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苏 北 来源:  本站浏览:177        发布时间:[2018-03-13]

吃羊肉最好在北京吃。有大红门楼的名店当然好,胡同里的小馆子也不错。一只铜锅,清水。几份羊肉,一点蔬菜。甜蒜,麻酱,韭菜花。最后再来两块烧饼,足矣。

外地吃羊肉太复杂。在四川那成了麻辣火锅了。合肥吃涮羊肉,弄了很多的香油和蒜泥,很多人还喜欢这样吃,我见了真是无语。只有在心里默默遗憾:他们没有在北京生活过。

我这辈子,值得一点高兴的,是在北京生活了几年。而且在北京生活,一定要是青年的时候。青年精力旺盛,什么都不怕。

那时在北京的生活有两个特点,一是一天在外的时间多,回家就一张床,倒头就睡。二是大多同事、熟人都是外地人。四川的,云南的,贵州的,甘肃青海的,东北那旮旯的;连新疆、西藏的都有。每人操着自己家乡的口音,自说自话。再一个就是报社的工作,没有时间概念,没日没夜。时间长了,每个人都不愿意回家。有人并没有事,可也在办公室耗着。这就弄得和同事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多,一日三餐在外吃的多。日久天长,朋友、同事之间好得能胜过兄弟。那时除了吃小炒,京酱肉丝,蚝油生菜外,就是涮锅子。我工作的公主坟,有一家羊肉馆,叫益寿福,似乎是一家老字号,生意比较好。我们正规涮肉,一般都是在这一家。有个大红的雕花门楼,进去一个大厅,一般来说都是食客如云,人声鼎沸。我们绕过人缝,进入包间坐下。有人开始点菜,其余的人都脱了大衣,挂在椅子背上。锅子上来,一会儿便热气腾腾,大家你追我赶,涮肉的涮肉,喝酒的喝酒(没有重要客人一般喝啤酒),没有半个钟点,十几盘肉下来,每人身上都热了,上脸的脸也红了。这时气氛一般比较好,大家从容说些闲话,更多的是笑话。北京人爱侃,因此从头至尾,笑声不断。我的部门头儿李兄,长得膀大腰圆,相貌堂堂。他是老北京人,可能有点满族血统,能吃能喝,一般要三四盘羊肉,再来两大扎冰啤,才过瘾。他每天靸个鞋片,走路踢踢踏踏,拖着个沉重的身子,三十好几的人了,不结婚生子,喜欢俄罗斯音乐,喜欢去弄马。每年要飞好几次内蒙的呼伦贝尔,去就是为了看马。他吃饱喝足,面带酡红。他长得真是十分俊美,这时若用“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形容他,听起来肯定不妥,但真实情况就是那样。

吃完出来。北京的冬天饭馆都挂着门帘 (是那种厚厚的挂毯),门也是两层———大门之外,做个套门,从两侧开门,———我们掀开挂毯,走了出来。这时一股寒风迎面扑来。北京生冷的冬天就是这样。可是心里快乐无比,身上满满的热量,被这冷风一吹,人真是舒服极了,嘴迎着寒风,可身上一点不冷。真有一种“把酒临风”的感觉 (这只是感觉哈)。

现在人到中年,过去许多年记得的一句话,可并不能真的体会:“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现在对这句话已有所理解。想想这句话,放在我们那时酒足饭饱出门时的感觉,真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后来我离开了北京,但到北京出差还是多的。我们总部的培训中心在展览路,对面有家羊肉馆,叫百万庄园。我之所以提到它,是因为他家的羊肉真是极品。不知是羊身上的哪个部位,我只知道入口即化,极嫩,极香。价格贵得要死,一盘要九十八元。那么大大的卷子,松松地放在一大盘里,看起来挺多。你夹起来往锅里一放,立即就熟。可那么一大卷,只剩下一点点。蘸上麻酱,那个香啊! 我有一次请一个美女同事吃饭,她长得瘦弱俊美,可吃起来了得。我先一人要了两大盘,没有三下五除二,没了。我又要了两盘,两人边聊边吃。她原来在省里工作时和我同桌,整天趴在桌上睡觉,迷迷瞪瞪的 (脸上老睡出印子),后来忽然一个机会,调入北京,人像突然醒了,一身的工作热情,马上显出职业女性的样子。她脸小身壮,极有能量,吃起来玩命。最后两人给吃了一千多块,我心那个疼啊,所以怎能忘记。

