来,填那无底洞做啥?还有一次更有意思,二叔直接打电话说要用我家的房产证贷些款,最近他看好的一只股疯长,赚了钱加倍还我利息。

我苦笑,想二叔是不是真的走火入魔,连这种法子也能想出来?把我家房子押去炒股,赔了我全家睡马路去?春节时家族团聚,见面二叔直杵杵埋怨我:“你这个丽丽就是保守,连亲叔都信不过。二叔那次只有八万元本,赚了六千元;你要是肯把房本拿出来,二叔现在一套房子炒出来了!”我偷看父亲,父亲眉头不悦地皱起。

二叔后来又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也是开口借钱,数目倒不大,六千元。毕竟自己亲叔,五万元没借给,房本也没给押,总觉得欠他,这次本来心发了软,想同意的,后想他又是炒股,开了这个口子,以后还会源源不断地打电话来,就说妹妹要买房,借给她了。二叔那边哦了一声就收了线。

也许是心虚,我总觉得二叔的那声“哦”里,有隐隐的失望和叹息。我刚浮出些惭愧,自己变得这般冷血,亲叔,连六千元都不肯拿出来给,忽然又反过来想:开口借钱,哪怕是和亲戚,本来是件难张口的事情,于二叔,好像并不多难,几乎打电话就是要借钱,这些年,好像口开得越来越容易、频繁了呢。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