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梁星 来源:  本站浏览:73        发布时间:[2018-03-28]

有历史的城市,从来不把故事展现在新区。

上车前以为做足了功课,脱口告诉的士司机去老城的南大路。眼刁的师傅早看出在新城区酒店门口候车的我不过是装作熟门熟路。一句“你去南大路哪边”问得我顿时就没了底气,只好对这位“地主”兼司机谦卑起来。

还好,国人历来因为吃而不缺话题:“哪边小吃多?”“南门兜那边有很多”“哪里的正宗?”“那车只能停在南门,你得自己走进去,南大路车进不去”。

遇到一个不欺生的司机,从吃开始逛老巷,总算找到宁德老城的门了。

老巷悠长狭窄,两三人难以并行,倒也适合独来独往。田记面馆、南门小肠老店、洋中炖罐店……一间间石基砖木老屋连接起来的店面也不屑装修,本色登场,里面陈列的桌椅、厨具、食材一览无余。这份无所隐藏的坦然,和老巷的质朴相辅相成,老气横秋却不以萧索示人。“南大路”这巷名,足以让老巷人由内向外滋生出豪气。

刚过新年,肠胃里还有不少油水,并不感觉到饥饿。来到老巷,只为体验和触摸一些历史的光影。若能有所勾陈,那是我的运气。此前听说洋中米粉制作精良,炖罐风味独特,在老巷中不难觅得这个已开了十年的洋中小吃老店。果然,猪肺、猪肚、猪腰、牛尾、牛蹄、牛百叶……年轻的老板一口气介绍了十几种材料的炖罐。我抱着验证美味的想法点了一份猪肚炖罐,稍坐片刻,就见一碗褐色的汤端了过来。里面猪肚的分量不少,汤的味道竟然是以前从未尝过的,鲜美爽口,不腻不涩,就算不饿,在味蕾的驱使下,半盘炒米粉和一碗汤很快饕餮完毕。论煲汤我也是把好手,但在这家小店,我承认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于是,向老板讨教,里面放了什么草药?“我们只放青草,从不放药。”一句话怼了回来。看来老板深谙凡药皆毒之理呢,巧妙地回避了药字,青草这个词却让我瞬间想入非非:有这么鲜美的青草汤,能做只洋中的羊,应该也是美好的羊生吧!

白鹤岭官道开辟前,南门曾是通往省城的必经之路,不远处即是曾令闽人望而生畏的飞鸾岭。老巷面山临海,目睹了无数旅人攀山越岭艰难跋涉,也吐纳了各路商船的停靠与起锚。因处于海陆交通枢纽,有人就在来来往往中留了下来——旅人总少不了吃吃喝喝、缝缝补补,留下来的人不愁没有生存之道。有过这长期繁华的历史,老巷人在外人面前是不露怯的。

行走间,一间理发店的两把椅子吸引了我的目光。其一是完全木质的,两侧扶手的漆色早被磨光,又被无数人的手臂耽靠出凹痕,于是,椅子被岁月施以另一种光亮,收藏界管那叫“包浆”;另一把椅子的底座和脚踏板则完全是金属材质,一副锈迹斑斑却牢不可摧的摸样——仿佛在说:若不坚固若此,怎能抗衡似水光阴?

显然,一把椅子来自于一位木匠,另一把来自于一位铁匠。我好奇于两把椅子的年龄。理发师傅却调侃起了我:“你爷爷多大岁数?”爷爷已去天堂二十年,去世时百又一岁,来去这世界的时间已近一百二十年。显然,椅子赶不上这岁数。师傅继续:“你父亲多大岁数?”老父健在,已过八十。师傅倒也实在,坦言椅子有六十年了。虽然椅子不及八十、一百之龄,但仔细想想,制造他们的工匠若仍在世,应该远超过八十、一百了吧?两把椅子,好工好料,自是承载了理发店多不胜数的人与事,但更深的意味是,它们折射出两颗匠心的执着和光芒,把自己活成了故事,一刚一柔,似老夫老妻,守一爿小店,共赴地老天荒。

老巷当中有一座古桥,名为战场桥,桥下是战场溪。这里在明代经历过戚继光抗倭战争,也经历过上世纪侵华日军的进犯。闽东沿海,历来是战略要地。以战场二字直入溪名桥名,我以为,这是一方土地对过去的记忆,也是对未来的警醒,只是悠然平和的日常撑宽了当下的岁月,让忧虑暂时退隐。

从老巷中带些什么走呢?