在北京工作,我还跑了全国的许多地方。说羊肉,当然是西北的好。九十年代中期,我第一次到新疆,当地银行同志带我到南疆去,中途路过库车。库车的行长是汉族,可人热情得像个王爷,他非要带我去看原始森林,我看到了,就是一片胡杨林。之后到塔里木营业所去吃饭。我只记得下车一脚下去,鞋就没了。路面上全是浮土。进到营业所的院子,正在杀羊。羊刚杀一半,那个行长见了说,重来一只重来一只。他是嫌这只羊岁数太大 (不知他怎么看出来的),要一岁左右的羊才嫩。过了一会,果然重新拖来一只,杀羊不费事,一会儿就好。下锅白水煮,煮熟捞起,趁热吃,只要蘸一点点椒盐。

那顿羊肉极香。因为我是主客,主人肯定把最好的给了我。记得是边吃边跳,———他们从街上找来个弹三弦的,给他些肉吃,之后他便卖命般地弹奏起来,还有几个大妈,都极胖,可跳起来灵动可爱。我借着酒劲,也上去乱舞了一通,抓着她们的手,一脚颠动,一边手从头上绕圈,还真有模有样的。这个记忆深刻,是因为只吃羊肉,没有别的菜。而且羊肉极热,香气绕梁。几块下来,便饱胀了。

有一次在青海,是个周末,当地朋友一定要我去一个叫互助的县,全称是互助土族自治县。车开了很久,经过很多光秃秃的山。再往前,就见到森林了,还有一条大河,不知叫什么名字。沿着河岸开了很久,到了一个地方,原来是个农家乐的玩意,我们在那看看,还模仿当地风俗,假装结婚了一把———把一个年轻的姑娘背着跑了一圈。那个假新娘,见我人老实,最后竟偷偷地把自己的一个旧荷包塞给了我,弄得我挺激动。这个荷包,绣得很漂亮,现在还挂在我的书橱里。这一回让我长见识的,是杀羊。半上午没事,就在林中瞎转悠,忽就见到人家杀羊。杀羊对当地人,真不是一个事。整个过程一滴血没有,不像杀猪脏兮兮的,还嗷嗷叫。杀羊没有多大动静,我几乎没听到什么声音。一只羊整干净也只二三十分钟的光景。羊肉割成几大块,放在摊开的皮子上。那一整张羊皮真干净。那个杀羊的男子,一会儿把小刀衔在嘴里,一会儿又轻轻割上几下,非常从容和平静。他不像是在杀一个活物,而是像在整理一件东西,很有条理地整理一件东西。

十几年前到内蒙,在新巴尔虎右旗的一个蒙古包里,吃羊肉喝酒。我拿了一个一大块的扁骨,用手撕上面的肉吃。边吃边喝草原白 (一种内蒙产白酒)。坐在我边上的一位朋友,是当地人,他非常热心地教我如何剔肉,用小刀一点一点地剔肉吃。在内蒙做客,骨头上的肉吃得越干净,越代表对主人的尊重。我跟他学,把一块骨头剔得干干净净,仿佛晾晾干就可以是一件装饰品了。

我喝了一点酒,头晕,就走出蒙古包,出来走走。蒙古包是搭在一个草滩上的。那个草滩非常大,我就沿草滩走。走了很远,一直走到了天边(那时回望我们的那个蒙古包就只有很小的一点了)。我躺到了草地上,那么大的一片天。我耳边是风的声音。我看蓝天,看白云。听自己的心跳 (酒后的心跳)。听大地的声音,———大地有一种遥远的持续的轰鸣声。听身边一群卧着的花牛的反刍声和呼吸声(牛的呼吸非常粗重)。

我躺在草地上,躺了很久,第一次感到自己那么遥远。

当然,在已过往的岁月里,我还多多少少在另一些地方,吃过无数次的羊肉。但都不能记下。我记下的这些,多是发生在我的青春岁月。说是写羊肉,其实是纪念我的青春。

我的青春已经过去。我怀念我的青春。

2018年1月31日


 
《内蒙古日报》关于征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文学作品的启事
我与《鄞州日报》”征文启事
大地文心——第二届生态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