那就带些糕点给亲友品尝吧。和那些小吃店一样,几家糕饼店也是从和面到烘焙,再到包装出售,全程透明。没有醒目的招牌,却有一副随时接受检验的自信摸样。我生活的省会城市也有越来越多现做现售的糕点和饮品店,但那些操作台上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实在让人不太放心。此刻,这家糕饼小店只有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在看店,显然,他是利用中午这段放学后的时间给家里当个帮手。我问他,小米糕一包多少钱?他拿起小米糕说10元;我问糖饼一个多少钱?他就拿起一个刚出炉的糖饼说两元一个,不管有没有包装,问什么他就拿起什么。为避免他把所有种类的糕点都拿捏一遍,我干脆装作午饭还没吃转移话题。问他:这条街上哪家小吃店的味道最好?他马上指着他家对门:他家的好!对面无名小店的店主正在煮着扁肉,显然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却看不出有啥反应。老巷的门对门,人与人常常就是三五米的距离,在这样局促的小天地里讨生活,邻里之间早有了默契,也培养了下一代的高情商——彼此照应,和谐共生的关系何尝不是岁月的恩赐。

在折返的路上,老巷更显拥挤,不少人家正在门口布置供桌,摆放供品。猪头海鲜、木耳菌菇、水果绢花,一应俱全。

正月游神,在宁德由来已久,游走在南门牌坊几百米的范围内,关帝庙、保安境圣王宫、登龙境……庙宇林立,分别供奉着关圣帝君、齐天大圣、临水夫人陈靖姑等各路神仙,不远处还有供奉妈祖的天后宫,供奉宁德历代好官、廉吏的忠烈祠等。正月里,神农大帝为首,城隍爷收尾,中间要有十几位神仙依次经过南大路出游。为祈求五谷丰登、老幼平安,老巷居民以虔诚隆重的姿态迎接神祗的光临。

这样的信俗可以追溯到宋代甚至更久远,南宋著名诗人陆游宦游至此,任宁德县主簿,一年的“挂职”期让他亲历了这个边远小县的地之偏、民之穷。尽管地僻民穷,但老百姓在正月迎神这事上却毫不含糊,供桌成了炫耀攀比的舞台,一些穷人因为迎神而举债,变得更穷。陆主簿看不下去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场面,遂在《宁德县重修城隍庙记》一文中,先是对宁德险要的地势和恶劣的生存条件做一番描述,接着又对民众的敬畏鬼神表示理解和体恤,最后,话锋一转:“夫神之所以为神,惟正直,所好亦为正直,君倘无愧于此,则撷涧溪之毛挹行潦之水足以……”意思是只要无愧于正直,溪边的茅草、路上的积水也可以敬神——许是文学造诣的光芒太盛,陆游这等的政治智慧在史上却被鲜少提及。

如今,富裕起来的老巷居民不再为供品发愁,当然,也无需攀比,一代一代地把迎神的习俗传承了下来,这是他们与这片土地建立亲密关系无形的精神密码 。“心有神明,行有所止”,在这人口密集的老城老巷,居民能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和平共处、体谅互让,靠的正是某些约定俗成吧?

老巷是开放的,每天都有人进进出出。房子是老的、石板路是旧的,居民却不以局促的空间而惶惑,对慕名而来的甲乙丙丁也不羡不欺,妥帖地满足着丝丝缕缕怀旧的情愫。

将出老巷,一户人家的大红春联跃然眼前:神州共庆新时代 华夏齐迎大富春。新年刚到,老巷与别处一样,万物萌发,充满生机。但它又那么与众不同,在漫长的时光甬道里,藏着故事,敞着心扉,似乎每天都在延续着什么,也拒绝着什么。

次日,返回省城,兴奋地与朋友分享老巷见闻,居然有几个常年居住在宁德的朋友还不知道有这样的去处。庆幸如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邂逅一条老巷,掬了一捧浓郁的古早味。


 
《阿克苏日报》征稿通知
《甘孜日报》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环境报》家风故事”有奖征文启事
《创新》杂志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浙江)廉政故事大赛征稿啦
《文学新淄川》征稿启事
《今晚报》和平杯端午诗歌大赛征稿
世界华语微型小说年度系列评选公告
《三峡商报》端午诗词大赛征稿启动
第七届扎龙诗会征稿启事
《新晨报》有话直说”版征稿启事
第二届天降花雨·美在雨花”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艺海之春杯”海内外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新晨报》老年大学”版征稿
家书抵万金”红色家书征文启事
《甘肃日报》生活版征稿启事
《吉林日报》生活的足音”——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文学征文启事
《解放军报》军旅题材诗歌征稿启事
2018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信访文学创作大奖赛征稿启事
首奖5万元〡周庄杯?记住乡愁”—全球华语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荣荣

陈忠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他是爆款网剧的幕后推手,BAT抢着招揽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